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马可福音第廿四讲  活人的神

 

马可福音第Ⅱ部第九讲                                  经文/马可福音12:13-27

活人的神

要节/马可福音12:27       “神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你们是大错了。”

我们在上一次讲演中学到了凶恶园户的比喻。耶稣通过这个比喻,见证了神无限的爱,并揭露了犹太教权主义者犯下的象凶恶园户那样可怕的罪恶。犹太的教权主义者由此而更愤怒了,他们跟平时敌对的希律党联合,借助罗马政权的力量,策划了杀死耶稣的计划。他们在宗教方面要陷害和埋葬他的计划失败了,现在就动员政治力量来敌对真理。

在今天我们学习的经文里,代表犹太教权主义者的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为了抓住耶稣的把柄而提出各种各样的质问。我们以其中的两个为中心学习耶稣的真理之语,第一是法利赛人关于纳税的问题,这是为了在政治上陷害耶稣(13-17);第二是撒都该人关于复活的问题,可以说是教理性的问题(18-27)。我们要学习耶稣怎样充满智慧地回答他们的问题,从而得到胜利。我们在罪恶的世上受到很多撒但的试探,祈祷我们学习耶稣的智慧,战胜撒但狡猾的试探。祈祷我们相信活人的神,以复活信仰得到胜利。

I. 关于纳税的争论 (12:13-17)

耶稣通过园户的比喻,分明地教训了自己是什么样的一位和宗教领袖的罪是什么。这时候他们虽然良心上受到指责,但却没有悔改,反而为了消灭耶稣而想尽方法。请看13节:他们为了就着耶稣的话陷害他而打发来了几个法利赛人和希律党的人。在这里的“陷害”是打猎、追捕的意思,是指猎人紧追猎物,抓住机会放箭捕获的意思。这说明他们的方法不是堂堂正正的,而是政治性的、撒但的阴谋。法利赛人是忠于律法的民族主义者,拒绝外邦人支配他们,积极反对向该撒纳税;而希律党是世俗主义者,属于亲罗马派,说要积极向该撒纳税。所以平时法利赛人与亲罗马派的希律党人互相敌视,不相往来。但他们现在为了消灭耶稣居然联合了。他们隐藏自己的意图,假装真诚地奉承耶稣说:“夫子,我们知道你是诚实的,什么人你都不徇情面,因为你不看人的外貌,乃是诚诚实实传神的道。”他们的奉承并非出于真心,但事实上这是对耶稣再合适不过的话。我们从他们的话里可以知道耶稣是什么样的一位,耶稣怎样服侍了福音工作。

第一,耶稣是诚实的一位,这是耶稣的人格。耶稣不懂虚伪、世俗和错误,是真实、公义而纯洁的一位。虽然耶稣有人的身体,却没有一点瑕疵。与耶稣亲近的彼得说耶稣是“凭着基督的宝血,如同无瑕疵、无玷污的羔羊之血”(彼前1:19)。由于耶稣是诚实的,所以对谁也没有内疚感。他没有追求自己的利益,所以决不看别人的脸色而大胆地生活。他跟着神的话语也就是真理,并没有被别人的评论或者判断左右,所以我们即使在伪善的世界面对虚伪的人,也要坚决地跟随着耶稣。

第二,耶稣诚诚实实地传了神的道。一般来说人们以外貌评价别人,但是耶稣不看人的表面,而是看他的内心。他基于真理教训了神的道,这在当时做起来并不容易。施洗约翰由于说正当的话而入狱,最后被斩首。因为耶稣说了真理,所以他从宗教领袖那里受到了很多的逼迫,直到最后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使徒保罗预言说:“时候要到,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并且掩耳不听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语(提后4:3,4)。”在今天的社会中,谈真实的人没有名气,适当地撒谎、善于处世的人倒有名气。甚至连信者也喜欢恩典、爱和祝福的讲演,不喜欢悔改、舍己、使命的十字架等福音性的讲演,所以人们为了不失去名气而容易与这世代相妥协。但是我们要以耶稣为榜样,不跟这时代妥协,要基于真理教训神的道理。法利赛人承认耶稣是诚实的,是诚诚实实地传神的道。但他们只是在嘴里承认耶稣,并不想真正地尊敬他并以他的生涯为榜样。

法利赛人对耶稣说了奉承的话,是为了从耶稣的回答中抓住他的弱点。他们抬高耶稣,引诱他,想把他套在圈套里。他们提起政治性的问题说:“纳税给该撒可以不可以?我们该纳不该纳?”对这个问题,耶稣怎样回答都会掉入圈套。当时的罗马从殖民地百姓那里收取人头税,而人头税是以罗马货币交纳,目的就是叫百姓知道自己是处在罗马的殖民统治之下,所以激进的爱国人士、民族主义者和虔敬的犹太人反对纳税。耶稣若说应该纳税给该撒的话,就会被犹太百姓排斥。法利赛人通过这次试探,想要让耶稣达到顶峰的名气掉下来,挽回自己已掉到地下的名气。如果耶稣说不能纳税给该撒的话,就等于犯了对罗马政权的叛逆罪,马上就会被希律党的人逮捕。法利赛人以为这一下耶稣肯定会上圈套,他们暗暗地笑了。耶稣知道他们的假意,就对他们说:“你们为什么试探我?拿一个银钱来给我看!”(15)他们就拿了来。耶稣说:“这像和这号是谁的?”这银钱是罗马货币,是给罗马帝国纳税用的。当时的罗马皇帝是蒂蓓罗·该撒·亚古斯督(公元14-37),那时候银钱的正面是戴冠的蒂蓓勒斯半身像,写着说“皇帝蒂蓓罗,神性的亚古斯督,尊严的儿子”,反面有“最高的师弟”,并刻着皇后利比亚的像,把她描述为来自天上的和平之神。在银钱上有该撒的像和文字,意味着那是属于该撒的。使用该撒的货币,意味着承认他的王权,有义务纳税。对耶稣的问题,他们回答说:“是该撒的。”这时候耶稣怎样回答了呢?请看17节:“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神的物当归给神。”他们就很希奇耶稣的智慧,完全败下阵来,退走了。

那么“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神的物当归给神”是什么意思呢?

第一,“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指作为一个国家的国民,有义务对自己的国家服务。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都有基本的纳税、服兵役、受教育和劳动的义务。作为信者,我们要向国家纳税,接受国家要求的义务教育。在学校,我们作为学生要好好学习;在工作岗位,我们作为职员要忠于自己的公司;在家庭,父母要尽作为父母的义务,子女要孝敬父母。由于罗马非法占领犹大,所以犹太人认为向该撒纳税是不应该的。在家庭,他们说为了“格尔班”也就是献给神一切,躲避了作为家庭一员的义务。但由于所有的权柄都来自于神,所以我们要顺服天上的权柄(罗13:1)。国家是神为了保护堕落的人类而许诺的机关。建立国家的是神,不管我们愿意还是不愿意,我们都生活在国家的圈子里并受到国家的保护,所以要尽作为一个国民的义务。我们若只是享受国家的特权却抛弃义务的话,就不是健全的市民和信者,其影响是不好的。

第二,“神的物当归给神”是说信者不仅要尽对国家的义务,而且作为神的子女,还要担当好对神的义务。银钱上刻着的是该撒的像,而人的心里刻着的是神的像,因为人是按神的形像创造出来的(创1:26,27),所以人属于神。皇帝当然要得到作为皇帝的份,但是决不能接受应该由神接受的荣耀和敬拜。皇帝夺走神的荣耀时,我们决不能妥协,要拼命为神的荣耀而斗争。

事实上我们所拥有的自己的生命、物质、健康、才能等一切都是属于神的,而我们只是暂时负责管理的管家,当神需要的时候,我们在任何时候都要献给神。特别是信者有义务把自己的全部人生献给神,把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罗12:1),我们应该献给神十分之一的供物(玛3:8),我们没有向神献给完全的十分之一,就等于是偷窃神的恩典。初熟的果子是属于神的,一定要献给主(西23:29,26:2,10)。圣经说随着季节献给神感谢祭(利23章)。我们要把主日神圣地区别开来,献给主。我们在主日要向神做礼拜。以色列百姓向神礼拜的时候,没有空手去。即使是再穷的人,也一定准备礼物,以敬虔的心去神那里。神说:“谁也不可空手朝见我。”(出23:15

我们信徒是神国的民,也是这地上的人,有双重市民权(腓3:20),所以要同时遵守对国家的义务和对神的义务。当时的宗教领袖就象葡萄园的比喻里所出现的园户那样不给该撒和神纳税,只是热衷于拿自己的份儿。他们以这样那样的借口回避了所有的义务,但是耶稣教训他们不管是对神还是对世上的义务都要遵守,这是我们信徒也就是天国的市民要遵守的伦理。

II. 关于复活的争论(18-27)

法利赛人完全败给耶稣有智慧的回答退走了。现在平时跟法利赛人关系不太好的撒都该人为了攻击耶稣而来到了。法利赛人的问题是政治方面的,而撒都该人以教理性的问题试探了耶稣。“撒都该”一词起源于大卫时代的祭司长撒督(撒下15:24,王上1:32)。当时的撒都该人属于犹太的少数派,他们跟政治权力相勾结,享受富贵荣耀,属于贵族阶级。他们的政治性很强,是世俗性的阶级。至于圣经,他们只承认摩西五经。他们最大的问题在于不相信复活。不仅是复活,他们连天使和属灵魂的都否认(徒23:8)。他们否认来世,也否认将要到来的永生或者审判。他们为什么不相信复活呢?因为若是相信复活,就得承认审判。那样的话,他们就不能随意享受荣华富贵。他们是现实主义者,以为眼见的世界就是全部,自然而然地,他们的盼望就是在这地上享受荣华富贵。但令人奇怪的是撒都该人当中出了很多的祭司长。他们跟罗马政治权力相勾结,贪图物质,居然在圣殿里做生意。他们是贵族性的祭司长阶层。他们作为以色列最高的议决机关-公会的议员,掌握了国家的权力。今天也有很多这样的撒都该人,他们虽然说是信者,但却否认超自然的神迹。他们把盼望放在这地上而不是复活上,被缠住在现实生活中。他们虽然学习圣经,但却把圣经当作一种借口。他们所起的坏影响是非常大的。

这样的撒都该人到耶稣那里问了很妙的问题。在申命记25:5,6节中规定了犹太人的婚姻法,就是住在一起的弟兄若死了一个,没有留下儿子,这时他的兄弟应该娶那寡妇为妻,免得断绝后代。神赐下这样的制度,目的是要各个家族继承神的基业。但这并不是必须做的绝对义务,而是可选择的,如果本人反对的话,不结婚也可以。比如当路得被要继承家业的人拒绝的时候,波阿斯就继承了下来(路得记)。撒都该人以这个制度为根据问耶稣说:“有弟兄七人,第一个娶了妻,死了,没有留下孩子。第二个娶了她,也死了,没有留下孩子。第三个也是这样。那七个人都没有留下孩子,末了,那妇人也死了。当复活的时候,她是哪一个的妻子呢?因为他们七个人都娶过她。”(20-23)事实上这是无法发生的事情,它只不过是想否认圣经而造出来的谎言而已。他们造出这么希奇古怪的问题,意图在于否认复活。撒都该人的意思是说若有复活的话,伦理道德上就会产生深刻的矛盾,会发生大混乱,所以不可能、也不能存在复活。他们认为活着的时候好好吃喝就行了,没有必要复活。他们想以古怪的问题来破坏复活的真理。基督教是基于复活建立起来的真理,所以若否认复活的话一切都是枉然(林前15:12-17)。

那么否认复活的撒都该人是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呢?他们有权力、名誉和社会地位,而且他们是富翁。表面上看来他们是幸福的,但事实上他们过得很悲惨。他们想的只是悲惨死去的七个弟兄和生不出儿子、只是吃掉丈夫的悲惨女人,以及复活时要发生的惨状。他们所讲的故事充满了悲伤、顺从命运的想法。否认复活之人的共同点就是有黑暗的思考方法,否定性强。若没有复活的话,从出生开始就受苦,病死就结束了,这里没有任何希望。若死亡是全部的话,人生就太虚无。他们没有对永生的盼望,所以自然而然地被现实缠住,光追求快乐。他们虚度年华,说:“玩吧,玩吧,年轻的时候玩吧,年老了就不能玩了。”使徒保罗也告白说:“若死人不复活,我们就吃吃喝喝吧!因为明天要死了。”(林前15:32

因为撒都该人的问题太希奇古怪,所以连回答的价值都没有。但是充满恩典的耶稣怜悯他们,叫醒了他们的属灵上的无知。请看24节:“你们所以错了,岂不是因为不明白圣经,不晓得神的大能吗?”

第一,他们不明白圣经。他们说由于在摩西五经上没有“复活”之语,所以不能承认复活。但是耶稣从他们所承认的出埃及记中找出了复活的真理。事实上,圣经里有很多关于复活的真理。亚伯拉罕之所以能够把以撒献为燔祭,是因为他相信复活。希伯来书著者说:“亚伯拉罕因着信,被试验的时候,就把以撒献上,这便是那欢喜领受应许的,将自己独生的儿子献上。”(来11:17)撒都该人背诵透了话语也不知道复活的真理,是因为撒都该人虽然知道很多的圣经知识,但是他们一点也没有接受无法理解的话语和不能带来现实利益的话语。由于圣经是神所默示的,所以不能靠人的理性理解,只有得到圣灵帮助的时候,才能知道它(提后3:16,彼前1:21)。

第二,他们不知道神的大能。他们不知道圣经和神的大能,以为复活是世上生活的延续。古埃及有复活信仰,把死人做成木乃伊,生前所用的遗物都一起埋在地里。秦始皇甚至把很多的仆人和军人也活活地埋在一起。若象撒都该人那样认为复活是现实的延续时会发生各种各样的矛盾,成为复杂而难以相信的东西。但复活的时候会降临与现实完全不一样的世界。等耶稣再临到这世上、我们也复活的时候,我们就与天使一起成为不灭的属灵存在,不需要男婚女嫁的事情。由于这世上由死亡支配,所以为了后继有人,需要结婚。而复活后,由于没有死亡,所以不用考虑后代问题。人复活的时候,由于身体合适于神国,就变得圣洁,所以再也不会被罪的欲望折磨。神是从“无”创造美好世界的全能的神,是生命的主人,所以他能够叫我们从死里复活。我们的身体丑陋、肮脏、软弱,但是神叫我们复活成不朽坏的、荣耀的、强壮的、灵性的身体,叫我们永远生活在神的国,(林前15:42,44)由于神的能力是无限的,所以他完全可以那么做。撒都该人的问题是把神放在理性的世界里,限制了他的大能。当我们相信创世记1:1节的创造天地的神时,就可以相信荣耀的复活。

虽然撒都该人学习了很长时间的圣经,但是他们没有相信圣经和神的大能,所以只能大错特错,过的是没有生命力的死人的信仰生活。耶稣为了给他们种下复活的真理,引用了出埃及记3:6节的话语。请看26节:“论到死人复活,你们没有念过摩西的书荆棘篇上所载的吗?神对摩西说:‘我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神对流浪生活达四十年,放弃一切的摩西说:“我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这是在圣经上反复出现的句子,其意义深长。

第一,神是活着的。上述话语在英语中表现为现在时,教训了神对亚伯拉罕、以撒、雅各、摩西说话的时候,都是活着的。因为神是永远的一位,所以他不受时空的限制。这样的神现在也活着,主管着每个人的生活。神是人格性的一位,也是主管世上历史的神。神不是象撒都该人所想的那样非人格的、机械的、观念性的神,是人格的、活在我们生活当中的活泼的神。神是应许之后必定遵守的信实的一位,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和摩西的神,他现在也与我在一起。

第二,人可以永远活着。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比摩西早死四、五百年,但是神以现在时“I am”(我是)说:“我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神不仅过去与他们同在,现在也与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在一起。虽然他们的肉身死了,但是他们的灵活着,与神在一起。我们因着信心生活之后死去的话,虽然肉身成为一片尘土,但是真生命——我们的灵魂却去神的国。然后耶稣再临的最后复活的那一刻,我们的肉身也得到救赎,得到荣耀的复活之身。这复活之身就象复活的耶稣那样,是永远而荣耀的身体。在约翰福音十一章里,耶稣对在尸体前哭着的马大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11:25,26)。”

神赐给相信的人复活的新生命,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在偶像泛滥的世界相信神、因着信心生活,成了信心的祖先。他们思慕着永远的神的国,在这地上有勇气作流浪者,因着信心过帐棚生活,死后被埋葬在麦比拉洞里。神对这样的他们赐给复活的新生命,让他们永远地生活在神的国。就这样,神赐给信心之人复活的新生命。我们顶多七八十岁就会死去归于黄土。若我们没有荣耀的复活、以死亡结束一切的话,我们的人生是多么虚无而悲惨呢?因为没有任何希望、说着明天要死去,所以人们敢犯任何罪,享受快乐,成为一个虚无主义者。但神是活着的,对相信和依靠他的人赐下复活的新生命,让他们永远地生活在神的国。由于我们有复活的活泼盼望,所以能在这地上过流浪的生活,以喜悦之心为主和福音牺牲一切。

作为结论,我们读要节12:27节:“神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你们是大错了。”死人是就象撒都该人那样没有复活信心的人。这样的人没有信心,想法总是否定性和命运性的。他们的话是死的,他们的想法是死的,表情是死的,行动也是死的。他们的嘴满是“要死、不可能、没有意思、绝望、管它怎么样”等等否定性的单词。他们总是想事情不能办到,所写的文章总是否定性的、黑暗的、淫乱的。他们怀疑神的存在和大能,不信神。这样的人不能看到神,也不能体验到神的大能。神并不是死人的神。

反过来,活人就是象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那样虽然有不足之处、但是因着信心生活的人。这样的人与神同行,从天上得到神的生命,充满着生命力。他们的话是活着的,他们的想法是活着的,他们的行动也是活着的。这种人的字典里没有不可能一词。神愿意成为这种人的神。神并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祈祷我们就象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那样因着信心生活,成为永远的活人。祈祷我们相信活人的神,以复活的大能准备二十一世纪中国的时代。赞美活人的神。阿们!

马可福音第Ⅱ部第九讲

活人的神

经文/马可福音12:13-27                           要节/马可福音12:27

I.关于纳税的争论(13-17)

他们为了挑耶稣的毛病而打发了谁去呢?(13) 平时法利赛人和希律党的关系如何?(13)

他们对耶稣说了什么奉承话?(14a) 然后他们提出了什么深刻的政治问题?(14b,15a) 法利赛人和希律党对此问题采取什么立场?

耶稣知道他们的什么?(15b) 他们为什么是假意的呢?

耶稣拿一个银钱来问他们什么?(16) 在银钱上有该撒的像和号意味着什么?

耶稣的回答是什么?(17) 他们为什么给该撒纳税呢?“神的”是什么?他们对“神的”态度如何?神的东西为什么纳给神呢?

II.关于复活的争论(18-27)

撒都该人对复活持有什么态度?(18) (23:8) 他们为什么说没有复活呢?

撒都该人举例说七个弟兄和一个女子之间发生了什么事?(19-22) 以此为基础撒都该人问了什么?(23) 撒都该人的意图是什么?由此可以知道他们关心什么?(17:27)

在耶稣看来他们有什么根本性的错误?(24) 他们对复活有什么错误的想法?(25) 复活的时候,人会变成怎样?

根据摩西的书,神向摩西显现自己是什么样的一位?(26) 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是什么样的一位?

在关于复活的争论上,耶稣的结论是什么?(27) “死人”和“活人”是什么样的人?想一想“活人的神”。撒都该人误解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