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路加福音第廿一章

 

第廿一章

  主耶稣一经提起了关于‘那世界’的事,就在祂所余下不多的几天中,一再向人指示出,正确追求得着‘那世界’的丰盛的路径。祂不单是要人有‘配得那世界’的资格,也要人配承受那世界的丰富,因为神的定意是这样,祂作为一个体贴神心意的人,就毫无保留的把神的心意向人启示,祂实实在在是启示录第五章所记下的,那一位能揭开七印封严的书卷的羔羊。

‘那世界’是说出神得着人

  整个属灵的历史,都是在述说神如何得着人,因此,神要得着人就是神的工作目标之一。神造人到神完全得着人的过程是十分曲折,但这些曲折并没有改变神的目的。伊甸园的事情发生以后,人变得很复杂,神要把这复杂的人恢复到单纯,恢复到神起初的心意,让被造的人彰显祂的形像,那是非常不容易的事,但神默默的在作工,神的儿子更是隐藏了自己的荣美默默的作工,一直作到人给神得回来。

  ‘这世界’是人拒绝神,‘那世界’是神得着人,神忍耐着在这世界中吸引人到祂面前来,祂慢慢的在这世界中得着一些人,祂总要得着人,等到有一天,祂得着了祂所要的众人了,‘那世界’就要显出来,在地上来代替‘这世界’。

穷寡妇的见证

  主在圣殿中看人在财物上的奉献,对于许多有钱人的大量奉献,主保持着默默的态度,唯独对一个只献上两个小钱的穷寡妇大加称赞。这使人的心大大纳闷,两个小钱算得什么呢,比起别人所献的,简直是微不足道。人是看外面的表现,主却是看到人里面的实际,从财物的奉献引出了人里面的实际,人看的是现象,主看的是神在人心里的地位,祂不是看人拿出了多少,而是看人为自己留下了多少,这就是属天的和属地的观察的区别。我们该注意主称赞的话是这样说的,‘因为众人都是自己有余,拿出来投在捐项里。但这寡妇是自己不足,把她一切养生的都投上了。’(4节)

  在人眼前,这寡妇所作的是很少,但在主的观察中,她所作的比例是最大,就是说她给神得着最多,她这个人是给神得着了。从这一个观点去看,我们就能领会主是根据什么去称赞这个穷寡妇了。许多有钱的人在人眼前作得很多,但在他们里面给神的地位不一定是多。神要得着的是人,不是人所有的。人就是把所有的都给神,单单保留下人自己,神对这个人还是一无所得。穷寡妇所作的,就是见证神得着了她,这是一件极大的事。

不理会自己身世的可怜

  穷已经使人难受,寡妇也叫人格外凄凉,穷是生活上的压迫,寡妇是感情上的创伤,任何一样都是叫人难堪万分。这一个被主称赞的妇女却是兼而有之,既是穷困,又是寡妇。穷加上寡,那实在是可怜极了,孤单凄凉,两个小钱就是她一切赖以养生的,起码也是她当天买口粮用的,但是她没有想到这一点,她也不理会自己身世的可怜,她只知道一件事,她要作神所喜悦的事,神既吩咐人不可空手去朝见祂(参出廿三15)祂就要给神带一点什么去,她什么也没有,只有两个小钱,她就把所有的投上了。虽然两个小钱对神是算不得什么,对她却是大有用处,但神所看重不是数量的多少,而是看中了这个女人里面的心意,神不是得着她那两个小钱,而是得着透过这两个小钱所表达的她这个人。

  从伊甸园失落开始,人都多是只有自己,没有别人,更是没有神。神多次多方的在人中间作工,要叫人的心回转,脱离以自己为中心的生活态度。神忍耐,神也等待,祂赐下恩典与怜悯,祂合宜的作出鞭打与管教,目的是叫人的灵苏醒,脱离自己,重新承认神是他们的一切。人心意的刚硬,叫神迟迟的还得不着全体的人,因为人都是专顾自己,偶而有少数的人被神得着,尊祂为大,讨祂的喜悦,以祂为目的,神的心就十分的满足。因为既有少数的人会不顾自己,而以神的事为念,那就说明人就有可能终竟会转向神的心意,神从得着局部的人开始,至终要得着所有的人。切愿我们会体贴神,让祂先得着我们归入这局部的人的数目里,就是叫我们在这世界里作个得胜者。

准确的属灵次序

  两个小钱在神的丰富里是微不足道,但对这寡妇却有天大的功用,从情从理来说,她留下为自己使用并没有一点的过错,神也不会给她责备,只会给她同情,因为神是顾念卑微与贫穷人的神。在这种情形下,她有十足的理由留下两个小钱去解决生活,但是她没有这样作,她还是把它们献上给了神,因为在她里面有一个属灵的次序,她清楚的知道照着这次序去作,是神所最喜悦的,她就照着她里面的次序去作了。

  她里面的次序是什么呢?就是先是神,然后是人。这个次序在她里面是太美了,又是十分的准确,先是神,然后才是人。给神得着的人,里面都有这个次序,都乐意照着这个次序去作。林前十一章前半段所提到的妇女蒙头的真理,也就是这个属灵次序的问题,不是风俗问题,那时的男人是常常戴帽子的,这是那时的风俗,但弟兄在聚会中不能戴个帽子蒙着头,显然姊妹蒙头是真理的学习问题,不是个风俗问题。能把心中的首位让给主,这是何等的美事,先是给了神,然后才是享用恩典,‘先求神的国和祂的义’也是同一的次序问题。给神得着的人,里面的首位一定是神。

  时下很流行研读圣经原文,造成一些“不懂原文就不能事奉神”的谬论,我从前读希腊文的时候,也受过这种想法的毒害。感谢主,祂救我脱离了这种自大狂。我曾对一位迷信原文向我振振有词的年青弟兄说,“领你得救的人并不懂得原文,你的得救很成问题。”他听了就不再说话了。请不要误会,我不是反对研读原文,我只是反对迷信原文,把原文摆在主的前头,而要主退到后面,这一个次序就不对了,而且是大大的错了。原文的知识只起一点点丰富主的信息的作用,却不能成为主的讯息,我要指出一个事实,不少有原文知识的人,并不熟识神的话,懂原文固然是一件好事,但还不如熟读神的话好。这仍然是属灵的次序的问题,不把任何事物占去主在我们里面的首位。

仰望神的信实

  一个很现实的事立刻就要发生,穷寡妇既把她一切养生都投上去了,那么她怎么生活下去呢?至少是她当天怎么生活呢?这是现实的生活问题,也是一个信心生活的问题。没有给神得着的人,只看见现实的生活需要,给神得着的人却是看见神是他的父,是他的供给的源头。这穷寡妇照着里面的次序作,看重神过于她自己,也照着里面的生命活,相信神的信实作她的供应。

  ‘少壮的狮子还缺食忍饿,但敬畏耶和华的,什么好处都不缺。’这不是属灵的口号,只能喊喊而已,而是实实在在的经历,口号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只有实在的经历才能卸下人里面的一切重担。饥饿不是可以用口号来填饱的,但神的供应把人各样的缺欠都填满。给神得着的人所看见的,不是自己的缺乏有多大,而是神要作他一切的供应。教会历史中所有的信心巨人们,都是给神得着的人,他们都是以神的信实为粮,显出了神的丰富,成就了神的大事。

  主自己是神所得着的人,祂也看出谁是神所得着的人,祂要领着他们在这世界生活,却活出那世界的原则,使荣耀都归给神。

神注意里面的美和里面的所是

  人注意工作的果效,因为人注意外表,神是注意得着人,因为祂注意里面。主自己在地上并没有在工作上得着多大的成功,但祂却得着了一些人,在全地上,被主得着的人,在人口的比例中也不是很大,但他们却是神作工的出口,叫神不住的在地上得着人。在观看事物上,人的观点与神的观点的差距是很大的,这是因着两个不同的世界的立D所引发的。给主得着的人就要有主的立D和观点,因此主也在最后的阶段中,加深的引导门徒进入神的立D和观点中,使他们能准确的体会神的心意。

  ‘有人谈论圣殿,是用美石和供物装饰的。’(5节)犹太人长久以来是以圣殿为夸耀,事实上,圣殿的外观也真的是很美,但是人看为美的殿,神却看不见美,反而是看见丑恶,因为神在人以为美不胜收的殿中看不见敬虔和敬拜,所以在人眼中美得很的殿,在神的眼中却是很荒凉,荒凉到一个地步,要被拆毁。‘耶稣就说,论到你们所看见的这一切,将来日子到了,在这里没有一块石头留在石头上,不被拆毁了。’(6节)有外面的美而没有里面的美,逃不掉神的拆毁,因为神的荣美不是建筑在人的宗教工作上,而是建筑在人里面向神的敬畏上。

眼见的预兆

  人的天性是趋向眼见的,因为眼见可以给人自信有把握。当主提及圣殿要被毁时,门徒首先的反应就是,‘夫子,什么时候有这事呢?这事将到的时候有什么预兆呢?’(7节)从本章廿七节和卅一节的话,我们可以确实知道,门徒的这一发问是关乎主再来建立国度的时刻的,他们不知道主要怎样建立国度,他们只是凭一般的常识,以为国度的建立是凭着战争方法,圣殿就在国度的战役中被毁掉。但是主却把他们的眼睛带向神计划的安排里去。

  不错,国度降临前是有预兆的,主也给他们说起这些预兆,但是主不是叫他们注意预兆,主是要他们预备好自己来迎接‘那世界’的来临。预兆就是眼见的原则,在没有面对面见主的时候,我们是凭着信心跟随主,而不是凭着眼见来定规道路。因此有了预兆的知识,甚至是看见一些预兆的应验,我们也不该落在眼见里。主一谈及预兆的问题时,就向门徒提出警告,不要落在眼见里。祂说‘你们要谨慎,不要受迷惑,因为将来有好些人冒我的名来,说,我是基督。又说,时候近了,你们不要听从他们。’(8节)凭眼见看外面的事,似乎是真的,但还是假的,有人带着属灵的外貌来到,但他并不是主。人若是只看见眼见的预兆出现,而不注意主的话的真意,那结果就是受迷惑。

预兆要带进安息与仰望

  预兆的字面意义是容易明白的,但要享用预兆的功用却不那么容易,这并不是神使它成为困难,而又是人自己的复杂,使它变成困难。我们要记得,当神赐下预兆的时候,撒但也作出一些假冒的预兆,它冒充基督,它也行神迹奇事,它叫人多遇见眼见的事,但是这些不是出于主的眼见,结果是叫人惊恐彷徨,叫人迷乱。

  主说到的预兆有战争,有普遍的自然灾害,有对神儿女的逼迫。主提说到这些事都是叫人害怕的,但是主是带着安慰来述说的。‘不要惊惶’(9节),‘当立定心意,不要预先思想怎样分诉,因为我必赐你们口才智慧,是你们一切敌人所敌不住,驳不到的。’(1415节)‘然而你们连一根头发,也必不损坏。’(18节)所以知道预兆是一件事,相信主的负责和管理又是一件事。

  眼见的预兆若不带进安息与仰望就是不对,神要藉着预兆的应验作为我们的见证(参13节),显明我们是属神的人。神藉着预兆的话,叫我们学习让主负责,不要注意外面的事态发展而忽略了自己的站立,也不要给外面的事吓唬而倒下,反倒因看见这些事而更相信主,仰望主,在祂里面享用安息,因为祂明明的应许说,‘你们常存忍耐,就必保全生命。’(19节)主的话是一定兑现的,要相信主的管理过于外面的眼见,因为主是要人注意里面的安息,预兆的宣告就是要属神的人享用安息。

从预兆转移到主自己

  犹太人很重视圣殿,也很重视耶路撒冷,他们一直以为有了主名下的殿,和主名下的城,他们的安全是不必担心的,这种心思特别显著的在犹大被掳到巴比伦去以前出现,但历史的教训打破了他们这种心思,只是这种心思还是有意无意的影响着他们,主告诉门徒不单圣殿要被毁,连耶路撒冷也要被外邦人践踏,直到主来的日子。主要把人在外面所仰望和倚靠的拿掉,叫人的仰望从属地的事物转到主的身上,也从叫人心里害怕的预兆的应验,转到主在荣耀中降临的事上去,领会那世界的临近,就更靠近主,顺服主,接受主作生活的目的,照着主的话来度过在这世界的年日。

  照犹太史的记载,耶路撒冷被毁是在约主后七十年的时候,先是罗马的军队围困了耶路撒冷,后来因事暂时的解了围,那时在城里的基督徒记起主的话说,‘你们看见耶路撒冷被兵围困,就可知道他成为荒D的日子近了。那时在犹太的,应当逃到山上,在城里的应当出来,在乡下的不要进城。’(2021节)他们就趁着解围的时间离开城了,当众人在庆祝“胜利”的时候,罗马军队重新围城,城就攻破了,城破之日,除了基督徒已经离城外,所有留在城里的人都死亡了。这一段历史上的事实,向我们指明了,不是依靠宗教的仪文和事物活在主面前,真正蒙记念的,只有那些听从主的话而行的人。

  神拆毁圣殿和圣城,是对徒有宗教的外貌,而欠缺实际敬畏的神的百姓的惩治,和国度的降临并不发生直接的关系,但要给人看见,注意主自己过于一切宗教的事物是对的。与主自己相比,预兆也可能因人的愚昧而变成宗教的事物,因此主严严的说,‘那时,他们要看见人子,有能力,有大荣耀,驾云降临。’(27节)预兆的目的是指着主的自己,从留意预兆转而注意主自己,那是十分必须的。这样,预兆才能成为我们的安慰,才能扶持我们专心的等候主的再来。

从预兆中抓住神的应许

  预兆不单是神对将来要发生的事的宣告,并且祂在这些宣告中,对神的儿女提出了警告,也提出了劝勉,要叫他们在这世界将要结束的一瞬间所发生的迷乱中,不至迷失了方向,也不在这世界要过去的那一刻,失去了他们该有的奖赏。因此,我们在看预兆的时候,我们该抓住神的应许,就是神在一切外面的迷乱中作我们扶持的应许,叫我们里面有把握,在一切的迷乱中得享安息,也欢然的预备迎见主。

  ‘一有这些事,你们就当挺身昂首,因为你们得赎的日子近了。’(28节)主的劝勉是叫神的儿女注意守住自己所该站的地位,注意见主的面过于一切。外面的迷乱就随它们迷乱下去好了,不必去管它,只要一心一意的预备去见主的面,与祂一同进入荣耀里去,这事比什么事都重要。

  ‘这世代还没有过去,这些事都要成就。’(32节)主既确实的告诉我们,在这世代中要发生的事,一定要发生,而这些事又直接摸着人的心思,叫人灵里昏黑,看不见主的面。因此,我们必须穿越外面的现像,在信心里仍旧专一的注视着主,和主所应许的话,坚强的站住地位,等候主在荣耀中的降临。不要管四周的环境发生什么事,只要留心自己的站立。

挺身昂首的站立

  这世代过去以前所要发生的事,无论是自然界的现象,或是人世间的局势,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化,冷酷无情,都会叫‘人想起那将要临到世界的事,就都吓的魂不附体。’(26节)但主劝勉祂名下的人,在这个时刻里,要挺身昂首的站立,不让世界的变化吓倒,别人战栗的时候,我们更显出坚定,别人惊恐的时候,我们仍旧是安详的生活,景况越显得恶劣,我们越显得安然,这就叫作挺身昂首。神既叫这些事终必为我们的见证,这时刻就更是我们作主的见证的时候,也是我们长久被这世界践踏下,终于得着舒一口气的时候。情势印证了我们跟随主是对的,我们更当挺身昂首来迎接这一个时候。

  挺身昂首不是一下子就显得出来的,平日不敢承认主名的人活不出这见证,平常不更深的追求认识主的人也不能活出这样的见证,因为在他们里面缺少了主的地位,也就缺少了荣耀盼望的份量。这世界要过去,以这世界的所有为指望的都要落空。唯有以主为指望的,这世界的过去,正是那世界在地上的开始,我们平日在信心中的等候,在那时都要成为眼见的事实。看见这一个荣耀的日子,我们现今就得为那一天的挺身昂首作好了预备,好好的追求更深的认识主,爱祂,以祂为我们的一切。

抓住神的话站立

  这世代的事既是都要应验,然后这世代才会过去,主给属祂的人指示一条能站立得稳的路,那就是,‘天地都要废去,我们的话却不能废去。’(33节)主的话是安定在天,地上洪水泛滥的时候,也不能丝毫的摇动祂的宝座,抓牢神的话而活的人,一定不会失脚。那怕是这时代的虚华,那怕是这时代凶焰狂涛,以神的话作站立的根基的人,他们要牢固如建造在盘石上的房子,没有什么力量可以使他们倾倒,因为神的话是他们的根基,神要负责作他们的保护,叫他们能站立得住。

  有了神的话作保护,人又投入神的话中生活,‘今生的思虑’也不能使我们偏离神要我们站立的地位。‘今生的思虑’最软化人,实在不得不谨慎。有一位弟兄说,“我个人可以为主把自己交出去,但是一想到自己的妻儿,我就觉得对他们不公平,要他们为我受苦是否值得呢?”这就是今生的思虑软化人,叫人在似是而非的道理上退下去,不再与主同行。‘我从前年幼,现在年老,却未见过义人被弃,也未见过他的后裔讨饭。’(诗卅七25)这是一生多经历艰困的大卫的见证,他在灵里看见神的信实。人把自己和他的一切交托给神,神也把祂自己偿还给他。从神的话中看见神的信实,今生的思虑在人的心里就没有地位。

‘配站立在人子面前’

  主要求我们在这世代中站立在祂那一边,为要使我们在那世界在地上显现时,也与祂一同站立在父的荣耀里。‘你们要谨慎,恐怕因贪食醉酒并今生的思虑,累住你们的心,那日子就如同网罗忽然临到你们。……你们要时时儆醒,常常祈求,使你们能逃避这一切要来的事,得以站立在人子面前。’(3436节)这实在是主苦口婆心的话,在最后的一点点时间里,也轻视死亡阴影的重压,而留心的预备属祂的人进入荣耀的心志。

  ‘得以站立在人子面前’这话的真谛,应当是‘配站立在人子面前’。无论从那一个角度看,我们在祂的荣耀中都是不配的,但是主有一个心思,祂要我们因着祂所作的,在荣耀显现的时候,就是那世界显出的时候,使我们配得上祂,配站在祂面前,配与祂一同在荣耀里。这一个‘配’实在是太荣耀的恩典!被提使教会逃避了这一切要来的事,但得以被提的人并不一定是‘配’得主的荣耀,‘配’站在主的面前,有人是被提到主的面前,也站在主的面前,但他仍是不配,他还在等候基督台前的审判所带给他的亏损。主迫切的等候我们脱离不配,祂要叫我们配,这是祂荣耀的心意,我们可不要叫爱我们的主在那一天失望。

  怎样能叫我们‘配’呢?追求‘配’的路是怎样走呢?主自己有说明,消极的要脱离这世界的原则的生活,不以满足肉体的情欲作生活的目标,不让今生的事物捆绑我们的心思。积极的要常常儆醒,记得自己是神的儿女,是属天的国民,时时祈求,等候神的国度,追求时刻活在祂的面光中。这样在地上活着的人,主给他们的应许是,‘能逃避这一切要来的事,叫你们配站立在人子面前。’

一点的叹息

  ‘耶稣每日在殿里教训人,每夜出城在一座山名叫橄榄山住宿。众百姓清早上圣殿,到耶稣那里,要听祂讲道。’(3738节)我们要记得,这段日子是主在地上最末后的一程,用人的话来说,祂向父神是鞠躬尽瘁,祂对人是竭尽心力。可是在称为神名下的城,竟没有主可歇宿的地方,固然主每晚到橄榄山去是维持与父紧密的交通,也可以说是在那山上俯瞰全耶路撒冷,为它祈求。但耶路撒冷的罪恶终竟使它被毁,这是叫主心中不好过的,也不愿意在城中度过黑夜的时分。

  这也许是我个人主观的感喟,但我不能不想起以西结书十章和十一章里,所记载的神的荣耀离开圣殿,离开圣城,最后也是停留在橄榄山,然后才全然的离去。这样的离去,充份的表达了那依依不舍之情,但有什么办法呢?人的败落与对神的拒绝,叫神不得不离开祂名下的城。主每晚到橄榄山去,是否也是抱着这样的心情呢?若真是如此,我实在在这里听见主的叹息,我也愿意陪伴主一同叹息,但愿我们这些称为主名下的人,不再叫主因我们而叹息。── 王国显《配得那世界的人──路加福音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