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路加福音第七章

 

第七章

  认识了神的权柄,也接受了神的权柄,这是最蒙福的事。因为神在人身上的恢复,就是要藉着这事来完成。撒但的堕落是因着不肯承认神的权柄,人的堕落也是因着撒但的引诱,跟着它去拒绝神的权柄。现在主耶稣把神的权柄向人宣告,指出了承认神的权柄是蒙福的道路,谁这样作,谁就得了神的喜悦,这人不能不蒙记念。承认神的权柄,顺服祂的心意,是在神面前唯一蒙受祝福的路。

承认神的权柄是神所欣赏的

  主耶稣向门徒讲完了在第六章里所记录的话,‘就到了迦百农。’在那里发生了一件事,印证了主所说的话是对的,是准确的,是经得起事实的考验的。我们常常觉得主的话是好听,但是却不好行,因为主的话和我们的实际生活调和不来,我们以为主的话很高,很理想,但不切合实际,我们在地的生活是这样的现实,要照着主的话行,那是行不通的。这种想法确确实实是人的愚昧,脱不了为自己而活的心意,只看重属地的好处,而不肯去得着属天的丰富。但是认识主的权柄的人并不作这样想,他们信靠神是信实的,祂必要将祂的应许兑现,叫信靠祂的人沉浸在祂丰盛的恩典中。迦百农的百夫长所作的,就是神的信实的见证。

神所注意的不是人在宗教上的热心

  ‘有一个百夫长所宝贵的仆人,害病快要死了。百夫长风闻耶稣的事,就托犹太人的几个长老,去求耶稣救他的仆人。他们到了耶稣那里,就切切的求祂说,你给他行这事,是他所配得的。因为他爱我们的百姓,给我们建造会堂。’(25节)主就随着他们去了,因为凡寻求主的人,祂都不会拒绝,但是祂对他们说那人是配得恩典这事,保持了缄默,没有说什么话,比较下文主称赞百夫长的信心,就知道主不说话的原因。

  人都是看人在外面作了些什么,来评定那人是好是坏,神却是更进一步的看到人里面的光景。外面作得好的,里面不一定对,爱百姓和建造会堂可以是宗教上的热心,也可以是一种政治的手段。就算纯粹是宗教上的热心,若只是出自人的情感,出自人的思想,而没有接上坐在天上宝座上的神,那仍然是人在外面所作的活动,这样的宗教活动就是作得再好,也不会吸引住神的注意。一切人外面的好,包括宗教上的热心,都不能叫神觉得有可欣赏之处。

神所宝贵的是人承认祂的权柄

  主耶稣和那些人同去那百夫长的家,百夫长托人去见主说,‘主啊,不要劳动,因諟鴔琲暀U,我不敢当。我也自以为不配去见諢C只要说一句话,我的仆人就必好了。因为我在人的权下,也有兵在我以下,对这个说去,他就去。对那个说来,他就来。对我的仆人说,你作这事,他就去作。’(68节)主听了这话,心中十分的欣赏,对同行的人称赞那百夫长的信心大,超过主在以色列人中所遇到过的人。那百夫长的信心是建立在他认识什么是权柄之上,也同时建立在认识谁是有权柄的人之上。

  要注意的是,那百夫长是外邦人,他知道在犹太教的律法下,他的地位是什么,他不以自己是一个占领者自居,他知道主是谁,他知道主有权柄,并且主所有的是万有的权柄,是越过时间和空间的限制的,只要主发出命令,事情就要完成。他这样的承认主的权柄,叫他经历了主的恩典。没有一件事比人承认神的权柄叫神更满意,在背逆的人中间,神看到有人接受祂的权柄,祂的心就满足。主没有欣赏他在人的眼前作好人,祂只欣赏他承认神的权柄。承认神的权柄是神所要得着的人向着神的准确态度,主自己在地上是这样的活,也带领着到祂面前来的人这样活。

有了地位,还要有实际才能满足神

  ‘这么大的信心,就是在以色列中我也没有遇见到。’(9节)主说这话实在是带着叹息的成份。以色列人是神的百姓,是称为神名下的人,理当是认识神的权柄,也承认神的权柄才是。但是主在祂的百姓中很少遇见承认神权柄的人,这怎能叫主不叹息!如今称为神的教会的,恐怕也是这样使主不住的叹息。求主怜悯我们,苏醒我们,叫我们看见有了蒙恩的地位还不够,必须要实际的接受主的权柄,在凡事上让主作主,照着祂的心意去跟随祂,这样才是使神满足的生活。

  ‘就是’的另一个说法是‘甚至’,这给我们指出主对我们的等候,因为在主名下的人,应当是活在神的权柄下的,活不出来就是使主失望,叫主叹息。总要认定,宗教的热心绝不等于承认神的权柄,要实际的根据主的话去活,不加添人的意见去混乱主的心意,这样才是真正的承认神的权柄,叫主停止叹息。

权柄的运用是使人受安慰\cs16

  因着地上的人所作的,在人的观念里,“权柄”就是代表权力、威严,使人望而生畏的一种事物,因为权柄的果效使人感到受管理,受辖制,受监督。人的天性都喜欢作主,不愿在自己以上有权力,因此一般来说,人对“权柄”这事并不好感,这种观念叫人对接受神的权柄有戒心,不能显得那么乐意。主在地上的所作,把人对接受神的权柄所产生的错觉纠正过来。神的权柄不是只有管理的一面,也有供应祂丰富的恩典的一面。事实上神的管理的目的,就是为了叫人去享用祂的荣耀和丰富。

  治好了百夫长的仆人的第二天,(注意经文上的小字)主到了拿因城,正遇见一个寡妇的独生儿子出殡。寡妇丧子已经够凄惨了,丧的又是独生子,那光景更悲痛,谁能给这个寡妇得安慰呢?人又能用什么叫她得安慰呢?她在那时所看见的是前途一片灰暗,全然的绝望。主遇见了她,没有人为她求主,她自己也不知道要求主。虽然主在加利利一带作过许多的神迹,但是人来到死亡的面前实在是没有条件产生希望,主并不因着人陷入绝望而失去了求助的心情而失去怜悯人的反应,祂主动的就近那死人,停止了送殡行列的前进。‘耶稣说,少年人,我吩咐你起来。那死人就坐起,并且说话,耶稣便把他交给他母亲。’(1415节)主在那死去的少年人身上使用权柄,显出了复活的大能。

  主是有权柄的,这是不必怀疑的事。但主的权柄不是叫人畏惧,主的权柄一出来,总是叫人得释放,从捆绑中得自由,从悲伤中得安慰,从困苦中得喜乐。赞美主,祂的权柄是叫人得安慰的。祂带出神的权柄,是要使人在神的面前活得正直,活得对,好更多的享用祂的安慰。

 

更深的脱离眼见

  人的天然是喜欢凭眼见,也十分的善忘。其实这是活在自己里的一种表现,看见叫自己舒服的事就开心,看见叫自己愁烦的事就沮丧,凭眼见而活是十分打岔人对神的拣选和跟随,人若活在眼见里,属灵的路不会走得太远就停止下来,不是他不想再往前走,而是他实在不能再多走。里面昏暗了,就看不见道路,眼见的事物常常使人里面昏暗。因此,人要在神面前活得对,更深的脱离眼见就成了必需。施浸约翰在这方面也受过亏损,我们实在不可以忽视这一个操练,叫我们更深的脱离眼见,单单的抓住自己而活在神的面前。

把眼睛放在主的身上

  施浸约翰那时是给希律下在监里,监狱的环境使他好像看不见前途,当日被神使用的那明亮的的灵开始昏暗了。当主所作的事情传到在监狱中的约翰的耳中,他便开始疑惑了,把在约但河亲身经历神为祂的爱子所作的见证忘记了。他也许在想,若是主真是弥赛亚,为什么还允许我长久留在监狱里?他打发了两个门徒去见主,‘说,施浸的约翰打发我们来问你,那将要来的是你么?还是我们等候别人呢?’(20节)约翰的里面实在是昏暗了,眼见的事物叫他原来明亮的灵暗淡了。主在那时正作了许多的事,神的权柄与能力大大的彰显,约翰的门徒也看见了。‘耶稣回答说,把你们所看见所听见的事告诉约翰,……凡不因我跌倒的就有福了。’(2223节)主这个回答正好,用神的权柄的彰显去答复约翰的疑惑,重新恢复他对主的认识。

  人还不是完全人,在地上只有主自己是唯一的完全人,像约翰这样的人也免不了掉进眼见的陷阱里。主给我们这些喜欢看眼见的事的人指明了一条出路。既然我们免不了眼见的影响,一定要有眼见,就把我们的眼见放在主自己的身上,不要放在自己身上。认定了主是谁,就不会因眼见的事物,使我们的眼睛对主迷糊了。要记得,当我们的眼睛迷糊看不见主的时候,主仍然是显明神的权柄的主。

接受神权柄的人是神所看重的

  约翰的门徒回去了以后,主就对门徒称赞约翰。我们心里会问,“约翰的灵里昏暗了,他怎会值得主称赞他呢?”不错,约翰是有软弱,但那是一瞬间的事,从约翰整个人来说,他还是一个接受神的权柄的人。一个接受神的权柄的人,是神所看重的,所以主说,‘我告诉你们,他比先知大多了,经上记着说,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諞e面,准备道路。所说的就是这个人。我告诉你们,凡妇人所生的,没有一个大过约翰的。’(2628节)约翰终究是服在神的权柄下去完成神交托给他的工作的,神没有因着他一时的愚昧而轻看他,祂还是一样的重视他。神对一切接受祂的权柄的人,都是一样的重视的。

  ‘然而神国里最小的比他还大。’(28节)主重看约翰,但主指明一件比约翰更蒙福的事。在旧造的人中,就是在妇人所生的人中,没有比约翰更大了,他为主开路,为主预备百姓,他所作的实在是大。但是因信服神的话而接受神的生命的人,就是那些在神的国里的人,他们不单是活在神的权柄里,而且因着有神的生命作了神的众子。因此,神国里最小的也比约翰大,因为是儿子。我们没有话说,只能因这个作儿子的恩典,追求更好的活在神的权柄里。

不凭眼见认识属灵的事

  受过约翰的浸的人,听见主耶稣称赞约翰,都心中欢喜,以神为义,因为神并没有忽略那些拣选祂的人。但是法利赛人和律法师们对约翰和他所作的毫无反应,因为他们只看人的外表,根本就瞧不起约翰,没有看出约翰是神所用的人。为此,引起主耶稣指出这世代的无知,指出人凭眼见是无法认识属灵的事物。

  灵里没有苏醒过来的人,不管祂的宗教学问有多高,他只能看见事物的外表,而看不见属灵的实意,不管他是愿意或不愿意,他只能凭外表去认识事物,因为他只会凭外表去看事物。对于这个世代和属这世代的人,‘主又说,这样,我可用什么来比这世代的人呢?他们好像什么呢?好像孩童在街市上,彼此呼叫说,我们向你们吹笛,你们不跳舞,我们向你们举哀,你们不啼哭。施浸的约翰来,不吃饼,不喝酒,你们说他是被鬼附着的。人子来,也吃也喝,你们说祂是贪吃好酒的人,是税吏和罪人的朋友。但智慧之子,都以智慧为是。’(3135节)主说这时代的人是感情麻木,是非不明的,因为他们没有敬畏神的心,不揣摩神的心意,只是凭外面去观察事物,自以为是,结果是对属灵的事一窍不通。

  人的灵不苏醒,他不能看到事物里面的实意,对属灵的事是门外汉,极其量也不过是有宗教热诚的人,但和神并没有相连。灵里若是苏醒,他必能领会,约翰的不吃不喝是表明世界的美物并没有真正的属灵价值,他不以地上的美物为重,却是以享用神的同在为满足。主的又吃又喝,表明祂是万有的主,地上的人以为是美的事物,对祂并没有特别意义,祂可吃可喝,祂也可以不吃不喝,但人只看到祂吃喝的一面,却没有看见祂不吃不喝的那一面。这些人只看见外面,没有看到里面,停留在眼见里,却没有在信心中看到属灵的事物,他们所能作的只是批评和挑剔,但他们并没有活在神的面光中,因为他们实在是不懂属灵的事。

里面的认识才能使人遇见神

  在一个法利赛人为主所摆设的筵席上,发生了一件事,更深一层的证实了人凭眼见不能认识属灵的事物,更不能认识主。这个法利赛人请主耶稣吃饭,也许是因为享用过主的恩典,他以此为回报主,也许是慕主的名,或是因宗教的热情所产生的对主的敬佩。不管是什么原因,这个人并没有真正的认识主,因此对主生发了许多的误解。事实上,他对主的接待只是在外面的接待,在他的里面还没有接待主,因为他还没有遇见主的权柄,对主也不是最尊重。凭着外面,谁会尊重一个无佳形美容,并且是面容憔悴,形容枯槁的人呢?他肯接待主好像是已经给了主天大的面子。这是人的愚昧。

  ‘在那城里有一个女人,是个罪人。知道耶稣在法利赛人家里坐席,就拿着盛香膏的玉瓶,站在耶稣背后,挨着祂的脚哭,眼泪湿了耶稣的脚,就用自己的头发擦干,又用嘴连连亲祂的脚,把香膏抹上。请耶稣的法利赛人看见这事,心里说,这人若是先知,必知道摸祂的是谁,是个怎样的女人,乃是个罪人。’(3739节)凭眼见认识主耶稣,充其量只知道耶稣是个先知,事实上他看耶稣连先知也够不上。他错了,并且错得很利害。

认识自己和等候主怜悯的人

  法利赛人凭外面不认识主耶稣,但这个被人看为罪人的女人却看见了主是谁,祂是罪人的朋友,要把赦免的恩典带给罪人。她知道主的尊贵和自己的不配,她带着痛悔的心来到主的面前,她在等候主的怜悯。人的里面不明亮,他在外面接待主,他也可以为主作许多外面的工作,但是祂里面不认识主,和主同坐在一起,但里面没有遇见主,主也不能在他身上作什么。这个女人虽然曾经犯过罪,但她有一颗等候主怜悯的心,她里面就明亮,知道了要寻求主。

  她为自己的罪痛悔,站在主的后面痛哭,女人是如何的珍贵自己的头发,而她知道自己的不配,她的荣耀的长发只配擦主的脚,贵重的香膏也只配抹主的脚。别人看不见主是谁,她却看见主是谁,她卑卑微微的来到主那里,她需要得到主的怜悯。感谢主,祂是体恤卑微的人的主,祂原有的荣耀和尊贵并没有遮断卑微的人,所有等候恩典和怜悯的人到祂那里去,祂全都恩待。

恩典叫人受吸引

  法利赛人心里有愚蒙,主就开导他,叫他知道恩典的吸引,越认识恩典,就越爱赐恩的主,爱主的表现印证了人认识恩典的程度。主‘便对西门说,你看见这女人么?我进了你的家,你没有给我水洗脚,但这女人用眼泪湿了我的脚,用头发擦干,你没有与我亲嘴,但这女人从我进来的时候,就不住的用嘴亲我的脚,你没有用油抹我的头,但这女人用香膏抹我的脚。所以我告诉你,她许多的罪都赦免了。因为她的爱多.但那赦免少的,他的爱就少。’(4447节)这女人到主那里去,主没有拒绝她在祂身上所作的,她里面就知道了主给她赦免的恩典,她里面轻省了,罪的捆绑释放了,恩典的吸引叫她把珍贵的头发擦在主的脚上,用嘴亲主的脚,用香膏抹主的脚。这些动作对一个女人来说是多为难,但是一个享用了恩典的人,对着赐恩典的主,原来自己以为最贵重的,也变成微不足道了。

  对主爱的反应大,说明人对恩典的领会也大,对主的爱的反应少,他对恩典的领会也少。人的难处就在不认识自己的本相,会指责别人不对,是个罪人,却看自己没有什么不对,是个义人。不认识自己也就不可能认识恩典,尽管那人在宗教的敬虔上表现得很多,他若不知道自己在神的面光中是何等的可怜,他不会知道需要恩典,也不会准确的认识赐恩的主。

‘你的信救了你’

  人的自义把自己关在恩典的门外,人看自己所作的很好,就拒绝神的怜悯。这一种心思在人不自觉的情形下弥漫在人的里面,所以人就自然的靠自己和自己的所作,以为我作好了,神也不能忽略我。当时主‘对那女人说,你的罪赦免了。同席的人心里说,这是什么人,竟赦免人的罪呢?耶稣对那女人说,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的回去吧!’(4850节)那些人是活在律法的意念中,以为必要用行为去遮盖行为,她既没有献祭,也没有更好的行为表现,怎么能得赦免呢?并且耶稣又是谁,竟宣告赦免?他又凭什么权柄赦免人呢?人的自义使人不认识恩典,自义的路走得太远了,虽是这样,主还是要来纠正人的观念。

  没有人能凭自己所作的换取赦免,因此必需要有恩典,人才能得赦免。恩典就是不凭自己所作,而让神替人去作。人能作就不必神来作,但人实在是作不来,因此非要让神来作不可。人能承认这一点,他就知道他无可夸,他需要恩典。信就是不靠自己,也承认自己不行,所以需要神来替我作,所以信就是支取恩典的唯一方法。这女人得了赦免,是因为她信,因着信,就把神赦免的恩典取用了。信就是以神为是,把自己交放在神的手中,让神去作成祂所要作的。一切要到神面前去的人,都要活在这个‘信’的里面。── 王国显《配得那世界的人──路加福音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