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路加福音第廿四章

 

路加福音24:1-32

上一讲结束时,我们将基督已死的身体留在岩石坟墓中。现在我们来到第24章,一开头就用了一个有意义的词“但是”(中文圣经无“但是”)。我小的时候,别人告诉我,“但是”是一个反义连接词。一点不错,它是分离的,但也是连接的。我每逢看到“但是”一词,就知道我下面要读的,和我前面读过的是连接着的;但我同时知道,下面要读的是属于另一个全然不同的范围。本章经文以“但是”开头,这是一个美妙的反义连接词,连接已经记载的事,又暗示下面的记载有另一番面貌。

我们已经说过,耶稣被安放在约瑟的墓里。妇女们对祂作了最后一次的瞻仰。本段经文的故事就以这些妇女作开头(1-3节)。路加对复活的第一日仍然记载得很简略。然后他省略了以后那段日子的描述,直接跳到耶稣的升天。

关于复活的第一日,他挑选了分别发生在当天清早、下午、和晚上的事。在本讲中我们将讨论那天早上的事(1-12节),和下午发生的事(13-32节)。

早上的事(1-12

当天早上的故事是以妇女开头,以彼得结束。头七节是妇女和天使;8-11节是妇女和门徒;第12节讲到彼得。

妇女和天使(1-7

我们看到妇女们正忙着一件爱心的事工,但整个事工充满了忧伤和失望。她们带着香料前来,这是美丽的画面。她们为了表示对主的爱,而带着香料来。她们想到祂已经死了。她们对祂的爱是如此深;这爱胜过了死亡.她们对祂的爱并未因死亡而终止。她们对祂的信心也末失去。只是她们所期望的事已经落空。祂被人捉去、鞭打、治死,但她们依然爱祂,她们要来找祂的尸体,为尸体抹上香膏。

她们在那里发现了天使。路加将天使描述作人,“有两个人站在旁边,衣服放光。”假设他们就是天使。当时天使出现在人类的历史中,实在是饶有兴趣的事。那时神的儿子已不再具有天使所熟悉的形像。祂来到世上的时候,不是倒空祂的神性,乃是舍弃祂原先彰显的样式。祂脱去威严的样式,取了奴仆的样式。祂在世的时候,天上只能看到祂在地上的样式。毫无疑问的,他们一直在观察祂。天使想要细察这些事。有一个天使事先宣告祂的来临;祂降生时,也有一班天使歌唱报佳音。祂在服事期间,天使曾在旷野侍候祂,又在客西马尼园伸手相助。现在他们从天上降下,要对妇女们说话。他们首先以温柔、美丽的话责备她们,“为什么在死人中找活人呢?”

她们以为祂已经死了。不错!但天使的话显示出她们应该知道祂将要复活。“祂不在这里,已经复活了,当记念祂还在加利利的时候,怎样告诉你们说,人子必须被交在罪人手里,钉在十字架上,第三日复活。”

这是否也让我们记起,马太和马可所说的,“从此耶稣才指示门徒,祂必须上耶路撒冷去,受长老祭司长文士许多的苦,并且被杀,第三日复活。”祂一再告诉他们这些事,每一次祂都提到祂将要复活。

现在,天上在对世界说话。衣服发光的天使对妇女说,你们为什么在死人中找活人呢?显然祂对门徒说的那些话,天使都耳熟能详,因为天使在这里所说的几乎和祂说的一模一样。你们不记得祂在加利利告诉你们的吗?祂说祂将被交在罪人手里,钉在十字架上,第三日复活。这是当日清晨发生的第一件事。

妇女和门徒(8-11

紧接着的是什么?“她们就想起耶稣的话来。”经过天使的解说,突然之间,整件事重新呈现在她们眼前。模糊的画面现在对准了焦距,因而变得鲜明清晰了。是的,祂说过祂要复活。她们记起来了。主一再告诉她们,祂要复活,但她们似乎从未听进去。当然她们是听到了,但她们从未明白这话的意义。我相信,没有人能解释说她们那天等在墓边是要看复活的耶稣。她们听说过祂要复活,但她们不明白。我个人认为,是她们的正统派信仰阻碍她们明白耶稣的话。

让我举另一个故事作例子。耶稣在使拉撒路复活之前,曾对马大说,“你兄弟必然复活。”马大回答说,“我知道在末日复活的时候,他必复活。”她相信最终的复活,她根本没有想到主指的是立即的从死里复活。这些人也一样,他们听见祂说祂要复活,就以为祂是指“末日”的复活,以致于未能抓住祂话里的真正含义。路加说,“她们就想起耶稣的话来。”我想,在那个时候,她们才第一次明白祂教训的含义。

然后,她们“便从坟墓那里回去,把这一切事告诉十一个使徒和其余的人。那告诉使徒的,就是抹大拉的马利亚,和约亚拿,并雅各的母亲马利亚,还有与她们在一处的妇女”。奥古斯丁(Augustine)说,抹大拉的马利亚是“使徒的使徒”,就是将复活的信息带给使徒的人。

“她们这些话,使徒以为是胡言,就不相信。”如此而已吗?不!那天早上还有其它的事。“彼得起来,跑到坟墓前。”

彼得(12

彼得,这个发誓赌咒否认主的人。自从他离开会堂到外面痛哭之后,这阵子他待在那里?他一直与约翰在一起。路加没有提到这一点,但从其它的福音书中我们知道,妇女们去见约翰,彼得也在那里。约翰有福了。他在主复活和彼得得到恢复之前,接待了彼得。当妇女们找到他们时,彼得正和约翰在一起。

“彼得起来,跑到坟墓前。”你是否看见他在奔跑?约翰和他一起跑,约翰比较年轻,斫以先跑到那里。路加没有告诉我们这些,他把注意力放在彼得身上。彼得“跑到坟墓前,低头往里看,见细麻布独在一处”。这些包裹耶稣身体的裹尸布,就像没人动过一样,仍在那里。彼得只看见尸布,却末见到尸体,“就回去了,心里希奇所成的事。”

下午所发生的事(13-16

然后路加告诉我们那天下午所发生的事(13-16节)。从主复活到祂升天的这四十天里,最突出的特色之一是,当耶稣与祂的门徒在一起时,他们可能根本不知道祂是谁,一直到祂希望自己被他们知道时为止。这里我们看见祂与两个门徒同行,他们却不知道祂是谁。

主复活之后所发生的事件中,这个故事是最吸引我的一个。每一个人读到这个故事,都不能不相信,即使在复活的生命里,神仍然彰显出祂的幽默来。祂与这两个人周旋的方式实在充满温柔、优美的趣味。幽默和哀愁一样,都是神圣的;我研究耶稣的生平时,实在不能不看出祂的幽默。这位复活的主,生命和荣耀之主,已经胜过死亡和罪恶,祂加入这两位绝望的旅行者中间,他们以为祂死了,祂就对他们说,“你们走路彼此谈论的是什么事呢?”

“二人中有一个名叫革流巴的,回答说,你在耶路撒冷作客,还不知道这几天在那里所出的事么?”他的意思是,你是耶路撒冷中惟一不知道这些事的人吗?“耶稣说,什么事呢?”

想想看,是祂问他们“什么事?”祂在诱导他们说话,他们就说了。“就是拿撒勒人耶稣的事。祂是个先知,在神和众百姓面前,说话行事都有大能。”他们仍然相信祂,爱祂。他们看见祂死了。在某方面来说,他们知道祂被击倒了;但祂虽然被击败,他们仍说,祂在神面前说话行事都有大能。他们的话还末说完,他们继续说,“祭司长和我们的官府,竟把祂解去定了死罪,钉在十字架上。但我们素来所盼望要赎以色列民的就是祂。”

这就是他们的态度,显示了十字架对耶稣的门徒所产生的影响。十字架没有摧毁他们对祂的爱,也没有摧毁他们对祂的信心,但却毁灭了他们的希望。“我们素来所盼望”,用的是过去式!

他们又说到妇女和门徒发现墓空了的情形(22-24节)。如果没有复活,整个基督徒的运动就到此为止。然而基督的教会握有复活的最终证据。

现在基督对他们说话了。注意祂所用的方法。祂将他们带到他们自己的经文中,带他们到最熟悉的事物中,“先知所说的一切话,你们的心信得太迟钝了。基督这样受害,又进入祂的荣耀,岂不是应当的么?”

祂对他们一开头说的话带着责备,正如天使一开头就责备妇女,只是祂的责备比较严厉。“无知的人哪!先知所说的话,你们的心信得太迟钝了……于是从摩西和众先知起,凡经上所指着自己的话,都给他们讲解明白了。”

我读到这里就会有一种感觉,我真愿意花上一切代价去那条路上与他们同行,聆听祂的讲解。如果我们,思想旧约圣经,就多少能够想象出祂那一天对他们所讲论的话。他们听这位陌生人引用圣经,向他们解明其中最深奥的道理。他们听祂向他们启示摩西律例里最难解的部分,祂将古代律法里面所蕴含的爱之奥秘向他们述说。祂用所有先知的话语来追溯弥赛亚的特质,指出祂是大卫的王,“比世人更美”,在所罗门全盛时期,祂是那“全然可爱”的一位。祂是以赛亚书中那位作王的婴孩,政权必放在祂的肩头上,祂的名字是以马内利,这名包含了一切崇高的尊荣。祂是耶利米所谓的“公义的苗裔……在地上施行公平和公义”。祂也是以西结所说的“有名的植物”,供应护庇和散发芬芳。祂是但以理书中那块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把像砸碎,后来这石头变成一座大山,充满天下。祂是何西阿心目中理想的以色列,“如百合花开放,如利巴嫩的树木扎根。”对约珥来说,祂是百姓的盼望,是以色列子民的力量。祂就是使阿摩司看到“耕种的必接续收割的,踹葡萄的必接续撒种的”这个异象的人;祂也是便哦巴底亚看见“在钖安山必有逃脱的人,那山也必成圣”这异象的人。祂是成就约拿三天三夜在鱼腹里这个神迹的那一位。祂是弥迦所说“必再怜悯我们”的那一位。祂是那鸿所说,在山上传平安信息的那一位。祂是哈巴谷所歌颂“出来要拯救……百姓”的那一位。祂是西番雅书中带给百姓清洁言语的那一位。祂是哈该所谓的真所罗巴伯,要建立神的殿。祂将引导撒迦利亚预言中“马的铃铛上,必有归耶和华为圣的这句话”那一天的到来。祂是玛拉基所梦想的“炼金之人”,坐在火前;又是那“公义的日头”。这就是“凡经上所指着自己的话”。

然后,他们到了目的地。他们慷慨地邀请祂留下,祂接受了,祂也慷慨地供应他们。这是两个阶段。有一首非常流行的诗歌,叫“黄昏将近,请与我同住”,是莱特(Lyte)的作品。他是在阴影笼罩中写下这首诗。我并不反对诗中的任何词句或思想,然而这首诗的整个思想就是:请来,照顾我。

这并不是那两个门徒的意思。他们并不是请耶稣留下来,好照顾他们。他们请祂留下来,是为了要照顾祂。他们说,天已经晚了,道路又险阻,你留下来吧!祂就进去了。祂并不需要这种被人照顾的爱。我喜欢莱特的诗歌,但不要忘记另一面。祂是复活的主,胜过了罪恶、死亡、和地狱。这位宇宙的王,当人向祂付出诚意的款待时,祂就接受了。我想,祂还是喜爱听我们说,“求来到我心,主耶稣,我心有空房为你。”

路加福音24:33-53

上一讲结束时,我们读到两个门徒在以马忤斯,他们的观点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他们尚未完全明白所发生的奇妙之事,但他们已经面对“主并未死,祂仍然活着”的事实。他们曾带着柔爱谈到祂,又为祂的死悲伤,他们以为祂的使命失败了。他们不是和祂同行了吗?不是听到祂的谈话吗?不是看见祂在黄昏时坐下来与他们共进晚餐吗?祂岂不是将这晚餐当作擘饼的圣餐吗?然后祂就消失了。他们虽然困惑,但许久之后彼得写到他的经验时说,“藉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重生了我们,叫我们有活泼的盼望。”他们立刻回到耶路撒冷,与在那里的门徒会合,并且告诉他们所发生的事。但他们还没来得及开口,门徒就先告诉他们一些事。他们就在楼上一起谈论这些事,这时耶稣亲自站在他们中间。

原先这两个门徒并不打算那晚回到耶路撒冷,他们已经走了七英哩半的路到以马忤斯;毫无疑问的,他们打算在那里过夜,但他们不能留下,他们必须回去。路加清楚地指出,他们一刻也末停留,“他们就立时起身。”

他们还没有说出自己遭遇的事,十一个门徒就先告诉他们一个消息,“主果然复活,已经现给西门看了。”然后才轮到他们说话,“两个人就把路上所遇见,和擘饼的时候怎样被他们认出来的事,都述说了一遍。”

十一个门徒所说的话是很有意义的,他们现在确定主复活了,因为祂“已经现给西门看了”。似乎这样事情就确定了!我们前面看到,两个门徒在去以马忤斯之前,他们中间有一项传言。他们说,“有几个妇士使我们惊奇……说看见了天使显现,说祂活了。”但现在他们有了积极的证据,有一个人看见祂了!

毫无疑问的,这对所有的门徒都是一件奇妙的事。祂“已经现给西门看了”。西门!这个曾经公开否认祂的人!关于这件事,我们没有其它的记录,只有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5章中,统计由那些见到耶稣的人之见证所提供的复活证据时,他明确而令人吃惊地提到,“并且显给矶法看。”

我们难免会带着一点迷惑来看这件事。我不知道主在那里找到彼得。我无法告诉你。但我们知道,马利亚那大清晨是将这个消息带给彼得和约翰。约翰在耶路撒冷有一栋房子,显然约翰曾在那个漆黑、哀伤的夜里,从官府外面找回伤心欲绝的彼得,就将他带到自己的家中。我不知道主耶稣是不是到约翰的家里,如果祂去了,有谁会在那儿?因为约翰曾将主的母亲接到他家里。我比较相信,耶稣是到约翰那里,但祂没有见约翰,也没有见祂的母亲。那是一次祂与彼得的私人会谈。在那次会面中,彼得否认主时所犯的罪和羞辱,都得到了对付和消除。我可以想象,耶稣会对彼得说,西门,你是否记得我曾警告你,由于你末完全信靠我,你将跌到深处!但我已经为你祈求,叫你的信心不至于跌倒。西门,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要钉十字架了吗?我是永活的主,你的罪赦了。虽然以上都是我个人的揣测之辞,但我相信距离真相不远。至少我们有一点可以确定的,祂确实是向西门显现了。这件事是何等荣耀!

然后,那两个门徒述说他们所遇见的事,他们如何在祂擘饼的时候认出祂来。

这时,忽然发生了一件奇妙的事,使他们大为惊慌害怕。耶稣突然出现在他们中间,祂没有开门,也没有闯开门栓;他们那时因怕犹太人而紧闭大门,然而“正说这话的时候,耶稣亲自站在他们当中,说,愿你们平安”。

注意这里的强调语气“祂亲自”,不是幻影,不是鬼魂,也不是他们的想象或心中的幻觉。不!“耶稣亲自”站在他们中间!

“颂你们平安!”这是祂对他们的招呼。这在东方是一个寻常打招呼的话,就像我们现今对人说“早安”一样平常。但是这句话从祂的口中说出,就变得不寻常了。他们从未听过祂以同样的权威说过这句话。祂当时说这话一定有一种奥秘的奇妙和威严在里向。一句寻常的话,变得满有亮光和荣耀,具有前所末有的意义──“愿你们平安。”

我们发现“他们却惊慌害怕,以为所看见的是魂”。他们为何惊慌?当时他们正关着门,他们因耶稣复活的消息而惊奇,也因祂向西门显现,又在往以马忤斯的路上向两个门徒显现的事惊奇。然后祂突然站在他们中间,像往常一样问他们安。他们因为祂不经门而入感到害怕,“以为所看见的是魂。”

我们继续读下去,就会看见更奇妙的事,祂不但把手脚给他们看,证实祂的复活,更当他们的面吃了一片烧鱼(38-43节)。没有任何解释能将它说得完全。祂当时作了什么?祂在证明祂确实是复活了。祂站在那里,手脚依旧,其上的钉痕历历可见。他们这才看出,祂真是他们的主。他们曾亲眼见祂被挂在十字架上。祂为了使他们更明白,就说,有什么吃的没有?他们找来一块烧鱼,祂就吃了。祂以此来证明祂有人实际的特质,祂的肉身实际复活了。

在某方面而言,这件事是不可能加以解释的。但这不是说,它就不是真的。还有经文可以用来解释它。保罗在圣灵的引导下给了我们一些解释。也在哥林多前书15章说,“或有人问,死人怎样复活?带着什么身体来呢?”意思是说,有人以为复活可能不包括身体的复活。保罗很谨慎的指出这实在是一个难题,然后他回答说,“无知的人哪!你所种的,若不死就不能生。并且你所种的,不是那将来的形体,不过是子粒,即如麦子,或是别样的谷。但神随自己的意思,给他一个形体,并叫各等子粒,各有自己的形体。”

他用自然界的事来作例子,他说,你将一粒子粒种在地里,它先死了,然后再生出来;但再长出来的并不是你当初种的;然而你若当初不种下它,它就不可能再长出来。这是自然的现象,和复活一样难以解释。

保罗又接着说,“凡肉体各有不同,人是一样,兽又是一样,鸟又是一样,鱼又是一样。有天上的形体,也有地上的形体。但天上形体的荣光是一样、地上形体的荣光又是一样。日有日的荣光,月有月的荣光,星有星的荣光。”

这段话的意思是,身体的本质有许多种。这段话的要点在于:有天上的形体,也有地上的形体,另外还有其它的形体。日、月、星辰既不是天上的形体,也不是地上的形体。“天上的”这词原文Epourance,指太空以上的,纯粹是一个相对的词,因此也可以用来指日、月、星。不管怎样,保罗是在分辨地上的形体和超地上的形体之间的区别。在两种情形下,都有实际的形体存在。有属天的身体,有属地的身体。

然后保罗将这些应用到复活的事上,“死人复活也是这样,所种的是必朽坏的,复活的走不朽坏的;所种的是羞辱的,复活的是荣耀的;所种的是软弱的,复活的是强壮的;所种的是血气的身体,复活的是灵性的身体;若有血气的身体,也必有灵性的身体。”

耶稣在受死之前,祂有一个肉身的形体,是属世界的,是地上的形体。祂复活之后,就有了一个灵性的身体,是属天的、天上的身体。祂复活的身体不再受地上的身体所受的那些限制。祂还是一个样子。请看祂的手,祂的脚,祂仍能够吃喝。但祂已经有所改变。人的身分不是依靠物质的形体来决定的。我们没有一个人的身体仍和七年前的一模一样。我们现在的身体没有一个部分仍是七年前就有的。我们物质的形体总是在改变。当复活的时候,不只是身体有改变,并且在同样的物质中,物质的特性在改变,身体变得适合更高层次的境域,但仍然是一个身体。

这段经文可以解释门徒那天在楼上所见的情景。在那四十天中,耶稣的时现时隐实在是极奥妙的事。祂时而出现,时而消失。祂在作什么?祂要他们习惯一个事实,就是即使世界的形体看不见祂的时候,祂仍在那里,随时提供帮助;祂可以出现在任何地方。现在祂的身体改变了,祂可以随着自己的意思,在复活的清晨向一位妇女说话;祂也可以和两个门徒同行数哩路,与他们谈话,而他们居然末认出祂来。但如果祂愿意让他们认出来,他们就能立刻正确地认出祂来。祂一呼唤马利亚的名字,马利亚立刻认出祂,而说,“拉波尼!”祂一擘开饼,两个门徒就认出祂。这是何等奇异、奥妙啊!虽然这个事实难以解释,但并不表示它不确实。有一天我们将完全明白,因为我们在复活的生命里也将有那一种身体。

我们继续读下去.祂出现在他们中间之后,就开始教导他们。“耶稣对他们说,这就是我从前与你们同在之时,所告诉你们的话,说,摩西的律法、先知的书、和诗篇上所记的,凡指着我的话,都必须应验。”在某方面来说,祂在楼上对众门徒说的话,和祂在往以马忤斯的路上对那两个门徒所说的话是相同的。祂那时“从摩西和众先知起,凡经上所指着自己的话,都给他们讲解明白了”。

圣经没有告诉我们,祂是否讲解给众门徒听,但祂宣告说,旧约一切的话,都是在见证祂。祂用三个重要的部分来称呼整本旧约圣经:

1.第一部分是 Torah,意思是律法善,通常称为摩西五经;

2.第二部分是 Nebiim,是希伯来文的“先知书”;

3.第三部分是 Kethubim,希腊文是 Hagiographa,即圣卷,我们一向称第三部分为诗篇,因为它的第一卷书是诗篇。

祂说,一切指着祂的话都必应验。

路加告诉我们,祂作了这个宣告之后,“耶稣开他们的心窍,使他们能明白圣经。”祂开了他们的心窍。“开”是一个奇妙的字。希腊原文的dianoigo意思是全部打开。如果译成“解开”可能更达意。祂解开他们的心,使他们的心脱离一切偏见和傲慢的束縳;祂对付他们的心意,使模糊不清的画面,清晰地对准了焦距,于是他们能够看清整件事,不是看清每一个细节,乃是顺序一件件明白了。

然后祂作了一个总结。“照经上所写的,基督必受害,第三日从死里复活;并且人要奉祂的名传悔改赦罪的道,从耶路撒冷起直到万邦。”

这就是主总结有关旧约的教导,祂借着显现在这群门徒中间,证明了这一切都是真的。基督的受苦、死亡;后来世人的悔改、罪得赦免;人的态度、神的行动;这就是祂使命的整个意义。

至于门徒的责任,祂说,“你们就是这些事的见证。”这是那些门徒的工作,也是整个基督教会的工作。

最后,门徒要受到装备,以从事这工作。“我要将我父所应许的降在你们身上。你们要在城里等候,直到你们领受从上头来的能力。”

我们由此可见,路加的记载实在很简略,但也涉及了每一个层面。祂到他们当中。祂证明了祂实际的人性。祂为旧约圣经盖上了神圣权柄的印记。祂将旧约的教训作一个总结,这些教训指出基督要受苦并复活,人因此可以传悔改赦罪的道,从耶路撒冷直到万邦。祂告诉聚集在楼上的门徒,要为这些事作见证,作祂的凭据和见证人,也就是作祂的殉道者。

然后路加省略了其后的日子和事件,直接记录主的升天。“耶稣领他们到伯大尼的对面,就举手给他们祝福。正祝福的时候,祂就离开他们,被带到天上去了。他们就拜祂,大大的欢喜,回耶路撒冷去,常在殿里称颂神。”

这就是主升天的记载。“耶稣领他们,”离开那里?离开耶路撒冷,离开圣殿,离开一切枯竭无用的旧秩序。他们看见祂的最后一个姿态是高举双手,像祭司一样给他们祝福,他们见祂这样离开他们。那是一项行动,祂先是离开他们,然后被带走,anaphero的意思是被带到天上。他们不再看见祂,就回去,常在殿里称颂祂。请注意,那正是圣灵降临时,他们所在的地方──圣殿。

要结束路加福音的研读,最好的方法是采用使徒行传第一章的话,“提阿非罗阿!我已经作了前书,论到耶稣开头一切所行所教训的。”它所提到的“前书”,就是我们刚刚研读完的路加福音。路加并没有说,这书记录了耶稣一切所行所教训的,但他说,“论到耶稣开头一切所行所教训的。”

因此路加福音是记载祂“开头”所行所教训的。在使徒行传中,我们看到祂在继续行事、教训人。我们借着圣灵得与复活的基督连结;圣灵来是为了应验天父的应许;我们被召,是要为这一切事作见证。路加卓越的记载就在这里结束。──《摩根解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