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路加福音第六章

 

第六章

  主耶稣在地上作人子,不住的向人显明神的心意,祂让人知道,祂来要使人与神的交通恢复,祂也使人看见祂要在恢复交通的基础上,把人带进安息里。在创造的时候,第六天,人被造了出来,接上去的第七天,神就定它为安息日,固然是说明神歇了一切创造之工,但实际上是让人进入安息,人一被造成,就进入安息。明白神的安排,就能领会神愿意人享用安息,也要把一切被造之物带进安息,这是神在创世的时候所显明的心意。安息日就是为了表明这心意。

神要人得享安息

  神的心意是这样的向人显出,祂要使人脱离劳苦愁烦,祂不要人心灵上背上重担,更不要人在生活上受到搅扰;祂愿意人平静安稳的享用祂的所有,和祂的所作。在创造时的安排是这样,在救赎的恩典上所显明的更是这样。人得不着安息,神自己也不安息。在祂向人启示的心意里,叫我们看见,人都得了安息,神自己才安息。这一个心意在主未到地上作人子以前,没有几个人领会;祂来了,祂毫无保留的向人表明了神向人的这一份恩情。

宗教的仪文也破坏安息

  罪的进入,破坏了安息,关于这一点,许多基督徒都能说“阿们”。可是提起宗教的仪文也破坏安息,他们也许就有点茫然了;就算说得轻一点,宗教的仪文阻挡了安息,他们的心里还是会有顶撞的。若是明白仪文没有带进交通,对这严肃的问题也许就能领会了。

  主的门徒跟着主在安息日经过麦地,‘门徒搯了麦穗,用手搓着吃。有几个法利赛人说,你们为什么作安息日不可作的事呢?’(12节)为了主在安息日治好一个枯干了右手的人,他们就极其恼怒,‘彼此商议,怎样处治耶稣。’(11节)这些都是死守仪文所产生的结果,这些人看守住仪文比解决饥饿的问题重要,他们以为把一个人留在痛苦中来保持宗教仪文的完整是应当的。这些事不正是仪文破坏安息的实证么?仪文破坏了交通,也损害了安息。多少人宁愿要留在宗教气氛浓重的仪文中陶醉感情,而不愿意直接到主那里去享用生命。天主教和东正教固然是如此,就是在基督教中也不乏这类的情形。主明确的说,大卫和跟从的人吃了祭司的食物,也是经上所明载的,也就是说是神也同意的。

  又对那些人说,‘我问你们,在安息日行善行恶,救命害命,那样是可以的呢?’(9节)在马太福音十二章11节中主更说明,人在安息日把掉在坑中的羊拉上来,也是律法所允许的。人不懂得律法的精意,把律法变成仪文,结果是把人辖制了。主实在是安息日的主,祂把安息的实意带到人中间,把人从困苦中释放过来,叫一切清心等候神的人都享用了安息。

敢付代价叫人得安息

  文士和法利赛人要在守安息日的问题上找主的把柄。在当日的犹太人的社会中,这一些人的权势很大,但是主并不注意这个,祂不畏人的权势,只关心神的心意。祂不要人误解神的心意,把安息日作为人的束缚,祂敢于面对这些有权势的人,也敢于付代价去接受这些人的抵挡。为了神的心意的显明,为了人能按着神的定意去享用安息,祂不顾从人来的反对。主肯付代价去显明神的心意,连十字架也没有拒绝,我们才有机会因着祂所作的得享安息。主向人发出呼召,叫劳苦担重担的人到祂那里去享用安息,因为祂乐意为人付上代价,除去阻挡人进入安息的事物。祂就是这样宝贵的一位主。

  从教会的历史到现今的教会,都可以看见祂的生命在神儿女中间作工。神的见证就是因着这些神的儿女能以一代又一代的在地上维持着,他们不问要付多少代价去持守神的见证,他们只留意神的心意要显明。有人说,神的教会在地上经过许多艰苦而仍然坚立,因为在教会中有很多“蠢才”,这话也有道理,因为在人的眼中,为了神而交出自己是蠢笨的。就任凭人看我们是“蠢才”吧,我们的主既是这样活在人面前,我们怎能不跟上主的脚踪走呢!

从祷告带出工作

  作人子的主耶稣在地上的生活中,最突出的一点就是祂的祷告生活。按理来说,祂原是神的儿子,是与神同等的,祂不需要像地上的人一样去祷告。主既然作了人子,祂就守住了作人子的地位,人需要祷告,祂也需要祷告。虽然祷告的实意是承认人的缺欠,承认人需要以神为依靠,承认神是人的供应,更是承认神是人的主,但作了人子的主耶稣,祂完全的活出这一个事实。祂生活也好,祂作工也好,祂认定自己是个人,祂就不凭着自己,而是全然的寻求神的心意,根据神的心意来定规祂的脚步,和祂所要作的事。

拣选十二个使徒

  ‘那时耶稣出去,上山祷告,整夜祷告神。到了天亮,叫祂的门徒来,就从他们中间挑选十二个人,称他们为使徒。’(1213节)主要开展祂的工作,使神建立国度的心意在众人中传开,就特别选了十二个使徒,接受祂的差遣,为神作见证。祂为这事整夜的祷告,一面把前面的工作交托给神,一面从父神的手中接受神的安排。十二使徒的拣选是关乎建立神的国度的基础,祂虽然是儿子,但一站上人子的地位,祂就不凭自己去作定规。祂是在祷告中等候神的显明,整夜的祷告,严肃的等候。祂不是先拟好了一个计划去让神批准,祂守住了地位,不是要神跟祂走,而是祂自己跟神的定规走。

  祷告是工作的根据,从祷告中接受负担,在祷告中接受神的安排。主从来不自己出主意,祂所作的一切都是根据神。祂深深的明白,神的见证不是作一作工就完成,必须先要对付空中的掌权者,因此,若凭着人自己所要作的,一定不能作成功神所要作的,因为人所要作的,神并不在其中,只有在神所要作的事上,神就负起责任来,叫空中的掌权者不能为所欲为。在祷告中进入交通,在交通中接受神的安排,然后才进入实际的事奉,这是属灵的法则,主自己是这样作,祭司接受职份中的平安祭也早就表明这事。没有祷告就没有事奉神的根据。

犹大所引起的问题──服权柄的表现

  常常有人问起,主既然是经过通宵的祷告,为什么竟把一个将来要出卖祂的犹大也选进十二使徒当中呢?这问题问得非常好。上面已经提起过,主是在祷告中去接受神的安排,不是主自己去拣选,祂是让神先作拣选,祂再根据神的拣选作拣选。犹大虽然在以后要出卖主,但他必须要列在十二使徒之中,因为神在旧约圣经中早就预言了有这么一个人,他要作什么事,使基督在人中间显出来。所以犹大的被选中,不是为在主复活以后作见证,而是在卖主的事上显出谁是基督,这是神在根据预知所作的安排。

  接受一个要出卖自己的人,归在自己的名下作使徒,这实在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若是出于不知,那就没话可说,但主是明明的知道的,‘只是你们中间有不信的人,耶稣从起头就知道谁不信祂,谁要卖祂。’(约六64)既然早就知道,为什么还要拣选他呢?啊!这全然是主的宝贝的品格,祂不是根据自己的遭遇是顺或是逆,是利还是害,祂看见了神的安排,祂就服神的权柄。祂不是只告诉人要顺服神的权柄,祂是自己先活出服在神的权柄下的实际生活,祂用事实来承认神所作的一切都是对的,都是美的,祂能接受一切从神的手中所安排的一切。

从服权柄到活出神的权柄

  作工若是不能带出神的权柄,叫人遇见神,那工作也就是空的。‘耶稣和他们下了山,站在一块平地上,同站的有许多门徒,又有许多百姓,从犹大全地,和耶路撒冷,并推罗,西顿的海边来。都要听祂讲道,又指望医治他们的病。还有被污鬼缠磨的,也得了医治。众人都想要摸祂,因为有能力从祂身上出来,医好了他们。’(1719节)读过了这一段记载,必须要指出的事,就是这些能力的表现,是在主接受了神所安排的十二个使徒以后发生的。从地方的范围来说,从犹大全地,穿越过耶路撒冷,直到外邦的推罗和西顿,这一大片的地方的人都受了吸引。从服事的果效来说,许多的人都得了医治与释放。从人的感觉上的反应来说,众人都碰到从祂身上所发生的能力。神的能力大大的藉着作人子的耶稣流出来。在这里更要指出的,神的权柄只是显明在服祂的权柄的人身上,先活在神的权柄下,结果就是流出神的权柄。

  要追求得着神的能力,首先要人的心意对,为着神的荣耀显出去追求,不掺杂满足个人的心思在内,接上去就是在生活中实际的接受神的权柄。根据神的心意去活,根据神的真理去作,实在的以圣经的真理作我们行事为人的指导,这才是实际的活在神的权柄中。除了这样活在神的权柄下,人再没有别的方法可以成为神权柄的出口。从服权柄到成为神的权柄,是主自己为我们显明的属灵的道路。

活在神的权柄下的人──作至高者的儿子

  主显明天上的能力和权柄,不是为了叫人的病得医治,叫人的身体得释放。主耶稣所行的神迹奇事只是见证祂是谁,藉着认识了祂,就从祂那儿接受从上头来的道。神迹奇事是为传讲神的道打开门路,传扬神的心意才是主作工的真正目的。神要得着许多的儿子进荣耀里去,主就对着神这一个需要向人传讲,要叫人转回归向神,接受神的权柄,真正的作‘至高者的儿子’。主向众人指出当走的路,走在其上的人所得的结果,就是‘你们也必作至高者的儿子’。(35节)这道路就是主自己所走上的路,主自己原来怎样是至高者的儿子,跟着祂的脚踪走的人也就怎样的作至高者的儿子。

 

蒙福与受祸的原因

  主在实际的生活与行动中,显明了神的权柄,祂就向门徒指出实际拣选神的路,也就是人在神面前是蒙福,或是受祸的路。这可以说是人与神的关系是准确,或是不准确所带出来的结果。祂要众人明白神是人蒙福的源头,没有准确的接上这个源头,神的心意在那个人身上固然不能成就,并且还要失去神所命定的福,反而落在受祸的光景里。是蒙福或是受祸,全是看在人用什么态度去对待神和祂的心意。因此人就该为自己选择决定自己永远前途的路。

  从2024节,是一般人所说的八福中的一部份,(有些人说是九福)在马太福音中所记载的八福,事实上并不是主在一次的讲道中说出来,就是称为“登山宝训”的内容,也不是在一次上山的讲道中说出来的。在这些带出祝福的事上,我们可以归纳出几个原则来,这些原则适用在我们的生活中一切的事上。

  头一点是爱慕神而清心的寻求神,这是最基本的向着神的态度。跟马太福音所记载的作个比较,就很清楚的明白,‘你们贫穷的人’并不是指着在物质的生活中有缺欠的贫穷,而是指着心灵上的贫穷。(马太福音作‘虚心’,原来的意思是‘灵里贫穷’。)当人知道自己灵里贫乏,他就会去寻求神,为要得着永远的满足,去盖过并填满里面的缺乏。人的无知是因着没有看见自己的贫乏,总是自以为有,因为对神没有爱慕,就失去了神的祝福,得不着神的国里一切的丰富。

  其次是以神为盼望。人的饥饿,不是因为没有饼,也不是缺水,而是缺少神的话。没有神的话,就看不见永远的前途,也看不见引向永远的荣耀去的路,所看见的只是人的绝望,和人的悲哀。因着认识自己的实际处境,便转过来从神的话中找到盼望,就是神成为人的盼望。有了这一个盼望,人的饥饿就饱足了,人的哀哭也停止,神作盼望就成了人的喜乐。

  第三点就是以神为满足。神成为人的满足,这是神的定意,不是人的奢求,人领会这一点,就欢喜快乐的拣选神。就算‘人为人子恨恶你们,拒绝你们,辱骂你们,弃掉你们的名,以为是恶,你们就有福了’。人不以自己肉身的好处为满足,甘愿为神而失去这一些,这些人实在不能不被记念,历代以来,神都以这些以祂为满足的人为宝贵。在司提反为主殉道的时候,天也为他开了,主耶稣从宝座上站起来迎接他。

  反过来,人若以地上的事物为目的,只寻求属地的富足,以地上的好处为盼望,为喜乐的缘由,又以眼见的事物作为他的满足,一心一意生活在属地的享乐中。对于这些人,主的宣告就是‘有祸了’。因为他们所有的都是属地的,带不到天上去,也存不到永远里。更糟糕的,因为心里只有地而没有天,结果把神失去了,连同神的祝福也丢掉了,在永远的里面一无所有,也不得见神的面。

活出神的形像

  宣告了蒙福与受祸的路以后,主耶稣接着又讲了许多话,当中说了两次的‘因为’,把祂所说的话归结到两个严肃的事实上去。头一个是叫爱慕活在神面前的人,要活出神的形像,在生活中把神表明出来。

  人的性情是以自己为中心的,一切的思念都以自己的利益为前提,双手紧紧抱着自己所有的不肯放下,人中间一切的苦恼与混乱,可以说都是这种心思引出来的。主带领人去学习脱离自己,主是从‘只是我告诉你们’这话引出这一个学习,叫我们看见这是能承受祝福的主要关键。人若爱自己,就没有办法去拣选神,神也没有机会在这人身上作成祂的工。脱离自己具体的表现是在‘你们的仇敌要爱他’;不可爱的人也要爱他,善待那些跟自己过不去的人。这一切都不是人的天性中所能有的,也不是人所能忍受的。但是主明明的说,‘你们也必作至高者的(众)儿子,因为祂恩待那忘恩的和作恶的。’(35节)该注意这里的‘你们’和‘他’的区别,至高者的众子是拣选神的人,而‘祂’是至高者的儿子,是主自己,祂作了榜样,活出了神的性情,活出了神的形像。因此‘众子’也该‘要慈悲,像你们的父慈悲一样。’(36节)作至高者的众子不是一种说法,而是一种生活的要求。

凭着神的生命来活

  第二个‘因为’是在43节,这话把我们带进活出神的形像的基本问题上去。生活是生命的表现,是什么样的生命就活出什么样的生活来,没有神的生命,也就不能活出神的形像来。‘没有好树结坏果子,也没有坏树结好果子,凡树木看果子就可以认出他来,人不是在荆棘上摘无花果,也不是从蒺藜里摘葡萄。’(4344节)里面有的是什么,外面所表现的就是什么。

  在人的天然生命里面不可能有正确的观察,都是站在自己的立D上去看事物。这个自己总是看别人不对,看自己是最对,所以自己眼中有梁木一点也不觉得,但是别人眼中有刺就非要挑出来不可。直到人的生命起了变化,神的儿子因着人的信,进到人的里面来作生命,人有了神的生命,才会有神的性情,这个时候,人才能把事物看得清楚,肯定自己的罪,肯宽容别人。要活出神的形像,必须先有神的生命,有了神的生命还不够,还要活在神的生命中,不是再根据自己,乃是单单的根据神,这样就活出了至高者的(众)儿子的见证来。

拣选主的旨意

  凭着生命而活的方向,定然是拣选神的心意。生命是出于神,也必归于神,神的生命必然把人带到神的权柄底下,人也不感觉有难处。所以主是这样说,‘你们为什么称呼我主啊,主啊,却不遵我的话行呢?’(46节)这种情形不是出于生命的,而是出于人的自己。凡是出于自己的,在神面前都没有好结局。主说得清楚,‘凡到我这里来,听见我的话就去行的,我要告诉你们他像什么人。他像一个人盖房子,深深的挖地,把根基安在盘石上。到发大水的时候,水冲那房子,房子总不能摇动,因为根基立在盘石上。’(4748节)若不是这样,就是把房子建在沙土上,经不起试验,什么都完了。

  主自己为儿子,祂就是这样顺服神的权柄而活,在从来没有见过神的人中间,把神显出来。如今,我们这些称为至高者的众子的人,也是这样的照着主的榜样,顺服神的权柄而生活,拣选神的旨意作我们的定规。这样一来,我们在地上的路程不单是走得正直准确,永远蒙记念,承受神所赐的福,也把神的荣耀的形像摆在众人的眼前。── 王国显《配得那世界的人──路加福音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