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六讲 学作仆人的总结

 

(十3253

  我们上次提出一些人对神的疑问,就是属神的人能不能离婚这个问题,便引起一连串的几件事。我们的主藉着这件事为我们解开跟随主的一些实际的学习。我们提过,这些事发生的次序并不是连在一起的,而是因着圣灵的旨意向我们发表出来,便把不同时间,不同地点所发生的事记录在一起。然后我们在那一段放在一起的事物中,来了解我们的主心里要我们明白的一切事。

  在跟随主的事上,主十分盼望所有人都能领会到一切的跟随是为着回到当初的目的。如要回到当初的目的,我们心思里一定要有单纯要主的心。不管我们明白或不明白,不管我们心里佩服或不佩服,也不管乐意与否,我们总知道神的喜悦是什么,就像小孩子一样,他明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不对,虽然在行动上,他故意跟你作对,但他里面却知道真正的对是什么。单是知道还不够,还要进一步,实际地去经历,这样神呼召我们的目的便一步一步的显明出来了。

 

坚定走在十字架的道路上

  我们继续从第十章三十二节开始往下看,看过上次我们所留意的事,现在说到我们的主往耶路撒冷去,门徒也跟着去。我们留意到他们往耶路撒冷去之前,马可福音上说到跟随主会受逼迫,许多在前的会落到后面去,原来在后面的却超前。这话从前面接连说下来是说到生活的实际。在考验上,有些人可以一直往前走,有些人却不能了。但感谢主,祂说这些话,祂自己便行在往耶路撒冷的路上。圣灵记下了这样的话,我们若不留心,我们就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这句话就是“耶稣走在前头”。

  这句话好像没有什么特别,我们都不知道我们的主在平常出外是否走在前头,然后他们跟在后面,这个是我们都没有把握知道的。但是我们却知道我们的主出外时,并没有固定的队形,非要彼得,雅各走在前面,或是祂自己走在前面不可。有时我们看见,约翰跟雅各走在前面,弟兄姊妹曾否记得有一次在撒玛利亚的乡下,人家不肯接待他们,弟兄二人便说话了。“主啊,可不可以吩咐从天上撒把火把他们都烧掉呢?”当然他们是打头仗,被人拒绝,就来跟主说的。我们不管这些,当我们读到这里时,耶稣在前面走是有特殊的意思的。因为继续下来的那句话是说,“门徒就希奇,跟从的人也害怕”。这两句话说出在当时那种环境里,我们的主走在前头,好像是不寻常。但我们不能不留意,为什么我们的主走在前头呢?在说这些话以前,我们的主已经一而再,再而三的说到祂要上耶路撒冷,受祭司及文士的苦,他们要把祂钉在十字架上。这些都是主接二连三说出的话,如果再留意当时的环境,当时环境摆出来的气氛也有些特殊,有点杀机四伏的样子。在此关头上,我们的主就走在前头,门徒跟随着。

  他们害怕,因为他们从眼见的事物及主所宣告的光景来看,我们的主可能会碰到很大的难处。感谢主,在主的身上明确的看到一件事,祂所以走在前头,一面是给我们看到祂定意很从容的去接受父的安排。虽然祂看到前面十字架给祂的羞辱和困难,但祂看准了这是天父的安排。既然祂是被差遣到地上来作神的仆人,祂不能因环境不顺利而退缩。因这环境是父给祂定的,是命定给祂的安排。祂如此走就是接过了父为祂的安排,这是祂该作的,所以在祂里面没有什么黑暗,坦然的往前走。这是一面我们所留意到的。

 

就在羊的前头走

  另一方面我们不能不想起我们的主说祂是好牧人时说的这一句话,祂说祂“是好牧人,我的羊认识我,我也认识我的羊,我放出我的羊来,我就在我的羊前头走。”弟兄姊妹请留意这句话,“我放出我的羊,我就在羊的前头走”这句话的意思,在这里给我们看到我们的主是如何承担着跟随祂的人各方面的责任。

  如果我们回到好牧人这方面去注意,头一件事你看到祂为羊群寻找道路。在寻找道路这方面就包括叫羊得供应,清水旁,青草地。祂在前面走,祂把羊引到得供应的地方去。再一样,祂走在前面是要承担一切可能发生的难处,有狼来,有偷窃、杀害的来了,祂在前面挡住一切,祂为羊显出护卫的功用。感谢主,这是祂在最末后一次上耶路撒冷的时候,圣灵特意说这句话:“祂在前头走”,祂没有因面对前面这许许多多凶险的环境而逃避,并且很正规的面对这事实。

  以下你可以看到,祂又把门徒叫来,跟他们再说在耶路撒冷将会遭遇到的事,所以我们的主是明明看到十字架而走上十字架的。我们的主不是逃避十字架,而是接受十字架,因为祂知道祂的地位是仆人,父既是如此安排,祂就如此去接受。感谢主!我们看到我们的主是如此上耶路撒冷时,我们回头看上次我们看到的三件事,在主这次行动里,毫无保留的完完整整从我们的主先活出来。十字架是神在创世以前的命定,祂就拣选这个。祂明明知道前面是苦难,但祂知道神喜悦这点,所以祂就拣选了。到了这一点,人给祂许多的难处,羞辱,戏弄,鞭打,践踏,但是祂很清楚的知道,父既是这样定规,祂就毫无保留的从主那里接过来。

 

交出自己的榜样

  祂交出自己,按着祂自己本身,谁都不能在祂身上作成什么事。祂是创造的主,祂有权柄,是创造生命的主,谁能给祂羞辱和戏弄呢?又有谁能夺去祂的生命呢?谁也不能。感谢主,看到祂对门徒非常坦然的说,祂要上耶路撒冷去接受这一切,而这一切祂都有权柄和能力去消解的,但是祂不要作。感谢主,这样叫我们非常明确的看到一件事,我们的主怎样说,祂就怎样作,祂整个自己摆在跟随祂的人眼前是一个非常明显的榜样。祂不仅告诉一些人说,跟随主的道路是这样的,而祂自己先走在这道路上。

  正因为这样,门徒起码是第三次听见我们的主从死里复活的事。我们跟其它的福音书比较起来,我们绝对有理由相信这次事情发生的时间一定是在拿因城寡妇的孩子从死里复活以后,也是他们见过睚鲁的女儿从死里复活以后,更是在拉撒路从死里复活以后。如果从门徒当时所见过的事来说,他们起码见过三次我们的主叫人从死里复活。现在我们的主一再在那里说,祂要被杀,然后又复活。而这些话,从人的感情来说是很可怕的。现在我们的主要上耶路撒冷了,祂要死在那里,人要对付祂,但还好,祂说到三天后祂要复活。祂实在作过叫死人复活的事,所以祂要复活应该是没有难处的,必定会成为事实的。弟兄姊妹们,我们留意当时门徒的一些反应,因为在这里说到门徒们的一些反应,正好给我们看到,为什么圣灵把我们的主在第十章上半的一段话记录下来。

 

显露出门徒自己的本相

  当时跟着主走的门徒心里怎样想,我们不知道,也许跟约翰,雅各差不了太多。这两个却忍不住说了出来,他们却忍得住没有说出来。或者说他们没有这两个的胆子大,没有说出来,不敢说。但弟兄姊妹们留意,彼得是说出来了,其实这话是彼得引出来的,因为上次末了我们看到彼得说,“主啊,我们现在撇下一切跟随諢A我们会得到什么呢?”当时主说,“你们在今生会得着百倍,在来世会得着永生。”其实这些话,都存在门徒的心思里,但他们有些是不敢说,有些是忍着不说,但这弟兄俩忍不住了,所以他们直接的到主面前发问。他们说,“夫子,我们无论求什么,愿给我们作。”他们这个问题也实在有意思,“老师啊老师,无论我们向諟D什么,我们都盼望賮应。”话说得很客气,但其实是非常的不客气。因为你留意到,“无论我们求什么”是无限制的,是他们想到什么便要什么。“我要什么,貐给我”。

 

跟随主的目的不明确

  那时主便问,“你要我为你作什么呢?”他们便说出他们的意念,我们在没有看到他们的意念之前,我想约翰,雅各他们所发出的问题正好给我们带出一个很具体的问题来。这问题不单是他们的问题,也是一切跟随主的人的问题。因为这问题是我们回到开始的时候,主呼召他们时说,“来跟从我,我要叫你们得人如得鱼一样。”这是说出主呼召他们来跟随祂,他们会有一个什么的结果。这结果简单来说就是得人,得人归给神。初时人还不认识主是神的儿子,他们都认识到这位称为耶稣的如不是从神而来,起码都是先知。现在先知来呼召我们,而先知一切动作乃是把人带回神的面前,先知呼召我们,叫我们得人,把人带到神的面前。所以从最浮浅的点上看,当时他们答应神呼召的动机,最低限度他们能领会这件事。

  但我们的主呼召他们的时候,祂的心意不单是叫他们领人归向神,而是他们得着人一同回到神那永远的旨意里。这使我们留意到,对今天所有神的儿女们说,这是一个很实际的问题。这次我到新泽西州时与弟兄姊妹们交通,他们当中的年青弟兄们有一些难处,他们觉得回到聚会时很闷。这个问题在各处的年青人都差不多一样,因为很多年青人都是跟着父母一起来的,来是来了,却不知道是为什么。耶稣这两个门徒提出的要求正好接触到这问题,究竟主耶稣呼召我们的目的是什么呢?我们答应主的呼召的目的又是什么?那时在约翰,雅各的心思里,他们答应跟随主的目的乃是为要作官,所以他们说得很坦白。这也是他们可爱之处。主问他们要为他们作什么时,他们想要主赐他们在主的荣耀里,一个坐在主右边,一个坐在主左边。

  弟兄姊妹们,你们千万不要以为这两个人不懂事,其实他们很懂事,不过懂得不透彻罢了。你看他们的要求,他们不要别的,要的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说是要求到顶了。我不注重他们在外边的要求,而是注意到他们在这时间向主提出这个要求。这时间是主说祂要被钉十字架的时候,主是说到祂要到耶路撒冷受羞辱的时候,被人对付的时候,而他们两人都在这个时候向主提出这样的问题。所以他们弟兄俩的确是有点看见,但他们所看见的确实是有点不彻底。他们看到的是死而复活这件事是一定会出现的,但是他们却不明白什么是死而复活。他们只看到一个现像,他们起初看到三个人从死里复活,都是主叫他们从死里复活。现在主又说祂也要从死里复活,在约翰和雅各来说,这件事应该是没有难处的,但是他们不了解从死里复活究竟是什么一回事。

  我们看到当时一些门徒,他们好像明白一些,但又像不大清楚,在此含糊的光景下,便有许多很复杂的东西。感谢主,祂允许这些事在他们中间发生,乃是叫这些混杂的东西一点一滴的陆续被主挪走,不让这些东西存留在他们心上。这两个门徒知道复活这回事,但是不认识死而复活这经历是怎么一回事,所以他们才说到,“主啊!当謔b荣耀里时”。如果他们没有看到复活的这件事,他们怎会说出这话,“主,謔b荣耀里时”。人都死了,还有什么荣耀不荣耀呢?但他们看见主有荣耀,因为这两个门徒也有过黑门山的经历,许多的事情使他们知道我们的主会在荣耀里,但他们一直不懂死而复活是什么意思。他们只看到一个结果,一个现象,而没有看到那经历内里的实际意义。所以他们会说,“主啊,当謔b荣耀里的时候,让我们弟兄俩一个坐在諝边,一个坐在諝k边。”

 

澄清门徒里面的含糊

  主对他们提出的要求很清楚的说,你们根本不知道你们要的是什么,你们要的是人的荣耀,人心思里面的尊贵,但却不知道真正的荣耀尊贵是怎样产生的。我们不得不承认,在人的天然里,这一想法是很自然的,这渴慕也是很自然的。我们中国人都说,人望高处。但望了高处,要怎样才能上到高处呢?一般人都不想这些,他们只是想自己要在高处,要在荣耀里。所以我们的主说“你们根本不知道是在求什么。”祂很清楚的告诉他们,“我喝的杯你们能喝吗?我受的浸你们能受吗?”当然在那时他们不知道什么是喝杯和受浸,因为那时还没有到客西马尼。即使是到了客西马尼,他们也不知道杯是什么。主说要受浸,他们便想到约但河主受浸了,那不简单吗!落到水里淹一下,然后爬上来,完全没有想到主在这里说到的受浸是死亡的浸,喝的杯是倒空自己的杯。

  他们在那时完全没有留意到这方面,而只留意到在荣耀里的主。这个看见已比完全看不见主在荣耀里好得多了,但我们的主如何进入荣耀里?这条路是如何走呢?他们不懂。所以主说“我所受的浸你们要受,我所喝的杯你们也要喝。但是坐在我的左右却不是我所能决定的,乃是神为谁预备便给谁得到的。”弟兄姊妹们,我们留意主很明确的告诉他们,跟随祂到路程的终点,得荣耀是没有可疑惑的,神那无限的丰富围绕着他们也是无可疑惑的,但问题是你怎样走到路程的终点?现在主在此让他们留意一个问题,你们不要看结果,只要看路是怎样走的,能否走完这路?如不能走这路,便到不了终点。到不了终点,又怎能享用那在终点的丰富呢?

 

不是跟随世界的样式

  弟兄姊妹们,你看看我们的主回答跟以上提出回到当初的事情是有关连的。祂说这个不是我为你们决定的,是父为谁预备就赏赐给谁。是父的预备,是父定意给谁就给谁。一面在此给我们看到是神的安排,另一面也看到作仆人的跟随主的实际经历。感谢神,因为我们的主一直领着跟随祂的人,不是叫他们模仿,而是叫他们作对的人,叫他们学习活在主的面前作一个合宜的人。主很显然的把他们放在这个光之下。因为这两个人提出的问题的焦点,乃是“主啊,给我们这么一个权柄,在人的中间作首领,受人拥戴。”问题就是如此。而我们的主说,你们在跟随主的事上要有一个明确的领会,这个领会和世界是不能放在一起的。

  世界的样式是工作摆上多少,你得到就有多少,你努力多少而收获就有多少。这是无可厚非的。事实上我们也可以看到,一个人的成功是他努力,殷勤所结出的果子。但人的心思有时不是放在努力的结果,而是着意自己在人面前的地位。所以主在这里很清楚的跟他们说,“外邦人有尊为君王的治理他们,有大臣操权管束他们。”这是世界的样式,一个团体或一个组织,有负责人,有领袖,有一个阶层一个阶层的管理人,如果你是当中的一位首领,你有地位,有名分,也有利益。这是世界上的样式。

  主说的一句话很严肃,在四十三节,“只是在你们中间,不是这样。”世界是这样,人中间是这样,只是你们中间不是这样。现在我们要留意这个“你们”,“你们”是什么人呢?外邦人?“你们”是犹太人?不是,主所指的“你们”乃是答应主的呼召出来跟随主的人。因为这群人都是主说“来跟随我”,于是他们都跟从了主。他们是一群接受主的呼召而跟随主的人。在这些人的中间,我们的主说得很清楚,“不是这样”,不是世界这个样式。世界的样式是,你在高位,有人来服侍你。你作领袖,你就可以发号施令。你作带领的,人们都听你的。但主说在你们中间,在这些跟随主的人中间,事情不是这样,事情不是在于你有没有权柄去发号施令,着眼点乃是人们是不是都确认你有权柄发号施令?着眼点是你为人们作了什么?从前甘乃迪在任时说了一句有一定分量的话,“你不要问国家为你作了什么?而要问你为国家作了些什么?”按人来说,这话很合理的。但我们的主在此好像把话翻过来,你不要看你在人的眼中是怎样的给尊重,你先要注意的是你为众人作了些什么。

  感谢主,祂很明显的叫我们留意到,作为一个跟随主的人,一个服事主的人,或是一个主的仆人,他们整个人的生活和心思里不能带着世界的样式,否则在服事主的路上是走不上去的。主说得很明确“人子来,并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你们中间,谁要为大,就必作你们的用人”,“你们中间,谁愿为首,就必作众人的仆人”,这个“你们”所指的就是接受主呼召的人。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接受神的呼召的人,就是承受神的恩典的人。不管你从承受神的恩典这个角度,或是从接受神的呼召这个角度来看,神呼召我们的目的是为着彰显神自己,把神在人中间要作的工带出来。这也是我们被召的目的。所以主说“在你们中间,不是这样”。为什么呢?因为神呼召我们,先要我们认识祂自己,然后把我们所经历的神向众人显明。我们被召乃是为着去明白神的意思,被神所用,把神的目的显明在人的中间。

 

乃是要服事人

  主的话有特别的解说,我们也能体会“谁要为首就要作众人的用人,谁要为大就要作众人的仆人。”因为你作为首的便要多了解神,多经历和明白神,要有义务把你所认识与经历的主去分给众人,让众人一同享用。不是因你比别人有更多的认识和经历,别人就把你放在高处,让别人尊敬你。世人当然会这样的,但作为一个答应主呼召的人,在内里不能有这个想法。在人的心思里,主一直要求他们作服事人的,不是接受人的服事,叫众人因着你们得到服事的好处,而不是叫你们被人服事。

  按着人的天然,人都喜欢被人服事和尊重的,但在神的眼中并不看这个,而祂所看的是你这个人在人群中间产生一个什么样的作用。这个作用是否会使碰到你的人看见神,享用主。前几天,我在新泽西州时,碰到几对弟兄姊妹们,心里实在感到很畅快。他们信主大概二、三年,不太长,但是从他们的心思和话语里,甚至动作里,不是诉说神的作为,就是在述说怎样跟随主的引领。不仅是说明了他们个人在跟随主的引领,而是非常渴慕神能用着他们,使认识他们的人都能得着相同的属灵的好处。碰到这些弟兄姊妹们,心里实在很畅快,因为我们的被召实在是为着这个目的。我们的主说你要在人的中间为大就要作他们的用人,在人的中间为首就要作他们的仆人。到了这里,主让门徒很清楚的看见跟随主的目的一定要非常明确,因为我们的主就是这样活在父的面前。

  所以主就是这样交通到“人子来不是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主服事人到这个地步,连自己都交出来。所以这段话是第十章发生的事所引发出来交通的重点。从第十章前头所说出的事情,带出来作仆人的实际操练和学习。现在读到这段话,我们就可以看见整个操练的总结就是这样一件事,不是要学习世界上的样式,争取在人中间的荣耀和地位,乃是看重神的心意在我们身上能不能成全。如果神的心意在我们身上能成全,我们就是活在仆人的地位上。如果神的心意不能在我们身上成全,我们也许就像世界人一样,在各方面都被人羡慕,但在神方面看我们是落在一个很大的欠缺里,因为我们失去了作仆人的身份。

作仆人的学习的原则

  因此把这几件事情总结起来的时候,可以说,一个真正作仆人的实意要注意几点:头一件是进入死的经历,就像主所摆出来的上耶路撒冷去接受十字架,受污辱。但祂知道这是必须走的路,如不走过这段路就没有办法显明复活的大能和复活的事实。这是第一点,进入死的经历当然是带着复活的经历。第二点,一个作仆人的实际是要显明神的计划。神在我们身上的呼召有祂的定意,我们按神的定意来作成神所要作的,那我们就是站在作仆人的地位上来成全主所托负的。所以这个仆人不是为自己找寻好处,而是为显明神的旨意而存留。第三点是一个真正为仆人的是要交出自己来作众人的供应。自己可以消失,可以减少,可以隐藏,但必须在众人中间供应出这个功用。也就是说,神能从我们身上流出祂自己的丰富,让人可以在那里遇见主。

  感谢主,因为这条路是祂所走过的,祂不单单要求我们走,祂自己先走过,然后要求我们跟着这样走便对了。这信息不是结束在这里,但如要结束在此也可以,不过我们往下读的时候,读到圣灵把另外一件事情加上去,那就很清楚了。这是什么呢?这是主跟他们说,说,说的。到了耶利哥,那里有一个瞎子,他大声喊叫,求主怜悯,人们禁止他,不许他喊叫,但越禁止他就越大喊。结果主听见了,教他过来。弟兄姊妹们,你们留意,主不是走过去,而是叫一个瞎子走过来到祂那里去。这瞎子一听到主叫他过去,便立刻起来走过去了。

  这个过程我不多说了,你们要留意这个过程的话,你们就会知道什么东西是我们要注意的,乃是主跟瞎子的对话,因着对话所引出的结果。当瞎子走到主跟前,主问他,“你要我为你作什么呢?”你看约翰跟雅各向主发的问题,“夫子,我们要求为我们作什么,貐ㄤ应我们吗?”现在这个问题是从主发出来的,“你要我为你们作什么?”如果我们比较这两个问题,当时瞎子的回答非常简单,他说,“我要能看见。”我眼瞎,我最大的要求是能看见。请留意,“能看见”这个要求很笼统,你为什么不要求多一点?只要求“能看见”。我越读越觉得有味道,稍后我让你们看看是不是真的有味道。他说只要能看见,而没有说要看见什么。当然我们都知道他指的是要恢复视力,因为他是瞎子,在生活上很不方便。更准确一点的说,就是他整个人没有前途,如果能看见,他整个人的前途也就改变了,可以有各种各样理想的安排了。

 

我要能看见

  当然我们可以很浮浅的去理解这件事,但我不知道当时瞎子回答这个问题是他注意到他自己的问题,还是圣灵的管理而发出这个问题,“我要能看见”。于是主说,“好吧!你能看见,你的信救了你”。到此问题就来了,瞎子能看见了,可以回家了,因为你所要的我已给了你了。问题是他看见的是什么呢?如果我们串连起来便可看见瞎子能看见的事是非常严肃的,他不单是眼睛恢复了视力,也不单是在主跟前接受了主的恩典,这些你不用特别努力就知道了。我是瞎子,现在得医治,可以看到了,这是一个很大的恩典,也是神很大的怜悯。

  但是我们实在看见,巴底买能看见,不光是看到自己是蒙受怜悯的人,也不光是恢复视力,从以下可以看到,主叫他回家去,他没有回去而跟随耶稣。在这个跟随耶稣以前他有一看见,如没有这个看见就没有接着的跟随耶稣;如果没有这个看见,他便会回家去,因他所要的他已经得到了。他要的看见,主已经给他了。这个看见远超过他视力的恢复,那是视力的恢复,也叫他灵里的视力明亮了,看见这一位叫他得着恩典的主是一位赐恩典的主,祂所以是赐恩典的主,因为祂是万有的主,祂是创造的主,祂是神的儿子。你看他在上面称主为“大卫的儿子”,“大卫的子孙”,就更确定一件事,他所看到的主是神在历世历代所应许给他们的那一位拯救的主,也是他们的主。他看见这许许多多,所以他的反应是跟随耶稣。

  弟兄姊妹们,这的确是一个大的看见,从认识恩典到认识恩典的主,从认识赐恩的主到跟随主。这件事是非常完满的结束,结束第十章里所提出的几件事所带出的信息。我用另外一些说话来说明这些事,弟兄姊妹们便更能掌握这一点。神乐意赐恩给人,所以祂差遣祂的独生儿子到地上,不是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舍命作多人的赎价。主交出自己,叫人承受神定意,叫人得着各样属天的祝福。神叫人得着各样属灵的祝福,乃是因为神在永远的计划里要作成一件事,这件事乃是把万有都带回神的面前。现在巴底买透过施恩的主在他身上所作的,他不单接触到恩典从这位施恩的主身上出来,更从这施恩的主碰到神永远的旨意。

  虽然在这里没有提这些话,但从跟随耶稣这事便能了解到巴底买的心思里的看见,他不单看见跟随主耶稣便可得着恩典。如跟随主便可得着恩典,那些吃过五饼二鱼的人现在还在跟随耶稣,但舍己了没有?这事是在五饼二鱼之后的,在七个饼几条鱼之后的,所以你看到,这巴底买在跟随耶稣这一点上,他不是早已知道,我跟随耶稣,我便会得着恩典。他不是这样,而是因着从流出恩典的主身上,他遇见这位受父差遣来到人中间,要成全神那永远旨意的神的儿子。所以他毫无保留的更改他自己原来的想法,“我不回家了,我不为自己打算了,我作个跟随主的人就好了。”

  感谢赞美主,在巴底买这段经历里,把第十章所带出来的信息作了一个总结,这总结给我们指出一条准确的跟随主和认识主的途径。这途径是把人领到一个实际的学习作仆人的操练里去。因为从那一刻开始,他有了一位主,就是主耶稣。他定意要跟随主耶稣。感谢主!在十章里提到五件零碎又独立的事,把这五件事串连起来,我们就看到作仆人实际的学习是要从心思开始,一直到实际进入经历里。感谢主,马可福音里所记载的都是很容易明白的,但我们必须明白,圣灵记下这些容易明白的事,不是叫我们只是知道历史上曾发生过这样的事,乃是藉着历史上这连串的事带出主要我们领会的信息。我们巴不得当日圣灵如何组织马可福音,今天也在我们心思里同样组织祂要我们领会的信息,叫我们好好的在地上还活着的时候,知道如何活在作仆人的实际里。── 王国显《乃要服事人──马可福音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