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路加福音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国度也是一个权柄的问题,是人服在神的权柄下,接受神的管理,根据神的指导,跟上神的定规,这就是国度的总意。人的大难处就在只要神的恩典,而不要神的权柄。‘有一天耶稣在殿里教训百姓,讲福音的时候,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上前来,问祂说,諤i诉我们,諝M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给这权柄的是谁?’(12节)这实在是笑话,主常常在提说到属天的事,就是神要作的事,祂所作的都显出属灵的权柄,他们这些人提这些问题,实在是胡闹并无聊。虽然如此,但也反映出人对主的反对明显化了,因为主所说的,和主所作的,并主所要作的,都不是他们所想的,他们就要起来反对主。

主把人带进权柄里去

  不管反对主的人是怎样质问主,他们的话里却没有办法抹杀神的权柄,他们虽然是听不进去主的话,但他们实在是碰到了神的权柄,因为他们所要追问的就是神的权柄,是权柄的来源。他们实在是愚昧,碰到了权柄,却不肯接受权柄,他们虽然拒绝了神的权柄,但却不能否认神的权柄。像一些顽梗的基督徒,或是一些听过福音而心中还是刚硬的人,他们虽是不肯向神服下来,但心里实在是遇到主的权柄。主的权柄不能因人的拒绝而废去,相反的,主是耐心的把人带进神的权柄里。

  主何等愿意人因着认识神的权柄,就放下人的刚硬与顽梗,诚诚实实的接受主的权柄,好使他们给带进神的国度。人反对祂,祂不怀怒气,人拒绝祂,祂也不失望,祂知道祂自己的道路,祂也知道祂所要作的,就是把迷失的人寻找回来。人接受祂是祂作工的机会,人反对祂也是祂作工的机会,祂只要作成一件事,就是要把人带回神的权柄里,恢复属天的地位,也得着承受国度的资格,享用国度的荣耀。

天上来的权柄

  人质问主的权柄从何处来,主没有正面的回答那些人,免得激怒他们,以致更强烈的反对神的权柄。主只是反问他们一个问题,‘耶稣回答说,我也要问你们一句话。你们且告诉我,约翰的浸是从天上来的,是从人间来的呢?’(34节)这话可把他们难倒了,虽然他们不肯信服约翰所宣告的,但是他们却是清楚的知道,约翰的身上是带着权柄的。不管他们服与不服,主就是要他们正面的面对神的权柄的问题,不叫他们在神的权柄上含糊。

  不服神的权柄只是带来给自己的难处,往前也不是,退后也不是,只是感觉一种无形的捆绑,叫他们自己感到烦恼。面对人的质问,主不去辩解,祂只要人碰到权柄就够了,让人的心里所想的去回答人口里所问的。人遇见权柄就甩不掉权柄,这权柄在他心中有反应,使他不能脱掉这属天来的能力与管理。他们不敢正面回答主,只是推说不知道,主也不叫他们难为情,所以说,‘我也不告诉你,我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8节)主似乎没有回答他们,但事实上已经回答了,主使他们知道,那是属天的权柄,今天他们虽是嘴巴上硬,不肯承认主的权柄,但是他们心里知道,到了有一天,他们也不能不接受这权柄。

‘房角的头块石头’

  主不为祂所显出的权柄作辩护,人要误会祂的权柄不是出于神,祂也就随他们误会下去,但是总要他们碰到权柄的实际。为此,祂向百姓说了一个凶恶的园户的比喻,叫众人看见故意拒绝权柄的愚昧。人不是不知道权柄从何而来,正如园户一定知道谁是园主一样,拒绝只不过是故意的行为。在神的百姓中,神差遣先知们到他们中间作工,他们拒绝先知,也就是故意的拒绝神,如今神让祂的儿子亲自到百姓中间作工,人也是以同样的态度对待祂。从先知们到神的儿子,人都能从神所差遣的人所作的知道神,他们不是不知道神,而是在根本上不愿意接受神,有了这种对抗神的心意,就发生故意拒绝神的权柄的行动。

  当主说完了这一个比喻,就有人说,‘这是万不可的’。人都知道这样作是不对,但知道是一件事,肯接受神的权柄又是另一件事。主也是藉着这个比喻来说明,神的百姓若是仍旧这样的硬着心肠,神的工作就要转移到外邦人中间去了。这个转移一显出来,神的百姓就失去成就神的计划的福份,而让外邦人代替了他们去完成神荣耀的心意,而作为神荣耀计划的中心的基督,也就分别的在众人的中间显出祂的作用,对外邦人是恩典,对神的百姓是审判。

  ‘耶稣看见他们说,经上记着,匠人所弃的石头,已作了房角的头块石头。这是什么意思呢?凡掉在那石头上的,必然跌碎,那石头掉在谁的身上,就要把谁砸得稀烂。’(1718节)人可以拒绝主,但神却是定规了用主作祂荣耀计划的内容,以祂作神一切工作的根据,神一切的所作都是以祂为依归。祂正如从前人盖房子的时候,那一块房角石所起的作用一样,祂就是那一个神的标准,依据这个标准的,就给神悦纳,不依据这个标准的,就是与神作对头,结果就是只为自己招来亏损。

这世界与那世界

  主用凶恶的园户的比喻向众人述说,要劝勉众人不要心里刚硬,拒绝神的权柄。‘文士和祭司长,看出这比喻是指着他们说的,当时就想要下手拿他,只是惧怕百姓。于是窥探耶稣,打发奸细装作好人,要在祂的话上得把柄,好将祂交在巡抚的政权之下。’(1920节)犹太人的首领拘泥在律法的字句上,固执他们的成见,一心认定主耶稣是敌对神的,因此他们也就顽固的对抗主耶稣,他们拒绝主的话的光照,也不肯到神面前去察看自己所作的,就是一心一意的要对付主耶稣。人的性情里就有着对付神的天性,不是出于神的,他们都喜爱,正如一切偶像宗教的活动,人都不反对,还以看热闹的心情去娱乐一番。出于神的事物,人用尽力气去反对。这就是这世界的性质。我们必须要记得,一切反对神的事物的背后,都是在撒但的操管之下,为要坚立这世界的事物,定意来与神作对抗。

  犹太人的所作,已经越过了他们的宗教立D与范围,他们把对抗主耶稣的事,与政治的权力牵缠在一起,他们就是要利用政治的力量去抵挡神。这一来,就要把主的所作和神的计划卷进这世界的事里去,这是撒但的诡计,目的就是鼓励属地的权柄去抵挡属天的权柄。主所要作的不是这世界的事,神的计划也不是要成全这世界的事,神的工作虽然暂时还是在这将要废去的地,但是把那世界的事,就是把那属天的世界的事,带进属地的人中间来,使这世界到了一天要给那世界所取代。

  一些不明白神心意的基督徒,人云亦云的跟随着人呼叫,说要在这世界中成全神的心意,从历史上的天主教开始,当中又透过基督教的新神学派,和演进到现代的所谓自由派,再辗转传到为数不少的自命为信仰纯正的基督徒,都有意的或无意的落在这个漩涡里。我们不敢自鸣得意,我们只是求主给我们眼睛明亮,看得见主所要作的是那世界的事,人所注意的只是这世界的事,这两个世界是不相调和的。那世界是属天的,是神掌权的;这世界是属地的,表面上是人掌权,事实上是撒但在背后掌权的。求主给我们看得准,一切缠上这世界的事,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拒绝神的权柄,阻挡神的国度。

属天的与属地的要分离

  撒但阻挡神的国度最常用的方法,就是在人心里混淆了属天的和属地的界线,把属地的事物带进属天的范围里,这样就使神的工作出现了破口。当年人要找主的把柄来对付主,就用上了这手法,他们的奸细先恭维了主一番,然后就拿可不可给该撒纳税的问题来算计主。‘耶稣看出他们的诡诈,就对他们说,拿一个银钱来给我看,这像和这号是谁的?他们说,是该撒的。耶稣说,这样,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神的物当归给神。’(2325节)主的回答不单是堵住了仇敌的攻击,也清楚的给跟随祂的人划下了清楚的界线,叫神的儿女持守住。

  属天的和属地的要绝对的分离,这是原则,也是真理。从历代到今天,这一个混乱不住的困扰着神的儿女,不认识神的人不会有这一条界线,他们只会用一般的宗教观念去看神儿女们的所作,他们不会明白神的儿女,更不会同情与谅解神的儿女。最糟糕的却是一些称为神的儿女的人也失去了自己该有的立D,他们偏离了主的道,而站到世界人的那一边去。叫神儿女困扰的,是我们是真实的生活在这世界里,我们不能脱离这世界的范围,我们必须是眼睛看着这世界的变化,也身受着这世界的影响,我们无法置身于事外,这是我们在心思上的困扰。但是我们必须要记得,主指出这一个分别的原则的时候正是祂在地上作人子的时间,祂是活在地上,祂是在作一个人,祂那时不是坐在天上的宝座上作神子。祂说这话时正是祂在地上作人子,因此这正是跟随祂的人所该有的态度,和该持守的界线。

  难处是我们具有双重的身份,既是属天的子民,又是活在地上的人。虽是这样,主已经先给我们活出原则与榜样来了。不管是什么理由,属天的事物和属地的事物是没有根据调合的,一调合就产生真理上的偏离,也产生见证上的丧失。人参加属地的各种活动,是以公民的身份去参加,不是以神儿女的身份去参加,公民是作属地的事,神儿女是作属天的事,这世界和那世界分别不清楚,属灵的混乱就免不了。主的真理和历史的教训已经够清楚了,我们不能让教会参与政治性的,或是社会性的活动,一切属地的事物,教会都不该在其中。同样的,教会也不能让这世界的事物进来,政治性的也好,社会性的也好,一概不能放进来。神既给神儿女指明了这真理原则的界线,神的儿女就该守着,主自己也守着,我们怎能不守哩!在教会的历史中,不少神的儿女为守这真理摆上了自己,我们也不能例外,这世界的人不明白就让他们不明白好了,我们也不要求他们的谅解,我们的立D只是持守着真理,不叫属地的事物进入属天事物的范围。

这世界和那世界的观念

  政治的人物不能在政治的内容上找到主耶稣的把柄,宗教性的人物又出现了,他们就是要用难题来对付主耶稣,使众人对主发生离心,把主孤立了,好把主耶稣打击下去。撒都该人是不信有复活这一回事的,也就像今天的自由派的人一样,只是接受人的理智能领会的事物,理智领会不来,什么也不相信,对于这些人来说,神迹是不能信的,神也不过是一个虚空的思想概念。撒都该人照着律法上的定规,就是弟弟该娶没有生养孩子的寡嫂为妻,好为哥哥立后留名。他们以这条例为根据,假设了七个兄弟先后娶过同一的妇人,他们要主说明,到复活的时候,她究竟算是那一个人的妻子。照着这世界的伦理观念,这实在是难以回答的问题,但这问题的基础错了,错在把今世界和那世界混淆了。

  复活是那世界的事,死亡是今世界的事。那世界是永远的,是属灵的,属天的,永不会朽坏的。今世界是短暂的,是属物质的,属地的,会朽坏的,是受时空限制的。这是两个不同的世界,性质不相同,观念也就不相同,把两种不相同的事物摆在一起作相比,那是没有根据的。在今世界的人是要死亡的,在那世界的人都是经过复活而进入的,再没有死亡的事,那些在复活中进入那世界的人,都要称为神的儿子,也只有作神儿子的才能活在那世界里。

  婚娶是为了生命的延续,好使生命继续存留在这世界中,因为这世界是死亡掌权的。那世界是没有死亡的,生命的延续已经完成了,因此婚娶就成了不必要,婚姻的关系就失去了作用和意义,因为都是神的儿子。主的话说得很清楚,‘这世界有娶有嫁,惟有算为配得那世界,与从死里复活的人,也不娶,也不嫁,因为他们不能再死,和天使一样,既是复活的人,就为神的儿子。’(3436节)不认识那世界,就只有这世界的观念,他们不可能认识那世界的事。只有认识那世界的,才能有那世界的观念。用这世界的观念去了解那世界的事,那就是极其愚昧的事,这正如用化学的观念去解释物理的现象一样无聊。

‘配得那世界的人’

  神不是死人的神,在人的观念中,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已经死去多年,但神向摩西,向以色列人提到他们的时候,神是说,‘我是(现在式)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就是说,当神说这话的时候,这些人还是活着的,因为在神那里并没有死人。也就是说,这些事实上是死去了的人,他们是在复活的大能中活在神的面前的。着眼在这世界,人对神就迷糊,因此必须要有关于那世界的看见。

  说是‘配得那世界的人’的‘配’,那全是恩典的果效。凭着人的自己,没有一个人配得那世界,连亚伯拉罕,以撒,雅各都不配,因为都是亚当的后裔。他们配是因着神的怜悯,是神的恩典。神凭什么使他们从不配成为配呢?亚伯拉罕的经历告诉我们,那是因着人的信,信神使亚伯拉罕从不配成为配,信神的儿子使我们从不配成为配。

  对着这些反对的人,主耶稣很强烈的指出‘配得那世界的人’,为要叫这些人心里蒙光照,不再油蒙了心,死死的抱定这世界的观念和原则,对那世界的事物全然的拒绝。拒绝那世界就不可能认识神的儿子,不认识神的儿子也就不可能接受神的权柄,这样,神的国度便与他无份无关了,他只能永远的留在“不配”里。要接受主的话,也活在主的话中,他就看见那世界,也配得着那世界。

在灵里认识主的所是

  主耶稣是从那世界来的,要把那世界的事显明给这世界的人看。人若是不脱出这世界的观念,他就不能真正的认识主,许多有名望的称为神学家的人,也落在这一个框框里,只能讲解一些神学的道理,却不认识主耶稣的所是,也没有经历过主耶稣的所作,所以这些有名望的人只是在谈说空洞而好听的道理,却不能叫人遇见主,也没有把自己联接上祂的国度,正如当日犹大的那些宗教家一样。

  必须在灵中去认识主,在思想中去探寻关于主的事是需要的,但只在思想中去探寻还是不够的,一定要加上灵里对主的开启,不然的话,这世界的理就遮蔽了主,叫人看不见真实的主。没有一个开启的灵,神迹会给解释成例外或偶然,甚或只是寓意的生活教训,主的道并不是叫人亲近神的路,而是人生的最高和最美的理想。这世界是属于要过去的物质,那世界是属于永远不过去的灵,不同的范围,不同的性质,不同的原则,也是不同的内容。要认识那世界就要有那世界的生命,和那世界的立D。

那世界的主

  主向那心灵稍稍开启的文士们(就是现在称为神学界的人士)继续的发了一个问题,目的不是要使他们为难,而是带他们脱离这世界的法则,而进入那世界的认识。我们实在觉得我们的主可珍贵,就是在十字架的阴影已经临近的时候,祂还是不顾自己的安危,孜孜不倦的要领那些有心的人去领会那世界。

  ‘耶稣对他们说,人怎么说基督是大卫的子孙呢?诗篇上,大卫自己说,主对我主说,諤丹b我的右边,等我使諈漱敌作諈脚凳。大卫既称祂为主,祂怎么又是大卫的子孙呢?’(4144节)站在这世界的原则里,永远不能了解这一件事,时空的观念限制了人的思想,认定这是不可能的事,是不合理的事,也是不会发生的事。但是这事实却是发生了,是那么真实的发生,照着神预先所宣告的发生,因为这是那世界的事,主是那世界的主,所以祂也是大卫的主,祂就是到这世界来暂时的作人子,成了大卫的子孙,但祂的实质还是那世界的主,祂仍然是大卫的主,时空的限制在祂身上并不适用。因为祂是那世界的主,祂到地上来作人,也没有改变祂是那世界的主。

  不能凭这世界的理解去领会那世界的事,要接受主去得着那世界的生命,好使我们有对那世界的看见。这样,我们才会甘心脱离这世界的原则,而进入爱慕追求那世界的生活里,因为神藉着主耶稣,已经把‘配得那世界’的资格赏赐了给相信祂的人。

生活在那世界的实际里

  接触了那世界的内涵,生活上定然要起极大的变化,因为不管是那一方面,这世界和那世界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主要是显在生活的目的上。那世界的生活的目的是为着彰显神的荣耀,享用神的丰富,这世界的生活目标是为了追求个人的荣耀,满足个人的肉体情欲。心里爱慕那世界的人,很自然的就会有脱离这世界的风尚,爱慕得着那世界的清新、纯朴,和永存的荣耀,因为只有配合那世界的性质的事物,才能在那世界里存留。

  ‘众百姓听的时候,耶稣对门徒说,你们要防备文士,他们好穿长衣游行,喜爱人在街市上问他的安,又喜爱会堂里的高位,筵席上的首座,他们侵吞寡妇的家产,故意作很长的祷告,这些人要受更重的刑罚。’(4547节)众百姓是听道的人,文士是神学界中人,只有门徒才是爱慕那世界的人,所以主就单单的向着他们说这一番话,劝勉他们活在与那世界相称的生活里。

  追求名、利,和外面一切的虚荣,都是那世界所容不了的,而且是很重的被定罪的。人若以这世界的事物作他今生的满足,他在人中间是个聪明人,但在神面前,他是可废弃的。但愿那世界的光照亮我们,使我们甘心失去这世界的好,而追求那世界的善与美,和那些清心的人,一同追求圣洁、公义,和纯真,使我们在生命中丰丰富富的活在那世界中,直到永远。── 王国显《配得那世界的人──路加福音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