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本文集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二篇 神的荣耀—离开

 

“第六年六月初五日,我坐在家中;犹大的众长老坐在我面前。在那里主耶和华的灵降在我身上。我观看,见有形像彷佛火的形状,从他腰以下的形状有火,从他腰以上有光辉的形状,彷佛光耀的精金。他伸出彷佛一只手的样式,抓住我的一绺头发,灵就将我举到天地中间,在神的异象中,带我到耶路撒冷朝北的内院门口,在那里有触动主怒偶像的坐位,就是惹动忌邪的。谁知,在那里有以色列神的荣耀,形状与我在平原所见的一样。神对我说:人子啊,你举目向北观看。我就举目向北观看,见祭坛门的北边,在门口有这惹忌邪的偶像;又对我说:人子啊,以色列家所行的,就是在此行这大可憎的事,使我远离我的圣所,你看见了么?你还要看见另有大可憎的事。祂领我到院门口。我观看,见墙上有个窟窿。祂对我说:人子啊,你要挖墙。我一挖墙,见有一门。祂说:你进去,看他们在这里所行可憎的恶事。我进去一看,谁知,在四面墙上画着各样爬物和可憎的走兽,并以色列家一切的偶像。在这些像前有以色列家的七十个长老站立,沙番的儿子雅撒尼亚也站在其中。各人手拿香炉,烟云的香气上腾。祂对我说:人子啊,以色列家的长老暗中在各人画像屋里所行的,你看见了么?他们常说:耶和华看不见我们;耶和华已经离弃这地。祂又说:你还要看见他们另外行大可憎的事。祂领我到耶和华殿外院朝北的门口。谁知,在那里有妇女坐着,为搭模斯哭泣。祂对我说:人子啊,你看见了么?你还要看见比这更可憎的事。祂又领我到耶和华殿的内院。谁知,在耶和华的殿门口、廊子和祭坛中间,约有二十五个人背向耶和华的殿,面向东方拜日头。祂对我说:人子啊,你看见了么?犹大家在此行这可憎的事还算为小么?他们在这地遍行强暴,再三惹我发怒,他们手拿枝条举向鼻前。因此,我也要以忿怒行事,我眼必不顾惜,也不可怜他们;他们虽向我耳中大声呼求,我还是不听。”(八1-18

“耶和华的荣耀从嶋口伯那里上升,停在门坎以上;殿内满了云彩,院宇也被耶和华荣耀的光辉充满。嶋口伯翅膀的响声听到外院,好像全能神说话的声音。……耶和华的荣耀从殿的门坎那里出去,停在嶋口伯以上。嶋口伯出去的时候,就展开翅膀,在我眼前离地上升。轮也在他们的旁边,都停在耶和华殿的东门口。在他们以上有以色列神的荣耀。”(十4-518-19

“于是,嶋口伯展开翅膀,轮子都在他们旁边;在他们以上有以色列神的荣耀。耶和华的荣耀从城中上升,停在城东的那座山上。”(十一22-23

得见神的荣耀是基督徒应有的权利和福分

我们知道神的荣耀,乃是最基本,也是最高的一件事。如果我们没有看见神的荣耀,我们就无从认识神。看见了神的荣耀,就开始认识神。在出埃及记第三十三章里,当神的仆人摩西,在耶和华面前蒙恩的时候,他向神有一个祷告说:“如果我在你面前蒙恩,求你将你的荣耀向我显现。”摩西所要求的、所盼望的,就是要看见神的荣耀。感谢赞美主!神就把祂的荣耀向他显现,不过在那个时候,摩西只能看见耶和华的背,不能看见耶和华的面。

亲爱的弟兄姊妹!今天我们这一班蒙恩得救的人,因着主耶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所成功的救法,殿里的幔子,已经从上到下裂为两半,嶋口伯已经裂开;至圣所的门已经开启。所以我们有一个权利,就是可以活在一个敞开的天底下,我们能看见神的荣耀。而我们所看见的神的荣耀,并不是祂的背,乃是祂的面。哥林多后书第四章告诉我们说:“神的荣光显在祂儿子耶稣基督的面上。当我们来到主的面前,可以敞着脸,观看主的荣光;就被主的灵所变化,荣上加荣。”这是新约时代,每一个信徒在主面前已得着而该有的福分。

许多的时候,因为我们看环境、看地上一切的事物,没有活在敞开的天的底下,我们就失去了信心,不能看见天上的异象。如果我们学习举目望天,凭着信心来到神的面前,每一个人都可以看见天向我们开了,要看见神的异象、要看见神的荣耀。今天我们所需要的,就是看见神的荣耀。如果荣耀的神向我们显现,所有的难处就解决了。我们的失望、绝望,就要变为荣耀的盼望。我们在绝路、无路可走时,我们就看见神为我们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道路。虽然在地上的事物千变万化,我们所遭受的一切境遇,也常常改迁,但是我们知道,神的荣耀永远不变,我们看见祂,就得享安息并蒙保守在神里面。

世事的激动,环境的演变,许多出乎我们的想象使人震惊的情形,常会影响神的儿女属灵的光景,以致迷惑失望。但是在神异象里,有一位形状像人子的,坐在宝座上。这宝座是嶋口伯所托住的,并且嶋口伯带着这个宝座,往各处巡行。这就给我们看见,神的宝座安定在天,神仍是照着祂荣耀的旨意,带领祂的教会。教会像嶋口伯一样,遵行祂的旨意,为祂所使用。直等到神创造的旨意完全的成就;因为神的旨意,乃是要祂的儿子在万有中居首位。我们的主,是为着教会作万有之首,教会是祂的身体,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

亲爱的弟兄姊妹!不论我们的经历如何、处境如何,眼目所看见的如何,这时代的光景如何,有一件事是我们应当看见的,就是神仍然在荣耀里,并且是继续不断的工作。神的旨意永不改变,祂要借着嶋口伯,来完成祂自己所定规的旨意,一直等到祂能心满意足。如果我们的眼睛能看见神的荣耀,深信我们要像以西结一样,从灰心失望里,被带到满有盼望的光景中。

神选召以西结为眷顾被掳的百姓和防止假先知

当先知以西结看见神荣耀显现的时候,神就选召他作先知,神差遣他到以色列家去,也就是差遣他到那些被掳的以色列人中间去。虽然这些被掳的以色列人,神称他们是悖逆之家,但是神还是差遣以西结去,把神的话告诉他们。他们或听或不听,神还是对他们说话,要他们知道在以色列中还有先知。亲爱的弟兄姊妹!今天凡是得着一个开启的天,看见神的异象,被神的荣耀所吸引的人,在他们身上都有一个使命,要把他们所看见的,就是神的荣耀,神不变的旨意,神的工作要告诉所有神的儿女。不仅这样,神也设立以西结作一个守望者,他带着以色列的百姓,在那里守望儆醒,叫这一班沉睡的以色列人,能儆醒过来、悔改过来,凭着信心,向前迈进。

根据历史来说:神当初兴起以西结来作先知,是有其原因的。因为当时留在耶路撒冷的以色列人,他们有一种的态度,认为那些被掳到巴比伦的以色列人,乃是被神所弃绝的。而他们还留在耶路撒冷和犹大地的,自认是神所喜悦的。他们以为神的产业,从今以后,是属于他们的,而那些被掳的人是没有分的(第十一章)。因此,神就兴起以西结来作先知,告诉他们,虽然那些被掳的人,外表上在那里作奴隶,实际上神仍是眷顾了他们,而这些还留在犹大地和耶路撒冷的人,反而是神所弃绝、要被灭亡的。这是第一个原因。

还有一个原因,在当时有假先知起来,在以色列人中间借着神的名宣扬说:“不到几年,所有被掳的人,都要回到犹大地,回到耶路撒冷去。”其实神并没有差遣他们,所以神就兴起以西结来对被掳的人说:“你们要忍耐,在被掳之地等候。因为你们不能很快就回去,照着先知耶利米的预言,要经过七十年,然后神再眷顾你们。”有这两个原因,所以神打发以西结要他说出神的心意。

耶路撒冷圣殿的历史

我们读诗篇一百三十二篇,看见大卫在神面前的心愿。这首诗分两段,从第一节到十节,是大卫在神面前的心愿。从十一节到十八节,是神对大卫的心愿的答复。大卫有一个心愿,要为他所爱的神预备一个居所。他说:“耶和华阿!求你记念大卫所受的一切苦难。”他向耶和华起誓,向雅各的大能者许愿说:“我必不进我的帐幕,也不上我的床榻,我不容我的眼睛睡觉,也不容我的眼目打盹,直等我为耶和华寻得所在,为雅各的大能者寻得居所。”大卫爱神,愿意为神预备一个居所。

我们知道大卫被神所膏、被神所用,但是结果他作了一个流亡的人。在他流亡的时候,经过了许多的苦难,他躲在山洞里,他寄居在山寨上,他没有固定的去处,可以说:他是一个漂流无家可归的人。但是当他漂流受压逼的时候,他所想念的,并不是他自己的家,他想到他所爱的神,也在那里漂流,也是无家可归。自从神的约柜,带领以色列的百姓进到迦南地之后,一直没有固定的地方。因着大卫亲身的经历,叫他想起神也是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的光景。所以他在大患难中,就起意要为神预备一个居所。好让神的约柜,能得着安息之处。

扫罗作王的时候,从来没有到约柜面前去寻求神。约柜自从以利作士师时被掳之后,虽然从非利士地已经回来了,但是约柜却是藏在那山野之地,没有人去过问,以色列人中没有人想念神的约柜,也不想念神。但是大卫却一直在打听神的约柜究竟在那里?他听说约柜在以法他,结果是在基列耶琳那树林的山地,找着了神的约柜。他就起意要为神的约柜预备一个地方,好进到祂的居所,在祂脚前下拜。

当大卫作了以色列君王之后,就把他的心愿告诉先知拿单,他要为神预备一个殿。虽然因他是一个战士流血太多,神没有让他建造神的殿,但是神却悦纳他的心愿。神说:“我从来没有要求过任何人为我预备一个居所,但是你竟然要为我预备一个家,神的心受了他的感动。”所以从第十一节起:“耶和华向大卫凭诚实起了誓,必不反复说:我要使你所生的,坐在你的宝座上。你的众子若守我的约,和我所教训你们的法度,你们的子孙,必永远坐在你的宝座上。因为耶和华拣选了锡安,愿意当作自己的居所。”神悦纳大卫的心愿,神拣选了锡安,拣选了耶路撒冷,作祂自己的居所。说这是我永远安息之所,我要住在这里,因为是我所愿意的。并且神说:“在那里,我要赐福我的百姓。”

亲爱的弟兄姊妹!在耶路撒冷的圣殿,是有他的来历的,这个圣殿的起缘,是大卫的心愿,神接受了这一个心愿,叫所罗门继承大卫作王,用他的智慧来建造了这一个圣殿。我们看历代志下第六章第七章,当圣殿完成的时候,所罗门在圣殿里祷告,在那里献祭,当他献祭的时候,天上就有火降下来,把祭坛上的祭物焚烧。神的荣光,就充满在圣殿的里面。换一句话说:神接受了这个圣殿作祂的居所,神的荣耀充满在圣殿的里面。甚至事奉的祭司,都退到殿的外面。以色列人看到这样光景,他们就俯伏敬拜神说:“神是良善的,祂的慈爱永远长存。”这是圣殿被建造的经过。

以西结在灵里被带到圣殿

“以西结被掳的第六年六月初五日那一天,他坐在以色列长老的中间,那些长老,是被掳的犹大长老,当他们一起聚集在巴比伦迦勒底迦巴鲁河边的时候,耶和华的灵就降在他的身上,他就看见一个彷佛是火一样的形状,在腰以下有火,从腰以上有彷佛是光耀的精金。”换句话说:他在那里又得着了神的异象。这位坐在宝座上的神,伸出彷佛一只手的样式,抓住他一绺头发,灵就将他举到天地中间,在神的异象中,带他到耶路撒冷圣殿那里(第八章)。为什么呢?因为神要以西结,看一看当时圣殿的光景。神对于祂的圣殿,有争执之点,所以祂要祂的先知,在异象里回去看一看圣殿的光景。我们知道,那时耶路撒冷的圣殿还没有拆毁。这个圣殿,就是当时大卫起意要为神所建的圣殿。也是所罗门用了很长的时间,费了很多的力量所建的圣殿。

以西结在异象中所看见圣殿的光景

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知道这一个殿,乃是神的家,是神的居所。神的荣耀在这个殿中,有天上的火降下来焚烧祭坛上的祭物,表明神悦纳他们的奉献。但是为时不到四百年,到了以西结那个时候,神在灵里把先知以西结带回耶路撒冷,领到圣殿里去观看圣殿的光景,那个光景与起初的光景,实在大不相同。殿还是那个殿,是大卫的心愿所成全的、是所罗门的智慧所建造的、是神的荣耀所充满过的。但是到了这个时候,神的荣耀和殿,就发生了争执。殿的光景已经到了一个地步,叫神的荣耀不能住在殿中。

一、外表上没有改变实际上与神的荣耀相反

当然,先知以西结在那里所看见的,是在异象中所看见的。究竟他所看见的,是不是在物质上、在形式上、在外表上,有那些的光景我们不知道,因为这是异象。但是最少我们知道,神是借着这些外表、形式,所能看见的光景,给先知以西结看见那个时候,在殿里面的道德和属灵的实际情形究竟是如何?可能在外表上,以色列人还继续到圣殿里去敬拜神。殿里的祭司,还是照旧的在那里按着班次事奉神。可能在当时每早晨、每晚上,燔祭的羔羊还是照常献上。可能还有许许多多的事奉,都是照旧在那里举行。在外表上,很可能没有多大的改变。但是在神的眼光中,在异象里,神给先知以西结所看见的,却是完全不同的。

所以我们看见,当时人的眼睛,是何等的迷瞎。以色列人在耶路撒冷,还夸口说:我们有圣殿,神的产业是归给我们的,他们还以为说,他们乃是蒙神悦纳的。还以为自己是敬畏神的。那里知道,从神的眼光看来,他们的光景,实在与殿的性质是完全相背的。神与他们之间,有个极大的争执。如果在表面上,真是有偶像树立在圣殿里;真是有那些物质的画像;真是有搭模斯的像;真是有那些拜太阳的光景,那可能人知道这样的光景,是与神的荣耀完全相反的。然而在外表上,似乎没有这些东西,虽然没有,但在神的面前,却是认为有这些的事实。人是何等容易受这些外表的欺骗,也欺骗了自己。

二、神的荣耀要测量圣殿属灵的实际

亲爱的弟兄姊妹!如果今天我们所看见的,不过是外表、不过是形式,我们就不容易看出有什么不好的事情来。我们还以为说,这一个是神的殿、是神所喜悦的;我们以为我们是在敬拜神、事奉神。但是,如果我们能看见神的荣耀,如果神的荣耀来测量我们的一切,你就要看见,那实在的光景,是与神的荣耀全然相反的。所以神要以西结,在异象中来看圣殿。当神看见在耶路撒冷圣殿中的光景,神的心是何等的伤痛。祂说:我的荣耀,要被逼离开这个圣殿。这是我的家,是我的居所,我在这里居住有四百年之久,但是以色列人在这里所作的事,逼我离开我的圣殿。祂惟恐人不明白,祂惟恐人不同情,所以祂叫先知以西结去看一看;并把他所看见的,告诉以色列百姓,让他们知道,他们实际的光景。

亲爱的弟兄姊妹!今天我们需要看见这个异象,许多时候,我们常以为我们的事奉、我们的敬拜,是在神的殿里。不错,当初很可能在神面前有一个蒙悦纳的心愿;这殿也是凭着天上的智慧所建造的;神的荣耀也曾居住在里面,天上的火,也焚烧过所有的祭物。但是,这并不担保这样的光景不会改变,也不能担保,当初是神所兴起的。到了今天,仍是神所悦纳的,可能今天我们不是事奉神,而是逼使神的荣耀离开;不是叫神心满意足,而是令神的心伤痛。

亲爱的弟兄姊妹!如果今天我们活在关闭的天的底下,没有看见神的荣耀,我们会自高自大,而且骄傲的说:“我们就是神的殿,我们是在事奉神。”但是如果天向我们开启,神的荣耀向我们显现,看见了荣耀所显明的,就知道我们的实际情形,并非如此。我们所作的,不仅不能满足神的需要,并且是顶撞神,我们该当如何羞愧的伏在灰尘中悔改。神要我们明白祂的需要,同情祂的心,神不能容让那种光景在祂子民中间。祂要施行审判,当祂的审判还未来到之前,祂要先知以西结去观看那一种光景,好叫他们与神同心同情,也传与这些以色列人,好叫人明白神的审判,为什么要临到祂的子民身上。

三、祭坛门口有惹忌邪的偶像

先知以西结在灵里被带到耶路撒冷的圣殿,朝北的美门口,他看见有触动主怒惹忌邪的偶像。这惹忌邪的偶像,安置在祭坛门的北边。圣经没有告诉我们是什么偶像,只告诉我们,这个偶像是触怒神的。我们的神是忌邪的神。在十条诫命的第一条说:“除了神以外,没有别的神。”第二条诫命说:“不可彷照天地万物的形状,造一个形像去拜他。因为在宇宙之间,除了神以外,没有别的神。”我们的神,乃是一位忌妒的神。祂不愿意看见在祂以外,另有别的神。除了当拜祂以外,另有别的敬拜。虽然我们不知道惹动忌邪的偶像,究竟是什么“偶像”,只知道在祭坛旁边,立了一个偶像。什么是“祭坛”呢?祭坛乃是人献祭的地方。

换一句话说,祭坛就是事奉神敬拜神的地方。祭坛也就是承认只有神是神;但是在祭坛旁边,人却立了一个惹动忌邪的偶像。凡是在神以外,争夺神的敬拜、争夺神的地位;叫我们不能专心敬拜神的,无论是有形的、无形的、或者你称他的名是耶和华,或你称他是别的神的名,这些在神的面前,都是偶像,都是可憎的。以色列的百姓,在西乃山下,造了一个金牛犊,他们称这个金牛犊是耶和华。他们拜金牛犊,以为就是拜耶和华他们的神。但是,从神看来,这个金牛犊,是惹动忌邪的偶像,是必要被毁灭的。

先知以西结在异象里,看见在祭坛的门口,有一个惹动忌邪的偶像。争夺了神的地位,窃取了人对神的敬拜。人进到圣殿里去献祭,可以称耶和华的名,但是他们所献的祭,实际上是献给偶像,而不是献给神。所以在旧约先知书里说:以色列百姓在旷野里,表面上是抬着神的约柜行走;但是先知阿摩司却说:他们在旷野里,是抬着摩洛偶像的帐幕,因为他们的心已远离神。

亲爱的弟兄姊妹!今天在教会中间,有没有这种光景?名为敬拜神,实际上,我们是在那里拜偶像。是在神以外,对人事物有所崇拜。正如罗马书第一章二十三节所说:“将不能朽坏之神的荣耀,变为彷佛必朽坏的人、飞禽、走兽和昆虫的样式。”虽然在物质上、在外表上,我们没有这样作,但是在神的眼中,在属灵的意义上,可能我们是这样作了。我们把神的荣耀,以别的来代替,我们还以为我们在那里敬拜神。

四、七十个长老拜他们所幻想的偶像

神对先知以西结说:“你还要看见有大而可憎的事,神领他到院门口,他看见墙上有一个窟窿,神对他说:人子阿!你要挖墙,见有一门,你进去,看他们在那里所作的;并问他看见什么?他看见院子的里面,有一个暗室,是画像的暗室,在墙上画了各种各样的像,照着人的幻想,想出各种各样的形状,画在墙的上面。然后他看见以色列家的七十个长老,在那暗室里,偷偷的烧香,向着他们各人所幻想的画像敬拜。”这七十个长老,乃是以色列人中间的领袖,他们应当带领以色列的百姓敬拜神。

然而他们却在暗中敬拜那些不是神,而是当作神的。在表面上,很可能他们还到院子里面,率领百姓来敬拜耶和华。但是他们在暗中,有他们另外所敬拜的。他们照着他们每一个人所幻想的神敬拜,他们的神是他们幻想出来的神,而不是启示出来的神。不是神在祂话语里面所指示的,乃是照着他们自己的心意所画出来的那一个神。弟兄姊妹!以色列的长老,竟这样去拜幻想的偶像,难怪他们所带领全以色列的百姓,离开了这一位独一的真神。

亲爱的弟兄姊妹!今天在神的百姓中间,有没有这一种的光景?作领袖的人,是否带领众百姓来亲近神?或者是根据各种的幻想,不照着神的话语和神的启示?今天人常以神的话为不足,把神的话撇在一边,而照着他自己所幻想出来的神来传扬、来推动,且告诉信徒说:神是这样的一位神,要这样去拜祂。这一个长老说:神是这样的一位神。那一个长老说,神是那样的一位神。七十位长老,就指引人看见有七十位不同的神。他们带领百姓,四分五裂的拜他们幻想中的神。

五、以色列的妇女为塔模斯哭泣

神对先知以西结说:“你看见这些事还以为小吗?你还要看见更大的事。神就带领先知以西结进到耶和华殿外院朝北的门口,看见有妇女们坐着,为塔模斯哭泣。”“塔模斯”乃是“女神”,这故事开始于北部,然后传到其它国家。据说这一位女神,原先被野猪撞死,以后讹传从死里复活,就受人的敬拜。他们也把太阳的上升和下落,与春夏秋冬四季的变迁,以喻万物的兴衰。以人的推理崇拜自然的景象,而敬拜他们情感里面所系的那一位女神。(人常说在基督教里面没有女神,在神的启示里面没有女神,但人的感情是喜欢有一位女神的。所以在天主教的里面,就有拜马利亚的事情,其实就是塔模斯这一类的倾向。)

换句话说:人不根据神的启示和神的话语,却凭着人天然的情感要来有所敬拜。今天在基督教里面,有太多都是人天然情感的作用、是用人天然的情感,来敬拜自己心里所想象的神。在表面是敬拜神,心却是远离神。

六、二十五个人面向东方拜日头

以色列的长老在那里拜偶像;妇女们在那里拜偶像;祭坛旁有惹忌邪的偶像。神又对以西结说:“人子阿!你看见这些么,你还要看见比这更可憎的事。神又带他到耶和华殿的内院,这内院乃是祭司所在的地方,谁知在耶和华的殿门口,廊子和祭坛的中间,约有二十五个人,背向耶和华的殿,面向东方拜日头。”这二十五个人是谁呢?我们知道,祭司在圣殿里事奉神,有二十四个班次,这二十四个人,是代表二十四班。那第二十五个是代表大祭司。所以这里二十五个人,是代表整个祭司的体系。在此叫我们看见,不但七十个长老,照着他们的幻想拜他们的偶像;不但妇女们,在那里拜他们情感所系的偶像;甚至全体的祭司,他们竟然不在圣殿里,向着殿敬拜神,反而背着殿,在拜神所创造的太阳,而不拜造物的主。

亲爱的弟兄姊妹!你看见那个堕落,已经到了什么地步?外表上都在事奉神,其实他们心里对神的态度和他们实际属灵的光景,是完全相反而背向神的。所以从神的眼中看来,全部都是可憎恶的,是与神的荣耀完全相背的。这时,虽然神的荣耀,还在圣殿里面,但是神似乎受不住了,祂是忍耐又忍耐,最后是忍无可忍了。

神的审判临到耶路撒冷

到了第九章,先知以西结就听见有大声喊叫说:“要使那监管这城的人,手中各拿灭命的兵器前来。忽然有六个人,从朝北的上门而来。各人手拿杀人的兵器,内中有一人身穿细麻衣,腰间带着墨盒子,他们进来站在铜祭坛旁。”那个时候,神的荣耀从至圣所的里面出来,在嶋口伯的上面,就飞到殿的门坎上。神就对那身穿细麻衣腰带墨盒子的人说:“你要去巡行耶路撒冷,你要看那里有什么人,他能为着耶路撒冷,为着圣殿的光景,在那里悲哀哭泣的,你要在他额上画一个字。”(在原文里,就是希伯来文最末后的一个字,有人说:这个字就像十字架一样。)然后其它的人,手中各拿灭命的兵器,就跟随着穿细麻衣的人,从圣殿开始,不分男女老少,凡是额上没有这个记号的,全部都要杀尽。先知以西结被留下,当下他就俯伏在地说:哎!主耶和华阿!你将忿怒倾在耶路撒冷,岂要将以色列所剩下的人都灭绝么?以西结为着以色列余剩的人祷告,仰望神的怜悯。

亲爱的弟兄姊妹!神的审判,在神的家中已经开始了。在启示录第二章和第三章里,我们已经看见,那一位升天荣耀的人子,在七个金灯台中间行走,祂在审判祂自己的教会。凡是与祂荣耀不合的,祂就呼召叫人悔改。如果不悔改,祂要把金灯台挪去,祂要从祂的口中把他吐出去。我们不要以为神审判神的家是将来的事。在第一世纪末叶的时候,神的审判已经在神的家中开始了。一直到今天,祂在祂的家中,仍然继续执行祂的审判。有击杀的、也有余下的,什么人是被击杀的?什么人是被留下的?这不是外面形状上的情形可以分别的,因为这是异象。

但是,在属灵的意义上,凡是落在一个关闭的天底下,看不见神的荣耀的,就是被神击杀的。凡是仍活在一个敞开的天底下,得以看见神的荣耀,就是被留下的。亲爱的弟兄姊妹!今天我们在神的面前,是被神所击杀的呢?或者是被主所留下的?巴不得主怜悯我们,像祂怜悯先知以西结一样。他在那里为着余下的子民祷告。但愿神为着祂自己的缘故,留下一点余剩的子民。巴不得在这末后的日子,还有一些得胜者。“圣灵向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神的荣耀离开了圣殿

神的荣耀从圣殿里面出来,停在殿的门坎上,又在嶋口伯上面上升。停在殿的东门口。神的荣耀又从嶋口伯的上面上升,离开了圣殿的门,停在城东的那座山上。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揣摩这一种的光景,这个殿是神心所喜爱的;是大卫在苦难中向神所发的心愿;是所罗门用属天的智慧所建造的;是神降下天上的火焚烧祭物的;也是祂的荣耀所充满的。神是何等的爱祂自己的居所。但是到了那一天,因着以色列人在殿里所作那些可憎的事,神的荣耀,不能居住在祂自己的家中。神被人从祂自己的家中逼了出去。祂是何等的留恋,何等的不舍,祂到了门坎的上面停了一下,到了东门口再停了一下,祂实在不愿意离开祂的家,但是逼不得已,祂就离开了祂的殿。虽然这样,祂还是停在不远的城的东边那座山上。你看神的心,是何等的不舍!

圣殿在那个时候—以西结被掳第六年,还没有被拆毁,但是神的荣耀,已经离开了。因此这个圣殿,不过是一个虚空的房屋。在外表上还是圣殿,以色列人还是在那里献祭敬拜。但是已经失去了那个实际。再过了六年,圣殿就完全被拆毁了。与其让这一个殿,有名无实的留在那里,欺骗并迷惑许多人,倒不如把这一个殿拆毁了,好叫他们能儆醒起来!

在以色列人历史里,当士师以利的时代,神的异象稀少,不常有默示。士师以利眼目昏暗,不能起床,他的儿子在圣殿里,在祭物上触犯神的忿怒。以色列的百姓,也远离了神。当他们与非利士人打仗,失败的时候,他们就将会幕里的约柜抬来,以为说:神的约柜在我们中间,我们就能得胜,但是约柜却被掳去了。以利坐在会幕门口,心里为着神的约柜担忧,消息传来说,约柜被掳了,他的两个儿子被杀了,以利就往后跌倒而死了。

以利的儿妇非尼哈的妻子,是一个敬畏主的妇人。她怀孕将要生产,听见神的约柜被掳去,丈夫也死了,就猛然疼痛,生了一个男孩,她就给孩子起名叫“以迦博”,意思说:荣耀离开了以色列,因为神的约柜被掳去了。在神百姓的历史里,常常看见这类的事。当初是神所作的事,是神荣耀的居所。但是如果不持守纯一向着神的心,很容易渐渐的背向神。若是行了可憎的事,与神的荣耀相反,又不肯悔改,定会落到一个地步,逼使神的荣耀只有离开!

神应许百姓归回并赐给他们合而为一的心

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与人分别的,是神的荣耀。如果没有神的荣耀,我们与世人又有什么不同呢?这个殿,不过是一座房子而已。神得不着荣耀,得不着敬拜。但是感谢赞美神!就在神的荣耀要离开的时候,神对先知以西结说:“我要把被掳的带回来,我要给他们合一的心,也要将我的新灵放在他们里面,又从他们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他们肉心。使他们顺从我的律例,谨守遵行我的典章。他们要作我的子民,我要作他们的神。至于那些心中随从可憎可厌之物的,我必照他们所行的,报应在他们头上,这是主耶和华说的。”感谢赞美神!就在神施行审判的时候,神却向祂的百姓留下宝贵的应许,被掳的还要归回,要赐给他们合而为一的心。

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看见今天在神的儿女中,四分五裂,彼此相咬相吞,实在伤了主的心。但是,当神起来作恢复工作的时候,祂说:祂要赐给我们合而为一的心。要接纳凡是基督所接纳的,要彼此相爱,主怎样爱我们,我们也要彼此相爱。主爱我们,为我们舍命,我们应当爱我们的弟兄,为我们的弟兄舍命。主来的日子近了,我们不能再分门结党,不能再彼此相恨相争,必须要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主已经赐给我们合而为一的心;祂要把一个新的灵放在我们的里面,祂要从我们里面除去我们的石心;我们承认我们的心,刚硬像石头一样,但是主的爱,要感动我们刚硬的心,要把肉心赐给我们。

感谢赞美主!虽然凭着我们自己,我们不能遵行神的律例诫命。但是祂给我们一个新的心、一个肉的心、一个向着主的心,我们喜爱神的律法,愿意照着神的旨意去作。喜欢跟随主,走祂的道路。这些都是恩典,我们并不比别人强,比别人好,可能比别人更败坏!可是,亲爱的弟兄姊妹!如果我们能看见神的荣耀,肯悔改在神的面前,我们就有盼望,神还要把我们这些人建造起来。祂说:他们要作我的子民,我要作他们的神。

 

祷告:亲爱的主!我们需要你的荣耀向我们显现。否则我们在迷蒙中、在瞎眼中,我们就看不见我们实在的光景。但是,我们的主!当你荣耀的光照亮我们的时候,我们就看见我们在你的面前行了多少可憎可恶的事情。主阿!我们要披麻蒙灰在你的面前,我们要悔改,我们要为着我们的羞耻在你面前蒙脸。主阿!我们求你怜悯我们。主阿!如果你愿意的话,求你留下我们,来为着你自己。求你赐给我们一个合一的心,给我们一个新的灵,给我们一个肉的心,叫我们喜欢遵行你的旨意。叫你在地上,还有你的百姓,还有你的见证。我们的主阿!愿你的荣耀能回到你百姓的中间。听我们的祷告,奉主耶稣的名。阿们!—— 江守道《以西结的异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