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路加福音第十四章

 

在敌人的审视底下(十四1-6

在福音故事中,曾七次提到耶稣在安息日治病。在路加我们已念过医治西门的岳母(四38);医治手枯干的人(六6);和十八年来直不起腰的妇人(十三13)。除此以外,约翰还记载有治疗毕士大池边的瘫子(约五9);和生下来便盲了的人(约九14)。马可则加多一个──医治在迦百农会堂中被鬼附的人(可一21)。

任何人总以为这样的记录,便可使一个人受到众人的爱戴。然而最使人感到悲苦的,那就是耶稣在安息日所作的医治病人的神迹,只是驱使那些律法师和法利赛人,更加肯定耶稣是危险的和非宗教的,甚至不惜以任何代价阻止耶稣的工作。在我们要明白耶稣的遭遇以先,首要之务便是要记着耶稣时代的正统犹太人,他们视耶稣为一律法的破坏者。祂在安息日治病,就是在安息日工作;因此祂破坏了律法。

这一次有一位法利赛人在安息日请祂吃饭。关于安息的一饮一食,律法上有着琐碎细微的规矩。当然在安息日是不能够生火煮食;否则那是作工了。所有的食物,得在星期五便烹调好;又若果食物需要温暖,那得在生火之外想办法!因此,律法又予以规定,凡欲在安息日保持食物温暖,得注意食物不能置于‘油的渣滓、肥料、盐、石灰或沙之中,无论是干的或湿的也不可行。也不可置于湿润的稻草、葡萄皮、羊毛或是菜蔬当中。至于这些是干燥的,却在许可之列。至于放置于衣服、生果、鸽羽毛和亚麻布中,亦为律法所容。’法利赛人和律法师所认为的宗教,便是遵行这些繁文缛节。无怪乎他们不能明白耶稣!

至于说这位患水臌的病人,乃是法利赛人所特意安排的,以观察耶稣采取什么行动,也是不大可能的。他们在窥探祂;窥探一辞另外的意思‘好奇和阴险的侦探。’耶稣乃是在法利赛人的窥察底下。

耶稣半点也不用犹疑,便治好了这个人。祂已尽知他们心中所想的;故祂便引用他们的律法和惯例来回答他们。未加盖的井常见于巴勒斯坦,往往造成不少意外的发生。(参出廿一33)。按照律法,挽救一只堕井的动物,是绝对合乎惯例的。耶稣以悲悯的情怀质问,为什么在安息日可以救助一只动物,而不可以救助人呢!

这段经文告诉我们有关耶稣和祂的敌人的数样事情。

(一)耶稣以安详的态度来面对生命。没有一种考验比长久处于敌人严厉的监视之下更为令人难受。当这样的事发生在大多数人的身上时,他们都会变得气馁,甚至大发脾气。整个人会变成急躁易怒;诚然,有好些罪要比怀愤易怒要来得严重,但没有一种罪会使人感受到这样深切的痛苦和心碎。处于这样的境楔坐丑A大多数人早已心胆俱裂,但是耶稣仍然是安详如故。如果我们与祂一起生活,祂可以使我们安宁如祂一样。

(二)我们要注意到耶稣从来没有拒绝别人对祂的款待。至终祂也没有放弃对人们所抱的希望。祂渴望改变人类,甚至祂恳请他们改变过来;虽然成功的机会可能是微乎其微,但祂从来没有放弃片刻的机会。祂甚至不拒绝敌人的邀请。假如我们拒绝与敌人相交相谈,这样我们便不可能把他们成为我们的朋友,这道理可说是不言而喻的。

(三)最令人惊讶的,莫过于律法师和法利赛人的信仰生活,竟是这样的摇摆不定,缺乏比例的意识。他们会不厌其烦制定和遵守那些烦琐细碎的律例法则,而竟然会把在安息日减轻别人痛苦,视为罪恶。

假若只容许有一个祷告,那就求生赐给我们比例的意识。教会的纷争,往往只是基于一些无关痛痒的琐事。人与人之间的分歧,友情的破坏,通常只是为了一些细碎的问题。作为一个明智的人,只要他稍为头脑清晰,绝对不会为这些问题而有所计较。而小事往往衍变为大事,甚至可以遮掩一切。只有在我们能够把事情分清先后轻重,这样事情才可以得到合理的安排──而爱先于一切。

谦卑的必要(十四7-11

耶稣拣选了一个众所熟知的例子,来说明永琲滲u理。参加宴会的时候,如果一个普通的客人一早来到,霸占了首位,但当一位较为显赫的客人来到,而这位僭偕取了首位的客人被请离座,这样的情景实在叫人尴尬。在另一方面来说,假若一个人故意的静静地在末位坐着,后来被邀请坐上较尊贵的位置,他的谦虚便会带来他更大的光彩。

伟人所具的性格之一,便是谦虚。当托马斯哈代(Thomas Hardy)炙手可热的时候,一时洛阳纸贵,任何的报纸都愿出厚酬以取得他的作品;有时候他会投上一篇诗稿,随稿附上的,是一个贴上邮票的回邮信封,以为退稿之用。以他的名气,他仍然谦虚地想到他的作品可能会遭退回。

有许多故事和传说,是讲述克尔恩校长(Principal Cairns)的谦虚的。他从来不抢先进入房子;他总是说:‘你请先,我跟着你。’有一次,当他走向讲台时,一时间掌声雷动,欢迎他的莅临。这时他站在一旁,让后面的人先走,而他自己也鼓起掌来。他从来没有想到这些掌声是为他而发,他以为这一定是给别人的。只有小人物才会自视过高。

我们如何可以保持谦虚?

(一)藉着认清事实的真相。无论我们所知的有多少,对于无涯的知识而言,我们所知的仍属有限。无论我们已有多少的成就,最终而言,我们所成就的还是算不得什么。无论我们自以为自己是如何的重要,当死亡来到,或是面对退休,生命与工作仍会如常的继续下去。

(二)藉着与最完美的比较。当我们遇上专家的时候,才明白到自己的表现是如何的肤浅。许多人在观看过高尔夫球公开大赛之后,便会立志烧掉球棍。许多人在听过了音乐大师的演出,便决不再在听众面前出现。不少传道人在听过神的真正圣徒讲道之后,不禁谦虚到近乎失望的地步。如果我们把自己的生命与至善的神的生命相比,如果以我们的一无用处与祂光芒四射无瑕的纯洁相对照,骄傲便会消逝,而自满亦告枯萎了。

无私的慈爱(十四12-14

这段经文所针对的问题非常锐利,因为它要求我们在行善之先,得要省察自己的动机。(一)一个人的施予可能是出于责任感。

他在捐盘上抛下一便士

悠然的抬起双眼,

乐见这星期的租金已付

为在天国的大楼。

我们对神的奉献和对人的施予,就好像缴纳所得税一般──去完成一个无可逃避的责任。

(二)一个人的施予可能是出于自利的动机。有意的或无意的,他可能视他所施出的是一种投资。每一次的付出,他看为是在神的帐簿上为自己的户头加上一笔进帐。这样的施予,其实并不是慷慨,而是一种理性化的自私。

(三)一个人的施予为的是要感到高人一等。这样的付出是一种残忍,因为这样比坦然的拒绝更能伤害接受者的心。当人这样子付出的时候,他有一种站在高台上俯视众生之感,甚至在施舍之时,他还要发表一短篇自呜得意的演讲。如果所施出的,为的是满足一己的虚荣心和权力欲,那倒不如干脆的不要付出什么。拉比们说得好,最高洁的付出就是付出者不知受者是谁,而受者亦不知施者是那位。

(四)一个人的施予可能是因为不能自禁。这是出于真诚的付出。天国的律法是这样子──一个人付出是为要得奖赏,他便得不到奖赏节但假如一个人付出而从没有想到要得着什么,那么他的奖赏是可以肯定的。真正的施予是出自内心爱的自然流露。有一次庄信博士以讥剌的口吻描述感谢这一回事,是‘快要来的活泼生动的恩惠感。’这定义同样可应用于某些付出的情态上。神愿意付出因为祂深爱这个世界──故此我们当效法祂。

君王的筵席与君王的宾客(十四15-24

犹太人有一系列不断重现的传统图画,描述神进入历史的一刻所可能发生的事情,以反金光灿烂的新时代来临时的光景。其中的一幅,就是弥赛亚的筵席。在那日,神要为祂的百姓摆设大筵席,而海中的怪物鳄鱼(Leviathan),将会成为其中的一道菜。向耶稣说话的那人,心中所想的便是这样的筵席。在他说及在神国里吃饭的有福了的时候,他心中想到的犹太人,并且唯独是犹太人而已。一般来说,正统的犹太人从来没有梦想到外邦人和罪人,竟然可以在神的筵席里有份。这是为什么耶稣要说出这个比喻的原因。

在巴勒斯坦,当人要摆设筵席时,便会老早宣告日期,请柬尽早发出并且早已收到;但开筵的时间却没有确定。当日期到了,万事俱备了,便会打发仆人四出邀请那些应了约的宾客。接受邀请于前,但在日子到来而拒绝于后,这是莫大的侮辱。

在比喻中,主人是象征着神。原本要邀请的客人是犹太人。自有历史以来,犹太人便一直盼望神降临的一天;而当祂真的来到,他们竟悲剧性地拒绝祂的邀请。大街小巷的穷人代表着税吏和罪人,他们对耶稣极表欢迎,但正统的犹太人却从无表示。那些从路上和篱边请来的,代表着外邦人;对他们而言,神的筵席尚有足够的空间。正如伟大的释经学家班杰尔(Bengel)所说:‘自然界和恩典,二者皆厌恶真空。’故当犹太人拒绝神的邀请,以致席上还有空处,邀请便临到外邦人的身上。

很遗憾的,在这比喻中,有一句话长久以来一直被人误用。主人说:‘你出去,勉强人进来。’很久以前,奥古斯丁引用这节经文作为宗教迫害的合理辩护。这何话被视作强迫人接受基督教信仰的命令。并且用来作为宗教法庭、拇指夹、拷问台、死刑和下狱,这些对付异端的借口;而这一切皆是基督教的耻辱。在这节经文的旁边,我们应当放置另一节经文──基督的爱激励我们(林后五14)。在神国里头只有一事是强迫的──爱的强迫。

虽然这则比喻对拒绝神邀请的犹太人是一种恫吓;对于罪人,流浪者和外邦人而言,则是梦想不到的荣耀。其中的真理,正是亘古常新。比喻里头的宾客有着他们的借口,而今人的借口想来也没有多大的分别。

(一)第一个人说,他买了一块地,必须去看看。他让生意上的理由而纂夺了神的要求。今天仍然有许多人,因为沉溺于世界的缘故,而推说没有时间敬拜神,甚至连祷告的时间也没有。

(二)第二个人说他刚买了五对牛,要去试一试。他以新奇的事物,代替了基督的呼吁。常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那就是当我们拥有了新的产业,整个人便陷溺其中,以致敬拜和神的要求都忘记得一乾二净。有一件事已是屡见不鲜了,那就是在人拥有汽车之前,每主日便到礼拜堂去,买了车之后,使到郊外去。此外,我们往往为了一个新鲜的游戏,一个新奇的嗜好,甚至为了新的友谊,剥夺了应该保留给神的时间。

(三)第三个说,‘我才娶了妻,所以不能去。’他的回答比其它人的更为斩钉截铁。旧约中有一条充满着温情的律法,‘新娶妻之人,不可从军出征,也不可托他办公事,可以在家清闲一年,使他所娶的妻在家快活一年。’(申廿四5。)这个人的脑中很显然的是惦记着这一条律法。生命中的一个悲剧,那便是因着好的事情多而弃绝了神的吩咐。世上再没有比家庭更为可爱的,但是家庭的意义并不是叫我们自私自利的生活在其中。生活得最好的,是与神同住的人;彼此服事得最好的,也必然会服事他的弟兄;家庭气氛最为可爱的,是那些没有忘记他们是神大家庭中的一份子。

天国的筵席

在我们掩卷以前,我们要注意到从第一至廿四节,所谈论的都是有关宴会筵席之事。耶稣以宴会来形容祂的国度和工作,实在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天国的记号用上了人类所能体会到的最快乐的事来表达,对于那些快于欢乐的基督徒,无疑是个最大的责备。

在基督教中,经常有一些基督徒,在他们生命中难以发现一丝的色彩。朱利安(Julian)形容基督徒是脸色苍白,垂头丧气,从来不见日光。斯文本(Swinburne)诽谤基督说:

‘你已经征服,啊!苍白的加利利人,

从你底呼吸世界渐成灰色。’

拉斯金(Ruskin),生长于一个庭训紧严的环境中,讲述他童年的一段往事。有人送他一个玩偶盒作为礼物,一位虔敬的姑妈见到,便把它没收说,这种玩具不是基督徒小孩所应有的。甚至这位伟大、神智清楚而又健康的学者布如司(A. B. Bruce)也谓,你不能想象婴孩耶稣在孩童时玩游戏,在成人时微笑。麦格里各(W. M. Macgregor)在他的华来可讲座中(Warrack Lectures),以一种轻蔑的态度提到约翰·斯理一个少有的错误。他在靠近布里斯托(Bristol)的京士活(Kingswood)设立了一所学校。他规定学童无论是在学校或在庭园,皆不得游戏,因为‘凡小孩子时嬉戏玩乐的,长大了也必嬉戏玩乐。’学校没有假期。核子们在清早四时起来,一天中第一个钟头用作祷告和默想。星期五他们要禁食,直至午间三点。麦格里各点出这套设计的特色是‘违反自然的愚昧。’

我们要常记着,耶稣是以宴会来比喻天国的。一个落落寡欢的基督徒,正好与天国的形象相反。大哲学家洛克(Locke)给笑所下的定义是,‘突然的荣耀。’只要是健康的娱乐,基督徒皆可参预,因为一个基督徒就像一个常在婚筵坐席的人。

论计算代价(十四25-33

耶稣说这话的时候,祂正在上耶路撒冷的路上。祂知道祂正向着十字架前进;而与祂一起的批众却以为祂是迈向一个王国。这就是祂要对他们这样说的原因。耶稣尽量以生动鲜明的例子,告诉跟随祂的批众,凡跟从祂的并不是前去承受世上的权势和荣耀,反倒必须预备一颗忠心,准备牺牲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并要忍受苦难,就好比人挂在十字架上的苦难。

对于这段经文,我们千万不可以冷漠和缺乏想象力的姿态,照着字面的意思来理解。东方的言语就好像人的头脑般那样活泼生动。当耶稣吩咐我们厌恶我们所最亲近,最钟爱的,神并不是按着字面的意思来说话。祂的意思是我们要爱祂胜于一切。

这段经文暗藏着两个真理。

(一)作为耶稣的跟从者,不一定便是祂的门徒;一个军营的追随者,并不一定是君王的兵丁;一件大工作的依傍者,不必费上任何气力;这都是有可能的。有一次有一个人对一位大学者谈到一位年青人。他说:‘某某人告诉我,说他是你的学生。’这位老师毫不留情的回答说:‘他可能听过我讲课,但他并不是我的学生。’教会最大的障碍之一,就是有着太多冷淡的耶稣的跟随者,而缺乏真正的门徒。

(二)基督徒首要之务,便是去计算跟从耶稣的代价。故事中所建造的楼,大概是葡萄园中的楼。葡萄园经常都建有高塔作为监视贼人之用,防止他们偷摘葡萄。一座半途而废的建筑物,是叫人不体面的事。举一个例,在苏橙兰我们可以想起一座名叫‘麦格的蠢事’(M'caig's Folly)的建筑物在奥本(Oban)的后面。

在生命每一个层面,人都要计算代价。根据苏格兰教会的仪文,牧师在婚礼上会说:‘婚姻是不可轻率从事的;而是要经过深思熟虑,以虔敬的,和敬畏神的态度来进行。’无论是男是女,都要计算代价。

某督徒的道路便是这样。但是假如有人给基督这些至高的要求而吓倒,让他记着他并不孤军作战的。呼召他走上这条向上的斜路的,必定与他同行,一步一步,直至在尽头处与他相遇。

失味的盐(十四34-35

耶稣说话偶然也会语带恐吓。当一个人总是在吹毛求疵,任意批评,怨东怨西,纵然他突发脾气,相信也难以引起别人的注意和重视。但一个人平日的语调总是满有爱心,突然间语带恐吓,这样我们必然留心倾听。耶稣说话的意思是──当一件东西失去了它的本质,不能再履行它基本的责任时,它便一无用处,只好丢掉。

耶稣以盐作为基督徒生活的象征。至于盐的本质是些什么呢!在巴勒斯坦,盐有三大功用。

(一)盐可用来作防腐剂。盐是最早使用的防腐剂。希腊人便惯称,盐可以把新的灵魂注入死的.事物中。没有盐,东西便会腐败变坏了;有了盐,便可保存食物的新鲜。真正的基督教一定要扮演着防腐剂的角色,对抗世界的腐败。个别的基督徒必须是他的同胞中的良知,而教会就是国家的良知。基督徒所到之处,要杜绝一切怀疑,谣言和败德恶行之事。在他的生活圈子中,基督徒是一贴清洁消毒的防腐剂。教会一定要以大无畏的精神,指斥一切的邪恶,支持所有的善行。教会不应为了贪图苟安而对人有所畏惧或谄媚。

(二)盐可用来调味。菜里没有盐,便变得索然无味。而基督徒应为生命带来一些滋味。基督教要是叫人罩上一层忧郁,或是专扫别人的兴的,那便不是真正的基督教。基督徒是一个以勇气、盼望、乐观和慈爱,把新滋味带给生命的人。

(三)盐可用来作肥料。盐有助于百谷的生长。基督徒要像盐一样,使人易于向善,怯于变坏。我们大家都有一些朋友,在他们圈子当中,有些事情是我们不愿做也不能做的。同样的,我们认识一些朋友,在他们圈子里头我们或会降格做一些事情,是我们自己平时不会做的。有一些良善的人,与他们在一起,我们发觉这会使我们更易变成勇敢、乐观和善良。基督徒必须随身带着属天的气息,在其中美好的事物得到昌盛,而邪恶之事则凋谢枯萎。

这就是基督徒的功用了。如果他失去功能,他也没有什么理由要继续生存下去;而我们亦已看到,在神的经济制度下,无用自会招灾。有耳可听的,就应当听。──《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