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路加福音第廿三章

 

在彼拉多面前受审与在希律面前缄默(廿三1-12

在耶稣的时候,犹太人并没有权力执行死刑。死刑得由罗马总督裁决,并且由罗马的官员执行。犹太人要把耶稣带到彼拉多面前,道理便是在此。再没有此犹太人加在耶稣身上的罪名,更能见出他们的恶毒无良。在公会的时候,他们控诉耶稣的罪名是亵渎神,因祂竟敢宣称自己是神的儿子。而在彼拉多之前他们对此却绝口不提,因为他们知道,在彼拉多心中,这罪名乃是无关痛痒,不过是一些犹太人的宗教和迷信的纷争,绝对不会提出指控。而现在他们指控耶稣的罪名,却完全是政治性的,这个手法处处显出撒都该人的心思和创意。而事实上,成巧地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的,就是这些通敌的贵族撒都该人,他们惧怕耶稣会对他们构成威胁,导致他们丧失一切的财富、享受和权势。

他们在彼拉多面前的提控,实际上是包含了三重的意思。他们控告耶稣(甲)煽动叛乱;(乙)怂j百姓不纳税给该撒;(丙)自称为王。每一个罪名都是一个谎话,而这一点他们是知道的。在近乎疯狂的意欲驱策底下,为要除灭耶稣,他们不惜处心积虑的X造出这样恶毒的谎言。

彼拉多这位有经验的罗马官员,并不是徒负虚名;他洞悉他们的来意;而他亦无意去满足他们的心愿。但另一方面,他亦不愿意开罪他们。他们刻意提到耶稣来自加利利,目的是要叫他们的指控能够火上加油,因为加利利素有‘叛乱者之摇篮’之称,恶名昭彰。但这个提示,却为彼拉多别辟蹊径。加利利是希律安提帕的辖地,这个时候他正在耶路撒冷守逾越节。于是,彼拉多便把这案件转送到希律那里去。耶稣少有遇上一些不可与言的对象,而希律却是其中的一个。为什么耶稣认为祂与希律之间,没有什么可说的呢?

(一)希律把耶稣视为一件可供观赏的景物。在希律来说,祂只不过是一件展品而已。但耶稣并不是一件展品供人观赏;而是一位人人当顺服的君王。希腊著名的斯多亚学派老师伊比克德(Epitetus)便经常抱怨说,从世界四方八面前来聆听他讲演的人,只懂得瞪着眼望着他,好比他是一尊著名的雕像,而不是前来接受和遵行他的教训。耶稣并不是供人观赏的,祂是人人当顺服的主。

(二)希律把耶稣视为一个笑柄。他戏弄祂;他给祂穿上王袍扮作君王。换句话说──他根本对耶稣毫不重视。他本想在朝庭中把耶稣作为一件珍奇异物来炫耀一番,但后来连这个兴趣也打消了。事实显明,绝大部分人仍然对耶稣毫不重视。假如他们能够稍加重视,这样便不会对祂的说话和祂的要求如此漠然了。

(三)第十一节还可以有另外一个译法。‘希律和他的兵丁就藐视耶稣。’可以翻成:‘希律,和他背后的兵丁,认为耶稣微不足道。’希律贵为王者之尊,加上背后强大的·队,根本视眼前这位加利利的木匠如无物。今天仍然有不少人,有意无意之间,认为耶稣是无关宏旨,大可以从他们生命中除去。他们心中并没有给耶稣留下住处;也不让祂在他们生命中起些什么作用,并且相信大可以不需要耶稣。至于对基督徒来说,耶稣绝不是微不足道,她乃是全宇宙中最重要的一位。

犹太人恐吓彼拉多(廿三13-25

这是一段奇妙的经文。有一点是非常清楚的──彼拉多并不想判耶稣有罪。他深悉一旦判耶稣有罪,这样便有违公义,因而亏损了罗马帝国的荣誉。他曾经不下四次的尝试避免宣判耶稣的死刑。他吩咐犹太人,要他们自行调处这件事(约十九67。)他打算把这宗案转交希律,并且打算说服犹太人,叫他们接纳耶稣为逾越节特赦的罪犯(可十五6。)他又提出一种妥协,声明他会把耶稣加以鞭打,然后才把祂释放。显而易见的,彼拉多是被逼宣判耶稣的死刑。

以犹太人乌合之众,怎可能逼使一位经验老到的罗马长官,宣判耶稣的死刑呢?而事实表明,彼拉多是在犹太人恐吓之下,而宣判耶稣的死罪。原因是很简单的,根据公正无私的罗马法,任何一省都有权向罗马举报地方官的失职,而这样的长官是会受到严厉的处分。彼拉多却在他治理巴勒斯坦的任内,犯了两个致命的错误。

在犹太地,罗马政府的总部并不在耶路撒冷,而是设于该撒利亚。但在耶路撒冷,仍驻有某一数量的军队。罗马军队军旗的顶端,都饰有当朝皇帝的小小半身像。以当时来说,皇帝是官方供奉的神祇。而犹太律法禁止接纳任何雕刻偶像;为了表示对犹太人的尊重,前任的总督,在军队进入耶路撒冷之前,都把旗帜上的皇帝半身像除下。但彼拉多拒绝这样做;他在夜间把军队开进城里,旗帜上仍然挂着皇帝的半身像。犹太人闻讯,连批结队地来到该撒利亚,请求彼拉多除去这些偶像。彼拉多却拒绝了。犹太人日以继夜的不断恳求,希望彼拉多改变主意。终于在第六日,他同意与他们在军队林立的广场相见。他告诉他们,除非他们停止滋扰他,否则便会遭受就地处决的刑罚,‘他们把自己摔倒在地上,露出脖子,宣称宁死也不愿见他们满有智慧的律法受到污损。’至此,彼拉多,也不能进行一场冷血的屠杀,结果他不得不屈服。约瑟夫在犹太古事记(The Antiquties of the Jews)第十八卷第三章,详尽的讲述出整个故事。在这事以后,彼拉多又在耶路撒冷引进了一个新的供水系统,并且以圣殿钱库的金钱,作为资助这个计划的经费;这个故事我们在注释路加福音十三章一至四节时,已经提过了。

在幅员广大的帝国中,有一事罗马政府是无法容忍的,那就是地方上的动荡不靖。只要犹太人把彼拉多其中一个错着劾奏,彼拉多恐怕会立遭解职。犹太官吏对彼拉多说:‘你若释放这个人,就不是该撒的朋友。’(约十九12。)约翰在这一则谈话中,揭示出犹太人对彼拉多阴险的暗示。他们以向罗马检举作为恐吓,强逼彼拉多宣判耶稣的死刑。

在这里,我们见到一个可怕的事实,那就是一个人过去的隐私,突然间可以再度浮现眼前,使人身心为之瘫痪。一个人在某些事情上,犯了错误,良心有亏,那样他在这些事情上,便难以置喙;否则的话,过去的种种,定叫良心备受责难,难辞其咎。我们要警惕自己,不要叫自己的操守有所偏差,以致某天,当面对一些应当采取的立场时,竟亦无从持守,或是授人话柄,说:‘这话岂是你这种人说的。’

若事情真个发生,那只有一事可为──拿出勇气来面对它,和承受它所带来的一切后果。而彼拉多正正缺乏这一份勇气。为了一己的爵禄,他宁可牺牲了公义;他宣判了耶稣的死罪,目的是为了保有他巴勒斯坦总督的职位。假若彼拉多是个大勇之人,他便会按着公义而行,并且坦然的去承担后果,但他的过去却导致他沦为懦夫。

往加略山之路(廿三26-31

当一个罪犯被判刑?要钉十字架,他便会被带离法院,囚禁于一个空旷的广场的中央,四周由四名罗马兵丁把守。这时候,他的双肩便要背负起自己的十架。他会被安排,要走一条尽可能最悠长的路径,来到刑场。走在他前面,有一位士兵,端起一面告示,上面写着他的罪状;这对于任何一个意欲步他后尘的人来说,无疑是一个可怕的警告。他们就是这样的处置耶稣。

开始的时候,祂背负自己的十字架(约十九17);但沉重的十架,不久即叫祂体力不胜,难以向前。巴勒斯坦是罗马人占领的地方,罗马人可以随时征用任何人,为罗马政府效劳。只要罗马兵把矛枪的枪刃放平,往人的肩上一拍,那就是征召服役的表记了。当耶稣在十字架的重压下累倒不支的时候,负责领队的罗马百夫长,便环目四顾,找人来背负这十字架。从乡下进城里去,来了一个叫西门的人;他来自老远的古利奈(Cyrene),即是今日之的黎波里(Tripoli)。不用说他是个犹太人,穷他一生,省吃俭用的积下了一笔钱,以便能够在耶路撒冷一尝逾越简的筵席。如今,罗马人的矛枪在肩上一碰,不管愿不愿意,他发觉自己已背起一个囚犯的十字架。

试想像一下西门的感受。他来到耶路撒冷,为的是要实现一生人的愿望,而现在却背着一个十架,走向加略山。他的心对罗马人充满了怨愤,也怨恨这个犯人把他牵涉其中。

但假如我们能够在字里行间,寻找到言外之意,那么故事并不就此结束。罗手逊(J. A. Robertson)发现了一则隐藏在新约中的传奇故事。依马可的记述,西门是亚历山大和鲁孚的父亲(可十五21)。我们通常不会以儿子的名字来分辨一个人的身份,除非做儿子是地方上的闻人,是阅读文章的人所熟知的。一般的意见,都同意马可的福音是给罗马的教会写的。现在,让我们看一看保罗写给罗马教会的书信。在问安辞句的末尾,保罗写道:‘又问候蒙主拣选的鲁孚和他母亲安,他的母亲就是我的母亲。’(罗十六13。)由此可知,在罗马教会有一人名叫鲁孚,由于他是个至为杰出的基督徒,因此可被称为蒙主拣选的。又由于他有一位对保罗十分好的母亲,因此,保罗在信仰里头,也就称她为自己的母亲。极有可能这位鲁孚,也就是古利奈人西门的儿子鲁孚,而他的母亲,亦即是西门的妻子。

很可能当西门注目在耶稣身上,他的痛苦便转化为惊讶;最后转变为他对耶稣的信心。西门便是这样的成为基督徒,而他的一家,亦成了罗马马教会中杰出的信徒。很可能西们从的黎波里远道而来,一心以为可以实现平生的心愿,终于可在耶路撒冷欢度逾越节;结果,却发觉事与愿违,竟然要背起罪犯的十字架。但当他向耶稣举目,他的痛苦却变成惊讶,又转为信心;就在看来是一件耻辱的事情上,他却得着了一位救主。

在耶稣的背后,来了一批妇女,她们都为祂饮泣哀哭。祂转过身来,吩咐她们不要为祂哀哭,要为自己而哭。可怕的日子正要来临。在犹大地,再没有一段比没有生养的婚姻更为可悲;而事实上,没有生养乃是导致离异的一个充份根据。但那日子将要来到,而没有孩子的妇女会为此而欣幸。耶稣再一次的预见耶路撒冷城的毁灭,而这一座城,无论是在过去或是现在,始终都拒绝了神的邀请。第三十一节是一句谚语,可以在许多不同的景况中使用。这句话在这里的意思是,如果他们可以把这事行在一个无辜的人身上,那样对有罪的人,他们将来会怎么样呢?

他们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廿三32-38

当一个罪犯抵达了钉十字架的刑场,他的十架便会被摆放在地上。十字架的形状一般都是‘T’字型的,在‘T’字以上再没有可供犯人枕首倚靠的地方。十字架并不高,因此,犯人双足离地只有二到三呎。在耶路撒冷有一批敬虔的妇女,她们习以为常的跑到这个地方,给受难者一口药酒,好减轻那可怕的痛楚。有人拿这种酒给耶稣喝,但是祂却拒绝了(太廿七34)。祂决定以清醒的头脑,毫不含混的感知,来面对死亡最可怖的一面。犯人的双手在十字架横木上伸展开来,铁钉就从手掌钉下去。至于双足则只是松松地绑在十架上,不用钉上。在十字架中段,有一块突起的木头,叫做鞍的,是用来支持犯人的体重,否则的话,铁钉便会撕裂犯人的手掌。然后,便会竖起十字架,把它安放在插座之内。钉十字架最可怖的地方在于──钉十字架的痛苦要叫被钉者痛得死去活来,但又不能立时死去,只可以在饥渴中苟延残喘,而最后在午日的骄阳、寒夜的严霜摧残下,慢慢的死去。据知有不少犯人,被挂在木头上整整一星期,才在狂乱昏迷中死掉。

在路上负责监管犯人的有四位兵丁,这时候犯人的衣履,使成为这四位兵丁的外快。每一任犹太人,身上都有五件衣服──内衣、外袍、腰带、凉鞋和头巾。其中四件,已给这四位兵丁瓜分了。余下来的,是一件大外袍。袍子是由整幅布做成,找不到一处缝口。(约十九2324。)如果把这件袍子剪开来瓜分,这样便会对袍子做成破坏;因此,兵丁们便在十字架的影子下,为这件袍子进行赌博。至于身旁的犯人正在痛苦中慢慢死去,他们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挂在十字架上面的告示,就是犯人游街赴刑场时,举在他前面的同一块牌子。

耶稣说过许多奇妙的说话,但没有此这话更为奇妙的,‘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基督徒对别人的宽恕,是一件奇异的事。当司提反给人扔石头快死时,他也祷告说:‘主阿!不要将这罪归于他们。’(徒七60。)更没有一事比基督徒的宽恕更为可爱,更为稀罕。当我们的内心因未能饶恕人而痛苦挣扎的时候,就让我们再一次聆听我们的主,为钉祂十字架的人祈求赦免,也让我们看看祂仆人保罗如何向他的朋友诉说:‘并要以恩慈相待,存怜悯的心,彼此饶恕,正如神在基督里饶恕了你们一样。’(弗四32

这件可怕的事情乃是出于无知,这一个意念贯穿了整部新约。在往后的日子,彼得对百姓说:‘我晓传你们作这事,是出于不知。J(徒三17。)保罗说他们钉死耶稣,是因为他们不认识祂。(徒十三27。)马可奥热流(Marcus Aurelius),这一位伟大的罗马皇帝和斯多亚派的圣徒,每天早晨都会对自己说:‘今天你会遇到各色各类不愉快的人,他们要伤害你和侮辱你;但你不能像他们那样,你比他们知得更多,因为神的灵住在你的心里。’其它人或会不愿饶恕人,其它人或会在无知中犯罪;但我们所知的比他们多。我们是基督的儿女,我们要饶恕人,就像祂饶恕了我们一般。

乐园的应许(廿三39-43

权威之士把耶稣钉在两位恶名远播的罪犯中间,是经过刻意安排,和别具用心的。他们故意这样安排,目的是要在批众面前屈辱耶稣,并且要把祂与盗匪同列。

对在这位悔罪的强盗,有许许多多不同的传说。他有几个不同的名字,或叫狄士麻思(Dismas),或叫狄麻恩(Demas),或叫杜马求恩(Dumachus)。有一个传说把他吹捧成犹太的罗宾汉(Robin Hood),专门劫富济贫。而最动人的一则,是说及在约瑟和马利亚抱着孩童耶稣从伯利痚k到埃及时,这神圣之家遇上盗匪的经过?耶稣为批盗首领的儿子所救。这位年青的盗匪,看着这位可爱的婴孩,竟然不忍下手,并且释放了祂,说:‘啊!孩童之中最蒙福的,如果有一天要施怜悯予我,那样便请记念我,并忘记这一刻吧!’这一位曾经救助过孩提的耶稣的年青盗匪,与祂在加略山重遇。而这时候,耶稣拯救了他。

‘乐园’这一个字,源出波斯,意思是指四面围着墙的花园。当波斯国王要向他的臣民表示特殊恩宠的时候,他会邀请他到花园为伴,意思即是选召他与国王在园中一起散步。耶稣给与这位悔改了的罪犯的应许,并不只不朽的生命而已。她应许他一份光荣的身份,与祂在天庭中的花园作伴。

诚然,这故事所包含的教训,其中最重要的,是要我们知道,归向耶稣是永不会太迟的。在某些事情上,我们不得不说:‘我现在已经太老了,做这些事情的日子经已逝去。’但这句话永不能应用在归向耶稣这件事上。只要还有一口气,基督的呼召仍然有效。正如诗人为一个从马背上被摔下来死掉的人所描写的:

‘在马镫与尘土之间,

我祈求怜悯,我得着怜悯。’

那里有生命,那里便有盼望,这是真确不移的。

长日已矣(廿三44-49

这时候约为正午,遍地都黑暗了,直到午后三时,日头变黑了,殿里的幔子从当中裂为两半。在耶稣大声叫喊时,他说:‘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他说了这话,气就断了。百夫长看见所成的事,就归荣耀与神,说:‘这真是个善人。’聚集观看的众人,见了这所成的事,都捶着胸回去了。还有一切与耶稣熟识的人,和从加利利跟着祂来的妇女们,都远远的站着,看这些事。(巴氏译文)

这段经文,每一句话都蕴藏着丰富的意义。

(一)耶稣死亡的时候,遍地有大黑暗。就好像连太阳自己,也不忍目睹这些人手所作的恶事。当人要除灭耶稣的时候,整个世界就变成暗无天日。

(二)殿里头的幔子裂为两半。这幔子就是那用来遮蔽至圣所的,这地方是神临在的居所,除了大祭司之外,任何人也不得进入,而大祭司亦只有在一年一度的赎罪日才可进去。幔子的裂开,意味着一向隔绝着人神的藩篱,已为世人而除去。亦好比一向隐藏着的神的心意,此刻已亦露敞开。耶稣的降生、成长和死亡,把那隔绝神与世人的幔子撕裂。耶稣说:‘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约十四9)空前绝后的,人类在十字架上看见了神的大爱。

(三)耶稣大声的叫喊。三卷福音书,记载了耶稣的大声叫喊。(参太廿七50;可十五37。)另一方面,约翰并没有提到耶稣的大声叫喊,而记载了耶稣在死前说:成了。(约十九30。)在希腊文和亚兰文,成了只是一个字。而事实上成了和大声叫喊乃是同一回事。耶稣死的时候,唇边发出了胜利的呼声。祂并不像一个被迫双膝下脆,承认失败者,悄然的说:‘成了。’祂乃是大声叫喊着说,就好比一个战胜者在与敌人在最后的争战中得胜一样。成了!是基督的叫声,虽然被钉十架,却最终得胜了。

(四)耶稣以祷告来成就祂的死。‘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这句话是出于诗篇三十一篇五节,只是加上了──父啊。这节经文,是犹太人每一个作母亲的,在晚间教导孩童最后要说的一句话。这好比我们或会受这样的教导,说:‘今夜我要躺上床安睡。’而犹太人的母亲,在可怕的黑夜来临以先,则教导她的孩子说:‘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耶稣把这话说得更为可爱,因为祂是以父啊\cs8!来开始。甚至在十字架上,耶稣却像婴孩般安睡在父的膀臂里。

(五)百夫长和百姓在耶稣死时深受感动。祂的死成就了祂生前未能成就的,那就是把人类刚硬的心破碎了。耶稣的话语已经开始证实了──‘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吸引万人来归我。’在耶稣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十字架的大能已经展开了。

给耶稣坟墓的人(廿三50-56

依据习惯,罪犯的尸体并不加以收殓,而任凭狗和兀鹰来吞噬;但亚利马太城的约瑟,却收取了耶稣的身体,免除了这种折辱。这一日已时候无多。耶稣是在星期五被钉十字架的;犹太人的安息日就是我们今天的星期六。而犹太人的日子是从下午六时开始计算的,这即是说,在星期五下牛六时,安息日便已开始。这样解释了为什么这一班妇女只能看着身体如何安放,和回去预备香料香膏,此外便没有什么行动,因为在下午六时以后工作,是不合法度的。

亚利马太的约瑟,是我们最感兴趣的一个人物。

(一)传说在主后六十一年,他奉腓力(Philip)之遣,远赴英伦。他来到格拉斯敦布利(Glastonbury)。他随身带着最后晚餐所用过的杯子,当中盛载着基督的宝血。这杯子后来成为了圣杯,并且是阿瑟王(King Arthur)的武士梦寐以求,极欲一见的圣物。据说当约瑟抵达格拉斯敦布利的时候,他把手杖插在地上,靠着它来休息,以解疲怠。这手杖竟然发芽生长,成为了一棵树,而每年的圣诞节都会开花。直到今天,圣约瑟之树仍然在格拉斯敦布利开花,而它的枝子亦已遍布全球。全英国第一所教堂就是在格拉斯敦布利建立,到了今天,这所带着约瑟的传说的教堂,依然是基督徒朝圣者的圣地。

(二)亚利马太的约瑟,亦带着一些悲剧。他是为耶稣预备坟墓的人。他是公会里的议士;路加告诉我们他并没有附从法院的裁决。但是他却没有一言反对。或许他在保持缄默;或许他眼见自己无力反对这一决议,便借故缺席。假如他敢发一言,情况将会是如何的大大不同!在那满布憎恨的阴冷集会中,即使是一声寂寥的吶喊,能够为祂说话,耶稣的心怀该当是何等的高兴!但约瑟一直在等待,到耶稣死了,他然后为祂预备了一个坟墓。人生的悲剧之一,就是我们安放在朋友墓前的花束,本应在生前就予以奉送。好些赞美和感谢之辞,我们本当在他们在世之时,就应表达致意,但却留待在追思会和纪录里头才表达出来。往往我们神恩不安,为的是我们过去的缄默无言。生前一语,胜过死后千言。──《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