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路加福音第二章

 

上伯利琚]二1-7

罗马帝国周期性的户口调查有双重目的,这就是评估税收和调查服兵役的适龄者。犹太人没有服役的义务,因此在巴勒斯坦举行的户口调查显然是为了课税的目的。有关这些户口调查的情况,从埃及地我们得到明确的数据,并且差不多可以肯定埃及的情形跟叙利亚的相同;而犹太地正位于叙利亚省内。这些数据得自写在埃及草纸上的户口调查档案,在埃及村镇的尘堆和沙漠里头的沙砾中发现。

这样子的调查每十四年举行一次。由主后廿年到二百七十年,我们拥有每一次调查的档案。如果这十四年一次的周期适用于叙利亚,那么这一次亚古士督的户口调查便是在主历纪元前八年举行,耶稣就在这一年出生。路加可能犯了一个微小的错误,居里扭直至主后六年才真正的当上了叙利亚的巡抚;在此之前,由主前十年到七年,他在叙利亚不错是拥有官职。这一次的户口调查,一定是在居里扭未当上巡抚之际进行的。

批评家对于众人要各归各城,报名上册,习惯上抱有怀疑的态度;但是摆在我们面前的却是一份确实的埃及政府的诏令:

‘盖埃斯。伟拔斯•马森密斯(Gaius Vibius Maximus),埃及的官长下令:“鉴于逐户调查的时候已到,宜驱使所有离乡别井的百姓,各归各城,一以利报名上册,一使民勤奋于农功。”’

埃及地的情形若是这样子的话,那么犹太的情形亦大抵相同;他们仍然保持有完整的族谱世系,因此百姓得回到他们的本族。从上述这一事例,进一步显示新约圣经的准确性。

从拿撒勒到伯利琲爾舋{有八十英里。旅客沿途居停之所,设备至为简陋。东方的客店就像普通庭院里头一列列的兽厩,面向天井。吃的东西旅客得自备,客舍主人只供应一些牲口的草料,和作饭烧水的柴火。小镇已挤满了人,约瑟和马利亚找不到落脚的地方。马利亚的孩子,就是这样子的在一个普通通的天井里出生。婴孩的襁褓只是一幅四方布块,角的一端系连着一条蹦带似的布条。首先把婴孩包裹在四方布块的当中,然后用长布条一圈圈的把他裹上。马槽一字,是指喂饲牛马之所;因此这个字可翻作马厩或是马槽。

客店里没有房间,正象征着将来要发生在耶稣身上的遭遇;除了十字架之外,祂再没有安身之所。祂尝试进入为各种各类思虑缠绕不清的世人的心坎里,但是苦无门径;祂不断的受到弃绝,然而祂的探索仍不中断的继续下去。

牧羊人与天使(二8-20

故事中最令人感到惊异的是神的宣示竟然首先临到几个牧羊人。在那个日子,牧羊人为一般正统信仰的百姓所鄙视。牧人们不能持守律法中琐细的礼节仪文;由于牧养羊批的工作繁重,因此,对仔细的凈手之礼,以至其它规条细则,不能全部遵守,而导致正统派的轻看。神的宣示就是这样的首先临到这些在旷野中简朴的人批。

从各方面看来,他们是很独特的牧羊人。在上文我们已经讨论过在圣殿中晨昏两祭,都有一只无瑕疵羔羊献给神,作为祭物。当我们了解到这些完美无瑕的祭物得以供应无缺,圣殿中的执事一定是有他们自己所管辖的羊批;而这些羊批乃是牧放在伯利琲近。极可能这些牧羊人就是负看守这些特别饲养的羊批。看守圣殿的羔羊的牧羊人,就是首批见到除去世人罪孽的神的羔羊的人,这是何等优美的构思。

我们说过当一男孩诞生,邻近的乐师便聚拢在屋子周围,以简朴的音乐庆贺他的出生。耶稣降生在伯利琲马槽,这一种仪式自然无法举行。试想想这是何等美妙,天上的音乐家取代了地上的乐手,而天使为耶稣所献上的诗歌,乃是世间难得几回闻的。

把这段经文阅读一遍,我们定会发觉神儿子的降生是何等的简朴粗陋。我们或会这样想,如果祂果真要降生在这个世界,一定会降生在皇宫或华厦里。有一个欧洲的君王常常的失去と迹,微服出巡,而令到朝中大臣大为担心。为了安全的缘故,他被大臣劝阻;他即回答说:‘除非我知悉百姓是怎样生活,否则我不能治理我的百姓。’基督徒信仰伟大之处,就是我们的神了解我们的生活,因为祂曾生活在我们之中,并且生活得像我们每一个平凡人一般,并没有宣称有什么特权。

遵行古礼(二21-24

在这段经文我们见到耶稣正在遵行三条古老的礼节,而这些礼节是每个犹太男孩都要遵守的。

(一)割礼。每一个犹太男孩在出生后八日接受割礼。根据律法的规定,在安息日中一切的工作如非必要,皆在禁止之列。但由于这个礼仪是非常神圣,因此在安息日亦可以举行。而在行割礼的一天,男孩子接受为他起的名字。

(二)买赎头生之子。依据律法(出十三2),凡头生的男性,无论是人是公牛,都是分别为圣、归与神。这条律法彰显出神的大能,承认了人的生命为仁慈的神所赐,并且反映出古代以婴孩为牲品献给神明的一种遗俗。很明显的,如果照着字面的意思一字不改的严格执行,这样生命便会受到摧毁。因此,有一种礼节叫做‘头生的买赎’(见民十八1516)。父母只要付上银子五舍客勒──大约是七十五便士──便可以从神手中把子孩子买赎过来。这个银子的数目是要付给祭司的。这些银子在孩子出生后未满卅一日之前不能先付,但亦不能拖延太久。

(三)洁净之礼。妇人生孩子,所生的是男孩,她便会不洁净四十天,所生的是女子孩,她会不洁净八十天。她可以在家人中间走动,也可以操持日常的家务,但是她可不能进入圣殿或是参预任何的宗教礼仪(利12)。时候满足,她要到圣殿中献上一只羔羊作为燔祭,又要献上一只鸽子作为赎罪祭。由于所费不菲,因此律法上记着(利十二8)假如她买不起羔羊,她可以献上另外一只鸽子。以一对鸽子替代羔羊和鸽子有个特殊的名词叫做穷人之祭。马利亚献上的,正是这一种穷人之祭。我们再次看到,耶稣是在一个普通的家庭中出生;这一个家庭可以说是家无余财,使用每一分钱,都要经过再三考虑;家庭中每人份子都明白到谋生不易,并且生活的不安使人提心吊胆。每当我们为生活担忧的时候,不要忘记耶稣深知我们的艰苦和需要。

以上三个的礼节都是奇怪的古老仪节;但在这三者的背后有着一个强烈的信念,这信念就是孩子乃神所赐的礼物。坚忍主义的斯多亚派人士(Stoics)认为孩子并不是给与而是借给父母。在神众多的恩惠之中,再没有比孩子的生命更值得我们感谢。

美梦成真(二25-35

没有一个犹太人不深信他自己的民族是神所拣选的子民。但是犹太人很清楚藉着人为的努力,他们的国家永远不能雄踞这个世界。而成为世上最伟大的国家,却是他们民族底命运的一部份。他们绝大部份的人相信,犹太人既然是拣选的族类,因此在未来的日子他们一完会领导世界,成为万邦之主。在那日子来到的时候,有些人相信会有些巨大的天军降临人世间;有些则相信在大·的子孙中,有一个王要兴起,而恢复过往的光荣。更有人认为神自己将以超自然的方式直接闯进人类的历史。此外有少数人他们的信念与前二者相反,一般人称之为地上的沉默者。他们从来没有梦想到暴力、权势或是旗帜鲜明的大军;他们认为生命应是痡`的祷告,与及静默的警醒,直至神的到临。他们毕生都在安静的、忍耐的等待神。西面就像这类人;在祷告、敬拜和谦卑而又忠心的期待中,他一直盼望着那日子来到,好叫神安慰祂的百姓。神藉着圣灵启示他,应许他在有生之年必得见神所应许的基督。在婴孩耶稣的身上,他看见神应许所膏立的君王,就心里欢喜快乐。现在他已可以安然离开这个世界,而他的一番话遂成为教会中一首伟大而宝贝的圣曲西面颂(Nunc Dimittis)。

在卅四节,西面把耶稣的工作和命运作了一个撮要。

(一)祂会导致许多人跌倒。这句说话听来有点奇怪并带着一点冷酷,但却是实情。实际上并不是神审判人,而是人审判他自己;他所面对的审判乃是取决于他对耶稣基督的回应。当他面对着基督的爱和善的时候,如果他内心流露出爱的回音,那么他便是在天国之中。假如他是冷漠无所感动,又或是他刻意抗拒的话,他必受咒诅。许多人拒绝了基督,正如许多人接受了祂的救恩。

(二)因着祂的缘故,许多人将要兴起。很久以前,辛尼加(Seneca)说过,人类最切要的是一大能的膀臂把他们救拔出来,耶稣的恩手把人从旧生命中提升到新的生命,从罪恶中进入善良,从耻辱中进入荣耀。

(三)祂将遭遇极多的反对。面对着耶稣基督的时候,我们不得不有所抉择,当中并无中立的可能。一是对祂降服,一是与祂争战。生命中的悲剧,乃在于我们的骄傲往往拦阻我们对基督的降服,而这降服却会引领我们走上得胜之途。

可爱的老年(二36-40

亚拿也是一个“地上的沉默者”。除了上述经文的有关记载,我们对她所知不多。虽然记载是这么简括,路加已为我们勾勒出一个完整的人物。

(一)亚拿是一个寡妇。她一生中充满忧患,但她从来没有陷溺于悲苦。哀伤可以左右我们平生于一二。它可以驱使我们成为硬心、痛苦、仇恨、反叛神。它亦可以使我们成为宽厚、温婉、更具同情。它可以消泯我们的信心;它也可以使我们的信心得着更深厚的根基。这一切皆取决于我们对神的态度。如果我们认为祂是一位专制的君主,那么我们便会采取敌视的态度。如果我们认为祂是一位慈父,这样我们便会肯定

慈父的手绝不会带来

孩子不必要的眼泪。

(二)她已经八十四岁。她年纪老迈,但是她的盼望从来没有休止。岁月可以取去我们的青春和体力;而岁月的破坏力不止于此──它可以使我们心灵上的生命受桎梏,直至壮志消沉,而陷于得过且过、苟延残喘之中。同样的,一切皆在乎我们对神的态度如何。如果我们认为祂是拒人于千里之外,那样我们注定失望;但假如我们认识到祂就是生命之主,生命之舵乃是操在祂手中,那么我们便晓得更好的还在面前,而年岁永不能打消我们的盼望。

高寿的亚拿是怎样过活的呢?

(一)她从来没有停止敬拜神。她在圣殿中与神的子民一起,度过她的一生。神把教会赐给我们好作为我们信心之母。当我们忘记自己本属敬拜神的子民中的一员,这简直是剥夺了自己宝贵的权利。

(二)她从来没有停止祷告。与众人一起的崇拜是重要的,而个人的崇拜却是同样重要。正如某君说得好:‘和那些懂得独自祷告的人一起告,祷告最为有力。’年龄并没有为亚拿带来哀伤,反而建立起不可动摇的盼望,因为日复一日,她与那赐给我们力量的神有着密切的接触。在祂的力量里头,我们的软弱变为刚强。

觉悟之始(二41-52

这是福音书中极为重要的一段经文。按律法规定,成年的男性犹太人住在耶路撒冷十五哩以内的,一定要守逾越节。事实上,世界上每一个犹太人,都希望一生中最少能够参预这个节期一次。

犹太的男孩子十二岁的时候,就算作成年人。此后他就是律法之子,要遵行律法。因此,耶稣十二岁的时候,祂首次上去守逾越节。我们可以想象得到,圣城和圣殿中庄严的圣礼是怎样使祂着迷。

当父母回家之际,祂仍然在后头流连忘返。并不是由于他们不小心,便找不着祂。通常坐蓬车的妇人老早便登程,因为车队的行程较慢。男人由于脚程较快,所以会较迟出发,而他们会在黄昏扎营落脚的时候相遇。这一次是耶稣第一次的逾越节。很明显的,约瑟以为祂陪着马利亚,而马利亚则以为祂和约瑟在一起;直至黄昏驻营的时候,他们始发觉祂不见了。

他们回到耶路撒冷找祂。在逾越节期间,拉比们惯于在圣殿里头,当着众人面前公开讨论宗教和神学的问题。他们就是在这个地方找着了耶稣。我们千万不要以为这是一幕早熟的孩子在考问祂的长者,聆听与发问是犹太人学生从师受教的写照。耶稣正在聆听讨论,就像求知若渴的学生那样热切地探求知识。

就在这儿揭示出耶稣生平关键性的一页。马利亚说:‘你父亲和我伤心来找你。’耶稣说:‘岂不知我应当以我父的事为念么?’耶稣是何等温婉的,但却又是何等坚决的以神为父,而不是约瑟。在这之前耶稣一定已发觉祂与神的独特关系。在祂还是卧在马槽里的婴儿,或是一个躺在母亲怀中的孩提时,祂对此还未知觉,否则的话祂便是一个怪物。随着年齿渐长,祂一定思想过此事;就在祂以成人的身份第一次守逾越节的时候,祂顿然觉悟到祂和神独特的关系,原来祂就是神的儿子。

这故事告诉我们耶稣发现自己身份的日子。请注意──这发现并没有为祂带来骄傲。这发现并没有使祂轻看温婉的马利亚和勤奋的约瑟,祂在世上的双亲。祂随着他们回家,并且顺从他们。祂是神的儿子这一个领悟,使祂成为属世父母最完美的儿子。真正属于神的人并不鄙弃世事;正因为祂是属神的,所以祂越发要以至忠至诚来尽为人的本份。──《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