返回本文集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五篇 四轮和书卷

 

四轮的特性

首先我们来看四轮。由以西结书一章15-21节—说到四轮,有五面的特性。一,四轮象征行动、预示活动或运动。二,四轮说出直接的确定方向。三,四轮从地开始、上升离地、又多次在不同的时间接触地。四,四轮辋周围都满了眼睛。五,四轮里有生命的灵。

轮的运动

(1)轮的行动或运动—暗示指明两件事﹕一,神正在运行活动。意即我们现在正置身于神宝座四轮的运行和活动中。二,在这个运行和活动中、神要求绝对的自由。意即在祂的运行和活动里、祂需要完全的自由。使徒行传和以西结书特别记载这件事神的运动要求绝对的自由!当我们读使徒行传时,我们应当明白该书乃是代表全本新约圣经。保罗和其它使徒们所写的书信全部都包括在使徒行传里。行传给我们看见两件事﹕一,宝座正在向前运动。意即宝座上的人正在向前运行和作工。二,在主运行和作工时,祂所要求的就是绝对的自由。意即我们必须承认接受并让祂绝对自由的运行作工。彼得在哥尼流家所发生之事就是证明这两件事﹕神正在向前运动从以色列转向外邦,从耶路撒冷转向地极;神要求绝对自由彼得却坚持传统、拟阻挡神的自由,说‘主阿、这是不可的!’但主不受这种传统偏见的限制。意即神要求绝对的自由。当时彼得面临极大的危机偏见。主似乎是说﹕彼得,我要向前运动作工。你愿与我同行么?如果你不愿与我同行,也无关系,你就停留在那里好了!如果你愿与我同行,你就必须给我向前运动的完全自由!你那老旧犹太偏见的思想和宗教的传统,都不能干涉我的运动。

主在向前运行作工,祂要求绝对的自由。这是四轮的真实意义。神的运动和自由乃是我们今日应当确切认识的这将包括许多的事。你我必须记得﹕神总是一直向前运行作工,达到祂的永远目的!你我不可在神实现祂永远目的之大道上,放置任何阻碍物!按圣徒的经历,诸如罪恶、世界、肉体、己生命、宗教事物、律法主义、一切代替主自己者…,都是阻碍神的运动、以实现祂的永远目的的!主一次过一次的反对击打我们如对属灵事情的遗传观念,对灵命经历的老旧狭窄认识,对圣经传统的固定解释(自然、基本信仰—如三一神,十架救赎,信服者得永生并达丰满等等除外)…。主乃是说﹕我还有更多的亮光和真理要从圣经中发射照耀出来。你们尚未达到我一切运动之终了。你们向前所要进入的,远远超过你们已往所承受的,你们必须给我完全的自由,好带领你们向前!这是宝座四轮向前的运动,是首要的事,也是每一件属灵事的根基。在神广大的运动中,今日神主宰使用千万的工具和器皿(各宗各派各团体、你我也包括在其中),但只有那些不限制阻碍神的运动,让祂完全自由向前,以实现祂的永远目的(被模成神儿子的模样)者,才能得着神的称许—与祂同坐宝座(宝座之真义—宇宙之事奉﹕给、给、给—参创4225)!愿我们都看见这个原则﹕神是向前运动的神,也是要求给祂自由运动的神!

轮的方向

(2)轮的确定方向—说明轮有确定之方向,没有离道出轨之事。异象的这一点是最难解释中的一点。但其意义乃是这样﹕神一直向前行动,没有一件拟拦阻的事是祂未曾看见的。在人的观点,神似乎是转了方向,其实、在神的观点,并未转离既定之方向。意即神运动作工都有祂既定的计划和模型,没有一件事、也没有一种局面,是祂未曾料到的。兹举实例以便明白。上文题到彼得的事,似乎神已改变祂的方向,因为彼得认为从摩西到此时,神向前的一切运动都是与以色列同行的。但现在神似乎转了方向,要他与外邦人接触,因此彼得感到困难,故对神说﹕‘主阿,这是不可的!’彼得的观念﹕认为神在以色列中遇到困难,所以改变了方向和路径,而转向外邦。过去某些圣经教师就曾经有这样的解释。其实,神并未改变方向和路径宝座的四轮有确定的方向。‘轮行走的时候、向四方都能直行、并不掉转。’圣经非常清楚的启示神的心意一直是包括着外邦的。神对亚伯拉罕开头的应许就是叫万国得福!意即神乃是借着以色列国达到万国。如果以色列国在这件事上失败了,神仍然继续向前运行作工,不受影响,最终实现祂永远的目的!轮表神的运动,是直行、并不掉转的,但其确定方向乃指祂的永远目的!以色列国转离偏向了,但神的运动仍是向着祂的永远目的直行、并不掉转。在人看、在彼得看,似乎方向改变了,但神的目的并未改变。神向前的运动(实现祂的目的)不受任何环境的影响。当你我读这四轮之异象时,必定感到很困难;但我想将以色列和外邦之实例举出,即可得着四轮解释之钥匙了。

当我们来到新约的末了,我们会发现另外的难题。这难题是关乎到教会的。主似乎遇见另外的拦阻,好像祂必须转离原来的道路,而采取另外的途径。祂好像转离教会的大体,而向着得胜者。这是人的一种看法—其实,神圣的道路向着祂的永远目的从未改变。神的运动向前直行,并不掉转。此点尚有许多可应用的事。

轮离地上升

(3)轮接触地又上升—‘活物行走、轮也在旁边行走;活物从地上升、轮也都上升。…那些行走、这些也行走、那些站住、这些也站住、那些从地上升、轮也在旁边上升。’这些话说明四轮常常在地上运行活动,停住一时,然后从地上升。经过思考,我认为许多的历史事实就是这样。

新时代开头五旬节的日子,主开始在地上之耶路撒冷运行作工。祂的运动都是离地上升,不沾染地或属地的意即是属天属灵的。然而耶路撒冷的教会不久的时日,拟变成属地中央化的东西。神只得停留站住一时—教会受试炼。藉司提反的职事—天开了,人子站在神的右边,神的运动离地上升,向前作工,直到地极!整本使徒行传神的运动就是说出这件事。(行传没有写完,至今圣灵仍在书写)。历史证明,许多时侯,神必须等待,祂向前的运动似乎延迟了(因需要某些事发生)。二千年来,教会的历史满了这件事的记载。神向前运行作工一时—祂必须等待。当祂得着了祂所等待的,然后祂才再继续向前运动。因此,我们对神所等待的事需要非常严厉的思想和考虑!按经历,神所等待的事就是你我生活行动、工作事奉、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要进入属天属灵的,亦即完全的彰显基督。否则,神只有等待!

按我们个人的属灵生命经历就是这样。神先运行作工,给我们看见某些事或某些亮光,然后神等侯某些事发生。当我们调整自己适合那些事或那些亮光时,神就继续向前运动。所谓调整自己适合所看见的,就是移除那些不是出乎基督的。神等待的时间长或短,乃视我们移除那些不是出乎基督的早或晚。我们要明白,神等侯的时间,也就是我们受试炼的时间,我们应当非常严肃的操练问说﹕为何主不向前带领我过去?为何主不按照我的意思与我同行?主在等侯什么?我需要如何调整自己?是否我有某些事阻挡神向前运动的路?你我需要认真操练、清楚了解﹕每一件似乎神正在等侯或我们正受试炼之事,究竟是什么?是为着什么?

兹举例证﹕某青年传道人奉献一切为着主。主曾给他看见—信徒一切的遭遇都是圣灵的管教和训练,而且是神许可为他效力的(参罗828-30,来125-13)!该青年人头脑里明白这个道理,但缺乏实际的经历,亦即尚未调整自己适合主给他所看见的。某日,神为他拣选一位室友,每天揩他的鞋油、穿他的拖鞋、用他的面盆。他不调整自己,顺服圣灵的管训,反而天天里面生气并定室友的罪(外面仍佯为基督徒)。甚至用肉体的办法、将物品放在床后靠墙难取之处、以惩罚该室友。所以神忍耐等侯。过了近两周,该青年人背念到罗马八章六节时,‘体贴(思想)肉体的就是死;体贴(思想)圣灵的乃是生命平安’,圣灵光照开启,已过近两周都是体贴肉体,思想自己,所以天天生气发死!立刻转念、思想圣灵,确知该室友乃圣灵特许效力的,故降服在神手下,满了生命和平安。该青年当时就调整自己,返宿舍后,将物品整洁,安放床前,伸手即可取用。如经上说‘活着是基督…有人强逼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二里’。第二日,室友仍照常取用。第三日,发现室友自己购买鞋油拖鞋…物品了!该青年立刻流着泪敬拜赞美神说﹕父阿,此调整自己之功课已及格,不需再学,已彰显基督了!感谢神!彼得说﹕你们要自卑、服在神大能的手下、到了时候祂必叫你们升高(彼前56)。今日你我遭受不同的试炼、亦即神在等待之时。求主光照,认真调整自己,活出基督,适合神向前的运动。

信徒个人的灵命经历是如此,主的事工也是如此。我们事奉主常常来到一个地步,似乎主在停留等待。可能有某些原因之一,导致这种试炼。不是主放弃了祂的永远目的,也不是祂的运动停止、不再向前了。祂乃是正在等待我们、调整自己适合祂向前的运动!意即神在等待我们移除那些不是出于基督或不是照着基督的,就如各种罪恶、世界样式、肉体行为、传统宗派、固定制度、律法主义、自我判断、把新约变成旧约延长…,都是不照着基督的,而且都是神向前运动之拦阻。

二千年来教会的历史(是一件很有教训之研读),具有两面﹕一面是神从天上开始向前之属灵运动。犹如四轮宝座从地上升,往前直行。宝座的大能已统治地上一切的事务。另一面是教会的黑暗时期(特别中世纪、或近代各处主事工之停顿),说明主在等待某些事。当神的子民蒙恩,移除或舍弃那些不是照着基督的,而行在属天属灵之大道上,神的运动就开始继续向前!历史满了神的运动和神的站住。其原则﹕(1)宝座向前运动;(2)活物(即各处主的事工)站住、翅膀垂下,宝座就站住停留一时;(3)然后宝座再继续向前运动!在此,不需要举出实例,五十年来我们所接触到的各处主的事工,就是这样。

轮满了眼睛

(4)四轮满了眼睛—‘至于轮辋、高而可畏.四个轮辋周围满有眼睛’。圣经多处题到眼睛的事,如撒迦利亚书和启示录。眼睛就是象征宝座完全的理解、彻底的明白!意即宝座上的人根据祂完全的理解和明白,来掌权来管治。从启示录前几章我们就可看见眼睛的意义。当时各处的教会就是根据主的眼目如同火焰,而受指责和审判。‘我知道你的行为…’。主看见并知道了当时教会的光景,比教会本身所看见和知道的更透切、更彻底!

祂告诉其中的一个教会说﹕你们以为自己是富足的,已经发了财,一样都不缺;其实你们是那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然后,主又说﹕我要忠告并劝你们,向我买眼药擦你们的眼睛、使你们能看见—我所看见的。所以四轮宝座的运动具有完全的才智、理解和洞察力!宝座上的人清清楚楚的看见并知道每一件事。祂是‘察验人肺腑心肠的万军之耶和华’(1120)

轮中生命的灵

(5)生命的灵在四轮中—宝座上的人整个的运动都是受生命之灵的管治。意即宝座任何的运动都是以生命为其主要原则。圣经由开头到末了,其主要的信息,就是论到这个神圣的生命!我们都知道,神从亘古到永远的运动都是根据于这神圣的生命!主耶稣说﹕‘我来了、是要叫羊〔或作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1010)。在此我们不需要多讲什么。

权柄赐给主耶稣

总结—主耶稣得着天上地下一切的权柄。‘耶稣进前来、对他们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281820)。这是头一半的说明,带我们回到四轮宝座上的人与整个受造之物的关系。这里用的词是权柄,意即大过能力。权柄包括能力。实际是﹕一切天上地下统治之权柄都赐给了主耶稣、并作祂的后盾!今日人可以脾视耶稣为拿撒勒人,但他们将要发现—耶稣拥有天上地下一切的权柄!这异象—主耶稣得着天上地下一切的权柄,带我们回到以西结书。意即每一个事奉主的弟兄或姊妹都需要这个异象的准备—完全把自己的主权交给主耶稣,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是绝对顺从祂的指示。如果你我没有把一切的主权交给主,仍然是自己作主、决定一切,就你我不可能真正有永存价值的事奉!接下去,我们看见下一半的说明,‘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意即只有让耶稣真实作主的人才能受差去服事万国,使别人作门徒(即受浸、撇下一切、顺从主),并且得着主的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今日你我若仅仅研究圣经道理、或神学毕业,而没有让耶稣绝对作主,就你我不能真实受差去服事万国,而保持主常久的同在!请想想看。

此外,这段圣经(2818,结126)的丰满批注乃是歌罗西头三章和以弗所头三章,其中满了指导和教训。犹如‘爱子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因为万有都是靠祂造的、无论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一概都是借着祂造的、又是为祂造的…’。‘要照所安排的、在日期满足的时候、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面同归于一。……这历代以来隐藏在创造万物之神里的奥秘、是如何安排的;为要借着教会、使天上执政的、掌权的、现在得知神百般的智慧;这是照神从万世以前、在我们主基督耶稣里所定的旨意。’这些话都是指着基督在创造里的地位!四活物代表整个受造之物。宝座上之人要在凡事(一切造物)上居首位!

书卷—十字架的死和复活

现在我们来看书卷。‘我观看、见有一只手向我伸出来、手中有一书卷。他将书卷在我面前展开、内外都写着字、其上所写的有哀号、叹息、悲痛的话。他对我说、人子阿、要吃你所得的、要吃这书卷、好去对以色列家讲说。…又对我说、人子阿、要吃…这书卷、充满你的肚腹;我就吃了、口中觉得其甜如蜜。…于是灵将我举起带我而去、我灵里忿激甚苦(另译);并且耶和华的灵在我身上大有能力’(29314)。以西结看见一只手,手中有一展开的书卷,内外都写着字,其上有哀号、叹息、悲痛的话。又对他说﹕首先要吃(即接受、经历),然后好去讲说(即受差去服事供应)。当他吃下去时,口中甜如密,但灵里甚苦!这是非常奇特的论题,然而说出了十字架的原则—死和复活!先知首先将内外写着哀号、叹息、悲痛的书卷,吃下去,意即经历十架痛苦死的一面—灵里甚苦;其次他受差去传讲—活出服事供应生命(基督),意即经历十架荣耀复活的一面—口中觉得甘甜如密!

这是说出你我接受十字架死(痛苦)和复活(甜美),而有之事奉的结合经历!其意义是什么?如何解释?从耶稣与门徒吃逾越节的筵席可以明白。我们知道﹕当时耶稣的思想都在那个杯的上面。祂祷告说﹕‘我父阿、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2639)。这杯的真实意义乃是指着祂为世人担罪、被神离弃而言。祂从亘古直到永远都是与父神同在、没有一刻分离。现在因着为世人担罪、被公义之神离弃,其悲痛是我们无法形容的!(有徒解释﹕耶稣软弱怕上十字架。这是错误的。)按基督徒深的经历而言,宇宙中最大的痛苦就是觉得父神似乎离弃我们很远很远!其实父神永远不离弃我们!然而主耶稣替我们担罪,真实被神离弃!难怪经上说﹕‘耶稣极其伤痛、祷告更加恳切;汗珠如大血点、滴在地上’(2244)。说到这里,这杯虽然是苦的,但耶稣拿起杯来、祝谢!意即苦和甜之结合经历!今日你我遭遇许多试炼的环境、舍弃了一切不是照着基督的,这是十架痛苦死的一面;但我们里面的基督,却彰显活出来了,这是十架甘甜复活的一面。

耶稣曾对门徒说﹕‘人要把你们陷在患难里、也要杀害你们;你们又要为我的名、被万民恨恶。…又拿起杯来、祝谢了、递给他们、说、你们都喝这个;…他们唱了诗、就出来往橄榄山去’(249262730)—他们唱了诗,就出去!我们以为这是最后一首诗,他们必定永远带着沉默忧苦出去。其实他们是唱了诗而出去—预表将来他们在灵里看见耶稣被立为主为基督,都是唱着诗而出去的!

当时耶稣和门徒所唱的诗乃是诗篇118篇。请读全篇。其中有言﹕我必不至死、仍要存活。一面是受难、艰苦,一面是得胜、荣耀。这是苦难和甘甜的杯!使徒说﹕祂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122)!保罗说﹕似乎忧愁、却是常常快乐的(林后610)。如果我们和祂一同受苦、也必和祂一同得荣耀(817)

耶和华的右手施展大能。

耶和华的右手高举;

耶和华的右手施展大能。

我必不至死、仍要存活、并要传扬耶和华的作为(11815-17)

── 史百克《神持久永续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