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路加福音第十六章

 

壹、内容纲要

 

【今生与来世的追求】

  一、不义管家的比喻──要用今生的钱财储备来世的福分(1~13)

  二、人贪求肉体的享受(贪爱钱财)和放纵肉体的情欲(休妻另娶),就不得进神的国(14~18)

  三、财主和拉撒路的故事──只知在今生享乐者,将在来世受苦(19~31)

 

贰、逐节详解

 

【路十六1“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

  ﹝原文字义﹞“浪费”分散,挥霍。

  ﹝文意批注﹞“耶稣又对门徒说,”这表示下面‘不义管家’的比喻,是主耶稣为门徒和跟随祂的人说的。

     “有一个财主的管家,”‘管家’指负责管理主人所有业务的人,对主人的财物有处理的全权。

  ﹝灵意批注﹞‘财主’预表主耶稣;‘不义的管家’预表失败的信徒──在主所托付的事上不忠、不义。

     我们信徒乃是万有之主的管家,祂将祂的产业托付给我们管理(参十二42;林前四1~2;彼前四10)

  ﹝话中之光﹞()管家的首要责任之一,就是不可浪费主人的财物。信徒身上和手中所有的一切,都是主托付我们管理的;主所求于我们的,就是不可浪费。

     ()凡是将钱财只为自己使用,或用在无益的事上,就是浪费主的钱财。

     ()作为神教会的管家,不但是要善用神的钱财,并且连神所交付给我们的恩赐、地位、和影响力,也都应该善加利用,以尽荣神益人的职责。

     ()若有人因为害怕浪费而受罚,就将主所托付的全部埋藏起来,不敢使用,结果仍然要受主责罚(参太廿五24~30)

 

【路十六2“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

  ﹝文意批注﹞“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这事’就是指他浪费主人财物的事(1)

  ﹝话中之光﹞()信徒若在主的托付上不忠不义,就会被主弃绝。

     ()我们信徒有一天,必要将自己所经管的一切向主作交代。

     ()能否再作主人的管家,全看他过去经管的情形如何;信徒生前若好好经管主的托付,死后仍可经管更多、更大的托付(参太廿五2123)

 

【路十六3“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作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

  ﹝文意批注﹞‘锄地’指作农夫在田里锄地;‘讨饭’指作乞丐乞求别人帮助。

  ﹝灵意批注﹞“锄地呢,无力,”表征信徒付不起十字架的代价。

     “讨饭呢,怕羞,”表征信徒不肯服下来谦卑讨教别人。

  ﹝话中之光﹞()“我将来作什么?”这是每一个人(包括信徒)迟早须要面对的问题。

     ()许多时候,我们信徒在主所托付的事上,既不忠心诚实,又懒惰不爱劳动(“锄地呢,无力”),且爱面子不肯谦卑(“讨饭呢,怕羞”),所以很难向主交代。

     ()我们虽是软弱(“无力”)的,但是主的恩典要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林后十二9);所以应当靠主,就会得胜有余。

 

【路十六4“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

  ﹝灵意批注﹞“在我不作管家之后,”表征离开世上时。

     “接我到他们家里去,”表征被接到永存的帐幕里(9)

 

【路十六5“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的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

  ﹝话中之光﹞我们每一个人都欠了主恩爱的债,且都无法偿还(参七41;太十八24~25)

 

【路十六6“他说:“一百篓油(每篓约五十斤)。”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

  ﹝文意批注﹞“一百篓油,”‘篓’系希伯来人用作量度液体的标准单位,一篓叫一罢特(bath),约为22公升(另一说约为39公升)

     “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这是诡诈地慷他人之慨;他故意向欠债的人少收,为的是想博得他们的好感。

  ﹝灵意批注﹞‘油’表征圣灵;欠油的人表征缺少圣灵、没有被圣灵充满的信徒。

  ﹝话中之光﹞()我们对属灵情况不好,缺乏圣灵(欠油)的人,应当宽容赦免他们;若是如此,主也必赦免我们(参太六12)

     ()我们任何对付的行动,总要趁着还有机会,“快”“快”地作,免得机会一错过,就来不及了(参太五25)

 

【路十六7“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

  ﹝文意批注﹞“一百石麦子,”‘石’系希伯来人用作量度固体的单位;一石叫一歌珥(Kor),约为350公升,乃一只驴所能驮的量。

  ﹝灵意批注﹞‘麦子’表征生命;‘欠麦子的人’表征生命幼稚的信徒。

  ﹝话中之光﹞当我们被生命幼稚(欠麦子)的弟兄姊妹得罪时,要肯赦免他们,不定罪他们;这样,主也必肯赦免我们,不定罪我们。

 

【路十六8“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作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

  ﹝原文字义﹞“聪明”精明,灵巧,机智。

  ﹝文意批注﹞“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作事聪明,”‘主人’是指那财主;他显然地知道这管家之所为。

        ‘不义的管家’形容他一般的品格,特别指他不忠于主人的钱财。

        ‘作事聪明’指他看得远、想得远,懂得运用他手上所能动用的钱财为自己预备将来之需。

     “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今世之子’就是现今这世代的人,即指一般世人;‘在世事之上’也可译为‘在他们的世代中’;‘光明之子’就是里面有基督生命之光的人,即指信徒(参约十二36;弗五8;帖前五5)

        附注:本节上半,是财主在夸奖这不义的管家,不是主耶稣在夸奖;并且财主所夸奖的,不是他的欺诈行为,乃是他作事聪明,也就是夸奖他在那种情况下所表现的精明、灵巧。。

        本节下半是主耶稣的评语:要是世人(“今世之子”)都晓得把握时机,为自己的安全争取保障,信徒(“光明之子”)岂不更应善用才智,来努力争取天上的保障和奖赏吗(参太十16)

  ﹝话中之光﹞()聪明的世人会利用目前的机会,为自己的将来打下基础;聪明的信徒会把今生的资财,设法转成永远的资财。

     ()我们信徒不可学习世人的狡猾与欺诈,却当学习他们的深思远虑;远见和机敏乃是真实门徒生活中必须具备的条件。

 

【路十六9“我又告诉你们,要借着那不义的钱财,结交朋友。到了钱财无用的时候,他们可以接你们到永存的帐幕里去。”

  ﹝原文字义﹞“不义”不正,恶;“钱财”玛门。

  ﹝文意批注﹞“要借着那不义的钱财,结交朋友,”‘不义的钱财’并不是指以不义的手段所获得的钱财,而是指今世钱财本身的性质原就是不义的;这个世界里所有的财物,即使是循合法手段得来的,但在神的眼中看来都是神的对头(13),都是不义的。

        ‘结交朋友’指照着主的引导,适当地使用手中的钱财,去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

     “到了钱财无用的时候,”钱财只在今世活着时有用处,死后到神的国里就毫无用处了。

     “他们可以接你们到永存的帐幕里去,”‘他们’指因恰当地运用不义的钱财,而得到其益处的人,也就是上句所指结交的朋友。

        ‘永存的帐幕’指信徒将来永远的住处;他们将要在新天新地里与神同住,直到永世(参启廿一3)

  ﹝话中之光﹞()钱财的本身虽是不义的,但若肯为着主的缘故,常常供给别人,就会产生永存的价值。

     ()信徒乃是用财,不是守财;乃是善用财物,不是浪费财物。

     ()信徒善用财物的最佳方法乃是与人共享财物,藉此“结交朋友”;这也就是积财在天的方法(参太六19)

     ()真正有属天见识的有钱信徒,必然不会在身后留下一堆财产,因为他们在有生之年,已经为主善用钱财结交了许多的朋友。

     ()在我们支配我们的财富、影响力、地位、机会,甚至休闲时间的时候,千万不要忘记了天上那永琲国度。

 

【路十六10“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在最小的事上不义,在大事上也不义。”

  ﹝原文字义﹞“大事”许多,大的,常常。

  ﹝灵意批注﹞‘最小的事’指今生的事,在此特指玛门(13);‘大事’指来世的事,在此特指主丰富的赏赐(参太廿五2123)

  ﹝话中之光﹞()忠心与否不是按受托之量的多少来定,而是由运用这笔数目者的品格来定。

     ()忠心和公义表示重质不重量。凡事上要忠心、要公义,要有立场,不可随便放过。

     ()一个人要有所成就,先要从最小的地方做起。所谓‘万丈高楼平地起,万里之行自足下’,天底下伟大的事功,都是小的事件累积而成的。

     ()人在小事上的表现,足以反应他处理大事的态度。

     ()固然,做小事的,不一定能做大事,可是小事都做不好,又怎能成大事呢?

 

【路十六11“倘若你们在不义的钱财上不忠心,谁还把那真实的钱财托付你们呢?”

  ﹝原文字义﹞“钱财”玛门。

  ﹝文意批注﹞“谁还把那真实的钱财托付你们呢?”‘真实的钱财’在原文并无‘钱财’二字,指真实的事物;日光之下,凡事都是虚空(传一2~3),惟有属灵的事物,才是真实的。

  ﹝话中之光﹞()如果我们在运用神所托付的钱财上(参代上廿九14)不忠心,神就不会将本来应归我们所有的属天财富(参太廿五34)赐给我们。

     ()一个连属世的钱财都不能忠心处理的人,那里有资格得享神国灵性上的真财富?

 

【路十六12“倘若你们在别人的东西上不忠心,谁还把你们自己的东西给你们呢?”

  ﹝文意批注﹞“别人的东西,”指世上的财物,它们生不带来、死不带去,都是受神之托暂时代为管理的东西。

     “自己的东西,”指我们可以永远占有的属灵财富,包括永生和神的奖赏。

  ﹝话中之光﹞()我们不能将钱财占为己有,因为这是“别人的东西”,是神的东西。神将钱财托付我们管理,为要试验出我们是否忠心。

     ()我们今天所有的一切,包括属物质的和属灵的,无论什么都是从神领受的,所以不要自夸(参林前四7)

     ()我们若能在属物质的钱财上忠心,神才会将永世真实的钱财交托我们管理。

     ()惟有能够带到天上的,才是“自己的东西”,是创世以来为信神的人所预备的(太廿五34)

 

【路十六13“一个仆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不是恶这个爱那个,就是重这个轻那个;你们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玛门是财利的意思)。’”

  ﹝原文字义﹞“恶”恨恶;“玛门”金钱,利益,财富。

  ﹝文意批注﹞神国子民是主用重价买来的,我们不再是自己的人了(林前六19~20),乃是属神的子民(彼前二9)。但我们的心若是向着地上的财富,它就会霸占我们的心,成了我们的主人,叫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受它的支配、奴役。

  ﹝话中之光﹞()我们信徒是仆人,但只是神的仆人,而不是钱财的仆人。

     ()地上的财富是神的对头,它会夺去神子民对祂该有的事奉。当信徒以财利为主人的时候,就不可能专心事奉神了。

     ()今天信徒有一个最大的试探,就是想事奉两个主──既要事奉神,又要事奉玛门,结果被忽略的,总是神这一方。

     ()又爱神又爱玛门,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的人,等同一夫二妻──‘休妻另娶’,也如一妻二夫──‘娶被休之妻’(18),是犯了属灵的淫乱。

     ()三心两意的态度是不能的;属灵的骑墙派是作不来的。若非全心意全意的事奉神,就简直不是事奉神。

     ()贪爱地上钱财,就无法专一爱神;我们不能又爱神又爱钱财。只有当人爱神的时候,他的心胸才会被扩大;最能扩大人心的,就是当你脱离钱财的引力,单单爱神,而不爱玛门的时候。

     ()贪财是万恶之根;贪恋钱财,就会被引诱离弃真道(提前六10)

     ()人可以赚钱,但不可以拜钱。拜金的人心里不能容纳神。金钱不是你的宗教,不要叫钱财成了你的神。

 

【路十六14“法利赛人是贪爱钱财的,他们听见这一切话,就嗤笑耶稣。”

  ﹝文意批注﹞“法利赛人是贪爱钱财的,”法利赛人认为他们的财富是神赐的祝福,是神悦纳他们遵守律法的证明。

     “他们听见这一切话,就嗤笑耶稣,”他们大概是笑耶稣无钱怎样能生活,怎能为神传道工作呢?

  ﹝话中之光﹞()贪爱钱财的人,他们的心必以玛门为主,爱它、重它且事奉它(13),难怪就会轻视主耶稣,并嗤笑祂的话。

     ()为爱财而爱财,实际上就是爱自己,结果就会忘了别人。

 

【路十六15“耶稣对他们说:‘你们是在人面前自称为义的;你们的心,神却知道;因为人所尊贵的,是神看为可憎恶的。”

  ﹝文意批注﹞“你们的心,神却知道,”主耶稣在此提醒法利赛人,他们表面看来道貌岸然,但神看透他们内心的贪婪和丑恶。

  ﹝话中之光﹞()对于钱财,要看在神面前的存心;要追求神所最宝贵的。神憎的我也憎,神爱的我也爱。

     ()“人所尊贵的,是神看为可憎恶的;”人所贪爱的钱财(14),在神眼中乃是可憎恨的,因为有人贪恋钱财,就被引诱离了真道,用许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提前六10)

 

【路十六16“律法和先知,到约翰为止;从此神国的福音传开了,人人努力要进去。”

  ﹝原文字义﹞“努力”强暴,猛力伸展,极力地作。

  ﹝背景批注﹞当主的先锋施洗约翰,和主自己出来作工,传扬神国的福音的时候,法利赛人处处与他们作对,阻挠人进入神国,所以非得奋不顾身、用力强取便不能进去。

  ﹝文意批注﹞“律法和先知,到约翰为止,”‘律法和先知’指整个旧约的启示;本句话表示旧约时代,到施洗约翰时已告终结。

     “从此神国的福音传开了,”‘神国的福音’指新约的启示;本句话表示从施洗约翰开始出来传道,就带进了新约时代。施洗约翰的事奉成了旧约和新约间的分水岭(参耶卅一31~34;来八6~12)

     “人人努力要进去,”‘努力’原文意指‘强暴’;人若要进入神的国,必须肯付出任何的代价与牺牲,甚至愿意将自己的颈项,置之度外(罗十六4)。这样的人才能进去。

  ﹝话中之光﹞()得救是白白的恩典,进神国却须要“努力”;我们得救了以后,若不努力追求,就无法得着国度的赏赐。

     ()进神国要“努力”,所以不是‘走’的,乃是‘跑’的(参林前九2426;腓三13~14;提后四7)。求主吸引,叫我们快跑跟随祂(歌一4)

     ()我们进入神的国,必须经历许多艰难(徒十四22),所以需要属灵的奋斗“努力”(即指属灵的勇气、活力、毅力和决心,不顾一切迫害)

     ()主的话暗示,人要进入神国,会遭遇各种的阻挠,包括宗教礼仪的观念、政治的迫害、好逸恶劳的劣根性、自我灰心丧志等,所以必须‘强暴’不顾一切的人才能进去。

     ()我们应该不惜一切代价,让基督在我们身上能完全的掌权,这样,我们就是活在神国的实际里面。

     ()“努力”的反面是‘一如平常’;我们不必故意去跌倒、犯罪、爱世界,而只要作一个平平凡凡、得过且过的基督徒,就不能进天国了。

 

【路十六17“天地废去,较比律法的一点一画落空还容易。”

  ﹝原文字义﹞“废去”过去;“落空”落下,失落。

  ﹝文意批注﹞“天地废去,”指现存的天地将会过去(参彼后三1012;来一11~12;启廿一1)

     “较比律法的一点一画落空还容易,”原文并无‘一点’(iota);‘一画’是用来形容附加在字母上的细线或突出部分(tittle)。‘律法的一点一画’指律法中最小的要求。

        ‘较比...落空还容易,’这是反面的说法,指律法的一切要求,将会在神的国度里面彻底得着成全和实现。

  ﹝话中之光﹞()律法有其权威,它的效力不会过去,直等到它的一切要求得着了成全。

     ()律法界定旧约时代,主耶稣的事奉引进新约时代。祂的事奉彻底成全了律法,包括律法上最细微的事(参廿一33)

     ()基督既已成全了律法,我们基督徒便不必再去遵守律法的规条了;我们只要活在基督里,便是遵守律法的精意了。

 

【路十六18“凡休妻另娶的,就是犯奸淫;娶被休之妻的,也是犯奸淫。”

  ﹝原文字义﹞“休”释放,遣离。

  ﹝文意批注﹞“凡休妻另娶的,就是犯奸淫,”‘休妻’指离婚;按古时犹太人的规矩,由丈夫单方面宣告与妻子离异即可成立,而不必征得妻子的同意,也不须经过司法程序的裁决。

        ‘奸淫’(adultery)原文指‘已婚男女破坏婚姻关系的性行为’。正当的离婚,只有一种理由,就是有一方犯了奸淫;因为奸淫在神看,是破坏夫妻合一的行为。丈夫无故休妻另娶,一是犯了奸淫的罪,二是亏欠了自己的妻子。主的话乃在表明,按当时的律法规条看,丈夫虽有权休妻,但仍不能使他豁免于道德和良心的定罪。

     “娶被休之妻的,也是犯奸淫,”既然惟一合法的离婚理由是有一方犯了奸淫,则离婚后再嫁娶,在神眼中等同犯了奸淫,因为这是背离了神造男造女时要人遵守的命令,破坏了神的合一。

  ﹝话中之光﹞()主在此肯定律法仍有它的权威性,它的要求始终并未落空,例如:离婚之后的再婚,仍是犯奸淫,仍是得罪神。

     ()与犯淫乱的人结婚,等于自己也犯了淫乱。

     ()男女结合不只是外体的行为,也是本质上的改变(太十五19;林前六16)

     ()基督徒结婚是一生最重大的事,所以婚前应该睁开眼睛好好观察对方,以免后悔;婚后要尽量闭起眼睛,不要挑剔对方的过错。

     ()信徒在世为人,不可随从世俗潮流,也不可单以符合国家的法律为满足,而应当事事察验何为神的旨意(参罗十二2)

 

【路十六19“有一个财主,穿着紫色袍和细麻布衣服,天天奢华宴乐。”

  ﹝背景批注﹞‘财主’有时人称其名为‘大卫斯’(Dives,源于拉丁文‘富豪’一词)

  ﹝文意批注﹞“有一个财主,”主耶稣是针对法利赛人嗤笑祂有关玛门的谈话(13~14),特以一个财主的悲惨下场作为例证,警告他们不可因贪爱钱财而拒绝救主的福音。

     “穿着紫色袍和细麻布衣服,”‘紫色袍’为王室和尊贵人的标志(参斯八15;箴卅一22;启十八12);‘细麻布衣服’是用细麻织成的布料所制作的名贵衣服。

     “天天奢华宴乐,”‘奢华宴乐’在原文含有‘不但吃的是山珍海味,并且讲究华丽的排场,极尽享乐之能事’的意思。

 

【路十六20“又有一个讨饭的,名叫拉撒路,浑身生疮,被人放在财主门口,”

  ﹝原文字义﹞“拉撒路”神所帮助的。

  ﹝文意批注﹞“又有一个讨饭的,名叫拉撒路,”‘拉撒路’不是主耶稣叫他从死里复活的那位拉撒路(参约十一43~44)。在主耶稣所讲的众多比喻中,从未为其中人物取名;而这里不但提到拉撒路,且提到亚伯拉罕、摩西等真实的人物,故下面这一段话并不是一个虚构的比喻,而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浑身生疮,”这句话的希腊文是常用的医学名词,新约圣经只在此处出现过。‘浑身生疮’和‘穿着紫色袍和细麻布衣服’是一个很强烈的对比。

     “被人放在财主门口,”很显然地,这个财主并不是一个穷凶恶极、欺压穷人的人,否则,绝不会容许一个乞丐在他的门口讨食。他的问题是眼中只有美食,没有穷人;他没有善用钱财,辜负了神托付他那么多钱财的用心。

  ﹝话中之光﹞“拉撒路”的原文字义是‘神的帮助’;神帮助我们,并不在于物质的帮助,乃在于灵性的帮助。

 

【路十六21“要得财主桌子上掉下来的零碎充饥;并且狗来餂他的疮。”

  ﹝背景批注﹞“要得财主桌子上掉下来的零碎充饥,”据说当时犹太人吃饭时不用刀叉,也不用围巾,人们用双手取食物吃;而在富有人家,常以面包来擦手,擦过手的面包就随手丢弃,拉撒路在门口所等待的,便是这类面包。

  ﹝文意批注﹞“并且狗来餂他的疮,”这句话有两个意思:(1)犹太人视他们所轻看的人如狗,故指拉撒路的处境如狗,其痛苦得不着人的同情;(2)疮会流血;狗餂疮,就是餂血,意味着活活的被狗折磨而死(参王上廿一19)

 

【路十六22“后来那讨饭的死了,被天使带去放在亚伯拉罕的怀里;财主也死了,并且埋葬了。”

  ﹝背景批注﹞‘怀里’一词取材于犹太人赴筵坐席时的情景──每个坐席的人都凭着自己的肘侧身半躺着,有如处身在他后侧之人的怀里(参约十三23),所以‘怀里’含有与那人同赴席的意思。

  ﹝文意批注﹞“放在亚伯拉罕的怀里,”等于说和亚伯拉罕同在乐园里享受福气。人死后灵魂离开身体,与先人的灵魂都聚集在一处,等候末日的审判。

        亚伯拉罕是因信称义之人的父(罗四11~12),故他的‘怀里’象征义人死后暂时居留的所在;是一个蒙福的地方,其中的福乐,就是为像亚伯拉罕那样的人所存留的极大福气。

        乞丐拉撒路为何在死后得以享受如此殊恩,主在此并没有明言其原因,但依神赐恩的原则可以推测,必是由于他生前信靠神。又从本章2931节的话来看,很可能是因他在生前因着信听从了神的话。

     “财主也死了,并且埋葬了,”注意,他死时没有像拉撒路那样提到‘天使’来带领。

        财主生前非常顾惜他的身体,穿的是紫色袍和细麻布衣服,吃的是珍馐美味,为他的身体耗费钱财,但是死后也不过是把身体埋葬了。

  ﹝话中之光﹞()天使是服役的灵是为将要承受救恩的人效力的(来一14);他们在我们四围安营搭救保护(诗卅四7),也时常来往在天父面前(太十八10);圣徒死时,又护送他们到乐园里。

     ()财主和拉撒路的不同点不在属世的丰富与贫穷,乃在他们与世界的关系。财主是全心全意奉献并事奉世界的,结果却是虚空与痛苦;拉撒路对世界没有什么要求,因此转眼仰望神,结果带来安息。

     ()富裕不一定是蒙神祝福的标志,贫穷也不一定是受神咒诅的结果;有时候富裕反而是对一个人忠心程度的考验,因为多给谁,就向谁多要(参十二48)

     ()穷人会死,“财主也死了,”无论何人都会死。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来九27)

     ()“财主也死了,并且埋葬了,”血肉之体,不能承受神的国;必朽坏的,不能承受不朽坏的(林前十五50)。所以我们信徒活在世上,不要像财主那样作身体的奴隶,倒要善用神所给的身体,作主忠心的管家。

 

【路十六23“他在阴间受痛苦,举目远远的望见亚伯拉罕,又望见拉撒路在他怀里;”

  ﹝文意批注﹞“他在阴间受痛苦,”‘阴间’是人死后灵魂暂时停留,等候末日受神审判的地方(徒二2731)。它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收留义人的灵魂,又称乐园(参廿三43);另部分收留罪人的灵魂(伯廿四19),中间有深渊相隔,可望而不可及(26)

     当主再来的时候,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要先复活,被提到空中与主相遇(参帖前四16~17),按各人的行为和工作在基督台前接受审判(参彼前四17;林后五10),得胜的被奖赏,失败的受惩罚(参提后四8;太廿四45~51)

     至于那些未得救之人的灵魂,则在阴间里受痛苦的煎熬,直到千年国度之后,新天新地之前,要经过白色大宝座的审判,连同阴间一起被扔在火湖里,也就是在地狱里,受永远的痛苦;圣经称此为‘第二次的死’(参启廿一11~15;太廿五41)

  ﹝话中之光﹞()千万不要以为人死后一了百了;人死后不但灵魂不灭,且其知觉、官能和记忆都还能正常地运用。

     ()财主被丢在阴间,不是由于他的财富,而是由于他对财富的态度。

     ()从财主的遭遇看来,恶人受苦是从死后下阴间就开始了。

     ()财主在生前,他的心对神如“阴间”,只是接受,却不知足(参箴卅15~16),因此死后必被“阴间”所吞吃。

 

【路十六24“就喊着说:“我祖亚伯拉罕哪,可怜我罢,打发拉撒路来,用指头尖蘸点水,凉凉我的舌头;因为我在这火焰里,极其痛苦。””

  ﹝话中之光﹞()财主生前以为是亚伯拉罕的子孙(“我祖亚伯拉”),所以死后应当没有问题,而放心地奢华宴乐(19),因此招致如此痛苦的后果;这也警戒我们信徒:

        1.神只看我们的存心与行事为人,不看我们的身分地位。

        2.神只看我们现在的光景,不看我们过去的情形(家谱)

        3.神只看我们个人在祂面前的属灵光景,不看我们所处团体(教会)的好坏。

     ()拉撒路生前被人放在财主的门口(20),可说是被神“打发”去提醒财主,要他好好运用神所托付的财富。可惜现在死后已经失去了机会,神不再“打发拉撒路”了!

     ()我们所遇到的每一个值得怜悯的人,都是神“打发”来提醒、帮助我们的机会。

     ()“拉撒路”的原文字义是‘神的帮助’。今天当人还活着的时候,乃是得神帮助的时候;但若等到死了以后,就不能再想望得神的帮助了。

     ()“我在这火焰里,极其痛苦,”世人受贪得无厌的欲念所熏灼,也极其痛苦。

 

【路十六25“亚伯拉罕说:“儿阿,你该回想你生前享过福,拉撒路也受过苦;如今他在这里得安慰,你倒受痛苦。”

  ﹝文意批注﹞“你该回想你生前,”可见人死后记忆犹存。

     “如今他在这里,”这句话指出了时间和地点。

  ﹝话中之光﹞()财主所受的痛苦(“你倒受痛苦”),不只是火焰的苦(24),还包括“回想”的苦、悔恨的苦和祈求不允的苦(27~31),其苦真是永世没有休止。

     ()今生的选择决定死后永琲结局,一旦死亡,结局就限定了;享福或受苦,再也无法彼此对调了(26)

     ()“得安慰”与‘保惠师’(约十四16)在原文同属一个字群;信徒生前有圣灵在旁安慰与引导,死后仍得被呼召靠近所信的主──即与主同在(腓一23)

 

【路十六26“不但这样,并且在你我之间,有深渊限定,以致人要从这边过到你们那边,是不能的;要从那边过到我们这边,也是不能的。””

  ﹝文意批注﹞“以致人...不能,”更确当是译作:‘目的要使人不能’。设置深渊的目的,是要在两种人中间造成一道不能逾越的鸿沟。

  ﹝话中之光﹞()在阴间是彼此间隔,不能交通的;但在新耶路撒冷是有街道,有河流,彼此畅通无阻(参启廿一21;廿二1)。我们在教会中若有间隔、分裂的情形,必是从阴间来的,不是从神的宝座来的。

     ()我们在信主之前,不但与神为仇为敌,并且和别人有中间隔断的墙;但感谢主,祂以自己的身体,在十字架上灭了冤仇,使我们能与神并与人都和睦(参弗二14~16)

 

【路十六27“财主说:“我祖阿,既是这样,求你打发拉撒路到我父家去;”

  ﹝话中之光﹞()“求你打发拉撒路到我父家去,”这是从阴间发出的呼吁──在阴间里受痛苦的灵魂,悔恨之余,深盼自己的亲人在生前就能接受救恩,免受自己所受的痛苦。但愿这个呼声,也能打动千万信徒的心弦,接受负担向自己的家人、亲友传福音。

     ()信徒最大的痛苦,是将来死后发现自己的亲人在阴间深渊的那边受痛苦。

 

【路十六28“因为我还有五个弟兄;他可以对他们作见证,免得他们也来到这痛苦的地方。””

  ﹝话中之光﹞()这可能是财主第一次关怀别人,可惜人在阴间,悔恨改过已经太晚。

     ()今天还不肯相信的人,请听听地狱的呼声,和你亲属为你的祷告和希望吧!

     ()死了一个财主,仍旧“还有五个弟兄”;今天活在世上,像财主那样贪恋物质的享受,而忽略永生的人多得不可胜数。

 

【路十六29“亚伯拉罕说:“他们有摩西和先知的话,可以听从。””

  ﹝文意批注﹞“他们有摩西和先知的话,可以听从,”‘摩西和先知的话’是全本旧约圣经的统称。

     由本节可知,财主和拉撒路死后结局的不同,并不是由于他们生前的贫富,也不是因着他们生前的享福和受苦,乃是由于他们生前听从不听从摩西和先知的话──即信不信神的话。

 

【路十六30“他说:“我祖亚伯拉罕哪,不是的;若有一个从死里复活的,到他们那里去的,他们必要悔改。””

 

【路十六31“亚伯拉罕说:“若不听从摩西和先知的话,就是有一个从死里复活的,他们也是不听劝。”’”

  ﹝文意批注﹞“若不听从摩西和先知的话,”意即‘若不听从神的话’(29节批注)

     “就是有一个从死里复活的,他们也是不听劝,”后来另一个拉撒路从死里复活,犹太人不但不相信,反而商议要把他杀了(参约十二9~10);再后来,主耶稣自己从死里复活,犹太人还是不相信(参太廿八11~15;徒十三30~4044~45)

  ﹝话中之光﹞()人若有了神的启示(“摩西和先知的话”),而仍漠视人间的疾苦,无爱神、爱人的心,则即使是再多的超自然的启示,他也一样无动于衷。

     ()如果一个人的心灵是关闭的,且排斥神的话,那么任何证据──甚至死人复活──都不能改变他。

     ()基督乃是从死里复活者的元首(西一18),惟祂才是复活的实际(约十一25);人若不信靠基督,死而复活对他不过是个道理,并没有多大的用处。

 

叁、灵训要义

 

【基督徒的理财原则】

  一、基督徒是主的管家,受主托付运用钱财(1)

  二、基督徒必须向主交代所经管的钱财(2)

  三、基督徒要从今世之子(即世人)学习如何善用钱财(8)

  四、基督徒要借着钱财结交有益于永世的朋友(9)

  五、基督徒是否忠心运用钱财,关系到属灵事物的托付(10~11)

  六、基督徒必须认定,钱财并不属于我们自己(12)

  七、基督徒不可让钱财取代了神在我们心中的地位(13)

  八、基督徒不可贪爱钱财(14)

  九、基督徒的钱财,不可只为自己享用,而须与人分享(19~20)

 

【认识钱财】

  一、钱财的性质是不义的(9)

  二、钱财会有无用的时候(9)

  三、钱财有助于我们将来在永世里的奖赏(9)

  四、钱财不过是最小的事物,不足与将来的奖赏相比拟(10)

  五、钱财乃是虚假而非真实的(11)

  六、钱财乃是身外之物,而非自己身内之物(12)

  七、钱财乃是神的对头,与神争夺人心的地位(13)

  八、钱财有可能连累人,叫人死后受神刑罚的痛苦(23~24)

 

【几个意义深长的对比】

  一、今世之子和光明之子(8)

  二、不义的钱财和真实的钱财(911)

  三、最小的事和大事(10)

  四、别人的东西和自己的东西(12)

  五、事奉神和事奉玛门(13)

  六、人所尊贵的和神所看为可憎恶的(15)

 

【财主和拉撒路的对比】

  一、财主穿着紫色袍和细麻布衣服,拉撒路浑身生疮(19~20)

  二、财主天天奢华宴乐,拉撒路要得桌上掉下来的零碎充饥(1921)──财主生前享过福,拉撒路生前受过苦(25)

  三、财主死了被埋葬,拉撒路死了被天使带去(22)

  四、财主在阴间受痛苦,拉撒路在亚伯拉罕的怀里享福(22~23)──财主死后受痛苦,拉撒路死后得安慰(25)

  五、财主死后所受的痛苦,在程度上是‘极其痛苦’,在时间上是‘永远无限’;拉撒路生前所受的痛苦乃轻微且有限(2124)

  六、财主不能过到享福的这边来,拉撒路不能过到受痛苦的那边去(26)

 

【人死后的去处和光景】

  一、人死后身体埋葬了,但灵魂仍要存在(22)

  二、人死后灵魂要到阴间,信徒是在阴间的乐园里(亚伯拉罕的怀里),不信的是在阴间的火焰里(22~24)

  三、人死后灵魂能看、能说,且仍有痛苦的知觉,信徒的灵魂也能的安慰(23~25)

  四、人死后无法再改变灵魂的归宿(26)

  五、人死后也有良心的感觉,会后悔生前所作所为(27~29)

  六、人死后就不能和仍活着的人交通来往(2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