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路加福音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心思的复杂叫人不能单纯的等候神,这样的人很难不看环境,很难不把自己与别人作比较。人一落在眼见里,什么属地的事都变得很重要,只有神在他们心里不重要。人一失去了清心,对于预备好自己去承受神的国,们不会放在心上,结果是使他们自己在主降临时受亏损。主拿罗得的妻子的事来劝勉门徒以后,主在门徒面前所说的和所作的,都是要把门徒带进学习单纯的功课上。

  随着年纪和人生阅历的增加,人越来越变得复杂,越过越失去单纯。一个信主不久的年幼的姊妹,很坦白的承认说,自己年纪越大,心思就越复杂。复杂和丰富不一样,复杂使人心意迷乱,丰富叫人里面充实,我们是需要在神面前充实自己,而不要在属地的事物中迷乱。复杂是一切为了满足自己肉体的情欲,单纯却是一切都是为了得着神的喜悦,我只留心事情是否出于神,而不求我必须全然明白神的定意,然后我才跟随。人只能在程度上认识神,因此单纯就是只求知道是神所要作的就够了,至于神为什么要这样作,或是神为什么要那样安排,我就不需要去追问,祂若给我知道,我低头敬拜,祂不要我晓得,我就在信心里跟随。维持在神面前的单纯,并不等于是作个无知的人,而是因为真正的认识祂是神,祂有完全的权柄管理一切,包括我这个人在内,所以我不是要参与神的决策,而是顺服祂的安排。

在祷告上单纯

  单纯是活出神的心意的基础,追求满足神的人必须要单纯的在神面前活。主自己也就给我们留下这样的榜样,祂说祂一定是看见父所要作的,祂才作,祂也是听见父先说了,祂才说,祂的所作与所说都是根据父。祂在地上的一生年日中,只有在钉上十字架时才向父问过一次‘为什么’,但祂心里不因这个‘为什么’而逃避父的定意。所以祂能在受众人的弃绝时,仍旧可以欢然的向神祷告说,‘父啊,天地的主,我感谢諢A……因为諈漪意本是如此。’(太十一2526)认定了祂是父,又是天地的主,在祂为父的慈爱,和天地的主的权能下,我们对祂可以完全的信托,主就是这样的向父单纯,我们也该同样的向父单纯。

  主用着穷寡妇求伸R的比喻,劝勉人常常祷告,要单纯的仰望神,不要灰心,因为人的不义尚且限制不了人的单纯,何况是公义的父呢,祂更不会漠视单纯的人向祂的等候,祂一定向在地上的儿女显出祂的信实。

不看环境只看神

  神答应祷告不是根据我们的时间表,而是根据祂看为最美的时间。初信的人很快就经历主的应允,这是主的怜悯,让他们确实的尝到恩典的滋味,和神的真实并可信靠,但神并不长久这样作,祂要作神儿女的人进入信心中生活,在信心中长成,所以祂不会长久的照我们的时间表答应祷告,祂要在祂的时间中作工,使我们成长。因着初信的那一段日子的经历,常使我们发生错觉,叫我们不能忍受神的迟延,加上我们的天性就是要根据自己的时间表来行事,因此,我们在祷告等候神的事上容易落在灰心里。

  神不是故意迟延,来叫祂的儿女在感觉上产生受折磨的情绪。‘神的选民昼夜呼吁祂,祂纵然为他们忍了多时,岂不终久为他们伸R么?我告诉你们,要快快的给他们伸R了。’(78节)不要忘记,在我们以为受折磨的时候,神也在陪伴着我们,祂的‘忍’也不是好受的,为了儿女们的好处,祂在忍,一直忍到最美的时刻。另一方面,我们也不要忽略,‘要快快的给他们’是为父的心意,作过父母的人都能领会这一点,神就是用这一样的心情来看顾我们。

  不要因着眼见的环境而停止祷告,也不要因应允的迟延而不肯祷告,要看见神与我们的关系,也要看见神对我们的心意,我们就是要在祷告上,学习单纯的仰望神,求祂为我们作祂看为美的事,也帮助我们去拣选祂看为美的事。人的单纯就带出神的权能。

以神为是的等候神

  眼见只能使我们的眼睛迷糊,却不能改变神的能力与信实。‘然而人子来的时候,遇得见世上有信德么?’这又是在主心中的一个叹息,也是祂在属祂的人中所要寻找的。在祷告上会单纯的等候神,在主再来的盼望上也会单纯的等候祂。人的心思不单纯,在生活上不能享受神的丰富,在神的计划中也不能同享基督的荣耀。要单纯的活在神的面前,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上,那就是以神为是的等候神。

  环境可以改变,人事可以改变,一切属地的都不住的在变幻,唯有神是不改变,祂怎么说,祂就怎么作,祂怎么应许,祂就怎么成全。亚伯兰在神面前蒙了大恩,不是因为他已经享用了神的应许,乃是因为他信神,就是他以神为是,以神为是就不根据现在所看见的和所得着的,而是根据神的自己。要有风浪就让它有风浪吧!要有缺欠就让它有缺欠吧,要似乎是绝望就让它似乎是吧,这一切的事物的出现,都不能改变神的自己,神不许,这一切都不能成了我们的伤害,神若许,这一切终竟都要成为我们的祝福。因为我们所等候的,不是要得着属地的事物,而是要得着神的自己。因此,我们是学习凭着神的所是,来度过我们在地上的日子,也是凭着神的所是来进入祷告的生活,叫我们单纯的在地上等候仰望神。

在认识自己上单纯

  使我们最不容易生活在单纯中的原因,莫过于我们不够准确的认识自己,这是我们进入单纯的大难处。人的眼睛一停留在自己身上,就重看自己的好处,就爱和别人作比较,就夸张自己的强点,又千方百计的掩藏自己的弱点,替自己解释,安慰自己,难得有几个人在认识自己上单纯,肯承认自己是个残缺不全的人。

  主用法利赛人的自义,与税吏的自卑,又说了一个比喻,指明人在神面前被记念的原因,神数算人不是因为人以为怎样,就依着人的以为去数算,绝对的不是这样。神记念人和数算人,是根据人怎样在神的光中去认识自己,不是根据人在人面前如何看自己,因为神是察看人里面的实际,和人对神的确实关系,人以为有可夸耀的,在神眼中也许是很贫乏可怜的,相反的,人真的看见自己一无所有,一无所恃,在神的眼中才是真实的宝贵。

不是凭自己作的

  人有一个错觉,以为要得神的看中,是要凭人自己所作的,人作得越多,神的悦纳也越多,人若是作得不够多,神的悦纳就有限度。这个错觉是非常的不准确,但也辖制人的心思很深,在那个法利赛人的身上就表露无遗,他‘站着,自言自语的祷告说,神啊,我感谢諢A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我一个礼拜禁食两次,凡我所得的,都捐上十分之一。’(1112节)在人看来,这人实在是不错,他自己更是这样的觉得,再没有别人比他更好的了。但是神并不太欣赏,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呢?我们仔细留意他在祷告什么,就会发现问题的所在。在他的祷告中,没有叫人看见神,只叫人看见他自己,他的自己盖过了神。他所以会这样祷告,就是因为只凭自己所作来换取神的喜悦的这一种心思所辖制的结果。

  说真的,在人看,这些是可夸耀的,但是在神眼前,这些都是该作的,作得好是应当的,作得不好还是亏损,因此,作得好,只不过是尽了本份,没有什么是可夸的。多少基督徒都存着同样的心思,也作着同样的祷告。但愿主的话光照了我们,叫我们真正的看见,蒙神的称许,不是凭自己所作的,好使我们能实在的单纯一点。

承认人在神面前都是残缺的

  ‘仗着自己是义人,藐视别人’的,实际在神面前并不是真的有义,也不是真的被神看中,因为‘人所有的义都像污秽的衣服’(赛六十四6)。没有活在神的面光中,人都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什么时候人进到神的光中,人就看见自己是残缺不全,一无所有。那税吏来到神面前祷告,‘连举目望天也不敢,只捶着胸说,神啊,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13节)不错,人人都认定税吏是个罪人,是人所不屑和不齿的,但若是税吏没有在神的光中,他仍然是觉得他自己是顶好的,都是别人误会他了。反过来说,在神的光中,税吏固然是罪人,其它的人也一样的是罪人。难得的是人肯承认自己是需要神开恩来怜悯的人。

  人以为若是承认自己是残缺的,那就是自贬自己,不会有什么好处。这些人并不认识人在神面前真正的需要,也不知道人与神和好是建立在恩典的基础上。恩典是神白白的赏赐,不认识自己是残缺的人,一定不会接受恩典,并且以恩典为对他的侮辱,所以坚决的拒绝恩典。离开了恩典,人在神面前实在是无地可站的。唯有认识自己是残缺的,对恩典的需要就一定迫切,这正正是摸着了神赐福的路,那人就不能不蒙记念。

  ‘我告诉你们,这人回家去,比那人倒算为义了。因为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14节)这是主对那两个人所下的结论。在认识自己上能单纯,才是维持我们活在神的光中蒙记念的秘诀,开始进入恩典时需要这样的单纯,继续的活在神的记念中,还是需要这样的单纯。

在心意上的单纯

  趋炎附势是人天然里的劣性,是从人的自己为出发点的,也是人的复杂的一种表现,因为在人的心意上并不单纯,只能接受对自己有利的人、事、物,而拒绝一切对自己发生妨碍的人、事、物,全然是在显露以人自己为中心的事实。我们一再的提起过,人以自己为中心,里面就不会有神的地位,只会追求属地的满足,而不会爱慕属天的丰富。人心意上的复杂就阻挡人去承受神的国,这种复杂必须要从人里面拿掉,然后属天的丰富才能进到人的里面,在那里扎根结实。

  ‘有人抱着自己的婴孩,来见耶稣,要祂摸他们。门徒看见就责备那些人。耶稣却叫他们来,说,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不要禁止他们,因为在神国的,正是这样的人。’(1516节)门徒也许因为拥挤主耶稣的人很多,心里已经烦死了,现在竟然有人带着婴孩再来麻烦主,这真叫他们受不了,只觉得人在那里给他们制造难题,为他们加增麻烦,而忽视了人要寻求得着神的心。心思的不单纯,仍然是叫人只看见人所作的,却看不见神所要作的。主要端正他们的心思,叫他们的心思从人的身上,转到神的身上去。

小孩子的样式

  小孩在人的眼中只是有趣,却不是榜样,尤其是婴孩,更没有人想到有什么是可以给人效法的。可是主却对人说,‘你们若不回转,变成小孩子的样式,断不能进天国。’(太十八3)因主一说,小孩子的样式就成了进天国的条件了。这实在是一件大事,我们不该掉以轻心。

  究竟主所指的小孩子的样式是什么呢?显然不是指着体态,也不是指着他们的撒赖,而是指着他们心思上的单纯,因为从上下文一贯下来的讯息,叫我们更知道主说这话的心意,上文是主欣赏税吏的祷告,下文是主责备脱不出钱财捆绑的人,这都是人里面的光景单纯不单纯的问题。小孩子的单纯表现在他们不能装假,不是说他们不会装假,而是装不出来,要装也装得不像,因为他们里面还不熟练工于心计,里面有的是什么,外面表现的就是什么。神叫他们受光照,认识自己是罪人,他们就老老实实的承认是罪人,不会找理由来辩护,要洗脱罪人的事实。主怎么说,他们就怎么接受,这就是单纯。等到有一天,不再是小孩了,自己以为是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了,在人看来是成长,实际上是复杂,在家里先是不能忍受父母的看护,进一步要脱离神的管治。小孩子一般说来就不是这样,不能全说是他们无知,而是他们实际上的单纯,在单纯里信靠那爱护他们的人。

  从信靠这一面再看小孩子的样式,小孩有需要的时候,他自己不会为自己解决,必须是靠年长的人给他解决,不管他用什么方式去表达他的需要,他寻求解决的方向就是那爱护他的人。我们幼小的时候亲身有这种经历,作父母的时候也亲眼看着这种经历,就是这样的实际。小孩的信靠就是那样的纯真,一靠近父母就有安慰,一投进父母的怀里就有了安全感,他们的信靠是这样的没有保留。等到年纪大了,就自我逞强了,要自闯天下了。在属地的事上还可以有逞强的机会,在属灵的事上,人除了信靠主以外,没有任何的机会可以越雷池一步。所以主明明的告诉人,‘我实在告诉你们,凡要承受神国的,若不像小孩子,断不能进去。’(17节)

  小孩子的样式就是心思上的单纯,是怎样,就怎样,什么都向神敞开,什么都带到神的面前,因为神就是悦纳这样的人。

心思单纯才会要主

  明白了小孩子的样式我们就会懂为什么说,‘因为在神的国,正是这样的人。’人的性情就是喜欢出头,喜欢出主意,不单是为人出主意,也要为神出主意,在神面前表现出,神的主意还比不上他的主意高明。现在的基督教中所流行的就是这种想法,从没想到我们只是单要神的主意,不像小孩的心思,只有爸妈所说的是最好,又最对。我们若不承认神所说的是最好最对,我们一定信不了祂。不肯信靠神的人,怎么能进入神的国,也承受神的国呢!只有心思向神单纯的人才会信靠神,我再说,单纯不是无知,单纯是因着先认识了真理,然后完全把自己投进真理里。我们既认定了神是神,就不再用人和人所有的去代替祂,而是完全的根据祂,信靠祂,这才是真正的单纯。

脱离属地的心思

  人的复杂就是因为不能脱离自己的好处,只看见自己的好处,却看不见神比自己的好处更好,也看不见属天的比属地的更宝贵。人实在是看重属地的过于属天的,人看见主许多的好,但不领会主的好是属天的,不是属地的,所以把主看成一个地上的良善人。有一个作官的,就是存着这样的心思来问主承受永生的问题,因为这人在律法和道德上实在是很严谨的生活,他也以为凭着这严谨的生活,承受永生的资格就不会成问题。人的心思都是看自己作得好,就有资格承受永生,把承受永生变作一种交换的行为。属地的心思就是这样,若不脱离这种心思,属天的路还是闭塞着的。

以神为至宝

  人看人在地上有没有地位,就是根据他的财富、学识、家族出身,或是其它人以为可宝贵的事物,因此人就以这些为宝贵。主很欣赏那来问他有关永生的事的年青的官,但是主告诉他,‘你还缺少一件,要变卖你一切所有的,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在天上,你还要来跟从我。’(22节)这话带出两方面的意义,一个是人必须脱离地的捆绑,另一个是必须要得着主自己。在犹太人的观念中,守律法(诫命)是得生的唯一途径,却不领会律法的精意是指着主自己,所以他们不明白只有主是最宝贵的,是人得生命的唯一根据,得着了主才得着生命,因为主自己就是生命。

  人有了宗教上的敬虔,却没有看见基督才是生命,他就很难脱离属地的吸引,因为属地的事物使他在人中间有了地位。那个青年的官也没有例外,‘他听见这话,就甚忧愁,因为他很富足。’(23节)属地的事物就是这样的辖制人,若不能脱离属地的心思,人不会看生命比一切更宝贵,也不会接受基督作生命。只有心里以神为至宝的,他才能轻看属地的事物,假如神与属地的事物不可兼得,他就宁愿放下属地的事物,而要得着神。

要抓住神的应许作我们的能

  地对人的捆绑实在厉害,一般人的选择是宁愿失去神,而不愿失去属地的事物,落在这种光景中是十分的可怜。那青年人既不甘心失去财富来得着神,‘耶稣看见他就说,有钱财的人进神的国,是何等的难哪!骆驼穿过针的眼,比财主进神的国还容易呢!听见的人说,这样,谁能得救呢?耶稣说,在人所不能的事,在神却能。’(2427节)主的意思并不是说得着主的人,都不能拥有地上的财宝。旧约里的约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大卫,和所罗门,新约里的西门、亚利马太的约瑟、尼哥底母,和腓利门,都是跟随主而又是在地上富足的人。主是在这里说出若不是从心里脱出地的捆绑,从重视财宝到为得着主而轻看财宝,富足的人是没有可能进神国的,因为属地的财宝已经作了他们的神。

  脱离属地的心思是不容易的,是像骆驼穿过针眼也好,是大绳穿过针眼也好,这都是人所作不来的事。但人所不能的,神能。神作起工来,没有作不成的事,问题是在人肯不肯让神来作工。人一让神作工,不可能也成为能。多少人的经历都见证了这一点,圣经记载的人,教会历史中不少的弟兄,就是今天与我们同一时代活着的神的儿女,他们都在见证着同一的事,就是神能改变人,叫人的心思从属地的恋慕,转向属天的渴慕。人不能,神能,所以要抓住神的应许,仰望神的怜悯,让祂救我们脱离地的捆绑。因为主已经应许说,神能,因此,我们要抓住主的应许作我们的能。

  人在心思上脱离属地的辖制,所带来的结果是十分的丰富,为主的撇下,没有一件是落空的,也没有一件不是大大的增加了属灵的价值的,‘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人为神的国,撇下房屋,或是妻子、弟兄、父母、儿女,没有在今世不得百倍,在来世不得永生的。’(2930节)心思上的撇下属地的事物,人就可以得着神,即使退一步说,就是实际的撇下而得着神,那也是非常值得的。求主使我们能作这样的事,我们承认这实在是又大又难的事,神既是叫人从死里复活,祂也能使我们从属地转变到属天,祂不但是能作这样的事,并且祂喜欢这样作。

单单的要神自己

  撇下地上所有的去得着主,实在是不简单的路程,但却是充满了神的恩典和丰富,这就是十字架的路程。十字架不是叫我们只看见属地的舍弃,而是叫我们得着神的自己,是首先看见要得着的是神的自己,然后人就有甘心的撇下。神定意要把祂自己给我们,这是非常荣耀的事实,祂拯救我们的时候,不是只把救恩的方法给我们,而是把祂的独生子给我们,祂叫我们得着主的时候,连同祂自己本性里的一切丰盛都赏赐了给我们。神的心意既是这样的向我们显明了,我们追求的目标就不是为了享用恩典,而该是单单的要得着神的自己。主耶稣在地上的年日,祂不光是给人述说拣选神的道理,祂也实在是活出拣选神的榜样的生活来,祂走开了得着神的路,叫跟随祂的人也走上得着神的路。

‘都要成就在人子身上’

  主和门徒上耶路撒冷去,祂与门徒一再的谈论十字架的道路,当时的门徒一点也不明白,主还是给他们一再的讲。等到有一天,圣灵来了,他们明白过来了,他们就看见了主给他们留下的榜样,叫他们领会主一切所作的,都是为了单单的得着神,为了完成神的心意。

  ‘看啊,我们上耶路撒冷去,先知所写的一切事,都要成就在人子身上。’(31节)这些事的成就是透过十字架的凌辱,但是却带进复活的荣耀。希伯来书十二章二节说出,祂看见了复活的荣耀,就轻看了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祂看见十字架的路程是为了完成神的心意,十字架的终点是得着荣耀的神。在这一个看见里,一切属地的荣与辱,丰富或贫乏,对主都失去了重量,在祂的心思里,只有神自己。主是这样走过地上的这一段路,我们也该是这样的随着祂的脚踪,走上得着神自己的路。

不理会人的反对去得着主

  人的心思单纯了,就会看见自己的残缺,看到了残缺,才肯付代价的去得着主。心思不单纯,就看不到残缺,主的宝贵在他的心中就没有地位。在快要到达耶利哥的路上,有一个讨饭的瞎子,听说主耶稣从那里经过,‘他就呼叫说,大卫的子孙耶稣阿,可怜我吧。在前头走的人就责备他,不许他作声,他却越发喊叫说,大卫的子孙,可怜我吧。’(3839节)这一个瞎子,他知道自己的残缺,知道自己的需要,也就对自己不存在任何的幻想,他赤裸裸的把可怜的自己带到主的面前去求怜悯,人责备他,反对他,他也不理会,因为他知道只有主耶稣能解决他的难处,医治他的残缺,因此别人的反对也不能阻挡他去寻找主,去得着主的医治。

  太考虑别人的反应,会绊住我们的心,叫我们不敢去拣选主的心意,去得着主的自己。迫切在主面前追求得着主的人,很不容易得到人的同情和谅解,人用对宗教的认识去衡量神儿女向着主的心,他们永不能理解神儿女的所作,他们知道宗教,但他们却不知道又真又活的神,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里,要得着别人同情我们对主的爱慕,那不是容易的事。我们要看准,不可能在世人的同情中得着主,我们要得着主,就不能考虑世人的反应,只是单纯的考虑一件事,就是我要付代价的去得着主。

不单是恩典,并且是主自己

  主实在是怜悯人的主,到祂面前来的人,祂都不拒绝,祂体恤同情人远超过地上任何的一个人,人在拦阻瞎子,主却站住,叫人把他领过来,‘就问他说,你要我为你作什么?他说,主啊,我要能看见。’(40节)他把他的残缺带到主面前,主就因着他的信叫他得了医治。主实在是乐意赐恩的主,在祂里面满了丰盛的恩典,任何人只要一接上祂,那人就不能不得着恩典。

  恩典可以叫人心满意足,但不是最大的满足。神不吝啬恩典,祂乐意向人施恩,神让恩典在人心里生发反应,叫人在恩典的吸引中,要爱慕并追求得着赐恩的主,这是正常的反应。在那得医治的瞎子身上也发生这个反应。‘瞎子立刻看见了,就跟随耶稣。’(42节)他归荣耀给神,叫众人也赞美神。但‘跟随耶稣’才是那个宝贵的反应,他得了医治的恩典,但他觉得单是享用这恩典还是不够,他还要全然的得着主,他选了跟随主的道路,一生陪伴主,也一生享用主。这一个心思单纯的拣选,带出了神的荣耀,因为是人得着了主,主也得着了人,人与主的相互得着,正是神荣耀的心意。切愿神的儿女心思单纯到这个地步,不以享用恩典为满足,要进一步得着最大的满足,就是切实的跟随主,好完全的得着赐恩的主,叫祂的荣耀得着称赞。── 王国显《配得那世界的人──路加福音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