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路加福音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众税吏和罪人,都挨近耶稣要听祂讲道。法利赛人和文士,私下议论说,这个人接待罪人,又同他们吃饭。’(12节)主到地上来,目的就是要领人归向神。在人眼中是罪人也好,不是罪人也好,都是与神隔绝的人。人不认识自己,也就不明白主,就批评主。但是主明白父,所以祂不看环境,也是不顾惜自己的,向人显明神恩典的作为,来阐明神的心意。人的想法和神的意念相差了一大截,神所看重的和人所看重的是全不相同的两回事,人的自义与无知,没有办法体会神的心意。所以主在被人拒绝,和受人批评中,祂所神的心意启示出来,开导人的心思,叫他们脱离无知和自义。

  人要明白神的心意,好进到神所要的完全里,就要从人里面的心思对付起,不把人里面的不准确对付掉,人长远活在自己的无知里。对付人里面不准确的心思,目的就是要用神的心思来代替人的意念,这个对付成功了,人在神面前也就对了。主耶稣在这时,向人说了三个比喻,把神的心思向人解开,叫人的里面给照明,看得见自己的愚昧,就甘心放下自己的愚昧,把神的心思接过来,成为自己的心意。我们承认自己实在不了解神,祂存在永远里,我们却是短暂的在地上出现,就归于无有,因此我们的价值观念是庸俗而自私的,跟不上神的超脱和博大。我们实在需要从里面作一个澈底的改换,叫我们能如神的心意所要求的,活出神的心意来。

神所注意的是生命的丧失\cs16

  在法利赛人和文士的心中,罪人和税吏是可憎的,在宗教的意识上是没有价值的,他们以为只有像他们一样的“义人”,在神面前才有价值,因为他们有敬虔的外貌,也谨守律法的教条,更重视宗教上的传统仪节。他们认定神所重视的,就是这样生活的人。罪人是顶撞神的,触犯神圣洁公义的性情,税吏太贪心,也狠毒,人固然不喜欢他们,神也不能容忍他们,所以对罪人和税吏是不需要给予同情,也不该给他们体恤,因为这些人在神面前没有地位,在神的眼中也没有价值。法利赛人和文士既然存着这样的心思,他们就无法同情主耶稣接近罪人了。

  ‘耶稣就用比喻,说,你们中间谁有一百只羊,失去一只,不把这九十九只撇在旷野,去找那失去的羊直到找着呢?找着了,就欢欢喜喜的扛在肩上,回到家里。就请朋友邻舍来,对他们说,我失去的羊已经找着了,你们和我一同欢喜吧!我告诉你们,一个罪人悔改,在天上也要这样为他欢喜,较比为九十九个不用悔改的义人,欢喜更大。’(37节)人看的是物质的价值和意义,主用这个失羊的比喻,把天上的心意向人打开了。

生命比物质贵重

  一只迷失的羊和九十九只羊在数字上的比较是很有意思的,撇下九十九只去寻找失去的一只,似乎是很不值得。但是一般人都会这样作,主更是这样作,但在意义上有极大的不同,人所注意的是财物的损失,主所注意的是生命的丧失。所以人的寻找是盼望找到,主的寻找是一定要找着。在神的心思中,生命的丧失比什么的损失都重,迷失的羊若是找不回来,那定然是会给野地的走兽撕裂,这就是生命的丧失,为了找回这一只要丧失的生命,祂就撇下九十九只在旷野。‘迷失’与‘在旷野’摆在一起,就显出真正的意义来,‘迷失’是有危险的,可能丧失生命的,但在旷野仍旧可以说是安全的。

  在神的眼中,再没有什么比生命的丧失更严重了。祂要付出代价去把失丧的生命寻找回来,祂也实在的付出了祂的独生子作代价,去寻找迷羊。这个代价不可以说不重,但神还是付了,因为神要找回丧失的生命。义人虽是宝贵,但义人并不能补偿生命的丧失,神看见义人,心里会受安慰,但一个罪人给寻回,神因此而得的安慰更深。我们要记得,生命是从神来的,生命是神的性质,神是生命的源头,生命的丧失就是神荣耀的亏损,神不能让祂的荣耀受损害,所以祂不愿意看到生命的丧失,祂把挽回生命的丧失看为最重要的事。

  人重看物质的价值和意义,神却看重生命,罪人和义人在人眼中的价值不一样,但神看他们两者的生命都是一样的贵重。在属天的领域里,物质是没有多大意义的,只有生命才有真正的价值。生命要比物质贵重,在人的直觉里是这样,在挽救危急的病人的努力中就可以看出来。在属灵的实际里,生命是肯定的比物质贵重。

意义重大的那一只

  迷失的羊虽然只不过是一只,但这一只所表达的意义却是很重大,这就是主所指明的,一个罪人悔改所带来的欢喜,比九十九个不用悔改的义人所带出的欢乐更大的原因。在数字上,九十九只比一只是大九十九倍,但这九十九只加在一起的意义,却比不上那一只所表达的意义来得大。因为在这一只的身上表达出来的意义,是那九十九只所没有的,而这些意义又是非常重大,不可或缺的。同时这一只把这些重大的意义表达出来以后,也得着与那九十九只同等的地位,并没有分别。因此,它虽然只是一只,但表明的意义却是很大。

1 承认神的地位

  这一只迷失的羊,是代表悔改的罪人。罪人原来是不服神的权柄,流荡在神的丰富以外的人,这些人不在乎神,不要神,拒绝神,甚至不肯承认有神,处处表明与神为仇,事事表明与神为敌。这些敌对神的心思,比他们在实际生活中所犯的罪更可憎,更惹动神的怒气。神的话称他们为‘可怒之子’。但是有一天,他们悔改了,结束了与神敌对的心意,收拾了与神为仇的态度,转回过来承认神的地位,接受神的权柄。这一个转变实在是天大的事,震动了天上神的宝座,也震撼了撒但的权势,神得着这一个人,来显明祂在宇宙中的地位。

  在属灵的事上,人给神的难处不在他犯的罪行有多少,也不在他所作的罪恶有多深重,而在他不承认神的地位。伊甸园的堕落,和以后所发生的影响,都离不开这一个,就是人不承认神的地位,结果就是人失丧了,失丧是人不肯承认神的后果。人不单是不停的给神这个难处,也是不停的为自己制造承当这恶果的难处。等到有一天,人悔改了,一面承认过去作错了,一面也承认神的地位,这一个承认把他恢复到神原来为他所定规好的荣耀里。这不能不说它是宇宙中的一件大事,因为有人挣脱了撒但所执掌的死亡和黑暗的权势。

2 显明神是完全的心意

  一百只羊就是原来的完整,缺了一只就不是完整。神是完全的神,一切的不完整在祂的眼前,都不是祂所愿意见到的,祂要把不完整改转成为完全,这就合祂的心意了。因为神要把一切都作到最好,只要留下一点点的次好,祂心中都感觉不够满意。所以缺了一只羊,祂就要去寻找,并且是付代价的去找。在救恩的显明上,神就是以寻找这一只迷失的羊来表达祂的心意,来说明祂要得着完全的要求。人悔改,承认了神的地位,神就要把这一个人恢复到完全的地步,这样的恢复才能叫神心满意足。

  神没有得着人悔改归向祂,那总是不完满的事。在以弗所书一章的末了,神明明的说,‘教会是祂的身体,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这里所说的‘所充满的’,其中有‘完全’和‘完满’的意思的。那就是说,教会要成为神的完满,也表明神的完全,若是神没有得到教会,神就看祂的工作没有达到完全的地步,祂的心也不能有完满的感觉。教会就是那些悔改归向神的人的组合,神是一个又一个的把他们寻找回来的,虽然他们是一个一个的给神找着,但每一个都对神有重大的意义,因为他们使神的完全显出来。

生命的价值──父怀里的独生子

  记得有一首诗歌上有这么一些话,‘教我,如果无别人犯罪需貑赎,只是为着我一魂,謔憭暑搰y出。’这个意思就是根据迷羊的比喻得来的,说出若是全世界都是义人,只有我一个人是罪人,主就是为了我这一个人,祂也甘愿来为我流血受死,使我得着拯救。主肯这样作,固然是因为祂爱我们的大爱,同时也是祂看我们的价值。祂看我们十分珍贵,值得祂付上重价去得回,不是我们这个躯体有价值,我们的躯体只是增加负累,我们的价值乃在我们有生命,这生命使神为我们出了重价。

  神看我们的生命价值有多高呢?说来真叫我们受感动。神只有一位独生子,但祂甘愿用这一位独生子来与我们作交换,就是说我们的生命的价值,抵得上祂的独生子。这是多么希奇的事!神不是只说说就算,祂确实是这样的作了,祂用行动来告诉我们,生命的价值是非常的高。但是不管多高的价值,祂都为要得着我们而付出了,因为祂实在是爱我们,也重看我们。撇下九十九只是一种代价,舍弃独生子是更高的代价。

神不能忍受有残缺

  主说完了迷羊的比喻,接着又说出失钱的比喻,‘或是一个妇人,有十块钱,若失落一块,岂不点上灯,打扫屋子,细细的找,直到找着么。找着了,就请朋友邻舍来,对他们说,我失落的那块钱已经找着了,你们与我一同欢喜吧。我告诉你们,一个罪人悔改,在神的使者面前,也是这样为他欢喜。’(810节)这两个比喻,有它们相同的地方,也有它们不同之处,相同的是都在说出神在寻找人的心意,不相同的是在前者突出了生命的价值,后者却是指明神在寻找人的时候的忍耐。神所以忍耐的寻找,因为神不能忍受有残缺的事物,祂要把残缺变为完美。一百只羊失了一只是不完全,十块钱少了一块就是残缺,是残缺,神就要使它恢复完美,不完美就不是神的性情,因为神是完美的神。

有失落就没有喜乐

  在这个妇人来说,这十块钱对她是很珍贵的,是她的心中所宝贝的。我们不能确知这些钱是她的全部财产,或是特殊的记念物,但是我们在她发觉失掉其中一块时的反应,我们很有把握的知道,这一块钱对她很重要。至少她的喜乐全联结在这一块钱上,虽然别人看来,这一块钱也许算不得什么,但对她来说,她有这一块钱,她就能喜乐,她失落了这一块钱,她就不能喜乐。这一块钱不单是叫她一个人喜乐,也叫她与许多人一同欢喜,这一块钱虽少,但失落了就没有喜乐。

  人在神的眼中也是这样,人是神的形像,人失落了,神心里就过不去。神要把人挽回,使神的形像重新显在人的身上。人失落了,神就难过,因为神并不喜欢人永远死亡,死亡是神所憎恶的,神把人从死亡的丧失中救回来,不叫人再陷在失落中,神的心才能喜乐。十块钱失去一块是残缺,心里失去喜乐也是一种残缺,人也许只注意外表的价值,但神是留心残缺所带来的结果,神不要残缺,祂要把残缺改变为完全,这样,神就喜乐了。

‘细细的找’──神的忍耐

  要把残缺变为完全,一定不能粗心大意,只能小心的去进行。那妇人是在晚上发觉丢失了一块钱,她为这事着急,她不能等到天亮才去找,她马上就去找,点上灯来找。她打扫了全屋子,细细的找,一直到找着。她心里是急着要把失去的那块钱找回来,但她并不是粗枝大叶的找,也不是乱七八糟地去找,而是很有耐心的去找,小心的找,要把那失落的钱找回来。

  一块钱,不管是什么钱,它的价值总是有限的,按常情来说,实在不必花那么多的工夫,找不到就算了。但是我们若从完美的角度去看,那一块钱的意义就全然不同了。神寻找人就是这样,祂忍耐着去找,从亚当失落时开始找,一直找到今天,神还没有放弃寻找。就是像那么一块钱的人失落,神就找个不停。神要叫失落的事结束,叫残缺的事停止,重新把神的完美彰显,一个世代过一个世代,一个人又一个人,神默然在寻找人,从亚当开始找,祂找到塞特,找到以挪士,找到以诺,玛土撒拉,挪亚,亚伯拉罕,以撒,雅各,摩西,约书亚,大卫,……彼得,雅各,约翰,保罗,巴拿巴,西拉,……你,和我,祂还在继续找,要把这一块钱找回来,恢复神的完美。这一块钱本身也许并不值钱,但缺了它就不能有完美,神要恢复完美,祂就一定要找到它。

说出人在神心中的价值

  明白了神的心意,也就可以体会人在神心中的价值,并人与神的正确关系。每一个人在神心中都有相等的价值,这价值不是随人的表现而改变。所以不要轻看别人,以为他们没有什么了不起,要看见神若没有他们,神就看见残缺,有了他们,神所要的完美就出现。也不要看重自己,以为自己高人一等,可以不需要经过悔改就已经是义人,结果是拒绝神的寻找,把自己继续留在失落里,为神制造了残缺。人看见自己是不完全,也为神制造了残缺,自己里面过不去,而真正的悔改转向神,就叫神和天上的使者一同喜乐,因为神恢复了宇宙中的完整和完美。这实在是大事,谁都不能轻忽这事,也没有资格去批评,因为神寻找人的目的乃是在此。

神要悦纳人

  前面的两个比喻是说到神寻找失丧的人,主说完以后,紧接着再说出第三个比喻,就是为多人所熟悉的浪子的故事,这故事的主题是说明神是悦纳罪人的神。人的自义,以道德的界线把人划分为义人和罪人,但在神的眼中,地上并没有义人,连一个都没有,都是落在罪中的,在人中间只有犯罪的程度深浅的分别,而没有罪人和义人的分别。在人眼中的义人只不过是为人比较正派一点就是了,虽然不叫大罪人,但是总脱不了作个小罪人。

  神的心意若是像人的一样,罪人就糟糕了,也没有前途了。感谢祂,天上的心不同于地上的心。人的自义要分别人,神的义却是要悦纳人,祂若不悦纳人,就不去寻找人,祂既去寻找人,祂就一定是悦纳人。在浪子的比喻中,明显的指示,人的丧失是失去了作儿子的身份和地位,神显明祂与人的关系是父与子的关系,这种关系是无法改变的。人的失落不是失掉这种关系,而是失去了作儿子的地位,丢掉了作儿子的身份。神给人的拯救,乃是恢复人实实际际的在祂面前作儿子。

悔改恢复儿子的身份

  浪子的所作所为,和他在外面堕落的结局,都是不值得同情的。他不珍惜作儿子的生活,他不甘心活在父的面前,他要完全的满足自己的情欲而生活,结果就落在极愁苦的境遇中。我们对犯罪的事不能寄予同情,但我们不得不承认,落在罪里的人是在吃着罪的苦果,也同时会在接受罪的折磨中,给带到人的尽头,从心里产生悔意,因而决心脱离罪中的生活。虽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这样作,但确实是有不少人会这样作,浪子就是会这样作的人当中的一个。他在愁苦中苏醒过来,他要回转。

  浪子的灵一苏醒过来,他知道他错得非常的严重,他的所作所为没有一件是可原谅的,但是他领会一件更重大的事,就是在他的愚昧中,他失去了在父的家中作儿子的实际生活,他知道了自己是失去了作儿子的名份。这一个苏醒,使他有了准确而澈实的悔改的心。‘我要起来,到我父亲那里去,向他说,父亲,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从今以后,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把我当作一个雇工吧!’(1819节)他不敢再想望在家中作儿子,但他却有一个强烈的心要回家,要结束他的流浪的生活,作一个雇工也是甘心。他没有想到,回家就是恢复作儿子,虽然他知道自己是不再配了,但不配也不能改变他是儿子的事实,他回到家里就是儿子。

  我们在神面前的光景正如浪子一样,固然是不像在天上的父,事实上也不配作天父的儿子。但是当我们带着悔改的心回到神面前,神仍是以待儿子的心情待我们,我们不明白回到父的家是怎样大的一件事,神却使我们在实际的经历中得到证明,回家就是恢复作儿子的地位,我们虽不敢想这一件事,但神仍是我们在天上的父,问题全在我们是不是已经回到家里去。回到家里,就恢复作儿子,这是父的心意。

神等待着恢复我们的荣耀

  当浪子走在回家的路上时,他的心中难免还有一层顾虑,父亲究竟肯不肯接纳我还是一个大问题,他自己知道得很清楚,他堕落到极深重的地步,他也伤透父亲的心,他作过伤天害理的事。正在他这样盘算着的时候,他意外地发现了一件事。‘相离还远,他父亲看见,就动了慈心,跑去抱着他的颈项,连连与他亲嘴。……父亲却吩咐仆人说,把那上好的袍子快拿出来给他穿,把戒指戴在他指头上,把鞋穿在他脚上,把那肥牛犊牵来宰了,我们可以吃喝快乐,因为我这个儿子,是死而复活,失而又得的。’(2024节)父亲在等待着,天天的等待着他回来,父亲不单收纳他,还像过去一样的给他加上荣耀。这是怜爱,又是恩典,是天上的父对浪子的心。

  这个老父亲所作的,正是向人启示了神向人的心。祂在等候,等候人悔改回转,好恢复儿子的名份,又加上作儿子的荣耀。祂不计较人过去的迷失,祂只注意人因悔改而活出的现在。现在对了,神就悦纳这一个人。神也因这个人的回转,大大的喜乐,祂不是根据人的道德表现来悦纳人,祂是以恩典来悦纳人,是超越过律法的意识悦纳人,人肯悔改,祂就收纳,祂时刻在等待收纳到祂面前悔改的人。人最大的失落是丢掉了儿子的名份,人能恢复进入作儿子的荣耀,这就是神最大的喜乐。谁能体会天上的父的心呢?

体会父的心

  当父亲为浪子的回转而快慰的时候,他的大儿子就发出怨言来了。按着人的义来说,大儿子的话实在是有理,但是人的义一出头,就把神恩典的出路堵塞了。我们总要记得,人的义是人与人相比的结果,但人一到神的面光中,人的义就全然消失无踪。只看见自己的义的人,就只会去定别人的罪,却没有想到自己也是落在神的定罪里,因此也就不会体贴天上的神的心。

  大儿子所看的是弟弟罪有应得,没有必要欢迎他,而父亲所看的是,‘只是你这个兄弟,是死而复活,失而又得的,所以我们理当欢喜快乐。’(32节)在神的心中,没有什么比人恢复作儿子的地位更重要了,人在神面前恢复了原来的地位,是叫神最喜乐的事。人的自义叫人不能体贴神的心,因为他们不能进入神的喜乐里,不能陪伴神一同喜乐。他们宁愿人继续的死在罪中,而叫他们的义受人欣赏,在这样的心情下,他们没有办法可以进入神的喜乐中,也就没有办法使他们体贴神的心。

  不会体贴神的心,定然对神的工作发生阻力,抵挡了神心意的执行。是大儿子也好,是法利赛人和文士也好,其实大儿子就是法利赛人和文士的化身,他们一点也没有给主一丁点的帮助,反倒处处与主为难。要站在主的一边,为神的国出点力,必要在心思上先受对付,学会了体贴父神,然后才能满足神的心,与神一同活在喜乐中。── 王国显《配得那世界的人──路加福音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