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路加福音第五章

 

路加福音5:1-16

有关基督的公开服事工作,路加前已描述了祂在加利利的那个安息日,并且记载了主的宣告,祂声言祂必须到别的城巿去传福音。现在路加又告诉我们,“耶稣在加利利的各会堂传道。”

然后,他接着记载了那一段传道事工期间所发生的一些事件。在本段经文中,我们可以看见两件事。让我们花点时间来看这些事件和主传道程序的关系。

我们必须非常小心,不要将这里的捕鱼,及主对门徒就此所说的话这件事,和主呼召那四个人舍下网跟从祂的事件相混淆。我所以特别强调这一点,是因为常常有人误把这两件事混淆成一件事了。马太4章,和马可1章都记录了主呼召门徒舍下网跟从祂,人们很容易把那件事和现在的这件事混在一起。事实上,这两件事发生的场合有非常明显的区别。马太4章和马可1章记载,当我们的主呼召那些人舍下鱼网跟从祂的时候,他们正在捕鱼,正在撒网。但是本段经文记载的是,那些人正在洗网。从后面的记述中,我们发现他们已经打了一整夜鱼,结果一无所获,他们只好离开空船,洗网去了。主第一次呼召门徒撇下鱼网跟从祂,是祂在拿撒勒开始服事工作,和祂以迦百农作祂事工基地中间所发生的。祂在前往迦百农的路上,经过湖边,看见那些人,就呼召他们舍下网跟从他,他们就如此作了。马太和马可都为这件事作见证。这四个人在我们的主受洗之后,立刻就作了祂的门徒。但是显然的,只过了几个星期,他们又回家了,我想可能是主打发他们回去的。后来,祂要开始祂的公开服事工作,所以再度呼召他们,舍下鱼网跟从祂,而他们也听从了祂。因此这里所记的,就是他们第一次跟从祂后,又回到老本行去打鱼。这一点,在这个事件中是非常重要的。

另外我事先要指出的是,洁净长大痳疯的事件是紧接在登山宝训后面发生的。马太记录了整个登山宝训,马可只记录了一部分,路加则未提及。但是在第6章所记载的教训和登山宝训非常相近,然而那不是登山宝训。我们的主只是另外强调登山宝训中的一部分教训,并且作了一番补充。我们最好记住这一点,因为这关系到我们对洁净长大痳疯这事件的研究。当耶稣离开祂讲登山宝训的那座山时,那个长大痳疯的就来到祂面前。我相信很可能他一直站在群众的外围,听耶稣的教训。我也认为,就是因为他听了耶稣的教训,看见了耶稣,他才会走到祂跟前去。

现在让我们来看这两个事件。

得人如鱼(1-11

先看前十一节所记载的那件事。

“耶稣站在革尼撒勒湖边,众人拥挤祂,要听神的道。祂见有两只船湾在湖边,打鱼的人却离开船,洗网去了。有一只船,是西门的,耶稣就上去,请他把船撑开,稍微离岸。”

我相信当时渔夫们都在附近,所以祂才能对西门说话。请注意祂的行动所具有的意义。这些人那时已打了一晚上的鱼,却毫无收获,他们第二天只好离开船去洗网。在几个礼拜以前,祂曾呼召这些人跟从祂,他们也确实舍下了船、网、父母、亲友去跟从祂。但是我们看见,现在他们又回去从事他们的老本行,至于其中的细节,圣经没有记载。注意我们的主作了什么。我们没有任何记载,提到祂责备他们。但是我认为从整个事件的发展中,可以看出来主对他们重返旧业的行动是有所批评的。祂登上了其中一只船,就开始发号司令。祂没有先问,这只船可不可以借给祂。祂虽请西门把船撑开,但也是一种命令的口气。我不知道他们又回去打鱼的原因,我只能作一番推测。事实上,在我学作门徒的生活中,我也不止一次作过这样的傻事。如果我们想象当时的情景,注视着西门、安得烈、雅各、约翰,就可以看见也们一定睁大着眼望耶稣,一脸的困惑,他们心里一定在想,祂打算作什么呀?

然后祂叫西门来,请他把船撑开,稍微离岸。西门照办了。耶稣就坐下,从船上教训众人。对艺术家来说,这实在是一个上好的题材。那只小船轻轻地在海面上摇曳,而西门也坐在船上,聆听着主的教训。

接下去发生的事件颇有意义。路加没有记载那一天祂说了什么,但他叙述了导致这事件的前因。“讲完了,对西门说,把船开到水深之处,下网打鱼。”祂结束了祂的教训,现在祂竟然主动地去和他们一同打鱼!祂曾要他们舍下鱼船、鱼网,他们也一度遵从,但后来又重返旧业。现在祂来了,祂拥有鱼船的主权以后,却对他们说,再去打鱼吧!把船开到水深之处,下网打鱼。

接着美妙的事发生了。西门以渔夫的立场提出抗议,“夫子,我们整夜劳力,并没有打着什么。但依从你的话,我就下网。”注意西门心中的活动。他先提出抗议,然而很快的他就说了“但”这个字。他又称祂为“夫子”。“夫子”这字的原文不是指老师,而是指船长,是一船之首。他们撒下了网,没有多久网就圈满了鱼,他们不得不请别人支持,因为船甚至快沉下去了。然后彼得就俯伏在耶稣膝前说,“主阿!离开我,我是个罪人。”

彼得的意思是什么?他是说,哦!放弃我吧!我是个罪人。一年多以前,你曾望着我,告诉我要作一块石头(彼得直译为石块)。后来我回去继续打鱼,因为当时你没有呼召我舍下一切。但几个礼拜以前,你要我舍下鱼网跟从你,我照办了。可是现在,你看我又回来打鱼了,我根本不是个作石头的料。彼得是在承认他重返旧业的错误,所以他说,放弃我吧,我是个罪人。

耶稣如何回答也?哦!祂的回答何其美妙!祂说,“不要怕!”祂对这个朴实的、容易动感情的、看来一事无成的人说,“不要怕!从今以后你要得人了。”

这个“得”字,在希腊文中是一个很特殊的动词。在新约里它只另外出现过一次,就是保罗写的提摩太后书2章,他说:

主的仆人不可争兢只要温温和和的待众人……用温柔劝戒那抵挡的人,或者神给他们悔改的心,可以明白真道。叫他们这已经被魔鬼掳去的可以醒悟。

保罗所用“掳去”一词的原文和路加这里所用的“得”,是同一个字。至少让我们看见了这个字在新约中的两处用法。一处是主说到彼得要“得”人,一处是说到那些被魔鬼\cs14“掳”去的人。

“从今以后”也是一个伟大的词。它割断了过去,改变了一切。西门说,我又怍了傻事,你呼召我跟从你之后,我又跑回去打鱼了,“主阿!离开我,我是个罪人。”但耶稣对他说,不要怕!那些旧事都已经过去了,以后你再也不会作这种傻事了,“从今以后,你要得人了。”

祂向这一小群渔夫,启示了在他们所熟悉的渔事上,祂也是至高无上的。借着这个启示,祂显明了祂在他们不熟悉的范畴中,也占有至高无上的地位。祂指出祂来到这世上所要作的工作,以及祂需要他们相助的工作,就是要得人。在以后艰难的岁月中,当他们在人生的大海上历经风暴、危险,以得着人时,他们必定会想起当日祂来到他们中间,与他们一起打鱼的时刻,祂向他们指出了祂是一切的主。

这件事具有永远的价值。耶稣借着使他们得到满船的鱼,向他们启示一件事,就是祂要他们舍下鱼网,为的是要他们去得人。

这件事对我们有什么教训?首先,基督呼召人加入祂的服事工作,并且要求人将自己的恩赐,奉献在祂的服事工作上,好让祂能使用每个人的能力,将其转变成作祂工作的能力。我从未听过基督对我说,来跟从我,我要使你得人如得鱼。为什么?因为我不是渔夫,我对打鱼的事也毫无兴趣。一八八六年,我还在一所学挍教小孩子时,主对我说,来跟从我,我要使你作多人的老师。祂要将每一个人的能力用在祂的国度中。这就是这个故事的哲理。

现在回到打鱼的事例上。在这里我们学到一个功课,就是祂要使用我们的船和我们的网。我们的责任不仅是提供渔夫,也要提供船、饵、网;不仅提供工人,也要提供一些组织、团体。然后,祂所要求我们的,就是顺服祂的主权,称祂为主。不仅是把船交给祂,也把我们自己完全交给祂。

一旦祂得看了我们的网和船,祂就要使我们的工作大有果效,以致于网险些裂开,船几乎下沉。如果我们教会里的一个组织,在祂大能的催促之下,工作仍然一无进展,那么我们就知道,祂不在船上。如果祂在船上,我们的网就会因丰收而险些裂开。

其次,如果因为大成功,我们的网快破,船快沉之际,我们就应该招呼其它船上的同伴来帮助,这乃是教会合一的真价值。

长大痳疯的得洁净(12-14

现在来看第二个事件,就是长大痳疯的得洁净。路加写道,“有一回,耶稣在一个城里。”他未提及这城的名字。发拉尔曾推测这城可能是哈丁(Hattin)城,位于耶稣颁布国度宣言的那座山脚下。那个长大痳疯的人来见耶稣,他说,“主若肯,必能叫我洁净了。”他没有求主洁净他,他只是表达了希望得洁净的意愿。路加说他“满身长了大痳疯”,已经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根据利未记的法则,到了这种地步的痳疯已经不会再传染给别人。显然他也没有任何治愈的可能了。他说,“主若肯,必能叫我洁净了。”

以前我曾批评他到主面前来的方式。这个人明明知道基督有能力医治他,却不敢确定基督愿不愿意医治他。其实我们应该说,这个人不但相信基督的能力,因为他说“必能”叫我洁净,他也是一个谦卑的人,因为也承认耶稣的主权,他说,“主若肯。”他渴望得洁净,但他没有如此求。他把这件事和祂的主权放在一起,他知道主能够洁净他。我现在越来越认为,“主若肯”这个句子启示了一个卓越的事实,就是这个人站在主面前的时候,虽然他渴望得洁净,他也确信祂能够洁净他,但他将“主若肯”这句话,当作他祈求的先决条件。我们在一切的祷告中,也应该把这句话当怍先决条件。

然后发生了什么事?让我们仔细的读。路加说,“耶稣伸手摸他,说……。”在耶稣的行动和祂说的话之间,有一个分词,(中文圣经的翻译无法看出来,译注。)表示祂的行动和说话是同时发生的。并不是祂先摸了那人,再开口说话。祂乃是一边说,一边行动。事情的发生好像在一霎时间,祂的手还没有完全触到他,祂的话还没有说完,那个人的大痲疯就得洁净了。“大痳疯立刻就离了他的身。”

基督对他说的话是,“我肯,你洁净了罢!”祂似乎是说,你已经遵守了生命的最高法则,你不是用命令或要求,来提出你的渴望,你乃是顺服我的旨意,承认我的能力,知道我能使你洁净。“我肯,你洁净了吧!”祂伸手摸他,大痲疯立刻离了他的身子。

这里有一个老问题,不断引起各方争论。有人说,耶稣摸那个长大痳疯的人,是违背了摩西的律法,因为摩西的律法规定,任何人都不可接触长大痲疯的人。我个人相信,祂并没有违背律法,祂没有摸长大痲疯的人,祂摸的是一值得了洁净的人。祂的话语和行动是同时发生的,当耶稣的嘴刚说出“我肯”,这句话时,祂洁净的大能已经开始运行了。就我看来,祂摸他是为了向人显示,他已经得了洁净。祂摸他,是表现他的洁净,因为耶稣不会破坏摩西律法的一点一划。

任何人读了这段故事,都会从其中得到一个启示,就是主也在对付道德上的弊病,就是罪的痳疯病。有人说,圣径从来没有将痳疯病当作一种罪,这也许是对的,但是历代以来的信徒、希伯来的解经家、神学家,以及基督徒的解经家、神学家,一般都认为痳疯病是物质界中,最能够启示灵性上的罪之蒙征,虽然圣经中并没有这样说。新约圣经从未说基督“医治”痳疯病,祂乃是“洁净”痳疯病,这点可以作参考。痳疯病初发时是不知不觉的,它逐渐侵蚀、痳痹、摧毁人的生长,所以最适于用来象征罪。这里就是一个绝佳的例子。这个人身上长满了大痳疯,基督有绝对的权能洁净他;这有更深一层的意义,象征了基督也能洁净人灵魂里罪的痳疯病。

结果如何呢?祂嘱咐他不要告诉别人,只要照灵着律法的要求,把身体给祭司看,并且献祭,祂又加上一句有意义的话,“照摩西所吩咐的……叫众人作证据。”去向那些祭司,属灵的官长,那些对祂怀有敌意的人证明他得了洁净。

然后,路加告诉我们,“耶稣的名声”越发传扬出去。前面我们曾经提起过,同样译成“名声”的,有三个不同的原文,第一个希腊文是pheme,意思是“传闻”。第二个字是echos,意思是“大喧嗓”。第三个字是logos,意思是不只传闻,不只在众人中有大喧噪,而是在理智上有所了解和认识。这里路加用的是第三个字。这是说,在祂洁净大痳疯之后,众人在理智上对祂有了认识和了解。

还有一件美妙的事,我们只需简略带过。“耶稣却退到旷野去祷告。”祂离开了那长大痳疯的人,离开了群众,离开蜂涌而至的人潮,退到旷野去祷告。这里的“祷告”一词,不仅指祈求,它本身还有崇拜的含义。祂离开了众人,去与神交通。

路加福音5:17-28

在这段经文中,我们看见官长们对耶稣的敌意,越来越明显了。

其实当耶稣头一年在耶路撒冷事奉的时候,他们就已经露出了敌意。我们从约翰福音可以知道,耶稣在毕士大的廊子下,如何医治了那个病了三十八年的人。那时就引起了人们的反对,原因是,

1.他们说祂使那个人犯了安息日;

2.也是主要的,因为祂自称是与神平等的。

路加尚未提到这些事,他只是记载了魔鬼对祂的激烈抵挡,以及拿撒勒的同乡对祂的态度。这里是第一回,他记载了官长们对耶稣的敌意。

前一章的研读中,路加说祂的“名声”越发传扬出去,人们开始了解祂;从这时起,官长们敌对的态度和行动就开始显露出来了。这种敌意从未缓和过。我们从路加或是其它福音书中可以看出,自这时候起,这种敌意就一直存在着。我们也可以看见耶稣一面安静地继续祂的工作,一面应付四周反对的势力,祂不轻忽这股势力,祂乃是以镇静的威严对付它。

此段经文可分成两部分。

1.从17-26节记载了那不寻常的一日。

2.27-28两节记载了利未的被召。

不寻常的一日(17-26

我为什么说17-26节记载了不寻常的一日?我用“不寻常”这个词,是从下文中来的。“众人都惊奇,也归荣耀与神,并且满心惧怕说,我们今日看见非常的事了。”希腊文“非常的事”(paradoxia)是由“反”(para)和“观念”(doxa)两字构成的,意即不是人的观念所能了解的。这些人说,我们看见了无法了解的事。因此他们为这些事归荣耀与神,并且满心惧怕。

他们究竟看到了什么?首先是祂的教训和医病的大能。在场的有法利赛人和教法师,他们是从加利利各乡村,并犹太及耶路撒冷来的。显然对这些教法师和宗教领袖们来说,基督已经成为他们一个日渐严重的问题。所以他们聚集在一起,“在旁边坐着”,仔细观察祂。这是一个引人注意的场面。

瘫子得医治

突然之间,他们的聚会被打断了。有人拆穿了房顶,把一个人缒下来到他们中间。那是一个瘫子,他因为道德上的病而得了瘫痪。当然不一定每个病例都是如此,有许多病不是因为人犯罪而得的。但是这个瘫子,他深受道德、肉体两方面疾病的折磨。他的瘫痪是因他犯罪而得的,这点我们可以从主对付他的方法上得知。他们都为这个出其不意的中断感到吃惊,但更惊奇的事还在后头昵!

那个人躺在那里,他知道他肉体上的病痛是因他道德上的不洁净而导致的。耶稣看着他说,“你的罪赦了。”祂没有先医治他,没有先对付他肉体上的疾病。祂首先对付的,是引起肉体疾病的根由。祂说,“你的罪赦了。”

祂的话立刻遭致法利赛人和教法师的批评。他们一直坐在那里冷眼旁观。显然他们从祂的教训中找不出可以引起争论的地方,现在祂终于出了漏洞。祂竟对那人说,“你的罪赦了。”他们为此而议论纷纷。他们发现了什么?他们认为祂说了僭妄的话,因为“除了神以外,谁能赦罪呢?”这些律法师说,祂侵犯了神的特权,祂说了只有神能说的话。他们发现祂犯的是僭妄的罪。

让我们停下来想一想。他们说得对吗?他们的理由是,除了神没有人能赦罪。这话一点没错。他们说祂僭妄,他们说得对吗?如果祂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夫子,那么他们是对的。我不禁急切想知道,祂如何应付这个指控。祂对他们说,“或说你的罪赦了,或说你起来行走,那一样容易呢?”

这里没有记录他们说了什么,他们大概没有回答什么,因为耶稣又接下去说话了。但假设他们当时回答了,我想我知道他们会怎么说。假想我当时也在场,我是一个律法师,基督问我,那一样容易,我一定会以他们的观点说,叫人起来行走比较容易。(当然要他们如此回答亦非易事,因为叫人起来行走也是只有神能作的。)这也是基督以这种方式向他们提出挑战的原因。

然后,不待他们回答,他又说,“但要叫你们知道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权柄。”祂并且以行动来结束祂的谈话,祂对那人说,“起来,拿你的褥子回家去吧!”那人立刻起来,离开他们去了,并归荣耀与神,因为只有祂能赦罪,只有祂能医治。祂在道德范畴中所说的带权柄的话,使他们噤不作声。祂教导他们,祂在道德范畴中所说的带权柄的话,因着祂在身体范畴中所说的大能的话而得到了证实。神赦免罪,祂也医治人,这两件事在这个例子中成为同一件事。祂借着对付这人肉体疾病的起因,来彰显祂赦罪的权柄。祂在道德上的权柄,在祂医治这人身体的疾病时得到了证明。这人就离开了,归荣耀与神。他为了得医治而归荣耀与神吗?是的,但我想他更是为了罪得赦免而归荣耀与神。

再停下来看看,他们说了什么。这里没有记录他们说的话,只有“众人都惊奇”。我想“众人”可以包括那些律法师,和一切听见的百姓。

利未被召(27-28

路加接着记载了马太的被召。马太、马可、路加都记载了这个故事。路加写道,“耶稣出去,看见一个税史,名叫利未。”路加是站在一段距离之外写的,也细察了有关的记载,作了一番挑选之后,写下了这个事实。马可毫无疑问的是以彼得的观点出发,也说,“耶稣经过的时候,看到亚勒腓的儿子利未,坐在税关上。”马可没有称他为税吏,只是记下了事实。马太记载他自己时说,“耶稣从那又往前走,看见一个人名叫马太,坐在税关上。”他也没有称自己为税吏。后来他在把自已的名字列入门徒名单时,曾小心的提到他的税吏身分。此处他只说,祂看到一个人。就像耶稣一向看到的,是一个人,而不是人的身分。

那时马太正在岸边收船税。很可能马太是当时罗马分封王希律手下的仆役。他可能每年把一个总数的钱缴给罗马,其余的税金就放进自己口袋里。我相信那是一个有厚利可图的行业,马太一定是个富有的人。耶稣经过,看见了他,就说,“你跟从我来。”祂的意思是,加入我这一行吧!和我一起走吧!祂要求完全的顺服,但也是在彼此有亲密交往之下的顺服。来和我一起走吧,走我所行的道路,作我的朋友,作我的同伴。

然后,路加记载说,“他就撇下所有的,起来,跟从了耶稣。”我不太喜欢“撇下”这个词,旧有的翻译可能更简单、准确,那就是“他就离开所有的。”耶稣给他的,是一个突然的呼召,他就以一个立刻的行动相响应。

这个结果是长远的,马太后来成了为王作纪录的人。他被拣选去写那

路加福音5:29-39

这里记载了马太被召以后所发生的事。在他的家里有一个盛大的筵席。路加说,“利未在自己家里,为耶稣大摆筵席。有许多税史和别人,与他们一同坐席。”利未设筵来庆祝他的离职。他已经襒下所有的,离开了税关,舍下了他的职分,与希律断绝关系,并且背弃罗马帝国。他没有召聚朋友来,向他们诉说他所作的牺牲,反而大摆筵席,庆祝他的离弃旧职。

路加说,他“为耶稣大摆筵席”。那是为了向耶稣致敬意而设的筵席。我们可以看见,他是多么了解耶稣,他知道耶稣想要会见那一类的人。他知道耶稣愿意和一群税吏同坐。这是很有意义的。利未急切地想把和他同样阶层,同样地位的人带到耶稣面前。他知道耶稣愿意见他们,他也知道这些人需要见耶稣。耶稣接受了他的邀请,接受了马太设筵所要向祂表达的尊敬。祂就前去赴筵,与他们同坐席,一同吃喝。官长们无法理解这件事。在路加福音15章里,我们看见当耶稣从房里出来的时候,法利赛人正注意观察祂,他们批评祂对那些不洁的群众之态度。他们说,“这个人接待罪人,又同他们吃饭。”

在法利赛人的观念中,这种事是不容宽恕的。现在让我们将目光集中在我们的主身上,看祂的威严、尊荣、心中的大爱,这和四周官长的敌意成了一个清晰而尖锐的对比。这次的筵席引起了对祂的两重批评。

第一个批评,是透过祂的门徒,对祂提出的间接批评。“法利赛人和文士,就向耶稣的门徒发怒言说,你们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喝呢?”

当我们为祂的缘故受攻击时,祂能立即代我们响应,这实在是件美事。祂立刻回答他们,“无病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我来本不是召义人悔改,乃是召罪人悔改。”

他们指控的是,祂和祂的门徒竟与罪人来往。我们若仔细考虑一下,就会发现这件事对他们来说实在非同小可。这些宗教领袖,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他们自认是维护道德和正义的人,他们一直感到困惑的一件事,就是耶稣对待那些声名狼藉的罪人之态度。就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的批评是有道理的。你不可能接受每一个人的邀筵;对于那些身败名裂的人所提出的邀请,你应该一口回绝才是。他们就是这个意思。他们透过门徒,间接提出对主的第一个攻击,就是祂与罪人来往。

祂如何回答?祂说,“有病的人”──祂承认那些人有病,祂没有为了法利赛人和文士形容那些人是罪人而提出任何辩论。他实际上是说,他们是罪人,你们说的对,我不否认。但是,无病的人用不看医生。这暗示了祂所以和那些人来往、坐席,是因为祂是医生。祂继续说,“我来本不是召义人悔改。”这些人说,你为什么和罪人来往,祂说,因为我想接触的就是罪人;我想接触他们,就是因为他们是罪人,罪的病毒渗入了他们里面。我是那位大医生,我来是要对付疾病的。

前面我说过,有些罪人我们不能够和他们来往。但现在我要加以补充。如果我们有主同行,心中有祂的爱,我们就能去接触罪人,把他们带到神面前,使他们得医治。祂说,是的,我与他们一同吃喝,因为我来是要寻找他们。你们说的不错,他们是罪人,他们正受罪的病毒侵害,正濒于死境,“我来本不是召义人悔改,乃是召罪人悔改。”这就是我来到世界的目的。祂来是要寻找那些需要祂的男女,那些犯了罪的群众。他们指控祂与罪人来往的第一个批评,现在有了答案。祂与罪人来往,是为了医治他们的罪,这罪曾使也们与义人隔离。

然后祂的仇敌又以另外一种方式批评祂。这一次他们对祂说话,是一个直接的攻击,但所攻击的是祂的门徒。当祂说祂来是要召罪人悔改时,他们只好哑口无言了。现在他们要来找门徒的毛病。“他们说,约翰的门徒屡次禁食祈祷,法利赛人的门徒也是这样,惟独你的门徒又吃又喝。”

现在他们抱怨说,祂的门徒缺乏刻苦的操练。他们抱怨门徒的生活看起来轻松愉快。他们说,约翰的门徒和法利赛人的门徒都禁食,并且祈祷,他们要借着刻苦的操练,以获取属灵的力量。可是看看你的门徒,他们又吃又喝。这是生活方式的对比,一个刻苦禁欲,一个和常人无异。他们说,约翰的门徒和法利赛人的门徒禁食祈祷,在现今的生活中保持着严肃、庄重的态度,以使他们的灵魂能得以成圣。可是你的门徒却又吃又喝,与一般人生活在同样的层次上。

我们主的回答相当重要。祂回答的第一句话,是局限于当地、当时的。祂回答的第二句话则是寓言性的,永琠坁滿C我要把其中的区别划分得很清楚。第一个回答是有地方性的,是暂时性的,不能运用在我们所有的人身上。他们对祂说,你的门徒又吃又喝,不禁食,只会作乐享受,我们看不出他们身上有任何圣洁、庄严的记号,也看不出他们对生活有任何刻苦的态度。祂说,“新郎和陪伴之人同在的时候,岂能叫陪伴之人禁食呢?”祂的意思是,当我和门徒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岂不应当快乐吗?他们快乐,是因为我与他们同在。

祂接着说,“但日子将到,新郎要离开他们,那日他们就要禁食了。”这里“离开”的动词,在希腊文圣经中有“被暴力夺去”的意思。那时祂尚未告诉他们有关十字架的事,但祂用这个动词暗示了将来要有暴力临到祂。那时,人们才需要禁食。那日子确实来了,他们也确实禁食了。祂的话是指当地,当时的事,不能应用在我们身上。为什么?因为祂现今与我们同在,祂不会再被夺去。那句话只适用于祂被钉十字架和祂复活之间的几天,顶多延至祂复活到五旬节之间的那段时期。当祂借着圣灵降临,与他们同住的时候,他们就不需要禁食了。祂的回答是针对当时的事实。你们批评我的门徒生活安逸、喜乐,他们是应当如此,因我与他们同在;但有一天新郎要被人夺去,那时他们就要禁食了。

祂所说的第二个寓言性的,永久性的回答是什么呢?

耶稣又设一个比喻,对他们说,没有人把新衣服撕下一块来,补在旧衣服上。若是这样,就把新的撕破了,并且所撕下来的那块新的,和旧也不相称。也没有人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若是这样,新酒必将皮袋裂开,酒便漏出来,皮袋也就坏了。但新酒必须装在新皮袋里。

让我们仔细观察一两件简单的事,我们在读这段经文时常常会忽略了它们。

第一件是,完全发酵后的酒,可以放入任何瓶子中,不管是新的、旧的瓶子都行,瓶子不会裂开。要记住这一点。

第二件事是,正在发酵的酒,不管放入新瓶、旧瓶,都会使瓶子裂开。而尚未发酵的酒,则只能放入新瓶中。如果把末发酵的酒放入旧瓶中,旧瓶里的酵就会感染新酒,把瓶子炸裂。

我们的主在这里所说的新酒,是指祂国度的新酒,是没有发酵的纯酒。祂说,你不能把这酒放入旧瓶中,因瓶里有残余的发酵过的酒液。你如果把国度中尚未发酵的酒放入旧瓶子里,它就会发酵,把瓶子炸裂,瓶子和酒就都失丧了。

此处我们可以学到什么教训?那就是,祂来不是要修补,乃是要结束过去,开启未来。因此,祂国度里的新事物,祂来所开创的新局面,都不可以被限制在过去的格式中。它需要新的形式、新的方法、新的律法、新的规则。新酒需要新皮袋。

祂说了这些,又加上,“没有人喝了陈酒又想喝新的,他总说陈的好。”

这是对那些人的一种讽刺性的责备。你们以旧有的为满足;你们一直喝陈酒,并且喝得酩酊大醉。你们说,还是旧的最好。这就是他们钉祂十字架的原因。──《摩根解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