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马可福音绪论

 

作者简介

本丛书新约作者巴克莱乃苏格兰格拉斯哥大学新约及希腊文教授,为当代著名神学家。他所写的圣经注释流传甚广,在英语国家中的销售数量已超过百万部,相信他所撰写的能提供一般神学生、教牧人员及平信徒以应时的帮助。

马可福音绪论

{\Section:TopicID=103}符类福音

新约首三本福音书通常称为‘符类福音’。符类是从两个希腊字组合而成,它的意思是‘一齐去观看’。这三本福音书之所以被称为‘符类福音’,是因为我们可以把它们平行排列成三栏,凑聚类同的内容,在一起读。我们有理由相信马可福音是三本中最重要的一本。再进一步来说,马可福音也是全世界最有价值的一本书,因为差不多所有的人都公认它是所有描写耶稣的生平传记中,至今仍然遗留下来的,最早的一本福音书。我们不肯定马可就是第一个把耶稣的生平写成福音书的作者,因为毫无疑问,当时有许多人都曾执笔尝试替耶稣写过粗略的传记;但在耶稣的一切传记中,至今仍然存留下来最早期的一本当然是马可福音了。

{\Section:TopicID=104}福音书的系谱

当人们写福音书的时候,全世界还不知道有印刷术这一回事的。写福音书的时代远在印刷术发明之前。他们著书时,必须用手和劳力慢慢地去抄写出来。所以任何一本古籍书卷仍然能够存留到今天,只有三两套副抄本而已。

然则,我们怎样知道或者用什么方法去推测,马可是所有福音书中最早的一本呢?原来符类福音的内容,包括翻译成英文的在内,有许多极相似的地方。它们所叙述的事情,许多时候连字句都是相同的;描写耶稣的教训也是一模一式的。比方耶稣喂饱五千人的故事分别记在三本符类福音当中,而作者所用的字和记述的方法也是一样的(可六30-44;太十四12-21;路九10-17)。耶稣医治瘫子的故事,也是一个最显明的例子了(何二1-12;太1-8;路五17-26)。它们的内容完全相同,连那句逗点插句──‘就对瘫子说’的位置都是完全一样。由此推测我们可以接纳下列结论中的任何一个:(一)他们采用共同来源的资料去写书:(二)他们中有两个作者用第三个的数据作为写书时的参考基础。

我们可以再看深一层,把马可全书分为一百零五小段。其中竟有九十三段记载在马太福音;八十一段在路加福音;只有五段完全没有在马太或路加两人的福音书中。还有另一个有力的左证。马可全书共六百六十一节;马太共一千零六十八节;路加共一千一百四十九节。马太竟然复述马可六百六十一节中的六百零六节经文。虽然马太在某些字句上可能作更改,但在马可的本来字句当中,马太直接翻抄了百分之五十一。路加则复述马可六百六十一节中的三百廿节;直接翻抄马可的原来字句,共百分之五十三。在马可全书中,只有五十五节没有被马太所采用。但在这五十五节中却有三十一节出现在路加当中。从这个计算的结果来看,马可福音全书只有廿四节没有记载在马太或路加福音当中。岂不是证明了马太和路加两人,同时采用了马可福音,作为他们替耶稣写传记的资料吗?

这个理论还有另一个证据。当这三本符类福音编写事情发生的先后次序时,通常是马太和路加仿照马可的编排,当然有些时候马太会更调马可的次序,有时路加亦会更马可的次序。但最奇怪的就是在任何两人当中的一个把马可的次序更调时,其它的一个必定是依随马可的。换句话说马太和路加总不会一齐反对马可所编排的次序。

只要我们细心去考究,自然很明显的见到马太和路加两人写福音书时,面前已放置了一本马可福音,作为他们写作的参考。此外他们再找些自己认为适当和贴切的资料,合并而成书的。

当我们读马可福音时,只要能记着这是写耶稣生平的第一本书,而俟后一切人的生活标准都必须依附着耶稣基督的话而行,这真是一件多么兴奋的事啊!

{\Section:TopicID=105}马可,本书的作者

马可福音的作者就是马可。他到底是谁?新约圣经有多处提及他的事迹。他的母亲马利亚是耶路撒冷城中的一位有钱妇人,而她的家庭就是初期教会重整旗鼓的集会中心(徒十二12)。马可从小就经验到基督徒团契的生活了。

马可是巴拿巴的外甥;当保罗与巴拿巴首次携手作传道旅行时,马可便充任他们的书记和侍从

(徒十二25)。这次行程对马可来说,可以说是非常不幸的,因为当他们抵达别加的时候,保罗建议北上深入高原大陆之境;马可不知为了什么缘故,拆散了伙伴,自己单独回家里去了(徒十三13)。

他富时可能畏惧行程面对的危险,因为这些崎岖的旅途,在当时的世界中,是以险象横生而驰名的,况且强盗时常出没,使旅行人士经常提心吊胆。他也可能真的存着一种偏见,认为整个行程全由保罗指挥,而自己的舅父从不敢过问,所以归家的心情,由是而孕育出来。他亦可能对保罗的工作深感不满。教父屈梭多模(Chrysostom)从蠡测当中,推想马可当时心里非常思念着母亲,所以归心似箭,在途中离别保罗和巴拿巴。

后来保罗和巴拿巴在首次传道旅行之后,正欲计划第二次行程之际,巴拿巴心里渴望能够和马可同行,但保罗则不忘旧事,还记得他‘从前在旁非利亚离开他们’(徒十五37-40),拒绝携带马可同行。当时他们两人各坚持己见而成了僵局,结果保罗与巴拿巴分道扬镳;而按照我所知道的,两人再不复携手旅行传道了。

俟后马可亦消声匿迹多年。根据传统,埃及的亚历山太教会是马可一手创立的,但真实与否,我们则无从稽考。当马可的名字再露面时,他竟然作了保罗的亲密同伴,因为保罗在罗马系狱,写信给歌罗西教会时,马可是和他一起的(西四10)。这点真是使我们出乎意料之外。保罗在其它书信中亦有提及马可的名字,在给腓利门的一封系狱书信中,保罗称马可为‘与我同工的马可’(门24)。当保罗的生命将近结束之前,写信给他的得力助手提摩太时,吩咐:‘你来的时候,要把马可带来,因为他在传道的事上于我有益’(提后四11)。这种情景,和昔日保罗轻看他只是一个擅离职守的青年,真有天渊之别呢!事情就是这样的发展下去了,马可能够努力奋穻茼为一位有为的传道者,也是保罗在晚年的时候,所倚仗的一位同工。

{\Section:TopicID=106}马可的资料来源

传记的价值完全视乎写书的资料来源,然则马可从什么地方搜集关于耶稣的生活和工作的资料呢?正如我们已经提过,马可的家庭是初期教会的主要集会中心,故此口传关于耶稣的生平事迹,马可是经常会听到的。我们相信马可的写书数据有一个独特的来源是胜过其它一切的。

在第二世纪末期,有一位教会学者,名叫帕皮亚(Papias)他是最爱搜集和传述初期教会的生活资料的。他认为马可福音纯粹是采用最伟大的一位使徒,彼得的讲道材料,编纂而成的纪录。马可委实与彼得十分亲密接近,而彼得视马可犹如自己的儿子(彼前五13)。下面是帕皮亚的话:

‘马可担任彼得的传译员,把彼得从记忆当中,提及耶稣的言行,很准确的,但却没有依从着次序,记述下来,因为马可从来没有亲耳听过耶稣讲道或跟从过祂。正如我以前曾说过的,马可在后期跟从彼得传道,而彼得则按着传道时实际的需要,把耶稣的教训,稍作次序上的更调,而没有根据系统性的次序,去表达耶稣的教训和言行。因此马可只能从记忆当中,去描写彼得所讲的事情,这并不是一件错误的事。因为马可所关心的是忠诚的,完全没有遮瞒,或歪曲他所听闻的任何事实。’

由此观之,马可所写的就是从记忆当中,复述彼得的讲道内容,汇集而成书的。

因此,我们有两个重大的理由,推崇马可是一本极有价值的福音书。第一、它是所有福音书中最早写成的一本;如果马可是在彼得死后随即动笔写书的话,时间约在公元后六十五年左右。第二、它的内容就是彼得宣讲和教训关于耶稣的生平记录;我们也可以这么说,马可福音所写的,与当时目击者对耶稣生活的记述,至今仍能存留在我们手中的,最接近的文字记载了。

{\Section:TopicID=107}遗失最后的一段

马可福音有一件很有趣的事。在原稿中,写到十六章第八节便告结束。我们是根据两个重要的理由去确定此事。第一、在早期所有重要的手抄本当中,没有任何一本附载十六章九至二十节;只有后期,较次要的手抄本记录这一段的。第二、加插所写的希腊文体和全书作一比较,极不相同。因此前后的文字决不能出自同一人的手笔的。

但是,原来的马可福音书决不会写到十一章第八节便算结束的。那么,实情到底是怎样的呢?最简单的推测,就是马可在未写完福音书之前,已经去世或殉道而牺牲了。另一个较大的可能性,就是在历史的演变过程中,只有一本原来的手抄本存留下来,而这本古卷的最后一段,亦不知如何被人撕掉了。初期教会曾有过一段时候信徒是喜爱读马太和路加福音,而马可则被搁置一旁,由于马可被人忽视了,为数不多的手抄本亦逐渐遗失,而到后来,只剩下一本残缺的马可福音书。果真如此,如是珍贵的马可福音,也几乎因此而险遭湮没。

{\Section:TopicID=108}马可福音的特征

现在让我们研究马可福音的特征。当我们后来细读它的内容时自然可以体会出来。

(一)马可福音是我们所得到有关耶稣生平的记录中,描写得最贴切的一本书籍。马可写书的目的是要绘画出耶稣原来的真面目。魏斯科(Westcott)称马可福音为‘生活的写照’。布鲁斯(A. B. Bruce)描写马可是‘站在一个亲切和鲜明的回忆立场’去写这本福音,所以它的最大特征就是充满着‘真实感’。

倘若我们要知道耶稣,生平的正确事略,就非读马可不可了,因为这本福音是用最简单和最富有戏剧化的手笔去把耶稣刻画出来的。

(二)马可从来未忘记耶稣神圣的一面,他写这本福音书的第一句话就是信仰的宣告:‘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福音的起头。’马可把他对耶稣的信仰清清楚楚的写了出来。此后他亦不断描写出人们对耶稣的神圣力量,心里所产生的感受。马可写书的时候,时刻思想着人们对耶稣反映出的希奇和恐慌,‘众人很希奇他的教训’(一22)。‘众人都惊讶’(一27)。这些句子再三再四的在书中出现。而且不单止是当时普通批众听了耶稣的话而感觉到震惊;与耶稣过从甚密的门徒,也时常窃窃私议,充满着惊讶诧异的心情。‘他们就大大的惧怕,彼此说,这到底是谁,连风和海也听从他了’(四41)。‘他们心里十分惊奇。’(六51)‘门徒都希奇祂的话’(十2426)。

耶稣在马可的心中,不单止是众人当中的一个人;祂实在是众人当中的神,因此祂的言行使人惊讶而不知所措。

(三)同时,没有任何一本福音书能像马可把耶稣的人性完全刻画出来。甚至后来的福音书作者认为马可在某些地方描写耶稣太过人性化而把这些字句稍为删改。譬如马可认为耶稣是一个木匠(六3),但马太则不敢以村民的粗鲁职业加诸耶稣身上,而称祂是‘木匠的儿子’(太十三55)。又譬如马可描写耶稣受试探时,‘圣灵把耶稣催到旷野去’(一12)。马太和路加则不喜欢用这个‘催’字,于是改用此较温和的语调‘引’去表达出来(太四1;路四1)。从来没有人能像马可把耶稣的情感完全揭露出来,诸如:‘望天叹息;心理深深的叹息’(七34;八12)。‘耶稣就怜悯他们’(六34)。‘他也诧异他们不信’(六6)。此外马可又记载耶稣发出正义感的怒气(三5;八33;十14)。只有马可一本福音描写耶稣用眼望着那位年青的财主,‘就爱他’(十21)。同时祂也和普通一般人感觉饥饿(十一12);也会感觉疲倦而需要歇息(六31)。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马可告诉我们,耶稣的生活与我们一样,充满着人性的情感,因此和我们十分接近。

(四)马可另外一个最大的特征,就是在整段的描述当中,时常加上一些生动的实情细节,读来有如目击者照实报导出来的故事一样。马太和马可都同样记载耶稣带领一个小孩子,放在他们中间。马太的叙述是:‘耶稣便叫一个小孩子来,使他站在他们当中。’马可的记述则另加上一句:‘又抱起他来’,更能表达出当时的情景。又当耶稣责骂门徒不让小孩子到祂的面前,只有马可接着说:‘于是,抱着小孩子,给他们按手,为他们祝福’(可十13-16,参阅太十九13-15;路十八15-17)。这些生动的细节能够显露出耶稣的温柔和体贴。当马可描写给五千人吃饱的故事时,只有他加述一句‘众人一排一排的坐下,有一百一排的,有五十一排的’(六40)。这样的描写,看来有点像园中的植物,排列在眼前,使人读来有一种新鲜的感觉。此外,当耶稣带领门徒最后一次上耶路撒冷时,只有马可加插一句:‘耶稣单独走在他们的前头’(十32,参阅太廿17;路十八31),把当时耶稣那种孤单情景展露出来。马可叙述耶稣平静风浪的故事时,只有他一人加上一小节,耶稣在船尾上:‘枕着枕头’睡觉,这些细小情节,顿然使耶稣活现在我们的眼前。这是其它福音书所缺少的。

这些细微的点缀情节,可以说是彼得目击当时发生的实情,而马可在回忆复述这些目击事实时,能够忠实地把事实记述出来。

(五)马可的写实主义及其简炼的文体,可以在希腊文中完全表露出来。

(甲)他写的文体是未经任何润饰和加工整理的。马可所讲的故事有些像小孩子的口语相似,经常用“和”字连接一大串句子。在希腊文圣经的第三章里面,一共享了三十四个单句,都是用‘和’字连接起来,而每一句都只有一个‘动词’,好像是一个小孩子很渴望把要说的话尽快的讲出来。

(乙)马可很喜欢用‘立即’和‘实时’这些词主描写当时的事情,在全书中,竟用了三十次之多。有些人讲故事,有如军队向前大步迈进,欲罢不能;马可焦急的心情实有过之而无不及,他想把整个新鲜动听的故事一口气讲出来,使别人和他自己有完全相同的感受。

(丙)他很喜欢用现在动词去描写过去的历史,使人读起来,好像把旧时发生的事件,再一次重现在眼前。这些‘历史性现在式动词’只能参考希腊文的圣经然后可以体会得到的。例如:当耶稣听见就对他门徒说(现在动词):‘康健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二17)其它的例子可以参考十一1-2和十四43。马可爱用这些现在动词式去描写过去的事情,足以表明他对整个故事都有一个很新鲜和真实的感觉。

(丁)他很喜欢在原句中保持耶稣当日所讲的亚兰语(Aramic words)耶稣拉着孩子的手,对他说:“大利大古米Talitha Cumi”(五41)。耶稣对那耳聋舌结的人说:‘以法大Ephphatha’(七34)。当供奉的“各耳板Corban”(七11)。祂在花园,祷告时说:‘阿爸abba’(十四36)。祂在十架上说:‘以罗伊,以罗伊,拉马撒巴各大尼Eloi, Eloi, Lama Sabachthani?’(十五34)。

这就是彼得亲耳听闻耶稣所讲的字句,而俟后又能把这些记忆犹新的声音,传给马可。马可的记录就是昔日耶稣所讲的话啊!

{\Section:TopicID=109}一本必需要有的福音

我们可以说马可是一本必需要有的福音,这样的说法一点也不过份。当我们读这本最早期写成的福音书时,犹如听见彼得向我们讲道似的,我们就必须好好的珍惜和研读它。──《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