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路加福音第五章

 

第五章

  主耶稣在革尼撒勒湖上了彼得的渔船,向岸上的批众讲道。讲完了,就对彼得说,‘把船开到水深之处,下网打鱼。西门彼得说,夫子,我们整夜劳力,并没有打着什么,但依从諈话,我就下网。他们下了网,就圈住许多鱼,网险些裂开。……西门彼得看见,就俯伏在耶稣膝前,说,主啊,离开我,我是个罪人。……耶稣对西门说,不要怕,从今以后,你要得人了。他们把两只船拢了岸,就撇下了所有的跟从了耶稣。’(411节)在人的无知更多显露的时候,主在加利利湖上让彼得和他的同伴真正的遇见了祂。彼得早就知道主,也见过主,(参约一4042)但是他并不真正认识主。要认识隐藏了荣耀的主,必须要从里面遇见祂,在内心深处里去经历祂。不在里面认识主,就没有认识主的路,因为主是从那世界来的,要向人显明那世界的事。

里面认识主

  里面认识主是一个主观的经历,是真正认识主的路。主是真真实实的神的儿子,是神在人中间的显出,并不是宗教的理想,也不是神学的理论。祂可以被人认识,给人去经历,但是祂是以人子的样貌来到人的中间,而人又是喜欢凭外貌去认识事物,对于这一位‘无佳形美容’,也‘无美貌使我们羡慕祂’的主(参赛五十三2),人就很难认识祂,更难接受祂。神是‘乐意把祂的儿子启示’给人,神的儿子就乐意就近人,把人带进灵里面去接触祂,好使人能认识祂。

脱离经验与眼见

  在里面认识主,最大的阻碍是人以为有的学识,经验,和眼见的事物,这些东西充塞在人的心里,叫人不能把心意向神打开。一开口就是某神学家怎么主张,不然就是某属灵伟人怎么说,人就是容易拘泥在自己所见过的,而不容易接受神所说的,和神所作的。不打破这重重的阻碍,人是找不到真正认识主自己的途径。

  彼得是在加利利海长大的渔人,对于那里的地理环境,水文状况,和鱼批的动态,可以说都是胸有成竹的。一个晚上打不着鱼,很难使他相信在白天也能打到鱼。主耶稣叫他下网的时候,他实在是勉强得很,但又不好意思拒绝主,他无可奈何的撒下网,也不希望能得着什么。但这无可奈何的动作,却是带着了顺服的意味,虽然不是最美的顺服,总算是顺服了。这一个顺服就打开了他的眼睛,照明了他的心坎,他看见了主是谁。多少时候我们看不见主,不是主不向我们显现,而是我们自己的东西太多了,而且都是属地的东西,这些东西遮挡了我们的眼睛,叫我们看不见主。这些东西包括了基督教的仪文,若不从我们身上拿去,我们就很难在里面遇见主。

里面遇见主的结果──认识自己

  彼得在外面看见主的作为,里面遇见主的自己。主是生命的光,所有遇见主的都进入主的光中。人活在黑暗中没有光,看不见自己的本相,都以为自己了不起,就算配不上称为了不起,起码也不坏。但是一进到主的生命光中,立刻看见自己的丑恶,看见自己及不上神的要求,这是很实际的经历,用不着别人责备自己,自己就责备自己。主并没有给彼得讲什么道理,也不是在责备他,彼得一遇见主,马上就给照明了,立刻向主说,‘主啊,离开我,我是个罪人。’他认识了自己在神的面前一无是处,甚至不敢见主的面,因为自己实在是太不成样子。

  里面遇见主的人,一定看见自己的残缺,看见自己的一无所有,但是并不停留在这个自己责备自己的光景里。主的光照在消极的作用上是除去人的愚昧,而积极的一面是领人进入恩典,使人不能自夸,只夸神的怜悯。彼得的那样求主离开是蒙昧无知的,主若真的离开他,他这个人就完结了。主给他的回答却是‘不要怕,从今以后你要得人了。’一面是赦免,一面是要使用他,噢!完全是恩典,不配的人因着恩典被看为配。里面遇见主的人不只是认识自己不配,也认识自己被主抬举为配,从今以后,不再夸自己,只是单单的夸主。

里面遇见主进一步的结果──撇下一切跟从主

  认识了自己的蒙怜悯,定然更进一步的活在主面前,撇下一切所有的去跟从祂。彼得和他的同伴把他们的职业,把他们的财产,把他们对亲人的感情,连同他们属地的前途,都一古脑儿的撇下了,义无反顾的跟随了主。从人的角度来观察,这是何等冒险的事。但是这些人就是这样的跟从了主,虽然好像是失去了属地的一切,事实上他们却是得着了属天的丰富和尊荣,因为他们认识了主是谁,祂要把属天的尊荣放到他们中间,也使他们可以把人带到这属天的尊荣里。

主的服事是恢复人与神的交通

  主呼召了一些门徒,让他们去跟随祂去得人以后,主行了一件神迹,这事启示了主的服事的具体内容,并且主接连行了一些事,是更深的启示祂的服事的目的。主行的头一件神迹是在迦拿的筵席上以水变酒,在约翰福音二章中说这是显出祂的荣耀,以后在各处所行的神迹,多是同样的向人显出祂的荣耀和权柄。自从门徒跟随祂以后,祂透过祂所行的,也向门徒启示为什么祂要得人,为什么祂要他们去替祂得人。这启示虽然是开始在主还在地上的时候,但一直存留到今天,神这个启示的内容没有一分一毫的改变,主还是照着这心意作工在人的中间。

除去交通中断的原因

  在律法下,长大痲疯是要受完全的隔离的,连最亲近的人也不得接近,染上大痲疯的人除了自己肉身上的痛苦以外,还要忍受孤单凄凉,在人中间完全没有地位,圣经以大痲疯来表明人在神面前的罪,这罪使人与神隔绝了,人就生活在痛苦绝望之中。

  ‘有一回耶稣在一个城里,有人满身长了大痲疯,看见祂,就俯伏在地,求祂说,主若肯,必能叫我洁净了。耶稣伸出手来摸他说,我肯,你洁净了吧。大痲疯立刻就离了他的身。’(1213节)这个长大痲疯的人找对了人,他没有把握主一定会接受他,但他还是不顾一切的到主面前来。感谢主,祂向这人伸出慈爱又同情的手,祂作了别人所不敢作的事,祂抚摸了大痲疯,又叫大痲疯洁净了。因为祂是为了恢复人所失去的荣耀而来的,也是为恢复人与神的交通而来的。只要人能成为真正的人,不是与神隔绝的人,可以活在与神的交通中,祂就喜乐了,祂真是以我们回到神的面前,活在神的家作为祂的喜乐。

  那人的痲疯得了洁净,主就吩咐那人‘去把身体给祭司察看,又要为你得了洁净,照摩西所吩咐的,献上礼物,对众人作证据。’(14节)去看祭司就是进入圣殿,那是恢复与神的交通,献祭是为了支取神的恩典恢复在神的子民中间的交通。主藉这个人所作的事,向人启示了,祂到地上来所要作的,就是要叫人可以坦然的进到神的面前,祂要为人除掉所有阻挡人不得到神面前去的原因,叫人可以在神的面光中恢复交通。

叫人重看灵的恢复过于肉身的舒服

  自从亚当堕落了以后,一般人都不注意和神的正常关系,而只注重个人的满足,这成了人天性里的自然倾向。主在医治一个瘫子的时候,告诉那瘫子说,‘“你的罪赦了”,文士和法利赛人就议论说,这说圻k话的是谁?除了神以外,谁能赦罪呢?’(2021节)这些文士和法利赛人是从各处来的,也有从耶路撒冷来的,他们听了主教训人,也看见了主医治人,等到主一宣告赦罪的恩典的时候,他们就迷糊了,因为他们不认识主。这是多矛盾的事,这些用圣经教导人的人,当着主的面,看见了主的作为,竟然不认识主是谁。人的灵不苏醒,宗教的知识与神学的道理也不能使他们认识主,反倒是那些凭着简单的信心到主面前来的人蒙了大恩,得着了医治。

  要知道人生病有不同的原因,有些是因着自然的原因就病倒了,这些病找医生治疗也就可以解决了。又有一种人生病是因为撒但的攻击,像西门的岳母所害的热病,必须要用属灵的权柄去对付它。还有一种就是人犯罪所引来的后果。这个瘫子的病是因着犯罪,因为他有信心来寻求主,主给他医治就先赦免他的罪。文士们不知就里,他们以为把病治好就是了,为什么要宣告赦罪。主自己对他们说,‘或说你的罪赦了,或说你起来行走,那一样容易呢?但要叫你们知道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权柄。’(2324节)主不单是回答了他们祂是谁,并藉此向人宣告,叫人肉身得舒服是比较容易,但人的肉身舒服了,灵却还得不着苏醒,不能恢复属灵的交通,这仍然没有解决问题。治病赶鬼是叫人肉身舒服,但不如人的罪得赦免重要,灵的恢复比肉身的舒服重要得多了。

  明白了这一点,就知道为什么‘有许多人聚集来听道,也指望医治他们的病。耶稣却退到旷野去祷告。’(1516节)主一再用不同的方式叫人知道,祂不是为解除人肉身的痛苦来的,祂是为恢复人与神的交通到地上来的。罪是人肉身痛苦的主因,这个不解决,人的痛苦不会停止,改变环境也不能除去人的痛苦,只有灵里的恢复才能澈底的解决人的难处。当日的人不了解主,今天的人也不了解神的儿女,就让他们不谅解下去就是了,我们却要守住灵里的恢复是我们服事的内容。文士的学识使他们在外面作教师,但他们的里面却是病人,因为他们只看见属地的事,而没有看见属天的事。

实际的活在交通里强如活在宗教的仪文里

  主呼召了税吏利未,因而和许多的税吏和罪人一同吃喝,主这样的接近罪人,乃是为了帮助他们恢复与神的交通。事实上,他们接待主就是已经进入属灵的交通里。那些活在宗教仪文里的文士和法利赛人就向主的门徒发怨言,‘你们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喝呢?’(30节)他们以为活在宗教的仪文和遗传中就是十分的了不起,却不了解律法的积极意义是使人归向神,只是使用律法的消极意义去定人的罪,去拒绝人。主的服事既是要让人与神恢复交通,对一切要寻求神的人,祂都接待。主回答那些人的话十分清楚,‘无病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我来本不是召义人悔改,乃是召罪人悔改。’(3132节)活在仪文和字句里,结果是把人带进死的里面。主是要领人进入交通,而不是叫人进入宗教的仪文。

  人喜欢仪文,转来转去还是要保留自己在仪文里。埋怨主和罪人同在一起不发生效力,又转到禁食祷告的事上去挑剔主。‘他们说,约翰的门徒屡次禁食祈祷,法利赛人的门徒也是这样,惟独你的门徒又吃又喝。’(33节)把约翰也抬出来陪伴着他们,好增强固守宗教仪文的人的声势。他们里面不认识主,所以停留在仪文和传统上。主叫他们看见什么叫作与神同在,什么是进入灵里的交通。

  神藉着祂儿子成为人子,到了人的中间,显明神与人同在,享用了神作他们的喜乐与满足。人已经与神同在,禁食就成了不必要。神没有活在人的中间,人要清心的专一寻求要见神的面,禁食就成了必需作的事,不是为了禁食而禁食,是为了见神的面而禁食。现在神已经在人中间了,享用神的同在已经不再有间隔,禁食便成了宗教仪文了。主耶稣回答那些人说,‘新郎和陪伴之人同在的时候,岂能叫陪伴的人禁食呢?但日子将到,新郎要离开他们,那日他们就要禁食了。’(3435节)活在与主同在里,就是不住的享用属灵的交通,尽情的享用主的丰富,不必再凭借仪文了,因为已经进到与主面对面的交通里。

要认识神所作的工

  仪文可以增加宗教的气氛,也可以加添人敬虔的外貌,但却不能使人遇见神。人就是喜欢用外表的东西来代替神,也容易自满在外表的动作上。有一个出版社为传道牧师们出版了一本书,为这书发出了许多的广告信,信上的大意是这样说,“现在的牧师们很忙,忙到连预备主日讲道的时间也没有,本社就是为这些忙得不可开交的牧师们作了好的预备,使他们可以用这书上的讲章作主日的讲道,他们可以全用书上的数据,当然既也可以加添一些他们要用的举例,主日的讲道就轻易的解决了,……”这广告实在叫人啼笑皆非。主日聚会没有讲道是不行,预备讲道又要花时间,不讲不行,要讲又有难处,怎么办呢?这书的作者出的好主意,也反映了多少人的错误认识,以为讲道就是演讲一篇道理,却不认识讲道是一个属灵的交通,先是在交通中支取从上面来的话,然后在交通中把这些从上面来的话供应给神的儿女。确实是有不少讲道的人,要是把他们的参考书拿去,他们就没道可讲了。这是多可怜的光景,把话语职事的服事变作了宗教仪文,有人的道理却没有叫人遇见神。

  针对着人这种不准确的观念,主又说话了,‘没有人把新衣服撕下一块来,补在旧衣服上。若是这样,就把新的撕破了,并且所撕下来的那块新的,和旧的也不相称。也没有人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若是这样,新酒必将皮袋裂开,酒便漏出来,皮袋也就坏了。但新酒必须装在新皮袋里,没有人喝了陈酒又想喝新的,他总说陈的好。’(3639节)主说这个比喻,明明的指出人的无知与矛盾。人喜欢墨守成规,就跟不上神的心意。仪文的依据是旧约的律法,也加上一些从人来的表明敬虔的传统,原意都是好的,但是好的东西也必须是在神的心意里,不在神心意里的好,就成了绊住人不能进到神的光中的事物。

  神作工是有计划的,每一个工作阶段都有它们各自不同的特点,有各自不同的要求,但都指向一个相同的目标。在律法的时期,神藉着律法使人知道人自己的不行,不能凭借人所作的去解决属灵的难处,这样来把人的心意预备好去接受基督,和祂所作的。基督一来,把神的恩典带进来,使人因着祂所作的,不单解决了属灵的难处,也能实际的直接享用神。神的工作计划既是这样定规,基督一把恩典带进来,律法的作用和原则就停止。神不会修改恩典的原则去迁就律法的观念,因此,人必须要在心意上更新变化来跟上神的心意。

  主所说的新不是贪求新奇的新,祂所说的旧也不是指着人们所熟悉的事物,而是神的工作从一个阶段转移到另一个阶段的新与旧,是恩典与律法的相比,是人倚靠自己所作与人享用神所作的区别。在恩典中,神让人无限制的活在与祂的交通里,所以能带进属灵的交通,就是因为在神自己的工作里。不叫人遇见神的,不管工作的规模有多大,人的情绪有多高,仍然不过是一些仪文。── 王国显《配得那世界的人──路加福音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