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马可福音第十六章

 

去告诉彼得(十六1-8

人们根本没有时间去料理耶稣身后的‘尸体’。安息日随即开始,预备替耶稣尸体膏抹的妇女也只好留待安息日过后才动手。所以当安息日一旦完毕,她们便赶快来到耶稣的墓地,补做这件苦差工作了。

她们正在为一件事情而困扰。坟墓是没有门口的;书中所指的墓门其实是一个敞开口的地方。在坟墓的开口处有一个凹沟,连接一块巨大如车轮的圆形石块;她们知道以自己的气力,很难把这巨石移动开的。但当她们抵步时,基石已经辊开了。里面有一个报讯的人,传来一个令人不可置信的消息──耶稣已经从死里复活了。

有一点是十分肯定的──假若耶稣没有从死里复活!我们将永远没有办法再听闻祂。妇女们赶来的主要原因,是替耶稣的尸体身后的膏抹仪式;其它的门徒当时所持的态度,认为一切事情都以悲剧作终结。直到今天,证明基督复活的最好凭据,就是教会的存在。只有复活这件事实才能鼓舞一班失望气馁的男女,从新充满热烈的盼望,发出勇气的光彩。所以‘复活’才是基督教信仰的中心。因为我们相信复活,同样我们也要相信若干附带的事实。

(一)耶稣不止是书中一个人物,而是活的临在。我们若把耶稣视作一个历史性人物,这是不够的;我们虽然开始时,可能采取这个态度,但结束时,必须要和祂会面。

(二)耶稣不止是存在人的记忆中,祂根本是活着;而且和我们在一起。人的最亲切记念有时都会消逝变化。希腊人有一句关于描写时间的话──时间可以抹除一切事物。倘若耶稣没有与人同在的话,基督教的信仰早已随着时间而消失,为人所遗忘了。

‘充满着温暖,甜蜜和温柔;

祂时刻与人同在,作我们的帮助;

昔日橄榄山上作祷告的信心,如今仍然存在,

昔日在加利利行走的爱心,仍然永留人间。’

我们切记一事,人们只是讨论耶稣,实在得益不大,但能和祂相遇,则生活便会起变化。

(三)人若实践基督徒的生活,单是知道关于耶稣的事,仍然是不够的,他必须直接认识耶稣。知道关于某人和直接认识某人根本是两件不同的事。许多人都知道关于英女王依利莎伯或美国总统的事;但直接认识的人却不多。世界上最有学问的学者可能知道关于耶稣许多的事,但却比不上一个谦卑的信徒,他只直接认识耶稣而已。

(四)基督徒信仰的品质的生长是无穷尽的。它必须增长而不应静止的。我们的主是一位活的主,所以随时随地都有新的神迹奇事和新的真理,让我们去学习和发现。

在这段经文中有两个十分宝贵的字而别的福音书是没有记载的──去‘告诉祂的门徒和彼得’,是由那位在墓中的使者亲口讲了出来的,试想当彼得听闻这话后,他是多么的兴奋和欢欣!在此之前,他的心一直在难过和悔恨当中,对自己的不忠当然自咎不已,而现在突然听见从主而来,特别为他而传达的口讯,真是心情雀跃万分。这也是耶稣对人的特别手法,祂时刻照顾和安慰真心诚意悔改的人,并不是刻意责罚一个罪人,祂知道彼得做错了事,但也知道他能回心转意,为自己所作所为而懊悔。有人曾说过:‘耶稣对待人的方法,有一点是十分宝贵的,在我们失败之处,祂仍能信赖我们。’

教会的差遣使命(十六9-20

我们在绪论中已经说过,马可福音应该是在第八节结束的。我们现在细读这段经文可以看出它们与马可手笔所写的有很大的分别。尤要者,这段经文在许多古卷手钞本中,都没有记录的。它必定是后来才加上去的,目的是替马可可能还未写完的福音书作一个完满的结束。

在这段经文中,我们发觉它的最大兴趣,就是描写教会的职责是什么。写这段经文的人,深信耶稣曾托付教会若干重要的使命。

(一)教会须有宣讲福音的责任。所以教会,包括每一个信徒在内,常常切记把耶稣的消息,告诉那些从来未有机会听闻的人。而信徒的首要职责,便是替耶稣作先锋了。

(二)教会应有医治的责任。这个事实层出不穷的告诉我们,基督教所关心的是整个人的福利,包括身体和心灵在内。耶稣渴望使人的身体和人的灵魂得到完全的健康。

(三)教会必须作人类力量的源泉。我们不必照着这些文字上的表面意义去解释,硬要说一个基督徒有神奇的力量,举起毒蛇,或饮下毒药而不伤害自己的身体。但在这几句图画式的文字描写背后,却表达出基督徒的强烈信念,他有一种特别的力量,可以应付生活上的任何事情,而这种力量别人是没有的。

(四)教会不是孤单作战,而是与基督并肩而行。基督的同在、参与和带领,作了教会的元首。教会的主至今仍然与教会同在,祂仍然把大能赐给教会。

这样,马可福音便结束了,而至终的信息就是告诉信徒,他们的生活永远与一位曾被钉十字架,但却复活了的主连在一起。祂的同在,和掌管的力量永远支持信徒的生活。──《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