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讲 学习作仆人的法则

 

(六644

  马可福音第六章起头那里,我们留意到,我们的主在祂的本乡没有受人尊重。感谢神,虽然人在本地没有给我们的主有作工的机会,但是我们的主照着祂受差遣的这个事实,仍然在拿撒勒这个地方,把神的话去教导人。有一件事是很希奇的,当祂在本乡给拒绝的时候,或者说,祂不给人重视的时候,你接下去就看见,圣灵记载祂差遣门徒。如果我们把这两件事并在一起来比较,我们就好像看出有些不大合情理。在本地那些熟悉的人中,諵ㄞ说服他们,諵ㄞ鄍s他们佩服,諞蝷\可以在其它的地方来开展諰珥n作的呢?

  在人看来,好像这是不大调和的。但是圣经记录我们的主在这段时间所作的事就是如此,祂差遣门徒出去。我们特别留意,在门徒受差遣这件事上,我们并不是看见主藉着门徒去作工,如果我们看主这一个差遣是为了让祂的门徒有作工的机会,这就不合主的心意。弟兄姊妹们,我们可以看主这次差遣门徒,乃是要造就他们。用现在人的话来说,就是培养他们,让他们很实际的去经历他们的主是怎样的一位主,让他们去认识这一位主和他们中间的关系。

 

经历主的权柄和信实

  所以我们看见,祂差遣门徒的时候,很显然的一个事实,就是要让这些门徒在受差遣的过程中间,第一,去经历神的大能,第二,去经历神的信实。总的来说,是让他们去学习如何作一个仆人。我们看看祂的安排。在第七节开始,你就注意到,耶稣叫了十二个门徒来,差遣他们两个两个的出去,也赐给他们权柄,制服污鬼,并且嘱咐他们,行路的时候,不要带食物和口袋,腰袋里也不要带钱,除了拐杖以外,什么都不要带,只要穿鞋,也不要穿两件褂子。

  我们看主这一个差遣,的确是很有意思,祂什么都不给门徒预备,就是对他们说,你们身上有什么就够了,不必多带,连钱囊也不要带。人家就要问,没有这些预备,我们吃什么?我们怎么活下去?我们如果不能活,我们怎么能接受差遣呢?我们怎么能去完成主所差遣的工作?弟兄姊妹们,在人的常情上面去看,这好像是非常的合理。但是我们的主在这里差遣的时候,却好像没有给门徒有任何的预备,就是告诉他们,你们去,身上穿一件褂子就够了,不必多带衣服,轻松一点。穿一双鞋子,不必多带鞋子。我们说,“这怎么可以?”那里晓得,我们的主就是要让门徒们学习怎样去作神的工作。

  作神的工作是神在负责,如果神不负责,那个工作就不是神要作的工。这是非常严肃的一件事,我们不能忽略这一点。因为神要作的工,祂绝对不会忘记。因为神所作一切的工作,都是根据祂永远的计划。从永远到永远,主定规了祂要作的是什么,所以是祂所要作的工,祂不仅负责管理,祂也负责供应。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如果我们看看近代一些基督教的工作,非常适合地上人的一举一动的原则,像军队一样,就有那么一句话,“三军未动,粮草先行”,这是很合理的。但是就在这个合理的光景底下,我们发觉多少称为基督教的工作,在神永远的计划里摆不进去。

 

学习使用主的名

  现在我们回到主当时差遣门徒这事上来。很显然的,主只是把一样东西给他们,这一样东西在马可福音里还没有提到。那是一件什么东西呢?主就是把祂的名字给他们,要让他们去使用祂的名字。他们会使用主的名字,那么他们就不会落在那些缺乏里。

  前不久,我看到一篇从中国大陆出来的报导,有好些作主工的人就是这样,两个两个的给差遣出去,到东北,到西北,到很偏僻的地方去,他们的确是很不容易去应付那些环境。其中说到有两个姐妹,他们到东北去,那时是在冬天,冷得要命。她们在那一带地区找不到住处,所以她们就只好找到一个不晓得是什么洞洞,她们两个人就钻进去。那时候,她们又饥又渴又冷,也没有什么粮食。她们怎么办?她们只有一件事可以作,就是祷告。奇妙的事就在这里,在她们实在感觉受不了的时候,却有一个老年人发现了她们。这个老年人是一个基督徒,他就是感觉有点事情要出外去作一下,结果就发现这姐妹俩。他就把她们领回家去。

  我们感谢主,主当年差遣人的那种光景,绝不是说到了现在这个时代就不管用了。到了这个时代作工就必须要作计划,先筹款,弄好了各种各样的物资和属灵上的知识,然后才出发。我不是说,不能作这样的事,但是我们必须要注意那先后的次序,因为现在一般人先要把这些全都准备好,然后才踏出他们要走的第一步。当时主带领门徒去学习受差遣的时候,就没有这样的安排,但却是有生命的大能作陪伴,有神的丰富作供应。当时主这样吩咐他们,在我们今天的人看来,好像一点都不合情理。当然有人可以说,在当时以色列的地方上是可以这样作,因为在律法的底下,以色列人接受了一些教导,他们要接待远人,他们要给外地来的人欢迎和供给,所以在他们那个时候,是可以这样作的,在现在这个光景就不能行。我不是说在现在一定不能行,但是我们不能不说,在现在还是可以行,问题就在人有没有足够的信靠和顺服。

 

在受差遣中认识主的所是

  弟兄姊妹们,我们留意到,主作这样安排的基本原因,乃是要他们从这些实际的经历里,去认识差遣他们的主。因为神差遣人去传的,现在我们说是福音。他们那个时候不叫福音,他们当时所传的就是“天国近了,人要悔改归向神”。但是不管所传的信息有怎样的不同,差遣人的主还是那一位。我们实在感谢主,所以我们从第三十节那里看到,这些被差遣的人回来了,他们就把一切的事完全告诉主,马可福音没有说到内容,但是在马太福音里,你就看到门徒回来说,“主啊,因着諈漲W,连鬼也服了我们。”我们清楚的看到,当这些人受差遣回来以后,他们就经历了主是谁,他们就认识了主是谁。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严格说起来,当时我们的主还没有真正的差遣他们,只可以说是训练他们,给他们一些的操练,让他们从实际的操练里来认识怎么去作一个主的仆人。

 

在受差遣中经历主的权柄

  我们实在感谢主,因为主在这一个差遣里,还给他们一件很有意思的事。祂说,你到了一个城,那城里的人如果是接待你们,你们就安然的在那里作主差遣的工。如果那地方的人不接待你们,不听你们,那么你们离开的时候,就把脚上的尘土跺下来,对他们作见证。作什么见证呢?这就说出一个事实,就着当时他们传的天国福音来说,“天国来到的时候,你们不能进入天国的责任不在于我们,你们自己要负责任。”弟兄姊妹们,我们要留意,这句话说出来是很轻松,但是你说了出来,也成为事实就不简单。对门徒当时来说,他们必须非常有把握的认定,主这一个差遣一定带出结果来,不会有任何的改变的。

  今天我们传福音的时候也是一样,我们明确的告诉人说,神为我们舍去祂的儿子,为我们打开回到神面前的路,如果人拒绝这一条道路,他们就绝对没有别条路可以把他们带回家去,他们只能接受那永远的灭亡。这一个责任是他们自己要负责,因为我们已经把神的福音向他们说清楚了。弟兄姊妹们,我们说这些话是很容易的,因为人可以说,“你所说的事,我们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就算是真的,那也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弟兄姊妹,在我们的信心里,我们有没有这一个把握?虽然那个结局的时间是在很长久以后才会出现,但是我们却能肯定这事实不会改变。我们有把握把脚上的尘土跺下来,一定带出一个很明确的结果来。

  弟兄姊妹们,这就需要在实际的经历里,经历到我们的神是又真又活的神。你看到祂是又真又活的神,是你自己经历过来的神。因此,你为祂作见证的时候,那见证就有力。我最近在外地遇见一个弟兄,他来到美国,经过很长久的心思上的挣扎,他信了主,他把他信主的经过写成了一本书。我这次遇见这个人,也看到了他写的那本书。我起初很为他担心,因为看他接受主的经过,用人的话来说,那完全是思想的斗争。他今年大概四十岁过了一点点,但却是二十几年党龄的共产党员,并且是省级的党校里的老师,教授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你就晓得他的思想里有多复杂,所以在信或不信这样的事上面,他挣扎了非常长的时间。结果他也是在思想上被一些人说服了,他就决定说,“我信”。当然,他在信的决定底下,他经历到救恩的真实。但是如果光是有这一点点的经历,这个经历不一定靠得住,因为他们共产党人也是说,“你思想斗争的时候,你能把思想包袱丢掉,那你就很轻松。”他可以把得救的喜乐平安,说成是把包袱丢掉。碰到一些磨难的时候,他也许又打回原形。

  但是我看完他所写出来的东西,我里面就很放心,因为主不仅是让他经历救恩的确实,也让他经历到他所信的这一位神,他所接受的这一位神是又真又活的神。他怎么去经历这一个呢?他说出,他信了主以后两三天,他突然发觉一件事,缠绕他二十几年,快三十年的很顽固的老毛病,他没有说是什么老毛病,只提到这个毛病把他整个人生弄得灰灰暗暗。在大陆上他看尽了中西医,没有一点的办法。来到美国以后,也去看医生,也没有解决问题。就是他信了主以后的第二还是第三天,他就发觉他这个老毛病没有了,不见了。他心里面很高兴,现在他就明白了,他所接受的这一位神是又真又活的神。过去那些年,神一直让这个毛病缠着他,也不让他得医治的机会,但是现在他根本没有求医,也没有求神医治,也没有再寻求医生的帮助,突然莫名其妙的不药而愈。他说,他看见他所信的神是又真又活的,祂就藉着这一件事情,让他二十几年得不到医治,现在就因着与神接触了就好了。

  我倒不是因为有病得医治,这是应该很高兴很开心的事,而是因着这一件事情,叫他遇见他所接受的主。他自己说,我所接受的神,是真的,是活的。现在我们看见主差遣门徒,根本的原因就在这里,主就是什么物质的东西都没有给他们预备,就是把主的名给他们。结果他们出去了,回来了,他们跟主说,鬼不单是听了我们的吩咐就跑掉了,许多病人,我们也叫他们得医治。更要紧的,许多的人悔改,他们认定了,过去我们错了,现在我们就回转到神的面前来。

  我们感谢主,在别人,或者说在我们现在读这些话的时候,我们觉得这没有什么了不起。但弟兄姊妹们留意,门徒自己懂得自己有多少料,他们凭什么能作这些工?他们怎么能叫人的魂也感觉安静?他们凭什么能叫人的体得着医治呢?他们凭什么能叫人的灵可以苏醒?他们很清楚的知道,不是我们能,是主的名,是主亲自在那里作,叫我们去经历祂的所作。弟兄姊妹们,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主让门徒们知道他们的主是谁,这一点在我们今天来说,也是一样的重要。我们现在比门徒们有一点优胜的地方,因为第一,我们有圣灵住在我们里面,另一面,有主自己的话已经完整的留下来给我们。我们从里面到外面,都能看见主要我们走的路是怎样的一条路。但是当时他们都没有这些方便。但是不管他们当时如何的不方便,因着我们的主是可经历的主,主就让他们在经历里面去认识主,我们今天有里外的优胜的地方,我们就更需要在经历里去印证主所给我们的里外的优越的地方都是准确的。我们实在感谢主!

  我们上一次已经稍微提到,在这一段马可福音的记录里,主一面是作了神迹奇事,叫众人认识祂是谁,但是更重要的,是让门徒认识祂是谁。因为门徒直到现在,对于我们的主,你说他们不认识,他们好像也认识主。但是你说他们认识主,实在他们并不真认识主。在斥责风和海的事上,已经显出门徒的愚昧,在第五章的末了,也同样的记录了门徒一些里面的无知。所以主一直领着他们从实际的经历里去认识他们的主是谁。我们常常说,我们需要知道主的真道,但是我们更需要知道真道的主。也是弟兄们常常提到的,你光是知道一些属灵的事情,没有解决多少问题,我们必须有属灵的实际,有属灵的经历,我们所知道的才管用。

 

准确的认识主才有意义

  然后从第十四节开始,我们又看到圣灵把另外一件事引出来。从字句上面来看,好像是说到约翰被砍头。但是我们必须注意,马可福音的主角不是约翰,马可福音的主角是主自己,虽然施浸约翰被杀的这一件事在这里记载得很详细,但是他还不是福音书的主角,主角仍然是我们的主,所以我们在看这一段话的时候,千万别给施浸约翰的事实来遮盖了我们对主的认识。

  我们看下去就知道,十四节说,“耶稣的名声传扬出来”,希律王听见了,就说,祂是施浸约翰从死里复活了,所以这些异能由祂里面发出来。但别的人说祂是以利亚,又有人说祂是先知,正像先知中的一位。然后底下的一大段话,都是讲到希律怎么砍了约翰的头。他听见主的时候,就以为是施浸约翰藉着耶稣的身体复活过来。如果我们是看那一段话,你就作为一个故事看看,也是可以看明白的。但是圣灵记载这一段话的目的在什么地方?弟兄姊妹们,这点是我们要寻求明白的。

  首先我们注意,耶稣的名声传开了,在乡下的本地人不接受祂,但是因着祂和门徒们所作的,祂的名声传开了。名声是传开了,这是不是等于人对我们的主的认识就准确呢?绝对不是。这一段的话,就是要突出这个主题。当时有权力的是希律王,他作了一件事,他心里不平安,现在听见主耶稣的事,他就以为施浸约翰复活了。当然这是对我们的主的认识胡涂到不能再胡涂了。他这样的认识,恐怕再没有别的可以比他更胡涂了。但是也不等于其它的人不胡涂,其它的人对主的认识也许是好一点,但是也不见得是准确。

  弟兄姊妹你留意到,别人说祂是谁,是谁,又有人说祂是世上先知中的一位。弟兄姊妹们,你留意这一个,约翰是先知,所以他在宣讲主的话的时候,带着能力,但是约翰没有显明任何的神迹奇事,所以约翰福音里是这样说,那些人讲,“约翰一件神迹都没有行过,但是他指着这个人所说的话,句句都是真的。”准确是准确,但是人在这事上是不是有一定准确的反应?这里就说到当时的人是怎样去认识我们的主。有人看见祂这样的有能力,就说祂是以利亚,因为以利亚是以色列中的大先知。有人说,不一定是以利亚,不过反正是先知里的一个。弟兄姊妹,为什么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呢?因为他们只是看外面,希律也是看外面。他们看外面,就看见祂作了很多的事情,有些是从前以利亚作过的,有些是以利亚没有作过的,以利亚作的也没有祂作得多,所以他们就说,这个人定规是以利亚。有些人就说,不会是以利亚,因为以利亚已经老早被提到神那里去了,反正是先知里的一位就是。

 

里面的认识才是真认识

  弟兄姊妹你注意,在犹太人的心思里,先知就是一个非常大的人物,先知就是表明说,这个人是可以行神迹的,这个人说话是很准确的。我们看旧约的先知也的确是这样,至于犹太人当时对主的认识,只是到了先知这个地步就停在那里。但是我们的主让门徒去认识祂,绝不能停止在这里。我们记得,我们的主在马太福音十六章那里,就因着这样的光景,直接的对门徒说,“你们说我是谁?”

  弟兄姊妹也许会说,不能要求犹太人对主的认识再有什么高的光景,他们怎么有可能知道呢?弟兄姊妹们,这个话不准确的。犹太人总是记得一件事,摩西曾经宣告说,“将来要在你们弟兄中间兴起一个先知像我,如果有人不听祂的话,这个人就要被剪除。”弟兄姊妹,这些话里就已经有一件极大的事隐藏在那里。摩西作的工是传律法,律法就是权威,但是摩西说那句话,将来有一个弟兄被兴起来,祂就比律法大多了。如果有人听从律法,但却没有听祂,这个人也不能活。光是这样还不够,如果弟兄姊妹记得以赛亚书第九章说到有一个事实,“有一子赐给我们,政权要担在祂的肩膀上,祂的名称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底下还有一些话说到这个人,这个人带来的平安和富足比任何一个时候都大。

  弟兄姊妹,你不能说犹太人在这一方面是完全懵然不知道,他们是知道,但一碰到实际的时候,他们就胡涂起来。他们没有想到这一位耶稣的确是很奇妙,这一位耶稣所讲的话的确是叫人从里面受震动,这一位耶稣是带着很大的权柄,祂是叫人得安息的,祂也是叫人得喜乐的。这样的人只是先知吗?祂不可能就是以赛亚书九章所说的“有一位子赐给我们”的那一个?当时的犹太人有足够的知识条件来认出主是谁,但是他们都迷糊,从上到下都迷糊。希律是外邦人,所以就更迷糊。

  这些人的迷糊,并没有叫主的所是给抹掉。我们的主继续用着祂手中所作的,让门徒去认识祂和祂的法则。门徒从受差遣出去作工回来的时候,主说,“你们很辛苦,好了,跟我一块到旷野的地方去歇一歇吧!”主体恤跟随祂的人,尽管人带着许多的缺欠到祂的面前来,祂却没有忘记祂自己是受差遣到人中间来,来承担人的苦恼。所以祂说,“好吧,我们暗暗到旷野去歇一歇。”因为他们如果不到旷野去,他们就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因为人到主的面前来,主就不顾自己去服事他们,主也实在是这样来服事那些人。这就是祂的榜样,要给祂的门徒明白,认识一个真正的服事,不能计较自己的。你如果要计较自己,你就不可能有服事。

 

你们给他们吃吧!

  他们虽然是暗暗的到了旷野,但是人家看见他们去那里,他们也都跟着去那里,甚至有人比他们更先赶到那地方。我们的主一看到这种光景,祂的服事又开始了,祂没有办法停下来,祂就服事起众人来。因为我们的主一看见这些人,在主的感觉里就有一件事,就是这些人好像羊没有牧人一般。

  弟兄姊妹们,如果我们细细去留意,当时把门徒要带到旷野去歇一歇,如果歇一歇是目的,我们的主一定不会让群众发现祂的行踪。弟兄姊妹你看到,好像主没有隐藏祂的行踪。当然,祂愿意和门徒到旷野去歇一歇,但是祂既然没有隐藏祂的行踪,人也就跟着到了他们要去的地方。主的那一个感觉,又叫我们的主在那里用神的话语去服事他们,教导他们,勉励他们,一直到了天黑了,马上就发生了一个问题来,因为整天在这里,这些人都没有吃过东西。门徒也发觉这个问题,所以就来对主说,“主啊,别要再向他们说什么啦,叫他们散开回去,或者到附近的山村买食物吃吧。”这是当时实际的情形。你没有想到,我们的主竟是这样回答他们,“你们给他们吃吧!”弟兄姊妹们,门徒有没有东西可以给人吃,主是清清楚楚知道的。为什么我们的主却是这样说,“不必要他们去买啦,你们就给他们吃好了!”

  弟兄姊妹们,你说这话古怪不古怪?你说这话合理不合理?又古怪又不合理。但是,弟兄姊妹你看见,我们的主就是这样说,主这样说是什么原因?我们仍然看见主造就门徒的目的,让他们站准服事的地位,主动的去供应那些人的需要。当然,他们如果要主动去供应人的需要,他们首先要经历一件事,就是让神来作供应,并且这个供应是丰丰富富的。如果他们不先经历神的丰富和神作供应,他们拿什么给人吃呢?门徒当时是这样回答主,“主啊,就是有二十两银子去买饼,也不够他们吃。”

  门徒能拿什么给他们吃呢?很显然,我们看见主在安排一个环境,让门徒更进一步的去认识祂是主,祂的信实,祂的供应,祂的丰富。所以主说,“你们给他们吃吧!”他们就说没有办法,二十两银子买的饼,也不够他们吃。主就说,“你们有多少?”他们当然是什么也没有。这卷福音书没有记载,别卷福音书就记载说,他们匆匆问了一下,有一个小孩子带着五个饼两条鱼。弟兄姊妹你记得,这五个饼跟两条鱼是一个小孩子带着的,这个饼不会很大的,鱼也不会是很大的鱼,所以有些福音书是说,“两条小鱼”。你说,五个饼,两条鱼,解决什么问题呢?没有固然不解决问题,就是有了也不解决问题。

  “你们给他们吃吧!”怎么吃?够谁吃?只够这个小孩子自己吃。但是主说,“你们不必管,你们把五饼二鱼带来给我。”主祝谢了,就分给那些人吃,都吃饱了。但是在马可福音里,记载他们怎么去吃,就比其它那几卷福音书所记载的来得详细。你说这里有意思吗?如果别的福音书也是同样的记载,就没有什么意思,不过是记录当时的情形。但是如果你跟别的福音书作一比较,你就发觉这里的记载比较详细,这里定规是有些事物是我们要注意的。

 

领会在服事上的要求

  因为这是马可福音,有什么给我们特别留意到呢?留意三十九节,耶稣吩咐他们叫众人一排一排的坐在青草地上。众人就一排一排的坐下,有一百一排的,有五十一排的。弟兄姊妹们,你看到这是什么一回事?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就是叫人有规律的坐下来,等着分派食物。如果就是为了这个目的,他们是可以一排一排的坐下,六十人一排也可以,一百二十人一排也可以,多些和少些都没有问题。但是主在这里说,要么就是五十,要么就是一百。有什么意思呢?如果我们细细去留意一下,我们就能发觉,因为这是特别在马可福音里记录下来的,马可福音说的是作仆人,也就是说,学习作个服事的人。

  在服事里,跟随主的人要学习一个什么功课呢?你很显然看见,主让他们学习有秩序,不混乱。弟兄姊妹们,这是非常明确的,秩序有先后,秩序也要整齐。因为整齐容易作好要作的工,有秩序就不会混乱。弟兄姊妹们,你留意,五千男人,连小孩带老人,把妇女加上去,恐怕没有一万也有八千。我们在电视新闻上看到,因着战争也好,饥荒也好,地震也好,救灾的工作明显是一团糟,好像谁钻到最前面,谁就先得着。这也难怪,人的天然就是这样,如果我在末后,很可能等到轮到我的时候,物资都分派完了。

  我们说说当时具体的情形,我们就算是五千人好了,不算其它。头一个领了食物,吃饱了,第三千个人恐怕还没有拿到吃的。这样你会说,“那真实把我饿死了,看着别人吃,我没有吃的。”这些都是很具体的情况。但是我们的主让门徒去学习一个功课,你要带领众人有次序,那你们自己先要学习有次序。弟兄姊妹,你晓得,在属灵的学习上,在作一个服事主的人,认识次序是相当重要的一件事。你不要说在属灵的事上是这样,你就是在我们活在美国的所谓民主国家,还是有次序的。你不可能说,因为民主,所以我的声音跟你的声音一样大,没有这样的事,还是有次序的。所谓民主就是少数服从多数,多数尊重少数。弟兄姊妹们,你看到,仍然是有个次序在那里。

  在主的面前,主是让跟随祂的人,很确实的学次序这一个功课,因为没有次序,在跟随主的路上,就非常容易发生乱子。我们说到主让祂的教会学习蒙头的功课,也就是一个次序的问题。虽然我们不把它作为一个律法来执行,但是我们不能不留意到,主是透过这一个功课,来让我们学习活在属灵的次序里。

  当时在五饼二鱼这一件事上面,我们的主就明显的让门徒去接触这一个点,你怎么去作仆人?你必须认识权柄。你不认识权柄,你就不会作仆人。你要认识权柄,你就要明白那次序,年幼的顺服年长的,又要彼此顺服,这些都是学习次序的内容。虽然是年幼的顺服年长的,但是却不是等于年长的可以作威作福,年长的也要学习彼此顺服。这就是次序的问题。

  在属灵的次序的功课上面,主不是给我们看见很简单的就是一、二、三、四、五、六、七,主给我们看见很复杂的层面,但不管是怎样的复杂,里面有一个原则,就是次序。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神!

  这样,人就吃饱了。门徒就把那些碎饼碎鱼收拾起来,马可福音没有说出是什么原因,反正就是记录下当时他们作了这件事。但是约翰福音就说出,是主告诉他们要这样作。在这里有一个很明显的意思,神的恩典供应是丰富的,但是人没有权利去浪费神的供应。这一个又是我们作仆人的人,要更明确的来掌握的。我们感谢赞美主,在这许许多多的事上面,弟兄姊妹你看见,我们的主是在那里造就门徒,让他们学着作仆人。主自己给他们一个榜样,要门徒跟着祂去学习,我们感谢主!

 

不能作对主胡涂的人

  我们看到这些记载的时候,我们很容易看到一件事,在马可福音里,你一面看见我们的主自己卑微,祂处处事事作一个服事人的人。不管是什么人,只要到祂面前来,祂一定给他服事。祂甘心卑微到一个地步,作一个毫无保留的服事人的人。祂虽然是这样的谦卑祂自己,但却没有遮蔽祂是神的儿子这个事实。祂藉着祂所作的,让门徒很清楚的认识祂的所是。但是人的愚昧,常常看见主的作为,而不肯承认祂是谁,人的头脑里面总是去想,怎么可能五饼二鱼叫五千男人吃饱,还不算老人小孩跟妇女在内。他们就想出他们的道理来。弟兄姊妹们,你知道那些不信圣经的基督徒的领袖们,他们怎么去解说五饼二鱼呢?说出来很有道理,但却不是事实。他们说,主耶稣讲话有能力,当祂说到“你们中间有什么人带着食物的可以拿出来。”起初众人都不肯拿出来,因为他们拿出来,就会被别人抢掉,他们自己就没有了。但是有个小孩子受感动,他就把他的五个小饼,两条小鱼都拿出来,再经过我们的主言词上的鼓动,每个人都从口袋把吃的拿出来。所以,五千人就吃饱了,还有剩余。

  弟兄姊妹们,如果我们不以为是圣灵记录这些话,我们是可以这样说。但是我们相信圣灵记录这些话,那是当时真实的情形。如果每个人都拿出来,自己吃自己那一份,何必要交给门徒分呢?所以要一排一排坐下来,这就是问题的所在。不然,赶快回家,一路走,一路吃岂不痛快?我们感谢主,祂实在是用着祂自己的权柄与能力,来显明神的供应和丰富。别人可以不明白,但是门徒们一定要明白,只是这一次门徒们还是不明白。因为接下去,弟兄姊妹你看到,他们在晚上看见主在海面上走的这一件事,显明他们还是不明白那分饼的事,心里还是愚顽。

  弟兄姊妹你留意,主作了一件又一件,一件又一件,主要是叫门徒学习功课,但是门徒在那时候还是跟不上来。我们求主给我们今天不作那样愚昧的人,主怎样伸出手来作工的时候,我们里面能看得很清楚是怎么回事,我们就跟上去。── 王国显《乃是要服事人──马可福音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