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本文集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一篇 这河不能渡过—圣灵的丰满

 

第五分段—这条河( 47章,徒 2)

 

宝座上得荣耀的人—管治每件事

这次聚集已近结束,我们来看以西结四十七章—这条河。这章圣经与新约使徒行传第二章是一致的、是应验和成全。在这两章圣经之间,有一处是主耶稣解说的话﹕‘节期的末日、就是最大之日、耶稣站着高声说、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里来喝。信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耶稣这话是指着信他之人、要受圣灵说的、那时还没有赐下圣灵来;因为耶稣尚未得着荣耀’(73739)。这节期乃是指着住棚节,是记念以色列人出埃及、在旷野住在帐棚里的事。虽然以西结47章与住棚节无关系,但此时耶稣在耶路撒冷圣殿中,犹太人记念该节,祭司正由毕士大池系带水来、浇在殿的门坎处。耶稣趁此浇水机会、将赐下圣灵之事、应用在祂自己身上。

上述三处圣经有其共同特点—水从殿()里向外流出。另一特点—殿中的每件事都与宝座上得荣耀之人有关系。宝座上之人管治每件事。约翰解释说;耶稣这话是指着信祂之人、要受圣灵说的、那时还没有赐下圣灵来;因为耶稣尚未得着荣耀。意即约翰乃是指着将来耶稣得着荣耀、在五旬节那日赐下圣灵而说的。耶稣得着荣耀,水(圣灵)就从殿()流出。

以西结47章整个局面说出现今时代的光景。我们知道,此章圣经有人相信是属于千年国的,其实不是;也不是完全属于启示录末了所说将来之时代的。此章圣经完全是属于我们所生存之现今时代的。以西结书是一种需要的局面,有死亡和疾病的情景。这条河的水是胜过死亡的、河边树上的叶子是药(原文)为治病的;这是说出有巨大需要的局面。千年国时、死亡暂时悬搁,启示录末了不再有死亡和疾病,河边的树叶乃是为着保持健康的(原文)。所以此处所说的,完全应用在我们所处的时代—死亡需要胜过,不健康之光景需要对付!

这条河和其源头

此章圣经也说到另外的事。首先,这条河的源头是隐藏在殿的门坎下。意即河水乃是从殿的隐秘处流出来的。我们知道、神曾说圣所是祂宝座之处、是祂荣耀之处、是祂居住的所在。这条河乃是从圣所隐秘处之主那里流出来的。在天上之这人隐藏在圣所里。祂是属天的奥秘,祂在宝座上,祂得着了荣耀,圣灵从祂那里流出来!祂曾经说﹕祂不向世人显现,只向祂所拣选的人显现(参约1421,徒1041)。祂从死里复活,不再个人向世人显现。据世人而论,耶稣已经离开世界了。世人也不知道祂个人的存在。祂是世人的奥秘。因祂从世界隐藏自己、故世人不认识祂。祂现在是在天上,但祂从圣所(教会)流出之生命的灵,彰显出祂自己!基督不仅个人在天上,并且在属天教会中秘藏、被尊为圣!

在现今的这个时代,对世界和世人来说,耶稣是奥秘,教会也是奥秘。世人不明白教会,因为教会是一个奥秘﹕是‘基督在你们中间成了有荣耀的盼望’(西127另译)。的确,基督是在信徒个人里面之荣要盼望,但原文直译﹕基督在你们中间—上下文乃是指着教会。在万国中之伟大奥秘就是基督在教会中。这是荣耀的盼望。所以保罗说﹕但愿神在教会中,借着基督耶稣得着荣耀。意即世界和世人只能借着教会(基督的团体表现)所流出的神圣生命、知道或认识这个奥秘!这也就是五旬节那日所发生的事。从教会流出的这条河(圣灵),当时的世人知道或察觉耶稣仍然是活着的;基督(受了圣灵的膏)是惟一的道路,叫世人得知这个奥秘。‘因为这水是从圣所流出来的’(4712)。在圣所里、它们是一个奥秘(各样对象都是照着宝座上的人)。当这河水(圣灵)从殿流出来的时候,这奥秘就揭开了。这一切的事在新约教训中都是十分真实的。

这条河使万物更新

其次,这条河的水是往东流出。殿也是面朝东。这河水从坛的南面往东流。这是一件有趣味的事!为何殿的门方向朝东?为何每件事都是朝东?为何这水也是往东流动?自然,这都是预表和象征。东乃是指着一个新日子。太阳从东方升起,世界之日子开始自东方。所以东乃是象征新日子,意即这条河乃是每一个人和每一件事的新日子。也就是主所说圣灵的新日子。‘时候将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在灵和真里拜祂’(423另译)。当耶稣说到圣灵降来时,祂说﹕‘到那日’(1420)。祂曾多次说到这个日子,就是圣灵的日子—即新时代、圣灵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神供应一个新日子给每一个人。自然,这个新日子包括许多方面。一切属于旧时代的事—预表象征之一切旧事,形式礼仪之一切旧事…,都过去了。看哪、一切都更新了!这是圣灵的日子。这河水是往东流,意即圣灵带进新日子。

圣灵进深的丰满

另一件事—‘这河水所到之处、百物都必生活’(479)。‘祂手拿准绳往东出去的时候、量了一千肘、使我渡过水、水到踝子骨。祂又量了一千肘、使我渡过水、水就到膝。再量了一千肘、使我渡过水、水便到腰。又量了一千肘、水便成了河、使我不能渡过;因为水势涨起、成为可洑的水、不可渡的河’(473-5)。这位是铜的人‘量一千肘’共四次。先到踝子骨,次到膝,再次到腰,最后只可洑、不能渡过。这都是很简单的象征(按灵命经历,总有更丰满之新境界应当进入的,犹如离开基督道的开端,竭力进到完全、即长大成人的地步),说出了多层次之圣灵进深的丰满,或基督进深的丰满。例如,耶稣自己的经历﹕先由圣灵生、作婴孩;次受圣灵(旧约律法)小学教导、作孩童(前十二年);再次受圣灵火炼试验(十八年、默默无声学了顺从)、达成人(三十岁);最后三年半受圣灵膏(基督—Anointed),意即圣灵主宰接办一切(说话行事完全不出乎自己)

由历史观点来看也是这样。这生命水的河开头似乎是小的,但其内在的潜力是伟大的。这河水开头在耶路撒冷五旬节时,比较来说,是小的。但后来流到犹太全地,再流到撒玛利亚,最后流到地极,流到今日!这河水愈流愈广、愈丰富,而且充充足足应付大小一切的需要!意即耶稣基督的灵满足一切的需要!以西结书所说的这条河水的意义就是如此—在基督里,圣灵服事供应伟大的需要,都是充充足足的!没有任何巨大之需要是这河水不能应付的。这河从宝座流出,不管经过何处流来,经上说,‘这河水所到之处、百物都必生活’。

仔细研读以西结书47章,这河水流到之处都是一样的、同等的!虽然如此,‘只是泥泞之地、与洼湿之处、不得治好、必为盐地’(4711)。新约圣经清楚可知,有某些事是抗拒圣灵(中文译为亵渎圣灵—太123132)的,就是此处所说之泥泞之地、与洼湿之处。犹大就是如此—他有美好的机会、可能实现使徒职分,但他始终抗拒圣灵,结果不是生命,乃是死亡!如果有人慎思熟虑、清楚决定、寄居在世、始终抗拒圣灵,就其结果,不得治好,必为盐地!这种人就是今日‘不信子,得不着永生’的人(336)。一切信子得永生的人,都不是、也不能抗拒圣灵(亵渎圣灵)的人。彼得开头三次否认主,后来在安提阿装假;巴拿巴也随伙装假;马可头十年失败退后;保罗同工底马贪爱世界;今日传道人嫉妒毁谤属灵人;这一切都是神许可的管教和训练,虽然叫圣灵担忧,但都不是抗拒亵渎圣灵!只要不抗拒圣灵,圣灵对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同等的!圣灵是何等的伟大,祂完全是超过人所能了解的!

先知说到这条河是不能渡过的。它是某些事完全不能匹敌对抗的。行传二章就是如此。五旬节那日,圣灵像巨风吹袭,无人能管制。你我不能将圣灵局限在我们能力之范围中。以西结说﹕这河不能渡过!圣灵太伟大太丰富、超过人的一切能力和了解。祂拒绝我们人的制度系统和作法实行的束缚;祂拒绝我们天然的人和我们遗传及偏见的限制!行传这本书给我们看见,圣灵太伟大太广阔、耶路撒冷的人无法了解明白!彼得和他的偏见,也无法了解明白!希律王更无法了解明白!在圣灵这条路上(92原文)的任何人事物、也都无法了解明白!这条河是人不能渡过的,也是人不能控制的!

圣灵能力和丰满之表现—需要两件事

一,宝座绝对的权柄—意即宝座上的人有绝对的权柄。这是圣灵能力和丰满得以表现、所需要的第一件事。我们一再题说宝座上的人管治每一件事。全部圣经里的事,行传这本书里的事,都是宝座上的人所管治的—意即耶稣基督有绝对的主权和元首地位。

神不赐下祂圣灵的能力和丰满给那些不合于祂心意之人或事。所以这件事是主要的﹕宝座上的人管治这殿或家—耶稣基督绝对作主。为这缘故,本章经文说到四次测量﹕主神从来不愿意留祂子民仅仅在踝子骨之圣灵里,或者仅仅在膝之圣灵里,或者在腰之圣灵里,祂乃是要祂子民进入丰满、只能游、不能渡之无限的圣灵里。自然,这是相当可畏的局面。以西结就是如此,他有某些成分的畏惧。你我所要的乃是保持我们的脚踏稳在河底之地上—我们不要我们的脚踏不到地。今日教会也是如此—要将脚踏在地上,站稳在世界里;意即教会寻求看得见的、摸得着的、物质的,有组织系统、有教阶制度、有各样慈善事业…事物;但主的思想和心意乃是要我们的脚不踏在这些属地之事物中,要我们洑水,以便进入圣灵的深处,是我们无法测量的!请想想看,此处有两个小字﹕这河使我不能渡过。关于圣灵,有一个伟大的不能。这个不能是超过人一切的才智和能力的!

二,圣灵有固定的道路—意即圣灵运行有祂自己的路程。先知‘回到河边的时候、见在河这边、与那边的岸上、有极多的树木’(477)。这河水不是像洪水泛滥一样的、漫无方向的流,他乃是沿着两边的岸而流。意即圣灵知道祂应采取的路程。如果圣灵说﹕我要走这条路,就你我不能改变祂。行传有许多例证。保罗的经历就是如此。先是圣灵禁止他们在亚西亚讲道,后想要往庇推尼去、耶稣的灵不许;其实圣灵乃是要他们去马其顿(166-10)。如果保罗自己坚持要在亚西亚或庇推尼讲道,就他必定没有圣灵的同在。圣灵原是这样说﹕此时我要走这条道路。你若要与我同行,就你必须走我这条路!在彼得身上也是如此。圣灵要转向外邦哥尼流家,但彼得要走他自己的路。实际圣灵对他说﹕你若要与我同行,你就必须走我的路。我不会走你的路,就是你那个遗传和偏见的路。今日是我采取的路!后来彼得转变,走圣灵的路,他发现了圣灵的伟大丰满,是他已往所未曾知道的。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则。两边的岸代表圣灵所走之确定清楚的道路。一时过一时的,圣灵会改变祂的方向。这河不是仅仅直线的流,乃是沿着两岸而流。圣灵确知祂所要作的和祂所寻求的是什么!今日你我行在圣灵两岸之河水中,是何等重要的事!然后我们看见两岸有极多的树木。由新约圣经可知,那些树就是活生生的见证人。保罗说﹕‘祂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直等到我们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认识神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411-13)。这些使徒、先知…就是活的见证人—即岸上极多之树所象征的。数千年来,神曾有许许多多的见证人。他们都是为着基督生命之丰满作见证,成全圣徒,达到教会整体的事奉,向着属灵丰满,最后达到基督的丰满的身量—各处弟兄姊妹都彰显基督,活出基督!

一件有趣的事‘这河水所到之处、凡滋生的动物、都必生活’(479)。此处这河水之原文是这两条河水。这实在是奥秘,可能这河分成两叉。但因是预表象征,二在圣经中总是代表合宜的见证,充足的见证。‘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要定准。…若是你们中间有两个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的求什么事。…差遣他们两个两个的出去。…’(林后131,太1819,可67)。这些经文说明二的数目就是充足的见证。所以历代一切的见证人,其共同特点就是活出这神圣生命!每一件事的试验就是这神圣生命。信徒的试验耶稣是主如何证明?信徒生活工作事奉,若让耶稣作主,就必活出基督神圣生命的见证。例如﹕真实让耶稣作主、居首位,其试验—有人无缘无故辱骂伤害你我,你我因顺服主,立刻活出基督生命—表现不还口不说威吓话之见证!这种顺服主就是耶稣是主的见证。你我也许说,这是太难不可能的事!按天然人(自我作主),是不可能的;但按属灵人(耶稣作主),不但可能,而且是自然表现!这样原则之见证,在圣经中、在历代中、在今日各处神子民中,实在太多太多,在此无法一一举例。神殿或家的试验—教会事奉有等次有秩序,事奉的人必定是活出基督生命而带进的。事奉的人若是相吞相咬,各人都是活出自我,就教会必无等次无秩序!圣灵运行的试验—圣灵能不能通行祂的道路,完全看信徒愿不愿舍弃自我,专心跟随祂?所以神圣生命、或基督生命才是见证。‘这见证、就是神赐给我们永生、这永生也是在祂儿子里面。人有了神的儿子就有生命.没有神的儿子就没有生命’(约壹511-12)

旧约的见证人迦勒,有另外的一个灵,就是专心跟从主(Another spirit, --followed me fully—民1424)。四十年在大而可怕的旷野,与几十万不信从的子民作同伴。他受尽无法估计之苦难和试炼—他不仅遭受神子民四十年同样的苦难,并且遭受同伴用石头要来打死他的苦难!但他有另外的一个灵,就是专心跟从主。人会错,事会错,但神不会错!他专心跟从主!他不跟从人事物或任何环境!他的同伴都发怨言,但他因顺从主、没有怨言!末了,同伴都倒毙在旷野,但他活着进迦南(预表基督的丰满)!愿我们都有这另外的一个灵—专心跟从主!

末了,主告诉以西结,要将这些事指示以色列家。但他自己必须先经历。故此处经文说﹕祂使我渡过水(4734)。意即他自己先经历,然后去告诉以色列家。今日你我也是如此—你我必须一层一层的进深经历圣灵的丰满,才真正有实际见证的能力,去服事供应其它需要的人!这完全不是客观的道理和教训,乃是你我实际经历的见证—神赐给我们永远的生命﹕彰显神的儿子,活出神的儿子!── 史百克《神持久永续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