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马可福音第十二章

 

马可福音11:27-12:44

这一长段的经文可以浓缩成耶稣论那穷寡妇之奉献的那句话(可12:43)。这段经文所记的事件,发生在门徒们发现耶稣所咒诅的那棵无花果树连根都枯干了以后。这些事件马太记载的比较详尽。马太省略了有关圣殿银库的事。然而,现在我们却要先大略看看这些事件与发生在圣殿银库那件事的关系。

发生在银库的那件事之所以显得突出,是因为它在我们主服事期间那个最黑暗的时刻里,发出了明亮而美丽的光辉。在那个时候,人子是他们激烈反对的目标,而祂也运用祂的权威,严肃而可怕的弃绝那个不结果子的国家。这时只有一个贫穷而孤独的寡妇,还保持着对神坚强而活泼的信心。她和那些想要毁灭人子的人恰成一个鲜明的对比。

我们先要看看这个充满了敌意的黑暗背景,然后再观察那个无名的妇人,最后思想我们主对她的态度。我们思想的路线是:第一,人子和祂的敌人;第二,那个崇拜中的妇人;最后,人子和祂的朋友,就是那个妇人。

本段经文从头至屋可以看到人子在执行审判的工作。审判的结果有二,不是定罪和惩罚,就是称赞和奖赏。这要看人的心灵在这坚定不移的审判面前的态度而定。这里从开始到结束,从最初他们对祂的权柄发出挑战,到最后圣殿里的这一幕,我们存到我们的主以人子的身分坐在审判的位上,施行审判。

我们先看祂在祂仇敌中间的情形。本段经文的这些事件我们都很熟悉。为了对主有一个清晰的印象,我们要从整体来看这些事,因为这些事显明了祂最后几天在世上服事工作的情形。这一天,门徒发现那棵无花果树连根都枯干了以后,耶稣又回到城里,进入圣殿。仇敌们就对祂提出四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出于他们的不信,“你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给你这权柄的是谁呢?”第二个问题不怀好意,敌人故意设下圈套,要抓祂的把柄,“纳税给该撒可以不可以?”第三个问题出自骄傲的唯理主义,那些撒都该人制造了一个故事,提出一个残酷的问题,说,在复活的日子,谁是这妇人的丈夫?最后的问题是一个纯粹诡辩性的问题,那个律法师质问祂关于律法的相对价值。在这些问题中,我们看到耶稣不但没有陷入他们的圈套,没有被他们打击,反而是安静、平和、带着尊严的坐着施行审判,使反对祂的人哑口无言。最后圣经说,“从此以后,没有人敢再问衪什么。”整个过程以我们主的一个问题作结束,主的问题是斥责他们的假冒为善。

仇敌们的第一个问题是出于不信,是由那些在圣殿里拥有权威地位的人提出的。他们承认祂所作的事,但怀疑祂的权柄。他们知道祂作了非常奇妙的事。很可能他们的问题和前一天祂洁净圣殿的事有关。他们不得不承认,祂的举动不同寻常。他们不能理解,因为祂有神秘的力量,可以把那些兑换银钱的人赶走。至少在一段短期间内,祂把被污秽的圣殿洁净了。不过他们还是怀疑祂的权柄。我们的主对付他们的方法,可以从两方面来看。祂首先指出,因为他们没有诚诚实实的回答祂所问有关施洗约翰的问题,所以祂也不必回答他们。但接着祂还是回答了本来可以不答的问题。祂是用一个葡萄园的比喻来回答他们的问题。祂说到有一个主人一再派遣仆人前去收取葡萄园的果子,直到最后,派他的儿子亲身去了。讲完这比喻时,他们发现祂是在讲论到他们,是在描写他们国家的光景。所以这比喻正好回答了他们的问题:祂的权柄在于祂是神的儿子。

可能过了一会儿以后,耶路撒冷两个敌对政治党派的人联合起来质问祂。这两个党派就是法利赛人和希律党人。希律党当时主张,犹太国应顺服于罗马,因为希律是罗马所派任的分封王;而法利赛派则反对罗马人加在神百姓身上的轭。这两个党派一直都在互相斗争,现在却联合起来,心怀恶意质问耶稣。假如祂回答,可以纳税给该撒,那么祂就破坏了自己所宣称的弥赛亚身分。昨天祂才公开以弥赛亚的身分进城的,祂还特意吸引人注意祂的这个身分。假如祂说不可纳税给该撒,那么他们就可以叛国罪逮捕祂。请注意他们这个诡诈的问题,以及耶稣巧妙而真诚的回答。这回答也是人应该遵守的生命原则。耶稣说,“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神的物当归给神。”祂的答案等于定了对祂提出问题的这两个党派的罪。有先定那些反对罗马统治的人的罪,因为他们并没有把当归给神的归给神。因为他们将薄荷、茴香、芹菜献上十分之一,却忽略了人心灵中更重要的一面。另一方面,这答案也定了希律党人的罪,他们主张应该纳税给该撒,然而心里的深处却和希律同谋,预备背叛该撒。只要有机会,他们就会这样作。耶稣的回答使这两个党派都无言以对。

然后再隔一段时间,又有撒都该人用他们狂傲的唯理主义对祂提出一个问题。他们所编的例子内容很残酷,读他们的故事,很自然的令人感觉到一种不敬虔、轻浮。他们对于来生、复活、和属灵的生命之真实性存有很大的疑问。我们主的回答,首先扫除了他们所暗示的那些可能性。祂宣告,在天上人也不娶、也不嫁。然后立刻深入对付撒都该人心底的问题。他们否认人的不朽,不信复活,不承认灵的存在,也不相信有天使。祂提醒他们,在他们所研读的圣经里,神宣告自己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然后说,“神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这话彻底解决了他们的问题,并且向人保证,那些所爱的人虽然暂离,但他们仍然活着。撒都该人再也没话好说。

然后群众中有一个人看到耶稣回答得好,就来到祂面前提出自己的问题。诫命中那是第一要紧?他所问的不是要祂把某条诫命和另一条诫命作比较,而是请祂说明律法真正伟大的原则之所在。这是一个真实的问题,也是一个诚恳的问题。我们的主立刻回答,而是语气既不严厉,也没有责备。祂不从十诫,而从古代希伯来人律法中引述一句话,表明律法的中心原则,律法的真正价值和遵守律法的问题,“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要爱人如己。”这人被吸引住了,并且讶异。他承认这答案是绝对正确的。然后就在四围的敌视之中,耶稣对他说了一句温柔的话,“你离神的国不远了。”祂敌人所发的问题到此结束。

接着我们的主提出了一个问题,照我们所知,没有人回答祂的这个问题。祂的问题是他们对于祂所宣称的弥赛亚身分存有什么样的看法。祂说,“文士怎么说,基督是大卫的子孙呢?……大卫既自己称衪为主,衪怎么又是大卫的子孙呢?”这问题仍然存在,等候人们的回答,特别是对于祂身分还有疑问的人。只有两个可能的答案,就是大卫错了,耶稣只不过是我们众人中的一个;不然就得承认大卫这话是被圣灵感动而说的。按肉体讲,祂是大卫的后裔,按更深一层的奥秘讲,祂是永生神的儿子。祂留给他们这个问题,警告听众要防备文士的假冒为善。

这个简短的综览可以帮助我们了解耶稣生平中最后一幕,就是祂出现于圣殿中时之气氛。祂常常到圣殿去。请记住,我们刚刚所看过的那些事,最近所发生的那些事,祂洁净圣殿的那奇妙的时刻,敌人仇视的紧张气氛。他们心中的恨意不断高升,正等着机会要逮捕祂、杀祂。

现在请注意耶稣所作的最后一件事。祂离开圣殿的内院,来到外院,就是通称为妇人之院。在那里摆了几个大银库,接受人们为祭司和穷人所作的奉献。祂在那里坐下来,祂以充满了爱和渴望的眼睛,想在这荒凉的旷野中寻找一朵花或一颗果子,可以满足祂的心。祂在银库附近等候,那是人们带礼物来奉献的地方,虽然人们常常忘记,但是它是一个神圣的记号。人的心在那里,他的财宝也在那里。我知道我引用的不正确,但我是故意这样改变的。当然人的财宝在那里,他的心也在那里。而同样的,他的心在那里,他的财宝也在那里。在人一切奉献中,神的眼目在观看、衡量。

人子就在那里等候观看,假如不是祂特别指出,要门徒注意,我们可能根本不会注意到这件事。原来在人群中有一个妇人,一个贫穷而孤单的寡妇投了两个小钱入库。祂看到了所发生的事,就宣告说,那投两个小钱进去的妇人,是“把她一切养生的都投上了”。不要怀疑这话的真实性。人们想尽方法要证明,她并没有把一切养生的都投进去。也有人想证明,我们主所说的话,不是这样的意思。我们暂时不要讨论最后的这句话,先看她奉献的两个小钱。这两个小钱是当时币制中最小的单位,合起来就是一个大钱。假如当时有奉献名单公布,这两个小钱只不过是一点点的价值而已。然而从这么多的奉献中,人子只选择这两个小钱,让历世历代的人知道这件事。

请看这两个小钱。这两个小小的硬币是礼物的象征。我在这里所看到的,第一是信心的礼物,第二是牺牲的礼物,第三是属灵生命的礼物,最后是遵行律法的礼物。我看到一个孤单的寡妇,出于内心的真诚而作了这件事。这件事按她所知,没有人会注意到的,甚至她还可能竭力避免让别人看到。但是,那一天在拥挤的人群中,我看到这个孤单的妇人,和那些困扰着我们主的人恰成一个鲜明的对比。当时敌对祂的势力已经联合起来,对祂提出一些质问,这是我们上面已经简略讨论过的。这些敌对势力站在一边,而站在另一边的,是那个穷寡妇,她投了两侗小钱进入银库。

这是一份信心的礼物。对那妇人而言,圣殿是神的家。她的礼物乃是她对神的忠心的象征。她和那个伟大的律法颁布者摩西一样,“琱艂埻@,如同看见那不能看见的主。”假如不是耶稣特意指出,我们可能永远不会注意到这些硬币。然而,这些硬币象征什么呢?这是一个神圣的证据,证明了这个妇人对神的信心。祂咒诅无花果树,第二天,那树连根都枯干了,门徒们对于那棵树那么快枯干都觉得惊讶。那时祂告诉他们,这个国家若要逃避像这样的枯干,秘诀是“你们当信服神!”刚才在圣殿里,那些领袖们(他们也是管理这座城的首领)还在责问祂,祂的权柄从那里来的。其实他们的问题正显明了他们对神没有信心。可是,请看群众中的这个妇人,她投进库中的那两个小钱,正是她对神的信心之神圣象征。

这也是一份牺牲的礼物。“一切养生的”,这是何等大的奉献。再同头看前面所发生的事,我看到了法利赛人和希律党人联合起来,质问耶稣有关纳税的问题。纳税原来是人对于自己得到的权利和益处所该尽的义务。我们可能反对纳税,或对某些税有疑问。特别是对于课税的方式,我们的反对往往都是有充分的理由的。但无论如何,纳税乃是我们为了国家的好处所应尽的个人义务。纳税表示我们对于管理我们的政府机关之感谢。他们的问题是,应不应该纳税给罗马政府。他们的问题也是关系到礼物。但是请注意,他们的问题是出于自私。他们的问题含有占便宜的倾向,因为纳税关系到个人与国内其它同胞的关系。所以这问题本身已经贬低了他们与其它同胞的关系。然而,这个妇人,虽然对法利赛人所知不多,对他们所讨论的原则,对于法利赛人和希律党人之间的差异,认识不多,但她认清了自己与神的直接关系。她所献的是一份牺牲的礼物。她把“一切养生的”都投进银库。

再深一层看,这是一份属灵生命的礼物。它是由异象带来的结果,也是内心感情的表现。往往我们希望能把幔子拉开,对这件事知道得更详尽。我们想知道那妇人住在什么地方,如何生活,受了什么样的苦,到底有多穷。在这个大城市中,她只不过是一个孤单的寡妇,而当天她仅有的只是那两个小钱。这两个小钱乃是她“一切养生的”。到底是什么促使她走进了妇人之院,把一切养生的都投进了银库?异象!她清楚的看见了,而她的心也对自己所看到的发出了响应。她的举动表明了她属灵生命的光景,正好给唯理主义者当头棒喝。她不接受撒都该人的哲学,就是要人以尘土为满足,只有生活在物质的层次上。她借着那举动,不知不觉的以神圣的爱全心回应所看到的异象。她把自己一切养生的都奉献了,这表示她承认自己眼睛所看到的异象。

不只如此,这也是她遵行律法的礼物。请听这个问题,“诫命中那是第一要紧的呢?”她听到了耶稣的回答,“你要爱主你的神……爱人(邻舍)如己。”这与她投进圣殿银库中的礼物又有什么关系?投进圣殿银库中的那些钱,都要分给祭司和穷人。虽然有许多祭司败坏了,但请不要忘记,在这妇人单纯的心中,祭司乃是神的代表,他们代表人与神之间的关系。穷人?她是穷人中最穷的人,但是,那些穷人都是她的邻舍。当她把两个小钱投进银库中时,她就遵行了全部律法。她表达了对她的神的爱,也表达了对她邻舍的爱。容我重复说一遍,耶稣在那里等候观看,在那黑暗荒凉的时刻,祂看到了那个妇人在不知不觉之间履行了神一切的要求。那妇人所献的两个小钱,正是她荣美生命的神圣象征。这正与当时的敌视气氛相反,并且也矫正了当时的敌视气氛。

最后我们要看的不是人子的敌人,也不是那个妇人孤独的崇拜,而是人子自己。祂不久以前才宣告自己是葡萄园主的儿子,奉派到葡萄园来收取果子。园户已经恶待并杀死了在祂之前来收取果子的人。祂也知道自己将会有同样的结局。因为甚至在祂还没有来到以前,园户巳经商量好,“我们杀衪。”祂最后的问题,对自己有更进一步的启示。祂是大卫的主,不错!但祂也是大卫的子孙,是从大卫的根而出的。大卫从祂而来,但按肉体上讲,祂却是从大卫而来的。

这里我们要注意三件事。第一,我们要注意祂所看到的。第二,我们要听听祂对当天所看到之事物所作的评估。最后,我们要提醒自己,祂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以及祂所作评估的正确性。

首先,让我们注意祂所看到的。在这里马可很特别,他记录了,“耶稣对银库坐着,看众人怎样投钱入库。,祂看的不是投钱入库的众人,祂看的不是人,祂注意的是他们“怎样”投钱入库。马可这样简单的、不加修饰的记录,显明了耶稣所独有的一件事。祂的看存法和其它人的看存法不同。祂观看的是什么?基督所看的是更深的一个层次,祂看到背后的动机,看奉献的理由,看捐钱的原因。这是祂经常注意的。祂看众人“怎样”投钱入库。

在旧约早期历史中,有一篇伟大的诗歌,是一个妇人哈拿唱的诗歌。在这诗歌中,她赞美神的管理说,“人的行为被衪衡量。”这句话说明耶和华在衡量人所献的礼物。在衡量礼物时,重要的是,神在另一边放上作平衡的是什么东西。祂在观看众人怎样奉献。祂经常都这样观看。怜悯而慈爱的主今天仍然如此观看人怎样奉献。我们谈到教会机关的奉献征信录时,,常常可以看到某些人捐了数目相当大的钱。往往在最后出现的是无名氏捐XXX。最优美的地方就在这里,人出自内心最深处的爱所作的奉献,不需要有名字的记录。祂今天仍在观看他们怎样奉献!

祂在观看人,人却没有注意到祂。福音书中的记载,没有提到那妇人知道耶稣正在看她,也没有提到是不是有人告诉她这件事。耶稣看到她献的礼物,看到她走过去了,然后才私底下把门徒们召集来,指出刚才所发生的事。但耶稣没有对这妇人说什么。我相信她自己根本不知道这回事。我相信直到离开这世界之日,她还是不知道。一直到她进入永远的荣耀中,和主面对面时,她才会发现主已经把她所献的两个小钱,变成了永世中的黄金。

接着,请注意祂对那奉献的评估。,祂对门徒指出这件事以后,又对他们说,“这穷寡妇投入库里的,比众人所投的更多。”这真令人惊讶。祂并没有说这妇人作得太好了,祂也不是说这妇人投进去的很多,祂不是说这妇人投进去的和其它的人一样多,祂说的是,“比众人所投的更多。”那天,这圣殿的主坐在银库的旁边,点算人所奉献的礼物。祂一手拿着许多富有的人和平常的人所奉献的大笔礼物,另一手拿着的是那两个小钱。而那两个小钱比众人所投的更多。这样的算法我们不能了解,所以祂恉出了理由,“他们都是自己有余,拿出来投在里头。”自己有余,才拿出来!哦!这是何等的指责。

最后一件事是我们主所作的衡量之正确性。祂的衡量正确吗?读者中若有作生意的人,请允许我在这里要作点金钱方面的计算。两千年来神用这穷寡妇所作的奉献,鼓励人为神国所作的奉献之金额,远超过其它的奉献。哦!这三件事何等令人感动。这件事鼓励了多少孤单、贫穷、和伤心的人作出同样的奉献。这穷寡妇的两个小钱,本利相滚,越滚越大,所产生的结果何等巨大!愿我们从这件事得到鼓励。愿神帮助我们同样的奉献,也愿神用这故事的优美和动人的力量,改变我们奉献的态度。我相信在聚会收奉献时,祂都可以找到这样的两个小钱,把它转变成黄金。但是另一方面,许多的奉献祂可能会加上一句话,“自己有余才拿出来的!”

我不想,也不能在这里衡量人献给神的礼物。但是我们应该常常记住,虔诚、政治、道德都应该包括在献给神的礼物中,我们要经常把这一切献给神。奉献仍然是一个神圣的象征记号。真正的奉献包括了:满有生命活力的虔诚,高超的政治,真实的哲学,和完美的诡德。──《摩根解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