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路加福音第八章

 

在路上(八1-3

这一刻终于来到,耶稣走在大路上传讲天国的福音。会堂已不像从前那般为祂而开放。祂从教会开始,照理说,在这地方任何人只要宣讲神的信息,便应当有反应强烈、渴慕真理的听众。祂不单止得不到欢迎,取而代之的竟是排挤反对;不单没有热心的听众,祂只看到文士和法利赛人毫不掩饰地等着抓住祂的把柄;因此祂现在只好在大路上、在山边和湖畔宣讲神国的福音。

(一)我们再一次碰到一件我们曾经论及的事实。这段经文提到一些妇女,她们都是用自己的财物供给耶稣。以财物供给拉比,在时人眼中是敬虔的表现,而忠的追随者这样的帮助耶稣,亦是与传统习惯一脉相承。但是这些妇女,就像门徒一样,真个是品流复杂。其中的抹大拉的马利亚,就是从抹大拉这个城而来旳马利亚,耶稣在她身上赶出了七个恶鬼。显而易见的,她曾经有过一段黑暗恐怖的日子。还有约亚拿,希律家宰苦撒的妻子。一位君主有很多额外收入和私产;他的家宰就是负责掌管他的财政的官员。在罗马帝国,即使在元老院指派的总督辖下的省份,君主仍然设有家宰以保障他的财富利益。家宰一职,可谓深得信任和重要。一位有着阴暗的过往的抹大拉马利亚,和一位宫廷贵妇的约亚拿,竟属同行共处的一批,能不令人惊异。

耶稣卓越成就的一面,就是能够使到分歧最大的人们生活在一起,而彼此间又不失其本来的性格志趣。哲斯脱敦笔下描述这段经文说,狮子要躺在绵羊身旁。‘但要记住,这段经文常被轻描淡写的解释过去。我们经常假设……当狮子与绵羊躺在一起,狮子已变得像绵羊一般。但在绵羊来说,这只是残忍野蛮的并吞和帝国主义的表现。狮子和绵羊可以在一起,只不过是绵羊把狮子同化了,而非狮子把绵羊吞掉。问题真正的所在──狮子与绵羊躺在一起能否仍然保持牠的勇猛呢?这就是教会要解决的难题;这也正是她所成就的神迹。’教会最需要学习的,便是如何把不同性情,不同品格的人配在一起,同负一轭。如果我们失败了,那便是我们的过失,因为在基督里,是可以做到的──而且已经做到了。

(二)在这批妇女中,我们看见一班能够实际帮助人的人。身为妇女,她们是不容许讲道的;但她们把财物都奉献出来。有一位年老的鞋匠,他曾经盼望要做传道人,但一直没有机会,他有一位朋友是个年青的神学生;有一天这位年青人奉命履行首次的传道职责,这位老年人要求年青人帮他一个忙。他要求这位年青人准许他在他有生之年,一直为他缝制鞋子,好叫他感受到在讲台上的讲者所穿着的皮鞋,乃是他亲手做的,而这个讲台却是他没有机会可以踏上去的。

站在前线的人所作的工,并不一定是最伟大的。有许多人拥有显著的社会地位,但一旦失去了家庭在背后的支持,恐怕连一个礼拜也待不下去。没有一件东西是不可以用来服事基督的。祂许多伟大的仆人都是隐藏在幕后,虽不可见,但在基督的国度里头却至为重要。

播种人与种子(八4-15

在这比喻里头,耶稣从近物取譬,所描绘的画像是所有听着都能领会的,实际上当祂说话的时候,极可能祂正注视播种者在撒种。

比喻谈到四种土地。

(一)巴勒斯坦一般的土地都是划分成狭长的条形。在田畴之间,有着一条作为通路的小径;当种子落在其中,人畜践踏之下,根本没有机会生长。

(二)还有是石地。这并不是说土地布满岩石,而是在浅浅的土壤底下,躺着石灰石的岩层。这种士地缺乏水份和养料,农作物注定要凋萎其中。

(三)布满荆棘的土地,一时看来倒是不错。要把任何一块土地弄得看来妥当,只要简单的翻一翻土便可以了。但是野草的种子和根茎仍然存留其中。好种子和野草一同生长,但野草要长得粗壮快速;因此便窒息了好种子的生命。

(四)好土是既深且洁净,和经过细心耕耘的土地。第九节和第十节经常引起读者的疑惑。读起来好像是说,耶稣使用比喻的原因,为的是要百姓摸不着头脑。但我们相信,耶稣不会故弄玄虚的。关于这点,有许多不同的解释。

(一)马太十三章十三节,措辞略有不同。依马太所说,耶稣用上了比喻,因为百姓看也看不见,也不明白。看来马太是要表明耶稣使用比喻,为的是要帮助百姓明白。

(二)紧接着十三节,马太引用了以赛亚书六章九节十节。事实上以赛亚的意思是说,‘我已经把神的话对他们说过,但他们连一个字也不明白。’如此说来,耶稣的说话可以表示出,祂并不是在比喻中故意要如此,不过是要指陈事态的结果。

(三)耶稣真正的意思是──人心可以变成这样的呆滞笨拙,当神的真理临到的时候,他们竟不明白。这不是神的错。他们心智懒惰,眼睛给偏见蒙蔽了;除了所喜欢的,什么也不愿看见;以致对神的真理未能了悟。

这里对撒种的比喻有两个诠释。

(一)有人认为比喻的意思,是要说明神道的果效,全乎心田的反应。

(甲)坚硬的路旁小径,代表那些蔽塞的心灵,这些心灵拒绝接纳神的道。

(乙)浅土代表那些接纳了神的道,但不会反复思想,更不明白道的重要,当考验一来,便全盘崩溃。

(丙)荆棘地则代表一些人生活得如此繁忙,以致心中竟无地可容纳事物。我们要常常记着,那些取代最上好的东西,本身并不一定是坏的。‘最上好的’的最坏敌人乃是‘次佳’。

(丁)好土代表良好的心田。一个好的听者具备三个条件。首先,他留心倾听。其次,他把所听见的藏在心里,反复思想,直至找到对自己个人的意义。第三,他会照着这些话去行。他把所听见的,落实于行动之中。

(二)有一个说法,认为这个比喻实际上是对沮丧者的一个鼓舞。试想一想当时的情况,耶稣已被拒于会堂之外,而文士和法利赛人和宗教领袖正起来反对祂。无可避免的,门徒们的心深受挫折。耶稣这个比喻乃是为他们说的,当中的意思是:‘每一个农夫都明白到,其中有些种子必定是会失落的,并不是每一粒都可以茁壮生长。但他不会因此而灰心丧志,停止播种,因为他明白到他的劳苦不会是徒然的。我知道我们会有挫折,会有阻碍;我明白在我们面前充斥着敌人和对手;但是,永不要气馁,因为在最后,收获是可期的。’

这个比喻在一方面可以作为我们的警愓,教导我们小心领受神的道;在另一方面,激励我们在神的信实中要抛弃一切的失望,因为我们要坚信,并非所有的挫折可以阻挠神最终的收获。

生命的律例(八16-18

这里有三句格言,每一句格言的本身,都是对生命的一种警愓。

(一)第十六节强调基督徒生活最特出的地方。基督教的本质就是要把教会彰显于人前。我们很容易为自己找到充份的理由,说服自己不应把基督教在世人面前炫耀。差不多每个人都对被别人视为怪异有一种本能的恐惧;而这个世界,却不遗余力的压迫那些特立独行的人。

有一位作家描述他怎样饲养鸡只。除了一只以外,在鸡棚中的鸡,所有的毛色都完全一样。而这一只与别不同的鸡竟被其它的鸡活活啄死。即使在动物的世界中,把不同看成是一种罪恶。

无论是多困难,责任已落在我们身上;我们不应以服事基督为耻,更不应羞于表露我们的面目。只要我们对这事件认为是正确的,那就不是责任,而是一种权利。

在距离女王伊利莎伯二世加冕前不久,大部分的房舍和商店都悬挂着国旗。有一天,我经过一条乡村小路。就在路旁的小树丛中,我看见一个补锅匠的帐蓬。这个帐篷只是一片很小的营幕。在营幕的旁边,却有一面与营幕差不多大小的英国国旗,在杆上随风飘扬。就好像这位飘泊的补锅匠在说:‘我在这世界所有不多;但我要以我所有的来加添这世界的色彩。’

无论他的地位和领域是如何的卑微,基督徒都不应羞于展露他的本色。

(二)第十七节强调不可能有秘密这回事。在二类人面前,我们会把事情隐藏起来。

(甲)有时候我们想对自己隐藏事物的真相。对某些举动和习惯的后果,我们闭上了眼睛;而这些后果却是我们深切明白的。就好比一个人明知自己有病,却故意的讳疾忌医。我们只能说这是难以置信的愚蠢行径。

(乙)有时候我们企图隐瞒我们的同胞。隐藏的事,没有不显露出来的。心中有秘密的人是不快乐的;只有那坦荡无私的,才是快乐的人。传说有一位建筑师愿意替柏拉图建造一幢房子,房子里的每一个房间都是外头所看不到的。柏拉图却对他说:‘我愿给你双倍的银子,为我盖一幢房屋,房子里的每一个房间,都要让外边的人看得清楚。’一个能够如此说话的人是快乐的。

(丙)有时候我们对神隐藏真相。没有任何一件事,会比这更为不可能。‘你是看顾人的神。’(创十六13。)我们的眼睛要时刻注视着这经文,那样我们便为有福。

(三)第十八节定下了一条普世性的法则,那就是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凡没有的;连他自以为有的,也要夺去。如果一个人的身体壮健,并且时刻保存良好状态,那么他的体质是可以加强的;但假若他任由自己松懈下去,那么他连本来有的力量也要失去。愈用功的学生,学习能力愈高;但如果他拒绝学习,这样他原有的知识便要失去。以上的例子都是要说明生命是不可以静止不前的。在人生旅程之,生命不进则退。勇于探索的,一定寻见;怯于追寻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失去。

真正的亲人(八19-21

我们不难察见,至少在祂有生之年,耶稣的家人对祂并不表示同情。马可三章廿一节告诉我们,祂的亲属企图抑制祂,因为他们相信祂是癫狂了。在马太十章卅六节中,耶稣警告祂的跟随者,一个人的敌人很可能就是他自己的家人──耶稣这句诂乃是出于痛苦的体验。

在这段经文里蕴含着一个重要和实际的真理。佷多时候,我们会发觉到与我最能接近的,倒不是自己的亲戚家人,反而是些毫无瓜葛的朋友。生命最深切的关系并不纯然是血缘的关系;而是心与心、灵与灵的关系。当彼此有共同的目的,共同的原则,共同的志趣,和共同的人生目标,这样他们便成为真真正正的亲人。

让我们记起我们曾经论及的天国的定义。神的国是在地上的社批;神的旨意行在其中,如同行在天上般完全。唯独耶稣以祂超凡的品性,能够把自己的心意和神的旨意毫无隔阂的相通。因此,任何人的生命方向是以神的旨意为旨意的,都是耶稣真正的亲人。我们称所有人都是神的儿女;从十分真切和珍贵的层面来说,这是千真万确的,因为神爱一切的圣人,也爱一切的罪人。然而最深摰的父子关系乃是建基于伦理上的。当一个人藉着圣灵的帮助,把他的意向顺服于神的旨意里头,真正的亲情遂告产生。

斯多亚派(Stoics)宣称他们拥有导致在今生快乐的独步单方。他们相信一切所发生的事情,无论是──喜乐与忧伤、胜利与失败、收获与丧失、煦阳与阴影──皆是出于神的旨意。当一个人拒绝接受这个信念,他是在把头搥打在宇宙的墙上,只会给自己带来痛苦与烦忧。

当一个人仰望神并说:‘愿你的旨意行在我的身上’,这个时候,他已找到喜乐的途径。

有两件事情产生。

(一)有一种忠心超越所有地上的忠心;有些东西比世上最亲爱的还要亲爱。从这个意义来说,耶稣基督是个有高度要求的主人,因为祂不愿与任何人或任何东西分享祂所钟爱的人的心。爱是排他的,而排他是必然的。在同一时间我只能够爱一个人,在同一时间我们只能事奉一个主人。

(二)这绝对是不容易的;但其中却有着这样一个伟大的奇妙──在一个人把自己完全的呈献给基督的时候,他便成为普世大家庭中的一员。无论他会遭遇到多大的损失,他现在所得到的却足以补偿一切。正如奥克逊汉.约翰(John Oxenham)写道:

‘在基督里不分东或西,

在祂没有南或北,

只有爱的团契,

纵横整个大地。

在祂里面处处是真心,

契合无间的相交,

祂的照顾如金线,

紧紧系住每个人。

信心的弟兄啊,连手,

不论你是何种族!

只要像我般事奉我父,

便肯定是我的家人。

在基督里东与西相接,

在祂里南与北相联,

凡属祂的灵魂在祂里面合而为一,

纵横整个大地。’

藉着耶稣基督,寻找神旨意的人,已进入神的大家庭,这家庭包括了天上地下的一切圣徒。

风雨中的平静(八22-25

路加描述这个故事时,用字极其简洁,描绘却意外的生动。很明显的,耶稣实在极需要宁静和休息,故此祂决定到湖那边去。船正行的时候,祂睡着了。

睡着的耶稣,将会是十分可爱的。祂实在疲倦,正如我们会疲倦一样。祂也会有筋疲力竭的一刻,对浓浓的睡意无可抗拒。祂信赖祂的门徒;他们是湖区的渔夫,祂对他们的技术极表放心,可以交托一切,而自己也就可以松弛一会,祂信靠神;祂知道无论是陆地或是海中,祂与神一样的接近。

不久,风暴来临。加利利海是以骤起的狂风而著名的。一位旅行家说:‘太阳刚一下山,疾风已卷至湖上,彻夜吹个不停,并且愈来愈为强劲,翌日晨早我们抵达湖边,整个湖面活像一个沸腾着的大汽锅。’原因是这样的。加利利海低于水平线六百多呎,湖的四周环绕着台地,台地之后便是崇山峻岭。河流穿过台地流入湖中,形成极为陡峭的峡谷。这些峡谷就像巨型的漏斗把山中的冷气吸纳往湖中;而风暴亦因此而形成。这位旅行家又提到他们如何在这样的风暴中盖搭帐篷,他说:‘我们要用上双倍的营钉把绳子钉住,并且不时要用身体压在绳上,免得颤动的帐蓬被扯到空中。’

那一天,袭击这小船的正是这种暴风,而耶稣和祂的门徒正受着死亡的威胁。门徒把耶稣唤醒过来;只用一句话,祂便平静了风浪。’

耶稣所作的每一件事的意义,都不是限于一时一地的。而这件事的真正意义乃是,那里有耶稣在,那里的风暴便得平静。

(一)耶稣来,平静了试探的风浪。有时候,试探是以一种压倒性的力量而来。正如史提芬逊(Stevenson)曾经说过:‘你知道爱丁堡的苏格兰车站吗?在一个阴冷的清晨,我在那里遇上了撒但。’我们每一个人都会碰到撒但。假如我们单独的抗拒试深的大风暴,那么我们便会灭亡;但基督带来的平静,可以使试探失去它的力量。

(二)耶稣平静了激怒的风暴。一个性子激烈、脾气暴躁的人,生活是加倍的困难。一位朋友碰见这样的一个人。他说:‘我明白了,你已成功地控制自己的脾气。’‘不,’那人说:‘不是我控制它,是耶稣替我把它克制住。’

‘当我们激情洋溢的心深处,

涌现了骄傲与愤怒的思潮,

当我们的舌头吐着恶言,

眼睛含着激动的泪珠,

这样我们要抑住愤怒,

这样我们要制止冒失之言,

再次以温和回话,

为我们的主争战。’

若不是耶稣赐给我们平静的胜利,那会是一场败仗。

(三)耶稣平静了忧伤的风暴。在每一个人生命之中,总会遇上忧伤的风暴,因为忧伤往往是爱的刑罚,一个愿意付出爱的人,他便会遭遇到忧伤。当溥西(Pusey)的妻子去世,他说:‘好像有一只手在我的颔下支撑着我。’在那日子,在耶稣的面前,眼泪得以抹干,破碎的心灵得到抚慰。

污鬼的失败(八26-39

无论我们对污鬼抱有何种看法,在格拉森人和那些神智错乱的人来说,污鬼确实是存在的。除非了解这一点,否则根本没法明白这故事。这个人有着严重的疯癫症。由于他太具危险性,不可能与常人一起生活,故此他住在坟墓之中。这些坟墓,一般以为就是幽灵之家和恶鬼出没之所。在与这人打交道当中,我们可以注意到耶稣过人的勇气。这个人有一股狂力,可以把锁炼挣断。他的朋友都怕了他,再没有人愿意照料他;但耶稣却很平静的,一点也不惧怕的面对着这个人。

耶稣问他的名字,他回答说:‘批’(此字直译作‘军团’)。一岂个罗马军团有六千名士兵。毋容置疑,这个人一定看过罗马军团在行进中,而他深受折磨的心灵,感受到不止一只鬼而是整个军团的污鬼在他里面。有可能他在孩提时代曾经目睹军队的暴行,而使他的心灵永留疮疤,最终导致他精神错乱。

关于猪批这一点,曾经引起不少的问题。有人谴责耶稣把污鬼驱入猪批,认为这是残忍而不道德的行径。在这里我们要再一次记着那时人对幽灵污鬼的信念是十分强烈的。这个人,以为污鬼是藉着他说话,央求耶稣不要吩咐他们到无底坑里去;在这无底的深渊,他们便要交付在最后的审判中。他永远不会相信他已获得医治,除非能亲眼见到一些证据。再没有比目睹污鬼的离去,使他最为信服。

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这批猪正在山上吃食,而耶稣正运用祂的能力来医治这个顽疾。突然间,这个人的尖叫声吓了这些猪批,牠们便直闯悬崖,淹死在湖里。‘看哪!’耶稣说:‘看哪!污鬼已离开你了!’耶稣必须找一条门径进入这可怜人的心坎里;而在这时候,祂终于找到了。

在任何情况底下,我们可否把猪批的价值和人不朽的灵魂相提并论呢?我们应否为牺牲这些猪来拯救这个人的灵魂,而发出怨言?这种怨辞是否故意刁难,吹毛求疵呢?当然我们的观点应当是均衡相称的。假如猪的灭亡是唯一可以令到这个人相信他已得医治的途径,这样提出反对的人便显得格外的盲目了。

我们要看一看两类不同的人对此事的反应。

(一)那里有格拉森人。他们叫耶稣离去。

(甲)他们对日常生活受到干扰而感到不高兴。在耶稣来到之前,生活一直是平静安稳的;故此他们讨厌耶稣。有许多人讨厌耶稣,主要的原因,不是别的,乃是耶稣来干扰了他们。如果耶稣对某人说:‘你定要放弃这个习惯,你必须改变你的生活’;如果祂对某雇主说:‘你叫你的工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工作,你不可能成为基督徒’;假如祂对某地主说:‘你不可从这样的贫民区榨取金钱’──众人都会异口同声的对祂说:‘走开,不要骚扰我。’

(乙)他们看重猪过于人的灵魂。生命中一个极大的危机,就是看重物质过于人的价值。贫民窟和恶劣的工作环境,就是因此而产生的。为求一己的安逸舒适,不惜奴役疲累的别人,亦是缘于此等观念。然而,在这世界当中,没有任何东西,比人来得更为重要。

(二)那里有被医治好的人;很自然的,他要跟随耶稣,但耶稣打发他回家去。基督徒的见证,就正如基督徒的慈善施与,乃是从家里头开始,对一些不熟稔的人讲述基督、见证基督、要比对熟人来说容易得多。但是这是我们的责任,基督要把我们摆放在当中,为祂作见证。万一我们是在店里、办公室、学校、工厂,那些我们生活或工作圈子中,唯一的基督徒,这并不是一首哀歌,而是一个挑战。在挑戢里头神说:‘去告诉每天你所碰到的人,我为你所作的奇事。’

独生女得医治(八40-4249-56

生命的哀戚霎时变成了喜乐。路加十分敏锐的感受到这女孩的死亡所带来的悲剧。这悲剧之所以使人感到特别惋惜之处,有三个原因。

(甲)她是一个独女。只有路加对这一点予以记载。她父母生命的光辉随着她的死亡而逝去。

(乙)她的年纪大约只有十二岁。由于东方人远较方人士早熟,这即是说她正当青春少艾之年。以她的年龄来说,她可能已考虑到出嫁了。生命的晨曦一旦变为黑夜,你说是何等的令人惋惜不已。

(丙)睚鲁是会堂的主席。这是说,他负责会堂的行政与及总理崇拜的一切事宜。在他的乡里来说,他的职位已达生命的巅k。无疑地他生活得颇写意;无疑他已登上了世上野心和权势的阶梯。看来生命好像──许多时候生命的确如此──毫无吝惜的给与他许多东西,但这时候却要把他最珍爱的夺去。生命的一切痛楚,尽在这故事的背景之中。

专责哀哭的妇人们已经请来了。对我们来说,这样似乎是作得令人反感,但对死者来说,这却是表示敬意不可或缺的礼节。她们肯定她已死去,但耶稣说她睡着了。大有可能耶稣要表达的,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在这里我们可能遇上了诊断上一个真正的奇迹;耶稣察觉到这女孩正陷于昏睡之中,而她正面临被活埋的危机。从巴勒斯坦坟墓所得的证据,很清楚的表明有不少人被活埋。由于当地气候炎热,人死后必须在几个小时内埋葬,更促使活埋的现象容发生。无论情况是怎样,耶稣挽回了这女孩的生命。

有一抹非常实际的笔触是需要我们注意的。耶稣吩咐人给东西让这女孩吃。耶稣眷顾这个做母亲的,正如祂眷顾这个女孩,有没有这个可能呢?做母亲的,满心悲痛之中突然间溢起了一片狂喜,精神的负荷已达崩溃的边缘。这一刻着她去做一些实际的工作,真是个救命的妙着。耶稣以祂的慈悲和智慧,深悉人类的本性,给予这饱受剌激的母亲一点工作,好叫她的神经宁静。

然而在这故事中最引人感到有趣的角色乃是睚鲁本人。

(一)睚鲁显然能够收敛自己的骄傲。他是会堂的主席。这时候,会堂的大门对耶稣虽未完全关闭,但已不再欢迎祂。祂大有可能对耶稣没有一点敬爱,并且视祂为一个律法的破坏者。但是在这需要援助的一刻,他收敛起他的骄傲,寻求耶稣的帮助。

有一个著名的故事,是关于查理曼王(Charlemagne)的一个武士罗兰(Roland)的。他奉命统率军队的后·,但突然间,就在朗撒威尼斯(Roncesvalles)被撒拉逊人(Saracens)所包围。战情非常惨烈,他们要和优势的敌人作战。这个时候罗兰身边有一只号角,叫做奥尼云(Olivant),是从巨人杰特盟(Jatmund)处得来的。号角之声可以远达三十哩以外。由于威力如此巨大,据他们说,当号角的声音划破长空,天上的飞鸟也会跌死。他的朋友奥利花(Oliver)要求他吹响号角,好叫查理曼闻声赶至,以解重围。但是罗兰傲慢成性,拒绝要求。兵士一个接一个的战死沙场,最后只剩下罗兰一人。最后,他以仅余的力气,吹起号角。霎时间,查理曼率兵赶至,可惜已为时太晚,因为罗兰经已死去──只为他过于骄傲,不肯求助。

我们很容易认为可以掌管自己的生命,但是我们若是要得着从神的恩典而来的神迹,这样我们便会收敛起我们的骄傲,谦卑的承认我们的不足,寻求神的帮助。求,则得之──但是并没有不求而获的道理。

(二)睚鲁显然具有坚定的信心。无论他心中的感受怎样,睚鲁并没有全然的接受那些专责哀哭的妇人们的判断;故此他与妻子进入女儿所在的房间。他仍然抱着万一的希望。显然在他心中有着这一份的感受,‘你们根本不知道耶稣所能做的。’而我们亦没有人可以知道。即使在最沮丧的日子,我们仍可以在神无限的丰盛,完备的恩典和不可测透的大能之中,心存盼望。

不在人批中迷失(八43-48

这个故事抓住早期教会的心和想象力。相传这妇人是由该撒利亚腓立比而来的外邦人。伟大的教会历史家优西比乌(Easebius, A.D. 300)提到,传闻这妇人曾在自己的本乡,自资竖立了一个塑像来纪念她的得医治。据说这个塑像一直存留到罗马君主朱利安(Julian)的时代。后来朱利安要恢复异教,便把这塑像破坏了。取而代之的,是他自己的雕像,到头来他的雕像还是给神的雷电摧毁。

这妇人的耻辱乃在于按照宗教礼仪来说,她是不洁净的(利十五19-33)。她的血漏病使她与生命隔绝。这就是为什么她不敢公然的来到耶稣面前,而老是要跟在背后。这亦解释了为什么她在耶稣问及谁摸了祂一把的时候,是这样的困窘。

所有敬虔的犹太人的袍子都有繸子在外面(民十五37-41;申廿二12)。繸子是由四条白色的流苏,配合中间一条蓝色的,编织而成。这些繸子的用意,是用来提醒犹太人,每次更衣的时候,都要想起他们是神的子民,受命笃守律法的。后来,犹太人受逼迫的日子,他们便把它们配带在内衣里。今天,犹太人祷告时戴在头上或是披在肩上的围巾(talith),仍然保存着这种遗风。但是在耶稣的日子,它们是绕在外衣上,而妇人所摸的,就是这样的繸子。

这里再一次发现路加作为医生的证据。马可论述这个妇人,提到她在医生手里花尽了一切养生的,病没有医好,反而弄得愈糟(可五26)。路加把最后的一句话略了,因为他不喜欢这嘲弄医生的说话!

这个故事可爱的地方,从耶稣与这妇人面的时候开始,便再没有别的人,只有祂和妇人两个。这个事件是在批众中间发生的;但批众已不重要,耶稣与她说话,就好像普世间只有她一人。她只是一个可怜的,不显眼的受难者,一身的顽疾带来不洁之名,而对着这样一个毫不重要的人物,耶稣却毫无保留的,把整个的爱心付与她。

我们非常敏于把别人分类,并依据他们不同程度的重要性与他们相处。在耶稣来说,一个人绝不可以作如此的分类。每一个人都是一个极需援助的灵魂。在爱里,从没有以人的重要等级来看待人。

有一位杰出的访客来探问卡莱尔.托马斯。这个时候他正在工作,不容骚扰。但他的妻子珍妮(Jane)同意接待他,并且打开一扇门缝,好让他能睹哲人一面。房中的卡莱尔正埋头工作,心无旁骛,奋笔直书;写下的著作使他名重一时。她说:‘这就是世人传颂的卡莱尔.托马斯──而他是我的外子。’珍妮所想的,并不是依据世俗的价值高低,而是以爱出发。

有一位旅客讲述她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在乔治亚共和国(苏联的共和国之一,史太林是乔治亚人,编者识)旅行时的事。她被带到小小的茅舍,来探望一位非常谦厚的老妇。这位年纪老迈的农妇问她是否打算前往莫斯科。这位旅客回答‘是’。老妇人问道:‘这样,可否麻烦你给我的儿子带一包家乡的拖肥糖?在莫斯科他是没法吃得到的!’她儿子的名字就是史太林(Josef Stalin)。我们通常很难把曾经一度作为苏联的独裁者,和喜欢吃拖肥糖的史太林联想起来──但他的母亲却会这样想!在她而言,旁人对她儿子所加的毁誉,丝毫也不重要。

差不多批众中的每一个人,都会视这妇人为毫不重要。而在耶稣眼中,她是个极有需要的人,因此祂把自己从批众中抽离,将自己的爱心给与她。‘神爱我们每一个人,就好像只有我们自己一人是值得祂去爱的。’──《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