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路加福音第廿四章

 

找错了地方(廿四1-12

我们的星期六,乃是犹太人的安息日,是一星期最后的一天,记念神在创造天地以后休息的日子。基督徒的主日是一星期中的头一日,以记念耶稣的复活。就在这第一个的基督徒的主日,妇女们丢到坟墓那边,为她们所亲爱的死者表示最后的爱意,要为耶稣的身体涂上香料。

在东方,坟墓往往是从整片的岩石雕凿出一个洞穴来。尸体用长条的细麻布包着,就像系上绷带一样;然后安放在石穴里头的架子上。跟着墓穴使用一块大圆石封闭起来;这块大圆石就像车轮一般,石下有沟槽以利辊动。当这些妇女来到的时候,发觉石头已被辊开了。

就在这里,由于有关耶稣复活的记载出现差异,反对基督教的人士,便乘机大做文章。在马可福音,墓中的使者是一位穿着白长袍的年青人(可十六5);在马太福音这使者乃是主的天使(太廿八2)。在这里,使者乃是两个穿着放光衣的人;而在约翰福音,则是两位天使(约廿12)。这些记载不错是有出入,但无论是在那一卷书,有关墓穴是空着的,这一基本事实,却并无相异,这才是关键所在。从来没有两个人可以对同一段插曲,作出相同的描述。而复活的故事,由于反复的传诵,更难免受到铺张润饰。但故事的核心,墓穴是空的,这一件最为重要的事实却存留下来。

妇女们回去,把所见的一切告诉门徒,但他们却不相信。他们称之为一片胡言。这个字是希腊医学作者,用来描叙发烧和神智不清的病人谵语。只有彼得一个人跑到坟墓那里,去察看是否确有其事。彼得这一举动,已把他的性格表露无遗。他的不认主是一件不能讳言的事实,而他却仍然具有那一份道德勇气,去面对那些晓得他底耻辱的人。彼得具有一份英雄气质,但同时却怀有一份懦夫的味道。这一个像只烦躁不安的鸽子的人物,正迈向成为盘石的途中。

在这故事中,最为重要与最具挑战性的问题,乃是使者们在墓中所提出的:‘为什么在死人中找活人呢?’我们当中仍有不少人,要在死人中寻找耶稣。

(一)有些人把耶稣看作历史上一个最伟大的人物,一位最崇高的英雄,是世上生活得最完美者,但后来祂死了。这样的看法,对事情是没有帮助的。耶稣并没有死,她仍然活着。她并不仅仅是过去的一位英雄,而是真真实实,在今天活着的。

莎士比亚是埃尘,再不会

自他的阿文(Avon)墓穴发问,

苏格拉底和雪莱作

雅典的和意大利的睡眠。

他们不再有所见。但,基督徒啊!你们

挤过荷邦(Holborn)和第五街,

难道没有碰上那无视死亡威胁

来自拿撒勒的族人。

(二)有些人把耶稣作为一个对象来研究,认为必须考察祂的生平,察验祂的言行,分析祂的教训。有一趋势,把基督教和基督仅仅作为研究对象来看待。这可从研讨小组的兴起,和祈祷聚会的没落这一简单的事实,便可见趋势所在。无疑研究是必需的,但耶稣并不只是供人研究;祂乃是我们每天都得相遇,一起生活的友朋。祂并不单是书中的一个人物,尽管这书是世上至伟大的;祂乃是活活泼泼生命的临在。

(三)有些人把耶稣看作至完美的典范。祂确然是无瑕的典范;然而完美的典范亦可以成为世上最令人伤心的事情。世世代代以来,雀鸟提供人类一个飞翔的典范,但一直要到现代,人类才得以在空中飞行。我们当中有些人在年少时,曾经在学校写过习字簿。簿的七端,印着一行清晰的铜版字,我们就在下面一行行的空格上模拟抄写。要模拟这些完美的典范,简直是要叫人气馁,吃力不讨好!而这时候,老师便会来到身旁,以她底手,引导着我们的手,挥笔行格之上,这样我们便较接近理想。耶稣就是这样,祂不单只是个典范;祂要帮助我们,指引我们,加添我们的力量,好叫我们能够跟从祂那完美的模式。祂并不仅仅是生命的模范,祂乃是活活泼泼生命的临在,要指引我们的前路。

我们还须要从死人中寻找一直活着的耶稣,因此,我们的基督教里头,极可能缺少了某一些重要的东西。

日暮之途转为黎明(廿四13-35

这是世上又一则不朽的短篇故事。

(一)故事讲并两个人,正朝着太阳西沉的方向而去。有人认为这就是为什么二人不能认出耶稣的原因所在。以马忤斯在耶路撒冷以西。太阳正要下山,落日的余晖使人目为之眩,因此,他们不能认出他们的主。无论怎样,基督徒要走的方向,并不是向着日暮,而是向着朝阳。许久以前,神便对以色列的儿女说,他们在旷野的旅程,是要朝向日出之地。(民廿一11。)基督徒迈步前进,并不是走向那低垂的夜幕,乃是奔向破晓的晨曦──而这一点,由于忧伤和失望,在以马忤斯路上的二人,并未察觉。

(二)故事讲述耶稣赋予事物意义的能力。整个处境对他们二人来说,根本是无从解释。他们的盼望和梦想经已破灭。‘我们原是盼望祂来拯救以色列的。’字里行间,充满了世上一切的痛切,忧恩和昏乱。这些话乃是出于希望幻灭了的人之口。这时候,耶稣来到他们身边,并且和他们说话。生命的意义于是转为清晰,黑暗转为光明。有一个说故事的人,藉着故事中的一个人物,向他所恋慕的人表示爱意,说:‘我一直不明白生命有什么意义,直到我在你底眼中发现了它。’即使在昏乱的时候,也只有在耶稣里面,我们才可以明白生命的意义所在。

(三)故事讲述到耶稣的恩慈。祂作成祂会继续前行。祂不愿对这两个人施加压力;祂在等待他们的邀请。神赐给世人世上最伟大和最珍贵的礼物,就是自由意志这个恩赐,凭着自由意志,我们可以选择邀请耶稣进入我们生命当中,也可以让祂飘然而过。

(四)故事讲述到耶稣在擘饼时,给他们认出来。每一次碰到这段经文,听起来总觉得带着一点点施行圣餐的味道;但其实不然。这只是在一个普通的家庭的一顿普通的晚餐,擘开一个普通的饼。但凭着擘饼,这些人认出耶稣来。有一个美丽的想法,认为这些人都曾经参予耶稣使五千人吃饱的集会,当耶稣在这茅舍擘饼之时,他们便认出祂那双手。不单只在圣坛面前领受圣餐的时候,我们可以与基督同在;同样的在饭桌间,我们亦能和基督在一起。祂不单只是教会的主人,祂亦是每一家庭的嘉宾。英芳菲(Fay Inchfawn)写道:

有时候,一切都出错;

昼短苦夜长;

洗衣日带来满天的晦暗,

无一物得以干爽。

厨房的烟囱冒烟,

当家人空虚得如此怪异!

当朋友哀悼我褪色的童年,

当婴孩弄断了一粒牙。

而约翰,最后的第二婴孩,

紧抓着我的衣裙直到日色西沉;

那胖而好脾气的珍在忧郁,

屠房的人忘记要来。

有时候好些日子我会这样一直说下去,

我得到忽然而至的一丝喜悦心

并不是在某些安逸明朗的日子,

祂要来……乃在这般的日子!’

在每一处地方,在每一个时刻里头,基督徒生活在一个为基督所充满的世界。

(五)故事讲论到这两人,一旦得着这大喜乐,便急于与人分享。要回到耶路撒冷,得要走七哩的路程,但他们实在不愿意只是自享好消息。除非我们能够与别人分享救恩的讯息,否则的话,这一讯息永不会全然的属于我们自己。

(六)故事记载在他们抵达耶路撒冷之际,他们发现别人已经经历了他们的经历。基督徒的荣耀,在于生活在一个与自己具有相同体验的团契里。有人谓真正的友谊,只能够在大家可以分享一个共同的回忆的时候,才可以开始;这时可以彼此说:‘你记得么?’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大团契里的一份子,彼此之间对主抱有共同的体验和共同的思忆。

(七)故事记载耶稣向彼得显现。这必然是世上一则末透露的伟大故事。但有一事是可以断言的,那就是耶稣一次最先的显现中,竟然是作在一个曾经否认祂的人身上,这是何等美妙和感人。耶稣帮助悔改的罪人恢复他个人的自尊,这就是她的荣耀了。

小楼之内(廿四36-49

这里我们读到耶稣在门徒聚集于小楼的时候,如何向他们现出本来面目。在这段经文里,一些重要的基督教信仰,清楚的揭示出来。

(一)经文强调复活的真实性。复活的主并不是幽灵,更不是幻象。祂是真真实实的。死去的耶稣,的确就是这位从死里复活的基督。基督教并不是建基于一些头脑昏乱的人的梦想上,也不是建立在他们眼睛昏花的幻象中;而是建基于那一位在真实的历史里头,面对死亡,与之争战,而战胜死亡,并且从死里复活的。

(二)经文强调十字架之必需性。整部圣经所盼望的,就是这十字架。十字架并不是强加诸神的身上;也不是在一切的尝试经已失败,计划中的事情经已出错然后才采取的紧急措施。它乃是神计划的一部分,是地上的一处地方;在那里顷刻之间,可以见到神永琲漱j爱。

(三)经文强调使命的迫切性。门徒要向全人类宣讲悔改赦罪的福音。教会并不可以永远的把自己关闭在小楼之内;教会乃是要跑到世界每一角落。小楼的经历之后,教会便要肩负起对世界宣教的使命。忧伤的日子已成过去,大喜的讯息要传遍世间。

(四)经文强调权能的秘密。他们要在耶路撒冷等待,等候上头而来的能力。有些时候,基督徒看来是在白费时间,而事实上,他乃是在智慧的忍耐中等待。缺乏准备的行动,通常都是会失败的。等候神有时,为神了作有时。英芬菲在生命迷失于繁琐小事的日子写道:

‘我在格斗──苦苦地格斗!──在时间长流之中。

但不是与公侯和权势──

不是与神和人的黑暗灵魂为敌──

而是与可恶的杯盘碗碟;

与走廊的足印,

与墙上的涂鸦,

与迷惘的耳朵和一双双肮脏的小手,

并与小娃儿无量数的要求。’

然后,即管是在繁忙中,她仍搁下她的工作,要享受与神同在的一刻。

‘以舒畅的双足悠闲底手,我安坐。

我,愚笨、挑剔、盲目有如蝙蝠,

坐下来聆听,和学习。看哪,

我千样事情都比以前做得更好。’

我们安静等候神的时间,永远不会是白费的;在这段时间里头,我们搁下了生命的重担而重新得力,正好是为了肩负这些担子。

完美的结束(廿四50-53

耶稣升天是一个奥秘,并非文字语言所能够表达和描述的。但升天这一事实的发生,才是重点所在。如果耶稣的显现,次数逐渐减少,直到最后而终于消失,这是令人难以想象的。世人的信心,将会遭受严厉的打击。地上的耶稣,终于成了天上的基督,这分野的一天是必得来临。在门徒而言,耶稣的升天显然有三种意义。

(一)这是一个结束。把信心建立在一个血肉之躯的人身上,并且要依赖祂肉身临在的日子已成过去。此后,他们要与一位永远独立于时空之外的主宰相连。

(二)同时这是一个开始。门徒并不是带着一个破碎的心灵,离开这个场景;相反的,他们却是大有喜乐,因为他们明白,自此之后,再没有什么可以把他们与主相隔。

我不知他的岛屿屹立何方,

那些岛上的复叶棕榈在空中飘拂,

我只知我不能漂荡,

在他底爱和眷顾之外。

‘我深信’,保罗说:‘无论是生是死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罗八3839。)

(三)再者,耶稣升天给与门徒一个确证,保证他们得着了一位朋友,不单在地上,也在天上。这是何等宝贝的一件事,因为我们知道,那在天上等待着我们的,就是那在地上充满奇妙的恩慈的同一位耶稣。死亡并不是走向黑暗,而是走向耶稣那里心

他们回到耶路撒冷去,每天不断的在圣殿里敬拜赞美神。路加的福音,始于圣殿,而终于圣殿,这绝不是出于偶然。──《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