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七讲 留下作仆人的佳美脚踪

 

(十一126

  我们看到第十章的末了的时候,我们很清楚的看见,一个真正遇见主的人,他里面对主的认识立刻就明亮了。这样的人不会只是停留在享用恩典,他们里面有一个催促,让他们很明确的定规去拣选跟随主。也就是说,从认识恩典到认识赐恩典的主。我们进到十一章的时候,整个主的行程又起了一个新的段落。十一章一开始就说到,我们的主跟门徒快到耶路撒冷了,他们一行人到了伯大尼,伯法其这一个地区,就是橄榄山那个地区。在耶路撒冷的城外,主打发两个门徒进城去,还没有进到城,不过就是靠近城,到一个村子里去牵一匹驴驹来。

 

最高的服事

  我们在没有看到这事继续发展下去的时候,我想和弟兄姊妹们特别提到一件事。四卷福音书,马太、路加、约翰,说到我们的主,不止一次在耶路撒冷,特别是约翰福音,几乎大部份的事情是发生在耶路撒冷,小部份是在加利利。马太福音在主的孩童时代,多次提到在耶路撒冷,以后大部份也在加利利。路加福音也提到主好几次在耶路撒冷,但还是大部份时间在加利利。但是很希奇,在马可福音里,提到主在耶路撒冷,只有一次,也就是现在十一章我们开始看的这一次。我们看马可福音的时候,主一开头就在加利利,一直就站在加利利。虽然好几次在谈话里提到耶路撒冷,但是从没有一次记录祂到过耶路撒冷。当然我们的主是多次到过耶路撒冷,其它那三卷福音书所提到祂到耶路撒冷的时间,马可福音里的主,当然也是到耶路撒冷。但是圣灵就完全没有那些记录,一开头就是在加利利。耶路撒冷一提出来,就是祂最后一次到耶路撒冷。

  弟兄姊妹们,这一件事情值得我们去留意,为什么圣灵这样作记录?如果不掌握马可福音的主题信息,我们就不觉得这些记录有什么特别。如果我们留意到马可福音的主题,我们就知道这一个记录是非常严肃的。因为在马可福音唯一记载我们的主在耶路撒冷的生活和工作,而这一个生活和工作的最高点,就是钉十字架。我们的主从十一章在耶路撒冷出现,祂就等着钉十字架的事发生。因为在十一章以前,我们的主已经三番四次的说到,祂要到耶路撒冷,接受祭司、文士、法利赛人的苦,并且要钉死在十字架上。现在到了耶路撒冷,所以等在祂面前的就是十字架。

  如果我们看到了这一个点,我们立刻就体会到一件事情,从十一章开始,我们很清楚的看见,一个作仆人的,现在按着祂的主的差遣来完成所接受的职事。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我们的主受差遣,祂的职事最高点在地上显出来就是十字架。因为十字架一面是把神的救恩完成,另一面又是打开神永远计划在地上执行的路。因此,在十一章里,说到我们的主在耶路撒冷的这一段日子,我们能掌握这一点的时候,我们就看到里面所记载的事的真实的属灵意义。不然的话,我们就好像其余两卷福音书所提的,只是看见一个历史的事实。

 

国度显现的小影

  现在我们的主到了橄榄山,还没有进耶路撒冷,等着进耶路撒冷,祂就差两个门徒到对面的村子里去,告诉他们说,你们一进村子,你就看到有一个驴驹,是从来没有给人骑过的,你们就去把它解开牵过来。如果有人问你,为什么把那驴驹解开,你们就告诉他说,主要用它,他们就允许你把那个驴驹带走。现在门徒去就照着主的话,把这个驴驹牵来。主就骑上去,但是骑驴的时候,门徒就把衣服脱下来,放在驴驹背上面,主就骑上去,然后就进城,进耶路撒冷。很多人在那里欢迎主,他们把衣服脱了就铺在地上,也把田间的树枝砍下来铺在路上,这是当时的环境。

  人在主来到的地方,就向着主有很多的呼喊,他们呼喊“和散那”。“和散那”在这里说是敬拜神的意思,称颂神的意思。我们看那些小字是说,“原来和散那是求救的意思”,人有难处解决不来,他就盼望有人来给他拯救,他们就在那里喊“和散那,和散那”。但这里的“和散那”是另外一个意思,那意思是称颂神。我们看他们称颂的话的内容是什么。头一个是说,“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然后又说,“那将要来的我祖大卫之国是应当称颂的。”“高高在上和散那”或者说,“在至高之处的和散那”。严格说起来,他们的称颂是集中在两件事上面,第一就是,这个来的人的特点就是祂是奉主名来的,第二件事就是,这个奉主名来的人来到的时候,也就是主的国度出现的时候。所以他们的称颂是集中在两个点上,一个是国度的王,一个就是国度的本身。

  我们领会到这两个点的时候,我们回过头来看,为什么当时那些人欢迎我们主是作了如此的安排?弟兄姊妹们,这叫我们很容易想到,神给以色列人节期里的住棚节。在住棚节的那七天,以色列人是把树枝砍下来,就在耶路撒冷的街道上搭棚,就在那里住七天,在那里欢乐。他们生活在那里,敬拜在那里,事奉在那里,高高兴兴在那里过住棚节。弟兄姊妹们,我们都知道的,住棚节就是指着国度作表明,因此,我们把这些历史的事实,和圣经里面的一些启示并在一起,我们很容易就看见,这一次我们的主进耶路撒冷,乃是国度的王进到祂的京城,把整个的以色列国或犹大都沸腾起来。

  因此,你留意到这里面有好些事情。刚才我们说,这是马可福音里唯一一次记录我们的主到耶路撒冷。从表面上来说,那是一个王的显明,但是我们没有从这个角度去体会。我们刚才一开始就特别提到,是一个仆人去完成祂主人给祂差遣的职事。因此我们看到这里,从外面来看,那是一个很热闹的场面,一个很高兴的场面,一个很叫人心里兴奋的场面。但是很希奇的,这一位进来完成祂主人差遣祂的职事的人,就是百姓在那里高喊“奉主名来的”那一位,祂所骑的驴驹,只是第一说到祂从来没有给人骑过。第二,主骑上去的时候,这个驴驹子什么装饰都没有,只是很简单的用门徒的衣服作鞍。弟兄姊妹们,在这一个地方,很明显的给我们看到,这一位作神的仆人的神的儿子,祂现在在成就神给祂的差遣的时候,祂的形像是什么?从祂的职事来看,那是很大的,大到不能再大的,因为神的救恩就从这个人身上来成全,神永远的旨意执行在地上,也是从这个人身上来开始。但是从外面来看,你看到这一个成就神旨意的仆人,祂却是非常的卑微,连马也骑不上,只能骑一个驴驹,连鞍也没有,只能坐在一块衣服上面,再卑微不过了。

  你要把祂当时所显明出来的身份,和祂实际的光景相比,我们的主所显出的是从天上来的荣耀,是奉主名来的。一个这样尊贵的人,在眼见里祂却是卑微到不能再卑微了,除了用两条腿行走以外,大概就是骑驴驹子了。感谢我们的主,祂是默默的接受这样的一个安排,祂就是这样卑卑微微的进入一个荣耀并伟大的职事成就里。这是头一点我们要留意的,主自己卑微到一个地步,祂只能用这个驴驹子来代步。

 

主要用牠

  第二点我们要留意的,就是说到这一个驴驹。在人看来,这个驴驹是根本算不得什么,也从来没有给人使用过的。也就是说,这个驴驹还不能作工的,不会作工的,还没有经过训练去作工的。但是现在牠就承担一个很重的责任,牠背负着神的仆人来成就祂的职事。在这一个点上,我们也实在有一点体会。固然,从表面上看来,这个驴驹子只是为主所用,牠不为别的事情来用,因为主也明明说,“主要用牠”,也实在是只有主才会去用牠。因为在其它人的眼中,牠是没有用的,牠还不到可以被使用的地步。

  我们感谢主,我们的主所使用的,都是在人眼中看为没有用的。但是放在主的使用底下,牠就承担着一个很大的职事。我常常读到这个小驴驹的时候,我里面实在是有很深的感觉。因为一个被主用的人,并不在乎他本身原来有多少,而在他能有多少交出来被主使用。当然,我不是说,那我们就作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就好了。我也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乃是说,尽管我们本身有不少,但是在我们的心思里,我们必须看到一件事,如果主不使用,再多的才华也没有用处。如果主要使用,我们能交出的一点点,在主的手中就能成就大事。

  我们实在感谢主,一开始给我们看到,我们的主进到耶路撒冷的时候,祂是这样震动我们心思的主。从外面看是卑微,从里面看是庄严。我们实在感谢主,因为这位进入耶路撒冷的神的仆人,神的儿子,乃是来完成神给祂那最大的职事。一面让神的百姓从心里有一点的苏醒,另一面也让神的百姓企盼国度的兴起。

 

里外不调谐的景象

  我们现在要转到另一面来看主进耶路撒冷的事。我们觉得,在十一章开头的那一个圈圈的段落,有很多事情值得我们去留意的,不是只是当时一个事实的记录。我们一面看见我们的主在那里接受人很大的欢迎,另一面你看到,我们的主进到耶路撒冷的时候,祂感觉里里外外都是压迫的。主里面的感觉,和外面的情形,完全没有办法配得起来。

  我想先请弟兄姊妹留意十一节,“耶稣进了耶路撒冷,入了圣殿。”弟兄姊妹你留意这里,这里提到两个地方,一个地方是范围大一点,那就是耶路撒冷。一个地方是范围比较小一点,那就是圣殿。我们看见,我们的主到了耶路撒冷,祂一直就进到殿里去。弟兄姊妹们,我们留意这两个地方,如果说到城,那是神的城,称为神名下的城,用神名字来作那个城的名字的城。如果说到殿,那是神的居所。这两个事情对我们的主来说,都是非常非常容易连上关系的。祂进了耶路撒冷,就进到自己的京城。进到殿里面,祂就回到自己的家。

  按着一般来说,进到城也好,进到殿也好,对我们的主来说,应该是祂里面感觉非常安息的,非常喜乐和满足的,因为是回到家里,因为回到祂自己的城里。但是我们看下去的时候,我们就发觉,有一些非常不调和的光景。弟兄姊妹,你接下去就看到,我们的主“进了殿,看了各样物件”。弟兄姊妹,我请问,虽然马可是唯一一次记载我们的主在圣殿,但是对我们的主来说,圣殿对祂是不陌生的,耶路撒冷对祂也不陌生的。这一次以前,几乎每一次犹太人的节期,我们的主都到圣殿去,祂在那里过了几次逾越节,我们的主在那里也度过五旬节,连修殿节,我们的主也去过。这是说到我们的主长大以后的事,如果连祂的少年时候,孩童的时候,我们的主在圣殿的次数就更多了。

  弟兄姊妹,你一定能记得,祂十二岁那年跟着父母去过节。过节完了,父母就回家,祂一个人还留在耶路撒冷,跟那些文士们在殿里谈论神的事。弟兄姊妹,所以我们绝对的有把握说,我们的主对圣殿里面整个的环境是熟悉的。但是很希奇,你要问,主在圣殿周围看了许多的对象,什么意思?看跟不看,有什么区别?在那个时候,这些事对我们的主来说,真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但是我们的主这一次到耶路撒冷,头一件事情就是去看各种对象。什么意思呢?

 

面对着十字架前行

  如果我没有领会错,我实在觉得主那时心里实在是非常非常难过的。因为在殿里面,所有的对象,没有一样不是在那里提醒人说,到这里来敬拜神。你看到祭坛的时候,你不得不敬拜神。因为在祭坛那里有献祭的事,叫人看见到神面前去的路打开了。你看到陈设饼的桌子,你就看到神给人那么丰富的供应,人可以无限享用神的一切,你没有办法在主面前不称颂敬拜神的。你看到灯台也是一样,在灯台所发出的亮光,一直照明我们进入至圣所的路,一直叫我们只看见是神给我们的光,把我们所有的黑暗都留在背后。虽然人不能进到至圣所里,但是你能想象到至圣所里面的约柜,神的荣耀充满在其中。神要在那里与人有交通,神要在那里与人面对面。人在神的面前,再没有恐惧与战兢,只是在那里享用神荣耀的同在。你怎么能在那里不敬拜神呢?你怎么能不在那里称颂神呢?

  现在我们的主继续看这些对象的时候,好像这一些事物所带出来的果效,都没有一点可以显露得出来。如果说这些事物不能显露出来,那就留下另外的一些事实。什么事实?祭坛所以叫人能在神面前站立,乃是在那里有献祭的事。献祭就是十字架。桌子上有无限的供应,因为是有那一位作为神所享用的全能的神的儿子,祂在那里完全粉碎了祂自己。灯台上所发出的亮光,也是因着这一位神的儿子,毫无保留的焚烧了祂自己。在约柜的上边,不住的流着神羔羊的血。这许许多多的事情,归总起来就是十字架,是十字架的各方面。

  现在我们的主来到圣殿里,在殿里整个的环境,我们的主没有接触到敬拜的事,祂只是在那里接触到十字架,因为祂所看到的,都是十字架所表明的那一些事物。难怪在这一个城的外面,虽然有高兴和热闹,但是在主的居所里,却是冰冷的。主的居所里面好像在提醒我们的主说,只有十字架等着你。弟兄姊妹们,只有我们体会到当时主这样的心情,我们才能体会底下主争战的事。因为当时主进到殿里,看过了各样事物以后,圣经记着说,“天色已经晚了。”

 

真正的神的家

  我们前一阵子在主日交通过伯大尼的家,当时那个感觉就是从这些事物来的。主回到自己的家,天色已经晚了,就在那里歇息就是。但是我们看见,事实不是这样,天色晚了,主就和门徒出城,没有留在殿里,也没有留在城里,这说出了殿没有成为神的家,城也没有成为神的城,因为在城和殿里都没有主可以歇息的地方。祂是在伯大尼那边来的,现在又回到伯大尼那里去。

  耶路撒冷没有留下主的地方,殿没有主歇息的地方,但是伯大尼那边有,因为伯大尼那边有一些心里向主敞开的人,所以到晚上主就回到那边去。这个不在马可福音我们读经的范围里,我就不再提了。但是我们看到一件事,主最后上耶路撒冷,大概一共有七天的光景。在这七天里,除了最末后的那一天,祂给捉拿,要经过审判,要给人准备第二天钉祂在十字架以外,每一个晚上,祂都回到伯大尼去。每一天早晨,就从伯大尼再回耶路撒冷,再进到殿里。弟兄姊妹,你们揣摩我们的主的心情,就是在这样的来来回回的过程里,你要我们的主忘记耶路撒冷,那是不可能的。你要我们的主忘记殿,那也不可能。但是祂却没有办法在那里受接待,所以祂要每天这样来回跑伯大尼,耶路撒冷。伯大尼,耶路撒冷。

 

沉重的负担

  第二天从伯大尼出来,又发生一件事。什么事呢?他们从伯大尼出来,弟兄姊妹们注意,圣灵在这里记录了一件不大寻常的事。我们不在意的时候,就觉得很普通。如果我们在意的时候,我们就觉得很不寻常。什么事呢?“耶稣饿了”。弟兄姊妹们,那十二个门徒不饿吗?只是耶稣饿了吗?祂在伯大尼过夜,如果不是在马大、马利亚、拉撒路的家,定规是在西门的家,这些人会允许我们的主饿着肚子出门吗?按着一般情形来说,是不会有这样事情发生的,但是很希奇,圣灵就记下这一件事,“耶稣饿了”,祂为什么饿呢?别人不饿,只祂一个饿了吗?

  弟兄姊妹们,我想我们的主当时不仅是身体感觉饥饿,因为在这一阵子,祂灵里面的负担一定是很重的。但是再重也没有办法比殿和城所给祂的感觉那样重。弟兄姊妹们记得,我们的主在别的地方也曾经饿过,门徒饿的时候,祂没有饿。门徒掐麦穗来吃的时候,我们的主没有饿。但弟兄姊妹一定记得,在叙加的井旁,我们的主是饿过的。门徒就进城去买食物,当中就发生祂和那撒玛利亚妇人谈话那一段事情。等到门徒把食物买回来了,他们让主吃,但主说,祂已经饱了。门徒就希奇,我们还没有回来,谁给祂东西吃呢?主说,“我有食物吃,你们不知道的,我的食物就是遵行那差我来者的旨意”。什么时候我们的主能遵行父的旨意,祂就满足了,祂就饱了,祂就没有饥饿的感觉。

  弟兄姊妹们,如果你把那一件事和这一件事放在一起,我想我们立刻就体会到我们的主的饥饿是因着什么原因来的。这也就是我刚才所说,上面那一段话整个的环境,如果不能掌握住,就不能领会底下主所发生的事的原因。弟兄姊妹你看到,在这一个时刻,在这一个境地,我们的主没有条件去行在父的旨意里。那里不错,是耶路撒冷。那里不错,是圣殿。但是在那里神的旨意行不开,你要遵行神的旨意,在那一个地方,好像没有这个环境。你要去摸神旨意的时候,你感觉的就是压迫。在这种光景底下,我们的主感觉饿了。祂实在饿了,因为神的旨意在祂里面要出来,但是环境压制祂,没有让祂出来。

 

不寻常的咒诅

  在这样的一个感觉里,我们的主远远看见一棵无花果树,祂就走到那树下,以为可以在那里找到无花果。当然这个是外面的情形。但是到了那边的时候,看见那无花果树只有叶子,没有果子。圣经就特别说了,“因为那还不是收果子的季节。”我们的主就发出一个咒诅,祂说,“以后永远没有人再吃你的果子。”我们有些时候就弄不大懂,既然不是收果子的时候,都没有果子,那是天公地道,为什么要受咒诅呢?弟兄姊妹们,如果我们晓得无花果树那种生态,我们就晓得,虽然不是收果子的季节,只要它还有叶子,它总该有一两颗果子。我们这里有很多无花果树,你稍微留意一下,你就注意到这个现象。当时虽然不是收无花果的季节,满树都是叶子,但是总该有一两个在那里。一两个都没有,那就不应该,我们的主就指着这一棵无花果树给它一个咒诅。

  我们的眼睛常常就是注意这一棵树,却没有留意到,我们的主藉着这一棵树来指出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这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和当时我们的主在城和殿里所接受的感觉是连在一起的。弟兄姊妹,我们都知道,在整本圣经里面,神是用着无花果树来作以色列这个民族的表明。以色列应当是神的恩典在万民中流出的一个表记,现在以色列不能再把神安排在他身上的责任发表出来,连一点点都没有发表出来。所以我们的主就在那里咒诅了一下,“从今以后,没有人再吃你的果子。”也就是说,从今以后,神不会再用以色列来作神那永远的计划完成的主角。

  虽然主还是应许她能苏醒过来,她能给复兴过来,但是在神永远的计划里,她不能在神起先安排她的位置上发生功用。因为我们知道,十字架以后,主用着教会来代替以色列来成就神永远的旨意。当主咒诅这一棵树以后,门徒也听见主说的话。

 

恢复圣殿的纯净

  好了,他们就到了耶路撒冷,又进入圣殿。弟兄姊妹,注意事情的发生,头一天进去观察了一天,第二天进去,一个事实发生了。什么事情呢?主洁净圣殿。主不能允许殿还留在那一种不生不死的光景里。主不能容让其它的事物掺杂在那里,遮挡了神在殿所显明的功用。主要把祂的殿恢复到殿原来的功用,所以祂就赶出在殿里作买卖的人,推倒那些兑换银钱之人的桌子,和卖鸽子之人的凳子。

  弟兄姊妹要知道这里的一些历史的事实,他们那些人在殿里作买卖,是作什么买卖呢?因为在律法上面是有这样的定规,每年以色列人要三次到耶路撒冷过节,他们到耶路撒冷过节一定要献祭。一般的情形,他们要在原居地把那些祭牲赶到耶路撒冷,然后就在那里献祭。但是律法上也有一样定规,如果路程太远,他们可以在本地把那牛羊卖掉,然后把钱带到耶路撒冷,在耶路撒冷买祭牲献祭。这也是律法允许的。他们到圣殿的时候,要交丁税。他们交丁税一定要用圣殿用的银子,你没有就可以在那里兑换。因为那时犹太人用的是罗马的银钱,你在那边换回那些圣殿所接受的钱币,鸽子也是献祭用的。这些他们在耶路撒冷去买,一点都不是非法的,而是合法的。但是问题就是,这些买卖不能在圣殿里作。你可以在圣殿以外任何地方去作都是合法的。

  但到了四福音的时代,人为了方便,那时祭司的集团也腐化了,他们就允许人在圣殿里摆设这些买卖的地方,他们就从中收取一点利益。对人的方便来说,人也觉得这蛮不错,可以省掉很多工夫。但是我们的主就说,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把神的殿变成贼窝了?殿不是给你们作这样的用途,殿乃是为万国祷告的地方,是属神的人与神有交通的地方,人在那里敬拜神,神在那里与人同在。人享用神,神也享用人,是这样和谐,这样叫人喜乐满足的地方。你们怎么可以把它变成贼窝呢?我们的主就在那里洁净圣殿。

  弟兄姊妹,我们把这些事情并起来,不要把它孤立起来,我们就看到,这一位作主的仆人的神的儿子,祂现在来恢复神在人中间所显明的心思,恢复人与神交通的管道的畅通,所以祂就做了这许许多多的事。当然,在那些祭司、文士、耶路撒冷的宗教团体里面的人物来看,他们是受不了。他们觉得,耶稣这个人做得太过份了,好像把他们得利益的门路都封闭了。本来对我们的主已经有很多的成见,现在更要接触到他们的痛处,他们就准备要除掉祂。弟兄姊妹们,这就是当时城和殿里面的实际的光景。我们把这些整个归纳起来就看到一种可怜的光景,所以难怪十九节那里说,“每天晚上耶稣出城”。

  我们看到主最末后的一个星期在耶路撒冷的光景,我们实在看到一个真正的主的仆人,祂是如何的把神差遣祂的职事发表出来。这是一面,另一面,虽然在这样沉重的属灵压力底下,我们的主没有忘记抓住每一个时刻来造就跟随祂的人作仆人。

 

当信服神

  他们早晨从伯大尼出来回耶路撒冷的时候,看见那棵受咒诅的无花果树枯干了。门徒就跟主说,“主啊,諰G诅的那棵树,从根整棵都干掉了。”当然,在门徒当时的心思里,他们觉得是很希奇。怎么会给主咒诅,这咒诅就成就了。我们的主很严肃的对他们说,“你们当信服什么?你们不要只看见这个现象,你们必须看见神的作为。这不是一个什么人作的事情,这是神要作的一件事。因此要信服神。”我们的主立刻抓牢这一件事来教导门徒。

  弟兄姊妹还记得在第十章里,那两个门徒来到主面前说,“主啊,我们无论向諟D什么,貐ㄤ应我们吗?”当时主已经给他们一些带领,现在继续给他们一个更深入一点的带领。第十章里给他们的带领是心思上的带领,现在给他们的带领是催促他们去经历神的带领。所以我们的主立刻就对他们说,“你们要信服神,我实在告诉你们,无论什么人对这座山说,你挪开此地投在海里,他若心里不疑惑,只信他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他成就了。”弟兄姊妹们,这的确是很大的事,能叫这座山投在海里。我相信我能这样作的话,那座山不能不听话。

  许多人读这段经文,就有点作难了,比方说,我前一阵子脚部痛风,我说,我信心不疑惑,我叫痛风走开。很可惜,它没有走,它还留在那里,弄的我整个人不舒适。你说,“主说的,你们祷告的时候,只要你相信,这个事情就一定成就。”但我们的心里好像不是这样。弟兄姊妹们,不是主的话说错了,是我们领会错了。我们以为,我们的盼望就是等于信心,这是头一个经常出现的毛病。我们一些主观的想法,我们就作为是信心。

  现在很多追求灵恩的弟兄们,他们其中有一点,就是说,你一直去想、想、想,你就能得到的,这个叫作积极的去想。你想一次不行,想两次,想两次不行,想三次,三次不行,想四次,一直想下去,你看那本叫《四度空间》的作者,他就是这样教导人。弟兄姊妹,不是这样的。那个积极的去思想并不等于信心,也不会把那个想法变成信心。

  弟兄姊妹你要留意,我们的主在这里怎么说?看二十四节,“所以我告诉你们,凡你们祷告祈求,无论是什么,只要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祂是说,“你信是得着的”,就是说,“你有把握得着的,不是想着去得着的”。你有把握得着的,你不想,它还是在那里,你要把它赶走,赶也不走的,这叫作“信是得着的”。你怎么能有这个“信是得着的”?弟兄姊妹们,你留意到,主的话没有停在这里,主的话继续说下去,祂说,“你祷告的时候,你想起有人得罪你们,你就饶恕他们,叫你们在天上的父也饶恕你们的过犯。你们若不饶恕人,你们在天上的父也不饶恕你们。”

  弟兄姊妹,整个说来是什么?要维持与神正常畅通的交通。我们的祷告乃是一直活在与父毫无阻挡的交通里,在这样的交通里,神就把祂要作的事放在你里面,神就让你知道祂要你作什么事。神既然把祂要作的事放在你里面,你就有把握。你要把那个把握推走,它也不走。弟兄姊妹们,“信是得着的”是这样显出来的,不是想出来的,是从与神的交通里面接过来的。我想弟兄姊妹们,如果在祷告上面有过经历的,你都能知道。许多时候,你想是没有办法得着的,但却是得着了。有的时候你想是一定能得着的,结果就是没有。你说怎么不是这样的呢?弟兄姊妹们,这就要问你觉得那个把握是从那里来?这把握必须是在跟神的交通里带出来的。弟兄姊妹,你把它整个串连起来,就看到我们的主在耶路撒冷,在殿里不得安息。为什么呢?没有交通,没有寻求,没有敬拜。因此我们的主就洁净圣殿,洁净圣殿的目的乃是为了恢复交通,乃是恢复敬拜,乃是恢复与神畅通的交通。藉着畅通的交通,才能把人带进“信是得着”的地步。

  一个被召服事神的人,他实在要知道神要作什么。如果一个作仆人的人不知道他的主人要作什么,这个仆人是不称职的,因为他作的,不是主人要他作的。他所没有作的,就是主人要他作的。这样就是很糟糕。感谢主!我们看到我们的主在最末后上耶路撒冷的时候,一面是显明祂自己如何作仆人,祂在极其艰苦当中还是执行神那最荣耀,最伟大的计划。同时祂也把这一个服事的灵,和服事的操练,交通给跟随祂的人。我们实在感谢主,马可福音记载这些是非常平淡的,但是马可福音所表达出来的主心里的意念却是非常的丰富。我们感谢主,我们求主藉着赐人智慧和启示的灵,给我们有更明亮的眼睛去认识我们的主,叫我们在跟随主作仆人的路上走得好。── 王国显《乃要服事人──马可福音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