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路加福音第廿二章

 

撒但进入犹大的心(廿二1-6

在逾越节期间,耶稣来到耶路撒冷赴死。严格来说,除酵节和逾越节是两回事。除酵节长达一周,自四月(尼散月)十五日开始,廿一日结束;而逾越节则是四月十五日。逾越节是纪念以色列人从埃及为奴中得释放(出十二章)。那一天晚上,神差遣死亡的使者击杀每一个埃及家庭中的长子;但他越过以色列家而去,因为他们的门楣上,都涂了羔羊的血以资识别。那夜他们离去得如此Y忙,他们最后的一顿晚饭,以致没时间以酵来造饼。他们所吃的就是无酵饼。

为了逾越节,众人无不悉心准备。修桥啦、补路啦;路旁的坟墓也涂刷得洁白,以免朝圣者看不清楚,误碰它们而致不洁。在节日来临前一个多月,逾越节的故事和意义使成为会堂教导的主题。逾越节前两天,每一家都有清除面酵的仪式。家主人手持蜡烛,庄严肃穆的搜遍每一角落,每一缝隙,直至清除了最后一点的面酵。

每一个犹太的男士,只要是及龄的和住在圣城十五哩方圆以内的,按着律法都得参预守节。而世界上每一角落的犹太人都有一个愿望,那就是一生人当中,至少能上耶路撒冷参预逾越节一次。直至今天,每当各地的犹太人在守逾越节的时候,他们都祝祷着希望下一年能到耶路撒冷去。因着这个理由,每一年在逾越节到耶路撒冷的人数,可谓空前庞大。撒斯修(Cestius)是尼罗王时巴勒斯坦的总督。尼罗王一直想贬抑犹太人信仰的重要性。撒斯修为了向尼罗王作证,他就取了某一年逾越节所杀羔羊的数目,作了一次统计。依约瑟夫的记载,当时的数目是二十五万六千五百头。律法规定,每一家至少要有十个人才可举行逾越节的庆典。假如上述的数字无误,这即是说,那一年逾越节的朝圣者,人数竟多达二百七十万人。耶稣最后那几日要上演的一台戏剧,就是在这样拥挤的城里上演。

逾越节的气氛是狂热的。罗马人政府的行政中心设于该撒利亚,通常只有一小支军团驻在耶路撒冷;但为了应付逾越节,那就得加派人手。犹太首脑的困难,就是要用什么方法捉拿耶稣,而又不致引起动乱。结果,犹大的叛逆给他们解决了这个难题。撒但进入了犹大的心。有两件事情要注意:

(一)神一直找寻人作祂合宜的器皿,而撒但也不甘后人。人可以成为良善的器皿,也可以成为邪恶的工具,可以选择属乎神,或是属乎撒但。祆教信徒把整个宇宙看成为光明之神和黑暗之神的战场,而在这争战之中,人要抉择自己的立场。同样的,我们亦了解到人可以成为光明的或是黑暗的仆人。

(二)事实上若非犹大敞开心扉给撒但,撒但绝无可能进入犹太心中。心门之外并无把手,这只可以从里面打开。

每人面前展露着,

高低两途;

每个人都须抉择,

灵魂的去路。

至于我们愿意成为撒但的工具,或是成为神手中的武器,那全看我们自己的决定。我们面前就摆放着这两个选择,但愿神帮助我们选得对!

最后的晚餐(廿二7-23

我们再一次看到耶稣并没有把事情魕筐麭怞Z一刻才做;祂早已计划周详。较富裕的人家,房舍有两个房间;一个在下,一个在上。看起来,就像一个小箱子迭放在一个大箱子的上面。上面的房间是从屋外的梯子上去。在逾越节期间,住宿在耶路撒冷是免费的。屋主人唯一可以收受的,乃是住宿其间的朝圣者,在宴席所吃的羔羊的羊皮。顶楼最普遍的用途,就是给拉比与所喜爱的门徒传道授业,吐露心声。耶稣设法取得这样子的一个房间。祂差遣彼得和约翰进城,去找一个拿着一瓶水的男人。打水原是女人的职责。一个男人拿着一瓶水,就好此在雨天拿着女人的雨伞那样的容易指认。这是耶稣跟一位友人预早约定的记号。

晚餐在游行中;而耶稣采用了古旧的象征,并且赋予它们崭新的意义。

(一)她对着饼说:‘这是我的身体。’这里所展示的,就正是我们所称的圣礼,圣礼所采用的,通常是一些十分普通的事物,但对那些心领神会的人来说,所表达的意义却远远超乎这些事物的本身。这件事情并不特别神秘,或是寓有特别的神学意味。

我们每一个人的家里,都有一个抽屉,盛满着一些全无用途的东西,但我们却舍不得把它们丢掉,因为每当我们触摸着这些,都引发起怀旧的幽恩。它们都是些普通的东西,但所寓有的意义,却远远在它们本身之外。这就是圣礼了。

巴栗爵士(Sir James Barrie)的母亲去世后,在他们整理她的遗物时,发现她竟保存着她那个声名显赫的儿子寄来的所有信封,这些信封是她儿子以敬爱之心来寄支票给她的。这些只不过是些残旧的信封,但对做母亲的却是意义深长。这就是圣礼。

当纳尔逊(Nelson)在圣保罗大教堂下葬时,他手下的水手抬着棺木到墓前。一个目睹此情此景的人写道:‘以高度的效率和以敬畏之情,他们把世上最伟大的海军上将的遗体,放进墓穴里去。跟着,好像奉了舰上的急令似的,他们抓着覆盖在棺木的英国国旗,撕成数片,各自的执在手里,作为对这一代名将的纪念。’终他们的一生,这些绚烂的布幅,都使他们怀念他们所挚爱的将军。这就是圣礼了。

在圣礼中,我们所吃的饼只不过是普通的饼,但是,对于能够明白体会的人来说,这就是基督不折不扣的身体。

(二)祂拿起杯来,说:‘这是新约的杯,是用我的血来立的。’从圣经的角度来说,约是指人与神之间的关系。神以慈恩来亲就人;而人允诺遵行祂的律法。整件事记载在出埃及记廿四章一到八节里头。这个约的有效期,端赖人能否持守誓言和遵行所定的律法。古往今来,人无力持守这约;人的罪破坏了人跟神的关系。犹太人所有献祭的制度,就是用来重建这个关系;藉着对神献上的牺牲,好作为罪的补赎。耶稣话里的意思是──‘藉着我的生命,和藉着我的死,我替你们与神建立了一个新的关系。不错,你们是罪人。但因为我为你们而死,神便不再与你们为敌,反成为朋友了。’为了重建那曾经失去了的人和神的关系,基督要付上祂生命的代价。

(三)耶稣说:‘你们要这样做,为的是记念我。’耶稣知道人心是多么的善忘。希腊人对时间有如下的形容──‘时间可以抹去一切’,他们说,人心就好此一块画板,时间就像一块海棉,可以轻易把画板抹净。耶稣是在说:‘在世事的忙乱和压迫中,你会忘掉了我。人忘记了我,这并不是他们所愿意的,但他们不能不忘记。你们要进入我平安和宁静的家中,与我的百姓同进这饮食──这样你便会记起了我。’

就在这张桌上,竟然有人出卖耶稣,益使这个悲剧更加的可悲。耶稣基督,每一次在圣餐中都与背叛者一同坐席,因为假如我们在祂家中誓言要跟从祂,出到外面时竟又否认了祂,这样我们也是出卖祂的人。

基督门徒间的争论(廿二24-30

就在十架阴影之下,门徒竟争论谁为大,这是福音书中,令人至感悲哀的悲剧。犹太人宴会的席位,是有一定的安排序列。桌子呈四方形,一边空着不坐人。四方形的上端是为中心,坐的是主人家。右手边坐的是最尊贵的客人,左手边的次之;如此类推,绕桌而坐。门徒一直在争论着彼此间的坐次,因为他们仍未能排除地上王国的意念。耶稣断然的告诉他们,祂的国度的标准和地上的国度并不相同。地上君主是以他权力的大小来衡量高低。在东方,最常用的头衔之一就是Euergetes,希腊文作恩主。耶稣说:‘在我的国度里,能享有这头衔的,不是君主,而是仆人。’

(一)世界所需要的是服务。奇怪的是,商业社会最明白这道理。巴顿(Bruce Barton)指出,在路边你可以一个接一个的找到一个路标,服务站。一家服务站竟宣称,‘我们比起别的对手,更乐意的爬进你的车底,更乐意的弄脏我们的衣服。’奇怪的是,再没有别的地方比教会有更多关于名位的争论,有更多关于人‘位置’的关注。这世界重视服务和需要服务。

(二)只有那些比别人更乐意服事人的,才可以真正升高。一般的工人通常在五时三十分便会回家休息,把工作忘掉直到翌日。然而在主管级的行政人员的办公室里,却一直在灯火通明。当全幢建筑物都在黑暗里头,过路的人却往往见到洛克斐勒(John D. Rockefeller)的办公室仍然透露着灯光。这是生命的定律,伟大源于服事;一个人的地位愈高,他愈会是众人之仆。

(三)我们可以把生命建立在施,或是建立在受之上。但事实显明,如果我们把生命建立在受方面,我们便会同时丧失了别人的友谊和神的奖赏,因为没有人会喜欢只为自己打算的人。

(四)耶稣应许祂的门徒,凡与祂共度甘苦的人,最终必与祂一同治理天国;并且藉着这个应许结束了祂的警告。神绝不会亏欠人的。那些曾经分担基督十架的重担,那一天使可以与祂共享那荣耀的冠冕。

彼得的悲剧(廿二31-3854-62

‘西门,西门,’耶稣说,‘撒但想要得着你们,好筛你们,像筛麦子一样。但我已经为你祈求,叫你不至于完全失去信心。你回头以后,要坚固你的弟兄。’他对耶稣说:‘主啊!我就是同你下监,同你受死,也是甘心。’‘彼得,’他说:‘我告诉你,今日鸡还没有叫,你要三次说不认得我。’(巴氏译文──路廿二31-34

我们把有关彼得的一切悲剧拼放在一起。彼得实在是一个奇怪矛盾的混合体。

(一)彼得虽在否认耶稣,而基本上他仍然是忠心的。韦尔斯(H. G. wells)说过:‘一个差劲的音乐家,却无损他对音乐的热忱。’无论彼得做过些什么,无论他失败得如何悲惨,他始终对耶稣忠爱不渝。人在罪中,心间却仍然萦绕着善意,这人是有盼望的。

(二)彼得曾经受过恰当的警告。耶稣直接间接的警告过他。文中三十三节到三十八节,他们谈论到刀剑的事情,这是一段奇怪的对话。这段经文的意思最──耶稣是说:‘一直以来,你们有我与你们在一起。顷刻问你们便要倚靠自己了。你们怎样面对这事情?即将临到的危险,并不在于你们中无所有;而是你们要为自己的生存奋矷C’这段经文并不是对军事武装的一种激励;而是一种生动的、东方的表达方法,目的是告诉门徒他们的性命濒于危险。由于处境的严重和危险,破得极易陷于崩溃的边缘,这是没有人可以抵赖的事实。

(三)彼得太过分自信。如果一个人声称:‘我永远不会做这种事情’,这往往表示这类事情,正是他必须小心防范的。一次又一次的,有好些城堡之所以被攻破,乃因为攻击的一方采取了那看来牢不可破,不可逾越的路线,那地方正是守兵不以为意的。撒但是狡猾的。他要进攻的,正是人太自信的地方,因为这正是人最没准备之处。

(四)公允的说来,我们要注意到,彼得是两个门徒之一(约十八15),有胆量敢跟着耶稣直走进大祭司的院子里。彼得所遇到的试探,是只有勇敢的人才会碰上的。一个勇敢的,往往比那贪图苟安的人,冒着更多的风险。心思言行趋于冒险的人,所付上的代价就是要面对试诱的挑战。可以这样说,与其逃避,连试都不敢一试,倒不如在壮烈的事业中一尝失败。

(五)耶稣对彼得没有怨言相向,只是忧戚地看着他。如果耶稣转过身来,对他加以痛斥,相信彼得还承受得来;但那无声的、悲痛的眼神,却像利刃般刺透他的内心,不由得泪如雨下。

我宁可卷缩,

于火坑的烈焰,

也不愿站着看祂的脸,

听祂声音说──‘啊?’

罪带来的惩罚,并不是要面对耶稣的恼怒,而是祂那心碎的眼神。

(六)耶稣对彼得说了句非常令人感动的话,‘你回转以后,要坚固你的弟兄。’耶稣这话好比在说,‘彼得,你会不认我;但你会悲痛落泪;而结果你会变得更坚强,能够更好的帮助那些正在闯过试探的弟兄。’我们不能够对人有真真正正的帮助,除非我们经历过同样的苦难的熔炉,共度过一般的羞耻的深渊。圣经这样形容耶稣,‘祂自己既然被试探而受苦,就能搭救被试探的人。’(来二18。)失败和不忠的耻辱经验,并不是徒然的,因着这一份体会,教我们能够对别人添一些同情和了解;而这一份关怀,若不是出于感同身受,恐怕是无法达致的。

愿你的旨意成就(廿二39-46

耶路撒冷城中的土地非常有限,一般都没有可以作花园的空间。因此,许多有钱人都把私人的花园设在橄榄山。一位富有的朋友,把这样的一个花园给予耶稣使用,而在这地方耶稣展开祂孤独的争战。祂只有三十三岁;没有人愿意在三十三岁死去的。祂明白钉十字架是怎样的一回事;祂曾经见过人钉十字架。祂是在极度伤痛(agony)当中;在希腊文这个字是指以极度恐惧的心情作战。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像这样悲苦的一幕。这是耶稣生命中的关键和转折点。到了这地步,祂仍然可以回转,祂仍然可以拒绝这十架。世界的救赎正悬而未决,在客西马尼神的儿子为此汗流不止;而结局祂得胜了。

有一位名钢琴家谈及肖邦(Chopin)的升C小调幻想曲说:‘我一定要告诉你。肖邦曾跟李斯特说(Liszt),而李斯特又对我说。在这乐章里头,一切都是哀伤愁烦。啊!多么的哀伤,多么的愁烦!──一直到他开始向神说话,开始祷告:然后一切尽皆安然。’耶稣的情形也是这样。祂在黑暗中走进客四冯尼园;出来的时候却是一片光明──因为祂已与神对话。于忧伤中祂走进客西马尼;出来时却已是全然得胜,并且得着了灵魂的平安──因为祂已与神倾诉过了。

‘愿你的旨意成就’,这句话按着说的人不同的语调,可以产生很不同的意义。

(一)这句话可以出于无助的降服。就好此一个人在权势压制之下,无力抗拒。这句话亦可以成为希望的丧钟。

(二)说话人可以是一个因被敲碎而至于顺服的;话中承认自己完全的失败。

(三)说话人亦可能是个经历到彻底挫败,明白到梦想永难实现。这句话要表达的,可能是一种沉深的悔咎,或是一份苦涩的愤怒;更由于对这份愤怒的无奈而益增愁苦。

(四)这句话亦可以出于完全的信赖。耶稣说这话时的语调正是如此。祂倾诉的对象是祂的父亲;祂是向一位神说话,而神永远的膀臂在上下左右维护着祂;即使在十字架上亦然。祂是顺服的,但她是向那永远不会离开祂的爱顺服。生命中最艰难的使命,乃是要去接受我们所不能明白的事物;但假若我们对神的爱有充足的信心,我们就可以坦然无惧。

神,你就是爱!我的信心要建立其中……

我认识你,你保守我的脚步,

在黑暗中你光照我,你缓和忧伤,

爱的临在是庄缘的喜乐:

若我怀疑你底爱那简直是不可思议。

耶稣就是以这样的心境说出这话;而当我们能够效法基督,这样,我们可以仰望神,以完全的信赖说:‘愿你的旨意成就。’

叛徒之吻(廿二47-53

说话之间,来了许多人,那十二个门徒里名叫犹大的,走在前头。就近耶稣,要与他亲嘴;耶稣对他说:‘犹大,你用亲嘴的暗号卖人子么?’左右的人见光景不好,就说:‘主啊!我们拿刀砍可以不可以?’内中有一个人,把大祭司的仆人砍了一刀,削掉了他的耳朵。耶稣回答说:‘既是这样.由他们罢!’耶稣对那些来拿他的祭司长,和守殿官、并长老,说:‘你们带着刀棒,出来拿我,如同拿强盗么?我天天同你们在殿里,你们不下手拿我;现在却是你们的时候了,黑暗的权势在这儿。’(巴氏译文)

犹大找到了一个方法来出卖耶稣,他要趁批众不在的时候,引导那一班祭司长老下手。他知道耶稣惯于夜间跑到山上的花园去,于是他便带领公会的密使上山。守殿官,犹太人称之为Sagan,是负责管理圣殿秩序的官员;这里提到的守殿官,是指负责执行拘捕耶稣的下属。一个门徒遇上一位敬爱的拉比时,他会把右手搭在拉比的左肩,左手放在右肩,然后吻他。犹大竟用上了门徒对敬爱的老师的一吻,作为出卖耶稣的记号。

在这次拘捕的事件中,总共有四类不同的人物牵涉在内,他们的行动和反应,都寓有深长的意义。

(一)首先是犹大这个叛徒。他离弃了神,而与撒但结盟。只有在人把神置于他生命之外,迎入撒但,这样他才会沉沦到出卖耶稣。

(二)其次是前来拘捕耶稣的犹太人。他们瞎了眼看不凡神。神道成肉身,来到这个世界,他们所能想及的只是如何把祂逼上十字架。一直以来,他们耽于随己意而行,对神的恶声充耳不闻,对神的引导视而不见,到最后当神来到这个世界,他们竟然无从辨认。对神又盲又聋,是件可怕的事情。正如布朗宁夫人(Mrs. Browning)写道:

‘我同样有能力──

有能力看看祂而不是敬拜祂,

有能力叛离祂而不是向祂呼求。’

愿神帮助我们,叫我们不要有这样的能力!

(三)第三是门徒。他们这一班人在这一刻忘记了神。他们的世界已经倾颓,他们肯定自己到了穷途末路。他们已把神抛诸脑后,他们单单着意于遭遇的险境。遗忘神的,和在困境中离弃神的。有两件事情会发生在他们身上。他会陷于极度恐惧,和全然紊乱之中。他丧失了面对生命的能力,亦无以应付生命的困境。人在试炼中,离开神,生命是难以存活的。

(四)第四是耶稣。耶稣是在这情景里头,唯一在想念神的。最使人惊异的,是祂在世上最后的一段日子,在一出客西马尼园后的绝对平静。在那些时日中,即使遭人逮捕,事情亦在祂掌管之中;在面对审问之际,她才是那负责裁决的法官。与神同行的人,能够应付任何处境,并且面对任何强敌,不妥协,不忧惧。这是他,唯独他能够在最后说出:

‘环境纵然是满有残酷的权势,

我没有畏缩,也没有放声大哭。

在际遇的鞭挞下,

头纵布满鲜血,也绝不俯首卑屈。

不论门有多窄,

不问判决作何惩罚,

我是我底命运的主人:

我是我灵魂的统帅。’

只有在神面前降服的人,才可以在言行上作得胜的自主者。

嘲弄.鞭笞.审讯(廿二63-71

看守耶稣的人戏弄他,打他。又蒙着他的眼睛,问他说:‘先知啊!猜猜看,打你的是谁?’他们又说了许多侮辱他的话。

天亮了,长老祭司长和文士都齐集一起,然后押耶稣到公会里,对他说:‘如果你是神的受膏者,就告诉我们。’耶稣对他们说:‘我若告诉你们,你们也不信,我若问你们,你们也不回答。但从今以后,人子要坐在全能神的右边。’他们异口同声地说:‘那么,你是神的儿子吗?’他说:‘你们说的,我是。’他们说:‘还需要什么证据呢?我们自己听见他亲口说的。’(巴氏译文)

耶稣在夜间被带到大祭司面前。那是个私人的、非官方的审讯。目的是好让这些掌权的能够幸灾乐祸、冷眼旁观;如果可能的话,在盘诘中让耶稣失言,这样便可构成罪状。审讯之后,祂被交与圣殿的守·看管,而他们则尽情的戏谑祂。翌日早晨,祂便给带到公会里。

公会是犹太人的最高法院。它特别的地方是它拥有全部有关宗教和神学的裁决权。公会的成员有七十人。当中文士、拉比、法利赛人、祭司和撒都该人和长老,都有代表。公会是不会在晚间举行聚会的。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要把耶稣拘禁,一直等到天明,然后才把祂带到公会去。公会只可以在圣殿院子内的‘砍石堂’(Hall of Hewn Stone)举行。大祭司是公会的主席。

我们拥有公会议事的程序规则。可能这些规则只是些从未实现过的理想;但最低限度这些资料可让我们了解到,在犹太人的理想中,公会应当是怎样子的,并且在审讯耶稣当中,他们的行动与他们的理想,到底相距多远。公会进行时,议员围坐成半圆形,每一位与会者都能够清楚看见其它的议员。囚犯身穿丧服,面向公会而立。在他后面坐着的是一排排拉比的门徒和学生。他们可以为犯人辩护,但不可加以控诉。法庭议员出空缺时,可能即由这些学生互选出人来填补。所有的控罪必得有两位证人的证据支持,而证人又得经独立的盘问征讯。庭中议员可以发言检控犯人,之后亦可以改变态度,加以维护,但这个次序则不得‘颠倒’。宣判之时,每一议员须个别的作出裁决,从最年轻者开始,而终于最年长的议员。开释犯人,只需要一票的多数票便可;至于犯人的判罪,最少要有两票的多数票。死刑的判决,断不能在当日进行;必得经过一夜的休会,把决定留在翌日;这样,议员们或许会从宽发落。整个公会判案的程序,都是从宽恕出发;即从路加的撮录来看,公会在审讯耶稣的时候,清清楚楚的显示出,他们大大的违背了自己所订的规条准则。

我们要小心注意,公会最后加诸耶稣身上的罪名乃是亵渎。宣称自己是神的儿子,乃是对神尊荣的一种污蔑,因此这就是亵渎了,而亵渎的刑罚就是死。

可悲的是,耶稣要求的是爱,但却连最简单的公平也得不到。而耶稣荣耀的地方,在于祂虽然经过整夜的拷问盘查,虽然遭受到嘲弄、打击和鞭笞,仍然具有全备的信心,晓得自己会被安置在神的右边,明白到自己的必然得胜。祂的信心战胜眼前的事实。祂从来没有一刻相信过,人类在最后可以胜过神的旨意。──《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