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四讲 用神的丰富供应人

 

(二122

  我们今天开始看第二章。我们实在感谢主,祂给我们一卷马可福音,叫我们知道什么是叫作真正的服事。服事不单单是供应一些人的需要,服事乃是把神的心思作为供应的内容。马可福音很重的给我们看见主所要作的比主所说的更多。在马太跟约翰这两卷书上我们看见主所说的比主所作的要多。但在马可福音里,刚好翻过来,你一直看见主在那里作。

 

领人回到神荣耀的丰富里

  我们不能不问,主作的是什么?如果主所作的,只是叫人感觉舒服,感觉有享用,这个也没有什么特别。在马可福音里,我们看见主的确是作了很多,但是主的作为,总是把人带到神的面前。今天下午,在信箱里收到的信件中,有一份香港神学院的月刊,这个神学院的院长还算是有点准确,只是有点而已。最近他到其它地方去,就有另外一个人来作代院长。这一次月报里那个头条的文章,就是这个代院长写的。我想知道这个人的倾向、爱好、主张是什么。在他这一篇文章里,他就完全没有保留的暴露出他就是一个新派的人。他说,“教会很重要的就是服务,不单是服务,并且服务的对象,以穷人为主。”

  当然我们在服事的对象上面,我们不能分穷人、富人,因为都是亚当的后代,在神的眼中看来,都是贫乏到不能再贫乏了,物质的丰富并没有增加他们一些条件来减低他们的贫乏。但是这一位先生,他整个的着眼点,都是在物质的圈圈里。我们一读马可福音的时候,我们就很清楚的看见,我们的主是来作神的仆人,也是来作一个服事人的人。但是你也很清楚的看见,祂的着眼点,不是在人物质生活的缺乏、贫乏和空洞,而是重在人与神正常的关系,让人来到神的面前活得准确。祂没有赏面子给富有的人,祂也没有拒绝贫乏的人。因为在我们的主的心思里,祂不是看人所有的是多少,祂是看人在神面前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光景。

  到了第二章,弟兄姊妹们你看到了,过了一些日子,主又再来到迦百农。我们留意圣灵的记录。祂到了迦百农,就是到迦百农而已,有什么特别呢?特别的是在这里,当人听见一个称为耶稣的人,现在又来到我们迦百农,就有许多人聚集到祂所在的房子里。人只是听说某某人来了,人就来寻求祂。人来寻求祂作什么呢?弟兄姊妹们,从第二章里,我们特别留意到一件事,千万不要让五饼二鱼的那一个印象来影响我们读第二章里的记录。因为在第二章里,我们的主在那里,人就聚到祂那里去。主没有把饼给他们吃,主也没有给他们预备小鱼。我们留意,当人都聚集在那里的时候,我们的主就是把神的话语告诉他们。祂就是单一的告诉人,神的心思是怎样的。

  我们读第一章最末了所看过的,就有一个很明显的呼应。因为在迦百农那里曾经是这样,祂清早就到了旷野,许多人都到祂住的地方去找祂,门徒就去要把祂叫回来。我们的主就对门徒说,“不必回去,我们到别的城去,因为我来不是为医病赶鬼,我来乃是要把神国的道传扬出来。”在第二章我们就看见我们的主并不着意在向人说,“你们来了,有病的,我给你医治。没有吃的,我给你预备。有鬼附的,我给你赶鬼。”我们的主没有作这样的宣传,祂在迦百农一个人的房子里,人家听见就来找祂,找祂作什么?听我们的主在那里讲神的事。

 

带出神赦罪的恩典

  当然迦百农里还是有一些人是需要得着物质的帮助的。但弟兄姊妹们,我们就从主在解决一些人的难处的时候所带出的结果上,我们就看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我们留意第三节说,有人带着一个瘫子来见耶稣,是给四个人抬来的,因为他是瘫子,他不能走动。走到那个地方的时候,人很多了,已经把里面挤得满满的,连外面的空地都站满了。他们怎么办呢?他们就跑到那个人家的屋顶上,把那个房顶都拆掉了,然后把那个病人从上头坠下来。以色列地的房子都是比较矮,都是平顶的,所以他们要这样作也不是太难。当这一个瘫掉了的人给带到主面前来的时候,我们的主就给他得了医治。

  许多时候,我们读到这段经文的时候,我们着眼点就放在这个瘫子得医治的事上,而忽略了主在迦百农所要表明的主题是什么。当然在这一段的历史里,你从主的角度来看,你能看到一些生命的造就。你立于那个瘫子的地位上来看,你也一样能碰到一些生命的造就。若是你从那四个把那瘫子抬来的人身上去留意,你一样的看见一些造就的内容。但是弟兄姊妹,你细细看这一段话的时候,你会明白刚才所提到的那一些,都不是这一段话的主题。尤其是我们的圣经上头说,“医治瘫子”,已经把我们的心思圈在我们的主在那里医治瘫子。但是这一段话实际要表达的究竟是什么?我们求主藉着圣灵的带领,叫我们不给那些属灵学习的功课来挡住我们看不见主在这里所要表达的。

  弟兄姊妹你留意,这个瘫子被带到主面前来的时候,主看见他们里面有一个东西,是其它的人所没有的。许多人来求医治,着眼点是在我要脱离这个疾病,我要脱离这一个软弱。但是我们的主在这一个人的身上,或是在抬他来的那四个人身上,祂所看见的不是这一个人来求身体上的舒服,而是看见他里面有一个寻找神的心思,承认神的心思。所以弟兄姊妹你看到,在别的福音书上面就说,“来到主那里,就请求耶稣给他医治。”但是在马可福音里,你就没有看到这个。你看见的是一个人给带到主面前来,主就主动的跟他说话。说什么呢?“小子,你的罪赦了。”

  弟兄姊妹们,这一句话是这一件历史上很重要的主题。因为在这一段话里,祂要让人看见这一位来到人中间的神的儿子,祂是怎样的服事人,并且祂的服事的内容主要是在那里。我们几乎可以这样说,主作了许多的事,但是那许许多多的事都带回一个点上,这一个点就是这一句话,“小子,你的罪赦了。”这句话说出了什么?第一就说出了主是谁。第二,说出了神要藉着祂的儿子到人中间来作什么。第三,是让人知道神给人最高最大的恩典是怎么一回事。如果里面没有光的人,他们不会看到这一个。但是主看见这四个人跟那个瘫子里面有这一个。当然他们有这个,但是肯定是不够明确。

  所以我们的主碰到他们的时候,二话不说,只说,“小子,你的罪赦了。”感谢主!你看到是主主动的把神最高最大最重的恩典带出来。因着这样的带出来,就显明祂是谁。我们感谢主!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虽然我们的主是说,“你的罪赦了。”弟兄姊妹,我们这些已经给带进救恩里的人,回头来看赦罪的这一个事实,我们看见什么?只是赦罪吗?当然不是。赦罪是最起码的恩典,赦罪要带进一个很高的,很荣耀的神的目的。因为这是赦罪,是人与神恢复交通。因着赦罪,人给带进神永远的旨意里。人接受赦罪,也更进一步给带进让神得着成全祂永远旨意所要用的人。所以我们不敢低估“你的罪赦了”这一句话的内容。

 

墨守宗教成规而来的顶撞

  我们实在感谢主!在主这样说的时候,有一些法利赛人和文士在其中。他们一听主这样说,他们里面就过不去。因为在他们的宗教观念里,在他们的宗教学习和习惯里,他们认定一件事,神是独一的神。这个一点也没有错,但是他们就是把这样的观念来烦死人了。

  他们只看见神是独一的神,却没有看见在神给人设立献祭的事上,隐藏在那里面的神的心思。他们也忽略了神对摩西宣告说,“要在他们中间兴起一个弟兄来。”这一个被兴起来的人,祂的权柄比律法还要大,人抵触了律法还可以去献祭,接受赦免,如果人拒绝了这个被兴起来的人,他就没有办法得到赦免的路。因为律法上的话是说得那样严厉,“这人必要在民中剪除。”那就是说,不能再活在神作工的范围里。

  弟兄姊妹,你看,这是非常荣耀的一件事,但这些文士们就是给宗教的观念捆绑,没有从神的话语里看见神所要作的,所以他们心里就在嘀咕,“这个是什么人?他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弟兄姊妹,刚才我说的还是不大准确,“这个是什么人?”是说在马太与路加里的。在马可福音里,你没有看见他们这样问,他们问的是“这个人为什么说这样的话?”也就是说,“这个人为什么作一些他不该作的事。”弟兄姊妹,这就是马可的特点,表达了主的所作,而马太和路加是表达主的所是。但是不管是马太、马可和路加,提到这一件事,都是把主的所作和主的所是全都包括在里面,不过只是重点不完全一样就是。

  你看这些人在那里说什么,“他怎么说这样的话?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他说的话是过份了,而且是过份得太厉害了。除了神以外,谁能赦免罪?他是什么人?他竟然对罪人说他的罪赦免了。”弟兄姊妹们,刚才我说,“小子,你的罪赦了”这一句话是这段历史里的主题。现在我们看见了,一般人的里面不知道主是谁,他们也不知道主所作的是根据什么,所以他们就在那里批评,在那里嘀咕,但又不敢明明的说,不说出来,他们里面又不舒服。所以这几个人很难为情,但我们的主知道。他们不说,主就逼他们说。主怎么逼他们说呢?祂说,“你们心里为什么这样议论,你们说说看,对这个瘫子说,你的罪赦了。或者说,起来,拿你的褥子行走。这两件事情,那一样比较容易作?”

 

表明主的所是

  弟兄姊妹,按人看来,当然是“说”比较“作”容易多了。我说,“你的罪赦了”,那有没有真的赦免?谁知道?没有人知道。我说,“你的罪赦了,你觉得自己的罪赦了,就赦了吧!”但是你若是说,“起来拿你的褥子行走。”这就不能光说了。你说了,一定要兑现,你说了出来却不能兑现,这个话是空话。所以如果这两句话要这样来说,当然是说,“你的罪赦了”比较容易。但是我们的主,不是因为这句话容易说,所以祂就选择说这句话。祂乃是要藉着这一句话,来向人宣告祂是谁。并且祂不单是在那里说,同时祂用祂的所作来印证祂的所说。

  所以我们的主很清楚的说,我不是选择容易的话来讲,我选择这一句话来讲,乃是要叫你们知道,“我在地上有赦罪的权柄”。如果这样说,那对我们的主就表达得不够完整。我们的主是这样说,“我要叫你们知道,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权柄。”弟兄姊妹你留意,我们的主不说“我”,我们的主说的是“人子”。当然这个“人子”也就是主,主就是“人子”。站在主的地位上面来说,人子就是我,我就是人子。但是我们的主不用那个“我”字,祂用“人子”这一个词来代表祂自己,这里面就有事情值得我们去注意。

  当然,说到这个人子,那是和旧约的先知一些预言的应验有点关连,但是在这里更重的给我们看见,因为马可福音一开头就说,“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福音的起头”老早就已经指出,这一位耶稣是神的儿子。现在祂活在人的中间,祂所着重给人看见的,乃是祂成了人子,祂是一个人子在他们中间。虽然祂是人子,但祂是带着赦罪的权柄的。为什么祂能带着赦罪的权柄?因为祂是神的儿子成为人子,并且以人子这样的一个事实,来解决人的一切难处。

  我们感谢主,我们留意圣灵所用的字,真是用得很精确,“人子”,“在地上”,原来祂不是人子,现在祂成了人子。原来祂不是在地上,现在祂来到了地上,在地上作为一位人子。虽然在人的那一方面,没有看见祂有什么特别,在人的眼中,祂就是一个普通的人。但是祂却不因为成为一个普通的人,就失去了祂赦罪的权柄。所以祂说得很清楚,“我要叫你们知道,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权柄。”我们实在感谢主!因为祂用实际来显明权柄。没有实际,话语就成了空话。我们的主就是用着实际来印证祂的话语。因此祂的话语是特别重在那一个地方呢?是重在祂是谁,并祂来作什么。

 

没有离开作仆人的地位

  弟兄姊妹们,这个是仆人,祂成为人,祂要叫人得着服事的益处,所以服事的益处的最高点,乃是把造成人与神的阻隔完全拿掉。所以我们的主接上就说,对着瘫子说,“我吩咐你起来,拿你的褥子回家去罢!”弟兄姊妹,你如果看马太跟路加,祂没有“我吩咐你”这句话,弟兄姊妹你留意英文是“我对你说”,我们中文是因为太尊重我们的主原来的所是,所以在翻译上面,就把神的心意这样翻译出来,好像是对主尊重,结果是对主所要表达的打了折扣。

  你留意到马太跟路加是说,“起来,拿你的褥子走”。这是一个命令的口气。因为马太是王,当然是命令。路加是一个真实的人,当然也就有权柄告诉他说“你要作什么”。但是我们别忘了,在马可福音里,我们的主是站在一个仆人的地位,所以你看见,圣灵记录的时候所用的词句“我对你说,你起来,拿下你的褥子回家去罢!”弟兄姊妹,你留意到那味道,你就看到主为什么是一个仆人。但是光是这个,还不是重点,重点在什么地方呢?在“那个人立刻就起来,拿着褥子回家去。”留意底下就够了,“以致众人都惊奇,归荣耀与神说,我们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的事。”

 

神儿子服事的目的

  弟兄姊妹,你聚会完了,回去有时间比较马太和路加所说的这两句话。弟兄姊妹你就看见,不同的是在什么地方。一个很明确的不同,在这里非常着重的,乃是一个服事的目的是什么。在马太和路加,都有同样的表明,但是没有这样明确。这里明确的是什么呢?乃是“归荣耀于神”。弟兄姊妹们,这就跟上文“小子,你的罪赦了”是彼此呼应的。我们看见,这一位神的儿子所表达出来的仆人,祂是用神的恩典来供应人。但是恩典的供应,不是只叫接受供应的人感觉舒畅,乃是要把接受供应的人带进神的荣耀里,引进神荣耀的心思里。

  我们常常听到许多基督徒说,特别在祷告里说,“神啊,帮助我们,叫我们能荣神益人”。但你实际的去看,甚至你实际去看一些人所谓的荣神益人的见证,我们多半是看见人得益处。这个没有话讲,包括接受好处的人,和作出好处给人的人,“益人”,这点大概假不到什么地方去。但是说到“荣神”呢,我们不能不说,这是非常缺欠的一个事实。我们回到马可福音来看神儿子的服事,我们明显看见那服事的内容和方向。表面上看来,我们的主的服事是解决人身体的缺欠和难处。但是你看进去的时候,你留意到,我们的主的着眼点不是在这里,我们的主的着眼点是神的荣耀要给人遇见。

  这就是我们所留意到的,头一天,用五饼二鱼给你们吃饱。第二天你再来,今天可以吃的只是生命的饼。这样,人就领会不过来了,因为一般人所注意的都是身体的缺欠和需要。但是这一位服事神的人,祂里面所存的那个重点,乃是人要遇见神的荣耀。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主,祂一直到今天还是这样。弟兄姊妹们,你实在没有办法忽略这样的事情。

  人家说,你们就是喜欢批评人。其实我们不是愿意去批评人,我们只是把事实说明就是。弟兄姊妹你看,现在的基督教是不是或多或少已经堕落到一个社会工作的团体这种光景里?那些自由派的人固然是这样,现在你看见,就是称为福音派的人,他们还是向着这一个事实靠近。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什么时候人的眼目从神的荣耀那里挪移,挪移到只看见人的需要的时候,我们不能不说,如果我们是这样,我们的路就开始走错了。我们顾念人的缺欠,但是我们不把人的缺欠代替神的荣耀的要求。一个真实的、准确的服事,定规是神的荣耀放在前头。我们实在感谢赞美我们的主。

 

只用神的道作服事的内容

  然后,我们又看另外一件事,仍然是发生在迦百农。迦百农就是在加利利海边上,我们的主就到了海边,很多人也就跟着祂来听祂的教训。弟兄姊妹留意,从第一章到这里,已经三次很突出的指明,我们的主是用着神的话语去教导人,过于用祂手中所作的来叫人得舒畅。众人到祂那里,祂就把神的话语给他们。这些人听见神的话语,是不是马上就跟随?这个是另外一回事。

  有许多时候,人就是这样,把主客的位置翻转过来。按人的道理来说,也很难怪他们,因为有不少有兴趣的东西把他挡在那里。要讲神的话,他们是听不进去,先把他们留住在这里,用他们的兴趣吸住他们。在这些年间作青年工作的,常常会碰到这样的情形。我们不是说不可以这样作,但是我们不能不注意那先后的次序,和轻重的分配。如果我们把这些与主没有直接关系的东西放在主位,然后,把主放在次要的位置上,把主的话语放在次要的位上,弟兄姊妹们,事实跟我们的想象就是两样。你给他们安排玩耍的事,他们很高兴热闹。等到你挪过来,要把他们带到主的生命的恩典里面去的时候,人就觉得淡而无味。弟兄姊妹,这种情形发展越来越大的事实已经摆在我们面前,但是我们人就是这样,好像那件事情跟这件事情没有关连。事实上是有关连,这样,我们就不必管那些了吗?也不是。我们只是说,缓、急、轻、重、先、后的问题。

 

吸引人进神荣耀里去的服事

  我们看到我们的主在地上行走的时候,祂是把神的话语给人为主,以手中所作的为辅。所以祂在海边行走的时候,看见利未坐在那税关上。大概海边有很多人来往,利未是一个税吏长,他就在那里设了一个收税的关卡。我们的主看见他的时候,就招呼他,“来跟从我。”弟兄姊妹们,我们看到这是很不简单的事。说到利未在那里收关税,主要是商业税。稍微说一下当年罗马人统治犹大的时候,他们的税收制度。犹太人是非常看不起税吏,你们在这里也能看到,他们把税吏和罪人摆在一起的。因为罗马人统治犹大,他们收商业税是这样进行的,不像美国,有一个国税局,又有州税局,甚至还有县的税所。他们是在每一个地区投标,他要在这一个地区里收多少税,就以这数字作底价,那些人就来像作买卖一样投标。谁出的价高,谁就有权负责收这一个地方上的税。比方说,在这一个地区,他要收一万块钱税,我给一万二,威廉给一万三,你当然就晓得谁会在这一个地方当税吏。只是你投到那个标,你一定要交给罗马政府。但是这是个买卖,我光是给他收,我一点好处都没有,我为什么要作这样的事?所以当时罗马人给税吏有一个权柄,他们是没有税率的,只要税吏要收多少就多少。它本来是值二块钱的税,他说十块,你就得给他十块。当时的税吏的情形,大概就是这样,所以那时犹太人把税吏恨死了。

  现在利未就在那里当税吏,主走过的时候对他说,“你来跟从我”。税吏果然就这样跟随祂。这话也真有意思,你留意,主呼召那四个门徒的时候,“来跟从我,我要叫你们得人如得鱼一样”。但到呼召利未的时候,祂没有给任何的应许,只说,“你来跟从我”。弟兄姊妹,你能想象得到,这样的跟从主,那就是叫税吏把他的最赚钱的职业完全丢弃。但希奇的是,利未好像没有考虑就跟上来了。

  弟兄姊妹们,我们从这一个经历上去留意,你留意到一件什么事呢?为什么利未肯这样作?圣经没有说清楚,但是根据上文,我们能了解到这一个呼召乃是对一个满有财富的人发出的,而这一个满有财富的人,不顾一切就跟随了主。有什么能叫他产生这样大的变化?这个变化的确是很大,这里的经文完全没有提起,但是我们接着上文的意思下来,我们就能体会一点。在主的呼召里,利未碰见了神的荣耀。他在那一方面碰见神的荣耀,我们也不知道。从实际上来说,如果没有这个事实发生在这里,你怎么能叫利未肯放下他作税吏这个好处!

 

俯就卑微的人

  我们感谢主,我们从这样的一个例子里,又看见我们的主的服事,祂就是把人带到神的面前,人遇见神就遇见神的荣耀。这是仆人服事的方向,就是把人带到神的面前,叫人和神直接发生生命的关系。利未这样一转过来,他就把主接待到家里去,主就在他的家中坐席。因为还有很多人,那些人都是宗教界的人看不起的,就是好些税吏和罪人,都是人所看不起的。但是我们的主没有轻看他们,主就和他们一同坐席。

  那些法利赛人又说话了,他们不敢直接跟主说,他们就找到主的门徒来质问,“你们的老师怎么会和罪人和税吏坐席?难道祂不知道那些人是税吏是罪人吗?他们不洁净,怎么可以跟他们在一起呢?”如果按着宗教的观念来看,他们所说的也对,事实上你又不是神,你怎么能告诉人说,赦免人的罪呢?感谢主,人可以这样顶撞祂,但是祂确实知道祂是来服事人的。所以主回答他们的时候,就说了一句非常非常明确的话。祂说,“康健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

  这话有两面的领会,一面是告诉那些法利赛人,为什么我们的主跟税吏和罪人在一起。另外一方面还是告诉法利赛人的,“我来是召罪人,不是召义人。如果地上有义人,我就不必来了。”对别人来说,他们也许不明白。对这些文士来说,他们不可能不明白,“因为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这是诗篇上的话,不是出自新约里的话。其它的人不懂,文士不可能不懂。但我们的主这样说出来,“我来不是召义人,但在地上去那里找一个义人?你们只是看见罪人和税吏,但你们有没有看见你在神面前又是什么样的人?”主好像很斯文的对他们说,“你们也不是义人,当我来说神的话语的时候,你们不也来听吗?虽然你们没有跟从我一块坐席,但是你们来就证明你们还是寻求义。你们为什么要寻求义呢?因为你们还是没有义。”

 

供应恩典的服事

  弟兄姊妹,我们的主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明明的告诉他们说,这些罪人和税吏他们不健康,所以我要和他们在一起。你们虽然没有跟我在一起,但是你们也是病人,因为你们也不是义人。除了“没有义人,连一个都没有”这个事实以外,他们也不可能不记得以赛亚书上的话说,“你们的义,不过是破烂的衣服。”你以为自己有义,但是你的义在神眼中不过是破烂的衣服,它不能遮盖你的羞耻,所以还得要来寻找这一位作仆人的神的儿子。

  感谢主,祂说了这些话,我们很明确的又看见,神的儿子作仆人的服事乃是供应恩典,不是作买卖。利未是作买卖的,但我们的主是供应恩典的。供应恩典是一个服事,这个服事的目的,是要把人带到神的面前。利未是作买卖的,在他那里没有恩典,只是惹人讨厌。文士所表现的,也都是同一个类型,因为他只是看见别人不对,没有看见自己也是一样的缺欠。但是我们的主说,祂来是召罪人,祂不是召义人。祂是用神的恩典怜悯,来服事人,叫人脱离罪人的地位和事实,又给带回神的家中。

 

领人看重主的同在

  接下去,我想简单的把第二章看完,到十八节以后,又因着另外的事引出一个问题来,就是禁食的问题。那个时候,法利赛人禁食,约翰的门徒禁食,但是你很显然的看到,我们的主和门徒就没有禁食。站在一个宗教的观念里,特别是有犹太教的观念的人来看,这个事情怎么可以发生呢?所以他们又来质问主。这一下,他们感觉他们有胆量了,不是去问门徒,是直接来问主。他们说,“约翰的门徒和法利赛人的门徒禁食,諈门徒都不禁食,这是为什么呢?”

  弟兄姊妹们,这个问题一直问到今天,人还没有弄清楚,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太过份,如果我们从旧约开始看,我们在律法里找不到禁食的吩咐。但是你从旧约的人的风俗里,你就看到有禁食的记录。究竟禁食这一件事是律法呢?还是习惯?我们看到以赛亚书上也这样提过,撒迦利亚书上也提过说,你们的禁食算得上什么?来到四福音的时候,这个问题又给提出来。我们可以说,在犹太教里,看禁食这个遗传是满重要的。这一个心思影响了回教,回教执行的更厉害。在回教里,他们禁食的时间跟次数厉害得很。所以站在一个宗教的立场上面来看,禁食这一件事是很了不起的,甚至给人一个观念,禁食就可以改变神。或者用另外一个说法,禁食可以感动神不得不怜悯我们。

  如果我们细细去留意,在使徒行传的开头,我们还看到禁食,但是一到了使徒行传的下半,再加上在书信里,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就再也没有提到禁食的事。那么我们就要问,禁食是对还是不对?我们不必去管对或是不对,有些弟兄他们觉得需要禁食,就让他们去禁食。禁食有没有属灵的好处,我们不说,不过对身体健康来说,还是有一点好处。但是如果要拿禁食作为与神交换恩典的一个方法,那是绝对的错。

  当时法利赛人去见主,我们的主就说了这样一些关乎禁食的话。祂说,“新郎还在的时候,他们怎么可以禁食?但是日子到了,新郎要离开他们。”弟兄姊妹们,注意这句话的“那日”,“那日,他们就要禁食了。”弟兄姊妹,继续留意这里的话,你活在与主同在的光景里,禁食是没有必要的。但是,主当时所说的,是等到有一天,祂要被钉十字架,祂要被接到天上去,虽然主离开了他们,在眼见里主同在那个事实不存在了,在这种情形里,他们也要禁食一下,好专心的去寻求神,禁食乃是要让人预备一个虔敬的心去等候神。

  我们注意主在这里说的话,祂说,“新郎同在的时候,你不需要禁食,等到新郎离开你们的时候,你们就需要禁食。”主在底下说的那几句话真有意思,“没有人把新布补在旧衣服上,也没有人把新酒放在旧皮袋里。”为什么呢?因为不合宜。新布补在旧衣服上,要把旧衣服再弄破一点。新酒放在旧皮袋里,强烈的酒精让那已经发硬的牛皮更发硬就破裂了。那是什么意思呢?不要把新布补在旧衣服上,如果旧衣服破了,找个旧布来补补就好。新酒放在新皮袋里,这样可以牢固一点。说清楚那是什么意思?到了这样一个时候,跟随主的人必须要有一个更新的观念,去认识主作工的法则来跟随主。

  弟兄姊妹们,这样跟禁食有什么关连?究竟要不要禁食呢?我们感谢主,如果我们看得到主的心意的话,我们不去论断那些愿意禁食的弟兄,我们佩服他们在主面前这样的单纯,但是我们也得学习尊重主说话的权柄。主在这里说出一件什么事呢?你能活在与主同在的光景里,你就不必要依靠禁食。因为禁食只能满足你宗教的良心,却没有很实际的叫我们进入与神的关系里。

  但是有一天新郎要离开他们,那时他们就要禁食。的确有这样的事实,但是感谢主,当我们的主离开他们的那些日子,他们的确要禁食悔改,因为他们都不敢跟随主,不敢承认主,连彼得也三次不认主,所以他们要禁食。等到主复活了以后,等到圣灵把神儿子耶稣基督的救恩作成在我们身上的时候,弟兄姊妹你看到没有?我们的主在那里?祂住在我们里面。与我们同住的这个事实,比当日与门徒同在更准确,更深入了。

  如果我们里面真实有这个看见,我们就晓得,究竟在新约的日子里,还要不要强调这个禁食的问题?正如在新约的日子里,还需要不需要强调十一奉献的问题?弟兄姊妹们,如果我们真的是看见神的儿子,祂降卑祂自己作仆人,而把神所有的丰富来服事我们的时候,我们就知道,我们在主的面前该如何准确的去跟随祂。── 王国显《乃是要服事人──马可福音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