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九讲 根据里面的认识服事主

 

(十二10至十三2

  从主洁净圣殿这一件事,引起了犹太教里那些有权势的人,对主发出许多的抵挡。我们感谢主,在这许多的抵挡里,主也藉着那些机会把神的心意向众人解开。这个众人是包括抵挡祂的人,和那些在当时是跟随祂的人。我们实在看见我们的主的心思是很宽大,祂不仅是纪念那些来寻找祂的人,我们感谢神,祂的心思的确是非常大,把抵挡祂的人和寻求祂的人全都承接过来。对抵挡祂的人,主把他们带到正面的认识里去。对寻求祂的人,祂把他们更深的带进神的目的里去。

  上次末了,我们看到那些人用这手段来对付主。感谢主,主确实把一个明确的跟随神的人所该有的态度说明,神的物是归给神,该撒的物就归给该撒。属地的跟属天的不能调配在一起。感谢神,祂就是那么明确的给我们看见,属天的就是属天的,属地的就是属地的,这个绝不能混乱。当然那些抵挡主的人并不就此停止。接着记录下来的,就是撒都该人又跟上来对付主。

 

撒都该人的来历

  我们先来看什么叫做撒都该人。撒都该人,我们用简单的话来说,就是当时祭司集团里的人,他们多是祭司撒督的后裔,自从被掳归回以后,祭司的集团差不多都是撒督的子孙承担着。在犹大被掳的时候,撒督是没有跟着当时的潮流走迷的一个祭司,所以在以赛亚书上,神就特别提名指着这事,虽然以赛亚是被掳前的先知,神在预言里就指着撒督和他的子孙,在神面前是蒙纪念的。因为当以色列人走迷的时候,撒督仍然站立在他所该站的地位上。所以等到被掳归来以后,撒督和他的子孙在祭司里就有了一个相当重要的地位。但是慢慢的,撒督的子孙就起了变化,他们就变成不相信神的话的人。特别是在复活这事上面,他们不能接受。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展到这样的一种光景,怎么可能从一个非常持守神的话的这一批人,变成了一个不相信神的话的人。

  到了主耶稣到地上来的那一段日子,撒都该人就成了祭司集团,所有作祭司的人差不多都是撒都该人。法利赛人就没有人作祭司的。作祭司的都是撒都该人,他们说没有复活的事,所以在圣殿里,许多的混乱,就跟这个祭司集团堕落有非常的关系。因为祭司都放弃了神自己的真道,所有外面的宗教活动就没有意思。但是他们确实是掌权的人,所以他们仍然在犹大宗教里成了有地位,有身份,有名望的人。

 

对于复活的问难

  现在撒都该人看到法利赛人跟希律党的人没有办法对付我们的主,他们也出头了。他们就来问主说,从十二章十八节开始,你就看到他们不客气的问主耶稣说,“夫子,摩西为我们写着说,人若死了,撇下妻子,没有孩子,他兄弟当娶他的妻子,为哥哥生子立后。有弟兄七人,第一个娶了妻,死了,没有留下孩子。第二个娶了她,也死了,没有留下孩子。第三个也是这样,那七个人都没有留下孩子,末了,那妇人也死了。当复活的时候,她是哪一个人的妻子呢?因为他们七个人都娶过她。”

  他们不承认有复活的事,也许这个就是他们所持守的根据之一。因为从理性上面来说,复活是我们没有办法了解的,人死了怎么还能再活过来?从来没有见过人死了能活过来。在理性上面就有这样的结论。从律法的角度来看,他们也找到一些难以解说的事,因为在律法上面有这样一个定规,那是在申命记二十五章里提到的。如果弟兄同住在一起,作哥哥的死了,没有生下孩子,那个作弟弟的,就要把那个嫂子娶过来为妻。第一个生下来的孩子,就归在哥哥的名下。所以说,头一个生下来的孩子是归给哥哥,这是律法上所规定的。我们读过路得记,我们也晓得波阿斯娶路得就是根据这样的律法上的定规。

  他们在这里提出一个这样的问题,是一个假设呢?还是一个事实?我们不必去管它,因为就算是假设的,也是有可能发生的。他说有一个人娶了妻子,没有生下孩子就死掉了,按着律法上来说,他弟弟就要把这个嫂子娶过来。但若他的二弟弟也是照样的死了没有孩子,三弟就把这个嫂子又娶过来,兄弟七个人有相同的经历,也就是说,这一个妇人作过这七个人的妻子。后来妇人也死了,等到将来复活的时候,这个妇人究竟是谁的妻子?如果从人间的伦理上面来说,这的确是一个很大的困难。既然有这样的困难,而律法上又有这样的定规,因此不应该有复活的事,因为神不会作一些事是要叫祂自己也为难的。

  撒都该人就拿着这一件事来对付主,他们以为这事我们的主一定说不上来。既然我们的主说不上来,祂就不是先知,祂就更不是神的儿子,祂称自己为神的儿子就是撒谎,祂说自己是先知就没有根据。他们以为这样一来,就可以把我们的主整个的从根那里摧毁。的确,如果从物质的观念来看这事,这事是没有解决的。但弟兄姊妹们记得一件事,这些人引用这样的一个例子来说,目的是要推翻没有复活的事。但是这样的一个说法,跟复活是完全沾不上关系的。因为我们首先要留意的,律法上这一个定规的目的在什么地方。所以我们的主说,“你们错了,你们错了,你们不明白圣经,你们不知道神说这个事情的目的在那里。”如果我们返回到申命记二十五章那里去看,我们就发觉,这一个律法上的定规,乃是让神的百姓去学习一个属灵的功课,让他们重视在神面前蒙纪念,要叫他们的名字永远在神面前被数算。

 

留心在神面前蒙纪念

  所以看到原来律法的文字的时候,你就看见那个目的是什么,“你要为哥哥生子立后,叫你哥哥的名字在以色列人中间被人纪念。”说得准确一点,是叫你哥哥的名字在神的百姓中,还是被神数算。所以那一个条例,乃是要让人去留意到,在神面前蒙纪念比什么事情都重要。因为在神面前被数算,不仅是一个身份的问题,她是谁的妻子的问题,谁是那一个人的丈夫的问题,这个不是最重要的。因为神纪念那个人,乃是直接从这个人身上看见他满足了神的心意。一个人在神面前蒙纪念,乃是他在神面前活得对,不只是一件事情上活得对,在神所有显明的事上面,他们都活得对。所以神就藉着这样的一个条例,让人自己重视在神面前是不是蒙纪念。

  这是当时律法所表达出来的要求,重要的是被纪念,而不是说到人与人中间的关系,而是关于永远的远景。我想我们这样一提,弟兄姊妹们一定能更透彻的明白。能被带到神面前去的人,都是在基督里的人,在基督里的人,彼此中间的关系,我想弟兄姊妹们一定能够领会,最紧密的那个关系是什么关系?是与基督合一的关系。这一个关系是超越所有人与人的关系,所以每一个到主面前去的人,都是联合在基督里的人,都是合一在基督里的人。这个人与人的关系,虽然我不敢说会有什么变动,但是跟与主合一的这一关系相比,就算不得什么。所以我们的主说,“你们错了,你们不明白这里的意思,你们不明白神的大能。”

  然后主就指出一个事实来,等到复活的时候,人与人的关系,不在乎外面的关系,因为那一个时候,他们已经是成了属天的受造之物,就像天上的使者一样。这个只是一面,主把全面的事情都说出来,不单是叫当时那一批撒都该人哑口无言,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启示。因为在神的眼中,所有能到神面前去的人,没有一个是死人,每一个都是活着去的,死的事情在那里就根本没有地位。一个最根本的事实,乃是神是怎样的一位神。

 

神是活人的神

  所以我们的主接着就跟他们说,“摩西看见火烧荆棘那段经文你们不知道吗?”神怎么说出祂自己呢?神说,“我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如果没有主在这里这一次所说的话,我们在神对摩西所说的“我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没有那样透亮的体会。我们都以为,神当初是亚伯拉罕的神,因为神选召他。神当然是以撒的神,因为也是神应许他,雅各也是神所拣选和神所造就的,他们都是属神的。神是他们的神,一点难处都没有。

  但是主在这里一说话,就把一个很宝贝的事实向我们解开。因为神向摩西说这个话的时候,亚伯拉罕死掉了,以撒也死掉了,雅各也死掉了,都死了好几百年了。但神对摩西说话的时候,神说,我是他们三个人的神。什么时候是?不是说话的那个时候是,也不是几百年以前是,而是神向摩西说话的时候,神说,“我现在还是他们的神。”弟兄姊妹,你就知道了一件事,神是,不是说从前是,也不是说将来是,祂说现在是。现在亚伯拉罕在那里?现在以撒在那里?现在雅各在那里?按着人看来,这三个人老早就死掉了,几百年前就死掉了。但是神说,我是他们的神,神是现在的神,亚伯拉罕现在还在不在?按人看来,不在。以撒还在不在?雅各还在不在?按着人看来,都不在了。但是神说,我是他们的神,我是现在的神,他们现在也是在我面前的。

  按着人看来,他们是死了,但在神眼中,他们是活的。在神的面前,他们是活的,根本就没有死亡这事能辖制那些属神的人。这些事牵涉到今天我们对神的恩典的认识有多大的影响!人家就说,那你们属神的人没有死亡的事,基督教坟场里面躺着的是什么人?感谢主,罗马书给我们看到一件事,我们的身体虽然因罪而死,但是我们的灵却因义而活。所以我们读到帖撒罗尼迦前书的时候,我们感觉很喜乐,不像前天冯弟兄说,他起初参加查经班的时候,听到帖撒罗尼迦前书,他就头痛了。因为在帖撒罗尼迦前书里,我们看到一件事,那里说,“论到那些在基督里睡了的人”,是睡了的人,不是死了的人,是在基督里睡了。就像我们现在晚上都睡觉,早上我们又起来,我们根本就没有死的事实在那里。

  弟兄姊妹你看到吗?我们的主一提到“我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的时候,就把我们带进这样一个荣耀的事实里。所以我们的主说,“神不是死人的神,神是活人的神。你们错了,你们没有领会神说的话的意思。律法上的条例,乃是要你们留意,要永远在神面前蒙纪念,因为属神的人,在神面前是永活的。”

  我们感谢主,人要来对付主,给主一个机会向我们解开天上属灵的奥秘。我们实在感谢主!当然,如果按着马可福音的主题来看,你看到我们的主真的是一个非常完全的仆人。不管你从那一个角度来跟祂挑战,祂就是把人带到神的心意里去,这是一个作仆人的人。我们感谢主!

 

最大的诫命

  因着洁净圣殿所引来的一连串的谈话,有很多人听见了。其中有一个文士也听见了,他很佩服我们的主,他说,“主耶稣啊,说得真完全。”但是他也不是接受主。佩服是佩服,但是他还是有一点保留,究竟是因为他自己也弄不清楚呢?还是因为有别的原因,他还是要考一考主耶稣。这个我们不必去追究,我们只是看因着他所引起与主中间的对话也就很好了。

  从二十八节那里开始,“有个文士来,听见他们辩论,晓得耶稣回答的好,就问祂说,诫命中哪条是第一?”哪条是第一呢?这个也许是这个文士自己也弄不清楚。因为神给的律法当中有十条诫命,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十条诫命,十条诫命是同等重要吗?还是十条诫命中有一条是最大的呢?他自己也弄不清楚。但是读到申命记的时候,在十条诫命以外的那些律例典章里又有一句话,好像也表达出十条诫命还不是最重要的,好像还有一些话是比十条诫命更重要。

  我相信这个文士本身,从他在这里给记录下来的话,他大概对主的敌意没有那么强,也对主有点佩服,有点寻求,所以也是很真实的要了解这点。因为从他的响应上面,我们看得出来,对他的问题是很不容易回答,诫命中那条是第一呢?我想中文把“要紧的”那几个字拿掉更清楚,“哪一条是第一呢?”就更清楚。我们的主回答,第一就是说,“以色列啊,你要听,主我们的神,是独一的神,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弟兄姊妹们,主这个回答就没有摸到十条诫命,这只是申命记上的话,不是十条诫命上的话。那个文士问的是说,诫命中哪是第一,好像我们的主并没有答中他所要的,好像是答非所问。但是弟兄姊妹,你看进去的时候,你看见,我们的主不仅是说到诫命的问题,同时说到整个律法的精意的问题。

 

先要真实的认识神

  弟兄姊妹们,这是很重要的一点,好像对那个文士说,“你不要单单问诫命,你要问全律法,全律法哪是第一?”主的回答就是,“以色列啊,你要听,我们的神是独一的主。”第一个回答,你要认识你的神是谁?你不能笼笼统统只有一个神的观念,你必须认识你所相信的神是谁?祂是怎么样的一位神?祂是独一的神。这个独一的神不仅说到,除祂以外没有别神。同时也包括了,祂是万有的起头,祂也是万有的归结;祂是始,祂是终;祂是阿拉法,祂是俄梅嘎。

  弟兄姊妹们,我们的主就把这一个事实摆出来,你先要认识你所信的神是谁,你知道你所信的神是谁,你就知道你跟祂的关系是怎样,你就可以明白你那问题的答案是什么。这是许许多多人的难处,因为许多信神的人,神的观念在他里面是模糊的,好像神只是那么一个概念,一个观念而已,而不是一个很具体的实体。祂不是与我们有非常严肃的关系的人物,只是含含糊糊说,“这是神”。但主说,你要知道律法里最重要的,首先你就要知道你的神是谁。你如果知道你的神是谁,你跟着就知道其它的事情。祂是独一的神,除祂以外,没有别神,一切都是从祂开始,一切都要归回祂那里去;一切都在祂的管理底下,祂是一切的准则,祂有绝对的权柄来管理整个的宇宙。

  我们感谢神,我们的主说了这一个事实以后,就说出那一个他想要的答案,“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这就是真实的认识神所带出的反应,或者说是结果。你知道祂是独一的神,你就有一个准确的态度,你会爱祂,你尽心的爱祂,你尽性的爱祂,你尽意的爱祂,你也尽力的去爱祂。因为你知道祂是一切,没有祂就什么也没有了。没有了祂,什么都没有意义了;没有了祂,什么都没有存在的根基。我们感谢赞美主!

  文士问的是说,诫命里那一样是最大的,那一个是第一的。弟兄姊妹你留意,十条诫命里的每一条都教导你怎么去生活,你怎么对神,你怎么对人。对人的事上面,这个事情怎么处理,那个事情怎么处理,你都可以说是生活上一些具体的指导。但弟兄姊妹,你回到这里来看我们的主,祂没有告诉你,这个是怎么处理,那又是怎么处理,这一个是最重要,所以一切事情你先考虑这一个。主不是这样,主是把人带回神的面前,先叫我们这个人里面向着神对。

  你里面向着神对了,你外面就可以对了。你里面向神不对,我就告诉你说这是第一,第一你要满足这一个,你能满足得来吗?你没有办法满足得来。你里面根本就没有神的地位,你向神没有敬畏的心,也没有爱神的心。你说神伤心就随祂伤心好了,跟我有什么关系?只要我满足了就可以了。如果你里面向神对了,你就不必去思想,你就会先考虑到,我这样作的时候会不会伤了神的心?我这样作的时候,会不会叫神因着我伤心?如果我爱主,我就不愿意我的主因着我感觉有过不去。所以我们的主把人带到神的面前的时候,祂不是叫我们先看我们作什么,祂是让我们看见我们向着神的心思是什么,我们向着神的态度是什么。我们这个人对了,我们所作的,对的可能性就有了。如果一个人在神面前不对,他作的事连对的条件都没有,更谈不上那个是第一的。

  我们感谢主,我们的主把整个律法里面最精华的摆出来,你就知道神是独一的神。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去爱主你的神。不是叫你“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神”,乃是叫你知道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祂是主,我们是站在仆人的地位上,是我们听祂的,不是祂听我们的。还有,这一位神不是他的神,是你的神。弟兄姊妹们,你留意到我们的主,把人带回到神的面前,是带到这样紧密的地步。祂是主,祂是你的神。祂不是只让神成为我们的一个观念,祂让我们接触一个具体的关系,整个律法的精意就是在这里,回到神的面前,站在一个准确的地位上,去执行神心里所定规的。弟兄姊妹们,如果你按着马可福音的主题来看,这不就是叫我们回到神的光中,站在一个作仆人的地位上来等候神吗?这是头一条。

 

准确的人际关系

  然后我们的主又说,记得那个人问的问题是哪一条是第一?现在主的回答还有第二,所以祂说“其次就是爱人如同自己”,要爱人如同自己。然后又说“再没有比这两条诫命更大的了。”弟兄姊妹,你又说笑了,十条诫命里就没有这一条,在十条诫命里,你在哪里看见“爱人如己”这四个字呢?怎么我们的主在这里弄出这样一句话来?弟兄姊妹你记得,我们的主是把整个律法的精意带出来。我们都晓得,十条诫命,头三条是说到人怎样对神,第四条是说到人怎么活在神的面前。然后,五、六、七、八、九、十是说到人怎样活在人中间。弟兄姊妹们,如果我们把十条诫命归纳出来,头四条就是爱神,后六条就是爱人,你爱人爱到一个什么地步呢?爱到如同你自己一样。

  弟兄姊妹,你看我们的主,人在那里问主一些事,祂不是在那里点点滴滴的告诉人说怎样怎样。祂是整个把神的心意放在那里,你看见了神的心意,你说诫命里什么是最大?我们的主说,顶要紧的就是你要有准确的心思向着神,然后你就爱人如同自己,再没有比这两条更大了。这两条其实是一条,所以也是一,所以是第一的。为什么呢?弟兄姊妹们,我们回头来看我们自己,“爱人如己”这个话谁都会讲,什么宗教里都可以有这个内容。但是问题在这里,你怎么能活出“爱人如己?”

 

爱人如己的真意

  严格来说,我们的神也知道我们的缺欠,祂根本不是说“爱人如己”,因为说要“爱人如己”,你怎么可能呢?我们的主说的是“爱你的邻舍如同自己”。爱你所接触到的人如同你的自己,这就把那范围缩得很小了。我们所接触到的人是我们的邻居,当然,如果我们读路加福音的时候,我们就读到有另外的意思在这里。因为从具体的操练上面来说,我们还要在这里多说一点。你怎么能爱你所接触到的人如同你自己?只有一个可能性,就是我们这个人已经完全让基督的生命来作生命,也就是完全让基督来代替了我们活。只有在这种光景的底下,我们才能活出爱人如己的实际。所以弟兄姊妹们,我们常常看到许多这样的见证,你就看见这些能带出这样见证的人,他们都是把主放在第一位的人,他们都是乐意跟随主的脚踪行的人。所以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两条其实是一条,一个是生活的态度上的建立,一个是生命实际的建立。

  如果我们转到路加福音去看什么是邻居,你就看见,这一个邻居也不是指着你周围的人,仍然是指着主自己才是邻居,因为这一个邻居就是主自己。你看到在路加福音里,说到那个被强盗打得半死的人,他所碰到的他的邻居是那一个?是那个撒玛利亚人。你看到底下的时候,主就说到“你当爱你的邻居”。究竟你的邻居是谁?主就说出来。你听到主当时所说的,你就看到祂是指着那个撒玛利亚人说的。那个撒玛利亚人是谁呢?那是说到我们的主。祂是把恩典和怜悯显明在那受过伤的人身上,所以看到主当时在回答文士的话,好像我们从字面上来看都懂。但是在字面的背后,弟兄姊妹你看见,主在这里说出好多好多是我们平常忽略的,乃是神跟我们的关系。

  我们认识了我们与神中间的关系,我们就知道我们该怎样活在神的面前,把律法的精意活出来。这个文士听到主这样一提,他里面的窍就开了。这个文士还是不错的,你看他的反应,三十二节,“文士对耶稣说,夫子说,神是一位,实在不错,除了祂以外,再没有别的神。并且尽心、尽意、尽力爱祂,又爱人如己,就比一切燔祭和各样祭祀好得多了。”弟兄姊妹,你看到他被带进里面去了。这个文士的里面亮了,他看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不是我在外面作了什么,乃是在我里面有的是什么。我外面作了许多的燔祭,各样的祭祀,各样宗教的仪文,如果我里面没有向着主准确的心意,我就是虚假的。

  感谢主,祂就对这个文士说,“你离开神的国不太远了,因为你已经脱离外面,而摸到里面的内容了。”经过了这一件事以后,主就在积极的那一方面,带领众人认识如何侍立在神的面前。弟兄姊妹记得,这一大堆的话,都是因着我们的主洁净圣殿而引出来的,所以我们的主回答那文士说,如果这样这样的话,就比一切燔祭和一切的祭祀都好。你看到关键就在这里,因为在洁净圣殿那一件事上,我们的主所留意的,不是人在宗教仪文上的表现,而是在人向神的心思和意念上面要准确。

 

真认识神的积极反应

  现在藉着这里所记录下来的三次谈话,一个是纳税的问题,一个是死人复活的问题,一个就是那文士后来和主谈话所说的律法的精意的问题。有了这三次谈话的内容,我们就明白积极的那方面,就是领人去面对怎么认识神的事。也可以说是提到实际的怎么去尽心、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从里面认识神

  这里主也提了三件事情,头一件事我们来看的,主当时就对在殿里的众人发一个问题,祂说,“文士怎么说基督是大卫的子孙呢?大卫被圣灵感动说,主对我主说,諤丹b我的右边,等我使諈漱敌作諈脚凳。大卫既已称祂为主,祂怎么又是大卫的子孙呢?”弟兄姊妹,这的确是叫人有点困扰的事。那一位主既然是大卫的子孙,大卫又叫祂是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祂如果说是大卫的子孙(儿子),祂就不可能是大卫的子孙(儿子),祂一定是比大卫小多了。现在主说,祂是大卫的子孙,众人都说主是大卫的子孙,但是大卫却叫祂是主,这事怎么调和呢?

  从人的认识和观念来说,这是很难调和的。大卫一面说出,这个作子孙的是祂的主,并且那位作父的神,也对祂说,“我要叫諈漱敌作諈脚凳。”很显然这些事都是发生在大卫以前。从时间上来说,大卫怎么一下子就跑到前头,叫主作祂的子孙呢?从时间和事件上来说,这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但是神的话就是这样说。如果人从外面去认识神所要作的,他就永远不能知道神究竟是怎样的神,也不知道神在想什么,更不知道神要作什么。那些文士根本就不能回答,根本就不明白这事,他们没有办法调和他们眼睛所看见的。

  我们的主就提出这样一件事,在这里没有结论,在其它的福音书提到的时候也没有结论。但是我们从上下文来看,我们看见主说这一件事,是有一个目的在里面,尤其是在马可福音里,就说出你要服事神。弟兄姊妹记得,我一直强调,这些事都是因着洁净圣殿而引起的,因为洁净圣殿乃是为着要准确的在神面前有服事。主提出这一件事,很明显的告诉人说,一切的事奉都是根据你里面的认识。如果你里面没有认识,你凭借外面那些认识,你不能事奉神。因为在这里你就已经看见一件事了,你把主定位在那里?祂究竟是大卫的主呢?还是大卫的子孙?你连定位都没有办法解决,你怎么去事奉祂呢?所以你要事奉祂,你必须在里面有认识。

  说到里面的认识,大卫的子孙,和大卫的主,就说出很多属灵的事来。神永远的旨意,神儿子道成肉身,神儿子从死里复活,这一切都是在里面认识接触到的。你里面的认识一明亮了,外面那些你弄不清楚的东西,也就透亮起来。我们的主是神的儿子,祂当然是大卫的主。因为祂顺服神的安排,祂道成肉身,所以祂也成了大卫的子孙。因为神的旨意要藉着一位道成肉身的基督来执行的,这是里面的看见,这是里面的认识。你没有里面的认识和看见,你就不能在神面前给我们的主定位。如果主的定位不明确,事奉神就没有根基,这是头一件事。

 

从里面认识属灵事物的结果

  第二件事,就是主告诉他们说,“要防备文士,因为他们好穿长衣游行,喜爱人在街市上问他们的安,又喜爱会堂里的高位,宴席上的首位。他们侵吞寡妇的家产,假意作很长的祷告,这些人要受更重的刑罚。”弟兄姊妹们,你留意这一个,上面就说到要有里面的看见,接下去这一段还是讲到文士,只是从另外一面来说到他们的光景,就是要得着外面的好处。如果留意外面的好处,那就根本没有服事的意义。因为人看重了外面的事,那结果定规是为了人的自己,而不是为了满足神的心意。所以一个真正要服事主的人,不是看外面得着什么。不是根据外面来决定人的脚步,或是根据外面来决定人所该作的。

  然后提到第三件事,就是那穷寡妇的奉献。这事我想弟兄姊妹们都很容易体会到,我们能留意到的是这个穷寡妇所摆出来的。我们用简单的话来说,乃是“忘记自己”的摆上。或者说是“忘记自己”的献上。按着一般人来说,那些有钱的人送了很多钱到圣殿去,人家都在说,他们真是摆上很多。但这个穷寡妇只摆了两个小钱,我们的主就欣赏得不得了。一般人就不大明白,这两个小钱怎么可以跟那许多的财富来作比较呢?为何主不称赞那些财主,光是称赞这个穷寡妇呢?

  弟兄姊妹,我们归纳主的话来说,有一个弟兄说得很清楚,神不是看我们拿多少出来,神是看我们为自己留下多少。主在这里说,“这个穷寡妇把她的伙食都拿出来,但是那些人确实是有余的才拿出来。”比较起来,你就知道谁作得更多。弟兄姊妹,你看神是这样看事情,我们却是这样看事情,我们是看作了多少,神是看你留给自己多少。

  很多人马上就会想,她把伙食钱都拿出来,她那天要不要饿肚子?弟兄姊妹,这里不是说那件事,虽然不是说那件事,但是这是很现实的问题。诗篇上有这么一句话,如果我没有记错,那是在三十七篇上,那里说,“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义人的后裔讨饭。”弟兄姊妹们,这是什么意思?你在神面前这样的摆上,神也不会亏负你。我们记得,我们的主教导门徒祷告的时候说,你们不要为这些求什么,不要去求吃什么,穿什么,这些你们天上的父是知道的,你们要先求神的国和祂的义,这一切都要加给你们了。所以我们读经的时候,你不必考虑那些,那个穷寡妇如果天天是这样,她就饿肚子饿死了,我们的主不是叫我们去留意那些,因为那些事是祂负责的。祂所要我们看见的,是我们如何活在神的面前。我们感谢主!

  严格说起来,刚才所提的两点算是头一点,这个才是第二点。文士不明白主与大卫的关系是头一点,现在这一个是第二点。十三章开始,主从殿里出来,门徒就对主说,这个是何等大的殿,石头是何等的美丽,何等宏伟的殿宇。我们的主就说,你看这个大殿宇,将来在这里没有一块石头留在石头上,不被拆毁。这是什么意思?这是我们要提到的第三点。外面所有的,不代表服事的实意。当时主洁净圣殿,把圣殿里面洁净了。现在门徒出到外面来,看见这个庄严华丽的圣殿,好了,现在圣殿可以作为祷告的的殿了。主立刻就给他们明确的纠正,不要看外面,你虽然看见那么美,到了一天,全都被拆毁。因为只有外面的而没有里面的实际,那一个服事在神的面前是没有价值,也没有意义的。

  我们感谢神,祂在洁净圣殿这一件事所引出来的一连串的谈话和交通,把门徒带到一个准确的学习服事主的认识和操练里。什么是我们要逃避的,什么是我们要坚持的,主在这里给我们看得很清楚,但愿我们对主都有共鸣。── 王国显《乃要服事人──马可福音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