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路加福音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主已经在上耶路撒冷的路上走,祂在地上的路途的终点越来越快到达了,这一段路程实在不好走,不是因为外面路途的崎岖,而是因为灵里的负担越过越沉重,十字架的阴影已经投射在祂身上,而人的心向着神却没有更多的转回。主在地上的日子实在不多了,但祂仍旧没有灰心丧胆,反而更有劲的叫人遇见神,多方的使人的灵苏醒,预备去承受神的国,寻找到正确的路去认识神,事奉神,并敬拜神。我们很不容易体会主的心肠,但从主的所作里,我们却十分容易的享用祂的怜悯与体恤,尝尝属天的荣耀和丰富。

乐意给人遇见的主耶稣

  早些年日,主多次的避开那些为属地的目的而来找祂的人,不管那些目的是为个人的,如医病赶鬼,或为食物,或为看神迹,也不管那些目的是为公众的,就如人要强迫祂作王,祂都不给他们找着。但是从十八章所记载的事开始,主就让寻找祂的人寻见。我们留心的察看,很容易就发现那原因是什么。神对人的寻找的心,从亚当的失落到现在,一直没有停止过,神寻找人的目的也没有修改过,神起初怎样要把人恢复到祂的荣耀里,祂如今也是同样的要把人恢复到祂的荣耀里,为着这一个目的去寻找神的人,神都让他们寻见。主只是避开为个人的满足来找祂的人,但对那些要进入神的目的的人,主都是主动的去靠近他们,对耶利哥城外的瞎子是这样,对现在开始要看的撒该也是这样,主乐意让寻找祂的人寻见,因为祂也是在寻找人。

里面有需要的人

  耶利哥的瞎子因为看不见,里面没有光,他灵里就有了需要,因为他要看见。如今撒该也要看看耶稣,因为他里面也有迫切的需要。这个作税吏长的撒该,他有钱财,有豪华的生活,但是他缺了快乐,他缺了安息。他作税吏长,人人都讨厌他,他孤单,他没有朋友,就是各种的娱乐,也填不满他心里的空虚、寂寞,和沉闷。罪人的光景就是这样,就算是个财主,也不能解决他心里的问题,财富没有使他今生快乐,也没有使他对永远的前途有把握。

  撒该反映着一般人里面的光景,没有明白里面的需要,以为有了地上的财富就什么都有了,既快乐,又满足。事实上却不然,因为人的问题不是出于外面的缺欠,而是在里面没有神,任何事物都不能代替神在人里面的地位,正如诗篇十六篇上的话说,‘以别神代替耶和华的,他们的愁苦必定加增。’不单是“别神”不能代替耶和华,只要是神以外的事物作神的代替,结果就是愁苦加增。撒该是这样,许多人也是这样,但撒该看见了自己里面的需要,他经历了属地的不能代替属天的,没有主就没有属天的事物,因此他要去看看耶稣,要让主耶稣解决他生命上的困苦。

迫切的要寻见,主就给他寻见。

  凑热闹去看耶稣的人很多,撒该个子矮小,挤不到前边去,留在后面更看不见,他作税吏长的身份也叫他不好意思和别人挤,免得吃别人的白眼。但是他里面的需要使他要见主的心思十分迫切。环境上既有难处,他就想法子使他可以见到主,结果他就爬到桑树上去,这样他就可以看见主了。只是单看见主还不解决里面的问题,必须要主进到人里面去,重担才能从心里卸下,但是主肯进到他这个作税吏的人里面去吗?人都以为他是罪人,不屑与他有往来,主耶稣会不会也是一样的看他呢?这实在是他心里的忧虑。

  赞美主,祂不是以外貌去判断人,像普通人一样,祂是看到人的里面去。祂知道谁是迫切要寻求祂的人,爱慕遇见祂的人,祂就给他遇见。‘耶稣到了那里,抬头一看,对他说,撒该,快下来,今天我必住在你家里。’(5节)何等宝贵的事,主住到他的家里去。虽然众人心里都在批评和反对,但主就是不叫里面要寻找祂的人失望,也不让他对祂的等候落空,祂进到撒该的家里,也进到撒该的里面。

‘人子来,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

  主一进到人的里面,人的生命就起了变化,因为主是生命,这生命又是人的光,光进到人的里面,人也进到主的光中,生命就起变化了,这是一定的结果。从前爱财如命的撒该,如今亲自主动的说出,‘主啊,我把所有的一半给穷人,我若讹诈了谁,就还他四倍。’(8节)这样一来,撒该就破产了。破产就破产吧!这是他甘愿的,他经历了主比一切都宝贵,他一遇见主,他就成了‘欢欢喜喜’的,这大喜乐是他一生中所不曾有过的,有了主就够了,属地的事物算得什么呢!他的生命转变了,他轻看了财宝,为要得着主。

  ‘今天救恩到了这家’,这是主自己的印证,心里要主的人,主重看他们,也必给他们遇见,也必进到他们里面。因为主到地上来不是为人加增热闹,而是来为神寻找人,要把丧失的人找回来,使他们得着神的拯救,归回神的权下。主不向寻找祂的人隐藏,祂要亲自就近他们,进到他们的里面,使他们的心意归向天。

更深的对付人的自己

  人的自己是变化万千的,坏的一面要粉饰为好的,好的一面就使人陶醉在其中,不留心去寻求归向神。神既定意要把人带回荣耀里,祂不光是救人脱离永刑,祂更用生命去吞灭死亡,澈底的粉碎人的自己。在神的光中,人都要承认自己是阻挡神的,需要不留余地的拆毁它。人的自己的伪装是很美丽的,但不管是怎样的美丽,它仍旧是人的自己,仍旧是神所不能接受的东西。

  众人正在听主耶稣宣告祂要‘寻找拯救丧失的人’,他们心里的反应不是“我自己也需要得救”,而是想到要分享主的荣耀。这是人的自己急功近利的表现,不是一两个人是这样,而是众人都是如此。表面看来,他们是热切的盼望神的荣耀,事实上他们所挂念的却是自己的荣耀,这样的心思要受对付,人的天性一天不受对付下来,人就无法进入神的心意。人天性的诡诈不能躲过主的鉴察,所以主不能不向他们说话,端正他们的心思,更深的对付他们的自己。

属灵的事没有一厢情愿的

  十一节里有一个‘因为’和一个‘因’,合起来可以说是有两个‘因为’,这两个‘因为’的意义是相反的,才引起主耶稣深重的向人说了一番极其严肃的话,劝勉人要脱离自己,用忠心的服事来等候神的国,因为没有人可以在神的国坐享其成,也不允许人不劳而获得神的赏赐。

  ‘耶稣因为将近耶路撒冷,又因他们以为神的国快要显出来。’主到耶路撒冷是接受十字架,是神为人付出重大的代价,来打开神国在地上显现的路,这仅仅是一个开始,距离国度的显现还是很远。但是人以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是神立名的地方,主耶稣既到那里去,祂当然要坐上宝座,复兴以色列,因为祂是基督,祂只要一到耶路撒冷,什么事都会好了,神的子民全都要得释放,都要享用神的所有。这是他们一厢情愿的想法,他们以为属灵的争战只是轻描淡写一下,撒但就会乖乖的把霸占的地交还给神,罪与死的权势也毫无反抗的就退出地。这是人的一厢情愿,也是人的无知,但在属灵的事上,这些都是不可能发生的。

  这两个相反的‘因为’,叫主必须把人的心思纠正过来,脱离急功近利的想法,也脱离贪图安逸的意念,正确的显明神的国显现的路程。主的道路是十字架,跟随主的路也是十字架,离开了十字架,就再没有别的可以通往天上的路。十字架是死,是对付人的自己,十字架不是别的,是要人脱下自己,包括自己的好,和自己的想法,转过来去拣选神和神所要。十字架是叫人跟上神的安排和定规,而不是活在自己的“想当然”里。

琱[的忠心

  主的比喻是说,‘有一个贵冑往远方去,要得国回来。便叫了祂的十个仆人来,交给他们十锭银子,说,你们去作生意,直等我回来。祂本国的人却恨祂,打发使者随后去说,我们不愿意这人作我们的王。祂既得国回来,就吩咐叫那领银子的仆人来,要知道他们作生意赚了多少。’(1215节)贵冑是指着主自己从死里复活以后,升到天上去,等候神的日子满足,就再到地上来建立国度。在这一段等候国度显现的日子,主把属灵的恩赐分给祂名下的人,让他们去为国度的显现作工。而主升天以后,地上的环境一直在反对主,在主名下的人就在这种反对主的景况下作主的见证,彰显神生命的丰富,吸引人来归入主的名下。

  有三件事要留心的,第一是主不在眼前,没有人在检察人所作的,其次是作工的环境恶劣,满了艰困与反对,第三是主分给人的恩赐,只是主的丰富中极微小的一点点,人有理由以为主并不重视作这些生意。但是我们要注意,主所留心的不是人作了多少,和人怎样去作,而是人对主的忠心,透过作工的果效来显出忠心,在时间的迟延和人的反对中,显出琱[的忠心。这是主所注意的事。

  要活出主所要的忠心,人的自己就要更进一步的受对付,国度的迟延是事实,但国度的显现也是一定要来的,在国度要来而又迟延来的时候,人的天性是很有理由放松自己的,轻忽主的托付,落在闲懒的里头。人若是不看环境,不体贴自己,只知道讨主的喜悦,活出琱[的忠心就有了基础,到国度显现的时候,他不能不被主记念,因为他们不是为自己活着,而是为主活着,他们作工的果效,印证了他们向主的忠心。

要留意主心里所想的

  当主得国回来的时候,祂要召聚祂的仆人们前来,考查他们作工的成绩,按着他们所作的给他们赏赐,让他们代替主去执行权柄,或是给他们受亏损,叫他们一无所得。我们很容易的就注意到,每一个所接受的都是一锭银子,每一个人都有,每人所得的都是一样,没有人比别人多得,也没有一个人比别人少得,都是一样,但是每人的结果都不一样,所分别的就是人用什么心思对待主所交托的。

  因着各人所作的决定了各人所得的赏赐量,但是必须要在这里指出的,就是主的心里所重看的,就是人在祂面前的忠心,不变而持久的忠心。虽然忠心也有程度上的差别,但主所注意的是人里面有没有忠心,有就是活得对了,没有就是活得不对。在主的眼中,人的良善就是人向祂忠心,‘好,良善的仆人,你既在最小的事上有忠心,可以有权柄管十座城。’(17节)忠心就引进丰富,忠心也得着权柄。

  忠心的焦点不在于作工量有多少,那恶仆也作工把银子埋藏起来,也掘开土把银子拿出来,他也作了工,但不是照主的心意去作,所作的就缺了忠心的成份。作是作了,但没有忠心,作了等于没有作。忠心是根据主的心意作,不是根据人以为美的去作,一切出于人的好道理去作的,永远不会在主眼中有忠心的成份。那恶仆自以为很认识主的心思,但事实上全然没有作过主的工。如今在基督教中也多有类似的工作,我们可不能为工作而工作,更不要为己意而作工,总要跟上主的心思,去作主所要得着的。

  神的定意是要人丰丰富富的进入神的国,这一点是明确的。主人把那恶仆所有的一锭也夺过来,交给那赚了十锭的,正是说明神的定规,‘凡有的,还要加给他,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26节)忠心是得赏赐的依据,是进入完全丰富的依据,因此,那怕是我们所能作的只是一点点,那一点点也要作在主的喜悦里。

  国度是人享用神的荣耀、权柄,与丰富,若是人失去这一切,甚至连见神的面的资格也没有。国度的迟延是神为人留下时候,给人为自己的前途作选择,但愿我们都拣选神的喜悦,作个忠心的人,等候国度的显现。

国度荣耀的一瞥

  国度虽然是不会很快就来,但主必须先上耶路撒冷,因为不先接受十字架,国度的荣耀显出就没有根据。所以‘耶稣说完了这话,就在前面走,上耶路撒冷去。’(28节)是主要接受十字架来迎进国度,所以祂走在最前头。在人的感觉上,十字架总是苦难,是可怕的历程,主也从不否认这一点,但若只有这一点的认识,就不是真正的认识十字架,因为十字架不是只有苦难的一面,也有荣耀的一面,并且荣耀又是苦难的结果。因此,主要端正人对十字架的认识,使十字架的意义在人的心中完全,祂在进入耶路撒冷的路上,让众人在一瞥中碰到国度的荣耀。

外面卑微,里面是王

  王的进出都是极其荣耀、华美,与威严的,但国度的时候还没有到,主把所有的荣耀都隐藏,祂只是骑着一只小驴驹进城,没有一点王的派势,虽然众人把衣服铺在路上,好显示一点王的尊贵,但比起大红毡来,那就是十分卑微的,虽有观众,却没有仪仗队。这一切并不重要,有与没有也不影响什么,但重要的是应验了先知的话,‘看哪,你的王来到你这里,是温柔的,又骑着驴,就是骑着驴驹子。’(亚九9)祂虽是卑微,只是骑着驴驹子,但神的话却指着祂说,祂是王,是公义的王,是温柔的王,也是和平的王。祂进入耶路撒冷,不单是把神的权柄显明在地上,也调整了人与神的正确关系。

欢乐的赞美

  主的外貌虽是卑微,但实质却是尊贵无比,没有任何的事物可以掩盖祂的尊贵。‘将近耶路撒冷,正下橄榄山的时候,众门徒因所见过的一切异能,都欢乐起来,大声赞美神,说,奉主名来的王,是应当称颂的。在天上有和平,在至高之处有荣光。’(3738节)主在地上所显出过的权柄,都是带着极其丰富的恩典的,这些恩典的感觉在人里面使人受到催促,叫人不能禁止自己不赞美主,热烈的欢迎他们的王。主自己隐藏了荣耀,但祂的所作在人的里面产生了催促,藉着人的赞美,把祂所隐藏的荣耀显明了出来。这些赞美和第二章的天使天军的赞美一比较,便把主藉着完成救赎而坐上宝座的路程点明了出来,祂是拯救,祂又是君王,叫神与人都因着祂心满意足。

  法利赛人忍受不了这种D面,因为他们到如今,还不认识主耶稣是谁,他们批评,他们责备,他们反对。门徒却不顾人的反对,继续的赞美主,高举主,主很欣赏众门徒所作的。主对反对的人说,‘我告诉你们,若是他们闭口不说,这些石头必要呼叫起来。’(40节)祂是王,是荣耀的主,祂配得荣耀,没有谁能禁止祂得荣耀,我们也该越过地上一切的反对来荣耀祂。

国度显现的实际

  国度的显现,不是一个统治王朝的转换,叫罗马人离开犹大,让主耶稣坐上宝座就完事。绝不是这样,国度的显现不只是神的选民的问题,而是全地的人的问题,也不只是人与人的问题,而是人与神之间的关系完美的问题。主要人正确的认识国度的真正内容,而不是只知道国度就是以色列的复兴。

  人对国度的认识多从外表来着眼,只看到国度的荣华和丰富,却不知道国度的实质,没有国度的实质,就不会有国度的荣华和丰富的表现,这些表现是国度的实质所产生的结果。人多是近视的,看到了一些表现就满意了,却不肯往深处想,实质不存在,表现会一下子就烟消云散的。因此,国度的实质不容忽视,人既以为神的国就快要来到,主就把国度的实质向人说明,使人不是羡慕生活在国度的表现中,而是爱慕停留在国度的实质里,这样才会把国度的实际活出来,才把属天的心意表达出来,这才是神在地上建立国度的目的。

  主一切的教导,和祂自己所作的,都是明显的把神所要的人摆列出来,祂如何教导人,祂自己就是如何的活,从主的身上就看到神所要的人的模样。现在主快走到祂在地上最后的一程,祂更清楚的把神心里所要的指示人。

恢复敬畏神的态度

  ‘耶稣快到耶路撒冷,看见城,就为他哀哭,说,巴不得你在这日子,知道关系你平安的事。’(4142节)人所看见的以为是神的国快要来到,主所看见的却是耶路撒冷城快要被毁,这是何等不相调和的事。主的心里充满忧伤,叫祂不能禁止自己不为耶路撒冷哀哭,不为神的百姓被分散而流泪。祂没有顾念那摆在祂前面的十字架的苦处,也忘记了人对祂的拒绝和伤害,祂只是记念在神的名下的城,也就是神的名受损害。主在那时何等的乐意看见,神的百姓对神的态度的回转,来免去要来的毁灭,但是人的心黑暗了,看不见那摆在前头的幽暗,依旧迷醉在他们自以为敬虔的宗教生活里,而实际上却是远离神,并且是越走越远。

  在那段日子里,犹太人还是为律法大发热心,为宗教的遗传多有活动。但是这一切在主的眼中都是空的,主只能对他们说,‘因为你不知道眷顾你的日子’(44节)他们热诚的宗教活动,只落得个‘用嘴唇尊敬我,心却远离我’的地步,所以心里昏暗,看不见神的手,也领会不到神要照着申命记(律法)所说的惩治他们。热心律法的人却落在律法的惩治里,原因就是以敬虔的外貌来代替了敬畏神的心。

  犹太人盼望国度,而主为他们哀哭,要藉着哀哭使他们的心回转,因为国度不是建立在宗教仪文上,而是建立在人敬畏神的态度上,也就是让神恢复祂的权柄在地上。人拒绝神的权柄直到今天还没有停止,在现今的基督教中,神的权柄也不见得很受欢迎。但尽管是如此,国度的显现定然把人带回神的权柄下,恢复敬畏神的态度,这样的光景才称为国度,因为那段日子,基督必要掌权,管治全地,凡有血气的,都要向祂屈膝,承认祂为主。

恢复敬拜神的生活

  人对神的敬畏的另一面,就是人向神的敬拜。敬畏多少会给人感觉神是威严可怕的,虽是敬,但总是畏,若是加上了敬拜,神就在感觉上成了非常可爱可慕的,因为敬拜是人心仰慕神,乐意与祂亲近,把心里的赞美的感觉向祂倾诉,承认祂是配。人心里没有这一些,就不可能有敬拜,他们尽可以作许多敬拜的仪式,但是不可能有敬拜的成份。人在神面前失去了敬拜,也就是人与神缺少了关系上的正常。国度是向神满了敬拜的,没有敬拜就显不出国度,因为神的宝座是以神的子民的赞美来建成的。

  没有敬畏和爱慕就没有敬拜,一切好的和对的都会堕落成了宗教仪文,成了买卖的活动。‘耶稣进了殿,赶出里面作买卖的人,对他们说,我的殿必作祷告的殿。你们倒使它变成贼窝了。’(4546节)神的殿只是为敬拜和祷告仰望神的,除此以外,圣殿不能作其它的用途,就是为了宗教仪文的方便而有的安排,都不合宜,都要在主的眼中成为贼窝,这是十分严肃的事,不允许我们胡来的。今天的教会是现今的殿,我们可不能让教会有敬拜、祷告和交通以外的东西掺杂进来,不管人的理由如何充份,任何属地的掺杂都要把教会变成贼窝。

  主向人显明国度的实际,祂就恢复了殿的功用,叫殿里有祷告,有敬拜,‘耶稣天天在殿里教训人,但祭司长、文士,和百姓的尊长,都想要杀祂。’(47节)想杀主的空气也不能叫主在殿中不说话,因为神的殿也必须要有神的教训出来。这样,神的殿的正常功用才能说是恢复过来。国度不单要有真正敬畏神的人,国度也要有真正的敬拜,使神的殿成为万民朝见神的地方。有了敬畏神的人,有了敬拜神的生活,国度就要在地上显现了。── 王国显《配得那世界的人──路加福音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