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路加福音第二十章

 

{\Section:TopicID=541}五.辩驳人子的权柄(二○18

  二○12 何等样的景象!众师之表不辞劳苦地在圣殿的荫下宣讲好消息,而以色列的领袖们竟侮慢地挑剔祂教导的权柄。对他们来说,耶稣是拿撒勒一个粗鄙的木匠,祂受过很少正规教育,没有学位,没有会堂制度的学术水平鉴定。祂有什么资格?谁给祂这权柄去教训和向其它人传道,并去洁净圣殿?他们都要知道!

  二○38 耶稣向他们提出一个问题作为回答,如果他们答的正确,他们就是回答了自己的问题。约翰的洗礼是由神核准的,还是单单来自人的权柄?他们被难倒了。如果他们承认约翰宣讲的是从神而来,那么,为何他们不遵行他的信息,悔改并接受他所传扬的弥赛亚呢?但如果他们说约翰不过是一个职业传道者,就会激起群众的愤怒,因为百姓仍然认为约翰是神的先知。于是他们说:“我们不知道约翰的权柄是从哪里来的。”耶稣说:“既是这样,我不会告诉你们,我仗着什么权柄教训人。”他们若对约翰的认识不多,为何质问一个比约翰更大的,权柄从何而来?这段经文显示,教导神话语最重要的条件是被圣灵充满。被圣灵充满的人能够得胜那些权柄来自学位、头衔和荣誉的人。

  “你在哪里取得文凭?谁按立你的?”也许是出于妒忌,所以仍然发问这些老问题。没有在一些著名大学或其它地方修读过神学的成功传道人,他们的任命是否合适和有效,多会受到别人挑剔。

{\Section:TopicID=542}六.凶恶园户的比喻(二○918

  二○912 神不断渴望以色列国回转的心肠,再次在葡萄园的比喻中描绘出来。神是那人,把葡萄园(以色列)租给园户(国家领袖──参看赛五17)。祂差派仆人到园户那里收取当纳的果子。这些仆人就是神的先知,如以赛亚和施洗的约翰,他们尝试呼召以色列悔改和相信,但以色列的统治者却一贯不变的逼害先知。

  二○13 最后,神打发祂的\cs9爱子去,明显是希望他们会尊敬祂(当然,神是知道基督会被弃绝)。注意,基督跟所有其它差派出去的人都不同;他们是仆人,祂是儿子。

  二○14 正如他们以往的历史,园户决定除灭这要来承受产业的。他们想得到专有权利,作百姓的领袖和教师──“使产业归于我们。”他们不愿把宗教上的地位交给耶稣。如果他们杀了祂,就没有人能挑战他们在以色列的权力──他们是这样想。

  二○1517 于是把他推出葡萄园外,杀了。这个时候,耶稣问祂的犹太听众,葡萄园的主人要怎样处治这么凶恶的园户。在马太福音,祭司长和长老回答说,他要除灭他们(太二一41);这答案就定了他们自己的罪。在本段经文里,主自己给予答案:“他要来除灭这些园户,将葡萄园转给别人。”意思是弃绝基督的犹太人会被除灭,神会叫别人来得这特权的地位。“别人”可以指外邦人,或末日重生的以色列人。犹太人在这提议前退缩,听见的人说:“这是万不可的!”主引述诗篇一百一十八篇22节,确定这个预告,犹太的匠人弃绝基督,那石头。在他们的计划中,没有给祂留地方,但神已定意给祂超乎一切之上的地位,使祂作房角的头块石头,一块绝不可缺少的石头,在最尊荣的地位上。

  二○18 本节指示基督的两次降临55。祂的第一次降临被描写为在地上的一块石头,人因祂的自我降卑而绊跌,又因弃绝祂而跌碎。在经文的下半节,石头是从天而降,将不信的人砸得稀烂。

{\Section:TopicID=543}七.归给该撒和归给神之物(二○1926

  二○1920 文士和祭司长看出耶稣的话指着他们,就更着意要下手拿他。他们打发奸细去骗祂说一些可以使祂被罗马巡抚拘捕和审讯的话。这些奸细先赞祂是一个不惜一切对神尽忠,并无惧于人的人──希望令祂说一些对该撒不利的话。

  二○2122 奸细就问耶稣,一个犹太人纳税给该撒对不对。如果耶稣说不,他们就会指控祂叛国,把祂交给罗马人审讯;如果祂说对,祂就会因此敌对希律党人(和犹太群众)。

  二○2324 耶稣看出他们的阴谋,问他们要一个银钱;也许祂自己连一个银钱也没有。他们拥有和使用这些银钱,说明他们受外邦权力辖制。耶稣问:“这像和这号是谁的?”他们承认那是该撒之物。

  二○2526 然后耶稣讲出一个命令叫他们闭口无言:“这样,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神的物当归给神。”他们似乎非常关心该撒的利益,却没有同样地关心神的利益。“银钱属于该撒,而你属于神。让世界拥有它的钱币,但让神拥有祂手所造的。”我们很容易在小事上争论不休,却忽略了生命中的真正大事;也很容易给我们的同胞偿还债项,却抢夺了神应得的分。

{\Section:TopicID=544}八.撒都该人辩驳复活之事(二○2744

  二○27 尝试以政治问题来为难耶稣失败了,接着便有几个撒都该人来与祂争辩神学问题。他们否认死人身体复活的可能,因此用一个极端的例子,企图叫复活的教义看上去荒谬。

  二○2833 他们提醒耶稣,在摩西律法中,一个单身男人要娶兄弟的寡妇,藉以延续家庭的名字和保留家庭的产业(申二五5)。根据他们的故事,一个妇人接连嫁了七个兄弟,到第七个死的时候,她仍没有孩子,后来妇人也死了。“这样,当复活的时候,他是那一个的妻子呢?”这是他们要知道的问题,他们以为自己很聪明,提出这个不能回答的难题。

  二○34 耶稣回答说,婚姻关系是这生才有的,不会延续到天上。他不是说在天上,夫妻彼此认不出对方,只是他们的关系会完全不同。

  二○35 “惟有算为配得那世界”这句话并非暗示,有任何人本身配进天堂,罪人唯一拥有的价值,就是主耶稣基督的价值。“那些判断自己、见证基督和承认所拥有的一切都属于祂的人,才是算为配得的。56”从死里复活的人单单指信徒的复活,直译意思是从死人中复活的。说所有死人,包括得救和不得救的,都同时复活过来。这种说法在圣经中找不到根据。

  二○36 本节进一步显示属天形体的优越。不再有死亡。从这方面来说,人要和天使一样;他们要被显为神的儿子。信徒现在已经是神的儿子,但外表上看不出来;在天上,他们要外表上显明为神的儿子。他们在第一次复活中有分,便保证了这一点。“但我们知道主若显现,我们必要像他,因为必得见他的真体。”(约壹三2)“基督是我们的生命,他显现的时候,你们也要与他一同显现在荣耀里。”(西三4

  二○3738 为证明复活的事,耶稣提到出埃及记三章6节,摩西引述主称自己为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如果撒都该人停下来想想,他们会明白到:(1)神原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2)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全都死了,因此必然的结论是,神必定叫他们从死里复活过来。主不是说“我以往是亚伯拉罕的神……”,而是说“我现在是……”神作为活人的神这个特性,教人知道复活是必然的事。

  二○3944 有几个文士承认耶稣的论据的说服力,但耶稣并未就此罢休,再次以神的话为引证。在诗篇一百一十篇1节,大·称弥赛亚为主,犹太人一般同意弥赛亚是大·的子孙;祂怎能同时是大·的主又是大·的子孙?主耶稣自己就是问题的答案。祂作为人子是大·的后裔,然而祂又是造大·的主。他们眼睛瞎了,所以看不见。

{\Section:TopicID=545}九.防备文士(二○4547

  然后,耶稣公开地提醒百姓要防备文士。他们穿着长衣,假装虔诚;他们走过街市时,喜爱人以尊贵的名号称呼他们;他们巧计要得会堂里和宴会中的显要高位;然而,他们抢夺手无寸铁之寡妇毕生的积蓄,以很长的祷告来掩饰他们的恶行。这些假冒为善的行为要受更重的刑罚。──《活石新约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