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四讲 看重与主联合过于一切

 

(九950

  主说明祂要上耶路撒冷钉十字架这一件事,就引出好大的一些启示。一面向我们指出了跟随主的路,乃是一条十字架的道路,同时也给我们看见,十字架不是只看见死亡的这一面,也同时是看见神荣耀的彰显那一面。所以到了马可福音第九章的时候,我们就看到,主在荣耀中显现的这一段历史。这一段历史的起头,我们稍微再提一提,就是我们的主跟门徒们谈完十字架的道路以后,祂就说,在这里有人在没有尝死味以前,他们要看见神的国大有能力临到。

  我们实在没有办法能把主说的这一段话和主上面所说的话来分隔开,使它们成为两个单独的事件。不能,很显然第九章开始说到神的国要在大能里临到,就和上面所说到十字架的道路是连在一起的。因为上面说到十字架的道路的时候,乃是因着基督的启示头一次在门徒中间打开。如果我们的主当时不让黑门山上变像这一件事发生,在门徒的心思里,就有一个很大的黑影。主呼召我们来跟随祂,那里晓得跟随主的路是一片的黑影,看不见前途,只看见死亡。感谢神,十字架的道路,这一边是死亡,那一边是复活。因着复活这个事实,基督就显出来了。我们一再提到,基督不是说出来的,基督是活出来的,是藉着死亡而复活这个事实活出来的。

  到了第九章的时候,我们的主仍然在这一个点上,跟门徒再进一步的有交通。我们感谢神,在黑门山上变像的事,神非常明确的要让门徒领会一件事,主呼召他们出来跟随祂,但主是谁呢?主是神的儿子,同时又是神的仆人,是儿子作仆人。但对门徒来说,他们不能只有这样的一个认定,我们所跟随的主,祂是神的儿子,祂又是作神的仆人,这一点也没有错,但不能停在这里。所以黑门山上这个历史的出现,乃是神要让跟随主的人认定主和他们中间的关系。不仅是认识主是谁,也要认识主与他们中间的准确的关系。黑门山上的事,一面让人看见,主是在荣耀中的王,另一面又让人看见,这一位王是神要让人去学习听祂的。

  黑门山上的事是结束在两个点上,第一个是印证耶稣,第二个是在“你们要听祂”。在这两个点上,神在天上非常明显的为祂儿子作了一个见证,让跟随祂的人,很清楚的认定这一位是神的儿子,是人唯一要听从的。这一位是神的儿子,祂是作神的仆人,特别在马可福音这一卷书里,祂是神所差遣到地上来,执行神的旨意的。因此,一切都要根据祂。我们感谢主!这是作仆人的一个秘诀,也是作仆人的一个学习,不住要学习的功课。

 

预先看见复活的基督

  我们今天继续往前看,九章九节开始,下山的时候,当时只有四个人,就是主跟三个门徒,其它那些门徒在山下。我们的主对这三个门徒很严肃的吩咐,祂说,“人子还没有从死里复活,你们不要将所看见的告诉人。”这个“告诉人”的人,包括没有上山的那九个门徒。不单是指着一般人,连这九个门徒在内,我们的主也吩咐彼得、雅各、约翰说,连这些弟兄们,你们暂时都不要向他们说。为什么不要说呢?我们很清楚在这里看到一件事,因为连这三个门徒根本都不明白他们所看见的是什么,你把什么告诉人呢?你把一些你自己糊里胡涂的事告诉人,真的胡涂再加上胡涂,倒不如不讲。这个是表面的事实,但是更重要的那个点,仍然是第八章里所提到的,基督是活出来的,不是讲出来的。

  现在这几个门徒在黑门山上已经看见主的荣耀,看见主的大能,但是主还是说,时间还没有到,这个不过是预先给你们看一下,领会一下,但是你们看了还是没有领会,所以时间没有到,便不要提这件事。等到将来,如果我们比较一下使徒行传第二章,彼得传福音的时候,我们就很清楚的看到一件事实,一直到主复活的那一个早晨,门徒们对复活的事还是胡涂。但是,只不过隔了几十天,五旬节一到,圣灵来了,彼得在那里传福音,“这一位耶稣,你们钉在十字架的耶稣,神已经叫祂从死里复活,立祂为主,为基督了。”怎么一下子他里面就明亮起来?一下子里面就看见了?他就能说出这位是基督。

  真实的认识基督,还不是在福音书里面。在圣灵的启示里,只是有了那么一个印象,但却不明白。为什么在使徒行传里他们能明白?固然,一方面是因为圣灵来了,他们的心窍开了。主说有很多话我要告诉你们,你们不懂,我还有很多话要告诉你们,你们更不懂,不过等到圣灵来了,祂就要叫你们明白一切的真理。感谢主!现在我们就看到了,主说,时候还没有到,你就不要跑在主的前头。因为时候还没有到,你们也不知道什么叫作死而复活,你们也不知道什么叫作复活显出基督。的确在下文我们还是看见,门徒仍然是在那里糊里胡涂。

  我不知道弟兄姊妹们有没有注意到,刚才我说到,在主复活那个早晨,门徒还不知道复活那一回事是怎么一回事。如果我们回想圣经上的记载,抹大拉的马利亚跟几个姐妹,到了坟墓那里,看不见主的身体,就回来报信。彼得、约翰两个人就拼命的跑到那里去。跑到那里去的时候,一看,果然没有看见主的身体在那里,他们就信了。信什么呢?信主复活么?不是,信什么呢?信抹大拉马利亚回来报告他们说,主的身体不见了,是信这一件事情。我们从下文就看见了,如果他们真的是相信我们的主已经复活了,就没有在以马忤斯路上那两个人的事,也没有门徒连门都关了,窗户都关了,在那里战战竞竞的聚会。主来到他们中间,他们还弄不清楚这个是什么人。他们只是说,这个大概是祂的魂。

  弟兄姊妹,你看,这就是当时门徒在主复活那个早晨,对复活的事情还没有掌握得过来。但是感谢主,圣灵来了,他们里面就开了。圣灵一进到他们里面,他们就看见了。正如圣经上面所说的话是怎么指着我们的主说的,主自己在地上跟他们交通的话是怎么成就在主的身上,他们完全领会过来了。但是在这一个时候他们不领会,所以主也就告诉他们说,不领会的事情,就不要去说。时间还没有到,你自己不明白,你说出去,听的人也更不明白,倒不如不说,你们就放在心里就好。门徒这次倒是蛮听话的,他们真的是放在心里,不过,圣灵在这里就记下一件事,他们说,死而复活是什么意思?接下去的那句话,弟兄姊妹就看见了,所以刚才我说了一大堆话,一点都没有冤枉。当时的门徒是胡涂,实在说来,如果把我们摆在当时的情形,我们也是一样的胡涂。因为从来就没有死里复活的事在人的眼前给人看见过。

 

不住的寻求明白主的经历

  他们不敢直接去问,死里复活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们就转弯抹角来发一个问题,这个转弯抹角发的问题,其实也是回到死里复活这个点上的。他们问主什么事情呢?他们说,“主啊,为什么圣经说是以利亚必须先来?”这个话问得好像没有什么道理,怎么突然问起以利亚必须先来呢?我们记得,因为他们在山上是看见两个人,一个是摩西,一个是以利亚。摩西是死掉的,现在这两个人跑出来,他们可能会想到,大概这个就是死而复活。但是把这个观念放在以利亚的身上就不对了。以利亚没有死,他就没有死里复活这个事实。这个疑问,也就是因着我们的主说死里复活那一点引出来的。

  弟兄姊妹你留意,我们的主跟门徒说到这事,这不是第一次了,而是第二次了,在第九章里还有第三次。主跟门徒说到从死里复活,虽然说了三次,我们看下去的时候,我们就会看到了,门徒还是不懂。如果我们把这些事都一件一件的归拢起来,我们就领会得到,黑门山上那一次变像的事,神所要作的那两个点是何等的重要。很多事情门徒都不懂,但神要他们掌握一个事实,“听祂,根据祂,不单单要听祂,还必须学习跟随祂。”感谢主,当时的门徒虽然愚昧,但是在这一点上,他们却是摸到神的心意。他们不明白,但是他们还是跟随主。他们不领会,但是他们仍然听主的。这是在他们下山的时候所经过的一些事,主就告诉他们说,“以利亚已经来过了。”那是指着施浸约翰。从别的福音书上我们看到,主是指着施浸约翰来说的。祂说,“以利亚早就来过了,他来预备人的心,把人带回神的光中来归向神。”

 

越过人的抵挡服事人

  好,到山下了,到山下的时候,我们的主就发觉,在山下发生了一些事。什么事呢?门徒在那里给人辩论,或者说,人跟门徒在那里辩论,反正就是在那里,他说他的,我说我的,你说你的,好像挺热闹的那样子。现在人一看见主耶稣出现,就马上围拢过来,主就问他们说,你们跟他们辩论什么?我们注意,辩论的人当中有些是文士,第九章和其它的福音书上,都没有说他们辩论的是什么。但是我们看见这些人物在那里出现,我们就大概体会得到他们辩论的是什么。因为他们有一个人出来说,“我的儿子被鬼附了,我把他领到諈门徒这里来,諈门徒不能把牠赶出去,鬼还是辖制他。”

  因着这样一个事实,我们就晓得,当时文士们的辩论的话,没有记载在这里,但是我们已经知道,文士在当时所辩论的是什么。他们对门徒说,“你们说,你们的老师是从神那里来的,你们说你们的老师是怎么兴起的,是怎么怎么的,怎么你们跟着你们的老师,你们却作不到你们老师的事?你们老师作的事也不一定那么真实。”弟兄姊妹,这是文士一贯的态度,在四福音里我们所看到的。但是我们的主根本不理会这一个,人家怎么去看祂,祂不管,祂只是要了解那事情的真相。那个人告诉了祂,鬼附了他的儿子,然后就请求主,諈门徒没有解决我的问题,现在我请賳决我的问题。但是你注意,很有意思,先说主听了这些话的时候是怎么说。主听了以后就说,“这个不信的世代,还要我在这里等多久?你们要我忍耐你们多久?”

  现在,在这里有一个问题,主说这个不信的世代,究竟是说门徒不信呢?还是说人不信呢?因为鬼赶不出来,一般人以为赶鬼赶不出来,就是赶鬼的人信心不够。现在究竟是门徒没有信心呢?还是那些人没有信心呢?这个真有意思。我们先来把这个看一看。第二十二节,就是那个作父亲的说,“鬼屡次把他扔在火里,水里,要灭他,諨Y能作什么,求輲悯我们,帮助我们。”这是那个作父亲的所提出的要求,“諨Y能作什么,諈门徒作了很多,都作不出来,现在该諵F。諡O老师,諨Y能作什么,求帮助我们,怜悯我们。”

  你留意,我们的主怎么回答,这一问一答,很有意思的。看二十三节主的回答,“耶稣对他说,你若能,在信的人,凡事都能。”问的是说,“諨Y能作什么”,主的回答就说,“你若能”,中文翻译就把那“信”字加上去。这个加得对,但是我们如果不加,你就懂得当时我们的主说话的时候,就好像是学着那个人说的,“諨Y能作什么,求輲悯我们,帮助我们。”主就说“你若能”,不是我能不能的问题。弟兄姊妹们知道吗?不是我能不能的问题,是你能不能的问题。“你若能,在信的人,凡事都能。”弟兄姊妹,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一段话,这个对话非常有意思的。

 

要学习能信

  只是我们的重点,不是在这一段对话,因为如果把重点放在这段对话,那就是文字游戏。我们的主不作文字游戏的,不过在这里,我们的主的确是要藉着这一种看起来好像是文字游戏的话,把这些人带进一个很实际的属灵的功课里。我们的主说,“你若能,在信的人,凡事都能。”现在我们特别要注意的,乃是这个作父亲的。看二十四节,“孩子的父亲立时喊着说,我信,但我信不足,求主帮助。”中文圣经这样一翻译,就把一个属灵的实际冲得淡淡的,也就给许多人找到一个借口。我们不是不信,不过是我信不足。说清楚一点就是,我没有信心。

  弟兄姊妹,圣灵在这里记录当时那一个人说的话不是这样说的。他是说,“主啊,我信,但我信不来。”信不足跟信不来是两件完全不一样的事。信不足,就是我还有一点点。信不来就是我根本就没有。我根本就没有信,我没有办法相信。相信什么呢?是相信他自己能,或是他自己不能?还是相信主能,或者是连主也不能?在这里我们不必去管那一个,我们要管的是,我们的主说的,“你若能,在信的人,凡事都能。”必须是你相信,你要相信,你如果不相信的话,那就没有什么能作的。

  这个话很严肃,许多的时候,中文翻译给我们有点借口。好像说,“我不是不信,我不过是信心差一点而已,如果主怜悯我,叫我多一点信心,我就信得过来了。”这个人非常老实,他面对那个问题是很严肃。我的孩子有鬼附着他,多次把他弄到火里,水里,目的是要把他弄死。对着自己的孩子落在这种光景里,你就晓得这个作父亲的心里是怎样难受。他巴不得他的孩子能脱离这样的一种光景,但是眼睁睁的看了很多次,看了很久很久。因为底下你看见主问他说,“他这个事情有多久?”他说,“他从小就有。”从小就有,我们不知道当时他的年龄有多大,从小就有,大概那个时候就不小了,已经有好些年了。你说,这个父亲天天看着这个儿子是这个样,你要他把信心提起来,他的确没有办法能这样提得起来。所以他是老老实实的对主说,“主啊,我信,但是我信不来。”说清楚一点,“我很想信,但是我信不来。主啊,帮助我。”

  我们感谢神,这一个人把他的本相带到主的面前来,他不看他自己能作什么,他承认他什么都不成。这一点和底下我们的主回答门徒的问题非常有关连的,所以我就反复在这里说几句。“我信,但是我信不来,主啊,来帮助我,叫我能相信。”弟兄姊妹们,我们在神的面前所承受的恩典,其中有一样是很大的,乃是我们能信。我们回想我们信主的经过,或者现在有些时候我们看见一些要信主的,要寻求主的朋友们,他们在信主的事上的挣扎,也就看见我们从前那种光景。不是不想信,就是信不来。总是有好些东西在那里卡住,捆绑住,脱不出来,信不上来。

  感谢主!后来不知道怎么就信了。弟兄姊妹,这个不知道是怎么就跑出来的信,那就是恩典,就是神的怜悯。神藉着圣灵的帮助,叫我们从不信进到信的里面。现在这个作父亲的就来到这样一个关卡里,我们感谢主。当然,现在就碰到一个问题来,当他这样毫无保留的把自己放在主的手里的时候,主就把那个鬼赶走了。主斥责那鬼,那鬼就跑掉了。现在就碰到一个问题,我请问弟兄姊妹们,究竟这一个被鬼附的孩子脱离那个鬼的辖制,是根据谁的信心?谁都没有信心。

 

人蒙恩全是神的怜悯

  弟兄姊妹们,你晓得,神藉着神儿子所显明的释放人的恩典,多少年来给人误导,蒙恩就说是你很有信心,没有看见神的作为在其中的就说你没有信心。弟兄姊妹们,你在这里看,就是这一个具体的例子,究竟谁有信心?谁都没有,作父亲的没有,被鬼附的那一个人更是没有,其它的人只是来看热闹,根本谈不到信心的问题。我们感谢神,的确一面我们看见,主要藉着我们用信心去支取祂所作的,但是这一定是与跟随神的应许有关连的。如果神没有应许的事,你再用信心都没有结果的。现在这个人就是主没有给应许的,我们没有看见主应许说,“好,我要叫附在你孩子身上的鬼跑掉。”主没有这个应许,主只是说,“你若能信,在信的人,凡事都能。”这个只是回答那个人请求主的那个问题,主不是说,“你有信心,那个鬼就跑掉。”根本不是那回事。

  我们感谢主,当主斥责那鬼的时候,那鬼就跑掉了。跑掉了以后,现在问题来了。门徒就暗暗的来问主,“主啊,为什么諯遄H为什么我们不能?”这的确是一个具体的问题,主当时的回答也是非常的清楚,但是这一个回答,又长时间给人误导了。不是这个话给人误导,是人把一个解释加上去的时候,就把这个事实误导。我们的主的回答是什么呢?主指出他们为什么不能赶出去呢?主说,“非用祷告,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我们先注意那个小字,上头的小字是“非用祷告和禁食”,这个中文的小字,指出禁食与祷告好像是一件事,但是主当时回答的准确意思是,“若不是祷告和禁食,就不能把这一类的鬼赶出来。”却不是“总不能叫这一类鬼赶出来。”

 

属灵的争战不会止息

  弟兄姊妹留意,这个问题就跟上面整个的事实有很密切的关系。首先,我要弟兄姊妹们留意,这个鬼附在这个人的身上,牠的目的在什么地方?这和一般的鬼附好像不一样,一般的鬼附,只是叫那个被鬼附的人受骚扰,叫与那个人有关系的其它人也受骚扰。但是这一个鬼呢,很清楚你看见,附在这个人身上的鬼要弄死这个孩子。但是为什么没有弄死,这里也没有说出来,只是很明显的说出这个鬼要弄死他。二十二节,“鬼屡次把他扔在火里,水里,要灭他。”

  为什么呢?这个是我的推断,但不一定是事实。因为这一个孩子被鬼附的这一件事,和我们的主在底下所说的那一个真理的事实很有关连。人不知道这个事情怎么发生,怎么结果,但是鬼知道,鬼就不让我们的主有机会来说出一个很严肃的真理的事实。待会我们看下去,我们就会注意到,所以牠很早就想把这个孩子弄死,让我们的主不能找到一个理由,来跟门徒交通底下的那些话。如同我们的主在地上的时候,好几次有人要把祂弄死。

  许多读经的人都说,不是人要把祂弄死,而是背后的撒但要把主弄死,不让祂上十字架。因为撒但知道,我们的主一钉在十字架上,牠就完了。当然,这只是一个推测,我不敢说那是一定如此,只是作个参考。现在既然这一次被鬼附的事情,是有一个那么重大的属灵争战的事实在里头,也就是说,有那么严肃的一个属灵的目的在那里,所以当时门徒没有办法把鬼赶出去。

 

因着主的名

  弟兄姊妹记得,到了这一个时候,门徒们已经是有多次赶鬼的经历。因为,这事情发生以前,我们从路加福音可以看到,主差遣他们出去,两个两个的出去,另一次又差遣七十个人出去。那时候,主是把祂的名赏赐给他们使用,结果他们回来就很高兴的对主说,“主啊,因着諈漲W,连鬼都服了我们。”我们还记得,在其它福音书上面也记载这个事情。所以说,赶鬼这件事对当时的门徒来说,并不是陌生的,他们已经是有相当的经历的。但是这个鬼就赶不出去,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所以他才来问主,为什么我们不能?为什么我们不能?主说,“如果不是藉着祷告,和禁食,这一类的鬼就不能赶出去。”

  这一类的鬼是什么鬼?是又聋又哑,还存着一个意念来与主作对。这一类的鬼,就是故意来跟主作对的,你非用禁食和祷告,你不能把牠赶出去。现在我们就要留意,我们的主在这里说了这话,好多人读了这段话,有些时候要去赶鬼,祷告过了,鬼也没有跑掉,还凶,还把他自己吓坏了。我头一次跟着一个年长的弟兄去赶鬼,也就是这个样子。抱着一个很高兴的心思说,我们今天去赶鬼,我们待会奉主的名叫鬼走,那鬼就非走不可。不是那么回事,我们在那里奉主的名叫牠走,牠不仅是不走,牠还反扑,还凶呢,还大声的在那里喊叫,还作势要扑出来。感谢主,牠扑到我们前面不远,牠就好像给东西挡住,牠就垂头丧气的退回去。

  我曾经问过我自己,很多弟兄姊妹们也问过他们自己,我们祷告了,那个鬼还是不走。前几天我去英国回来,我不是告诉弟兄姊妹一件事吗?有一个弟兄,他根本也不大追求,是他妻子先追求起来,才把他带起来的。他怎么会被带起来呢?是因为赶鬼。弟兄姊妹也许还记得那件事,因为他的弟弟喜欢那些交鬼的事,就跟那鬼立了约。那鬼说,你听我话三年,我就给你什么什么。三年快尽了,那鬼对他说,三年虽然尽了,但是我不会放过你的,他就跟那个鬼理论说,我们说好是三年嘛。鬼说,你不必管,反正我还要继续跟你连在一起。因此他弟弟就害怕起来,应付不来就去找哥哥。哥哥称为基督徒,反正也听了一点属灵的道理,但是也是糊里胡涂。你说他不信主,他大概在信主的事上是没有问题,除了在信主那一点以外,他什么属灵的东西都没有。他弟弟跟他一说,他拍胸口说,行,哥哥替你担当一切,牠再来搞你的时候,你就挂电话来。

  那天晚上,他弟弟果然挂电话来,他已经睡觉了,因为他答应过弟弟,他就去了。去的时候他还不觉得什么,他开了车子去,快到的时候,他想想,如果那个鬼真的是动起来,他心里就发毛。他说,怎么办?怎么办?但是硬着头皮还是去了。到了那里,他也莫名其妙,也不知道怎么作,但是看见他弟弟的光景,他就想起,听一些弟兄曾经提过赶鬼的事,奉耶稣基督的名赶牠。他就奉主耶稣基督的名赶牠,果然给他赶走。他也因着这一件事情,他整个人苏醒过来,开始跟着他的姊妹一起追求。

 

学习让主出头

  弟兄姊妹们,有很多时候,我们碰到的事情,跟我们属灵的知识上所领会的,好像不完全配得起来。我们常常听说,“你有信心就可以”,但是有些时候你看见,你觉得自己有信心,但就是不可以。你碰到一些根本谈不到什么信心的人,他却可以。你怎么说呢?感谢主,回到主的话里去,我们就看到那个答案,我们平常看到“非用祷告和禁食”这句话,我们就把祷告和禁食看作是外表的仪文,我作了这个仪文,我就可以叫鬼走,不自觉里面就种下来这样的一个观念。

  但是我们的主说,“非用祷告和禁食,总不能把这一类的鬼赶走”,主的意思并不是这样。我们又要回到一个很根本的认识上面去,什么叫作祷告?尤其是争战的祷告,什么是争战的祷告?我简单的提提就好,争战的祷告,连同禁食也包括在里头,因为是同在一个原则里。这一个“非用祷告”就是说,你必须要承认你自己没有这个能力,你自己也没有办法,所以你要藉着交通去支取神的力量。换一句话来说,就是藉着祷告承认我是无有的,现在我把这个事情带到神的面前来,来替我出头,来替我接下这一个。

  弟兄姊妹们,这才是祷告真正的实意。但是长久以来,人很容易把祷告作为一个宗教的仪文,一代一代的传下去,传到我们身上来,我们又传到下一代,我们的下一代又把它再传到下一代去。所以,碰到这些事情的时候,就是一直碰到在仪文里祷告,而没有碰到祷告的实意。一个真正的祷告,乃是在神的面前承认说,“我们什么都没有,我什么都不能作,我不懂,神啊,如今难处是摆在这里,既然选召我们出来,叫我们作諈漱略H,叫我们来跟随諢A现在碰到这样的事情,主啊,諨n出头,我们不敢出头,我们也没有条件出头,我们也没有办法出头。”

  弟兄姊妹们,这是真实的。主在这里说话的意思不是说,你去祷告一下就把牠赶走。当时门徒就是赶不走,许多人在今天赶鬼也赶不走,原因是什么?原因乃是把主的这一个吩咐,作为一个仪文去执行。你执行仪文,鬼才不怕呢!我们感谢赞美主,我们来细细读主的话,我们就能看到一件事,我们用平常熟悉的话来说,就是藉着一个真实的祷告,或藉着一个真实的禁食的寻求,叫我们服在神的权柄底下,然后带出神的权柄,这才是真实的意思。所以我们的主当时回答的话是那么简单,“若非藉着祷告和禁食,就不能赶出这一类的鬼。”那一类的鬼?来与主作对的鬼,故意要来向主找岔的鬼。我们感谢神!

 

甘愿降卑的才是最大的

  好了,他们离开那个地方就往迦百农去。底下又发生一些事,但底下所发生的事跟第九章从第一节开始所记录下来的那些事,完全是有关系的。当祂在路上走的时候,他们在那里偷偷的说话,三个两个在那里说话,有些人聚在一堆说话,我们的主看在眼里,但我们的主在那一刻不作声,一直到了迦百农,进了一个房子。主就问,“你们在路上谈什么?”其实我们的主知道他们谈什么,但是门徒都不好意思说他们谈什么。因为他们在路上所谈的,这里说得很清楚,“彼此争大。”

  为什么会引起这个话题呢?很有意思。我们记得第九章一开头,就是黑门山上变像,那时只有三个门徒跟着主,并且他们是看见一个很荣耀的异像。在他们这三个人的心思里,也许会有点想法。“你看,十二个门徒中,主只是让我们三个人看到这样荣耀的一件事,那么重要的一件事。我们亲自听见,神为祂儿子作见证。主是看中我们,但其它那九个会怎样呢?”我们不晓得怎么会撩起他们这个想法,因为圣经都没有记载,圣灵也觉得这个事情不需要提。

  不过我们猜想大概是这样,那九个人看见这三个人下来,趾高气扬,好像是不可一世的。的确,如果按着人来说,他们的确是有资本不可一世,因为谁见过那种荣耀的光景?又碰到这九个人在底下赶鬼赶不出来,这三个人也许又有话说,特别是彼得,根据彼得的个性,很可能是他首先说话。不过这都是推测。彼得说,“当然你们赶不出鬼来,你们跟主的关系也并不那么密,跟随主的年日虽然是我们都差不多,但是你们对主的事就没有留心嘛。”如果彼得会说这样的话,一点都不希奇,因为他的个性就是这样。也许这样一来,就引起他们的议论来。将来主的国显出来的时候,你们几个是最大的啰!他们大概不好意思说“不是”,心里就说“是”。嘴巴里说“不是”,“不一定”,也许心里却说“一定是”。

  他们在路上就是议论这些问题,所以在主问的时候,他们都不好意思讲。怎么好意思讲呢?所以主就直接给他们提出一个问题来,“你们想要作大,你们先学作小;你们想要作首领,你首先去学习作一个服事人的人。”这是主在这一段话里所提到的。但是重点不是在这里,重点在那个地方呢?重点是我们的主要让他们看见,谁大谁小,这个不是问题。问题是你跟主的关系是怎样?如果你跟主的关系不准确,或者不够美,这个就是问题。

 

要作在主心意里

  我们看看主当时怎么说,当我们的主说了“你们要作为首的,要作众人的用人,你们要为大,你就必作众人的仆人。”然后我们的主抱起一个小孩子,这个就是关键,是这一段话的关键。主就对他们说,看三十七节,“凡为我名,接待一个像这小孩子的就是接待我,凡接待我的,不是接待我,乃是接待那差我来的。”弟兄姊妹留意这一连串的关系。首先放在我们眼中的,是一个小孩子,这个孩子是谁?不知道,不见经传,反正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孩子。

  主说,如果有人为着我的名,也就是说,奉着我的名去接待像这样的一个小孩子,就是接待我。如果接待我的,就是接待我的父。所以你们要注意的,不是谁在弟兄们中间为大,谁在弟兄们当中是最小,你不必管这个大小的问题。你要管的是你所作的是不是作在主的心意里?是不是作在与主发生关系里。如果你们所作的,与主没有发生关系,你就是作最大的事,你得着最大的成功,那也是空的,没有什么可取的。但是如果你作的是一个在人眼中看起来是非常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是你却是作在主的名字里,是主心里面要作的。主说,这就是不得了,因为你这样一作,你就是接受了我。你接受了我,也就是接受了差遣我的父。

  弟兄姊妹,我们留意这一个关连。主在这一段话里说了几件事,这几件事都是和这一点连在一起的。弟兄姊妹留意三十七节,“凡为我名接待”,然后看三十九节,“因为没有人奉我名行异能,反倒轻易毁谤我。”再后看四十二节,“凡使这信我的一个小孩子跌倒的”。弟兄姊妹,虽然在这里所用的字句不一样,但是那实意是一样。都是在主里,都是奉主的名,都是接受主。

  我们把这几个点点出来,就看到一件事。看到一件什么事呢?上面说,“凡为我的名,接待一个小孩子,就是接待我。”然后四十一节,“凡因你们是属基督,给你们一杯水喝的,我实在告诉你们,他们不能不得赏赐。”一个小孩子,一杯水,有什么了不起?小孩子有什么了不起?一杯水有什么了不起?弟兄姊妹你留意,这一个小孩子跟“奉我的名”,或“为我的名”连在一起,就发生很大的变化。那一杯水跟因为你们是属基督的,所以给你们这一杯水喝,这一杯水与基督连在一起,就非常不简单。在这里的几件事都是连着这一个点。

  我们的主会说出这一段话,就跟他们在上文那里争大争小的事直接连起来。主很明显的说,“你争到了大,你也不一定是大。你争不到大,不见得你就是最小。”主说,“要紧的那件事是你是不是在主里面,你是不是与主有很紧密的关系。”对那个小孩子来说,奉我的名,为我的名接待了他。对成年的这班门徒来说,因为你们是属基督的,就给你们一杯水喝。

  弟兄姊妹你留意,这里面有点讲究,说到小孩子,那是一个非常单纯的心来寻找主,要主,所以当时主抱起那个小孩子说,“凡为我接待这样一个小孩子。”这个小孩子有什么了不起?没有什么了不起,就是因为他是跟随着大人来寻找主,寻找主不是他直接产生出来的动机,只是跟着大人来的。但是他就是来到主的面前,他就很单纯的来靠近我们的主,那就是这个小孩子。转到门徒那里,因为你们是属基督的,就给你们一杯水喝。怎么知道你是属基督的?因为你活出基督来,因为你与基督联合起来,基督的生命在你里面,你按着基督的生命来活,活出基督的形像,人家就看见了,人家就承认你是属基督的,就给你一杯水喝,这一杯水就很不得了。

 

与主联合是最重要

  因此弟兄姊妹,从整段的话里,你看到一件事,不管是一杯水也好,一个小孩子也好,为我的名也好,奉我的名也好,属基督也好,这许多不同的说法,都把人带到一个与基督联合的事实里,也回应到上面那个争大的事上。你就看到,主心里看重的乃是我们与主联合这件事有没有出岔,如果我们与主联合那件事没有出岔,那我们就是最大的。为什么是最大的?因为主是最大的。如果我们与主联合那件事出了岔,那我们就是最小的,甚至连最小的都没有份,因为根本与主没有关系。

  所以就引出底下的那一段话,那一段话非常严肃的说,若有什么人、事、物阻挡我们与主有联合的,你就要用一个非常绝对的态度把那些人、事、物拿掉。因为你这样拿掉,维持你与主的联合,虽然按人的外面来看,好像有一点残缺。但是有残缺而能活在神的面前,总比你保留完全而进入灭亡里强,那是不能作比较的。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主。

  我们看到这里就很清楚看到一件事,七章,八章,九章一直下来,你看到我们的主都藉着日常生活里所接触到的一点一滴,给门徒一些带领和教训。祂并没有特别弄一个题目出来,今天你们学这个功课,明天你们学这个功课。没有,我们的主只是按着日常生活里所接触到的那些很平常的事,就把门徒带进属灵的学习和追求里。

  第九章最末了两句话很有意思,“盐本是好的,若失了味,可用什么叫它再咸呢?你们里头应当有盐,彼此和睦。”回应上面争大的那一件事,不是彼此争大,是彼此和睦,一同来把你里面的盐的成份显出来。这盐的成份是跟着上面的话来讲的,上面所说的那些话引到盐的时候,一面是说到在地狱的火里,好像盐一样来腌人。小字那里说到献祭里的祭物,都是用盐来腌,都要加上盐的。我们读旧约的律法就晓得,这个加上盐,乃是说明保存到永远的意思。怎么能保存到永远呢?只有生命是能保存到永远。所以在底下你就看到,“你们里面应当有盐。”有主的生命,让主的生命从我们身上活出来,让人看见,就引出一个事实来,因为你们是属基督的,就给你们一杯水喝。这样的人,不能不得赏赐。

  我们感谢主!因为你们是属基督的,给门徒一杯水喝的,是从门徒的生活见证里遇见主。因此,也受吸引来作一个拣选主的人,所以他们不能不得赏赐。我们感谢主,这一段话看起来好像是有点零碎,但事实上,也是因着一个事实所引发出来的,是一连串的,一样引出一样,这样又引出那样,但都是围绕着那中心。这一个中心仍然是说,教导我们如何作一个跟随主的人,用着主的生命,用着主的名,来显出我们该有的服事。感谢主!── 王国显《乃要服事人──马可福音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