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八讲 最满足神心意的仆人

 

(十一27至十二17

  我们看到马可十一章的时候,我们就特别提到祷告的事。因为是我们的主特别提到,在信心里祷告来成就神所要作的工,要叫我们能祷告在神的心意里。叫我们祷告有把握,一个先决的条件,乃是我们常要活在与神畅通的交通里。我们的主提到这样的事的时候,祂特别提出一件事来,这一件事是我们在神面前常常容易忽略的。我们感谢主,因着主的怜悯,我们和主中间,一般来说,是不会有太大的难处,因为我们承认神是我们的神。我们也知道,能活在与祂的交通里面,就是一个非常蒙福的生活。

 

维持与神正常的交通

  所以我们和神中间正常的交通,一般来说,受打岔的机会不多。但是常常打岔我们与神的交通的,不是我们与神中间的问题,乃是人与人中间的难处。也许我们的天然里面有这样的倾向,我们会重视我们与神当中的交通的实际,但是比较容易忽略人和人中间的难处,常常作成我们和神当中发生难处。因为我们以为我们与人中间的难处是我们与人的事,跟神没有什么关连。只有我们跟神发生难处的时候,那才是难处。

  但事实上不是这样,因为神给我们看到,祂把我们拯救回来以后,祂是把我们放在一个身体里面,祂是把我们放在基督里。如果我们看到这样一件事,我们就会发觉,人和人中间的难处,也就是人与神的难处。所以,我们的主特别提到一件事,你要维持与神畅通的交通,我们必须学习作一个饶恕人的人。许多时候,我们就是不肯放过人,我们以为这没有什么大不了,但主在这里说了几句话是满严肃的,“你们不饶恕人的过犯,你们在天上的父也不饶恕你们的过犯。”弟兄姊妹你看到这里有一个事实是非常严肃的,你不饶恕人的时候,神也不饶恕你。神不饶恕我们,我们跟神中间的交通就中断。不是说与神的关系断掉,关系是不能断的,因为是生命的关系,我们断不了。主的生命进到我们里面,主也住在我们里面,这个事实不能改变,但是交通的实际会改变。关系不能改变,只是交通会受打岔的。

  不仅是我们的主在这里这样说,约翰一书第一章,整章就是说这个问题。约翰一书第一章里就说到,生命引出交通,所以交通是在生命的基础上。若是我们有一些事在神面前过不去,包括我们与人中间发生难处而不肯饶恕人,这个交通会受打岔的。如果要恢复这个交通的畅通,也就必须要在神的面前接受对付。不仅是解决在神面前的难处,也得解决在人中间的难处。如果在人中间的难处没有拿掉,那就有一个阻挡在那里。你可以有祷告的动作,你可以有交通的动作,但是那祷告到不了天上去,那交通出不了这个房子的。

  我想弟兄姊妹们会有过这样的经历的,我们和神中间没有阻隔的时候,我们的祷告是很畅通的,这边从你口里和心思里出来,你自己也感觉天上有响应。但有些时候就不是这样,话语出来了,好像也上去了,但是你感觉,那些话好像被什么东西挡着又弹回来。有些时候是严重到一个地步,你根本连祷告都祷告不出来。不是说你不想祷告,但是你好像是被压制着,那个祷告出不来。问题在什么地方呢?也许是很大的事,但是也常常是很小的事,小到一个地步,就好像我们的主在这里说,你没有饶恕人,你不肯饶恕人。我们感谢主,在祷告的操练上面,不仅是去经历神的信实,也是去经历神对我们的拆毁和建造。

 

耶稣往殿里行走

  我们今天晚上从二十七节开始再往下看,一直到十二章,甚至严格来说是到十三章,都围绕着一个事实,就是殿。弟兄姊妹你留意到,十一章的当中,不是说到我们的主头一天进到耶路撒冷,进到圣殿的时候洁净了圣殿吗?这一件事是非常大的事,因为我们的主在那里宣告说,祂要恢复这个殿为万国向神祷告的殿。虽然主没有直接说这样的话,但是你看到那个动作就是朝着这一个结果来进行的。殿已经不再成为一个交通的地方,也不再成为一个敬拜的地方,现在主在那里洁净这个殿,修理这个殿,把殿里不该有的事物拿走,腾出位置来,让神在那里有地位。这件事的确是很大的事。

  所以当第二天,我们的主回到殿里去的时候,祂继续在殿里行走。弟兄姊妹们,你细细去体会,十一章说,主耶稣进了殿,周围看了各种各样的对象,然后就引出一个动作洁净圣殿。第二天再回到殿里,耶稣在殿里行走。弟兄姊妹们,在感觉上我们留意到一件事,头一天进去圣殿的时候,我们的主感觉不太自由,因为太多地方被霸占了。现在第二天进到殿里去,主在殿里行走,这里没有什么形容词。弟兄姊妹,在感觉上面你看到了,现在主在殿里可以自由行走,这实在是很严肃的一件事。因为现在在耶路撒冷的殿里,那些霸占主的地位的事物已经挪开了。在环境上面来说,主可以自由行走,但是不是灵里面也是一样的自由呢?现在我们马上接触到这个问题。

 

灵里面抵挡主

  我们的主在殿里行走的时候,祭司长、文士、长老,他们都一起来,来作什么呢?来问主一个问题。什么问题呢?“諡Q天把牛羊赶走,諨丳憎兑换银钱的人的桌子,諵]把那些鸽子弄走,谁给这样的权柄在这里作这样的事?”弟兄姊妹们,马上你就看到,灵里面的抵挡就来了。弟兄姊妹们你晓得,你到了圣殿,权柄最大的是谁?祭司长。在殿那里教导人的权柄在谁的手上?文士。在圣殿这个范围里维持秩序的,那权柄在谁的手里?长老。

  弟兄姊妹你看到,在这里提到这三批人,笼统起来说,宗教集团里的领袖们,他们现在一起来到主的面前,他们在那里质问主,“谁给权柄在殿里那样放肆?諡O谁?諞蝷\可以在圣殿里作这个事情?没有得着我们同意,諵ㄔi以这样作,凭什么来作这个?”弟兄姊妹你看到,当时主面对的形势是很凶险的,因为都是在殿里几方面有权柄的人起来对付祂,“凭什么权柄在这个地方?谁给这个权柄?諟s竟是谁?”这些话都是蛮重的。弟兄姊妹你就看到,当时在耶路撒冷里,当时在圣殿里,眼见的那些霸占虽然挪去,但是在灵里的那些抵挡,一点都没有移动过。

  弟兄姊妹你就看到了,虽然那些在圣殿里不该有的东西都挪掉了,我们的主还是不能住在殿里,还是要到伯大尼去。原因在什么地方呢?现在我们看得很清楚了,因为人的心里根本就没有把地位给主。人心里一直存着与主敌对的光景。这样的情形是弥漫着整个耶路撒冷,说准确一点,特别是在那个宗教范围里。我们的主当时面对着这样的一种光景,主怎么回答他们呢?如果主要直接把真相告诉他们,他们就气得更厉害。若是主不把真相告诉他们,他们就一直在那里缠着祂。那是一个很不容易应付的局面,你告诉他们又不是,不是不可以明说,因为说出来,这些人不能接受的。如果主说,“我就是父差遣我到地上来,来清理神的家的。”如果主是这样的回答他们,那些人不气得蹦蹦跳才怪呢!恐怕他们等不到逾越节就要下手了,虽然逾越节到那时候还有六七天的工夫,他们也等不及了。

  我们的主也并不是要惹他们的气,因为我们的主所要作的,乃是要把迷失的人带回神那里去。所以主仍然是把机会留给他们,让他们去领会,去认识他们的问题的答案是什么。我们的主当时就回答他们说,“我可以回答你们,不过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你们回答了我的问题,我就告诉你们,谁把权柄给我。”主给他们的问题是什么?主就问他们一件事,“约翰的浸是从那里来的?是从天上来的?还是从人间来的?你们先告诉我。”弟兄姊妹们,这个话就叫他们作难了,他们立刻就开会来看看应该怎样回答主耶稣这个问题。

 

属天的权柄

  我们也许不够体会这个问题所带出来的震撼,但是对当时这一批宗教的领袖来说,他们的确是碰到一个非常大的震动。是啊,约翰是在施浸呀,很多人都承认约翰是先知,他所施的浸,究竟是从天上来的?还是从人间来的?他们心里面知道约翰所传的信息是从天上来的,因为他们都承认他是先知。既然是先知,他说的就是神先给他说的,他作的是神先告诉他该怎么作。如果他们说,他所作的是从天上来的,那么人就要问,既然约翰所作与所说的都是从天上来的,你们为什么不听从他呢?如果他们说是从人间来的,他们又害怕百姓在那里跟他们过不去。所以他们觉得很为难,他们只好说,“我们不知道”,主说,“这样我也不告诉你们,我凭着什么权柄来作这事。”

  弟兄姊妹们留意,主虽然说,我不告诉你们我藉着什么权柄来作这事,但事实上已经告诉了他们,藉着约翰的事,主已经告诉他们,因为约翰是神所兴起的一个先知,这是当时的犹太人完完全全接受的。这一位约翰一再为主作过见证,连神自己也为祂儿子作过见证,“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你们要听祂。”弟兄姊妹们,我们的主其实已经回答了他们,因为这些事情在耶路撒冷众人都知道的。如果他们承认约翰是从天上所兴起的,约翰所见证的这一位神的儿子,当然也就是从天上来的,祂的权柄也就是从天上来的。我们很清楚的看到,我们的主实际上已经告诉了他们,祂是从天上给差遣来的。祂的父差祂到地上来,祂是一位神所用的人,目的就是要重新恢复人与神正常的关系。祂就是为着这样的目的,在人中间作仆人。一面是服事天上的神,一面是服事地上的人。我们感谢主!主的确是在父的差遣里,站在仆人的地位上,来作父所要祂作的工。

 

用心良苦的劝勉

  弟兄姊妹们也许觉得奇怪,为什么我们的主不明明告诉他们?明明告诉他们,不就是很好吗?他们也省得麻烦。弟兄姊妹你记得,别的福音书说得比较马可清楚一点,但是马可就是这样的比较隐藏,因为祂是马可福音里的主。虽然是这样,祂却没有隐瞒祂真实的身份。接下去十二章,我们就看到问题就越来越明确。主立刻接上去用比喻对他们说,这一个比喻是非常明确的,祂对他们说,“有一个人栽了一个葡萄园,周围圈上篱笆,挖了一个压酒池,盖了一座楼,租给园户,自己就往外国去了。到了时候,就打发一个仆人到园户那里,要从园户那里收葡萄园的果子。”

  我们先把这个比喻的历史背景来说一说,这是一个比喻,这比喻有一个历史的背景,就是整个以色列在神的计划里给神使用的安排。以色列就是这个葡萄园,这里所说的葡萄园就是指着以色列说的,或者说是指着神的百姓说的,神看祂的百姓如同一个葡萄园。神在葡萄园的范围里,安排好一切,周围圈上篱笆就是保护。挖了一个压酒池,那是要把这个葡萄园里所收获的,制造成合用的酒,也许我们可以这样说,把葡萄园的精华都完全的凝聚在那里。又盖了一个楼,就租给人。

  弟兄姊妹们,我们留意这个安排,我们不细细去注意也能看出来。这一个葡萄园租出去的,不是一块荒地,乃是一个很完备的,设备很齐全的一个园子。有居住的地方,有工作的地方,在整个工作里需要的一切都安排好,这样租用的人可以很正常的在那里生活,他们就一定带出结果来的。弟兄姊妹你看到,我们的主就用这个葡萄园来指着整个以色列,在当时来说就是犹太人。到了时候,主人就打发仆人去收果实。

  弟兄姊妹们,我们留意这个,到园户里收葡萄园的果实是什么意思?我们转换一个话来说就很清楚,主要从祂所托付的这些人身上去收取见证的果实。神把一切都安排好了,交托给祂的百姓,神盼望在祂百姓的身上,能带出神的见证来。这就是这一个比喻的历史背景。这个历史的背景,完全就是以色列的历史。因为在底下我们看到,主打发一个仆人去,人就打伤他,羞辱他,让他空手回去。再打发一个仆人到他们那里去,他们还是这样对待他。再打发仆人去,他们连仆人都杀了。然后,再打发好些仆人去,有些给他们打了,有些给他们杀了。弟兄姊妹们,你回顾整个以色列的历史就是这么回事。

  神把以色列人从埃及领进迦南地以后,他们就在迦南地建立起来了,他们按着神给他们的律法在那里活,他们按着神给他们的安排在那里活在神的面前,承受神的恩典和祝福。我们记得,他们在出埃及的路程上,在西乃山下,神曾经指着他们很明确的宣告,神要他们作一个祭司的国度,要他们作一个属神的子民。如果用新约的话来说,那就是彼得前书二章九节那里提到的那几句话,“我们是有君尊的祭司,为要叫我们宣扬那召我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如果用新约的话来说,就是这个话。如果用旧约历史上面神所说的,就是“你们要作祭司的国度,在万民中作属我的子民。”那个意思就是说,你们在地上活在万民中间,你们让万民看见神,你们把万民吸引到神面前来,你们要成为万民与神中间的桥梁,叫人和神有完全的和好。这是神拣选以色列的那很大的心意。

  所以到了相当时间,主就打发仆人到他们当中要收葡萄园里的果子,但是以色列的反应是怎样呢?没有果子好交出来,因为他们已经偏离了神,因为他们已经不再以神为神了。虽然他们有圣殿在那里,虽然他们有律法在那里,但这都与他们不再发生直接的关系。他们满口都是谎言,他们拜偶像,他们在那里抵挡神,所以就没有果子能交出来,神的见证也没有办法再从以色列人身上显出来。虽然以色列是经过神多次的拯救,但他们并没有改变背逆神的光景。所以在以色列的历史里,我们看见他们怎样对待那些先知,因为当以色列人走迷的时候,连君王都走迷的时候,甚至连祭司都走迷的时候,神就兴起先知来,在那里对神的百姓说话,要挽回神的百姓。但是我们读先知书的时候,或者我们读历史书的时候,我们都看见,先知来到神的百姓中间,他们只有不太多的时间受尊重,绝大部份的时间,他们是不受尊重的,并且是受凌辱,受杀害,这就是以色列。

  所以神要从他们收见证的果子的时候,他们就没有果子交出来。这不是一个短时间的事,而是比较长时间的事。所以我们的主在这里接二连三的说,差遣一个仆人去,他们这样对付他;又差遣一个去,他们又是这样对付他;再差遣多一些去,他们还是这样对付他们。到末了,那个主人就说,我有一个儿子,他们不尊重我的仆人,大概总尊重我的儿子。最末了,祂就差遣祂儿子去收果子,那里晓得,那些人看见这个作儿子的来了,好极了,这个是祂的儿子,我们把祂也杀了,这样祂的产业就给我们拿过来。结果他们就把祂的儿子杀掉。我们的主就问那些人,那一个园主人该怎么处理这事呢?祂就来除灭那些园户,将葡萄园转给别人。

 

表达了主的所是和所作

  弟兄姊妹们,这里就很有意思,我们的主在这个比方里,一面说出祂是谁,一面说出祂的权柄是从那里来的,更重要的,在这个比方里,主也说出,神差遣祂来主要的目的是在什么地方,是要恢复神的见证。如果我们回到洁净圣殿这件事上来,并在一起看的时候,我们就看到,我们的主在这个比方里,把整个问题说得非常清楚。但是因为这是在马可福音里的记录,所以我们也不得不注意马可福音的特色。因为我们的主说完这些话以后,祂就引用旧约里经文上说的话,那是第十节,“匠人所弃的石头,已作了房角的头块石头。这是主所作的,在我们眼中看为希奇。”祂说,“这些你们没有念过吗?”

  弟兄姊妹记得,我们的主是向长老、祭司长跟文士说的话,“这经你们没有念过吗?”如果我们不跟别的福音来作比较,你看不出我们的主在这里说话时,祂所站的地位。如果跟别的福音书的记录一作比较的时候,你就看到这里的特色。你真实看见一个作仆人的神的儿子,祂一面是守着祂的身份,一面也没有让人误会祂的地位。弟兄姊妹,你回去的时候,自己翻来作比较就好。你要跟马太来作比较,在这一段话里,主说的话是带着权柄的,其中一句话很重的,“所以神的国就从你们那里夺去了。”弟兄姊妹们,这个话是很重的。也就是说出,在神的国里,你们这批人不再有份。谁说这个话?王说这话。所以你看见这是在马太福音里所记的。

  你也看见,在路加福音里没有说出带着权柄的话,像在马太福音里所说的。但却是很严肃的指出,如果以色列人是这样的光景,他们的结局会是怎样。在那里就说得很明确。但是很希奇,在马可福音里,这两样东西都没有,也没有提到有权柄的话,也没有指明那个结局的严重,只是轻描淡写说出整个事实。为什么?因为是仆人在这里说话,祂不能带着权柄。祂站在仆人的地位说话,所以祂不是一个审判官,祂不是从一个完全的角度里去说明这件事,所以就很平淡的把事实说明出来就是。

  弟兄姊妹们,我们在这里就留意到一件事,在马可福音里,只是轻轻的说“把葡萄园转让给别人”。转给谁?弟兄姊妹们,这也就是这个仆人要作的事。祂要把神的见证,祂要把神与人正常关系的关键,从犹太人身上收回,转给教会。弟兄姊妹们,这一个工作在神的计划里是非常大的一个重点,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关键,谁能来作成这个关键?只有主自己,因为只有祂才能把这个转换作得成功。这一个关键在什么地方?是在十字架。也就是这里所说的,“这个是祂的儿子,我们杀了祂。”是神的儿子被杀了,这个关键就作成了,这个转换也就作成了。除了这一位神的儿子,没有人可以来作成这件事。

 

最完美的仆人

  从整个来看,弟兄姊妹们你就可以看见,我们的主非常清楚的向这些人说明了几件事。头一件事说,你们破坏了神的工作,所以神就不能再使用你们。第二件事,人虽然把神的工作作坏,但神要来恢复祂起初的目的。神在历史上已经给了以色列人好多的机会,但是以色列人都不接受神这样的安排。所以第三,神就差遣祂的儿子来作成这样的工作,来成就神心里所等候的。弟兄姊妹们,我们从以色列的比方里来看的时候,我们就看到当时洁净圣殿这一个点所引出来的属灵争战,已经进到一个面对面的光景里。因为在这一次的对话里,那些宗教的领袖们,就准备要很彻底的来对付我们的主。

  感谢神,你看见我们的主经过这一段的路程,祂把一个作仆人的美德,还不只是美德,你可以说是品德也不够表达,因为我们的主在这一件事上的处理,把一个神的仆人的里里外外,都非常敞开的显明出来。你看见这是专一讨神的喜悦的仆人,祂没有讨人的喜欢,祂也不因着人的反对而改变神的定意。祂面对那些抵挡的人,里面所存的意念还是要把他们挽回。祂没有隐瞒他们的愚昧,但是祂也不去激动他们的怒气,祂只是把整个的事实很准确的发表出来。我们实在感谢主!

 

筹划杀害神的仆人

  到了这一个地方,我们实在看见,这一位作仆人的神的儿子,祂是如何时刻站稳祂该站的地位。当时那些人反对我们的主,这样的挽回没有反应,相反的,还增加了更多的敌意。所以接下去我们就看到,接二连三的,从不同的方面,他们要寻找把柄来对付主,在不同的层面对付主,反映出这个宗教的势力抵挡神的光景。我们感谢主!不管人是怎样的在对付祂,我们的主就是没有离开祂所该站的地位。这一批宗教的领袖离开了以后,他们就打发一些人来找麻烦。十三节那里说,“他们打发几个法利赛人和几个希律党的人,要到主那里去,要从主的话里面找把柄来对付祂。”

  弟兄姊妹你留意,他们所打发的这两批人,在他们的理念上面,他们是彼此不相和的。因为法利赛人是非常严谨的守着宗教的仪文。希律党的人却是一个政治的团体。所以法利赛人对希律党人,根本就不放在眼里,希律党人也觉得法利赛人是一批伪君子。但是很希奇,在对付主的事情上,他们两批人合起来了,并且还是受宗教的领袖们的摆布来的。

 

神的物归神

  他们到主那里就给主一个问题,他们先给主戴一个高帽子,“諞诚实,諵陘\人都不徇情面,因为諵ㄛ搕H的外貌,诚实传神的道,所以现在我们要请教諵@个问题,纳税给该撒可以不可以?我们该不该纳税给该撒?”弟兄姊妹你注意这里,这里搞一个政治问题出来了,本来就根本与政治没有关连的,现在就搞一个政治问题出来了。弟兄姊妹晓得,那时犹太人是在罗马的统治底下,罗马皇帝该撒就是他们的统治者。既然他是统治者,你们是被统治的,你们向他纳税,这个好像是很自然的。但是犹太人一直看自己是神的百姓,尤其是法利赛人,他们说我们是神的百姓,跟外人是没有关系的。

  特别是他们在四福音的时间以前,已经有了一段的日子,那个日子叫做马加比王朝,他们反对叙利亚,因为叙利亚当时的国王要强迫他们在犹太教不能接受的一些事上跟随他。犹太人看猪是很肮脏的,那叙利亚王就把一头猪在圣殿里去献祭。在犹太人的律法底下,只有亚伦的子孙才能作祭司的。但是那个叙利亚王,为了要巩固他的政权,他就立了一些不是亚伦的子孙的人,甚至是外邦人,作犹太人的祭司。所以就激起犹太人的反抗,产生了一个叫做马加比王朝的年代。他们打败了叙利亚,打败了好多次,他们就坚立在那里。所以犹太人他们一提起马加比这一段历史,他们就很自豪。

  在叙利亚统治他们以后,他们落在罗马人的手里,犹太人心里也是很不服气的,在他们当中有很多人反罗马的情绪是很高的。我们读四福音的时候,读到有一些人叫奋锐党。主的十二个门徒当中有一个就是奋锐党的人。他们当时就是以反抗罗马作他们的政纲,这些人当中是跟法利赛人的关系很密的,因为当时马加比王朝就是祭司集团建立的,跟法利赛人的关系也蛮密的。

  希律党就是拥护当时政治领袖的。换句话来说,他们是站在罗马统治者那一边。现在这两批人来到主那里,弟兄姊妹们你看到,这里面有一个诡计,他们一同提出这样的一个问题,无论主怎么回答,满足了法利赛人,就不能满足希律党人。满足了希律党人,就一定是抵触了法利赛人。他们就提出这个问题,这个问题的确是很不容易,纳税给该撒可以不可以?说可以,法利赛人就说,諵爱国了,諤@亡国奴了,諝怳艂@亡国奴了。说不该纳税,希律党的人就说,諵洢q了,諵洢q罗马了。

  弟兄姊妹你看,这个问题的确是很不容易,因为一卷入到政治里面去,什么话都讲不清。所以人家说,政治就是一团肮脏的东西,就是这样的事。他今天这样说,明天他翻过来不认账。感谢主,我们的主宝贝就宝贝在这里,祂从来不讲自己的话,祂也从来不离弃祂所站的地位,祂一直是守着祂所站的地位和祂的身份。所以祂就对他们说,“好了,你们把一个上税的银钱拿来看看。”他们就拿来了,主就问他们说,“你看这个银钱里有一个像,这个像和这个号是谁的?”他们就说,“是该撒的,是罗马皇帝的。”感谢主,祂就说出明确的话来,“该撒的物归给该撒,神的物归给神。”

  弟兄姊妹们,这话是相当重要的,因为我们的主当时所说的,不仅是应付他们的问题,也指出了跟随主的人,就是作主仆人的人,他们整个的生活和工作的态度,或者说心思应该是怎样的。在这里你看到,主说,“是该撒的物你就归回给该撒。”现在是该撒管理你们,你们就给他上税,这个是很自然的。但是不能因为因着这样的一个原因,就把该撒的东西带到神的事情那里去。因为神的物只有神自己能管理,只有是神的物神才能接受,不是神的物,你要叫神去接受,神就说“对不起”。弟兄姊妹们,这是很重要的真理原则,保护着历世历代的教会和跟随主的人,属于神的东西,一点掺杂都不能发生在其中。不是神的东西,神也不插手进去。弟兄姊妹们,这个东西在整个历史里面,人一直搞不清楚,从前的人搞不清楚,到现在的人还是搞不清楚,连现在我们所生活的这个美国也搞不清楚,那些不认识神的国家更是不必说了。

  我们感谢神,主在这里指明一个非常清楚的事实,“神的物归给神,该撒的物归给该撒。”话虽然是这样讲,但是你要实际活在神的物归给神,该撒的物归给该撒,就确实要真真实实有作仆人的品格。没有一个作仆人的品格,你可以知道有这样的事,该撒的力量太大的时候,你承担不起,你就把神的物交出去了,你就把神的事物来改变,来迁就政治的环境。翻过来也是一样,如果不是很准确的守住作仆人的地位,按着神的物归给神,你看见神以外有很多的事物,好像也蛮不错的,把它吸引过来,丰富一下神的物也不错。

  弟兄姊妹你晓得,这个想法腐蚀了基督教一千几百年,自从君士坦丁这个罗马皇帝归依基督教开始,基督教就不住的堕落腐化。问题出在什么地方?看看这个,不错,把它吸引过来,。看看别的,也蛮不错,也把它吸过来。结果,从人看来,好像是丰富了,但实际是变质了。弟兄姊妹,你到罗马的时候,可以看到一个凯旋门,或者可以说是一个记功坊。罗马有很多这些东西,我也算不出有几个,反正很多所谓凯旋门这类东西。其中有一个凯旋门,是纪念君士坦丁皇帝归依基督教的。名称真是好听,好像在那里记录基督教得胜了。这一个凯旋门也是蛮大的,很有意思,它就在斗兽场附近。你要是听那些向导跟你解说这个凯旋门上的浮雕的时候,你真的要哭一大场。因为都是偶像的东西,和主完全没有关连。弟兄姊妹,这叫做神的物没有归给神,该撒的物也没有归给该撒,却把该撒的物归给神,把神的物归给该撒了。那个结果太糟糕了。

  感谢主,当时主所经过的这些事情,我们觉得是很轻描淡写的,好多人读到这些的时候,都称赞我们的主很有智慧,很有智慧。弟兄姊妹们,如果只是停留在主的智慧,那我们就没有接触到圣灵在马可福音里记下这些事的目的。圣灵记下这许多的事,是围绕着一个中心,要叫跟随主的人看见作神仆人的品德。我们承认,我们需要让主的话语给我们更多的光照,主藉着许多人对祂的抵挡,祂都把人带回正面去认识神和祂的心意。

  在纳税的事上受质问,这是涉及权柄的问题,不过是拐一个弯来说,因为纳税给该撒,这是接受权柄的问题。“纳税给该撒,你就得罪神。”有人就是这样说。我昨天收到一封信,我希奇这个写信的人,他这么热衷搞政治,是搞美国的政治。他说,“你把我这封信翻成中文贴在教会里,今年投票的时候,只能投布殊的票。如果不投布殊的票,有很多事情神不喜悦,因为你知道该作不作就是罪。”弟兄姊妹们,我不知道是哭好还是笑好。神的物归给神,该撒的物归给该撒。你明白这个话很容易,你要活在这个话里,你必须是一个作仆人的人。不然的话,你就把该撒的物给了神,把神的物给了该撒。

  我们感谢主,你实在看见祂在任何情况底下,祂都是从正面把人带回神的面前来。虽然人把许多负面的东西带到祂那里去,祂都把那些转成积极的东西给人看见该如何活在神的面前。

  因着圣殿引起的辩论到此告一个段落,弟兄姊妹千万记得,这一大段的话,十一章,十二章,都是因着洁净圣殿而引出来的。因为洁净圣殿,乃是一个神要在人中间的恢复。我们也就看见,整个所引出来的问题,都围绕着在神面前的恢复,这一个恢复就根基在我们有没有看见怎样作仆人活在祂的面前。愿主向我们说更多的话,坚定我们作仆人的心志。── 王国显《乃要服事人──马可福音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