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二讲 更深认识主自己

 

(八126

  我们上次看到末了的时候,我们的主向人显明一件事,祂乐意服事人,但是祂却不是听从人的指挥。到了第八章,我们看见有很多的事,重复又重复的出现在主带领门徒的那些日子里。因着这样的重复又重复的出现,起码在原则上是重复的出现,我们就了解到,我们人的天然在主的面前,在神的光中,是何等的顽梗、愚昧。不是主一再的在那里忍耐和等待,我们就没有办法看见我们跟随主的路。

 

直接的经历主

  第八章一开始,我们就看到了“那时”,这个“那时”好像是给我们在时间上固定的某一个点,但是在原来的意思就不是“那时”,而应该是“那些日子”,就是我们的主,从推罗西顿回到加利利这一带地方的时候,主停留了一阵的日子,所以是“那些日子”。

  那些日子又有许多人聚集了,为什么有许多人聚集呢?下面我们看到,主明明告诉人,不能把祂在他们中间所作的事传扬出去,因为主是要让人直接去经历祂,而不只是从耳朵里面去听见祂。但是人就是那样,你说是好心意也好,你说不是好心意也好,主怎样告诉他们不要告诉人,他们就偏偏到处告诉人。结果给主一个机会在那里又跟他们讲论了好多事。

  在第八章一开始,我们起码看见,至少我们的主和那些群众有三天的工夫团在一起。是不是只有三天,我不敢说,但至少有三天,因为那些日子应该是比三天要多一些。但是在许多的日子的末了的那一段说,“三天”,三天这些人在那里听主的教导,连饭都不要吃了,也不回家了。三天三夜在那里不吃不喝,这样来听道,这样的确是很追求。我不晓得这一批人是不是五饼二鱼的那一批人,但是这一批人应该是比较好一点。因为第二天他们没有饼吃,他们还是留在那里,接连三天还是留在那里。所以主就叫门徒来说,“我怜悯这些人,因为他们同我在这里已经三天了,也没有吃的。如果我打发他们饿着回家,在路上会困乏。因为有从远处来的。”

 

领会主怜悯人的性情

  弟兄姊妹,我没有看这段话以前,我先要弟兄姊妹注意,在四福音里,特别在马可福音里,有一些字你非要注意它不可的。我们如果不注意这些字,我们就觉得事情是非常平常的,只是记录一些事情。但若是你注意到圣灵所用的字的时候,你就会发觉,有些事是非常不寻常。好像在第八章里,现在我们就碰到一个字。在第八章里有好几个同样情形的字。圣灵在第八章里作这些记录的时候,里面所发生的事都已经过去了,不是当时现场的记录,就算是现场的记录,也在作记录的时候成了过去了。所以我们看见很多的动词都是过去式的。

  但是很希奇,如果我们留意的时候,有几个动词是应该用过去式的,如果说是照着这原则作记录的话。但是圣灵就偏偏用上现在式,如果我们发现这个点,我们就会留意到,是圣灵胡涂吗?圣灵不胡涂。既然圣灵不胡涂,祂这样来说话,那里面就一定有意思在其中。弟兄姊妹,你留意这里,“耶稣就叫门徒来,说,”这一个说“说”所用的就是现在式的“说”。按着事实来说,那是很早以前说的。如果你再比较底下其它的话,绝大部份还是用过去式的动词来作记录。偏偏在这里就用了一个现在式的动词,什么意思呢?如果我们稍微多注意一点,在第八章里有好几个地方,按着历史的记录是应该用过去式的,但是圣灵在作记录的时候却是用现在式。这有什么特别呢?

  如果我们注意,你立刻会发觉,因为这里主所说的,不是只限于当时发生的那一件事,而是藉着当时所发生的那一件事,来带出了主那永远的性质。也就是说,如果我们的主在其它的时间,其它的地方,也碰到同样的事的时候,我们的主还是说这个话。如果我们发现这样一件事的时候,我们就了解到,在这里是很有讲究。“主就叫门徒来说”,说什么呢?“我怜悯这众人,我怜悯这众人。”弟兄姊妹你注意,“祂说”,如果按照历史来说,这句话是老早说过的。但是今天给我们读到的时候,圣灵仍然让我们注意到是主现在在说的话。

  这一面是说出,我们的主是从永远到永远的主,这点是我们很容易能领会的。我们更进一步要注意,就是主说的这一句话,乃是在表达神那永远的性情。神的性情里面有很多的内容,所以神的性情是很丰富的。其中有一样是怜悯,这一个怜悯,是神永远的性情的一个表现。我们掌握到这一个事实的时候,我们就看到了,当日主看到那些人在那一种光景里的时候,祂里面的怜悯就大大发动。过了一千多二千年,来到今天,祂看到我们在其它一些事上有愚昧的时候,祂是不是也会向我们发出怜悯呢?我们感谢主!圣灵用了这一个字,给我们留意到的,我们就有把握说,如果今天主看见我们愿意寻求祂,但是我们却是带着许多的愚昧,我们没有办法体会主的心情,没有办法体会主的定意,主绝不因此而把我们放弃。相反的,祂在我们身上要显出祂极大的怜悯,如同当日祂看到那四千人三天没有吃东西的时候,祂里面就满了体恤,满了同情。我们实在感谢我们的主!

 

要活出主怜悯的心意

  好了,当我们碰到主的这一点性情的时候,我们就留意到,圣灵在这里让主说出这样的话,那具体的意思是什么?实际的意思是什么我不知道,我这样领会,会不会走得太快?只是我觉得,主这句话应该是在头一天就说了。但是我们的主头一天没有说,第二天也不说,一直等到第三天才说。会不会我们的主是愿意看见,这一次不是祂主动来提出这个问题,而是门徒们在这种处境的底下,他们能从里面就有一个感觉,有一个带领,他们把这个意思提出来。为什么呢?因为离开五饼二鱼的日子并不太长,那一个属灵的经历对他们来说,应该是还没忘掉。

  如果他们灵里是苏醒的,在头一天,那些群众没有散开,他们就会来到主那里,“主啊,这些人不愿意离开,要不要为他们解决食物的问题呢?”如果门徒当时有这一点的反应,我相信我们的主是非常高兴。但是好像他们赶不上来,一天过去,他们没有反应。两天过去,他们也没有反应。等到第三天,我们的主不能再等待了,所以主自己就说了。所以在这种情形里说的时候,主是把祂那对人永远存着怜悯的心情,都调在祂的话里面。圣灵就这样记录下来。

  弟兄姊妹们,我不知道我这样看是不是太快了一点,但是如果从下文好几处圣经所记录下来的,我觉得没有太过份。我提那几句话给弟兄姊妹先看一看,在十七节当中,“你们还不省悟,还不明白吗?你们的心还是愚昧吗?你们有眼睛看不见么?有耳朵听不见么?也不记得么?我擘开那五个饼分给五千人,你们收拾的零碎有多少?”这是一件发生在以前的事。主现在说这话是在现在发生的事以后,所以我先撇开现在我们的主所面对的那点,他们接二连三的看见了,不过我们的主还是说,“你们还是不明白吗?”

 

一再经历主的所是和所作

  弟兄姊妹们,你留意到,主接二连三的用这样的问号,来指出当时门徒心里的光景,就很清楚的说出,门徒里面没有光,门徒里面还是闷着。他们看见主作工,但却不领会主为什么作工。更进一步的,他们还不领会主究竟是谁。我们看到圣灵按着这样的次序来记录这些事,我们就留意到,当时主这样问他们的时候,他们在那里已经三天没有吃了。“我打发他们回去,他们就饿了,在路上就困倦。”

  然后主就问,“你们有多少?”跟上次五饼二鱼的提问就不一样。上一次提问是说,“你们给他们吃吧!”现在主知道他们有,但按人来看是不足够,所以他们不哼声。也许是这样,所以他们不哼声乃是因为对五饼二鱼的那一件事情还没有领会过来。经历是经历过来了,但却没有领会过来。我想,说一说这个也好,我们上一个月交通聚会里,不是有一个小弟兄发生了车祸,作了一次见证吗?弟兄姊妹们,你不能说我们这个小弟兄的见证不真,但是在他的见证里是有一点缺欠,就像门徒当时经历是经历了神的供应,神的怜悯,神的保护。神所作一切事都是亲眼看过了,但却不领会。我听这个小弟兄见证的时候,我总是觉得他不够领会那一次事情的发生,明显是有主在管教的成份在内。如果他能领会到这一点,他在属灵的学习上一定会走得更稳,更往前多跨一步。

  当时的门徒,他们的确是看见主作了很多的事,那些事情都是非常的真实,也是人所不能作的。对当时的门徒来说,不是只有一次,已经有好多次了,但是他们好像那个属灵的窍没有开,就是停留在神是给我们恩典的神这点上。不错,神是给我们恩典的神,但是神给我们的恩典的目的在什么地方?神给我们的恩典包括什么内容?我们实在承认,我们是带着许多的无知和闭塞,但是我们的主没有放弃我们,所以等到合宜的时间,主亲自说话了,“我怜悯他们,我同情他们。”

 

事奉操练的更新

  在这一个主的意思发表里,弟兄姊妹,你很容易就碰到一件事,那就是服事上的更新。如果从当时的历史来说,是重复的历史,不过那个时候是五饼二鱼给五千人吃饱,现在是七个饼几条鱼给四千人,只是范围不一样,地点不一样,但是整个作工的原则,服事的原则,完全是一样。这也就给我们跟随主的人看见在主面前服事的路。因为是我们的主自己先活出榜样,祂自己常是在服事的更新里,祂也愿意那些跟随祂的人在服事上面,也是不住的更新。因为不更新就不能进深,不更新就停留在浅的地方。你更新了,你就进到深处。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主!在七个饼,几条鱼的这一个历史的事件上面,很清楚的看到主很忍耐的造就门徒。是同一个功课,但主非常忍耐的让祂的门徒们去接受造就。

 

里面不明亮,外面就胡涂

  这件事情过去了,法利赛人又来了。法利赛人现在出来盘问我们的主。我们留意到,在第七章里就已经有法利赛人来对付主,因为他们一直在看着主在作什么。法利赛人是很重视外面的光景,所以在第七章里,我们看到他们给主的问题完全是外面的,主就回答了他们的问题,他们里面就不大痛快,所以眼睛还是一直在盯着主。现在他们又来了,他们要否认主所作的,大概是没有可能,但是你要他们去接受主所作的,他们又觉得很困难。不是主作的不真实,乃是他们看见在主所作的里面,好像主是常常忽略了一些在外面他们认为不可少的东西。

  在第七章里我们看到他们问主说,“諈门徒为什么吃饭以前不洗手?”就是这样的一个问题,是他们祖宗遗传的问题,或是律法上一些外表的要求的问题。他们在主的身上好像一直看见主就是这样,“六天諝i以叫人得医治,为什么要在安息日作?多停止一天都不可以?”这些事在法利赛人眼中看来,他们就觉得耶稣这一个人,我们很难给祂下结论。你说祂不是,祂又好像是;你说祂是,祂又好像不是。这些法利赛人里面满了各种各样的矛盾,所以他们现在跑到主的面前来,圣灵记下他们是不存好心来跟主说话的。但是我们从他们的话里,也看见他们里面的苦闷,也是他们要来寻求解决的,但是因为他们不能脱离自己的背景,和他们所学习的限制,他们还是老样子的留在主的面前。

  现在他们来了,他们来了就对主说,“我们很愿意看见从天上显一个神迹给我们看,如果諯从天上显一个神迹给我们看,我们就真的佩服諵F。”但是另一方面,他们存这样的心思,也是为了去试探主,要找出究竟諡O谁的答案。所以是不安着好心的成份,比较寻求解决他们自己的矛盾的成份要高一些。其实他们要看神迹,五饼二鱼不是神迹吗?叫瞎子的眼睛开了,不是神迹吗?这些都是神迹,但是他们看见这一些,他们觉得这些事是在地上发生的,“如果諡O从天上来的,那从天上弄一个神迹出来,我们就不再疑惑了。”

  道理好像是说得蛮清楚的,但是原则是错误得不得了。能在地上显出神迹的,要在天上显出神迹来就根本不是难处,因为你既然称它是神迹,那就只有神能作。既然是神作的,神作在天上也好,作在地上也好,都是神作的,一点难处也没有。在马可福音里,圣灵没有记录主所说的全部的话,在别的福音书,圣灵记得比较详尽一点,祂说,“你们可以看天气啊,你看见天发红,你就说要下雨了。你看见天上的天色,你就知道要下雨还是晴天,这不都是神作的吗?你要看天上的神迹,神天天都给你看着。”

 

这世代的神迹

  这就引出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来,那是什么问题?别的福音书都说同样的话,“在这样的一个世代里,再没有神迹给他们看,除了约拿的神迹以外,再没有其它的神迹可以给他们看。”为什么呢?从主的话的表面上来说,主就是再作更多的神迹,你们看不懂,所以你们不需要去看,也不必看,你看了还是不懂。但是更重要的意思乃是说,你要看神迹,这样的一个世代所需要的神迹,不是看一些比较希奇的事,而是要看见神的儿子完成救赎这一件事。所以在别的福音书里,就非常重的说出,“除了约拿的神迹,再没有神迹给他们看。”弟兄姊妹们,在马可福音里,圣灵记录主跟法利赛人这一段事的对话,我们就看到那个特点。

  在马可福音里,我们的主没有说对这一个世代定罪的话,因为祂是仆人。这个定罪的事,祂让父自己来发表。祂也没有在这一段对话里责备这些人。这一个记录,在其它福音书里也没有提的,只有马可提到。祂“只是心里叹息”,真心的叹息。祂不是责备,只是叹息。祂可以责备,但是祂没有责备,只是在那里有感觉,“哎呀!为什么这些人对基督是关闭得这么紧?神的事那么明显的显出来,他们一点都不领会,他们这些人实在是太可怜了。”我们说,“主啊,骂醒他们嘛!謔b这里叹息作什么?”感谢主!主是骂他们,但不是在马可福音。在马可福音,主是守着祂作仆人的地位和身份,祂只是感觉很可惜,很可惜。祂没有出头,祂知道,对付这些事情,处理这些事情,该是父自己伸出手来干预,祂不便越过界线。这就是马可福音里面的主。

 

死而复活的主是最大的神迹

  弟兄姊妹也许心里就会想,这样,究竟主是马可福音里面的主,还是马太福音的主?两个都是。因为事实上我们的主是存着这两种心思,一面是怜悯他们,一面又感觉他们实在应该受责备。马太、路加就记载了主责备他们那一面的感觉,马可就记载了主里面满了叹息的感觉。所以我们不必说,明明在马可福音说祂叹息,马太福音那边说祂是责备,这两件事是不能调和的,究竟那一个才是对的?两个都是。我们感谢主!这就是我们的主,一面是显出神的怜悯,同情人的信息,另一面,祂也显明神在人身上的等候。我们实在感谢我们的主!这是非常宝贝的。

 

信心是准确跟随主的路

  主跟法利赛人这一段谈话里,也给我们跟随主的人带出一个很宝贝的启发,就是认识神的路该是怎么走。是要透过神迹,甚至是天上的神迹?还是不一定要依靠神迹呢?现在很多人一直在追求神迹,我们不否认有神迹这些事,但是我们必须要确定,追求神迹是不是认识神的准确的路。从我们的主跟法利赛人的对话里,很显然我们就看到,神迹不是这一个世代里寻求认识神的路。如果要凭借神迹来作为认识神的路,我们一定会发觉,走、走、走,你就会走到没有路可以走。因为我们的主不是到地上来作神迹的,祂明明在这里宣告了,在这个世代里,再没有神迹显给他们看。他们如果要看,那只有看约拿显明的那一个。

  弟兄姊妹,如果我们从别的福音书借他们的意思来用一用,我们很清楚的看见,认识主的路不是根据眼见,而是根据信心。主怎么说了,你就怎么跟上去,那就对了。你说,“我什么都没有看见,我也没有摸到,我又不知道是真是假,那我怎么可以有把握呢?”弟兄姊妹们,亚伯拉罕所以在神面前蒙悦纳,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关键,乃是他没有看见神作什么事,但是他接受神所说的每一件事。因为神所说的每一件事,当时并没有成为事实,但总有那么一天,神所说的要成为事实。亚伯拉罕就是抓牢了神的性情来跟随神的话语,结果我们看见,亚伯拉罕的路走到一个地步,就成了信心之父。我们实在感谢赞美我们的主!

  前一阵子我们已经特别提到,马可福音的主题信息是主是仆人,但是从主是仆人这个信息里所带出来的信息,乃是作仆人的人的学习,包括我们所有的人在这里面。所以我们一面是看我们的主如何作仆人,另一方面,我们是从主的身上看见跟随主学习作仆人的路程。感谢赞美我们的神,主没有对法利赛人再说什么,就离开他们上船去了,你说,这个跟主的性情不一样,人家来寻求明白,祂怎么不给人一个明确的答案就走呢?弟兄姊妹们,因为这个是马可福音,祂是仆人,祂只是作父所托付给祂的那些要放进神永远计划里的事。

  弟兄姊妹,你留意这里,我怎么一下子会讲到神永远的计划里去呢?乃是因为他们发的问题,“从天上显个神迹出来。”如果是从天上显出来的,那就是神的心意的发表,就是神自己的作为的显明。天上显出神的作为来,那就是和神永远的计划一定是发生关连的。现在碰到神永远的计划,或说是神永远的旨意,我们的主隐藏祂自己,祂让父来发表,因为祂还没有被挂在木头上,祂要发表神永远的旨意的时间还没有到,所以祂就不常出头,祂就让父去处理这些事。在这种情形下,祂就离开这些人上船去了,上船去就到了海的那一边。

 

又一次经历主作供应

  好,现在问题又来了。当他们一上了船,门徒才发觉忘了带饼。船上只有一个饼,让他们十三个人吃,他们大概又感觉发生难处了。弟兄姊妹们,门徒们的光景,正是反映我们这些人天然的情况,因为到他们上船的时候,和食物有关的事,已经发生过两次了,五饼二鱼和七饼五鱼,已经是两次了。忘了带饼,只剩下一个饼,他们就好像很糟糕了。只有一条面包,怎么可以解决我们的食粮?他们就在那里彼此说话了。在这个时候,我们的主就教导他们一些事,根据刚才发生的事,而给他们一个教导。

  但是他们的愚昧,以为主在那里说,“你们为什么这样不经心,十三个人上船都不预备粮食?”他们以为是这样一回事,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的主告诉他们说,“你们要防备法利赛人的酵,和希律的酵。”弟兄姊妹,我提几个字出来,就是刚才我所说的,在这一卷书里面,所用的现在式的动词,十二节的那个“叹息说”是现在式的,“为什么求神迹”那个“为什么求”又是现在式的,接下去“我实在告诉你们”的那个“告诉”也是现在式的。

  弟兄姊妹,你留意到这些词的时候,你就会体会到刚才我跟弟兄们交通的意思。你看到这些话,这些事,如果发生在现在,我们的主还是会这样说,祂不会转一个弯,或弄一个新的花样来回答的。就是这样,祂看到这种事,祂就叹息。祂看到这种事,祂会说“为什么”这样。祂要回答的时候,祂说,“我实实在在的”,就是我现在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感谢主,这几个词,我让弟兄姊妹知道了以后,你再读的时候,你自己私下去反复思想一下,看看,是不是有主的性格,和主的心意的发表的成份在里面。不然的话,我们很难说,为什么其它都是用过去式的动词,只有这些话用现在式动词?

  我们感谢主,我相信主会给我们看得很清楚,因为透过这些话,祂要叫我们看到,从前主的心思是这样,现在主的心思还是这样。等到门徒在纷纷议论的时候,我们的主就说话了,“你们要防备法利赛人的酵,和希律的酵。”他们还是不懂,因为一提到酵的时候,他们就想起做面包。希律的酵是什么?法利赛人的酵是什么?他们的酵是可以发面的吗?我们今天听来,我们也觉得是两回事。但是这些门徒在当时听来,好像觉得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不可思议的。他们心里会说,“希律有一些酵可以做面包?法利赛人也有同样的东西?”他们就彼此相问,彼得就问约翰,“什么是希律的酵?”雅各又问安得烈,“法利赛人的酵又是什么?”他们就议论起来。

 

主给门徒进一步的教导

  我们的主这次是有点不客气,有点轻微的责备,不过还不是很严重。在十七节你看到,“耶稣看出来就说,你们为什么因为没有饼就议论呢?”碰到问题的焦点了,你们为什么没有饼,就议论那么许多呢?那里面包括了什么意思?从下文我们就知道,主在这里是说,“现在你们有一条面包,是不够十三个人作粮食。但是你们已经有过经历,你们不能在现在这样的情形底下,学习去支取神来作我们的供应吗?”我们看底下的话,我们就看到这一个。

  现在我们的主就引出一个正规的,准确的教导来,人追求认识主的那条路,是从信心里面去找。从你经历过的事上,领会了神的性情,明白了神的心意,你就按着神的性情,神的心思去支取,用信心去支取,这就对了。我们看底下我们的主给门徒说的这番话就是这样。“为什么因为没有饼就议论呢?”你们要让神来负责,你们蒙拣选不单单是我拣选你们,也是父藉着我来拣选你们。既然是父拣选你们,你们为什么不学习让父来负一些责任呢?

  在底下我们的主就直接指出他们的问题来,“你们看见这许多的事,还不省悟。听见这许多的话,也不明白,有眼睛看见,如同看不见。有耳朵,听是听到一些声音,但却不了解那意思。甚至你们看见那些事,远远超过你们所能想象的,你们还是接不过来。究竟你们是怎么样的呢?”如果我们从上文接下来,明显的你可以看见,主告诉他们说,“不要跟随法利赛人的路来走,也不要跟随希律党的路来走,因为他们这些人,都是要凭眼见来决定他们所要作的,或者所要拣选的。”

  我们晓得,法利赛人的特点,我们的主给他们下的结论就是“假冒为善”,外面是作一些好事,里面却不安好心。就拿刚才那事来说,他们跑到主的面前说,“主耶稣啊!顶好能从天上显个神迹给我们看,我们就真的是很佩服諢C”这不是很属灵的一个问题吗?“我们想从天上看一个神迹。”人如果看外表,这些人很追求,他们追求到主的面前,把问题直接放到主的面前,盼望主给他们很明确的回答,好叫他们在认识主,跟随主的事上面没有难处。但是不是这样呢?圣灵就说,“他们在那里试探主。”里外不一样,外面是属灵,里面是找岔。希律党是一群跟统治者在一起的,如果要跟统治者在一起的,定规是从外面去认识问题的人。所以我们的主在这里说的法利赛人的“酵”是指教训的“教”,希律党人的“酵”也是指教训的“教”。他们的那些教训,你们不能听,也不能学,你们要学着他们转到眼见里去跟随主,你们定规跟不上来。并且会学到一个地步,你们发觉那条路是闭塞的,没有路可以再往前走的。

  我们看看主这几句话,我们能体会得到,主当时的责备是蛮重的。但是很希奇,主对门徒有责备,主对外人没有责备。在马可福音里你看到,主对门徒有责备的时候,那责备还是带着怜悯和同情,主不是臭骂一顿的。“你们不明白吗?你们心里还是愚顽吗?你们有眼睛,你们怎么看不见呢?”好像是给人臭骂一顿,大骂一顿,骂得你头都抬不起来。不是这样,我们的主是那样的体恤和同情,虽然那结论就是二十一节,“你们还是不明白么?”我们读下去的时候,你就读到,同情的成份重于责备,体恤的成份重于责打。

  我们实在感谢主!因为祂把一个作主仆人的光景显明出来,让跟随主的人知道如何去寻求认识神,也如何的走跟随主的路。如果我们回到书信上面去看,在提摩太前书里,你真的看到就是这一段话在书信里反应出来,“你要劝老年人如同父亲,你要劝老年妇女如同母亲,你要劝年青的姊妹如同自己的姊妹。”弟兄姊妹,我们实在感谢主,马可福音宝贝就宝贝在这里,它是把在马太,路加已经一再提过的事情,也一样的提出来。但是你读进去的时候,你没有觉得那是重复的,因为它有它的重点,它有它的发表。感谢赞美我们的主!

 

在服事上不住更新

  好,经过了这一段的时间,他们就到了伯赛大,所以刚才我提到,在第八章里,一直是在那里有服事的不住更新,现在又来一次了。到了伯赛大,有人就带了一个瞎子来,求耶稣摸他,那当然是求医治。我们记得上一次,第七章末了,他们带一个人来,就求主按手在他身上。现在是另外一种光景,但却是相通的原则。因为在人的心里,总是不能接受我们的主的大,我们以为主作的事是固定在一个点上,离开这个点,我们的主就不能作事,因为只能是这样作。这是人的愚昧。

  我们承认我们是愚昧,我们常常用我们自己个人的经历去要求别人,不自觉的把我个人的经历作为一个标准,不是这样就不是跟随主。我们的主真的是只有这样一点点的度量?祂只能作这样一点点的事?让我们这些人所经历的那一点点,就把祂限制起来吗?在第七章末了,我们的主已经头一次打破人的心思里面的限制,现在再来一次,是同样的原则,不相同的事件。主也再藉着这样的一些安排,让人知道祂是非常乐意服事人,但是我们的主却不是来听从人。我们不能指挥主,我们只能在那里享用主。我们的主是大,我们是小,小的不能储存大的,只有大的能容纳小的。人的愚昧常常是给主指定,“主,諨n这样,諨n这样。”

  现在这些人带了一个瞎子来,就指定主说,“主啊,赮N摸他。”第七章那里是说,“諞鬗潀b他那里。”好像主不按手,那个人就不能得医治,人的难处就不能解决。也许上一次主没有按手,他们只是看见主用指头探探那个人的耳朵,摸摸他的眼睛,哦!大概主不按手,主只是摸摸的。所以这一次来的时候,他们就说,“主啊!这个人不能看见,赮N摸他,让他看见。”又落在那一个限制主的光景里。但是很希奇,我们的主把那个人接过来,但是却不照他们的要求去摸摸他,祂把他领到村子外面,然后在外面用另外的一些动作,也不是上一次的动作,是另外的一些动作。这些动作是人没有办法想象得到的,怎么会用这样的动作来叫一个瞎子的眼睛得开?我们的主就是这样,祂要让人看见,我们的主作事是不受人来限制的。

 

不该越过主的权柄

  我们的主的能力是大的,我们的主工作的方法是多样的,我们的主根本就是绝顶丰富的主,无论你从那一个方面去接触祂,你只能碰到祂无限的丰富。祂并不是一个死板的公式显在那里,你这样作,主就这样响应你。你这样等候,主就这样满足你。不是的,我们的主是大的主,所以祂用了很特别的方法在这个瞎子的身上作了,并且我们的主不是立刻让那个瞎子到了痊愈的地步。祂把这事分成两个阶段,虽然那两个阶段相距的时间是很短。上一次我们看见人要求主按手,主没有作。这一次人没有要求主按手,主却按了两次。很清楚给我们看到,我们的神称为独行奇事的神,也就是说,祂是不受人来指挥的,作工的主权是在主自己的手里。

  弟兄姊妹记得,主在迦拿的婚宴上,马利亚不是来告诉耶稣说,“他们的酒用完了,没有酒了。”但是我们的主怎么回答马利亚?按着我们看来,我们的主实在是很没有礼貌,也不尊重长辈。我们中文圣经翻译的人就避开这一个事实,原文应该是“妇人”,我们中文就翻成,反正不是“妇人”,如果照着准确的翻译就是“妇人,我与你何干?”很没有礼貌的。弟兄姊妹,不能这样看,因为当时马利亚所要求主作的,是摸到我们的主是神这一个事实。既然我们的主是神,肉身的母亲就不能指挥祂,只有天主教才有这样愚昧的教导。他们说,“我们这些人都是凡夫俗子,不圣洁,不够条件,你直接向主祷告,主不会答应你,所以你要转个弯,你去求祂的妈妈,让祂妈妈去替你求,主答应你的成份就很高了。”弟兄姊妹们,这个是错误的教导。

  我们的主从来不受任何人的指挥,因为祂只听从父。现在祂的门徒很清楚的看到这一点,因为到这一个时间,门徒看了两次,主用很少的粮食供应很多的人。看了两次人要求主怎样去作,叫人得好处,我们的主没有按照人的要求去作,但是主却解除了人的难处。所以刚才我说,我们的主非常乐意去满足人的缺欠,但是我们的主绝不听从人的吩咐。

  弟兄姊妹们,这一个是很重要的!原谅我说一些好像叫人丧气的话。过去我年轻的时候,我常常听见一些年纪大的弟兄姊妹们,特别是一些年纪大的姊妹们说,你有什么事情要向神要,你就拼命祷告就是。你祷告到一天,我们的主一定要给你的。弟兄姊妹们,神的话的确没有这样的应允说,你拼命祷告,祷告到一天,主就要给你。到现在还是有不少称为基督教领袖的人,仍旧是这样教导人。弟兄姊妹们,这个不准确。如果你所求的不是求在神的旨意里,你别梦想主会答应你。因为主已经明明说了,“你们求也得不着,是因为你们妄求。”这话已经说得很清楚。

 

学习让主管理一切的结果

  我们感谢赞美主,在当时,我们的主用非常具体的生活上的跟随,和工作上的跟随,来让门徒学习怎样去作一个服事主的人。在这一件事上面,主又给门徒添了一个新的功课。那一个人的眼睛复原了,主就打发他回家,但是主就很严肃的吩咐他一件事,祂说,“你直接回家,你不要进这个村子,对你没有好处,不太好。”主没有说是什么理由,就是说,连这个村子都不要进去,你要回去,你回去以后也不要胡乱说话。

  弟兄姊妹,为什么不能进这个村子?这个村子是什么村子?伯赛大。伯赛大在马太福音里给我们看到,它是一条非常非常不幸的村子。我们看马太福音十一章的时候,我们的主在那里宣告一个咒诅,在十一章末了的二十一节,“哥拉汛哪,你有祸了!伯赛大啊,你有祸了!因为在你们中间所行的异能,若行在推罗西顿,他们早已披麻蒙灰了。但我告诉你们,当审判的日子,推罗西顿所受的,比你们还容易呢。”弟兄姊妹看到了,伯赛大是一个很厉害抵挡主的村庄,很不留情拒绝主的一个村庄。所以我们的主说,对那样死心不肯接受主,顶撞主的人,你不必去管他们,让神去料理他们就是。我们感谢主。

  我有一件很愚昧的事,那时很年青,在香港服事主,传福音的时候在街上散发单张,邀请人参加聚会。有一次碰到一个人,我不晓得他是什么背景,他看了单张,突然错谔在那里,把单张一团,扔在地上。我生气了,我看到就气了。我说,“你作这样的事情,将来你会后悔。”说了这么一句话,结果给他骂得我狗血淋头。后来很久很久,读神的话读到这个地方,这种事情让神去管理就好了。我们尽了我们所作的那一份,其它的事情我们不必出头。

  对于一个跟随主的人,他不可以不认识主是谁。主要那些跟随祂的门徒,非常明确的去认识祂是谁。从认识祂是谁,而决定他们准确跟随主的道路,和认识跟随主的学习。── 王国显《乃是要服事人──马可福音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