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二十二讲 完全成就神的宣告

 

(十五章)

  我们的主在地上末了的这一段日子,给我们越过越看见,这一位原来是在父的怀里作独生子的,祂又是如何完整的在父的面前作仆人。正因为祂这样把自己放在神的手里,所以神所命定的一切,都照着神的安排一一的实现。弟兄姊妹记得,我们上次看十四章开头的时候,我们就说到,那些宗教的领袖们肯定了这样的事实,不向主耶稣下手。但是这件事情是不可能的,因为如果真的照着他们的定意来执行,神的话就不能成全,逾越节所预表的事就不会出现。我们感谢神,人的定意可以自己作出来,但是人的脚步却由不得自己,正如神的话是这样说,“人的脚步为耶和华所定。”(箴二十24)又说,“人的道路不由自己,行路的人也不能定自己的脚步。”(耶十24

  我们感谢神!所以到了十五章开始的时候,弟兄姊妹你看到,只不过是前后一天的工夫,事情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十五章一开始就说,“到了早晨,祭司长、文士、长老们,就定规了要把耶稣送到巡抚那里去。”跟前一天他们所认定的光景,来了一个大转变。起初他们说,“当节的日子不可有任何的动作,免得生乱。”但隔了一天,那情形就变了,结果我们的主就被带到彼拉多的面前去。我想我们的主被带到巡抚那里去这一段历史,也是弟兄姊妹们所熟悉的,我们也不必太注意那些历史的过程,因为大家都已经明白了。

 

至终还是留意成全神的旨意

  主到了巡抚那里,还是一样,不回答任何的问题,惟有碰到祂自己的所是的时候,祂是毫无保留的肯定下来。在这样的过程中,弟兄姊妹们,我们所要注意的,乃是在我们的主不说话的背后,究竟向我们说了些什么话?祂不说话,但实际是说了话。祂不说话,乃是不为祂自己去分辩。任凭那些对付祂的人怎么来羞辱祂,祂没有把这个放在心上。祂所注意的,乃是神的旨意必须要成就。如果祂要为自己辩解,当然一辩解,事情就大白了。如果事情大白了,彼拉多说,“好了,没有什么事,謔^家去吧!”如果真的是这样,神的旨意怎么成就呢?

  在客西马尼那一个祷告如何显出果效呢?我们的主从客西马尼的祷告开始,一直到祂现在在彼拉多的面前,我们一直看到这事实。祂认定是父的旨意,祂就默默地接受过来。人多半看外面的光景,我们也许会对主说,“主啊!諞蝷\不把真相说出来呢?諤滽u相说出来,諵ㄣN是平安了吗?”这就像彼得在马太十六章里所作的一样,“主啊!輶E不可如此,这事一定不能发生在諈漕迨W。”因为人都是看事情的外面,并且在人的天然里,就是有那么一个倾向,都是要逃避难处的。能离开难处,就一定想法子离开难处。当然,这一点也不是大的难处,但是人的倾向如果一直是停留在这种感觉里,只要脱离难处,就算是成功,这样就不大准确了。

  我们实在看见我们的主,祂所留下的脚踪,祂不计较祂个人外面的遭遇是什么,祂一直所留意的,就是神的命定要怎样才能成全。如果神的旨意不能成全,而人得了平安,这样,我们的主里面的感觉就说,“我不要这样的平安。”我们看到,祂在人不住的用不公平,不准确,不真实,种种事物来对待祂的时候,祂就是不作声,祂就默然的接受这样的不公平。弟兄姊妹们,我们在主那里看见作神仆人的性格。这一个性格,乃是主的生命发表出来。你看到,如果祂要辩护,祂全都可以把对方辩倒,但是祂没有这样作,祂站在仆人的地位上,祂只是从父的手里接过父一切的安排。

 

在彼拉多面前的见证

  正因为这样的缘故,就叫彼拉多感觉很希奇。希奇的是什么呢?为什么祂不为自己辩护呢?为什么祂不去使用祂该有的权利呢?因为按着人的天然来说,这都不是那么容易就放弃的。但是感谢神,一个活在神的光里的人,祂所留意的,不是自己的安与危,祂所留意的乃是父的旨意必须要成就。因着我们的主在彼拉多面前是这样的光景,就叫彼拉多很难下台。要释放祂,又不是;不释放祂,更不是。

  犹太人声势凶凶的要把主耶稣送到他这里来,他不能扫犹太人的兴,因为如果他这样作,也许会真的引起一些骚动。这样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但是,不满足犹太人当时的要求,他也的确很难应付那局势。所以他就想出一个办法来,那时他们习惯是这样作的。因为在每年到逾越节的时候,罗马政府都给犹太人释放一个犯人,这样作为对他们这个节期的一份礼物,所以彼拉多就想到这件事来。他说,“好罢!平常在逾约节,我都给你们释放一个人,但是今年我给你们有一个选择,在牢里面有一个人叫巴拉巴,他是一个骚乱的人,杀人的人,他是该死的。现在我就把他带出来,你们来看,究竟在耶稣和巴拉巴当中,你们要拣选那一个来给他释放?”

  弟兄姊妹们,按着人一般的情形来说,毫无疑问的,该释放的是我们的主,因为祂根本就没有犯什么罪,祂没有任何的理由给放在一个待死的囚犯的地位上。至于那一个巴拉巴,不必考虑了,他是一个被处死的,因为他杀了人,他又作乱。既然是这样的光景,还有什么可以保留的呢?彼拉多以为可以用这样的方法,来解决犹太人把耶稣交给他的难处。但是他没有想到,犹太人对于我们的主的仇恨竟然是那样的深。所以他们在那里说,不能释放耶稣,我们根本就不要这个人活着,所以这个人必须要处死,我们宁愿要巴拉巴得释放,我们也不要主耶稣继续留在我们的眼前。就是这样,我们的主就交给人去钉十字架。

 

两个重大的启示

  弟兄姊妹们,对这一段历史来说,我们都很熟悉。但是我们不是注意这段历史是怎样发生,怎样经过,因为事情就是这样发生过来嘛!我们要注意的,乃是这一段历史向我们启示了两件很重大的事。或者说,向我们显露了两件很大的事。

 

人的堕落到了极处

  头一件事,就是人的堕落实在是到了极处,尤其是显明在人与神对抗这个点上。弟兄姊妹你看到,这里有两批人,一批就是犹太人所表明的,另外一批人是彼拉多所表明的。从犹太人这一方面来看,他们心里的意念,就是顶撞神,他们只是看见一件事,他们的地位,他们的权柄,他们从人中间所得的好处,都受到了损害,这一些损害,就是因着这一个人而引出来的。这一个人说祂是从神来的,祂是神的儿子,他们就不能容忍这一个称为神儿子的人。

  他们没有去留意,这一位神的儿子在人中间所说的话,所作的事,祂自己所活出来的那一种生活的实际。他们不理会这些,他们只要稍微去理会这一些,他们不能不承认,这一位称为耶稣的,祂说祂是从神而来的,祂的确是从神而来的,因为祂所说的,祂所作的,没有一样和神的话是有相反的。并且祂所作的一切,都是把人带到神面前去的。虽然祂把人带到神面前去,但弟兄姊妹你看到,在四福音里,无论我们的主说的和作的是什么,我们都没有看见我们的主是把人带到祂自己的面前来。

  当然,许多人说,“我就是目的,我就是一切事物的依据,我就是那个绝对的权柄。”你没有看见我们的主把祂自己这样介绍给来到祂跟前的人。你能看见的就是到主面前来的人,主都叫他们去看父,主都叫他们去看那一位坐在宝座上的天上的父神。如果这些宗教界的领袖们,稍微注意我们的主所作和所说,他们没有办法不承认,就算祂不是神的儿子,祂也是从神来的。

  弟兄姊妹们,我们留意到,从犹太人这一方面,你就看到人在神面前堕落到一个怎么样的地步。他们不再寻求神的心思,也不再去遵行神的话语,更不理会神在历代以来所表明的心思和启示。他们只是看见这一个称为耶稣的人,就是站在我们对头的地位上,常常跟我们为难。既然祂是这样和我们为难,我们就除掉祂。弟兄姊妹们,从这件事上面,你注意到人堕落到了极处,里面不再有光,里面只有自己,也就是只有黑暗。因此在外面,他们就没有办法再分辨什么是是,什么是非。是非黑白,都分辨不出来。这个是从犹太人这边来看的。

  如果从彼拉多这一个人身上去看呢,弟兄姊妹你看到,人为着保持自己在地上的好处,具体以彼拉多来说,他为着保持他在政治上的好处,他宁愿委屈一个他没有办法定罪的人,也不叫他自己受一点的亏损。他明明有权柄去释放我们的主,他可以不管犹太人怎么样来轰动,他是有权柄把这个事情处理的。但是他没有这样作,因为他看见,如果因此犹太人产生什么反抗,也许他当时作巡抚这一个事实就受到影响,以后在罗马政权的底下,他要继续往上升官也许就带来一些的阻碍。

  他自己明明知道,这样处理对这一个人是非常不公义,所以他当众宣告说流这人的血与他没有关系。在另外一卷福音书上面,更记载一件事,就是他的太太作了一个梦,然后叫人来告诉他说,你千万不要插手管这个人的事,因为我在梦中为这个人受了很多的苦。当然这一件事,我们知道到它的源头,究竟是从神来的?还是从撒但来的?因为如果彼拉多不处置主耶稣,神的旨意就不能成就。如果彼拉多在这件事上面,就是含含糊糊的带过去,逾越节的应验就发生难处。但是当时彼拉多的心思,并不是想到犹太人的逾越节与他有什么关系,他只是想到他的官运的前途,所以他就硬着心把耶稣定了罪。这是用另外一种现象来表明人在神面前堕落的深度。所以我们的主被交给人的时候,这一件事的本身头一方面,就显露了人的堕落实在是到了极处。不管这个人在外面的表现是怎么怎么好,怎么怎么的给人钦佩,但是人的里面的确是坏透了。这是因我们的主被带到彼拉多的面前被定罪,头一件显露出来的事。

 

义的代替不义的

  第二件事,是我们弟兄姊妹都熟悉的。因为彼拉多这一个决定,就是让主耶稣去取代了巴拉巴。本来该给定罪,该受死的是巴拉巴,现在巴拉巴倒没有事了,反倒是这样的一个没有任何过失的神的儿子,祂作了代替巴拉巴去受死的人。弟兄姊妹,你很容易就看见这个事实,主耶稣不死,巴拉巴就非死不可。但是现在巴拉巴没有死,死的确实是我们的主耶稣。我们撇开公平,公义的这种现象,我们看这一件事所表明的一个事实,乃是无罪的代替有罪的,乃是义的代替不义的。这是神老早老早就向人宣告的。

  我们感谢神,从旧约的律法上面,从神藉着先知们的口所宣告的事上,一直给我们看见,这个无罪的代替有罪的,义的代替不义的,一直向那些寻求神的人来显明神的定意。弟兄姊妹们,你读到旧约的时候,你读到律法上面献祭的事,你就看见有羔羊献上,人的罪就得赦免。这是什么?这是无罪的代替有罪的。因为那只羔羊必须是没有残疾的,并且牠与献祭的人,藉着按手而交换了一个地位。这很清楚的向我们指出,义的代替不义的,无罪的代替有罪的。当时在历史上所发生的,乃是我们的主代替了巴拉巴。但是我们不能不问,巴拉巴的价值有那么高吗?竟然要用神的儿子来与他交换吗?当然没有这样的事。巴拉巴的价值并没有那么高,甚至按照人的观念来说,巴拉巴是什么价值都没有。但是很显然的,巴拉巴能保存,乃是因着神的儿子把自己交出去。

  我们从这里看到,神的儿子去代替巴拉巴所要表达出来的信息,不是只有巴拉巴一个人得着这样的代替,因为在这里你看到这一位是神的儿子,那一个是该死的罪人。一个该死的罪人和神的儿子怎么能相比呢?但是神的儿子就是这样去跟他交换了一个地位。显然,神要藉着这样的一件事,向我们来表达一个启示,我们的主不是只代替巴拉巴一个人,我们的主是代替所有在亚当里的人,因为我们的主给称为第二个人,也就是“第二个亚当”,或者说“是末后的亚当”。这一个末后的亚当,祂所代替的是首先的亚当。既然是代替首先的亚当,就把所有的人都包括在里面。

 

至圣的生命服事

  我们感谢主,在这一件事上面,神非常明确的向我们解开,圣洁没有瑕疵的神的儿子,用祂的生命来服事了在亚当里所有的人。在这里我们看见这一位称为仆人的,祂怎么去事奉神呢?祂怎么去服事人呢?如果从事奉神那一方面来说,你看见祂是毫无保留的遵行服事神的旨意。从人这一方面来看,你看见祂交出祂自己,用祂的生命来服事在亚当里的人。我们实在感谢神!因为在马可福音里,说到这一位作仆人的儿子的时候,祂自己非常明确的宣告这件事,“人子来,不是要接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现在祂的宣告就藉着这一件事表达出来了。

  我们感谢主,祂在神的面前作仆人,是作到这样的一个地步。我们很熟悉的腓立比书第二章,一直说到我们的主是如何的作仆人,服在父神的定意里,祂“存心顺服,以致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这是作仆人的脚踪,我们实在感谢我们的主,祂真真实实的把一个仆人的事实摆在我们的眼前。当时彼拉多为了要讨犹太人的喜悦,而决定把主耶稣钉十字架,虽然按着人来看,那是非常不公平的一件事。但是我们不能不感谢我们的主,因着祂没有为着自己作任何的保留,祂任凭人把祂的理夺去,就像以赛亚书五十三章上面所提的,祂的理给人夺去,但是祂不计较这一些。

 

绝对的顺服,宽广的赦免

  这一来,父神的定意在祂身上有没有成全?我们又再看见一件事,我们的主被交给人钉十字架的时候,祂没有埋怨彼拉多,祂也没有发出怒气来对待那些宗教的领袖,祂更没有显明任何的反抗来对付那些罗马的兵丁。相反的,虽然在马可福音里没有记载这一件事,但是在别的福音书上,弟兄姊妹们,你看到我们的主对所有这样对付祂的人,主说了一句话,“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弟兄姊妹们,你看到,我们的主所留意的是父要怎样作,祂根本不计较人会怎么作,所以你看到祂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所以我默默的从諵漼蔣过这一些,我没有把我的怒气,怨气,苦气,发泄在他们的身上。”

  弟兄姊妹们,如果我们不从作仆人的角度来看接受十字架的主,我们是不会领会到我们的主的心是何等的宽广,又是何等的准确向着神。我们感谢主,正因为是这样的一位神的儿子,祂默默的接受人给祂许多的羞辱,漫骂,苦待,甚至是鞭打,最后连祂的命都夺去。如果我们稍微注意我们的主在这一段的事件所忍受的,我们不能不向我们的主敬拜和爱戴。我们在擘饼纪念主的时候,我们里面的感觉会深刻得多,我们对主的认识和敬爱定规是增加又增加的。

  我们的主交给罗马兵丁以后,罗马兵丁对祂的戏弄,我们的主也是默默的忍受。我们记得,我们的主被捉的那个晚上,彼得用刀砍了大祭司的仆人的耳朵,我们的主说出了一件事,马可福音记载得不太多,连马勒古的耳朵得医治,都没有记下来。但是你从别的福音书上面看到,马勒古的耳朵是给治好了,另外我们的主说了一段话,“你想我不能求父差遣十二营的天兵来保护我吗?如果是这样的话,神所要定规的事情,怎么可以成就呢?”

  弟兄姊妹,我们觉得这是太宝贝的事!我们的主不是没有权柄,我们的主不是没有能力,我们的主也不是没有威严。你记得那些人要来捉拿祂的时候,主说出“我就是”那反应就是那些人全都倒在地上。不管人家说,因为主耶稣当时说的“我就是”,就等于说祂是神,所以那些人就害怕,都倒在地上。虽然有人是这样的解说,但是我们不能不清楚,我们的主如果祂真要实行祂的威严,没有一个人可以在祂面前站立得住。但是你现在看见我们的主,好像完全不是这样的模样,能力不见了,权柄不见了,威严也不见了,祂成了一个好像随便任何人都可以戏弄祂的样子。罗马兵丁给祂穿上紫袍来戏弄祂说,“哎呀,諡O犹太人的王,諡鴾W紫袍,实在是作王的人。”然后用荆棘作冠冕戴到祂头上,这是在肉体上对祂的苦待,精神上给祂的虐待。

  在马太福音里还说,他们拿一根苇子放在祂的手里,好像作为一根令牌。好像在那里说,諤@王,諈权柄不过就是一根苇子,软软的,没有作用的,中看不中用,连中看都不是。但在马可福音里,弟兄姊妹你看到,兵丁当时也鞭打我们的主,但是他们不是真的用鞭子去打,这是很多人都忽略的一个事实。兵丁是拿一根苇子去鞭打祂,苇子鞭打那没有什么,根本没有作用。但是兵丁当时所作的,主要不是叫祂肉身受痛苦,而是叫祂在心思上面受羞辱。等到祂给挂在木头上的时候,那些人在那里所说的话,“諡O神的儿子,諝i以从上面跳下来。”“说要救人,怎么连謔菑v都救不了?还怎么救人?”“諵S说諡O以色列的王,謔p果真是王的话,现在就下来吧!”

  弟兄姊妹们,你看看整个的过程,一直是人在那里给主许多的羞辱,就像诗篇二十四篇上面所提到的,说到我们的主是如何在那里忍受羞辱,也像弥赛亚的诗篇,就是诗篇上弥赛亚的诗篇所说的,我们的主是怎样的忍受羞辱。我愿意弟兄姊妹们留意到,我们不是单单看见我们的主受着羞辱的程度到了一个何等叫人难堪的,甚至是难以忍受的那种情形,我们要留意的乃是这许许多多的羞辱,完全是诗篇上面预先所宣告的,是要叫我们注意什么?乃是让我们注意到,这一位作儿子的神的仆人,祂毫无保留地交出自己,以至神启示里所说到的话,都一一的应验在祂身上。

 

不为自己留下一点的服事

  我们感谢神,这一位神的儿子,祂是默默的行在父的定意底下,当祂被钉在那里的时候,人用末药调和了酒给祂,祂不肯接受。弟兄姊妹们,这一件事情实在是不简单,因为祂知道祂接受十字架,是为了解决人和神中间的难处,人和神中间的难处,就是人的罪必须在神的面前要解决。既然人的罪要在神的面前解决,而祂又是代替人去承担这样的解决,祂就必须完全的去承担。弟兄姊妹们记得,那个末药调和的酒,另外又说到一些醋,这些在当时接受十字架的惩罚的人来说,可以说是产生麻醉作用的药物,我们的主连这个都不接受。你说不接受就白受苦,我们的主就说,祂就是为着要代替人去承受罪的惩罚而来的,祂不能接受一个惩罚的形式,而逃避惩罚的实际。我们感谢主,祂就是这样详细的去处理每一件事情。

  我们擘饼的时候常常说,“主啊,苦杯貐尽,没有留下一滴给我们,如果諯d下一滴给我们,我们都受不了。”如果我们真有这个感觉,那实在是很宝贝。我们的主当时是有这个感觉,如果祂要是肯喝一口那末药调和的酒,祂要尝尝那些醋,弟兄姊妹们,我们所说的,祂留下一滴给我们,叫我们去承担,我们真的是承担不了。感谢赞美我们的主,祂在十字架上面就是这样的受煎熬。等到末了,就是在要断气的时候,那是下午四点多钟以后,我们的主喊出了最后的一句话,祂就断了气。虽然从时间上面来说,好像并不是很长,但是对一个忍受痛苦的人来说,那也实在是不短。

 

主的死打开到神面前的路

  弟兄姊妹,从这里你看到,我们的主大概是上午十点多钟就钉上十字架,然后到下午四点钟以后就断气。前后六个小时也是很不简单。正因为这样,我们就留意到一些事。先看一件大事,我们的主喊出了“成了”,然后就说,“父啊,我把我的灵交给諢C”祂就断气了。就在祂断气的时候,圣殿里的幔子,就从上到下裂开两半。这是一个不寻常的事。弟兄姊妹们晓得,圣殿里有一幅幔子,把圣所和至圣所分隔开来。至圣所里是神荣耀所在的地方,平常是没有人可以进去,只有大祭司一年一次为了赎罪的缘故而进去。那也就是说出,没有人可以见神的面,如果要见神的面的人,他非要带着赎罪祭不可。没有赎罪祭,就没有一个人可以到神的面前来。所以在那一个时候,没有人能找到一条路,可以到神的面前去。你进到圣殿,就碰到那幔子挡住,你进不了至圣所。

  但是感谢神,主耶稣断气的时候,这一个幔子从上到下就裂开了。这样一裂开,头一件事叫我们看到的,就是至圣所向人敞开了,人就可以进到至圣所没有阻碍了。这也是希伯来书第十章上面所说的,“给我们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把我们带到至圣所,并且是坦然的进到至圣所。”

  我们感谢主!其次我们要留意的,这个幔子是从上到下裂开的,圣殿是蛮高的,那个幔子是从天花板那里一直垂到地板上。幔子给制造出来,那幔子也是蛮厚的,轻易不能把它撕破。现在这个幔子是从上到下好像给撕开,就是在我们的主断气的时候,这个幔子就给撕开。我们不能不问,是谁撕开那幔子?谁有权柄撕开这幔子?谁有权利去撕开这个幔子?谁有力量撕开这幔子?按着人来看,那是平空的在那里,从上到下把幔子撕开。虽然圣经没有明明的说,但是我们心里都能明白,那是我们的神亲自把这一个幔子撕开,因为只有祂有这个权柄撕开幔子,只有祂有这个能力这样撕开幔子。感谢赞美我们的主!

 

主钉十字架的准确时间

  然后,我们又注意,这一天是预备日。看四十二节,“到了晚上,因为这日是预备日,就是安息日的前一日。”弟兄姊妹们,这里我想和大家留意一下,究竟我们的主是什么时候给钉十字架?基督教的传统,其实是天主教的传统,说是礼拜五钉十字架,礼拜天主就复活。究竟这样的一个传统的认识,准确不准确呢?当然我们没有必要去把这些次要的,甚至是细节的事情去跟人家争吵。不过我们必须要注意,因为这些遗传的东西,常常把我们带进一些不准确里。我们的主说,祂被杀以后,祂要像约拿在鱼腹中三天三夜,人子也照样在地里头三天三夜。如果按着现在的遗传来看,我们的主就没有在地里头三天三夜。因为你可以算得出来,礼拜五一个晚上,把白天也算进来,礼拜五一个白天,礼拜五晚上一个晚上,礼拜六一个白天,礼拜六一个晚上,礼拜天早晨,充其量也不过是三夜二天,跟主所说的三天三夜在地里头就合不上来。

  但是如果说,我们的主不是礼拜五钉十字架,这里是说安息日的前一日,安息日的前一日不是礼拜五是什么呢?弟兄姊妹们,我们留意,这里的安息日,是不是平常我们观念里的安息日就是礼拜六?礼拜六的前一天当然是礼拜五。弟兄姊妹们,我们不是这样看,首先我们要注意一个问题,我们去看每年的犹太人的历法,你就发觉,逾越节并不是一定在阳历的三月或四月某一天的,每年都不一样。不能说每年都一样,而是说你会发觉,不可能每年都在同一天的。但是我们必须记得,主钉十字架跟逾越节的启示是不能分开的。所以我们不能确定说,主一定是在礼拜五钉十字架。

  虽然这是小事,但是我们要留意,主既然说祂是三天三夜在地里头,那么我们就从主这样的一个宣告里,去确认我们的主究竟是那一个时候给钉十字架。我们从后倒算回去就很容易。我们必须要记得一件事,犹太人计算日子是从黄昏开始的,不像我们现在是从午夜零时开始的。他们大概是日落的时候就开始第二天。我们从后倒算过来,我们说,七日第一日的早晨,主复活了,那是一天,然后,礼拜六晚上,是一个晚上,礼拜六的白天是一个白天,礼拜五的晚上,礼拜五的白天是一个白天,然后是礼拜四一个晚上。弟兄姊妹,我们从后倒算过来,我们看,我们的主钉十字架应该是在礼拜四。有些弟兄还把他倒算到礼拜三,不过我个人是倾向礼拜四,这样我们的主才能在地里三天三夜。

  现在我们就要注意这里,“因为那日是预备日,是安息日的前一日。”这个安息日究竟是不是一般所说的礼拜六呢?马太福音说,“这个安息日是个大日子。”显然,这个安息日不是一般的安息日,因为它是一个大日子。为什么是一个大日子呢?因为那天是逾越节,逾越节那个安息日是个大的安息日。在前一天的预备日是预备过逾越节。我们感谢主,在祂所走过的路程里,没有一样不和神预先的启示连在一起的,每一样都和神的启示连在一起。

  感谢我们的主,给我们看见哥林多前书十五章,说到什么是福音的时候,那里接连两次说到这样的事。福音乃是说,“我们的主照着圣经所说的,为我们的罪死了,埋葬了,又照着圣经所说的,第三天复活了。”“照着圣经所说的”,“照着圣经所说的”。弟兄姊妹们,从马可来看,从十四章开始到十五章,里面记载的很多一件一件的事,你可以把它当作单个事件来看。但是每一个单个的事件,你都可以看见是和神的启示完全是连在一起的。

  我们感谢主,我们的主,祂作了神的仆人,祂就把父定规要作成的事,没有一件漏掉没有作。所以你看到这里,亚利马太的约瑟去向彼拉多要主的身体的时候,彼拉多就觉得很希奇,怎么那么快就来要身体?先前我们不是说,六个小时可以断气?一般来说,给钉十字架的人,六个小时是死不了的,起码要两三天,所以才看见其它的福音书说,把那两个没有断气的贼都打断了腿。照着历史的记录,十字架的死,最晚最晚差不多在那里一个礼拜还没有断气。所以十字架是很残酷的惩罚,原因就是在这里。

  现在六个小时,我们的主就断气了,所以彼拉多就感觉希奇。感谢主,这没有什么值得希奇的。我们记得我们的主在约翰福音第十章里说,“没有人能夺去我的性命,是我自己交出去的。”感谢赞美我们的主,无论从大处看,从小处看,点点滴滴,你都看到我们的主是在成全神老早的命定,并且是甘心情愿的去交出祂自己。我们感谢祂,这一个感觉,绝不能停留在今天,也不能只是停留在擘饼聚会里。这一个感觉要存留到永远,我们感谢主!── 王国显《乃要服事人──马可福音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