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马可福音第十二章

 

{\Section:TopicID=366}六.凶恶园户的比喻(一二112

  一二1 主耶稣拒绝回答犹太权威人士的质问,但祂并未说完祂的话。祂现在用比喻作答,对他们弃绝神儿子发出严厉的控告。栽葡萄园的人是指神自己;葡萄园是指当时被以色列占有的特权地位;篱笆\cs8是指摩西律法,把以色列人与外邦人分别,保存他们为主独特的民;园户就是指宗教领袖,如法利赛人、文士和长老。

  一二25 神三番四次差遣祂的仆人──先知──到以色列民那里,寻找交通、圣洁与爱。可是他们逼迫先知,有些先知更被他们所杀。

  一二68 最后,神差遣祂的爱子,他们理当尊敬祂。但他们却不尊敬祂,竟密谋对付祂,最后杀了祂。主预言自己的死,并揭发那些凶手。

  一二9 神要怎么办那些恶人呢?祂要除灭他们,把特权的地位转给别人。“别人”在这里指外邦人,或在末后日子悔改的以色列余民。

  一二1011 这事全面应验旧约圣经。例如诗篇一百一十八篇2223节,预言弥赛亚要在犹太人的建造计划上被犹太领袖所弃,他们没有给这块石头预留位置。但在祂死后,祂要从死里复活,得着神所赐超然的地位。在神的建造上,祂要作为房角的头块石头。

  一二12 犹太领袖们明白祂的意思,他们相信诗篇一百一十八篇论到弥赛亚。现在他们听见主耶稣把这段圣经用于自己身上,于是就想要捉拿祂,只是祂的时候还没有到,百姓会袒护耶稣。宗教领袖暂时离开祂走了。

{\Section:TopicID=367}七.归给该撒和归给神(一二1317

  第十二章记载法利赛人、希律党和撒都该人向主的攻击。这是充满问题的—章(参看910141516232426283537节)。

  一二1314 法利赛人和希律党的人本为死敌,现在因对救主有共同的憎恨而联成一线。他们拼命诱使祂说出可被他们用作把柄控告的话,故此他们问祂纳税给罗马政府可以不可以。

  犹太人鲜有欢喜外邦人统治的。法利赛人充满愤恨,希律党的人则采取较宽容的态度。若耶稣公然赞同向该撒纳税,就会叫许多犹太人疏远祂;若祂说话开罪该撒,他们便马上通知罗马当权者以叛国罪捉拿、审判祂。

  一二1516 耶稣吩咐人拿一个银钱给祂(祂显然身无分文)。银钱上刻有该撒提比留的像,提醒犹太人他们是被征服的臣民。他们为何落在如此光景?因为他们的不忠和罪孽。他们应当谦卑,承认他们使用的钱币刻有外邦独裁者的像。

  一二17 耶稣对他们说:“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神的物当归给神。”他们的失败不在第一句话,乃在第二句。他们虽不愿意,仍缴纳罗马课税,可是他们藐视神在他们生命上的要求。钱币上有该撒的像,当然属乎该撒。人有神的形象──神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创一2627),当然属乎神。

  信徒要顺服和支持所身处的政权,不应毁谤统治者,或试图推翻政权。他们应当纳税,并为掌权者祷告。若有政命要信徒违抗他们更要效忠的基督,他们就要拒绝,并准备接受刑罚。神的要求应放在首位。这些要求基督徒应当高举,还要常在世人面前维持美好的见证。

{\Section:TopicID=368}八.撒都该人与复活之谜(一二1827

  一二18 撒都该人是那时代的自由派或理性主义者,他们讥诮身体复活的思想。他们来找耶稣,说出一个荒谬的故事,目的是嘲笑这种思想。

  一二19 他们向耶稣指出,摩西律法给予以色列寡妇特别的规定。为了保存家族姓氏和家产,律法订明人苦死了,没有孩子,他兄弟就当娶那寡妇(申二五510)。

  一二2023 这里是个奇异的事例,有一个妇人先后嫁给兄弟七人,末后,那妇人也死了。他们似乎问得很聪明:“复活时,她是哪一个的妻子呢?”

  一二24 他们自以为精明,救主却指他们对提出复活的圣经,和使死人复活的神的大能一窍不通。

  一二25 首先,他们应知道嫁娶不会延续至天上。信徒在天上会彼此认识,也不会失去男女的分别,但他们也不娶、也不嫁。在这方面,他们像天上的使者一样。

  一二2627 主引导撒都该人回到摩西记述荆棘火的事件中(出三6),因为他们尊重摩西的书高于旧约各书卷。在那里,神自称为“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救主藉此说明神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

  怎么说呢?当神向摩西显现时,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不是已死了吗?对,他们的身体仍在希伯仑麦比拉的洞穴里。试问神又怎会是活人的神?论据似乎是这样:

  1.神向列祖应许赐予地和弥赛亚。

  2.这些应许在他们有生之年仍未实现。

  3.神在荆棘火里向摩西说话时,列祖的身体已在坟墓里。

  4.但神仍自称为活人的神。

  5.祂必须实现向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应许。

  6.故此,从我们对神性情的认识可见,复活有绝对需要。

  主最后对撒都该人说:“你们是大错了。”

{\Section:TopicID=369}九.最大的诫命(一二2834

  一二28 有一个文士听见主灵巧地回答批评者的问题,他受吸引来问祂诫命中最重要的是哪一条。这是一个诚实的问题,有时候,这是生命中最基要的问题。其实他在询问人存在的最重要目的,想要得到一个简洁的答案。

  一二29 耶稣先引述犹太人的信仰宣言《示马》(Shema),此宣言出自申命记六章4节:“以色列阿,你要听:耶和华我们神是独一的主。”

  一二30 祂接着归纳人对神的责任: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祂。神必须在人生命中得着至高的地位,其它的爱不能跟对神的爱相比。

  一二31 十诫的另一半教我们爱人如己。我们要爱神过于爱己,也要爱人如己。生命蒙数算,首先是关乎神,其次是关乎人;物质事情只字不提。神重要,人也不可忽视。

  一二3233 那文士完全同意,并说出值得表扬的话,清楚指出爱神和爱人,比祭祀好得多。他知道人能够参与宗教仪式,表现敬虔的外观,却没有内在、个人的圣洁。他明白到神关心的不独是人的外表,还有人的内心。

  一二34 耶稣听见这番不凡的话,便告诉那文士他离神的国不远了。神国的真子民不会以宗教外壳试图欺骗神、人或自己。他们晓得神察看内心,便就近祂求罪得洁净,并求得着能力,活出讨神喜悦的生活样式。

  此后,没有人敢再用诱导的问题问耶稣,或设圈套陷害祂。

{\Section:TopicID=370}十.大卫的子孙乃大卫之主(一二3537

  文士常教导人,说弥赛亚是大卫的嫡系后裔。说的虽不错,但并非全面的真理。主现在向殿里围绕祂的人,提出一个问题。在诗篇一百一十篇1节,大卫称要来的弥赛亚为他的主,怎会如此?弥赛亚怎会既是大卫的子孙,同时又是他的主?对我们来说,答案很清楚。弥赛亚是人,也是神。作为大卫子孙,祂是人;作为大卫的主,祂是神。

  众人都喜欢听祂。他们显然乐意接受这话,尽管未必完全明白。法利赛人和文士没有被提及,他们的静默是个恶兆。

{\Section:TopicID=371}十一.防备文士(一二3840

  一二3839 文士表面上颇敬虔,他们喜爱穿长衣游行。此举使他们与一般群众有所不同,给他们一个看似虔诚的外貌。他们喜爱人在公众场合以夸大的称呼,问他们的安。这满足他们的自我!他们渴望会堂里的高位,彷佛物质世界的地位跟敬虔有什么关系似的。他们不仅想要宗教上的显赫地位,还要在社会上与别不同。他们也喜欢筵席上的首座。

  一二40 他们的内心是贪婪、不真诚。他们侵吞寡妇的家产和生计,使自己更富有,还佯称这些金钱是为主的!他们吟诵很长的祷告──空泛夸大的话──只有字句,没有内容的祷告。简言之,他们喜爱突出(长衣),声望(问安)、显赫(高位)、财产(寡妇的房屋)、伪敬虔(很长的祷告)。

{\Section:TopicID=372}十二.寡妇的捐献(一二4144

  寡妇的捐献,与文士的贪婪成了强烈对比。文士侵夺寡妇的房屋,他却把一切养生的献给主。这事显出主的全知,祂观看财主把大笔的捐项投进殿库的钱箱里,洞悉他们的捐赀并不是牺牲,他们只拿出自己有余的。祂也知晓寡妇投进的两个小钱,是她养生的。祂宣告说,她投入库里的,比众人所投的总和更多。在金钱价值上看,她所献的微不足道;然而,主以我们的动机、财富和所余剩的,来衡量我们的捐献。对那些物质上缺乏、却渴望奉献的人来说,这是极大的激励。

  这叫我们惊异,我们往往能赞同那寡妇的行动,并同意救主的判语,却没有效法她的榜样!我们若真相信我们所自称相信的事,就必仿效她。她的捐献表明她确信一切都属乎主,祂配得着一切,也必须得着一切。今日许多基督徒会批评她不为将来打算,此举岂不显出她缺乏远见和智慧?人常会这样辩解。但这是信心生活──现在把一切投入神的工作上,将来信靠祂度日。祂岂没有应许供应那些先求祂的国、祂的义的人吗(太六33)?

  急进?革新?除非我们把基督的教训看为急进和革新,否则我们便错过祂所传的重点了。──《活石新约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