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路加福音第十章

 

第十章

  经过了教导门徒认识了十字架的道路,主更进一步的带领他们去经历十字架的原则,使他们能准确的作一个事奉神的人。人在亚当里的性情,不是一次属灵的交通就能转变的,也不是一次的经历就能使人脱离自己。主从各方面让跟从祂的人认识神,也认识自己。认识神而不认识自己,不可能生发爱慕神和神的事的心意,认识了自己而不认识神,徒然使人陷在彷徨无告的控告里。主要让门徒完整的认识属灵的事,祂一面自己活出榜样来叫人受吸引,祂也一面作了具体的安排,使跟从祂的人进入实际的操练,在操练中真正的体会属天的事。

属灵的经历要更新

  人的天然性情是充满惰性的,很容易落在得过且过的因循里,对眼见的属地的事物已经是这样,对眼所不见的属天的事物更容易落在陈旧和沉闷里。因此,一个跟从主的人,灵里要常常更新,使属灵的学习也常在更新里。属灵的事物并不是多到一个地步,是我们所承受不了,但是属灵的丰富实在是我们所理解不完的。同是一个顺服的功课,学习的内容没有变,但是在学习上更新了,不单是叫人灵里苏醒,也叫人享用到神的丰富,领会到祂无限的恩情。

留心主的心意

  神给我们可以自由的决定自己的生活和工作,但是一个清心跟从主的人,他会甘心放弃这一份自由,而去留心主的心意,以主的心意为根据,来决定个人的道路,像主自己以父的心意来决定祂的道路一样。人的灵苏醒,就容易揣摩得到主的心意,因此,保持灵里的苏醒,就是跟从主的人所要注意的,常活在主的心意里,就能维持灵里的苏醒,不活在主的心意里,灵里就沉睡。

  ‘主又设立七十个人,差遣他们两个两个的,在祂前面往祂自己要到的各城各地方去。’我们注意,门徒不是随便的受差遣的,他们受差遣所去的地方,正是主自己要去的地方,他们所去作的事,正是主自己要作的事。这就给我们领会到一个属灵生活的原则。我们生活和工作中的一切事物,必须要有主在其中,主若不在其中,那些事物在人眼中看来是最美最好的,也成为不美不好的。因着圣灵的内住,我们不单是有这样的可能,而且是有把握的知道,主在不在我们的所作的里面。留心主的心意,是真正跟从主的人所不能忽略的。

体贴天上的心意

  更实际的去看主的心意,那就把我们带到天上的父的宝座那里,因为主的心意,都是体贴在天上的父的心意。主对受差遣的人说,‘要收的庄稼多,作工的人少,所以你们当求庄稼的主,打发工人去收祂的庄稼。’(2节)父在天上有祂的需要,祂要把人带回祂的荣耀里,这就是祂所要收的庄稼。主带领门徒去学习体贴父的心意,叫他们放眼一看,就明白人的流离,和神的等候。他们体贴了神的心意,就觉得自己受了差遣还是不够,因为还需要更多的工人,但是又不能凭人意去安排作工的人,必须让神自己去定规。学习与神同心,但又不代替神,这个才是真正的体贴天上的心意。

  我们得承认,在体贴天上的心意这个学习上,我们还差得很远,我们察看我们向神所祈求的是什么,就知道我们实在的光景。我们所求的,多半是为自己的好处,为满足自己,少有为父的需要而仰望等候,我们是不够体贴神。我们若要活在灵里的苏醒中,就该求主加添我们体贴父神的心,叫天上的心意可以从我们身上流进人的中间。

不体贴自己

  要体贴神,就不能体贴自己,这是不能两全的,‘体贴肉体的,就是与神为仇,因为不服神的律法,也是不能服。’(罗八7)神的性情和人的自己是不协调的,人的自己一出来,就是显出背逆神的性情。所以真正拣选神的人,是不允许体贴自己的,人一体贴自己,体贴神的心就完结了。

  在主的差遣中,主明明的说,‘我差你们出去,如同羊羔进入狼批,不要带钱囊,不要带口袋,不要带鞋。’在跟从主的路上走,是有危险的,而且危险性也很高,有外面的反对,有里面的短缺,每一样都叫人灰心丧胆,但这是主的道路。我们若看重了这一些,一定是体贴自己而退后,若是我们不体贴自己,而是看重主的心意而往前行,那就是享用了神的负责。主在这次的差遣里,更新了他们所经历过的事,也深一步让他们学习脱离自己,更丰富的去经历神的供应与保护。眼见的事使人体贴自己,只有在信心里向前行,就成全神的定意。

在神的国中享平安

  主差他们出去所传的讯息只有一个,就是:‘神的国临近了’。从施浸约翰到主自己,都是传这个讯息,讯息虽然是老旧的,但讯息所带出的恩典是新的,什么时候人到神面前去,所遇见的恩典都是新的。人都贪爱新的事物,神却不是为此而作工,祂是不住的供应新的恩典,叫人在恩典中更新。

  主告诉门徒,‘在路上也不要问人的安,无论进那一家,先要说,愿这一家平安。若有当得平安的人,你们所求的平安必临到那一家,不然就归与你们了。’(46节)讯息是神的国近了,果效是人享用平安,只有在神的国中才能享到平安,但是关键还是在传讯息的人身上。这些人必须是先享用了平安,才可以把平安带到人中间,而他们在接受差遣时,所受到的吩咐又是这样的使人不安,问题不在所受的吩咐内容,而在他们是否因看见神的权能而享用平安。不先在神的权能中进入恩典,就不会有平安,活在神的权能的恩典中,就享用着平安。传讯息的人因活在神的国的实际中,平安也因着他们到了人中间。

确认了自己是神的代表

  背逆的人间所给与跟从主的人的反应是冰冷、抗拒、和反对。主也知道这些情形会叫人灰心,祂宣告了人拒绝神的结局,也转过来坚立祂所差遣的人的心志。作工的人不能期望世界张灯结彩的来欢迎主,但是他们必须认清自己和神的关系,这样,他们在逆流中还是充满喜乐和盼望,因为他们不是在作自己的工,而是为神向人传送神的国降临的讯息。

  ‘又对门徒说,听从你们的,就是听从我的,弃绝你们的,就是弃绝我,弃绝我的,就是弃绝那差我来的。’(16节)主早就对他们说过这样的话,如今又带领他们在这认识上更新,要他们确实的知道,他们是在作着神的代表,他们有这样高贵的位份,全是神的恩典作成的。神的儿女都该知道这个关系,也宝贵自己所得的位份。

神的美意本是如此

  在人的想象中,神所作的事好像不容易为人所理解,比方说,神的能力本来可以保证祂所要作的顺利完成,可是神却容让祂所用的人(包括作人子的主)经过许多的艰难,这究竟是为了什么呢?这是一个大内容,在这里只用简单的话来说,那就是为了显明神的性情,和祂完全的智慧与能力,使认识祂的人真正的经历祂的真实、公义和慈爱,在人所不能调和的,有矛盾与冲突的事物中,藉着祂完美的解决而显出祂的荣耀。

享用主的得胜

  ‘那七十个人欢欢喜喜的回来说,主啊,因諈漲W,就是鬼也服了我们。’(17节)软弱的人能显出神的权柄,这实在是不可思议的事,但主在恩典中是这样作了,祂把祂得胜的权柄给了门徒,门徒就有了得胜的能力。主的得胜不能改变,跟从主的人就能享用主的得胜。这是神的定规,叫作人子的主,替人作了人作不来的事,然后给人去享用主所作好的。得救是这样,得胜也是这样。神的儿女不单是神在地上的代表,也可以享用神的所有,神也喜欢看见他们去享用祂的所有。

  该注意的是,享用神所有的人能显出神的所作,并不是他真的能作,而是取用神的所有去作,离开了神的所有,他什么也作不来。我们注意,不是鬼服了门徒本人,而是服了他们所使用的主的名。主的名一和人联结,软弱的人就显出权能,叫神的儿女经历到神能,也就承认神能,承认祂是宇宙中的唯一大能者。

享用神所有的人的资格

  门徒在外面作工,十分欣赏自己作工的果效。这也是人天然的性情,作不好就沮丧,作得好就欢欣,感情的变化全是根据眼见的事,很少会注意到事情的实意。当门徒这样雀跃不已的时候,主告诉他们一件严肃的事,也许是因为卖主的犹大在其中,但也是实情。因着主的名而带出权柄,并不是等于能使用权柄的人没有问题,而是主的定意和祂的作工法则是如此,在不完全的人身上显明祂的恩慈与大能。主说,‘然而不要因鬼服了你们就欢喜,要因你们的名记录在天上欢喜。’(20节)主注意人与神的正常关系,过于人为神作了什么。

  享用主的得胜,引出了享用主的资格来,人注意享用的结果,主注意享用的人的资格,也就是人与神的正常关系。能使用恩赐的人,在神的面前不一定是合神的心意,不要因外面的现象发生迷惑。神所要的人,至少他的名字必须记录在天上,更美的是他的名字在天上,也在神的面前活在祂的心意中。主注意人和神的正常关系,我们也当留心自己在神面前的实际,就是要活在与神联合的恩典中。

向神单纯的人才能认识主

  ‘正当那时,耶稣被圣灵感动就欢乐说,父啊,天地的主,我感谢諢A因为将这些事,向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向婴孩就显出来。父啊,是的,因为諈漪意本是如此。’(21节)主说话的当时,正是祂让门徒明白名字记在天上是宝贵的时候,就是真正的与神有联合比什么都好的时候。比较马太福音十一章的记载,主在各城行了许多神迹,门徒也叫鬼服了他们,但是各城的人都不肯悔改。主给门徒指明,看见神的作为而不归向神是最愚昧不过的,同时也指出一个真正与神联合的人的模样,就是生活的喜乐不是根据眼见的好,而是根据神的定意,能在凡事上都说,父的美意本是如此的人是有福的。

  人的自以为是叫人看不见神和祂的作为,只有向神单纯的人才能认识主,因为属灵的事只向单纯的人显出来,单纯得越像婴孩,越能领会属灵的事,因为他们只用信心去接受,而不用人复杂的心思去分析。神自己定规了向单纯的人显明属灵的事,这正是门徒在看见主所作的,因而认识了神的权柄,和神的儿子。而那些住在各城的人看不见这有福的事,原因也是在此。

在恩典中的服事

  名字记在天上,享用神的所有,和得着主的显明,这全是神在恩典中所作的工。人若认识恩典,他在神面前就活得好,也活得准。人的愚昧总以为恩典破损人的自尊,非要凭借人所作的来换取到神的祝福,就不算是成功,也以为人所作的才是神喜悦人的根据,一般的宗教思想都脱不了这种想法。但主明确的要叫人知道,在亚当里面是没有神喜悦的东西,凭人所作的要去解决属灵的事物,这些动作在神的面前全是虚无。

  神若承认人所作的是承受生命祝福的根据,人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的残缺和愚昧,因为人可以指着自己所作的来证明人的完备,这是伊甸园的堕落的原则,这原则的重行使用,只有使人在神面前没有路。所以不管人怎样去看恩典,主还是要人认识恩典。

得着生命是根据认识赐恩的主

  ‘有一个律法师起来试探耶稣说,夫子,我该作什么才可以承受永生?耶稣对他说,律法上写的是什么?你念的是怎样呢?他回答说,你要尽心、尽性、尽力、尽意,爱主你的神,又要爱邻舍如同自己。耶稣说,你回答的是。你这样行,就必得永生。’(2528节)律法是要求人去作,律法师的问题是根据律法来发出的,主就以律法的原则来回答他,主这样的回答,好像给人觉得,主也是赞成守律法能使人得永生的。其实不是这样,主的意思是说,你若要凭自己所作的,你就照着律法的要求去作就是了。但是有谁能满足律法的要求呢?‘凡有血气的,没有一个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称义,因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罗三20)要凭着律法行,只有露出人的本相,接受律法的定罪,永远得不着永生。

  人活在自己里,也许也能随便的爱爱神,但若要像这四个‘尽’的要求去爱神,那就定规爱不来。爱人也许还可以,但要爱人爱到像爱自己的地步,那就十分的为难。人既不能满足律法的要求,那就只有接受定罪,得不着永生。生命是根据恩典来的,没有恩典,人就不可能得着生命。‘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弗二89)只有恩典才能使人得生命,也只有在生命里,人才能尽心、尽性、尽意、尽力,去爱神,也能爱人如同自己,因为这生命是出于主自己,这生命就是祂的生命。

  因着律法师的不服气,提出了谁是邻人的问题,引起主又讲了一个好撒玛利亚人的比喻,指明了显明恩典的人就是邻人。祭司和利未人都代表着宗教界的人士,宗教并不能带给人恩典,只有虚假的善良。撒玛利亚人是犹太人所轻视的人,但他却显明了恩典的实际。恩典不是从宗教来的,而是从人所厌恶的主那里来。人只有认识了赐恩的主,才能活出承受永生的生活见证来。不要因外表而拒绝作人子的主,只有主才能给人带进恩典,值得我们去爱祂。

事奉主,不是事奉工作。

  认识恩典的人,就知道在恩典中服事主。人的错觉以为工作就是事奉,这是不准确的。不错,事奉可能会有工作,但工作不一定是事奉,问题是在于事奉的根据是什么。工作是出于人的心意,不管怎么好,依旧是工作,不可能是事奉,作工的人只是事奉工作,不是事奉主。

  主到了马大和马利亚的家,马大在张罗着各种事情,虽然她的心意是让主舒舒服服的接受她的接待,但这究竟是她自己的定规。她在要完成自己的定规里,就显得‘心里忙乱’(40节)不得安息,主也指出她是‘为许多的事思虑烦扰’,事奉工作是在作自己的事,主并不欣赏,因为事奉工作的人不认识恩典,以为主缺了什么属地的事物,他就要为主去补满。主既是赐恩的主,祂并不缺属地的事物,祂只缺认识恩典和爱慕赐恩的主的人。马利亚体会主的心意,她留在主的跟前,一面陪伴主,一面活在交通里,这样作就满足了主。在恩典中事奉主,在服事以前,必定要先明白清楚主的心意,然后照着主的心意,去作主所要作的事,这才是事奉主。事奉主和事奉工作的分界线就在这里,事奉主是以主为内容,事奉工作是以工作为内容,主的工作不能代替主自己,主自己才是事奉的中心。

  主自己是这样在父面前服事,祂把父的心意显明在人的心里,让人懂得在恩典中去服事神,满足神的心。── 王国显《配得那世界的人──路加福音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