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马可福音第十六章

 

马可福音16:1-20

本章头八节所记录的是,我们主被钉并埋葬以后,七日的第一日最初几个小时所发生的事件。首先,我们看到在星期六晚上,也就是星期六下午六点以后,按犹太人的算法,这是安息日结束,也是七日第一日开始的时刻,有三个妇人买了香膏要去膏耶稣的身体。这三个妇女中,有两个人亲眼看到耶稣的身体被安放在坟墓里。买香膏的三个妇人是抹大拉的马利亚、雅各和约西的母亲马利亚、和撒罗米。有趣的是,耶稣被钉时,这三个妇人也都远远的站着观看。几个小时以后,在“清早出太阳的时候”,他们来到坟墓那里。这里马可所记的“他们”是指第二个马利亚和撒罗米,因为约翰清楚的告诉我们,抹大拉的马利亚来得比较早,她在“天还黑的时候”,就已经来到。抹大拉的马利亚也看到石头被辊开了,但是她没有等待,也没有进入坟墓里。她立刻就跑去把这消息报给彼得和约翰。显然的,他们两人没有和其它使徒住在一起。这位马利亚告诉他们,有人把主从坟墓里挪了去。

虽然这件事有不同的记载,但并不互相抵触。福音书作者一致强调的都是,这些人所期望的是什么,他们所发现的是什么,跟着而来的结果是什么。他们在前往坟墓的途中都还记得,他们曾亲眼看见,有人辊过一块石头来挡住墓门。所以他们彼此说,“谁给我们把石头从墓门辊开呢?”他们知道自己身体力量不够,那石头又太大,“那石头原来很大。”他们自知无法辊开那石头。但按马可所记,“他们抬头一看,却见石头已经辊开了。”这两个妇人个性显然与抹大拉的马利亚不同,因为他们没有立刻下结论说,祂的身体被挪了去。可能觉得惊讶,然而他们很高兴,他们带着香膏进去,要膏耶稣死去的身体。

接着很希奇的事发生了,他们没有看到他们主死去的身体,反而“看见一个少年人坐在右边,穿着白袍”。他们就甚惊恐。那从天上来的守望者立刻对他们说,“不要惊恐,你们寻找那钉十字架的拿撒勒人耶稣,衪已经复活了,不在这里。请看安放衪的地方。你们可以去告诉衪的门徒和彼得说,衪在你们以先往加利利去,在那里你们要见衪,正如衪从前所告诉你们的。”接着马可用简短的一两句话,生动的描写了那一幕。这两个妇人就出来,从坟墓那里逃跑,又发抖、又惊奇。按希腊文“惊奇”原意为狂喜。他们又战兢、又狂喜,又充满了恐惧,所以他们逃跑了。

接着的十一节经文总括的记录了以后四十日中所发生的重要事件,直到主升天为止。最后一节以简短,但概括性的宣告,说出了祂升天以后的那些事:他们到各处去宣传福音,主和他们同工,用神迹随着他们,证实他们所传的道。

最后这十二节经文是经文批评学上争论的重点之一。许多人认为,这段经文不是原始的经文。我不想对这问题多加讨论,我只要说,这段经文确实有困难,所以才引起争论。但,我强烈认为,它们是真正的原文,我这么相信是有外在和内在证据支持的。

回到经文本身,“石头已经辊开了。”这句话不但使我们看到了“石头辊开”所表示的事实,也回答了前面那句“又辊过一块石头来挡住墓门”所产生的那种忧戚的伤感。所以,让我们来思想“石头已经辊开”所表示的那事实,并注意因此所产生的那些结果。

“石头已经辊开”本身并不是最重要的事实,而是要表示另外一个更重要的事实。石头被辊开是发生在复活以后。石头被辊开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要让耶稣从坟墓走出来。在那石头被辊开以前,祂已经离开坟墓了。马太对这事件的记录比较完整,他说当时忽然地大震动,有主的使者从天上下来,那使者相貌如同闪电,衣服洁白如雪。看守坟墓的人,就是奉彼拉多的命令看守坟墓的那些兵丁,看到了那使者,就吓得浑身乱抖,甚至和死人一样。

天使的降临是为了辊开石头,不是为了让耶稣可以从坟墓里走出来,而是要让人看到祂已经不在坟墓里。石头被辊开之后,人看到里面有什么?一个空的坟墓,裹尸布放在那里,和当初缠裹基督死去身体时的样子一模一样。而耶稣的裹头巾也另外放在一处卷着,就像当初卷在耶稣头上一样,这是约翰特别告诉我们的。这里了解一下东方人的习惯对我们有帮助。他们用以包裹尸体的细麻布很长,他们用细麻布包裹尸体的方法非常细心,有系统,甚至可以说很科学。彼得和约翰往坟墓里看的时候,看到的那裹尸布正如当初包着祂身体时的样子,一点也没有被弄紊乱,但是祂的身体却不在那里。正因为看到了这些裹尸布没有被弄紊乱情景,彼得和约翰才确信祂已经复活。如果这裹尸布已经被弄乱,或折迭得整齐放在那里,他们也许会以为有人解开这裹尸布,而把耶稣的身体偷走了,正如后来有些人所说的那样。但是坟墓里那些丝毫不乱的裹尸布对这些人证明了祂已经复活。

这就是石头辊开以后,他们所看到的事实──一个空的坟墓,和没有被弄紊乱的裹尸布。天使降临就是为保证这些记号,直到使徒们亲眼看到这见证。这些记号一劳永逸的解决了我们的主是否真正从死里复活的问题。

那么这里所表示的事实是什么呢?这事实就是天使所宣告的,“你们寻找那钉十字架的拿撒勒人耶稣,衪已经复活了,不在这里。”拿撒勒人耶稣已经从死里复活,已经从一切物质的捆绑中解脱出来,已经进入一种新的生命中。祂虽然和以前一样,但也完全不相同。祂已证明自己胜过了死亡,征服了坟墓。这就是历世历代以来基督教的中心事实。如果这不是真的,基督教就注定要灭亡。

这是基督教的中心事实。除了借着启示,人就无法解释这个事实。然而神的启示从未解释复活的过程。它所作的解释只是宣告说,神使祂从死里复活了。人是否相信这样的宣告,要看他对神的观念如何而定。假如神只是祂自己所造宇宙中的一个俘掳,就是说,祂自己也受到祂所创造的自然法则之控制,祂无法超越自然法则之外,那么这事就无法发生。不过,即使我们说,因为神不能超越自然法则,所以我们不能相信复活的事,我们也还必须先确定,我们已经认识一切自然法则,然后才能讲这样的话。然而,神若比祂所造的宇宙更大,换句话说,如果祂是圣经所说的那位神,那位说有就有,命立就立,那位以祂全能的话托住万物,那位能从无中造出万有,使一切美好的事物存在,那位能够对付空虚混沌的神,如果我们所信的是一位这样的神,那么即使祂没有对我们解释复活的过程,我们还是可以安心相信这是一个事实。神使祂从死里复活了。

我还要进一步说,复活是一件只能靠信心接受,而不能被证明的事实。我们不能用我们的小聪明,借着机械,或数学的方法来证明复活。我们永远无法证明这事实,过去也没人能证明,将来也没有人能。照样,人不能借着同样的方式来证明神,神是不能用数学或机械的方法来加以证明的。甚至用哲学的推论也不能,除非我们的哲学是启示的哲学。我们不能用理性证明复活,因此使徒如此写道,“你若口里认耶稣为主,心里信神叫衪从死里复活,就必得救。因为人心里相信,就可以称义。”只有头脑相信,绝不能产生道德和属灵的结果;惟有用心灵相信才能。这样的信心乃是证明复活的信心。除非有这样的信心,我们不能证明复活。没有人认识耶稣从死里复活,除非他以毫无盼望的心灵,单单信靠祂,并从祂接受属灵、奥秘、内在的见证。有这经验的人不会否认复活,对于别人批评复活的事实,他也会不屑一顾。这样的人知道耶稣死了、被埋葬、又复活,并永远活着为人代祷。

复活这个事实,是人所不能解释,所不能证明的,但也只有无知的人才会否认复活的事实。我这句话是带着同情说的,如果一个人否认复活,那是他的无知。“无知”一词是由拉丁文来的,意思是“不知道”成“无知识”。这样的人值得我们的尊重,因为他诚实的表达出对这事实的无知。只是我们要了解,一个人的无知如果变成鲁莽时,就是一个人将他的无知当作他灵魂寄托之处的时候,一个人若让自己的无知成为他的避难所的时候,他就是自己无知的俘掳了。每一个有知识的人都知道,无知不能成为人心灵永远的寄托。无知不能证明复活的事实为假。否认复活并不能推翻复活的事实。祂复活后又显现的事实,也是同样不能被否认的。

也许有人要说,“是的,但是这样说,你就能逃避你的困难吗?你所作的只是引用其它事实来证明复活的事实为真,但是其它的那些事实也可能被驳斥,如同你所要证明的复活那事实被驳斥一样。”我要问,根据什么理由你说其它的那些事实也可能被驳斥呢?拿撒勒人耶稣被钉十字架,是十分肯定的。祂从死里复活,以及祂的显现,和其它我们深信不移的历史事实也同样的真实。你若否认这些事实,就等于宣告一切历史都是不可靠的。

最后也是最概括性的事实,整个基督教所传的信息,就是祂从死里复活的最终证据。因为基督教的信息是建立在这信仰上,也是受到这事实所启发的。如果没有复活,结果将如何?就没有基督教会,没有基督教所传的信息,也没有基督教的影响。这个孤单的拿撒勒人所代表的一切就都躺在坟墓里,被杀死了,并且又被一块石头挡住墓门。祂的门徒早就好像风前的糠秕,四处分散,整个运动早被消灭。为什么基督教会、基督教的信息、基督教的信仰一直存在?因为祂复活,并且一直活着。

我们接着要思想这石头被辊开的事实所产生的一些结果。总括来说,这事所产生的结果是基督教。现在我只能提出基督教中的几个方面加以讨论,我所要讨论的有三方面。

空坟墓以及基督复活的事实所带来的结果,第一是为祂门徒转变了十字架的意义,第二是为祂门徒以及其它的人证实了祂的教训,最后是为祂的门徒和以后的人解释了祂这个人。

围聚在耶稣四周的人,就是祂的门徒,祂的使徒,和其它的门徒,他们是最先和耶稣这个人接触的。在早期的日子里,耶稣的性格吸引了这些人,后来他们与祂同行、与祂交谈,他们认识了祂的教训,最后他们认识了祂的十字架。复活转变了十字架的意义,证实了祂的教训,也解释了祂这个人。他们以前的经验就是接触到祂这个人,注意到祂的教训,却在祂十字架的面前觉得羞耻畏缩。现在借着复活的说明,他们看到十字架意义的转变,他们知道祂的教导得到了证实,并且他们也接受关于祂这个人最深刻、最奥妙之事实的奇妙启示。

复活转变了祂十字架的意义。请回想这些门徒起初如何害怕这十字架。他们为祂害怕十字架,他们也为自己怕十字架。他们心中的害怕并不是没有理由的。过去我常批评这些门徒对十字架的害怕,现在却不敢再批评他们了。我过去常常从他们的害怕引绎出许多很好的功课,以帮助我们面对十字架。现在我认为虽然我们还需要这些功课,但是用他们作例子是错误的。越研究福音书以及这些人,我越同情他们对十字架的害怕。我不以为彼得因为自私才说,“主阿!万不可如此,这事必不临到你身上。”这纯粹是出于他对主的爱。他怕那十字架。对他而言,耶稣被坏人残忍击打到死,是不可想象的事。

我想他们也为自己害怕,不过并不是出于他们的自私。如果祂即将死去,那么他们一切崇高的盼望又当如何呢?祂一直谈论到一个国度,如果祂死了,这国度也就没了。他们真怕那十字架。从祂的公开对他们宣告十宇架之事以后,他们难以忍受与祂同行、与祂交谈。从祂最后几个月与祂门徒相处之记录,可以很清楚看到这一点。他们所看到的只是十字架阴暗的一面,而他们所看到的也都是真实的。在人类历史中,再没有比耶稣的十字架更羞耻的事。没有别的能像耶稣的十字架那样清楚的,毫无错误的反映出人的心来。哦!好龌龊的十字架,全然邪恶的十字架。如果我们没有体会到早期门徒对十字架的害怕的这一面,那么我们就错过了太多的东西。十字架是一件可怕的东西。门徒们看到这事真的发生时,看到残忍的人抓住祂、击打祂、鞭打祂、杀害祂时,他们觉得一切都完了,于是他们都逃跑了。

其次请注意这些人如何看到十字架的荣耀。“我断不以别的夸口,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这是那位未到产期而生的使徒保罗所写的一句话。不过无论从那一方面看,他都不输于任何最重要的使徒。他讲这句话是为所有的使徒发言的。这些使徒为祂而夸耀十字架,也为他们自己而夸耀十字架。他们以自己配为那名受羞辱而喜乐。到底是怎么回事?原来复活使他们再三的回顾过去,那粗糙、残忍、邪恶的罗马刑具,因为神的爱由蓓蕾逐渐转变成盛开的花朵。如果没有复活,除了残杀的悲剧以外,别无所有。复活向这些人、也向我们、以及其它一切的人显明了一个事实,在那黑暗的时刻里,神使黑暗转为光明,通过死亡而进入生命,使被造之物得自由。请看安放祂的地方,“衪已经复活了,不在这里。”“石头已经辊开了。”我们应该再一次上各各他、上髑髅地、上那青翠的山上,把我们的知识、聪明都放在地上,惟有虚心的敬拜祂。

还有,复活证实了祂的教训。我们可以把耶稣的教训综合成几方面:关于相对的价值,关于道德的标准,关于救赎的热望。祂三年之久的一切教训都是沿着这几方面发展的,律上加律,这里一点,那里一点。祂一切所教训的都与上面所讲的几方面有关。

关于相对的价值,祂一贯坚持属灵的比物质的重要。祂要求人建立一种态度,就是先求神的国,这样他们所需用的一切就必加给他们。祂要求人不要怕那只能杀害身体不能杀害灵魂的人,因为他们只能杀人的身体而已。祂一贯对人宣告,属灵的比物质的重要,祂也圣持要把物质化为神圣。在耶稣的教导中,绝对没有诺斯底派(Gnostic)异端的观点,就是认为物质天生是邪恶的。柏拉图认为只有从身体解脱,人才能解决罪的问题。耶稣却保留了肉身。祂宣告说,神不但供应人的灵魂需要,祂也喂养人的身体。祂又宣告说,身体和灵魂一样都是神圣的,因为身体乃是灵魂的殿。祂从来没有苦待自己的身体,祂从来不折磨自己的肉身。这种苛待己身的愚笨行为是基督教败坏以后所发明的。祂所过的一生,在肉身上、物质上,都是自然而优美的。他们却捉住那健美的肉身,杀害祂,又把祂放在坟墓里。但天使却说,“衪已经复活了,不在这里。”借着复活,祂的教训得到了证实。

祂不怕那些只能杀害身体的人,祂清楚的知道,他们所能作的只是如此而已。祂的胜过死亡,证实了祂所教训的属灵的重要性。祂的复活也证实了祂认为物质是神圣的观念。如果身体是邪恶的东西,祂复活以后进入属灵的生命时,一定不会把肉身也带进去。但是,祂并没有把肉身留下来。从那时直到现在,人类的身体都是神圣的,即使已经归于尘土也还一样。当祂再显现时,祂那复活的肉身可以和祂门徒一同吃煮好的鱼;可以在清晨,祂门徒还在打鱼的时候,起火为他们预备早餐。我要说,不要把约翰福音最后几章忽略了,因为这几章是不可少的。祂所教训的属灵的重要性、物质的神圣性,因为祂的复活,都得到了证实。

再论到道德的标准,祂曾经教导人圣洁的荣耀,祂也宣称有权柄可以赦罪。祂站在人子之间,强烈坚持人要圣洁,然而祂也可以对犯罪的人说,“你的罪已经赦免了。”“没有人定你的罪么?我也不定你的罪。去罢!从此不要再犯罪了。”祂所教导的两件事,表面上互相抵触:必须绝对的圣洁、罪可以得到赦免。然而因着罪可以得到赦免,也使人在道德上得到新的动力。借着复活,祂的这个教训得到了证实。借着复活,圣洁的荣耀被显明了。彼得在五旬节那一日说,“衪原不能被死拘禁。”为什么?因为在祂里面没有罪。而借着祂的复活,罪也被毁灭了。可是不只如此而已,每一个人心里都要记住,借着复活,罪得赦免的可能性也被证实了。因为复活已经成为一个记号,向所有的人表明神已经接受耶稣救赎人类圣工的奥秘。赦罪的实际体验乃是赐给人道德上的新动力。如果一个人说,我已得到赦免,却仍继续犯罪。我们知道,他里面没有真理。如果一个人说,我已经得到赦免,我恨罪,我要离开罪,我有时还会跌倒失败,但是神帮助我,我要抵挡罪。这样的人所说的是真理。他得赦免的感觉就成为他道德的原动力,这一切借着祂的复活都得到了证实。

还有,祂关于救赎热望的教训也得到了证实。祂曾经教导人牺牲之美,但是没有人相信祂;祂曾经宣告爱的力量,但人却杀害了祂,并发现祂脆弱的身体也是会死的,正如他们以轻蔑的态度所说的。现在请看,祂从死里复活了。借着这复活,证实了牺牲之美,也证实了牺牲生命最终的得胜。在复活里面有奇妙的永琱爱。爱比死亡强,比坟墓有力。前面我们说过,如果祂死了,救赎的热望也就跟着丧失。如今借着祂的复活,这热望又重新燃起,有光、有力、有美。

最后要谈的一点,从某些方面来看可能是最重要的,但是现在我们只能简单的讨论一下。就是借着复活,这些人对耶稣这个人有了新的解释。在十字架以前,他们与祂同走有多远?他们与祂行走了一段漫长的路程。他们认识耶稣这个人是基督,他们接受祂弥赛亚的职分,他们把祂当作弥赛亚,跟随祂,顺服祂。他们在知识上相信祂是神的儿子,正如彼得在该撒利亚腓立比所宣告的,“你是永生神的儿子。”但是知识上的确信,不能产生属灵和道德上的力量,他们还需要某种比知识更有力的东西。

现在如何?我再引用一段保罗的话。在他所写的伟大的罗马书中,讨论到耶稣时,他说,按着肉体,祂是大卫的后裔,但“按圣善的灵说,因从死里复活,以大能显明是神的儿子。”这里“显明”一词,意思是放在水平线上,以大能把神的儿子放在水平线上。正如太阳从水平线上升起时,大家可以清楚的看到,同样的,现在人可以清楚的看到祂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借着复活,他们发现了有关祂这个人最深奥的真理。这一点可以从八天以后,在楼上的房间里,那一个诚实,但同时又伤心欲碎的不可知论者多马的的事例上看出来。他在面对复活的耶稣时,不得不承认说,“我的主,我的神。”从此之后,论到祂,他们都尊祂为“主耶稣基督”。

如此那块“石头已经辊开了”。因此,我们看到他们“辊过一块石头来挡住墓门”时所产生的恐惧是不必要的,有关神的观念继续长存。理想的人性不但安然无恙,也成为人可以达到的目标。救赎的热望是可行的,并且历世历代以来一直都在推行着。耶稣的虔诚得胜了,这虔诚以信为根基,以爱为组织的力量,以望为最终的目标。因此,所有的墓石都是暂时的,最终都将被辊开。──《摩根解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