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路加福音第二十章

 

壹、内容纲要

 

【人子救主的智慧】

  一、以反问约翰的洗礼从何而来,解消宗教领袖的质问(1~8)

  二、设凶恶园户的比喻,以指责宗教领袖(9~19)

  三、巧答纳税的问题(20~26)

  四、解明死人复活的问题(27~40)

  五、问人怎么说基督是大卫的子孙(41~44)

  六、警戒门徒要防备文士(45~47)

 

贰、逐节详解

 

【路二十1“有一天耶稣在殿里教训百姓,讲福音的时候,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上前来,”

  ﹝文意批注﹞“有一天,”指在主耶稣洁净圣殿的次日;据一般圣经学者推算,主耶稣是在礼拜天进入耶路撒冷,礼拜一洁净圣殿,而与祭司长、文士等人辩论则在礼拜二(参可十一19~2027~33)

     “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上前来,”祭司长、文士和长老,为构成犹太公会的三种成员。

  ﹝灵意批注﹞“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他们表征属地的、人为的、字句的、传统的权柄。

 

【路二十2“问祂说:‘你告诉我们,你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给你这权柄的是谁呢?’”

  ﹝文意批注﹞“你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这些事’指耶稣骑驴驹进耶路撒冷后的表现,尤指祂洁净圣殿一事(参十九37~47)

        他们质问主仗着什么权柄洁净圣殿,这是表明他们并不认识主耶稣,也不尊重祂的权柄,反而要来抵挡祂。

  ﹝话中之光﹞()宗教徒讲求权柄,必须经过他们的授权才能作事。

     ()真正有权柄的人并不需要强调权柄,但他们的言行自然就带着权柄。

 

【路二十3“耶稣回答说:‘我也要问你们一句话;你们且告诉我,”

  ﹝文意批注﹞对于这等硬着心故意不认识主的人,主不正面回答他们的问题,而以反问问题来塞住他们的口。

  ﹝话中之光﹞当人们问不该问的问题时,我们信徒也可效法主,用反问来解围。

 

【路二十4“约翰的洗礼,是从天上来的,是从人间来的呢?’”

  ﹝文意批注﹞“从天上来的,”意指从神来的;犹太人常以天代替神。

     主这问话的意思是说,施洗约翰的权柄所在,也就是祂的权柄所在;若那些反对祂的人能回答施洗约翰的权柄源自何处,也就自然能明白祂的权柄来自何处了。耶稣有此反问,因为他们若承认施洗约翰是神差来的,便应接受他对耶稣的见证(参三16~17),因此自然就明白祂的权柄来自神。

  ﹝灵意批注﹞‘约翰的洗礼’是将悔改认罪的人埋葬(参三7~8),也就是将旧人置之于死地。主耶稣问此问题,用意是要他们承认这是出于神的,并且也暗示真正属神的权柄是从死而复活来的,否则,只不过是属人的权柄。

  ﹝话中之光﹞()真实属灵的权柄,乃是在于神的托付──“从天上来的”,绝不在于人的传统和安排──“从人间来的”。

     ()今天在基督教里面,许多传道人相当重视头衔、神学学位和被谁按立的,就着原则而言,这些都是“从人间来的”东西。

     ()教导神的话语,最重要的条件乃是被圣灵充满──“从天上来的”。

 

【路二十5“他们彼此商议说:‘我们若说从天上来,祂必说你们为什么不信他呢?”

  ﹝文意批注﹞他们若答说约翰的洗礼是从天上来的,便是自己定罪自己,因为他们不相信他。

 

【路二十6“若说从人间来,百姓都要用石头打死我们;因为他们信约翰是先知。’”

  ﹝背景批注﹞“百姓都要用石头打死我们,”按照摩西律法,凡犯重大罪行,例如淫乱、亵渎等罪的人,都要被人用石头打死(参约八5;十33);特别是处治假先知时,也用石头打死(参申十三1~13)

  ﹝文意批注﹞他们不能明说约翰的洗礼是从人间来的,因为会触犯众怒。

  ﹝话中之光﹞‘不信’(5)和‘怕人’乃是宗教徒的两大特点。

 

【路二十7“于是回答说:‘不知道是从那里来的。’”

 

【路二十8“耶稣说:‘我也不告诉你们,我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

  ﹝文意批注﹞主并不是说‘我也不知道’,乃是说‘我也不告诉你们’。祭司长和民间的长老明知答案,却推说‘不知道’(7),这是撒谎;主知道而‘不告诉’,这是诚实。

  ﹝话中之光﹞()神原是乐意向人启示的(加一15),但人的光景若差到一个地步,叫祂无法启示时──“我也不告诉你们”,那就可悲了!

     ()我们的心若是不正,向主不诚实,就不能盼望从主领受话语。

     ()人今天或许可以将主的问题搪塞过去,将来有一天都要站在神的台前,各人必要将自己的事,在神面前说明(罗十四10~12)

 

【路二十9“耶稣就设比喻,对百姓说:‘有人栽了一个葡萄园,租给园户,就往外国去住了许久。”

  ﹝灵意批注﹞‘有人’指神;‘葡萄园’指以色列国(赛五7);‘租’字表明主权仍属于神;‘园户’指祭司长和文士(19);‘往外国去’说出神的宽大,让人有某种程度的自由,随意经营管理祂的产业。

  ﹝话中之光﹞()葡萄园是“租”给园户的,主权仍归园主;主把教会交给祂的仆人们管理,但教会的主权仍在主的手中。

     ()事奉工作乃是我们的本分,但我们在事奉工作中,切不可侵夺主的主权,乃要凡事顺从主的引导。

     ()不但教会是神的,连我们所有的一切也是神的,都是神“租”给我们的;我们若据为己有,不肯奉献给神,就是篡夺了神的主权。

 

【路二十10“到了时候,打发一个仆人到园户那里去,叫他们把园中当纳的果子交给他;园户竟打了他,叫他空手回去。”

  ﹝灵意批注﹞“打发一个仆人,”‘仆人’指旧约时代的先知。

     ‘当纳的果子’表明我们的事奉工作是要向神交账的;‘到了时候’表明是要按时交账的。

  ﹝话中之光﹞()神将祂属灵的产业交托()给我们,要我们按时结出果子,并且奉献给神,不可以据为己有。

     ()神在我们身上所期望的,就是要我们交果子──把基督活出来,彰显出来。

 

【路二十11“又打发一个仆人去;他们也打了他,并且凌辱他,叫他空手回去。”

 

【路二十12“又打发第三个仆人去;他们也打伤了他,把他推出去了。”

  ﹝灵意批注﹞“把他推出去了,”表征从心房推出去,置之不理。       神历世历代差遣祂的众先知(仆人),到以色列民中间为神说话,要引导他们归荣耀给神,但反遭他们逼迫、杀害。

 

【路二十13“园主说:“我怎么办呢?我要打发我的爱子去;或者他们尊敬他。””

  ﹝原文字义﹞“尊敬”转向,听从,敬重。

  ﹝文意批注﹞“或者他们尊敬他,”‘或者’乃表达合理的盼望。

  ﹝灵意批注﹞本节意指后来神差遣祂的独生子耶稣基督,来到犹太人中间。

 

【路二十14“不料,园户看见他,就彼此商量说:“这是承受产业的;我们杀他罢,使产业归于我们。””

  ﹝背景批注﹞“使产业归于我们,”根据犹太律法,一块土地如果没有后嗣去认领,就会被宣告为‘无业主之地’,可由任何人认领。

  ﹝灵意批注﹞这些犹太教的领袖(“园户”)看见了耶稣基督,就起意要杀祂(参十九47)。他们以为杀了耶稣,就没有人能挑战他们作以色列百姓的领袖和教师的权利(“使产业归于我们”)了。

  ﹝话中之光﹞()仇敌对神所差仆人诸般的残害(10~12),其最深的隐意,乃在除灭神的爱子,而篡夺祂承受一切的地位。

     ()恶园户对园主头一次的打发拒绝了,以后更每下愈况,甚至将园主的爱子杀了(10~14)。我们若不肯接受神头一步的光照,以后必更黑暗;我们若不顺服圣灵头一次的涂抹感动,以后必更背逆,至终会成为敌挡主的(杀神爱子)

 

【路二十15“于是把他推出葡萄园外杀了。这样,葡萄园的主人,要怎样处治他们呢?”

  ﹝灵意批注﹞“把他推出葡萄园外杀了,”‘葡萄园外’预表耶路撒冷城外;耶稣是被钉死在耶路撒冷城外(参约十九17;来十三12)

  ﹝话中之光﹞在教会中最重要的事,乃在于我们对基督的态度如何:究竟是‘尊敬’(13)祂呢?或是把祂推出去,不要祂呢?

 

【路二十16“他要来除灭这些园户,将葡萄园转给别人;听见的人说:“这是万不可的。”’”

  ﹝文意批注﹞“这是万不可的,”意即‘盼望千万别发生此事’;表示听见这比喻的人,他们必然明白这比喻的含意。

  ﹝灵意批注﹞“他要来除灭这些园户,”神惩处顽梗悖逆的犹太教首领和百姓,局部应验于主后七十年,罗马太子提多率兵摧毁耶路撒冷城;而全面的应验,则要等到将来的大灾难时期(启十一2)

     “将葡萄园转给别人,”这另外的租户不是指另一个民族,而是指所有蒙恩得救的人(包括犹太人和外邦人),即‘神的以色列民’(加六16)──教会。

  ﹝话中之光﹞()凡是侵夺神的主权,逼迫神的仆人,不尊敬主的,必从神的旨意中被淘汰(“除灭”),并失去神的托付(“转给别人”)

     ()神现今已把祂属灵的产业转交给我们信徒,我们千万不可重蹈覆辙:(1)霸占事奉工作的成果,侵夺神的主权;(2)逼迫、残害神的众仆人;(3)不尊敬神的儿子。

 

【路二十17“耶稣看着他们说:‘经上记着:“匠人所弃的石头,已作了房角的头块石头。”这是什么意思呢?”

  ﹝文意批注﹞“耶稣看着他们说,”主耶稣在说话时眼睛盯住他们,表示祂所要引用的经文相当严肃,对他们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

  ﹝灵意批注﹞‘匠人’指祭司长、文士和法利赛人等;‘石头’指主耶稣。主被犹太教的领袖弃绝,甚且钉祂在十字架上,神却叫祂复活,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参诗一百十八22;徒四11),就是用以建造教会()最基本、最重要、连络全体的房角石(赛廿八16;弗二20~21;彼前二4~7)

  ﹝话中之光﹞()教会的建造必须根据基督(“房角的头块石头”);凡在基督之外的建造,最后必然导致分崩离析。

     ()任何属灵伟人和属灵道理,都不能取代基督的地位,作为建造教会的中心。

 

【路二十18“凡掉在那石头上的,必要跌碎;那石头掉在谁的身上,就要把谁砸得稀烂。’”

  ﹝原文字义﹞“砸得稀烂”削成碎糠,磨成细粉,砸成泥土。

  ﹝灵意批注﹞“凡掉在那石头上的,必要跌碎,”对于不信的犹太人而言,主是绊跌人的石头(参赛八14~15;罗九32~33;林前一23;彼前二8)

     “那石头掉在谁的身上,就要把谁砸得稀烂,”当主再来的时候,对于不信的列国,主乃是砸人的石头(参但二34~3544~45)

     本节另意:首句可指那些信主的人,他们的旧造跌碎在主这块石头上,被祂重生而成为新造;末句则指那些不信的人,至终在审判之日要被祂这块石头所毁灭。

  ﹝话中之光﹞()人对主耶稣的态度,决定人蒙恩或遭祸。接受主的人,就要被主建造起来(17);不要主的人,就要被祂“砸得稀烂”。

     ()主耶稣一面是恩典的主,一面也是审判的主;人若不接受祂的恩典,到了时候就要受到祂的审判。

 

【路二十19“文士和祭司长,看出这比喻是指着他们说的,当时就想要下手拿祂,只是惧怕百姓。”

  ﹝话中之光﹞宗教徒明知主的话是指着他们说的,却丝毫没有悔改的意思,反而想要下手拿祂,可见在头脑知识上明白主的话是一回事,从里面心眼看见主话中的亮光又是另一回事。我们每一次读主的话时,都要存着正确的态度,才能从主的话中获得益处。

 

【路二十20“于是窥探耶稣,打发奸细装作好人,要在祂的话上得把柄,好将他交在巡抚的政权之下。”

  ﹝话中之光﹞()法利赛人在主耶稣的行为上找不到把柄,便在祂的话语上寻找;信徒不单要在行为上小心,也要在话语上小心(参西四5~6)

     ()今天魔鬼也是借着许多人,要来找我们基督徒的毛病,所以我们必须学习在话语上谨慎而有智慧。

 

【路二十21“奸细就问耶稣说:‘夫子,我们晓得你所讲所传都是正道,也不取人的外貌,乃是诚诚实实传神的道。”

  ﹝原文直译﹞...先生,我们知道你所说和所教的都正确,也不看人的脸面,乃是诚诚实实地教导神的道路。”

  ﹝原文字义﹞“外貌”脸面;“讲”说;“传”教训,教导;“道”道路,途径。

  ﹝文意批注﹞“传神的道,”指教导人使之明白神的旨意,而走在神的道路上。

  ﹝话中之光﹞()法利赛人对主耶稣恭维的话,一面说出主平时生活的见证,真是无懈可击,连仇敌也不能不承认;一面也说出他们对主的认识,仅限于外面道德的水平,而缺少属灵的眼光。这种认识并不能带领他们真实蒙恩,所以他们会来试探主。我们不可忽略外面道德的见证,但更不可停在道德观念中,而应进一步的追求属灵的认识。

     ()我们信徒在为人工作上,也应效法主耶稣的榜样,不可为利混乱神的道(林后二17),所传的道,并没有是而又非的(林后一18);同时,也不可偏待人(雅二4),贵重这个,轻看那个(林前四6)

     ()我们的仇敌不只来自教外,也来自教内;不只来自身外,也来自身内。

     ()越是要陷害你的人,越是对你说甜蜜的话;撒但也会藏身在美丽的蛇里,也会装作光明的天使(参林后十一314),所以我们切不要被人外表的甜言蜜语所欺骗。

 

【路二十22“我们纳税给该撒,可以不可以?’”

  ﹝原文字义﹞“纳”捐出,赏给。

  ﹝背景批注﹞‘税’在原文指‘人头税’,只应用在被罗马帝国直接管辖的省分;凡男人在十四岁以上,女人在十二岁以上,至六十五岁为止,每人均须缴纳这人头税。有些犹太人非常反对这种税,认为纳税等于承认罗马人的统治,所以有的就干脆拒绝缴纳。

  ﹝文意批注﹞“纳税给该撒,可以不可以?”这一个问题非常的诡诈,是撒但的陷阱,既不能说可以,也不能说不可以。主若说可以,他们就要在犹太人面前说祂对犹太祖国不忠,是媚外者、亡国奴、犹太奸;主若说不可以,他们就要去向罗马巡抚控告祂叛逆,有可能因此而被处决。

  ﹝话中之光﹞()在我们信徒的现实日常生活中,也常会同时遭遇到属神与属人、属灵与属世两相为难的困境,从主耶稣的应对,可以学习到对付此类问题的原则。

     ()在与人的应对上,我们信徒不可粗心大意;主教导我们要防备人,也要灵巧像蛇(参太十16~17)

 

【路二十23“耶稣看出他们的诡诈,就对他们说:”

  ﹝话中之光﹞()主耶稣固然是‘诚诚实实’的(21),但并非糊胡涂涂的。信徒在人群中间,一面要驯良像鸽子(即要诚实),一面要灵巧像蛇(太十16)

     ()在与人交接应对的事上,首须有属灵透视的眼光,能够看出人隐藏的心怀意念。这须要灵命的长大,因为属灵的人才能看透万事(林前二15)

 

【路二十24“‘拿一个银钱来给我看;这像和这号是谁的?’他们说:‘是该撒的。’”

  ﹝背景批注﹞“拿一个银钱来给我看,”当时在巴勒斯坦地方内通行三种币制,一种是罗马铸造的银币(denarion),缴纳‘人头税’(17)须用此币;一种是在安提阿与推罗所铸造的省分钱币,是按希腊标准制作的银钱(drachma);还有一种是犹太人地方的钱币,称舍客勒(shekel),可能是在该撒利亚铸造的。

     “这像和这号是谁的?”当时通用的罗马钱币,一面刻有罗马皇帝该撒的肖像,另一面则用拉丁文刻着:‘该撒提庇留,已经神化的亚古士督之子,神圣可尊’等字号。

  ﹝文意批注﹞注意主耶稣身上没有上税的‘银钱’;法利赛人身上带着银钱,表明他们正在该撒的权势之下,却又不肯甘心纳税,故主耶稣称他们是‘假冒为善的人’(参太廿二18),定他们的罪就是在此。

  ﹝话中之光﹞()谁的身上有上税的‘银钱’,谁就应该纳税(罗十三7)

     ()‘像和号’代表人的权柄,主也承认神确曾给予人某些权柄(参罗十三1)

     ()神所量给人的权柄,有其范围和界限,凡在此范围和界限内的人,都当惧怕、恭敬和顺服那些掌权的人(参罗十三1~7)

     ()“这像和这号是谁的?”钱币须先经过冶炼的过程,并其它的步骤,最后才在上面印有形像。我们的心灵也须这样经过不同的阶段,到最后,在天上的造币厂里镌印耶稣的形像。亲爱的信徒,你的身上带有‘耶稣的印记’(加六17)吗?

 

【路二十25“耶稣说:‘这样,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神的物当归给神。’”

  ﹝原文字义﹞“该撒”切开,割切(今人称剖腹生子为‘帝王切开术’Caesarian operation);“归给”偿还,报答,回报。。

  ﹝文意批注﹞“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该撒’是罗马皇帝的称号(现代通译‘西泽’),代表整个罗马政权;主耶稣在这里用‘归给’来表达‘纳税’,含意在指出:纳税并不是送礼,乃是还债──纳税给当政者是人民应尽的义务。神的子民生活在世界上,纳税给政府并不与作一个神国国民相冲突。

     “神的物当归给神,”信徒所得的财物,表面上好像是自己凭才能、体力和时间所赚取的,实际上仍是神的赐予(参提前六17),所以应当向神有所感恩奉献(参玛三8~10)

  ﹝话中之光﹞()信徒在地上为人,有两种的身分:一是神国的子民,一是属世国度的子民;要先作好神国的子民,才能作好属世国度的子民。

     ()作个好基督徒,并非不能作个好公民;在正常的情形下,对神和对国家的义务二者并不矛盾,我们对这二者都有责任,但最重要的是要先对神尽责。

     ()“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公民对国家应尽的某些义务,并不侵犯我们对神当尽的责任。

     ()政治和属灵这两者不可相提并论。政治上当服在上掌权的(罗十三1~7);在属灵上当顺服神,专心事奉神。

     ()信徒一面是在神直接的权柄底下,另一面也在人间接的权柄底下,当人的权柄越过界限,侵犯到神的权柄时,信徒便要‘顺从神,不顺从人’,这是应当的(参徒五29)

     ()属神的物和属人的物应该分别清楚,属灵的物和属世的物也不可彼此混淆。

     ()“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表明凡一切不是神的,神绝不要;凡属世界的人事物,不要用在属灵的事上(比方以摇滚音乐等属世的手段来传福音)

     ()“该撒”的字义是‘切开、切去’;撒但要切去一切属神的,神要切去一切属撒但的。

     ()“神的物当归给神,”表明一切属于神的,神绝不容许侵夺;信徒应该分别为圣归给神,而不可让这世界的王来得着。

 

【路二十26“他们当着百姓,在这话上得不着把柄;又希奇祂的应对,就闭口无言了。”

  ﹝文意批注﹞这意味着主胜过了难处,仇敌对祂无能为力,只好闭口无言了。

  ﹝话中之光﹞()信徒不要靠自己来应付难处,而要仰望圣灵赐给我们当说的话(参十二11~12)

     ()主一说话,反对的人就要知难而退;所以我们遇到诘难,最好的办法是呼求祂,因为凡求告主名的,就必被拯救脱离难处(参罗十13)

 

【路二十27“撒都该人常说没有复活的事;有几个来问耶稣说:”

  ﹝背景批注﹞‘撒都该人’是当时一个犹太党派,成员多属上层富裕阶级人士,其名称源于所罗门时代的大祭司撒督(参王上四4),他们反对法利赛人只讲热心而忽略道德行为,所以他们非常注重道德行为,却因此而趋于另一个极端,亦即只重行为而忽略了信仰。他们不信复活,认为人死了完全消灭,故无鬼,亦无天使;他们只接受摩西五经,不看重先知书,也不接受古人的遗传。他们在政治上很有地位,当时的大祭司亚拿、该亚法等都是属于撒都该人一党。

  ﹝话中之光﹞‘撒都该人’是犹太教中的‘理性主义者’,可以比拟为基督教的‘摩登不信派’──他们注重现实,不顾将来,只在今生有指望(参林前十五19)

 

【路二十28“‘夫子,摩西为我们写着说:“人若有妻无子就死了,他兄弟当娶他的妻,为哥哥生子立后。””

  ﹝文意批注﹞这是旧约时代犹太社会制度里的一条律法,是关乎弟为兄立嗣的律例(申廿五5~6),原是为保护寡妇并保证家世谱系得以延续而设的。这就是人所认识的‘利未拉特婚姻条例’。犹太人最早的祖先即有此成例(参创卅八8)

  ﹝话中之光﹞“为哥哥生子立后,”这话属灵的含意乃是说,我们信徒应当供应生命给那缺乏生命的弟兄,使他们能有生命的延续和后果。

 

【路二十29“有弟兄七人;第一个娶了妻,没有孩子死了;”

  ﹝文意批注﹞这全属虚构的故事。

 

【路二十30“第二个,第三个,也娶过她;”

  ﹝文意批注﹞有些古卷在‘娶过她’之后加上‘没有孩子就死了’。

 

【路二十31“那七个人,都娶过她,没有留下孩子就死了。”

 

【路二十32“后来妇人也死了。”

 

【路二十33“这样,当复活的时候,她是那一个的妻子呢?因为他们七个人都娶过她。’”

  ﹝文意批注﹞他们虚构此故事,目的是想要藉此问题,使复活的事显得荒唐无稽。他们自己不相信有复活的事,就以为别人所谓的复活,不过就是尸体复生,然后继续过着像今生一样的家庭生活。如果复活真是这样的话,那就要给众人带来难解的问题了。

  ﹝话中之光﹞正如撒都该人以今世的眼光来想象将来复活后的光景,我们若是活在天然的里面,行事为人只凭眼见,不凭信心(参林后五7),也就无法领会属灵的事,当然也就会有许多古怪的看法和问题。

 

【路二十34“耶稣说:‘这世界的人,有娶有嫁;”

  ﹝原文直译﹞“耶稣回答他们说,这世代的儿子们,有娶有嫁。”

  ﹝文意批注﹞本节意即嫁娶的事只在今生才有,不会延续到天上。

 

【路二十35“惟有算为配得那世界,与从死里复活的人,也不娶也不嫁;”

  ﹝原文直译﹞“惟有算为配得那世代,并配得从死人中复活的人,也不娶也不嫁。”

  ﹝原文字义﹞“算为配”全然有资格,值得;“得”获得,中上,达到,经历。

  ﹝文意批注﹞“惟有算为配得那世界,”‘那世界’指神的国;惟有那些曾为神的国作过美好见证的人,才算配得神的国(参帖后一4~5)

     “从死里复活的人,”原文是‘从死人中复活的人’,指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参帖前四16;林前十五22),他们将来还要复活进入永生。

  ﹝话中之光﹞()‘这世界’(34)与“那世界”是两个不同的世界;‘这世界’里的事物,到了“那世界”就不存在了。信徒所当追求的,不是得着‘这世界’,乃是配得“那世界”。

     ()得着“那世界”并不是偶然侥幸得到的;必须是终其一生,努力奔跑追求,最后终于达到而得着了(参腓三13~14)

     ()活在基督永世丰满彰显的指望中──“配得那世界”,并活在复活的实际里──“从死里复活”的人,就会抛弃暂时的满足──“不娶”,和属地的倚靠──“不嫁”。

 

【路二十36“因为他们不能再死;和天使一样;既是复活的人,就为神的儿子。”

  ﹝文意批注﹞“和天使一样,”要旨在于天使并不具有血肉之体,因此没有所谓男女性的分别,当然更没有藉婚姻以延续子嗣的问题。主耶稣提到‘天使’,也藉此驳斥撒都该人不相信天使的错误。

     我们现在的形体,是地上的、必朽坏的、羞辱的、软弱的、属魂的、属土的血肉之体,但将来复活之后的形体,是天上的、不朽坏的、荣耀的、强壮的、属灵的、属天的(参林前十五35~50)。人的生前和死后,分别属于两个完全不同的领域,所以我们不能根据今天在这个身体里的所作所为,来推断我们将来所要面临的情形。

     “既是复活的人,就为神的儿子,”信徒还活着的时候就已经是‘神的儿子’,但在外表上看不出来,必须等到基督再来提接我们,在复活里与祂一同显现,那时才要在外表上也显明是‘神的儿子’(参约壹三2;西三4)

  ﹝话中之光﹞()人复活后的生活方式,将与人间大有分别。

     ()信徒应当活出“神的儿子”的模样,而不要作‘今世之子’(34节‘这世界的人’原文);惟有活出神儿子生命的人,才会不爱‘这世界’(34),而专心的追求“那世界”。

 

【路二十37“至于死人复活,摩西在荆棘篇上,称主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就指示明白了。”

  ﹝文意批注﹞“荆棘篇,”当时旧约圣经还未分章节,故一般人用此名来称呼《出埃及记》第三章前后的一段经文(参出三2~4)

     主耶稣与撒都该人辩正死人复活的事时,引述摩西五经上的话(参出三6),因为对不信复活的撒都该人来说,摩西的律法书仍是极具权威的经卷。耶稣的意思是说:

        1.神既然自称为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而祂自己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故亚伯拉罕、以撒、雅各虽然死了,神必定会叫他们复活,否则祂就要变成死人的神了。

        2.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都已死了,可是神在摩西面前提到他们的时候,说祂是这三个人的神,表示祂与他们三人仍旧保持密切的关系,可见肉身的死亡,并未结束他们的生命(参十六19~31;廿三43;腓一23);换句话说,他们必要复活,并且永远与神同在(参太八11)

  ﹝话中之光﹞从主的话可见,熟读并明白圣经,乃是开启那来世奥秘的诀窍。

 

【路二十38“神原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因为在祂那里(那里或作看来),人都是活的。’”

  ﹝话中之光﹞()“神原不是死人的神,”由此可见:(1)一切叫人死亡的,一切叫人摸不着生命的,都与神无关;(2)我们信徒的情况若是死沉的,就是辱没了我们的神。

     ()“乃是活人的神,”这句话说出:(1)祂是生命的主,死亡不能拘禁祂(徒三15)(2)祂是‘活’的源头,惟有多多亲近祂、享受祂,才能活着。

     ()我们信徒应当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们身上照常显大(参腓一20);这样,我们的肉身虽然死了,我们的灵却要活在神面前。

 

【路二十39“有几个文士说:‘夫子,你说得好。’”

 

【路二十40“以后他们不敢再问祂什么。”

  ﹝话中之光﹞()在基督之外,我们会有很多的说词和理由,但若真实被带到主面前,一切的说词和理由,都要变成是多余的。没有一个人例外,也没有一句话是有意义的。

     ()人生一切的问题,都在基督里面消失无踪;祂是一切问题的答案。祂是那位‘我就是我是’(约八58‘就有了我’原文);我们需要什么,祂就是什么。

 

【路二十41“耶稣对他们说:‘人怎么说基督是大卫的子孙呢?”

  ﹝原文字义﹞“基督”受膏者。

  ﹝话中之光﹞()一般人只注意基督之外的种种问题,但主只关切我们对祂的认识,因为这是问中之问,是人生最大的问题。

     ()世人最重要的问题,乃是对基督的认识;人所以对许多事物满了疑问,乃起因于我们对基督的认识不够清楚。

     ()一般人所注意的是政治、信仰和字句上的问题,却忽略了基督;没有基督的政治、信仰和字句,都是虚空的虚空。

     ()使徒保罗以认识基督为至宝,情愿丢弃万事,看作粪土(参腓三8),所以他定意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林前二2)

 

【路二十42“诗篇上,大卫自己说:“主对我主说:‘你坐在我的右边,”

  ﹝文意批注﹞法利赛人仅能根据先知字面上的预言,知道那要来的‘弥赛亚’(基督的希伯来文,意受膏者),是大卫的子孙,却对大卫被圣灵感动所写下的话(诗一百十1),不求甚解。

     “主对我主说,”第一个‘主’是指耶和华神,第二个‘主’是指弥赛亚。引文的要旨在于‘我主’这话。

  ﹝灵意批注﹞“你坐在我的右边,”‘坐’字表示工作已经完成;‘右边’乃是尊贵的位置。全句意即:主耶稣已经完成了神的旨意,在神面前得着尊贵的地位。

  ﹝话中之光﹞我们只有借着神的启示,才能认识基督(参弗三5)

 

【路二十43“等我使你仇敌作你的脚凳。’””

  ﹝灵意批注﹞‘仇敌作脚凳’乃是完全得胜的表号。本节指主耶稣已经胜过仇敌,只等神的时间来到,就要实际地享受得胜的成果。

 

【路二十44“大卫既称祂为主,祂怎么又是大卫的子孙呢?’”

  ﹝灵意批注﹞按肉体说,基督是‘大卫的子孙’;按圣善的灵说,基督又是‘大卫的主’(参罗一3~4)

     基督是‘大卫的子孙’,说出祂降卑人性的一面;基督是‘大卫的主’,说出祂荣耀神性的一面。

  ﹝话中之光﹞今天我们信徒对于这一位奇妙又全备的基督,是否也有足够的认识呢?愿主也来向你我每一个人发问。

 

【路二十45“众百姓听的时候,耶稣对门徒说:”

 

【路二十46“‘你们要防备文士;他们好穿长衣游行,喜爱人在街市上问他们安,又喜爱会堂里的高位,筵席上的首座;”

  ﹝文意批注﹞“他们好穿长衣游行,”‘长衣’是白色、带有繸子、长及脚背的麻布长袍,乃文士所属阶层的标志;一般是在执行宗教职务时才穿此长衣。主耶稣在此乃责备他们不应平时也穿来显耀身分。

     “喜爱人在街市上问他们安,”意即喜欢在公众面前被人奉承、恭敬、尊重。

     “又喜爱会堂里的高位,”‘高位’是指会堂前排的座位,通常留给最有地位的人。

  ﹝灵意批注﹞“会堂里的高位,”象征属灵的地位;“筵席上的首座,”象征属世的地位。

  ﹝话中之光﹞()凡作事只为叫别人看见的,就是假冒为善的人,他们故意要得人的荣耀(参太六1~2516)

     ()宗教徒喜欢显扬自己,捐钱、作见证、服事、讲道、著书等众多属灵的善行,恐怕有许多人的动机也是为着贪图虚浮的荣耀(参腓二3)

     ()教会领袖最大的试探来自其内心──喜欢被人高举,在人群中凸显自己的重要性。

     ()凡在教会中介意名分地位的人,绝不能作好服事工作。

 

【路二十47“他们侵吞寡妇的家产,假意作很长的祷告;这些人要受更重的刑罚。’”

  ﹝原文字义﹞“刑罚”审判,定罪。

  ﹝背景批注﹞“他们侵吞寡妇的家产,”当日在圣殿里可能设有照顾敬虔寡妇的制度,让她们在殿内作息(参二37;提前五3~16),而她们原有的财产则交给文士等人管理。

  ﹝文意批注﹞“侵吞寡妇的家产,”指利用寡妇特别容易上当的特性,从她们这些无助无告者身上诈取金钱的赞助。

     “假意作很长的祷告,”指在外表维持一派虔诚的模样,以掩饰他们贪得无餍的罪行。

  ﹝话中之光﹞()这里的“寡妇”代表无倚无靠、易受欺压(参提前五5;亚七10)的信徒;宗教徒常以敬虔为得利的门路(提前六5),用花言巧语,诱惑那些老实人的心,以达其服事自己肚腹的目的(罗十六18)

     ()宗教徒喜欢装作敬虔属灵的模样,牢笼无知妇女(提后三5~6),叫她们甘心乐意献上钱财。这等贪恋钱财的宗教徒,被引诱离了真道,主判定他们要受更重的刑罚,用许多的愁苦把自己刺透了(提前六10)

     ()宗教徒最会“假意”的祷告,利用祷告来瞒骗别人的观感。

     ()“这些人要受更重的刑罚,”人受敬重的程度越高,神对他秉公行义的要求也越严格;人越假冒为善(参太廿三1~36),他所受的谴责也就越厉害。

     ()虚假的仪文,必受“更重的刑罚”;真实的奉献,必得主的称许(参廿一1~4)

 

叁、灵训要义

 

【逾越节的羔羊被人察验】

  一、受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的察验(1~8)

  二、受奸细(法利赛人和希律党人)的察验(20~26)

  三、受撒都该人的察验(27~38)

 

【神国的性质】

  一、神国的权柄是从天上来的(1~8)

  二、必须尊敬神的儿子才能有分于神国(9~19)

  三、属世的和属神的必须有所分别(20~26)

  四、必须是复活的生命才能活在神国里面(27~40)

  五、在神国里面,基督乃是王,所以不可自大(41~44)

  六、神国的子民,应当防备虚假的外表(45~47)

 

【人们对主的态度】

  一、宗教家──不信祂,甚至杀害祂(1~19)

  二、政治家──要就着祂的话,陷害祂(20~26)

  三、哲学家──用自己所能想出来的道理,来刁难祂(27~40)

 

【从凶恶园户的比喻学习教训】

  一、神国的特性(9)

     1.葡萄园──乃是一种属于生命的范畴

     2.租给园户──交给属神的人管理,但主权仍旧属于神自己

     3.就往外国去了──给人有自由的意志来经营

  二、人对神国的责任──到时候当纳果子(10)──须有生命成熟的表现

  三、神对人不负责任的表现,满了宽容忍耐──再三打发仆人(10~12)

  四、神爱的极限,和人悖逆的极度──差遣爱子,却被杀害(13~15)──在主身上,显明神与人的两极对立

  五、神国的建造,端视人对基督的态度如何──弃祂或靠祂(16~18)──若是弃绝祂,人无论如何‘匠’心独运,仍不得建造;若是依靠祂,人虽无能,但主必亲自建造

 

【主乃是石头】

  一、匠人所弃的石头(17)──主被犹太教领袖弃绝

  二、作了房角的头块石头(17)──主乃是建造教会的根基

  三、跌人的石头(18)──不信主的人因祂而绊跌

  四、砸人的石头(18)──不信主的人将来会被祂审判

 

【信徒生活中的问题】

  一、世俗的问题(20~26)

     1.不是‘该纳不该纳’,乃是要有所分别

     2.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神的物当归给神

  二、信仰的问题(27~40)

     1.惟有配得那世界的人,才能有分于从死里复活

     2.神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认识神,不能凭道理,乃要凭生命

  三、解经的问题(41~44)

     1.圣经是为基督作见证(参约五39),要能读出圣经里面的基督

     2.基督是神,却又是人

  四、宗教徒的问题(45~47)

     1.要防备注重虚仪的宗教徒(文士)

     2.宗教徒的特征是爱慕虚荣和钱财

 

【属肉体的基督徒的特征】

  一、好穿长衣游行(46)──喜欢外面的虚荣

  二、喜爱人在街市上问他们安(46)──要公开得人的称赞

  三、喜爱会堂里的高位(46)──欢喜在教会中得高位

  四、喜爱筵席上的首位(46)──欢喜在世界上出人头地

  五、侵吞寡妇的家产(47)──贪财,不惜以不法的手段取得

  六、假意作很长的祷告(47)──外表装得很属灵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