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路加福音第三章

 

君王的先锋(三1-6

对于路加来说,施洗约翰的出现,关系着历史的转向。因此,路加采用了不下于六种不同的方式序列约翰出现的时日。

(一)提庇留是奥古士督的承继人,故此他是罗马的第二位君王。早在主后十一、十二年间,奥古士督已与提庇留一起摄政,但要直至主后十四年,提庇留才做大权独揽的皇帝,所以他执政的第十五年,就应当是主后二十八至二十九年。路加一开始便把约翰的出现,置放于一个以罗马帝国作为背景的世界之中。

(二)其次的三个日期,都是与巴勒斯坦的政治组织有关的。‘分封的王’,字面的意思是指四分之一的统治者。在一些省份例如帖撒利(Thessaly)和加拉太,都划分为四个区域,而每一区域的执政者便称为分封的王\cs8。后来这个名衔的意思得到扩大,任何地区的执政者俱称为‘分封的王’。希律一世在位约四十年,死于主前四年。他把国土区划为三部份,分给他的三个儿子,而罗马人亦首次接纳这样的分封。

(甲)他把加利利和比利亚分与希律安提帕。安提帕的统治始于主前四年,而终于主后三十九年。因此,耶稣的一生正生活在他的管治之下,而大半生亦是在他辖下的加利利度过。

(乙)他把以土利亚和特拉可尼分与希律腓力。腓力的统治始于主前四年,而终于主后三十三年。该撒利亚腓立比是他亲手所建,故此亦据之而命名。

(丙)他把犹太地、撒玛利亚和以东分与亚基老。亚基老彻头彻尾是个昏君。犹太地一直祸乱丛生,在忍无可忍之下,犹太人一度恳请罗马政府把他撤掉,另遣代理人或另立巡抚。这就是罗马人直接管辖犹太地的缘由。自主后二十五年至三十七年,罗马人彼拉多正好出任此地的巡抚。在这里,路加言简意赅的把一度属于希律一世的王国分封的情形,给读者勾勒出一个全貌。

(三)至于吕撒聂的情况,我们无从获悉。

(四)在交待了当前的世界局劫和巴勒斯坦的政治背景后,路加继而描绘当时的宗教情况。他把约翰的出现,纳入了大祭司亚那和该亚法的时代。历史上从来没有两位大祭司同一时间出现的情形发生,这样路加为什么提起他们两人的名字呢?在犹太人的社会,大祭司是一身并兼政教的领袖,往昔大祭司的职份是世袭的,并且是终身的。但当罗马人进驻以后,这个职位便成为各种各样阴谋竞夺的对象。结果在介于主前三十七年至主后廿六年之间,先后出现了不下于廿八位各式各样的大祭司。然而由主后七年起,直至主后十四年,真正掌权的大祭司却是亚那。因此,在提庇留在位的第十五年这段时间,亚那已不在其位,但是他的权位却是由他的四个儿子和女婿该亚法所承继。表面上该亚法虽然拥有大祭司之名,但在背后实际掌权的却是亚那本人。这说明耶稣在被捕之后,首先便被带到亚那面前的原因(约十八13)。路加把他的名字与该亚法相提并论,原因便是基于该亚法虽然身居大祭司之职,然而亚那仍然是当时最具影响力的人物。

本章第四至六节,摘录自以赛亚书四十章三至五节。在东方,君王要巡视辖地,他便会先派一位使者,指令官民修治道路。因此,约翰便是‘君王’的使者,但是他所要预备的,却是人们的心灵和生命。他说:‘君王就要来了,要修直的不是你们的道路,倒是你们自己的生命。’我们每人都有一份责任,就是把我们自己的生命预备好,好让君王来到见了便高兴。

悔改呼声(三7-17

这段经文记载了约翰对百姓所宣告的讯息。约翰和耶稣不同的地方,这里表现得最为清楚,因为无论约翰的讯息是什么,它并不是福音。约翰的讯息并非佳音,它只会叫人怵惕惊心。

约翰一向在沙漠里头生活。沙漠布满了矮树残枝,干燥得好像一张随时可以烧起来的火绒。有时候,一点火花即可使整片沙漠成为火海,而毒蛇在险恶的火焰中,从裂隙中走出来,四处奔窜。约翰就是拿这些毒蛇来比喻那些前来受洗的人们。

在神的国度中,有一最惠国条款,犹太人对此深信不移。他们认为神审判犹太人的准则,有别于其它族类。而事实上,他们坚持信着,人能够在审判中得蒙保守,不因别的,只因他是犹太人。亚伯拉罕的子孙是免于审判的。而约翰告诉他们,种族的特权并不含有任何意义;神审判的标准,并不在于家族血统,而在于生命的本身。

在约翰的讯息当中,有三点颇为突出。

(一)一开始约翰便要求每一个人都应当彼此分享。这是一个社会福音,说明一个人在别人匮乏时却仍然耽于拥有,神对这种人是绝对不会赦免的。

(二)它命令人不可擅离职守,并且要忠心于份内工作,好作成一己得救的工夫。作税吏的要成为好税吏,作兵丁的要成为好兵丁。人的责任就是要在神为他安排的岗位上,服事神。

有一首黑人灵歌说:

高高在天一君王,

不久祂要来世上;

来时见我锄棉田,

天军在空各值班,

来时见我锄棉田。

有一人受众排挤。

遭受折磨至死亡,

来时见我锄棉田。

为人憎厌与排挤,

复遭嘲笑钉十架,

来时见我锄棉田。

当祂来时!当祂来时!

当祂来时,圣徒天使齐加冕,

同声高呼和散那!向那遭弃绝的祂,

来时我在棉丛中恭敬肃然跪拜祂。

约翰深信人服事神,最好的地方莫如他每天工作的岗位上。

(三)约翰明白到他自己只不过是个先锋。王还没有来,而当祂来时,审判便会随之而至。簸箕是一只巨大而平坦的木铲,它把谷物簸扬于空中,重实的谷粒会落到地上,糠秕则由风吹走。正如分辨糠皮和谷粒一般,王就是这样区分人的善与恶。在这里约翰描绘了审判的情况,但如果人能够对邻舍尽上一己的责任,并且在岗位上尽忠,这样他大可坦然无惧的面对审判。

约翰是世上最具影响力的宣教者之一。有一次,有人在查马士(Chalmers)讲道向他道贺。他说:‘不错,但有什么果效呢?’显而易见的,约翰宣讲的目的是为要叫人身体力行。他所关心的并不是神学的奥妙精微,而是生命的本身。

约翰被囚(三18-20

由于坦率直言,宣讲公义,约翰遭遇麻烦,是意料中事。结果希律把他他下了狱。约瑟夫(Josephus)解释希律逮捕约翰的理由说:‘由于恐惧约翰对百姓所生的巨大影响,势必导致动乱;因为批众似乎已听命于约翰的任何劝告。’这个解释确然不错,但是新约的作者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更为个人,更为直接的缘由。希律安提帕娶了希罗底为妻,约翰为此而加以指责。

牵涉在这桩婚事里头的关系,真个是极端之错综复杂。大希律是个滥婚的人。娶了希罗底为妻,并把约翰下了狱的希律安是帕,便是大希律和一个叫马大基(Malthake)的妇人的儿子。而希罗底本身,却是亚立斯托布(Aristobulus)的女儿。而亚立斯托布乃是大希律和马利安妮(Mariamne)的儿子。一般人都称马利安妮为哈诗梦妮。前文已经提过,希律把国土三分,分别赐予亚基老、希律安提帕和希律腓力。他还另外有一个儿子,名字也叫希律,由另外一个同样名叫马利安妮的所生;这个马利安妮是一个大祭司的女儿。这个希律并没有任何封赠,只是以普通平民的身份居住在罗马;他的妻子就是希罗底。其实,他乃是希罗底的叔父,因为他和希罗底的父亲亚立斯托布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在一次探访罗马,希律安提帕便把希罗底从他同父异母的兄弟手中诱骗过来,并且娶了她为妻。这希罗底既是他的嫂嫂,也同是他的侄女儿;因为希罗底乃是他同父异母兄弟的妻子,同时间她亦是他另外一位同父异母的兄弟亚立斯托布的女儿。

按着犹太人的观点来说,整件事态简直是极端抵触犹太舆论,并且乖违犹太律法,而事实上也不见容于任何尺度。

要指斥这位东方暴君是件危险的事,但约翰义无反顾。结果,约翰捕下狱,囚禁于死海之滨,马克路斯(Machaerus)堡的地牢里。世上没被有比把这旷野之子拘囚于地牢里更为残酷的事。最后,为了叫希罗底的愤恨得到满足,约翰竟遭斩首(太十四5-12;可六17-29)。

实话实说是危险的。以真理为己任者,结局可能是被陷狱中,甚至被送上断头台,但在最后的审判中,他必是得胜者。有一次,摩顿伯爵(Earl of Motrton)、苏格兰的摄政大臣,恐吓改革者麦尔维(Andrew Melville)以胁迫的语气,说:‘这个国家永不得安宁,除非你们当中的几个人给绞死或是放逐。’麦尔维回答说:‘哼!先生,恐吓似乎有失你们朝廷显贵的身份。死对于我来说,无论是肝脑涂地或扬灰风中,都是一样的。……荣耀归与神,若要桎梏真理、扼杀真理,则非你权势所能逮。’柏拉图便说过,智者宁含冤受屈,也不愿做错事。我们要省察自己,在最后的审判中,我们愿作希律安提帕,还是作施洗约翰。

时机成熟(三21-22

‘耶稣为什么要受约翰的洗?’教会的思想家不断的为这问题寻找答案。约翰所施行的洗礼,乃是认罪悔改的洗礼,而我们坚信耶稣并没有罪,那么祂为何要接受约翰的施洗?在早期教会,有人认为耶稣之所以这样做,纯然是为了在母亲的恳求底下,好讨她的欢心。但这样的一个答案,并未能叫我们满足。

每个人生命里头,都会有几个必经的阶段,有几个人生的转折点。耶稣的一生也是如此;现在,就让我们停下来,把祂的一生作一个鸟瞰。第一个大关键是朝拜圣殿,当时祂才十二岁,就在这个时候,祂发现了祂和神独特的关系。在约翰出来传道的时候,耶稣大约是三十岁(路三23)。这即是说,至少十八年已经过去了。这些岁月里头,祂一定会愈来愈察觉到祂自己独特之处。但祂仍然蛰居于拿撒勒村中作木匠。祂必然知道有一天祂要告别拿撒勒,肩负起大伟大的使命,而祂一定在等待着某些征象。

约翰出来传道的时候,百姓都聚拢来听他和接受他的洗,全地兴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归向神的运动。而在这个时刻,耶稣晓得祂的时候已到。这并不意味祂意识到自己有罪,或是有悔改的需要,乃是祂明白到祂要投身在这个运动的行列当中。因为耶稣知道,约翰之出现乃是神呼召祂展开工作的表明,而祂第一步要做的,就是认同于老百姓,一起来寻求神。

耶稣洗礼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事情。在迈步向前以先,祂首先要肯定,祂这样做是正确的。就在洗礼这一刻,神向祂说话。不用说,这些都是耶稣个人的体验。神的声音临到祂,告诉祂,祂所作的决定是正确无误的。不止如此,神更藉着这个声音向耶稣展示出祂的计划。

神对祂说:‘你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你。’这句话来自两处经文。你是我的爱子──来自诗篇二篇七节,一般是拿来叙述弥赛亚君王的。我喜悦你──是以赛亚书四十二章一节中的一句,也是主仆人的写照;这个仆人受苦的形像可见诸以赛亚书五十三章。因此,在洗礼中,耶稣首先明白到祂就是弥赛亚,神所立的王。其次,这一切并不带来权势与荣耀;相反的,只有受苦与十架。十字架的来临,耶稣并非是毫不觉察的,从了悟的一刻开始,祂已见到这十字架正在前头等待着祂。这洗礼使我们见到耶稣请求神的赞同,并接受了十字架的道路。

耶稣的家谱(三23-38

这段经文一开始便饶有深意。耶稣出来传道的时候,年纪已不下三十岁。既然祂来是为要作世人的救主,那为什么祂要在拿撒勒度过这三十年呢?一般的说法,都认为由于约瑟英年早逝,耶稣只好肩负起供养母亲和弟妹的责任,直至他们长大成人,能够照顾自己;这样祂才能离开拿撒勒,迈进辽阔的世界。无论这个说法是否属实,有三件事情是可以肯定的。

(一)有一点是非常重要的,这就是在祂要肩负起拯救世界的使命之前,先要坚贞地完成祂的家庭责任。藉着在家庭中忠心地履行当负的责任这个操练,耶稣为日后更大的使命作好了准备。在讲述才干的比喻中,耶稣对忠心的仆人的评语是:‘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许多事派你管理。’(太廿五21-23)毫无疑问,祂这几句话乃是经验之谈。巴栗爵士(Sis James Bsrrie)母亲去世时,他说:‘我回顾过去,没有一件最微小的事情是未有完成的。’这是因为耶稣在最小的事上忠心,故此全世界最巨大的使命便落在祂的身上。

(二)这段时间给予他一个机会把自己的教训活出来。如果祂是个无家无室,浪迹天涯,不负人间责任或不受束缚的夫子,那么人们便大可以对祂说:‘你既然没有尽过人生的责任,那么你凭什么去谈论人生的责任和人际间的关系呢?’但耶稣能够说:‘做我所做的’而不是‘做我所说的’。托尔斯泰经常把如何过爱的生活的话题挂在嘴边,但他的妻子笔下,却有这样痛心疾首的描述:‘在他身上找不到一丝真正的温情,他的慈爱并不是来自心底,而只是一种理论。他在自传中会宣扬自己如何帮忙邻人提水,但却没有人料到,他竟然从没有给予自己妻子一个喘息的机会。在这卅二年当中,他从未给孩子倒过一杯水喝。也不会花五分钟的时间陪伴在他们ブ边,好叫我有片刻的休息。’但是,世上没有能够这样的指责耶稣,因为无论在外在家,祂都是言行一致。

(三)在要帮助世人以先,耶稣要了解世人的生活。三十年来在拿撒勒的一段日子,使祂体会到谋生的不易,生活缺乏保障的劳动者萦绕心怀的不安,认识到缺德的税吏,欠债不还的赖皮。而事实上,人生中的苦恼困惑,没有任何一样是耶稣所未面对过的,而道成肉身的荣耀正在于此。

路加在这里给我们写下了耶稣的族谱。犹太人对族谱具有浓厚的兴趣。族谱一般都作为重要文献处理,祭司们的族谱尤受重视;因为他们赖此以证明他们是亚伦的直系血胤、代代不断。在以斯拉和尼希米的时代,有祭司因为拿不出自己的族谱而失去职位(拉二61-63;尼七63-65)。

把路加的家谱和马太一章一至十七节比较,我们发觉颇有异同。由亚当至亚伯拉罕一段,只有路加才记载;由亚伯拉罕至大·一段,二者皆互相吻合;至于大·至约瑟一段,则差不多完全不同。自有人研读新约以来,都不断尝试解释这些差别。

(一)有一个说法认为二者都是象征性的。马太所记述的是耶稣的王族血统,而路加所记述的是耶稣的祭司血统。

(二)在最早期的说法中,其中有以为马太所记叙的其实是约瑟的家谱,而路加所记的乃是马利亚的家谱。

(三)最智巧的解说,则要数以下的说法。马太一章十六节记述约瑟的父亲是雅各,而路加三章廿三节则说明是希里。根据犹太人的婚姻法(申廿五5以下),人死而无子嗣,他的兄弟在情况许可之下,得娶其遗孀为妻以绵延子息。在这情形下诞生的孩子,可以认其中一人为父。有人认为约瑟的母亲曾结婚两次。实质约瑟乃是希里的儿子,而希里乃是约瑟母亲的第二任丈夫;但从法律来说,他是雅各的儿子,而雅各是已经死去的第一任丈夫。学者进一步的主张,希里和雅各乃是同母异父的兄弟,雅各的父亲一支乃源于大·之子所罗门,而希里的父亲则是源出大·之子拿单的一系。以这精妙的解释来说,则两个家系同样正确。而事实上,对于家谱这个问题,我们只能够承认我们的无知。

在路加的家谱中,还有两点是值得我们注意的。

(一)这里强调了耶稣真正的人性。这里表明了一个事实,耶稣乃是人中之人。祂既非幽灵,亦不是半人半神。为了拯救人类,祂取了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的样式。

(二)马太的家谱上止于亚伯拉罕,路加则远溯至亚当。在马太来说,耶稣是犹太人所拥有的;而对路加而言,耶稣却是为世人所拥有,因此祂的家谱并没有止于犹太人的始祖,而是追溯至人类的始祖。就算在耶稣的祖系中,路加也要把国家、种族的藩篱除去。──《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