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一讲 认识让主作工的法则

 

(六45至七17

  在五饼二鱼这个神迹里,我们的主给门徒学了好几方面的功课,一面让他们知道,神呼召他们,乃是要叫他们去作供应众人的人。另一面也让他们晓得,他们不能凭自己去作人的供应,因为他们实在是一无所有。我们更感谢主,他们不单学服权柄守秩序,主也让他们学习一个不浪费主的恩典的功课,不因着主显明神的丰富,人在享用的时候,就把神的供应作为平常,作为普通。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神!

  我们一再的提到,特别在马可福音的信息里,许多人只是看重我们的主怎样去服事人。当然,这个是主题,因为是说出我们的主是神的仆人。但是我们也看到,我们的主按着神自己的定意来服事人的时候,祂也看见神永远的计划要不住的在执行,祂不能老是停留在地上,等着神的旨意完成。所以祂把祂从父那里所接受的托付,传递给跟随祂的人,让他们学习照着祂的道路,跟随祂的脚踪,来作完神在地上所要作成的工作。所以,我们看到,一面是主在作工,一面也是主在造就门徒。

  五饼二鱼的神迹,我们认真看进去,你一定是看见主造就门徒的成份比较五千人得供应要来得重。从别的福音我们了解到,人跟随主是为了吃饼得饱。但是主在祂所选召的门徒当中,祂却是非常明确的让他们看见,跟随主的路是怎样的一条路。我们在约翰福音里看见,第二天,众人找到主,但是没有饼吃了,只有生命饼的信息传出来的时候,好多人就跑掉了,跑到一个光景,只剩下十二个人,就是主所选召的十二个人。主就直接了当的问他们一个问题,“你们也要去吗?”所以弟兄姊妹你就看到,在主所作的一切的工里,祂的重点是放在跟随祂的人身上。因为祂显明神的作为的时候,人的眼睛是看得见的,但心里却不一定明白。如果他们看见神所作的工,而心里却没有受吸引,我们的主就不浪费时间在他们身上。但是为了神永远的旨意,祂不能不在祂的门徒的身上下工夫。因为到有一天,我们的主离开这个地的时候,地上的工作就要交给门徒去继续完成了。我们实在是看到这样的事。

 

让门徒更深的认识主自己

  现在五饼二鱼的事情告一个段落了,在马可福音里,圣灵的记载就是记录到我们的主吩咐门徒,“你们先坐船到伯赛大去。”主没有跟他们一起走,主一个人到山上去祷告。晚上的时候,我们的主从山上下来,就从海面上走到门徒那里。祂本来就不要坐门徒的船,我不知道我们的主究竟起先是怎么安排,也许祂是要越过他们,先到伯赛大,然后在伯赛大等着他们来。也许是这样,因为我们读经文的时候,我们看见我们的主不是直接走到他们那里,主是从旁边走过。但是他们看见主,他们认不出主来,所以就在那里喊叫起来,以为是碰到什么不寻常的事。然后我们就看见,“主说,放心,是我,不要怕。”主就到了船上去。

  这一段话是不是只是给门徒又一次经历主的能力呢?我看经历主的能力这一点是次要的,主要的是要让门徒去认识主是谁,好建立一个准确的心思来跟随主。我们从那里看到主有这样的心意呢?因为我们的主上了船以后,风就平定了。门徒心里就希奇,“啊!这个人怎么这么厉害?祂一来,什么都平静了。”圣灵就在这里记下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五十二节,“这是因为他们不明白那分饼的事,心里还是愚昧。”从这里弟兄姊妹你就晓得,我们的主作这一件事,乃是要让门徒清楚的知道他们必须要知道的。

  特别在这里提到,四、五个小时以前,分饼的事在进行,他们领会到主说,“你们给他们吃吧!”然后主让他们看见,主怎么显出祂是供应。别人也许不太知道,因为上万人在这里,很细的事情不可能都给众人领会得过来。但是对这十二个门徒,整个事情的发生和发展,他们全在其中。他们应当看见,我们的主是怎样的供应人,我们的主是如何支取天上的丰富,来作地上的供应。但是他们还是不领会,他们没有从分饼这件事上面领会到主的心意,也没有体会到主的心思,所以对主在海面上行走的这一件事,他们里面还是这样的愚昧无知。

 

主忍耐的在等候人的苏醒

  弟兄姊妹,我们的确不能怪这些门徒,因为如果不是圣灵开我们的心灵,你不要说,当时的门徒不领会,我们今天读这些那么明确的记录,我们里面还是有许多的问号在那里。感谢主!主知道门徒们的缺欠在那里,所以祂非常忍耐的,用不同的方法,在不同的时间,用不同的遭遇,来让门徒去认识同一件事。所以弟兄姊妹,你会问一个问题,主为什么打发他们坐船走,而祂本人却上了山上去祷告呢?这里面又是因为五饼二鱼的事,他们是看见,但却没有领会到那事的结局。

  在马可福音的记载里,上一次的平静风浪的事上,他们已经觉得,“这一个是什么人?连风和海都要听祂的。”当中有人就说,“諯u的是神的儿子。”这只是头脑里面的反应,里面还是没有看见。过了五饼二鱼,他们仍然没有看见,现在主又作一件事给他们看,什么事呢?“你们去伯赛大,我留在这里,我还有点事要作。”作什么事呢?“我要祷告去。”

  弟兄姊妹们,如果门徒们的灵里面是苏醒的,他们应当看到一件事,这一位神的儿子,这一位是被神差来地上作成神工作的神的儿子,在祂的服事里,祂不敢越过父的界线,所以祂是不停的来到父的面前,寻求与父有交通。在交通里看见父在祂面前如何带祂再走一步。

  我想我们很明确的看见这一个,因为祂独自上山去的时候,也许我们也会这样问,“为什么不带门徒去呢?带着门徒去不是更好吗?”让他们看见我们的主是如何的仰望父,如何的寻求父,如何的依靠父。但是我们的主却没有这样作,只有在客西马尼那一次,祂是把门徒带去。在这些过程里,我们的主只是给门徒看见一个榜样,看见我们的主是如何活在父面前的榜样。不错,祂在地上显出好大的能力,祂作了好多人看为希奇的工作。但是祂要门徒看见,祂能作成这一切,能显露这一切,完完全全是从交通里把父的心意和安排领会过来,然后又把父的心意和安排显明出来。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主!

 

门徒的真义

  我们留意到,当时我们的主呼召门徒的时候,在第一章里,按马可福音来看,“来跟从我,我要叫你们得人如得鱼一样。”这是主当时的呼召,但是怎么去得人如得鱼呢?你说,“主若差遣,我们就能作成得人如得鱼一样。”但是问题没有这么简单,因为在答应主的呼召这一个事实里,主要让他们先认定祂是谁?祂要作什么工?祂怎么去作成所要作的工?这是主选召门徒以后,你就看见祂一直把他们带在身边,就让他们叫“门徒”。门徒就是学生,但是还是老旧的日子的学生,不是在课堂里面上课的,而是跟着老师在那里,看着老师的一举一动,来学着他所作的,所以是学徒那样的学生。

  现在我们的主就是如此把门徒带在身边,让他们去认定几个事实,祂是谁?祂作什么工?祂怎么作工?回应那“得人如得鱼一样”的话,我们就知道这件事不是只是一个作工的问题,也不只是一个服事的问题,而是如何的去学习,操练、预备成为主所能用的一个工人。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主!我们不把“门徒”放在很狭隘的体会里。我们从马太福音里面去看的时候,门徒这个范围更是很宽广的,宽广到每个接受主的人,主都要他成为门徒。

  我们记得主复活升天以前,祂所宣告的那些话,“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交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浸,凡我所教导你们的,也要教导他们时刻的遵守。”弟兄姊妹你看到,救恩是把每一个人都带到作门徒的光景里,不像现在的那些人主张说,“你信了主就是信徒,有了一阵子的追求就成了门徒,如果你还有一些服事,那你就作使徒。”弟兄姊妹,没有这样的事,圣经里绝对没有这样的事。你被主选中,你就是该要作门徒。

 

在实际跟随主的生活中作门徒

  现在我们看主怎样带领祂的门徒,一直在实际的生活里让他们知道如何去跟随主。这是非常明显的一件事,所以圣灵特别记下,他们看见主行走在海面上,而心里不明白,还以为是鬼怪的时候,圣灵就说,“他们还不明白分饼的事,心里还是愚顽。”但是感谢主,对着这样一批愚顽的人,我们的主没有失望。正如我们今天在主面前,我看,我们的主看我们这些人,跟当日的门徒顶多是好一点点,或者根本就是没有两样,都是愚顽的人。但是祂容忍我们,仍然在等候着我们。当日的门徒就是如此的给我们的主来引领着。我们实在感谢赞美我们的神!

  我们看到一件事,主藉着各种各样不同的事物来开他们的窍。只要他们的心窍有一次被打开,以后他们的心就明亮了。现在跟随主一段日子了,他们好像那个窍还没有开,虽然看见主作了很多不寻常的事,但那心窍还是没有开。我们感谢我们的主,祂的忍耐和祂的宽容,让这些门徒仍然留在祂的跟前,一步一步来接受带领。

 

赐恩的主比恩典更宝贵

  我们的主上了船以后,很快他们就到了革尼撒勒的地方。靠了岸,众人就认得是祂,所以就把许多有困苦的人,都带到主那里,就是盼望能摸一摸主的衣裳繸子,他们的缺欠、毛病就好了。我们在这地图上留意,革尼撒勒,就是加利利海的另一边。伯赛大,迦百农在这一边,迦百农在这里,伯赛大在这里,这一个是加利利湖,革尼撒勒在这里。这一些人,非常可能就是约翰福音第六章里所说的第二天去找主的那一批人,又是在同一个地点。虽然主知道这一批人是那样的无知,他们又是要主的恩典,不乐意去寻求认识这一位赐恩的主。但是宝贝的是你看到,我们的主没有推却他们的寻找,因为这些人,他们实实在在是带着自己的残缺来到主的面前,主就让他们得医治。我把他们并到约翰福音第六章里去,我想大概当时的情形是这样,这些人都得了医治,好了以后,他们就等在那里。等什么呢?等再吃一顿。但是在这样的动机里,我们的主就没有答应他们,我们的主就把他们带到生命认识和光照里边去,结果那些人就不甘心再跟随主。

  我们觉得宝贝的就是,虽然主明明知道这些人是如此的来寻找祂,祂仍然按着他们的残缺给他们得着补满。现在就引出一个大问题来了,一面我们看见,主在那一个时候,作了非常不寻常的事,也教导了人属天的事物。但是另一面能领会的人并没有几个,如同现今在地上的人也是这样,去寻求主的恩典的人是不少,享用主恩典的也不少,认识祂既然是赐恩的主,那就好好的跟随祂,这样的人就不多。当日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

 

与宗教的遗传不同调

  所以我们的主在革尼撒勒的时候,就有人来给祂找麻烦了。法利赛人,文士,他们从耶路撒冷那里来,来作什么呢?来找麻烦。因为一面他们看见,也听见,主作了那么许多有能力的事,显出属天的权柄是那样的明确。但是另一方面,他们又发现跟随主的人,好像不那么照着古人的遗传来生活。弟兄姊妹你注意这里,在这一批人里,法利赛人是非常严谨的,是犹太教门里的一派人,他们从巴比伦被掳归回了以后就出现了,一般人认为他们是以斯拉的门徒,代代相传。他们认为当年神把他们交出去,乃是因为他们向神失去了敬虔,不尊重神的律法,所以他们在那一个时候,就产生了一种非常严谨的主张。除了守住律法上所说明的,还在律法以外再加上许多的仪文,目的乃是维持他们敬虔的光景。

  当然这些心思是好的,但是非常可怜的就是这些事情传到四福音的时代,传到我们的主到地上来的时候,所传留下来的律法也好,遗传也好,只是保留着一个外面的样式,而没有实际。但是这些人就满足于外面的光景,而不计较里面的实际。这一批人看见我们的主是那样有能力的带出神的权柄来,但是看看祂的门徒又好像并不那样重视古人的遗传,他们里面就有了话,他们就要来问个明白。也就是说,他们要来找麻烦。

  也不能怪他们的心思里有这样的领会,如果主耶稣是从神来的,祂不可能这样对待犹太教里的遗传。如果你说祂不是从神那里来的,祂怎么能带出这样的权柄和能力并智慧呢?这是他们心里一个很不容易解开的结。所以这次我们看见他们是要来找麻烦。但的确他们里面已经为自己找了一个麻烦,因为他们没有办法弄清楚,究竟这位耶稣是谁?你说祂是神的儿子吗?祂自己是这样宣告,但看看又不像,因为既然是神的儿子,祂不会回避神的意思。他们没有想到,他们所以为是神的意思,根本就不是神的意思。你说祂不是神的儿子,那祂凭什么能作出这样的事呢?

  所以他们就来到主那里,很明确的问祂说,“主啊,諈门徒为什么用左手拿食物吃呢?”那意思就是说,怎么不洗手就拿东西吃呢?因为他们的习惯是这样,你要是从街市上回来,你一定要洗手。当然这个习惯是不错,可是当时犹太人把这样的习惯当作神的命令,而产生一些心思上的捆绑。不仅是说洗手,还有很多洁净的规矩,洗盘碗,洗一些用具,他们都很着重,都要把那些弄得干干净净。当然这些都是好的,但是好不等于是神的命令,不等于是神要人非作不可的宗教敬虔。在那一个时候的法利赛人已经落到这样的一种光景里,他们没有办法能脱出这样的捆绑。

  弟兄姊妹们,我们就要留意到,主当时怎么来回答他们。主当时的回答并没有说那些事情不好,但是主说,你们不能把这些东西跟神的吩咐划一个等号,更不能用这些东西来代替神的吩咐。弟兄姊妹们,这是很严肃的一件事!因为这样的事不单是发生在当时,也发生在现在,也发生在整个属灵的历史里,每一个时刻,我们都看到这样的光景显出来。

 

主不能接受没有实际的敬虔

  我们先来看看,我们的主怎样来指明这件事,从第七章第六节开始,耶稣说,“以赛亚指着你们假冒为善之人所说的预言,是不错的,如经上说,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却远离我,他们将人的吩咐当作道理教导人,所以拜我也是枉然。”这是先知老早就指出的一个光景,在以赛亚的日子到我们的主,当中大概有六百年的时候,已经是在六百年以前,神的先知就指出这个问题,说,“总归有一天,神的百姓就是落在外面的持守里,而失去了里面的亮光。他们嘴巴里说很好听的话,但是里面却没有主的地位。他们能说很高的道理,但是里面没有一点跟随主的心思。”所以我们的主说得非常清楚,“你们将人的吩咐当作道理教训人,所以拜我也是枉然。”

 

服事主的歧途

  弟兄姊妹们,你晓得,到了近代,我说这个近代,包括这最近的一百年,就是整个二十世纪也包括在里面,当然也包括二十世纪以前的一段时间。你晓得在基督教里,有多少人的道理跑出来成了教会的规条,成为神儿女们必须遵守的条文?这些东西,你说它错吗?它也不是错到什么地方。但是你说它准确吗?却一点没有准确的成份,因为都不是从主的话里出来的。

  弟兄姊妹,我不晓得大家有没有发觉这样的一种光景。过去这种光景只是在那些新派的人里面会出现,但是在近三四十年里,这种光景也在所谓福音派的神的儿女们中间出现。如果弟兄姊妹你稍微留意一下,这些年来基督教的文字,你就会发觉一个问题。我不说那些新派的,新派的老早已经是这样,他们根本没有神,不必去跟他们计较。我说的是所谓福音派的这些人,他们讲什么问题的时候,他们不是说,神的话是怎样的启示我们,或者是光照我们,或者是教导我们。都没有这样的话,他们说,“从神学上来看,这个事情应该是这样、这样、这样。”“从神学上来留意,这个事情应该是如此、如此、如此。”

 

人的道理代替神的话

  弟兄姊妹们,这是什么东西?什么叫做神学思想?究竟今天我们是跟随神学思想,还是跟随主的话?是跟随主的自己,还是跟随神学的道理?我想用某一个人给神学思想下的定义来说明这件事。当然,这人是神学家,他说,“神学思想,就是人按着他们所处的环境,和他所有的经历和体会,对神话语的认识所带出来的结论。”弟兄姊妹,糟糕不糟糕?是人根据他自己的经历、领会,去认识神在圣经上说的话,然后就作出一个结论。这一个结论,就是他们的神学思想。所以你看到,在末了的日子里,我可以有一个什么的神学思想,他可以有一个什么的神学思想,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带出一些神学思想,我们就按着这些神学思想来决定我们的宗教生活。

  弟兄姊妹们,神还需要向人说话吗?圣经传留下来还有意义吗?早期教会所提到的,虽然那不是出自圣经,但总是教会历史上的神儿女们都能接受的。使徒信经,尼西亚信经这些话,难道只是白纸黑字,没有什么意思吗?当然,我们也不把那使徒信经,尼西亚信经摆到一个地步,等同神说的话。但是我们不能不看到,人的思想是如何在每一个时代,用不同的方式方法,来改变神的话语,来错误的引导寻求神的人离开神的真道。

  当日我们看到,主明指着法利赛人说,“你们把人的吩咐当作道理来教导人,所以拜我也是枉然。”这的确是一个非常严肃的事!听起来好像是很合情合理的神学思想,现在都很注意环保,所以环保神学跑了出来;人也乐意在生活当中有一些成绩来显明人的本事,这个也是很满足人的心思的,所以成功神学也跑出来了。前二、三十年,或再早一点,三、四十年,那个时候在地上,到处都在闹革命,革命就成了一个很时髦的玩意儿,所以随之而来的,“人民神学”也出来了,“革命神学”也出来了。我们如果不接触那个基督教的世界,你想也不会想到,怎么会有那么许多的花样。但事实上,就是摆出这许许多多的东西来。你说,人家要摆就让他摆嘛!我才不管他。弟兄姊妹们,有一个问题在这里,你不管他,他要管你。你不跟随他的时候,他来对付你。他说你思想落后,你们跟不上时代,你们要被时代淘汰。

  那段日子里有一个名词是非常流行的,那就是作“时代的先知”,现在还没有完全过去。他们作时代的先知,你不跟随时代的先知,你就得被定罪。弟兄姊妹,你看到这个吗?我们是不管他,但是我们却要知道他。我们的主在那个时候,已经非常明确的指出,“你们将人的吩咐当作道理去教导人,所以拜我也是枉然。”主说得更具体,因为有这些东西来作印证。

  主在这里举了一个例子,祂在第八节说,“你们是离弃神的诫命,据守人的遗传。”又说,“你们诚然是废弃神的诫命,要守自己的遗传。”具体显在什么地方呢?主在这里说了一个事实,“摩西说要孝顺你的父母。”又说,“咒骂父母的要把他处死。你们倒说,我当奉给父母的,已经奉献了给神,已经带到圣殿里去献上了。所以对不起,我就不必服事你了,我就不必管你了,你肚子饿是你的事,你没有衣裳穿是你的事,我应该作在你们身上的,我已经照着古人的遗传送到圣殿里。”弟兄姊妹们,究竟是古人的遗传,或者说是人的道理作根据呢?还是神的话语是根据?当时主说出这些话,如果我们用近代的话来说,我们就说,究竟是神的话语作根据呢?还是神学的思想作根据?或是神学的理论作根据?

  好多人就说,你们这些人反神学。前不久,我听到一个在中国基督徒当中鼎鼎有名的人在聚会里说,现在许多人看见神学里面有一点的毛病,他们就反对神学。我在底下听了,我就说,“只是一点点的毛病吗?还是整个真理的基础出毛病呢?”我才不承认那是一点点的毛病,我不得不说,是整个真理基础出了毛病。真理的基础出了毛病,还有什么好说的呢?诗篇上的话不是那样清楚的说吗?“根基若毁坏,义人还能作什么?”根基如果毁坏了,你就是义人在那里撑,也撑不出什么名堂来,因为连立脚点都没有。

 

里面的比外面的重要

  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主,我们的主当时对那些人所讲的问题,与其说是回答来质问主的人,倒不如说,直接了当的告诉他的门徒,“你们应当怎样去认识属灵的问题。”因为我们的主在末了说,“外面进去的,不能污秽人,唯有从里面出来的,才能污秽人。”小字那里说,“有古卷在这里说,凡有耳的就应当听。”这话放进去还是有作用的,因为这话实在太重要了,你是有耳朵的就要听。听什么呢?主说,“从外面进去的,不会污秽人,从里面出来的,才会污秽人。”

  当时门徒也不明白,等到那些人散开了,门徒就问主,“主啊,那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作外面进去的,里面出来的才是污秽人,这是什么一回事?”弟兄姊妹你注意十八节,“耶稣对他们说,你们也是这样不明白么?”你看到了,主说的这些话,那重点是放在门徒的身上,一而再,再而三,门徒一点也领会不到主的心意。现在主说得那么清楚,他们还是不领会。不要说门徒,如果主的灵不开我们的窍,我们也一样不明白。不是说,主在这里说的比喻我们不明白,而是说这个比喻所带出的那真实的光景,我们不明白。主这一段话,明明就是让神儿女们留意到,在跟随主的路上,我们不是着重在外面作了什么,也不是计较我们在外面作了多少,乃是要着重看我们里面有的是什么。

 

确实的跟随主

  刚才我已经和弟兄姊妹提到了,主带领门徒跟着祂,去学习、去操练,有三个非常明显的方向。第一,祂是谁?第二,祂要作什么工?第三,就是祂怎么作?弟兄姊妹们,这几件事一直到今天,仍然是我们这些服事主的人所要留意的。祂是谁?当然祂是神的儿子。但是我们说,在服事的事上面,祂是主,我们就得要听祂的,我们不是听别的,我们不是听属灵的领袖的话,我们是听祂的话,因为祂是主,我们是跟随主的人。

  到了启示录的日子,圣灵记录了一件在天上给约翰看见的事是非常宝贝的,就是那么两句话,“羔羊无论到那里去,他们都跟随羔羊。”弟兄姊妹们,你留意,主带着祂的门徒,就是要他们学习这一点。你要知道主是谁,主到那里去,你就跟着祂去;主不去那里,你就不要去那里。不是说,以人的道理说得过去,或是说不过去来作标准。有些时候,人的道理说得顶清楚,但是主不在那里,你就是不要在那里。有些时候翻过来,人的道理说得头头是道,说不能碰,也不能摸,但是主偏偏就是在那里。我们要跟人呢?还是要跟神?这个是非常严肃的事。

 

确实知道主要作什么

  他们要认识主作的是什么。主不是只是在那里供应人的缺欠,供应人的缺欠不过是神作工的一个方法,但那不是作工的目的。作工的目的乃是把人带回神的面前,乃是把人带回神永远的旨意里。如果服事主的人,在这一点上给我们的主点醒了,那么我们就觉得,在神的工人中间,在神的儿女中间,就一定少了许许多多不必要的吵闹。

  但许多时候,我们就是看不见,我们或者是跟随一个道理,我们或者是跟随一个习惯,我们也许是跟随一个传统,甚至是我们跟随一个团体,或者是跟随一个属灵的领袖。但是我们的主要我们非常明确的知道,我们的主祂要作什么,然后才决定我们跟随主的道路。如果我们跟随主的道路,不是把人领回神的旨意里去,我们是白白的奔跑。

 

确实的知道主作工的方法

  我们感谢赞美主,我们不仅是要知道那个目的,也还得要知道主作工的方法,主要怎么去作成?这也是近代人常常不自觉的一个毛病。因为一般人都着眼在眼见的果效里,当然我们也需要看眼见的果效,但是眼见的果效不能摆在第一位。眼见的果效是需要,没有眼见的果效,你怎么能知道神的手在作工呢?但是眼见的果效不能代替主,如果主在人中间,不能很自由的按着祂自己的意思来成全祂所要作的,那么那些眼见的果效也没有什么属灵的意义和价值。

  我们承认我们的天然性格是非常容易为神去策划,因为有了一些策划,也按着字句来完成,那的确会带出很明确的眼见果效。但是如果有了眼见的果效而失去了主,或者说,主的地位在我们中间不那么明确,那眼见的果效的确并没有说明什么。所以我们的主跟门徒说得非常清楚,要注意里面过于外面。我看保罗在罗马书第二章里,那么明确的说到,“外面作犹太人的,不是真犹太人。外面的割礼也不是真的割礼,真的割礼是里面的。”他发表这样的一个看见,非常明确是从主对门徒说的这些话来的。你留意里面的光景是怎样,你就要留意主在这个人里面的地位是什么。

  我们承认在我们属灵的路上常常出毛病,就是因为我们的里面不是让主居首位。有些时候,我们话语是说得漂亮,但是实际不是这个情形。但主给我们看到,祂看的是实际。这话不仅是在这里说,在旧约的时候,神老早就一直在说了。在撒母耳寻找大卫的时候,神已经说了。就是同一个原则,同一个真理里的话,这一些话,不住的在指导着神的儿女该如何紧紧的跟随主的脚踪。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主!现在主让门徒学一个新的功课,是以前主没有跟他们提到的。主以前一直是让他们看到在外面怎么作,现在主在这里就教导他们要从外面进到里面,然后从里面再出来。

  这是非常宝贝的光,因为你里面不对,你外面不可能对的。你外面就是作得怎么对,你里面不对,那外面的对也没有意思。若是你里面对了,你外面也许有一些毛病,但那些毛病并不影响你里面在神面前蒙数算,蒙纪念。当主教导门徒碰到这个功课的时候,在圣灵的记录里,马上就把一些实际的事情带出来。

 

具体去经历里面的实际

  我想接下去所发生的两件事,并不是按着次序发生的。因为我们从路加福音可以看到那准确的次序。但是圣灵在这里,在祂启示的次序里提到两件事,一件就是一个推罗西顿的妇人为她女儿求主赶出附在她身上的鬼。另外一件事就是到了加利利海的范围的时候,有人带了一个又聋又哑的人来,请求主给他得医治。弟兄姊妹,如果我们不留心去注意,你没有办法看得到圣灵在这里的心思,你也没有办法看得到,这两件事情紧接下来与主说“要注意里面,不要注意外面”有什么关连。

  我们留意这里,那推罗西顿的妇人来到主那里说,“主啊,求邆膆X附在我女儿身上的鬼。”我们的主就说,“不好把儿女们的饼给狗吃。”你要是从字面上来看这个话,那真是很污辱人,明明是人,你怎么可以说是狗呢?当然,在这里,我们知道这完全是站在犹太人的立场上所发表出来的意念。因为在犹太人的立场上面,他们看所有的外邦人都是狗,因为他们与神没有关系,神不悦纳他们的。

  另一方面我们也注意,我们读马太福音的时候,了解到主第一次差遣门徒出去的时候,有一个非常明确的吩咐。祂说,“外邦人的城,你们不要进,撒玛利亚人的路,你们不要走,宁可到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里去。”好像主在那里告诉他们要实行种族歧视,是不是?不是,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主当时告诉那些门徒,要先去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里,这是神作工的次序,“先是犹太人,后是希利尼人。”这是一个作工的次序。但这个次序不是呆板的,不是一成不变的,不过在原则上是“先是犹太人,后是希利尼人。”

  所以当时我们的主这样回答推罗西顿的妇人,我们可以了解到那个背景是这样。但是这一个妇人,她认识主是谁,她知道自己所站的地位,所以她就说,“主啊,不错,但是狗也吃儿女们桌上所掉下来的碎渣儿。”感谢主!你看到了,主一听到这话,祂立刻就说,在马可福音里是这样说,“因着这一句话,你回家去吧!你女儿已经好了。”整个的问题出在那里?“因着这一句话”。这句是什么话?“主啊,狗也吃儿女们桌子上掉下来的碎渣儿。”

  弟兄姊妹们,在这个妇人的回答里,她明显就是接触到,主在上头所教导门徒的,要门徒认识的那几件事。第一,知道主是谁;第二,知道主要作什么;第三,知道主怎么作。人常常说,“你有信心,就可以取用主的恩典。”这点是没有错,但是主在这里要表达的,不是只是这么一点点。为什么这个推罗西顿的妇人的女儿能得着释放呢?主说,就是“因着这一句话”,因为这一句话,说出了一个事实。什么事实呢?“主啊,謔釦@工的权柄,諝i以随諈熒N思来作成諰珥n作的。”

  弟兄姊妹们,我们若是看到这一点,你就看到在这个妇人里面,她是把首位让给主的。并且在主作工的这一件事上面,她是尊主为大的,她是让主得着一个作工的机会。弟兄姊妹记得,倪柝声弟兄有一篇文字,有很多弟兄姊妹家里都有,最末了的两句话,“为神作工,不是替神去作工,而是让神去作工。”弟兄姊妹们,这个就是,你认识祂是谁,你让祂在我们的里面作完全的管理,让祂有作工的机会,祂就作成祂要作的。

  接下去的那一段就更明显。那些人把一个又聋又哑的人带到主的面前来,他们说,“主啊!求医治他,求諞鬗潀b他身上,叫他得医治。”我们不小心就会漏掉这事实,这些人来到主的面前是去指挥主怎么作。留意到吗?“主啊,諞鬗潀b他身上,他就好了。”偏偏主就不按手在他身上,偏偏主就把那个人带离开众人,祂就用另外一个方法来叫这个人的问题得解决。你说,主所用的方法好像很愚笨,用指头挖他的耳朵,难道他里面满了耳垢塞住,所以听不见吗?又吐了唾沫在舌头上抹抹,这样他就开口了?弟兄姊妹,不是的,你看这一个人得着医治,乃是在主那一次祷告的那句话怎么说,“以法大”,严格说起来,还不是一个祷告,只是一个叹息。所以圣经也这样说,“主就叹息”。

  为什么主在那里有叹息?弟兄姊妹你看到,人常常把主来限定,限定在他自己所经历过的经历里,限定在他自己所认识的道理里。我们的主岂是可以给一两样经历来限制得住的吗?岂是让一点点的道理限制得住的吗?所以你看到那些人来到主那里的时候,“主啊,諞鬗潀b他的身上就好。”我们的主就是没有按手,我们的主就只有一个叹息。主作了一些动作,但不是按手。作过了以后就叹息,叹息什么呢?叹息人怎么这样不认识神作工的方法,叹息人怎么对神的认识是那么狭小。

  因此,弟兄姊妹们,接连两件事正好呼应上面主所说的,你里面一定要对,不能停留在外面。你里面对了,神就有作工的机会。神有作工的机会,神就作成祂所要作的工。这是让主作工的秘诀。

  这次我在多伦多一次的聚会里,他们提到一件事,我不好说那具体的情形。他们问我怎么办?我就告诉他们,“弟兄姊妹们,学习让主作工,不要自己伸出手来,你要看见主要怎样作,你就照着主所要作的跟上去就好。”这都是人在神面前常常会显露出来的,不自觉的一些愚昧的事。但是一个给主选召出来,呼召出来,要跟随主作一个服事主的人,必须要学这个功课。是从里面到外面,不是从外面到里面。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让主在我们里面居首位。也只有主在我们里面居首位,我们的主才有作工的机会。

  一次江弟兄交通的话,我听下来很深刻,那样的事我们弟兄姊妹们都懂。但是弟兄那一次说了两句话,就把整个事实总结出来,很受用。“我们要伸出手来作工,主就不作。你停下来不作,你让祂作,祂就作。”弟兄姊妹,这是太实际了。但问题是在我们这一个人,在神面前我们先要在里面受对付,让我们里面对,我们的路就走得正直,神在我们身上要作的,也找到了路。愿主把一些我们还没有看到的那些光,继续赏赐给我们!── 王国显《乃是要服事人──马可福音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