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八讲 用生命来服事人的主

 

(五章)

  如果我们记得我们的主在地上服事人,乃是按着神的旨意来显明祂的服事,就要叫黑暗的权势不高兴。所以从我们的主宣告祂是安息日的主以后,我们看到接二连三的阻挡。感谢神,祂来原是要把神的旨意显明在人中间,让人与神当中再没有间隔。这样的服事,这样的工作内容,是藉着生命来达成的。但是很希奇,我们的主把生命的道开始交通出来的时候,又惹动仇敌的阻挡。我们上次末了就看到,当祂跟门徒坐船往加大拉去的时候,在海上,他们就遇到风浪。我们也特别指出过,我们的主斥责那风浪,风浪就停止了。

  风浪是没有位格的事物,怎么去斥责它呢?由于这一点,我们就看到,问题不在风浪出现的情形,而是风浪出现的原因。我们的主斥责风浪的时候,实际上是对付在风浪后面兴风作浪的仇敌。我们觉得很有意思,因为我们的主说出在生命的路上来行走,这个生命的路,或者说是生命的事实,并不是一个理论,也不是一些讲解,乃是实实在在的一个经历。在他们渡海的这一段,我们很显然的能看见是主要把他们从认识生命而进入生命的经历。这一点是非常宝贝的,因为我们的主不是光要人去听祂说什么,我们的主是乐意看见人听见祂说什么,人就按着祂所说的去经历。但是人的天然是不大乐意自动去经历的,主就安排环境让他们去经历。

 

生命的服事

  现在我们来到第五章,我们看到又有一些事情发生了。首先我们要问的,我们的主离开迦百农要渡过海的那一边,为什么是拣选去格拉森?圣经没有跟我们说这个事情,我们也无从去推测。但是我们看看格拉森所发生的事情,我们有把握的说,是主定意要向那里去的。为什么我们这样来看呢?因为弟兄姊妹你看,很有意思,第四章说到生命的道,你就很容易看见,整个第五章里面所记载的几件事,都是说到神的儿子用生命去服事人。在那里经历三件事,三件事是一个比一个更明确,更显然突出生命的服事。

  头一件发生在格拉森。他们到了格拉森,立刻他们就碰到一件事,有一个被污鬼附的人来迎着他们。有一卷福音书说两个,马可福音说是一个,这不是说圣经的记载不对,记载两个是说到整件的事,记载一个的是着重这一个人在主面前所经历的事,到末了我们会碰到这一点。这一个被污鬼所附的人是很凶的,人用铁链把他锁住也锁不牢,就没有人能把他制服。他日夜都是居住活动在坟墓里,现在我们的主来到他那里。

 

混乱的见证

  弟兄姊妹留意,他远远看见主耶稣,就跑过去拜祂。这里是有一个问题。这个是被污鬼附的人,他来拜主耶稣,不仅是在那里拜主耶稣,还在那里说出主耶稣是谁。弟兄姊妹记得,这是第二次了,这不是头一次,以前已经发生过一次了。我们曾经指出,因着那一次,就引出人对主的误解。那些法利赛人就说,主耶稣是凭着鬼王去赶鬼的,因为主耶稣是跟鬼在一道。主耶稣是跟鬼有交通,鬼看见祂的时候,都在那里恭维祂。

  因着这样的一件事,法利赛人就说祂是被鬼附的。现在又再来一次,就叫我们看到一个问题来。你说,鬼也给神的儿子作见证,那不是好事吗?弟兄姊妹们,鬼要跟主耶稣作见证不是不可以的,它可以作这样的事的,但是它作出来的结果就不是神的儿子的见证,而是更深的去混乱人对神儿子的认识。你说,“不对,因为它在这里说是至高神的儿子耶稣,说得很清楚,不会对主耶稣不好。”

 

准确的辨别灵

  弟兄姊妹们,你记得约翰一书第四章,那里提到我们要去辨别诸灵的时候,特别的提醒我们。不要在外表听到人在那里说到主耶稣的时候,你就以为他是在那里为主作见证。约翰一书那里没有告诉我们说,只要有人向你说到主耶稣的事,你就相信他,接受他。那里却不是这样说,那里是说,“一切的灵不可都信。”除非那灵是“承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弟兄姊妹们,这一个话很有讲究。你说,“现在这个格拉森的污鬼,它说至高神的儿子耶稣,算不算是承认主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它是承认祂是神的儿子,这个没有问题,只是我们明明看到这是个污鬼,这要怎么看?

  我们感谢主,约翰一书的话是说得很明确的,弟兄姊妹翻到那里去看一看,“一切的灵不可都信,总要试验那灵。”第四章第一节,“亲爱的弟兄啊,一切的灵,你们不可都信,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出于神的不是。因为在世上有许多假先知已经出来了。”留意,“凡灵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就是出于神的。从此你们可以认出神的灵来。凡灵不认耶稣,就不是出于神。”我们在这里就看到了,如果有灵不承认耶稣是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这个灵就不是出于神。但是如果有灵承认耶稣是神的儿子,这个灵是不是出于神呢?按着这里的话来说,那就不是。按着马可福音,我们刚才所读的那段经文的字来说,也不是。那灵承认耶稣是至高神的儿子,还不能肯定它是出于神。

  弟兄姊妹,我们要留意,约翰一书的话里面的意思是什么?整个的关键是在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这里包括三个内容,第一个是耶稣,祂是人。第二是基督,神的受膏者。第三个内容,神的本身,神的儿子。弟兄姊妹,如果从这里来看,马可福音的那个灵所说的,已经有了当中的两样,一是耶稣,二是諡O至高神的儿子。有两样了,你说,三样中已有了两样还不成吗?不成,必须是要全有那三样。为什么呢?弟兄姊妹们留意,耶稣是一个人,基督是神的受膏者,耶稣这一个人成了神的受膏者。为什么祂会成为神的受膏者呢?乃是因为祂是神的儿子。

  弟兄姊妹们,在旧约里有很多受膏者,所有的受膏者都是人。你找不到一个受膏者是神的儿子,只有神的儿子来成为人,就是道成肉身,这一个道成肉身的耶稣,祂成就了神所命定给祂的基督职事,这一个才是完整的神的儿子耶稣。弟兄姊妹们,我们有些时候是不太留意到这一点。一些有经历的弟兄们把他们的经历告诉我们,我们就知道这个问题是很不简单的。因为有好多的灵,它们可以承认耶稣是基督,但是它保留道成肉身。也有一些灵,他们承认道成肉身,但是他们就坚不接受这个道成肉身的是基督。

  灵比我们人聪明,许多时候,如果不是主的怜悯,我们很容易给它们骗去。我们碰过一件这样的事,我们被那灵骗了。我们试验它的时候,它照着我们所试验的回答我们。我们说,“某某人身上的灵承不承认耶稣基督是从肉身来的。”你晓得那个灵怎么回答我们,它说,“承认,承认你说耶稣基督是从肉身来的。”弟兄姊妹们,你不留神,你就被它骗了。它没有承认,它是承认你说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它却没有承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这只不过是其中一个例子。我们感谢主,主给我们晓得,不是一切的灵都可以相信。现在在马可福音里就看到了,这里的污鬼好像是为主作见证,在旁边的人看来会是怎么看我们的主呢?“主耶稣是污鬼认识的,他们是一道的,他们彼此有交谈的,鬼也为祂作见证。”

  弟兄姊妹们,我们留意一件事,这里的鬼虽然在表面上好像是给主耶稣作见证,但实际上它在那里所作的乃是完完全全的辖制人,叫人完全失去了他该有的意志,也给另外一些人有伤害。我们的主既然说祂是安息日的主,祂是给人得安息的,现在有一些灵在那里辖制人,这个灵虽然外面说的好像是给神的儿子作见证的话,但事实上它在那里捣乱。

  现在我们就看到问题来了,主来到那里,主就叫这个鬼走。那个鬼走了,人就得了释放。但是我们要看引发的问题,主叫这个污鬼离开的时候,那些污鬼跟我们的主办交涉,它们说,“我们跟謔酗陘\关连,来叫我们受苦。”这是马可福音说的。如果你看路加福音,那里还有一句话,“时候还没有到,賵N叫我们受苦。”弟兄姊妹们你晓得,这些鬼在这里说这些话,究竟是给主作见证,还是在那里给主捣乱呢?对不明白的人来说,它是为主作见证。对明白的人来说,就知道它给主捣乱。因为它在这里跟主说,“时候还没有到,諝H为諵@定能胜过我们的首领?”假如它是知道多一些的,“还没有上十字架,諞蝷\能显出謔这样的权柄来叫我们走?如果諵W了十字架,謔漲b那里再活过来,諵]不过就是如此,凭什么我要听諈话?”

  弟兄姊妹,虽然不一定像我刚才所说的那样,那些污鬼在跟主理论。但弟兄姊妹你却是很清楚的看见,那些污鬼是在跟主办交涉。我们感谢神,我们的主没有在这些事上留下地步,祂就是要让它们走。那些鬼没有办法,就对主耶稣说,“諨n我们走,我们没有办法不走,但是总得叫我们有个地方可以栖身。那里有一群猪,让我们住到那里去吧!”主说,“好,你们去吧!”结果那群鬼就跑到猪那里去,但它们却没有停留在猪那里,结果是让那群猪闯下山崖,掉到加利利海里全淹死了。

 

灵界争战的复杂

  这样,弟兄姊妹你看到有好些问题在这里,那个看猪的人就跑回城里把这事情说出来了,城里的人都跑出来看。他们就看见起码两件事,那个被鬼附的已经清醒过来。第二件事,那二千头猪都死掉了。看见了这些事情,这些人该用怎样的态度来对待这一位称为耶稣的人?照理来说,应该欢迎祂,因为祂释放了一个人,祂叫一个人没有办法解决的那被鬼附的人,现在苏醒过来,得到释放了。任何一个人,如果是正常的,你看到这样的事,你都很高兴。但是很希奇,这里的人看见这些事,他们并不高兴,反倒害怕。结果就对主说,“还是离开我们这里吧!”

  我们要问,为什么他们要这样来叫主离开?首先我们要问,为什么他们这里有人养猪养得那么多?你说养猪养来吃啊!弟兄姊妹你晓得,犹太人不吃猪的,在律法上是不允许他们吃猪的。既然犹太人不吃猪,他们养猪来干什么呢?是不是加利利那一带外邦人很多呢?弟兄姊妹,你知道犹太人跟撒玛利亚人,或什么混种的人,就是在他们眼中看为外邦人的不住在一起。这样,你养猪是没有市场的,养猪来干什么呢?弟兄姊妹,我们问到这件事,我们就看到一个问题来。格拉森的人都是不敬畏神的人,都是不体贴主心意的人,所以他们才允许有人在那里养了两千头的猪。

  格拉森人口有多少呢?我们不知道,但有一件事情我们晓得,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去以色列的时候,到了伯利琚A那是大卫出生的地方。我忘记是不是那导游告诉我们,也许是我听错了,我留下的印象是这样,他说,“当大卫出生的日子,伯利琲漱H口只有五十几家人。”五十几家人可能有多少人口呢?当然,像大卫那个家,他们倒是人口满多的。照着大卫的家人口来算,大概也不过是三四千人。那么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格拉森有多少人呢?格拉森还是一个更小的城市,我们不知道有多少人,但是我们知道有两千头猪。我们就晓得,在这一个城市里,人是没有给神有地位,没有尊重神。

  他们看见,一个被鬼附的人得了释放,他们就觉得,这一个叫耶稣的人究竟是什么人?照着当时看见这些事的人,说出主耶稣叫这些鬼走的时候是怎么一回事,他们非常可能是像那些法利赛人一样的看我们的主。不然的话,他们怕什么?我们要找出他们怕的理由来,可能我们没有办法找得出来。但无论如何你看见一件事,他们就是不欢迎主,他们就不要主在他们当中,他们就是请主离开他们。

 

主重视人得释放

  弟兄姊妹们,你留意到,整个格拉森就是这样的一种心思向着神。但是在格拉森里面就是有那么一个人,路加福音说是两个人,我们的主知道,那个地方有人需要得释放,虽然那个地方的人是拒绝主,但主还是到那里去,因为祂看这一个人得释放,从鬼的权势里面得释放比什么事情都重要。尽管人拒绝,不欢迎,反对,但我们的主还是去那里。弟兄姊妹记得,不是人请主到那里去的,是主主动去那里的。主主动到那里去,只是作了那么一件事。从这样的一个记录里,我们看到马可福音里面的主,就是一个服事人的主,这一个主题很突出。我们感谢主!

  人家不欢迎祂,祂也不勉强一定要留在那里,祂就上船离开那里。弟兄姊妹,你看到那个被鬼附的人,他的感觉就不一样。当主离开格拉森的时候,那个得释放的人就来请求主,让我来跟随謔n不好?我们的主没有答应他。为什么我们的主没有答应他呢?我们的主不是那么喜欢拒绝人的,但是祂却没有让这个人跟随祂。原因在那里呢?弟兄姊妹们,这也是一个值得我们去留意的事。刚才我们提到,这一带的人是拒绝主的,也就是说,这一个地方是最有需要有主的见证在那里给兴起的。现在主的处理就是把一个见证人留在那里。

  我们不管这一个人当时要跟随主的动机是什么,是因为感恩而跟随,还是因为害怕而跟随。你说害怕什么而要跟随主?第一,害怕当地人,他们能这样对付主,他们也能对付这一个好像站在主一边的人。还有一个惧怕的可能,弟兄姊妹你记得,他是被鬼附的人,别人不知道被鬼附的经历是怎样,他知道。这一种经历是从今以后他不要再有的,但是主不在这里,会不会那些鬼又回来找他?这个也可能是他害怕的一个原因。所以他说,“主啊,让我跟随諢A有貐郎着,我就不怕鬼。”感谢神,我们的主没有答应他。假如这个事真要发生,主不在那里,他如果真的是会倚靠主的话,鬼也奈何他不得。所以那不是主所要的,主所要的是留下一个见证人。主留下这个见证人,为了要叫人领会神的道,叫人得释放。

 

不受方式限制的跟随主

  我们回到马可福音的主题上,主要得着人,让这些人也照着主的样式来活在地上,这个人到主的面前来所要求的就是“主啊,我要跟随諢C”跟随主为了什么?主在那里就给他一个很希奇的方式去跟随,“你不必跟着我,你回到家里去,把你所经历的事情告诉人,把主为你作的事情宣扬出来,这就是跟随我。”弟兄姊妹们,我们留意,这里给我们看到一个在神面前的服事。神儿子到地上来,祂的服事如果用眼见的事物来说,祂是要来释放人,叫人从罪和死的权势里面出来。实际上祂乃是要向人显明父的见证。如果我们看到这一点,再看这个人跟主当中的谈话,我们就看到主给他指出一条跟随主的路。你要跟随主,你就作主的见证人。感谢主,这一个人答应了主,结果他真的是跟随主。弟兄姊妹你留意,这个人就走了,走了又怎么样呢?“在低加波利传扬耶稣为他作了何等大的事。”(二十节)

  弟兄姊妹,低加波利在那里呢?低加波利有多大呢?是不是像格拉森的一个小城呢?不是。弟兄姊妹,低加波利不是一个城,低加波利是一个区。你看背后耶稣在地上时的犹大地图,你就可以发现了。低加波利就是整个的河东地。现在这一个人不仅是在格拉森作主的见证,他在整个河东地这一带来作主的见证。你说对格拉森作见证已经很好,但是不,这一个人里面就碰到了主那服事的灵,所以他在整片的低加波利,就是整个的约但河东来作主的见证。我们感谢主,这是我们的主用着祂的生命来释放一个被鬼权势所辖制的人。这是第一件,祂是叫人从鬼的权势里面释放的主。我们的主释放人脱离罪和死的权势。

 

用复活的生命服事人

  然后,祂上了船,祂说要渡到那边去,我想祂是要回到迦百农去。祂到了迦百农的时候,很多人就等在那里。其中有一个管会堂的人叫睚鲁,他来见主,他向着主说,“我的女儿病了,她快死了。”他说,“主啊,諝h给她按手救活她。”我们留意圣灵在马可福音的记录。主碰到这样一个人,这个人向主有要求,主听到他的要求,主就与他同去。弟兄姊妹们,这个“就与他同去”里隐藏着一个“立刻”和他同去的意思。我们怎么知道祂立刻就和那个人同去呢?主的船一到岸边的时候,好多人在那里聚集,睚鲁就跑出来跟主说这个话,主就跟睚鲁去了。岸上的那些人怎么样呢?你看二十四节,“许多人跟随拥挤祂”。

  弟兄姊妹你看到,字里行间你看见一个以服事人为祂的工作的主。那个被鬼附的人是主主动去给他释放的,没有人为那个被鬼附的人求主。现在就有人来向我们的主求,这两件事情并在一起,你就看到这一个服事的原则,或者说是服事的特性。有人来请求也好,没有人来请求也好,只要在那里有受压制的,只要那里有受捆绑的,我们的主就去叫他们得释放。因为祂就是为着叫人得释放而来到地上,所以祂就跟睚鲁去了。

  在没有到睚鲁那里去的时候,就有一个插曲在这里,有一个女人患了十二年的血漏,在医生手里一点问题都没有解决,花尽了她一切所有也得不到医治。这一个妇人可以说是绝望了,没有希望了。当人听到主耶稣来了,众人就在那里拥挤。我不知道她的血漏是什么原因,但是我们知道,反正这个血漏就叫她整个人从外面到里面都枯干了,连她物质的所有都枯干了,所以说她是一个里里外外都枯干的人。

  主经过她那里的时候,她就偷偷的去摸摸主的衣裳,她心里想,我能摸到祂的衣裳,我也会得医治。结果她真的这样作了,她的血漏也真的停止了。我先说这个女人,这个女人现在的光景,比刚才所看到的那个被鬼附的人更糟糕一点。因为那个被鬼附的人,他被附着的时候,他可以说是在昏迷的状态,神志有时清醒,有时不清醒。不清醒的时候比清醒的时候多,所以苦是苦,但是有相当时间他也许没有什么感觉。这个女人就不同,她从开始到末了都很清醒,也许她本来是一个胖胖的,只是经过十二年,她成了一个皮包骨头的人。她看看自己那个样子,不像人的形象,身体当然一定很虚弱,这样的活着,的确是很苦。但是她活到这个地步,她也不甘心死,如果她甘心死的话,倒不如死掉还好。她定规是不甘心死,才挨到那个时候。现在主耶稣来了,她说,“我有盼望了!”果然她的苦恼结束了,她的生命枯干的原因停止了。也就是说,从那个时候开始,她的生命里面开始再丰满。

 

释放人进入生命的光中

  现在问题来了,她摸主那一下的时候,很多人认定这个是信心的触摸。感谢主,的确是带着信心去摸的,但是这个信心是不大光明。所以我们的主不仅是要叫她肉身的生命的枯干停止,主也让她属灵的生命有一个准确的开始。因为主的释放不是只是停留在身体的释放上面,我们的主要么就不给人释放,要给人释放,定规是把他释放在神的恩典里,释放在神的救赎计划里。

  所以我们的主在那时就说,“我觉得有能力从我身上出去。”祂又说,“是谁摸到我的衣服?”当然我们的主是知道的,但是我们的主却是要让这一个蒙恩的人不是在暗中蒙恩,祂是要让她在光明中去蒙恩。门徒们都不了解主的心思,不知道我们的主在那里干什么。他们对主说,“那么许许多多的人在那里拥挤着,那里会有人摸諰O?”但是主说,“是有人有意的来摸我的衣裳。”主就等在那里,那个女人晓得瞒不过去,所以她就承认了。她恐怕主责备她,所以她就恐惧的承认了,伏在主的面前,把事实告诉主。她以为主一定会责骂她。

  感谢主,我们的主是来释放人的,祂是要来用生命叫人得释放的。这里有一个生命枯干的人,里外都枯干了。我们的主就是要释放这样的人,我们的主就是要服事这样的人。所以祂说,“妳的信救了妳,平平安安的回去吧!妳的灾病痊愈了。”感谢主,这里没有像对那个被鬼附的人那样说,“你回家去告诉人。”只是说,“妳平平安安的回去。”感谢主,我们有绝对的理由相信,这一个女人得着这样的医治,她也一定成了主的见证人。

 

显出生命的大能

  经过这一个事实,就到了睚鲁的家。到了睚鲁家里的时候,人家就出来说,“算了吧,先生来得晚了,女儿死掉了。”主听见这话,就对睚鲁说,“你不要怕,你只要信,你若是相信,你女儿一定得医治。”但是人听见我们的主这样说,以为祂在那里乱扯,病可以得医治,这个可以接受,因为看见过主作。人死了,叫她活过来,我们从来没有听见过。都已经死掉了,不要再麻烦先生了。

  我们的主没有给这样的眼见的事挡住,祂就是带着睚鲁和三个最接近的门徒,进到女孩子的房间里。然后,就把其它的人赶出去,我们的主就发出命令叫那女孩子起来。感谢主,那个女孩子就起来,又活过来了。叫一个人从死里复活是很大的事,为什么我们的主作这事以前,把那些吵吵闹闹的人都赶走呢?弟兄姊妹们留意一件事情,叫死人复活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按着我们来说,越多人看见就越好。但是我们的主不是这样,我们的主看见这一批人是存着看热闹的心来的。现在那个女孩子死掉了,没有什么好看的了。我们的主就不能接受这样的人,他们用看热闹的心情来靠近主,对这样的人,我们的主就没有什么意思让他们看复活的大能。

  我们回应那撒种的比喻。你晓得这是撒在路边的,充其量是撒在土浅石头地上的,所以我们的主没有让那些人停留在那里。祂只是让最接近的那三个门徒和睚鲁并他的妻子,就是孩子的父母,留在那里去经历我们的主所带来的复活生命的大能,叫一个在死的权势里已经没有盼望的人复活过来。我们感谢赞美主!

  我们把第五章这三件事归总起来,我们很显然看见第五章的几个主题。第五章里的这三件事,我们看见主用生命的服事来救人脱离罪和死的权势。并且按着次序上的排列,我们看见一个比一个深入,一个比一个明确。被鬼附的那个人只是一个权势的问题,里面一定牵连到有罪的问题。那个血漏的妇人是生命枯干,现在我们的主停止她生命的枯干,让她有一个丰富的生命开始。这样的经历,完全是生命的供应。对那个污鬼附的是用话去吩咐,这一个血漏的妇人得医治,连话都没有说,就是让碰到祂的人,就碰到生命的供应。然后是叫那女孩子复活,就是一个生命大能的显出,直接的把死的权势来摇动。

  我们感谢赞美主,在第五章里,藉着三件接连发生的事,我们把路加福音所记的来比较一下,就知道这三件事是接连发生在一起的,圣灵也在这里把这三件事情连在一起记录下来,很明显的给我们看到,我们的主不仅是来传生命的道,祂也是让人去享用祂生命的服事。这一些服事,都是直接去碰到人的生命的问题,不单是肉身的生命,也是碰到人里面的生命。我们感谢神!祂是用生命来服事人的主。── 王国显《乃是要服事人──马可福音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