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马可福音第十三章

 

末日来临的事

每一个现代读者看马可福音第十三章时,必会觉得它是新约中最难明白的经文之一,因为它是充满着犹太人的色彩的。从首至终,它的内容都是以犹太人的历史和思想作骨干;但是耶稣所讲出来的图画言语和分类的描写,都是当时犹太人所熟悉的,可是我们听起来,却不容易立刻领会。虽然如此,我们却不可以就此而放弃这章经文,因为它告诉我们关于耶稣再降临的事实。耶稣再降临的教义,对我们引起许多困难的地方。有些人则采取毫不理会的态度;有些人则过于关心,以为这就是基督教唯一的教义信仰。我们希望藉着小心研究这章经文的内容得到一个稳健而正确的观点来接受耶稣再降临的教义。

首先我们要看清楚这章书的犹太人背景;然后分析这章书内容中的不同因素;分段研究它的内容。最后才简略抽出它的永痧u理。

{\Section:TopicID=218}主的日子

读这章经文时,我们必须全神贯注于一件事,就是犹太人绝不怀疑他们是神的选民;他们深信到了一个时候,他们便以选民应得的身份和权利,治理大地;他们已经放弃了用人的力量去建立这个日子,而是盼望神突然进入这个世界,替他们赢得这个权利,于是神干预人类历史的一天使称为主的日子了。在这日子之前,也必须出现一段惶恐惊慌的日子,全世界都会震动起来,并且审判亦同时施行。但随即更看见新天新地,呈现出一个充满着荣耀的新时代。

从某一角度来看,这是一个不可击破的乐观态度,犹太人深信神必会进入人类的历史。但从另一角度来看,这又表现出它的脆弱悲观思想,因为它的基础是建立在一个认为整个世界都十分败坏的信仰,非把它弄毁了,然后才可以再造一个新世界。他们不寻找别的改造方法,而坚持神把这个世界从新再造。

现在读我们从旧约的历史中,查考一下提及主的日子的记载。阿摩司书五章十六至廿节中说过:

‘在一切宽阔处必有哀号的声音;在各街巿上必有人说,哀哉,哀哉。又必叫农夫来哭号;叫善唱哀歌的来举哀,在各葡萄园,必有哀号的声音;因为我必从你中间经过,这是耶和华说的,想望主(耶和华)的日子来到的,有祸了,你们为何想望主的日子呢?那日……不是黑暗没有光明么?不是幽暗毫无光辉么?’

先知以赛亚也描写过一段这样可怕的文字(赛十三6-16):

‘你们要哀号,因为主(耶和华)的日子临近了;这日来到,好像毁灭从全能者来到,……主的日子临到,必有残忍、忿恨、烈怒,使这地荒凉,从其中灭绝罪人。天上的众星批宿,都不发光,日头一出,就变黑暗,月亮也不放光……我……必使天震动,使地摇撼,离其本位。’

先知约珥在第二和第三章也分别叙述过主的日子来临:

‘因为主的日子将到……那日是黑暗幽冥、密云,乌黑的日子……我要显出奇事,有血、有火、有烟柱,日头要变为黑暗,月亮要变为血,这都在主大而可畏的日子未到以前。’

类似这些恐怖的描写,引述‘主的日子’充满着毁坏和哀号的情况,是十分多的,那日子是突然而来的,而整个世界便在动荡中消失。自然界的一切都被剪除,而届时神以审判者出现。

在新旧约之间有一段时候,犹太人完全失去他们的自由,而那时他们所盼望‘主的日子’,便更加迫切,人人都希望它快将出现。于是,大量宗教文学书籍涌现出来,而这点耶稣也是知道的。这些文学书籍称为启示文学(Apocalypses)──它的希腊文(Apokalupsis)意思是揭露出来,它们的内容堆满了主的日子来临时,和前一段的日子所发生的事情,都是以异象和梦境启示出来。它们以旧约的幻想为基础,再加以一些新数据而成书的。我们必须再提示一次,它们完全是梦境和异象,而不是科学,是梦境,而不是历史。故此我们不可视它们为将来的南针地图或真正会发生的时间表,而计算那日子的来临。

在这一章经文中,每一细节都可以从旧约或新旧约之间出现的启示文学中找到类同的数据记载。耶稣的词句当然是取材于启示文学中的,祂用这些词句、想象和启示文学的数据,使听众明白祂所教训的事情。但是祂知道,而且听的人也知道,这只不过是图画式的说话。因为从来没有人、洞悉当神进入人类的历史时,将会有些什么事情发生的。

{\Section:TopicID=219}不同的思想线索

在这章经文中,搀杂有几种不同内容的资料,写福音书的人是有他们自己的一套方法,整理耶稣不同的教训,按着题目而归纳写出来。现在马可在这章经文中的题目是‘耶稣讲述关于将来的事。’任何人把这章书快读一遍时,即发觉它的范围虽然是指将来而说,但内容则参差不齐,换句话说,它们所讲的不是一件事,而是包括有五个不同的分题在内的。

(一)预言耶路撒冷的毁灭。它的范围包括一节、二节和十四至二十节。耶稣预知圣城的浩劫,而后来这件事果真实现了。到了主后七十年,耶路撒冷被攻陷,圣殿破坏不堪而恐怖的事也随之而发生。

(二)警告迫害的来临。这是记载在九至十三节中。耶稣警告祂的跟随者,将来会遭遇到使人痛心和残忍的迫害经验,而预早提醒他们。

(三)警告他们在末日时的危险。这点分别在三至六节;二十一至二十二节叙述出来。耶稣知道将来有人起来歪曲和蹂躏基督教的信仰。这是顺其自然而出现的,因为人常爱听从自己骄傲的心志而不愿听闻神的声音,耶稣既然知道将来会有类此的异端邪说和讹诈的事出现,于是趁早讲给他们听,希望保护他们。

(四)警告关于祂第二次复临的事。而这些话的语气则与主的日子的描写,同声相应的,我们可以在七至八节,二十四至二十七节里面找出来。‘主的日子’与‘第二次复临’的描写景象,互相混在一起,而很难分辨出来。这是常常见到的,因为的确没有人知道当这两件事发生时,真正的情景是怎样的。我们所见的描写是用梦境和异象写出来的。耶稣描写祂第二次复临的时候,是引用以往先知和启示文学所写关于主的日子的景象作根据的。所以不须照着字面意义去解释,它们只是一个印象式的叙述,如同旧约时先知们所见的异象一般。它们的目的是告诉人当这些事情发生时,所得的印象是什么,而不是一幅真实发生的图画。

(五)警告人们必须警醒留心。这个分题是记载在二十八至三十七节。倘若人们已经处于永琤糽R的影子当中;倘若人们经常可能遇到神突如其来的干预;倘若人们在生活中,随时会遇到基督复临的经验与体验这个完满的日子,已近在眉睫;倘若这个时刻和季节,除了神之外,完全没有人会预知的话,那么,我们每一个人都必须加倍留心,随时准备祂降临。

所以我们读过这章书时,紧记着每一个分题的描写,都是用以前旧约和启示文学,描写主的日子的画像和言语表达出来的。

为了这点,我们不是跟随原有的章节去研究,而是用以上的分题去细心分析。

圣城的浩劫(十三1-2

耶稣预言耶路撒冷城必难逃浩劫。希律王所建的圣殿可以算是世界建筑奇景之一。它的建筑年份始于公元前二十至十九年间,到了耶稣的时代,还未正式建好。整座建筑物是耸立在摩利亚山丘之上(Mount Moriah)。它并不是削平山坡而建筑的;而是在山丘高处坚立巨大无比的石墙,围着四周而形成一个广阔平台,而平台则由坚固的桥墩支撑着的。史家约瑟夫告诉我们,这个圣殿有些石块长四十呎高十二呎和阔十八呎的,那些来自加利利的门徒见了这些巨大的石块,自然感叹称奇!

圣殿最雄伟的入口自然是西南角的一端了。这里的位置介乎圣殿山丘与城之间,一直伸展至泰劳波昂(Tyopoeon Valley)山谷,从圣殿架起一座奇伟的桥梁与山谷连接起来,桥的圆拱长四十一呎半,建造桥拱的石块竟长达二十四呎。泰劳波昂山谷是在城脚下二百二十五呎,故此桥梁跨过的阔度,共三百五十四呎,而桥的本身,亦有五十呎阔。这座桥是由圣殿的‘皇家回廊’(Royal Porch)直伸展出来的。这个回廊有双排哥林多式圆柱竖立,高三十七呎半,而每一条圆柱都是由原块大理石塑造出来的。

至于圣殿本身的建筑物,约瑟夫也有这样的描述:“圣殿的正面外表是十分华丽而夺目的,而每个人都会被它的外形所吸引住的,因为圣殿的外表都是盖上重厚的金片。当太阳从东方升起照在金片上面,反射出来的光芒,一如阳光本身,人眼几乎不可正视。陌生者从遥远处望过去,整座圣殿仿如一个被白雪所遮盖的山头;因为除了金片之外,整座建筑物都是雪白色的。这些白色的石块有些长约四十五腕呎,高五腕呎,阔六腕呎(一腕呎是十八吋长。)

这些奇伟的景象当然把门徒吸引住。这座圣殿似乎是人类艺术和创造的最高结晶了,它的外貌和坚固程度看来是永远耸立而不动的。但是耶稣当日进城时,竟然讲了一句令人咋舌的话,祂预言这些圣殿石头将不会复存在这里,而不到五十年之后,祂的话竟然应验了。造成犹太人圣城浩劫的大灾祸。

‘人的傲气和地上的荣耀,

刀剑和冠冕,误导人的信靠;

人虽然小心辛劳去建设,

高台和圣殿也会化为灰烬。

但是神的权能,

无论在什么时候,

都可以作我的圣殿和高台。’

圣城的苦难(十三14-20

耶稣的预言包括一些恐怖的景象,圣城被围困和攻陷。祂警告人们当首次征兆出现时,就必须急忙逃跑,不再回头执拾细软,可是当事情发生时,他们刚好与耶稣的话相反,大堆人批拥进圣城,于是死伤惨重,使人不忍目睹。

‘那行毁坏可憎的’这句话的出处是在但以理书(但九27;十一31;十二11),希伯来原文的直译是:‘污秽的东西,使人生厌’。这句话当然是与叙利亚王安提阿哥(Antiocheius)有关,以前我们已经介绍过,他如何醉心于希腊文化,并希望把希腊的生活去取代犹太人的宗教,于是产生血腥的迫害事件。他在圣殿大祭坛上,放置猪肉,使用圣殿院庭作妓院,尽其想象中可以做出的污秽行为;而在那圣所上面,放置希腊的太阳神像,并命令犹太人向它跪拜。在犹太人的马加比一书(一54)里说:‘基思留月的十五日,一百四十五年,他们在祭坛上造了一个行毁坏可憎之物,又在犹太四方的各城设立邱坛。’而‘行毁坏可憎之物’就是指安提阿哥的行为,把邪教的偶像引进圣殿;使圣殿受玷污而今人憎恶的。耶稣预言将来同样的事亦会发生。后来在公元四十年左右,当加利古拉(Caligula)作罗马皇时,圣殿几乎遭受到玷污。他是一个狂妄的人,患上癫痫症,而坚持自己是个神,当他听见耶路撒冷圣殿内没有设神像时,他计划把自己的像放进里面,他的谋士尽力劝阻他,因为此举必会引起流血内战,这位狂妄的皇帝当然是十分顽固的,不肯听谋士的谏阻,后来庆幸在公元四十一年间,他便与世长辞了,否则他必会实行玷污犹太人的圣殿的。

耶稣讲‘行毁坏可憎之物’是指什么呢?人们所等待的不单止是一个弥赛亚,而希望看见一个强大力量出现,这个力量就是那恶魔的化身,聚集一切邪恶的力量来攻击神。保罗称这力量为‘无法无天的人’(帖后二3现代本作‘不法者’,新译本作‘不法的人’,本注释译者似胜一筹。编者注Man of Lawlessness,和合本未译出)。启示录作者约翰则称这力量为‘罗马政府’(启十七章)。耶稣说:‘那一天,不久到来的时候,你会看见那恶者的化身站立起来,存心要毁坏神子民和圣所。’耶稣用了以往惯常的句子,形容将来要发生的可怕的事情。

果然到了公元之后七十年间,由罗马大将军提多(Titus)所领导的大军,后来他便成为罗马皇帝,重重围困耶路撒冷,当时发生的残酷情形,实在是历史上所罕见的。犹太人从郊区四处奔跑进城来;提多苦思而无良策,于是只有让他们抵受饥饿而投降。更加使人困扰的便是城中的难民还分界限和党派,在内外夹攻之下,整个圣城在分裂怒号的气氛当中毁灭了。

史家约瑟夫在犹太人之战争第五卷中,对这次残酷事件有详尽的描写。总共有九万七千多犹太人被捉拿;一百一十万犹太人因为饥饿和被刀剑刺死而灭亡。‘当饿荒传遍全城时,全家人被吞噬的真是数之不尽,屋顶楼房间堆满了饥饿垂死的妇女和儿童。街道则堆塞老年人的死尸。年青人和儿童则在街市,如同影儿般游荡着,他们都因为饥饿而身体肿胀,随时在街上倒毙下来;收拾和埋葬尸体的好心人士自己也朝不保夕,许多人,在那临终前的一刻,进入预备好的棺材,而在这样悲惨的气氛下,人们再也无力发出举哀之声。人因饥饿而失去常性,整个城市呈现一片死寂,被死亡的黑幕紧罩着。’

在这些黯淡的日子中,盗尸抢掠饰物的事随时出现。哟瑟夫再讲述当时城中片草不存,‘人们走到粪坑和牛只畜牲的粪堆找食物,以前不忍目睹的东西,现在则拿出来充饥。’有些人把皮革做的鞋放进口里吃,还有一个故事叙述一个妇人杀死自己的儿子,煎熟了来吃,还把剩余的肉分给求乞的邻舍。

耶稣的预言,讲及圣城耶路撒冷的悲惨浩劫,结果十足的实现了。那些奔跑进入城中,以策安全的人,成千上万的遭遇灭亡,而只有那些听从祂的话,逃到山上去的,才可以保存自己的生命。

艰苦的路(十三9-13

耶稣现在向他们警告,将来必有迫害的事件出现;祂使门徒预先知道,他们所拣选的是一条艰苦的路。没有人能否认,他们预先已知道,替基督服务的条件是什么了。

交给公会和在会堂受鞭打的情形是指犹太人的迫害而说的。犹太人在耶路撒冷没有一个大公会,也就是他们的最高宗教法庭,但在每一个市镇,都没有本地公会,一切认为异端的人都须接受它们的审讯,而当定罪时,则在会堂公开受鞭打。‘诸侯与君王’则指接受罗马法庭的审判,诸如后来保罗面对腓力斯、非斯都和亚基帕的审讯。

后来基督徒面对这些审讯时,不但不气馁,而且藉此而壮胆起来,后来我们看见殉道者在官府面前受审时,他们虽然是无知和并没有受过高深学识的人,但所得的印象,往往是法官反受到他们的盘问,而他们却能理直气壮提出理由去坚持自己的信仰。基督教的信仰使人充满敬畏神的心,信徒从不会在官府面前沮丧和气馁的。

在这些迫害事件中,有些时候出卖自己的,往往是自己的家人。告密者(delator)在早期的罗马帝国中,是受人咒诅的。但是有些人为了讨好官府权势,而出卖自己的亲友,亦在所不计,这个打击对受害者而言,实在是十分沉痛的。

在德国希特拉时代,有一个人为了坚持自由而被捉拿。他忍受狱中的酷刑,并以大无畏的精神,度过了一切苦难,不发一句怨言。到了最后,仍然可以保持不屈不挠的精神而被释放了。但后来他竟然自杀而结束了生命。许多人都感觉得奇怪。但是知道内幕真相的人却明白──原来当他出狱后,发现告密的人便是自己的儿子;敌人出尽千方百计,施以酷刑也不能折磨他,但亲生儿子竟然出卖自己,这点却不容易抵受啊!

在这些最后的恐怖日子中,经常发现家庭成员彼此间的仇恨敌视。‘朋友之间突然起来互相攻击’(以斯拉四书五9);‘他们彼此仇恨,煽动对方撕打起来。’(巴录二书Baruch七十章三节)。‘他们互相攻击,年青人和老年人,卑贱的和在高位的,贫穷的和富有的,行乞的和贵为皇子的,彼此打矷C’(禧年书Jubilees廿三章十九节);‘孩童起来羞辱老年人;而老年人则起来诋毁孩子们。’(密示拿经苏德书The Mishnah, Sotah九章十六节)。‘儿子藐视父亲,女儿抗拒母亲,媳妇抗拒婆婆,人的仇敌,就是自己家里的人。’(弥七6)。

当人伦丧失,个人的忠诚灭绝,而人的爱心没有寄托时,这样的生活,犹如处身于地狱之中。

当时出现的事实就是基督徒受到别人的仇恨。塔西图(Tacitus)描写基督教是一个被人咒诅的迷信宗教。绥屯纽则称基督教为一个新兴和邪恶的迷信。这些指责的最大理由,就是人因信奉基督教而导致家庭关系恶化;信徒高举爱基督多过自己的父母、兄弟姊妹和儿女的口号。尤有进者,信徒经常受别人所诽谤,其中主动怂恿的当然是那些嫉忌的犹太人了。在那些诬告中,最利害的指责便是‘吃人肉’,因为在圣餐仪式礼文中,清楚记述他们吃基督的身体,和饮基督的血,而他们便把这些话当作铁一般的事实。

在这一切惨痛的迫害中,人若坚持忍受到底,便必然得救。生命并不是一场短跑的冲刺竞赛;而是一个马拉松式的长途赛跑。桀弗利博士讲述一个名人,拒绝别人在他生时替他写传记。这位名人说:‘我亲眼看见许多人,在生命的路程,走到最后的一个圈时,才跌倒下来。’真的生命若非到了终结时,往往都会有机会招致无数重大的打击。本仁约翰在自己的梦里,看在天堂的门栏外,设有一条小径,是通到地狱受苦之所的。唯有人能忍耐到底才可以得救啊!

末日来到的危险(十三3-621-23

耶稣深知当末日来临之前,必有异端邪说出现;而教会在不久之后,果然,面临这些困扰,异端兴起的最大原因有三。

(一)自己确立教义以方便自己的立论。人的思维可以作任何妄想而且漫无边际的。诗人有一句名言:‘愚顽人心里说,“没有神。”’诗人所指的愚顽人,并不是没有知识的蠢材,而是一个道德上的愚顽人,他说没有神,因为在他的生活中,若少了神时,自己便可以随意妄为。所以在他的信条中,这个宇宙若果没有神去看管的话,他便逍遥自在了。

在一切的异端中,最普遍的便是‘对抗法规主义’(antinomianism),他们反对一切法律的规限,而在某一限度来说,他们是对的;他们继续,除了恩典之外,别的事不需存在了──而这点说来亦有些道理的。他们再引述保罗在罗马书六章的话,而申辩下去:‘神的恩典足够我们用,并可以包容一切罪恶,神的恩典可以饶恕罪恶;那么神的恩典便是世界上最伟大和最奇妙的东西。我们可以在心里萌芽罪恶;当我们犯罪愈多,神在人心中作工的机会则愈多,而神的恩典便加倍降临,所以犯罪是取得神恩典的最好机会。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便可胡作妄为。’他们把神的恩典曲解,以迎合他们的立论。

同样有些人以为生活上首要的事情,便是关心自己的灵魂,而身体则不甚重视;于是照着这个理论,人可以让身体干什么事情都可以,结果便放纵情欲,这也是一种可怕的异端。

我们每人都可能把基督教的真理曲解,以迎合自己的偏见,这就是一个最普遍的异端。有些时候,我们也会自忖道:地狱和主的第二次复临教义使人听来十分困扰,我们可否放弃它们而不谈呢?今天没有人再接受这些理论原本简陋的解释,但我们决不可以因为它们不迎自己的想法,而把他们撇弃的。

(二)异端兴起因为人类欢喜坚持真理的一端而作过份渲染。此方来说,人对神的性格认识,不可过份只提单方面而不顾其它的描写。我们若强调了神的神圣,于是我们便很难和祂有亲密的交往了,于是神便成为一个站在遥远另一端的神。我们若强调神的公义,于是生活便会惶恐终日,只有存着一个惧怕的心,于是宗教使成为一个可怕的桎梏。若我们只强调神的爱,宗教便是一条写意、而富有情感的途径,只是一个意识上的规范而已。但是除了路加十五章之外,新约还有许多宝贵的教义和训示,指示我们的宗教生活的。

基督教的信仰往往是存着一个互相比对的概念:神是爱,然而也是公义;人是自由的,但是却受神所管制;人是在时间中的受造物,但也是永时间中的神子民。哲斯脱敦说过,纯正的思想,犹如一个人在一把开了两个锋利的口的剑脊上行走,锋利的口如同无底深坑,人若偶一不慎,或偏左或偏右,都会招致惨剧出现的。犹如希腊人的思想坚持,我们必须用整体的观点主看生活,让它摆稳而不动摇。

(三)异端的兴起往往是希望把宗教改头换面,企图吸引信众。于是把严厉的道德要求和指责人心的话除掉,把庄严的教义冲淡。但是我们的职责不是改换基督教的思想去迎合人心,而是改变人心去信奉基督教。

(四)当信众坚持信徒团契分离时,便会产生异端。当人独自思想时,很容易会走火入魔,而与大众的思想脱节的,我们必须承认教会应该有她的传统,而教会也须负起保·真理的使命。若果有人坚持要脱离教会而独自去创新时,我们可以说他自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了。罗马天主教有一个习惯的信仰,指出人不可以称神为父,除非他同时接受教会是他的母亲──一这个原则是有它的真理存在的。

(五)人若尝试完全用智慧去理解信仰时,则会产生异端。我们企图要明白真理,但它的负荷是十分重的。这是一个相对的论调──我们是‘有限’的,而神是‘无限’的,我们决不能够完全明白神。人若说他可以把真理信仰用整齐的句式尽录出来,并且又把它们用逻辑的方法去逐点证明,如同证明几何定理一样,这是一个矛盾的说法。哲斯脱敦说过:‘只有一个傻瓜才企图把天上的事完全挤进在自己的头脑面,因为他这样做,只把头脑弄爆而已。聪明的人把自己的头放进天上去,已经感到满足了。’我们虽然觉得智慧是一件十分有用的工具,但不要忘记,在至深之处,一定有一个永隐秘的地方,而我们只能对它崇拜、景仰和肃立敬畏而已。

‘倘若这些事物我可以明白时,

我怎能再敬畏和赞美它呢?’

圣教父特土良说过:“因为我不可能明白这些事物,所以才相信啊!”

祂再降临(十三7824-27

‘在那些日子,那灾难以后,日头要变黑了,月亮也不放光,众星要从天上坠落,天势都要震动。那时,他们要看见人子有大能力、大荣耀,鴐云降临。他要差遣天使,把他的选民,从四方,从地极直到天追,都招聚了来。’

耶稣在这里肯定的讲述祂再降临的事,但有一点是十分重要的──祂用三幅景象来表达出这个意思,而这一切景象与主的日子的描述是息息相关的。

(一)在主的日子之前必有战祸。以斯拉四书宣告,当主的日子未降临之前:

‘你在世上看见地震,

人民扰乱,

国民谋算,

领袖踌躇,

君王惊慌’。(九章三节)

在同一书卷中,另外亦有一段描述:

‘那些在地上居住的人,必大大的惊慌。他们要谋算彼此争战,城与城争战,地方与地方争战,人民与人民争战,国与国争战。’(十三章三十至卅一节)

在神巫圣谕(Sibylline Oracles)中,对将来的事情也有一段预告:

‘王兴起来虏获别王并占领其土地;民族也兴起来,蹂躏别族;统治者逃到异地;地方的统治者易手后,则任由野蛮的人造来占领,打击希拉(Hellas)全地,把地上一切的肥美和贵重的东西都劫掠一空;人与人之间互相打竻击’。(三633-647

巴录二书亦有同样的意思表达出来。在廿七章五至十三节中,扼要列出十二件,会在这个新时代之前出现的事:

‘首先是动乱;第二是杀害伟大的人物;第三是死亡人数增加;第四是刀剑乱飞;第五是干旱而饥荒;第六是地震而至全地惊慌;第七(原文在这里空白了)……第八是幽灵鬼魅聚集攻击邪灵;第九是火从天降;第十是抢掠和侵占;第十一是人心险恶和不贞洁;第十二是看见以上的事全部呈露而成一个大混乱的局面。’

‘地面上的居民,受了激动而起来互相打矷C’(四十八章卅二节)

‘他们并且互相仇恨,

挑拨大家打矷C’

………………

‘那些赢得打穻荌k命的人,也会遭遇地震而死亡,

逃过地震不死的人,也会被火烧死;

逃过大火灾祸的人也会因饥荒而灭绝。’

这里很显明的指出来,耶稣讲述的战祸和谣传有战祸的情形,都是借用了犹太人幻想将来的图画而描述的。

(二)在主的日子之前,天地日月都是一片黑暗。在旧约经文中也有不少类此的描述(摩八9;珥二10;三15;结卅三48;赛十三10;卅四4);而且耶稣当时的流行文学也充满着这类的记述的。

‘那时突然之间,在黑夜里,阳光普照;

而月亮的光辉也在日间射出来。

………………………

‘天上将逝的星宿,将会大大的起了变化。’(以斯拉四书五4-7

巴录二书卅二章一节描写:‘到了这时,那位大能者将摇动整个世界。’;神巫圣谕(三706-806)讲述:‘那时,满天星斗的太空出现了刀剑,深夜直至天明,不停的移动着,到了中午,天空的太阳突然失去了光芒,只见月亮的光辉照射出来;岩石中流出血水来,而呈现一个凶兆。’摩西升天记

Assumption of Moses)也预言,那时:

‘太阳的角芒被拆毁,他一切都转进黑暗里,

月亮失去它的光辉,完全变成血色;

星宿的圈环也大受干扰。’(十5

在这里,我们又看见耶稣借用当时每人都熟识的言语引起这些将来会发生的事情。

(三)另外的一幅景象就是犹太人从地上的四方聚集在一起,归回巴勒斯坦。旧约的记述也有许多类此的描写的(赛廿七13三十五810;弥七12;五十6-11)。而当时的犹太流行文学,亦可以看见这样的信息的:

‘锡安的号角大大的吹响,呼召神的圣者,

在耶路撒冷的人当然听闻那报喜讯的人的叫声,

神已亲临以色列,对他们大发怜悯,

耶路撒冷啊!站在高地,看看你的孩子们,

他们从东从西聚集在主的面前。’

(所罗门诗篇Psalms of Solomon十一章一至三节)

‘主神,因着亚伯拉罕,以撒和雌名的信心,和藉赖祂的温柔者恩慈,将会把你们聚集在一起。’

(亚设遗训The Testament of Asher七章三至七节)

当我们读到耶稣这些以图画式的词句,表达祂的第二次复临的时候,我们必须紧记一点,祂并没有把永生的蓝图,和将来出现的时间表,清楚刻画出来;祂只不过是用当时每一个犹太人都能够听懂的言词也是在耶稣之前数世纪所说过的话,表达出这个意思出来。

但值得一题的,便是祂所说的话,后来在许多地方都应验了。耶稣预言将来的战祸,而事实上那驻守伊朗东北的帕提亚人(Parthians)已准备挥军侵占罗马的边境了;祂预言地震的事情,而不久之后在四十年内,罗马亦先后遇到两次极大的天灾,分别在老底嘉(Laodicaea)有地震和维苏威火山爆发,掩盖了庞培城(Pompeii);祂预言饥荒,而在罗马革老丢(Claudius)年间,果然有一次大饥荒出现。当这些征兆从各方面凑聚一起时,似乎那末日的来临已不远矣,而历史家塔西图开始描写他的历史时,曾作此评述:‘当时每件发生的事故,都证实了天上诸神不断的在搜索着,不是想挽救人类,而是向罗马帝国施行报复。’

但在这一段预告中,有一点我们必须时刻记着的,耶稣说自己必会再降临。虽然我们可以摒弃任何描写的画像,但将要到来的事实,却不容我们忘记的。

必须警醒守望(十三28-37

在这段经文中,我们必须注意两件特殊的事。

(一)有些时候,人会说耶稣所讲的事情以为会在当代发生的,这样的想法是错误的。但耶稣却说对了,因为这句话并不是指祂的第二次复临而说的;因为祂在第二句话中,立刻指出来,至于那日子,祂自己也是不晓得的。所以祂所讲要发生的事情,是指圣殿被毁而不是祂的第二次复临,这件事果真在公元后七十年间应验了。

(二)耶稣直认祂不知道第二次复临的日子和时刻。有些事情,祂情愿放在神的手中而从不过问的。那么我们为何要如此辛苦,计算出那日子和时间呢?又希望知道祂在什么时候复临呢?耶稣甘愿不知的事情,而人偏想找寻它的答案,这岂不是近乎亵渎吗?因此我们必须效法主,情愿不知道,也不须查问下去了。

(三)耶稣最后以一个实际的提示作总结。我们犹如仆人等候主人,知道他必定回来,但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出现。我们生活在永琲阴影之中,但却不需诚惶诚恐或废寝忘餐去等待这个日子来临;我们紧记每天做妥自己的工夫便足够了。我们既是忠心的仆人,过着敬虔的生活,那么,祂在什么时候到来,我们也不觉得是一回事了。如此,我们在每天的工作中,就必须谨慎自守,预备在任何的一刻,都可以坦然无惧面对面的迎接祂,于是整个生命犹似一段预备的日子,来和我们的王会面了。

我们犹记得在开始的时候,已经确定了这是一章十分难解的经文,但到了结束的时候,我们便发现它里面有永琲滲u理要告诉我们的。

(一)它告诉我们,只有属神的人,才可以看见历史的秘密。别人虽然看不出来,但耶稣却看见耶路撒冷将会遭遇到的命运。一个真诚的政治家也必须做一个属神的人;领导国家的人,必须先让神领导自己。唯有认识神的人,才有资格参与神的某种计划。

(二)在这章经文中,我们得到两个关于耶稣复临的教义的宝贵意见。

(甲)人若忘记或不理会这个教义时,则属自误,而置身于危险的境地了。

(乙)这些图画式的言语是耶稣当时人们所认识和明白的,但我们若用这些幻象去推测真实的情景,则废时失事,而且主耶稣自己也甘愿不知道。但有一点我们必须确信的,便是整个人类的历史必然朝着一个定向,走到指定的一个目的;而到了这个目的的时候,便是一切完满的实现了。

(三)它清楚告诉我们,在一切事情当中,人若忘记神,而把整个人生投身在地上的事上面,这是一件十分愚蠢的,因为聪明的人永远记着和装备自己,有一天到来的时候,他会被召与神会面的。人若在生活中紧记这点时,那么最后的日子并不是恐怖,而是充满着永琲熙乐了。──《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