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路加福音第三章

 

路加福音3:1-20

本段经文的焦点是,“神的话临到他。”路加在此记载了约翰的事工,他记载得较简洁。马太和马可都有一些其它特殊的细节。

我们已经在第1章的末尾,对约翰略有认识,“那孩子渐渐长大,心灵强健,住在旷野,直到他显明在以色列人面前的日子。”

现在我们来到了他显明在以色列人面前的那日。我们发现他在旷野里,摩西曾描述那地区是“大而可怕的旷野。”约翰究竟待在旷野里有多久?我们只能臆测。有人认为他从童年起就住在旷野。我个人相信他是二十岁时到旷野的。那时他应该已经承担起祭司的职分。但他知道神呼召他要从事的工作以后,就去到旷野,预备他作为先知的事工。若是这样,他在旷野住了至少十年。路加记述了他的事工以后,往前跨越了至少一年,写下分封的希律如何受到约翰的谴责,而将他下在监里。

路加描述约翰开始服事的情形时说,“神的话临到他。”这句话是古希伯来人的惯用语,在先知书中一再出现。要注意的是,这里的“话”在希腊文不是logos,而是rhema,意思是“一个特别的信息”。从神那里临到约翰的,不是整个真理,而是他所要传的一个特别的信息。这样并不减低这句话的重要性,反而强调了它的重要性。约翰在旷野时,从神那里得到一个信息,不管这信息是什么,它都将成为他传道的主题。毫无疑问的,这十年以来,他一直在沉思、默想他那个世代的光景。他非常清楚那世代的黑暗。他看到百姓活在罪恶中,心中一定感到痛苦难过。但是他的信息不是从沉思中得来的,他的信息乃是从神来的话。他的沉思也是为了传达这信息所作的预备工作之一。因为神拣选人时,祂所使用的器皿和将要成就的工作之间,总是有着完美的配合。约翰离开旷野出去传道,他不是和他那个世代讨论他所看到的情景,讨论他专心观察的结果。神的话在旷野临到他身上。

我不太喜欢这句话的翻译。若从希腊文直译,应该是“神的话临到他身上。”有一股力量从上面压下来。神的话压迫着他。这是传福音必备的资格。神的话降在一个人身上。他应该在各方面预作准备,这是很重要的,但除非有主的话临到他身上,否则他还是不能出去传道。这份事工最奇妙之处即在此。

我们思考有关这事工的记载时,需要注意三件事:

1.从事这事工的日期;

2.临到约翰的呼召;

3.呼召之后的操练。

施洗约翰工作的日期

我们要注意,路加用来记述神的话临到约翰的日期之方法。他用了一个帝王,一个巡抚,三个分封的王,和二个大祭司来标明日期。如此把整个世界都提到了。神的话临到约翰是在旷野,但其产生的影响不久就在犹大显露出来。路加藉此也指明了,这个影向具有世界性的意义。

让我们从这一串大人物的名单中,来看当时的情景。路加说,那是该撒提庇留在位第十五年。杜伦(Van Doren)如此形容他,“该撒提庇留是一个有才干、有野心、冷酷、放荡、无耻、残忍的人。”“该撒提庇留在位……”路加所用的“在位”一词颇引人注目。这词原文是Hegemonia,意思是世界霸主,世界的统治者。我们一看到这个词,跟前就可以浮出当时的一幅画面。该撒提庇留后来隐退到加柏利(Caprea)岛,过着荒淫无度的生活,以致人们以为他因纵欲而丧生。有关他死亡的不实谣言传出之后,他们就宣告由加利古拉(Caligula)继位,而实际上他仍然活着。于是他就采取残酷的报复手段,最后罗马人民忍无可忍,只好将他闷死了。而在那之前,他确实掌有世界的统治权。神的话就在那时临到约翰。这事无人知晓,即使他们知道,也不会当它是一回事。

再来看其它提到名字的人。彼拉多是巡抚,是罗马帝国的代表,握有那个地区的生杀大权。那三个分封王都是罗马帝国所分封的。另外提到两个大祭司,他们不是根据神的制度设立的,他们无权担任大祭司的职分。亚那是大祭司,但罗马反对他,就以该亚法取代他的位置。亚那仍被允许保留他在犹太人公会中的名字,和主席的职位。我们看见罗马竟然还安排神古代百姓的祭司职位。

从这些名字所暗示的当时世界之光景,转过来看神百姓以色列民的光景。他们被分割,由分封的王统治,被堕落的祭司所摧残。

施洗约翰的呼召

神的话就在这样的光景中临到。它降在那里?不是高傲地矗立于七山之上的罗马,不是陷于属灵和道德败坏里的耶路撒冷,不是悖逆神的百姓中。神的话略过了帝王,巡抚,分封王,祭司,光照在旷野中神预备好的那个人身上。对我来说,这有非凡的意义。“旷野”的地理环境是有启示性的。神的话在何处能找到一个降落点?不是罗马,不是耶路撒冷,不是象征着世界属灵和道德光景的城巿,乃是旷野。一千九百多年过去了,我们现在知道,当时世界历史上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神话语临到这个人。它发生的时候,表面上看没有引起任何涟漪,可是祂所行的大能工作,影响却非同小可;但当时的罗马帝国的人对此却毫无所觉。世界继续走它悖逆的灭亡之路。然而,神还是在这世上找到了一个有利的据点。约翰这位在旷野中至少住了十年的人,有一天因着压在地他上的担子,因着永生神交付给他的信息,而起身从旷野出来,宣讲这信息。

约翰的事工

3节提到他信息的主旨,“宣讲悔改的洗礼,使罪得赦免。”

约翰是旷野里的呼声,是预备主道路的人,他论到罪,以及那世代最需要的罪得赦免。约翰所传的洗礼仪式,是悔改及罪得赦免的外在表现,洗礼本身不能使罪得赦免。它只是表明一种心里的态度,这种态度可以使人的罪得赦免,他就在此打住。他的事工从未超过这个界限。约翰的事工是不完全的,虽然他光荣地成就了神的旨意,并且传达了神的信息,但约翰的整个信息乃是在宣告,弥赛亚的来临才能使这一切完全。他说,“我是用水给你们施洗,但有一位能力比我更大的要来。”他不是神的道,甚至他所宣讲的神的话也是不完全的。他只是一个声音,一个使者,为神的“道”而铺路,为神透过祂儿子对世人所说最终的话作预备。只有透过神儿子,罪才能得赦免。

约翰讲道的方式极其严厉,“毒蛇的种类,谁指示你们逃避将来的忿怒呢?”马太告诉我们,约翰是看见人群中的撒都该人和法利赛人,而讲出这样的话。这些人自以为不需要悔改,所以他才用如此尖锐、刺耳的话,称他们为毒蛇的种类。

他更进一步,要他们真心的悔改,“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他告诉他们,他们所倚赖的是他们肉身与亚伯拉罕的关系。但他声称,神能在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

约翰在他的事工里,常和问道者谈话,我们也有一些他的谈话记录。他以先知的身分提出呼吁后,众人问说,我们当作什么呢?他的回答很引人注目。他说,“有两件衣裳的,就分给那没有的;有食物的,也当这样行。”一切举动要以爱作出发点。关键词在“给”。你把两件衣裳里的一件给人,你若有食物,别人却饿着肚子,就该分给他一些食物。在登山宝训之前,在耶稣的教训之前,在所有类似的教导之前,约翰就揭露了这个事实──最高的道德,乃是为爱所管理的生活。约翰和耶稣说的是同一件事,他是王的先锋。

然后税吏到他也面前(也许是税吏的代表),问他,“夫子,我们当作什么呢?”他回答,“除了例定的数目,不要多取。”这里是同样的爱之律,要他们在替罗马政府收税时,不可多取。又有兵丁前来,问他,“我们当作什么呢?”他说,“不要以强暴待人,也不要讹诈人,自己有钱粮就当知足。”可见他在给每一个人的答案中,所强调的都是爱之律。

然后我们又从路加的记载,看见了最后一个要点。约翰的使命产生的结果之一,就是别人对他有了错误的看法。15节说,人们心里猜疑,以为他就是弥赛亚。于是约翰作了极清晰的说明(16-17节),他的话也充分发挥了他作先锋的功能。

请注意这段经文里“我”和“祂”的对比。约翰说,我有我的事工,我有我的信息,就是从神所受的话。我的信息一切的意义,就总括在我所能作的事上。我用水给你们施洗,那只是一个记号,表明心里的改变;我所能作的就止于此。但是祂来了,要用火给你们施洗,那不是记号,而是事实;那不只是心意的转变,也是本质的转变。我用水施洗,仅仅象征你们思想得了洁净,但如果仅是如此,你们还是无助的,没有盼望的。那在我后面来的,祂要用灵与火给你们施洗,使你们的本质得到改变。心意的改变是必要的,否则无法产生本质的改变。人必须先改变他的心意,圣灵的洗才能改变他的本质。

这段经文记录了那奇妙而有能力的事工。这事工触及了各阶层、各类型、各种光景的人。犹大各地的人都聚到约翰那里,甚至希律王也听他。这里有一个极富意义的宣告,就是当时希律王非常喜欢听他讲道,所以虽然希律王沉迷罪恶,他还是尊敬约翰,想要救他脱离荡妇希罗底的毒害。他将约翰下在监里,不是为了反对他,而是为了保全约翰的性命。

约翰的声音,是四百年来第一次发出的真正的先知之声音,它传遍了山谷、乡村,人们从各处前来要听他。但是这声音最奥妙之处,在于它只是替一个更伟大的事工预作准备。路加指出,这是应验以赛亚的预言,所以具有非凡的意义。马太、马可、约翰也都提到了这一点。每一位福音书作者都将约翰的事工和以赛亚书中预言的事连结起来。如果我们从以赛亚书40章起往下读,就会读到借着神仆人的来临,旷野要绽发出玫瑰;祂要经历痛苦,迈向胜利。约翰是神仆人的开路先锋,他自己负有一个伟大的事工;但最奇妙的是,这事工只是为了另一个更伟大的事工铺路。

有关约翰事工的思考,就在此告一段落。但我心中有一些问题。我在想,是否现今我们就不需要这一类的事工了?是不是基督今日已经不需要施洗约翰为祂预备道路?每逢我想到现今的福音工作大多缺乏严厉刺耳的信息,我的疑虑就更深了。我怀疑若没有约翰的铺路工作,基督的信息是否能传遍各方。也许有人会反对我这种说法,那么我换一种方法说。就算约翰的事工已经成为过去,没有必要了,那么基督的信息是什么?根据圣经记载,基督的信息中,第一个要点就是约翰的整个信息,让我们回到马太福音,“从那时起,耶稣就传起道来,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

这正是祂着手之处,祂也从未离开这一点。但也有人说,耶稣的语气要比约翰温柔得多。让我们再想想看。约翰说,“毒蛇的种类。”当同一群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反对耶稣,说祂行神迹是出于魔鬼的时候,听听看耶稣怎么说。祂圣洁的嘴吐出责备,祂也是说,“毒蛇的种类。”并且进一步说,“你们……是恶人。”那是多严厉的话!如果我们不明白,悔改的呼召必须在相信救赎主的呼召之前,我们就会多少丧失了基督信息里一个不可或缺的要素。

路加福音3:21-38

路加对于耶稣人格的描写,在这段经文里达到了顶峰。他作了其它福音书作者所没有作的事──提到耶稣“开头传道”的年龄。“传道”二字在希腊文原文中是没有的,翻译圣经的人为了行文流畅而加上了它。我不是争论这种译法,但我记得路加写使徒行传给提阿非罗时,一开头曾说过,“提阿非罗阿,我已经作了前书,论到耶稣开头一切所行所教训的。”因此我认为,如果想在这里有所添加的话,最好采用路加自己的用语,译成“耶稣开头所行所教训。”

他说到祂的年龄,约三十岁。三十岁正是人的性格臻于成熟之际。约瑟在法老王面前开始他那不平凡的工作时,正是三十岁。摩西的律法规定,利未人是二十岁开始进入祭司职位,但要等到三十岁才能担负起全部工作。大卫王是三十岁登基。文士也是十岁时接受工作的记号,开始他们的工作。路加说,耶稣完美的人格,在祂大约三十岁时发展到了全然成熟的境地。

我们最好略为重述一下路加有关我们主这个人的描述。第一讲中我曾说过,路加用科学的方法,正确考察一切事,然后用艺术的笔法,顺序写下来。他首先论到那婴儿诞生前的事实,先是马利亚因至高者的能力受孕,然后他又记录了祂诞生的情形,祂第八天受割礼,四十天奉献与神,十二岁上圣殿,以及接下去的十八年祂如何在顺服神的心意中成长。

关于这十八年的情景,其它的记载也有间接的说明。马太和马可用不同的方式,也记述了同样的事。马太福音13章记载,人们说祂,“这不是木匠的儿子么?”马可福音6章,人们说祂,“这不是那木匠么?”两处都提到,人们知道约瑟,马利亚,认识耶稣的兄弟雅各、约西、犹大、西门,以及祂的姝妺们。那里揭露了这些年来耶稣的家庭生活。祂的职业是木匠,是技术性的工人,是建筑和制木器的工匠。不久,祂开始传道之后,祂的本行给了祂不少帮助。祂谈到轭,那是祂曾制作过的;祂提到犁,这也是祂作过的;祂谈及盖屋子在盘石或沙土上,这也是祂作过的,所以祂知道得很清楚。路加福音4章,我们可以找到另一个间接的说明。我们读到祂“照祂平常的规矩”进了会堂。

这一切给了我们一幅画面,看见这十八年来祂的家庭生活。祂与母亲、养父及弟妺同住,在木匠铺学习使用工具的技术,熟悉制造轭、犁及盖房子的技巧,每一个安息日进会堂,听别人读律法和经卷,并听官长的教训。

现在,这些年月都过去了,祂成熟了,开始执行祂的弥赛亚使命。祂不是在那个时候才有弥赛亚的身分,而是在那时着手执行祂的弥赛亚使命。

路加首先记录祂开始工作的事实,祂受圣灵的膏,以及祂开始弥赛亚事工时得到父神对祂的证明,然后再回头记录祂的家谱。我们则反过来思考,先看祂的家谱,再研讨祂开始工作时的记录。

路加说,“依人看来,祂是约瑟的儿子。”普通的读者也许会以为这句话的意思是,大家都认为祂是约瑟的儿子。事实不然,这句话的意思是,按着律法说祂是约瑟的儿子。祂不是约瑟真正的儿子,而是认养的儿子。家谱接下去说到约瑟是“希里的儿子”。但是马太说,约瑟是雅各的儿子。事实上,希里是约瑟的岳父,马利亚的父亲,这个家谱记录的是马利亚的家系。我们若将路加福音和马太福音的家谱互较,会发现从亚伯拉罕到大卫之间的名字是一样的,但到了大卫就开始有歧异。马太是以所罗门承继大卫,路加是以拿单承继大卫。耶稣是马利亚所生,承继了大卫和拿单这一个系统。

路加就沿着真正的家系,回溯到大卫的皇族家系,以及整个国家的祖先亚伯拉罕。但他并未在此打住,他看出耶稣不仅仅是大卫的子孙,亚伯拉罕的后裔,他一直回溯,最后说到那惊人的事,“塞特是亚当的儿子,亚当是神的儿子。”那是路加对于人的解释,他认为耶稣应验了神最初创造人的理想。耶稣在人性方面,是神的儿子;但在更深远、永琲滲咿吨霅情A祂也是神的儿子。

在此暂停一会,来观察那些人名所标示的亮光。亚当传塞特,而不是该隐;以诺,而不是拉麦;挪亚传闪,而不是含,或雅弗;亚伯拉罕传以撒,而不是以实玛利;雅各,而不是以扫;大卫传拿单,而不是所罗门。我们可以看见,神在行事的过程中,废弃了人以为最重要的事。神与人交往时,丝毫不顾长子继承权的旧律法。如果长子失败了,就会被搁置一旁,由别人取代,而神的旨意却是绵延不断的。

我们看见,彼得所承认的那个伟大原则──“我真看出神是不偏待人”在这里显明了。神从不在意那些次要的事,正如彼得所说,“原来各国中那敬畏主行义的人,都为主所悦纳。”

受洗

现在再回过头,来看我们的主开始弥赛亚任务时,所发生的奇妙故事。路加首先在这里提到耶稣和众百姓一同受了洗,然后记录接着所发生的事。请注意我们主的态度,祂在祷告。路加在描绘主这个人时,特别提到祂在祷告。希腊文新约中,有八、九个不同的字,用来表达祷告的举动。这里用的一个字,可以涵盖其它所有的字。这字的希腊文是Proseuchomai,意思是盼望,渴慕,它包括了新约中整个祷告的事实。盼望未来,那就是祷告。祷告有许多举动,有怜悯,有谢恩,有恳求,但这个字是在描述整个祷告的态度,那是一种在神面前敬拜、赞美的态度。祂在祷告,祂已经遵守了洗礼的仪式,与罪人同列。现在祂存着赞美和敬拜的态度在神面前。

这是路加福音一个引人注目的特征。这是头一回提到主在祷告。5:16说,祂在名声益隆之时,退到一边祷告。同一章也提及,祂挑选十二个门徒之前,先退去祷告。第9章说,祂在该撒利亚腓立比向门徒挑战,问他们别人说祂是谁之前,也曾自己祷告。同一章里,路加说祂在山上变像时,祂也正在祷告。11章他告诉我们,门徒对祂说,“求主教导我们祷告。”他们已经观察了祂的祷告。22章路加进一步说,祂到客西马尼园去祷告。因此路加在这本福音书里,有七个场合中是用“祷告”一词来描述这位人子的态度和举动。

祂由出生、长大、增长、成熟,到现在借着受洗将自己献与弥赛亚的职分,我们看见祂正在祷告。路加强调祂受洗之后就向神祷告,这是意义深远的一件事。那是一种赞美、敬拜、顺服神、倚靠神的态度。

受圣灵的膏

我们来看发生的事。“天就开了。”注意,不是“诸天就开了。”路加是希腊人,但这里却是一个希伯来人的故事。希伯来人所谓的诸天,有明确的哲理存在。第一种天是环绕着世界的大气层,耶稣曾提到这种天,祂说,“你们看天上的飞鸟。”第二种天是星际太空。第三种天是天使和正义之灵居住的地方,是神在宇宙中最高的显现之处。我们主教导门徒祷告时,祂首先用“天”的复数形式,然后再用单数的天。“我们在天上(原文是诸天)的父……愿你的旨念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单数的天,指主要的天,最中心的天)。”

现在,“天就开了。”显然这里指的是第三种天。圣灵降临在祂身上,形状彷佛鸽子。如果我是翻译圣经的人,我会将这句希腊文直译出来,就成了“这灵,这圣洁降临在祂身上。”它所强调的,是这灵的圣洁。神的灵降在祂身上,绝对不会使这灵的圣洁受到任何污染。世界上有些人,圣灵是无法降在他们身上的。圣灵只能借着圣洁的耶稣基督,进入我们心中,住在我们里面。我们能够接受圣灵,实在是救赎恩典的奇迹!圣洁的灵从天上下来,在祂身上找到有利的据点,因为祂完全合乎神的圣洁。

圣灵的形状好像鸽子。形状就是外表,外面的样子。保罗后来说到基督,“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的居住在基督里面。”此处是圣经中仅有的一次,以鸽子来比喻圣灵。他勒目(Talmud,犹太人的法典)文献中,提到一次类似的事情。它说到有关创世记1:2时说,“神的灵好像鸽子运行在水面上。”英国大诗人弥耳顿(John Milton)显然对他勒目文献很熟悉,因为他的诗中说,

展开大能的双翼

    一如鸽子,栖息在

辽阔昏暗的洪荒

有人会恭敬地问,用鸽子比喻圣灵究竟有何意义?我必须承认,我无法武断地回答这个问题。但我记得耶稣有一次用了一个醒目的词来说到鸽子。祂告诉祂的门徒,在世上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驯良就是纯洁,热诚,单纯,没有诡诈和欺骗。鸽子是驯良的象征。我每逢读到这里的时候,都会再度想到古代的制度,献祭的条例,以及穷人以鸽子作祭物的事实。鸽子当然是代表牺牲。早在没有人类之前,神的灵就已经运行在空虚混沌的地上,这灵一直在混沌的地上,直到神重建这个世界。那圣洁的灵现在在人子身上找到了立足之处,就降下来,祂以鸽子的形状出现,象征着祂的驯良和牺牲。

然后有声音从天上下来。我们从圣经的记载读到,耶稣一生的事工中,一共发生三次这样的事。

1.这里是第一次,是祂受洗之后发生的;

2.然后是祂在山上改变像貌时,有声音从云彩中出来;

3.第三次是约翰福音12章所记,当希利尼人前来,祂正置身十字架的阴影下时,有声音从天上下来。

三个场合,每次都是在十字架的范围之内。祂正与罪人一同受完洗,和犯人同列(这预表祂将受死亡的洗)时,有声音从天上来。在变像山上,祂与天上的访客谈论祂将要成就的十字架事工时,有天上的声音降下。祂在耶路撒冷的最后一日,希利尼人等着见祂,祂谈到祂的十字架,谈到一粒麦子必须落在地里死了,祂说,“我现在心里忧愁,我说什么才好呢?父阿,救我脱离这时候,但我原是为这时候来的。父阿,愿你荣耀你的名。”这时就有声音从天上下来。

这声音是一个双重的保证。首先对耶稣这个人说,“你是我的爱子。”让我再以原文的语法改成,“你是我的儿子,我所爱的。”祂这完全人,正站在那里祷告,圣灵以鸽子的形状,降临在祂身上,因为祂是一个新的救赎行动之据点。有声音说,“你是我的儿子,我所爱的。”

接着是第二句话,“我喜悦你。”那是天上对祂的评价。注意这句话的价值。首先,它照明了过去三十年的岁月,神赞许祂这三十年的生活。三十年来,祂行在遵守神旨意的正路上,从未偏离左右。三十年来,祂的生活、思想、言行、工作,无不使神的心得到满足。因此神说,“我喜悦你。”

更进一步说,这句话不仅仅是赞许过去的三十年,并且也接受将要来的三年半,当祂在约但河受洗时,就已经表明了未来三年半的方向和目的。“你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你。”

因此,路加将道成肉身的这个人放在我们面前。人类一切的历史在这个“人”里面得到了新生。那是神为人类预备的一个新起点。在这里我们看见了保罗所说的第二个人,和路加所说的耶稣。从这一点开始,一直到整本路加福音结束,我们将看见祂如何在神的计划中行事,教训众人。──《摩根解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