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路加福音第廿二章

 

第廿二章

  ‘除酵节,又名逾越节,近了。祭司长和文士,想法子怎样才能杀害耶稣。’(1节)没有主的地位的宗教组织,是撒但对付神的工具。但他们的筹算全在神的掌管之中,是神的对头所作的也成全了神的荣美,他们不由自主的选定了逾越节的这一段日子来对付主,更显明了主就是神在创世以来所选定的羔羊,来背负世人的罪孽。

  他们背后的权势撒但也不由自主的在这一段日子里发动攻势,它利用地上的财利去诱惑那似乎是跟随主的犹大。事实上,地上的财利是很容易夺去人跟随主的心,不只是犹大一个人,历史上许许多多的人,也为财利而离弃了主,到今天也是一样。撒但和它所操管的组织所要作的,就是要对付主,在地上除掉主,好中止神救赎的计划。正当主把众人的眼睛从属地的事物引向祂自己的身上时,这些人所作的就是从破坏主的形像着手,透过犹大的卖主,透过X造事实的控告,来把主塑造成一个不值得跟随的对像,要在人的心中留下主耶稣不过是一个罪犯的印象。

  但是这一些都是徒然,因为这些全在主的预知当中,祂早就宣告了十字架的道路,祂也宣告了国度降临的过程。在祂留在地上最后的两天中,祂更深入的造就祂的门徒,在安排和交通中,透过祂的所作,更确切的显明祂的所是,使跟随祂的人真实的走上信心跟随的路,不再在眼见中瞎跑乱闯。因为祂就是神所命定的基督,是神给人的道路,在这几天中所发生的事上,在跟随祂的人身上显得更明确,也是更有把握了。

滴下脂油的路径

  照着主预先所说的,门徒找到那大楼,就在那地方与主一同度过那一次的逾越节,这次真是一个可纪念的逾越节,因为这是把这节日所预表的应验出来的一个逾越节。就在这一天,历史上的逾越节结束了,这节日所预表的成为事实,神的羔羊要被杀,罪人在羔羊的血里找到通往神宝座去的路,因着羔羊的死,脱离了罪和世界,脱离了审判和永刑。在这一天,主在地上的路程要走到终点,但是也明显的开始叫人看见,祂走过的路径都是满了脂油,使祂的脚踪成为可走的路,一直通到神的施恩宝座前。

  主预先知道那大楼(参13节),正如祂也预先知道祂的道路,祂所要走的路上满了崎岖和曲折,满了痛苦与伤楚,也是满了委屈与孤单。这一切都在祂预知之中,但这一切也没有使祂有一点的退缩,祂毫无保留自己的走上去,走出父的心意,走完神的旨意,叫这一条十字架的道路,经祂走过以后,从羞辱变成荣耀,从卑微变成丰富,从前十字架的尽头是孤寂的死亡,如今十字架的尽头是无限丰盛的生命。这一位完美的人子,就是给神完全得着的人,神就是要得着这样的人,但要记得,神是在十字架的路上得着祂的,是在十字架上完全的得着祂的,这是神得着人的路,也是人被神得着的唯一的路,是主自己先走开来的。

拣选神的路

  主耶稣与门徒坐席的时候,祂对门徒说,‘我很愿意在受害以先,和你们吃这逾越节的筵席,我不再吃这筵席,直到成就在神的国里。’(1516节)一般人都称这一次的筵席为最后的晚餐,也许是因为达芬奇的那一幅名画而来的。事实上,这也真是主在被杀害以前最末的一次进食,主完全知道这一件事。我特别要提醒大家的,这时候的主仍然是个自由人,不是关在死牢里的待决囚犯。死囚没有权利不接受他的长休饭和永别酒,但主对前面要来的事,绝对的有权利去接受或是拒绝,祂不乐意,祂就可以去拒绝,谁也不能阻止祂,谁也不能说祂作得不对。

  但是祂甘愿放下自己的权利,祂把祂的绝对的态度放在拣选神的心意上。祂明明的知道这一个拣选的结果是死亡,是祂最不能忍受的痛苦,也是祂眼中最严重的羞辱,因为祂是生命的主,是与死亡无份的神的儿子,是一切有生命之物的创造者。虽然是如此,但祂看神的旨意是至高和至尊荣的选择,没有什么能比活在神的定意中更尊贵了。希伯来书十二章二节提到祂时是这样说,‘祂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便坐在神宝座的右边。’祂所看见的前面的喜乐,就是神的命定的完成,祂就摆上了自己去拣选神的路。

  在祂身上所显出的,是那不逃避难处的生命,祂知道受害的时刻,祂可以逃避受苦的事,但祂不作这样的打算。在祂降生前,祂就知道祂的道路,打从末后一次上耶路撒冷起,祂已决定心志来接受这苦害,祂若要逃避,早就可以逃避,但祂放弃了可以逃避的机会,一心一意的进入神所命定的结局,祂那不逃避难处的生命发出了光辉,流出了尊贵的属天的生命的气质,以远超过从容就义的态度,与门徒共度最末后的一次晚餐。何等美丽的生命!何等尊贵的属天品质!在主的身上显露无遗。

越过外面的遭遇去注视神的计划

  在最后的晚餐中,主的心里没有忧伤,只有一份无尽的喜乐。虽然外面的压力是这么重,死亡的阴影又是那样黑,在作人的路上已经看不见前途了。但主并没有给这些遭遇压倒,祂超越了这些遭遇,也不管外面的重压,却从里面注视着神的计划。祂外面所看见的是十字架的死亡,但祂里面所看见的,却是‘神的国来到’,和‘成就在神的国里’。这一个荣耀的看见,在主里面成了大光,不叫外面所要发生的黑影,能在祂里面留下一点痕迹。

  人何等容易给外面的事压得在神面前抬不起头来,那怕是一丁点的事,只要摸着人里面的一点好处,人就坐立不安,因为在他里面只有个人属地的前途,而没有属天的荣耀的指望。在主这样荣耀尊贵的拣选神的道路的光辉中,我们的心何等的受吸引,盼望也能像主一样流出这荣耀的生命。这样的盼望不会流于空想,而是大有根据的,因为那走完了这路程的主耶稣,已经在我们里面作了生命,这生命也能使我们发出这生命的光辉,叫我们在这地上,不给各样的难处遮断了神计划中的荣耀的盼望,叫我们也像主一样,从里面注视神的计划,使我们的脚步在神的道路上不住的向前。

主是恩典的中心

  在逾越节的筵席上,主为当日的门徒,也是为了日后的教会,设立了祂的桌子。这事的意义十分重大,‘又拿起饼来,祝谢了,就擘开递给他们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你们也应当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饭后也照样拿起杯来,说,这杯是用我血所立的新约,是为你们流出来的。’(1720节)当地上的人心中对主起了疑惑,慢慢的偏离,到要向祂发出呼喊‘除掉祂’的这短促的过程中,主设立了这个桌子,把跟随祂的人的心思再度集中在祂的身上,认定祂是赐恩的主,是恩典的中心,是神计划的内容。

  人的心太容易被眼见的事物迷乱,主将要接受的死更容易叫人的心思走迷。在这些事发生以前,主藉着桌子的设立,预先宣告祂的所作,和祂的所是,使神儿女的心思不致松散。正因着祂的预先宣告,吻合了以后祂的所作,更显明祂的所是,叫看见(相信)而认定祂的人,永远以祂为目的,忠心跟随祂,直到在荣耀中与祂面对面。

‘为的是记念我’

  主的桌子的设立,目的是叫神的儿女去记念祂,不是偶而兴到的时候记念祂,而是常常的记念祂,照着林前十一章里所说的,神的儿女该常常在祂的桌子前,藉着吃饼和饮杯,来记念祂的死,以祂的死为中心来敬拜祂。桌子上分开陈列的饼和杯,向我们说出主的身体和血分开了,这一个分开就是死亡的记号。主桌子上的饼和杯告诉我们主已经死了,祂替我们的罪死了,祂替我们向罪死了,我们向神就活了,并且等候神的国来到,与祂一同进到荣耀里,也与祂一同享用新的筵席。

  在主的桌子面前,我们不作别的事,只是单单的记念主,除了记念祂,赞美祂,敬拜祂,我们作什么都不合宜,面对这一位赐恩的主,除了敬拜赞美祂以外,我们还能作什么呢?我们记念祂,不只是因为这是祂的吩咐(命令),也是因为祂爱我们,把祂自己都给了我们,我们也必须敬爱祂,这才算是合宜。

  记念主一定会思念祂的所作,我们无法忽略祂的舍己,祂的身体为我们受伤,祂的血为我们流出,祂的生命为我们摆上,祂的死结束了我们的永刑,祂的复活给了我们生命,祂的再来叫我们活在荣耀的指望中。祂的所作,无论那一点,都向我们喷吐恩典,都向我们显出荣耀,因为祂的所作,就是成全父神‘要领许多儿子进荣耀里去’的心,而我们就是这些白白享用祂所作的人。

  因着祂的所作,我们也没法撇开祂的所是,祂能作好祂的所作,完全是因为祂的所是,没有祂的所是,就不会有祂的所作。首先吸引我们注意的,祂是注重父的心意过于自己的儿子,有了这一个顺命的实意,祂是圣洁无有瑕疵的羔羊就产生了功用,祂是荣耀尊贵的主也有了效用,祂是生命的源头就使人向神起了对的变化,祂是公义的神就没有叫人自己承担部份的过犯,祂是怜爱又体恤人的主就使人长远享用祂的扶持,祂的智慧、权柄,与能力保证了祂的所作必定照着父的定规成全,祂是复活的主,叫死亡和黑暗的权势再不能辖制人,死亡和阴间的钥匙也到了祂的手上。思念到祂的所是,我们不能禁止自己不敬拜祂,爱慕祂,不甘心偏离祂,只是要单单的恋慕祂。

  什么时候记念主,什么时候就认识并享用祂,越多的纪念主,就越多的认识并享用祂。人的无知把记念主变作了仪文,只有形式而没有实意,但愿主的话提醒我们,也光照我们,叫我们记得主所说的‘你们应当常常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直等到祂来。’

这杯就是恩典的约

  一般人记念主,多是留意了表明主的身体的饼,和表明主流血的葡萄酒,却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这事在路加福音中是很突出的,但因为我们平常习惯注意了饼和酒,结果还是忽略了路加福音所突出的那事。就是那一个摆在桌子上盛着酒的杯。酒和杯是联在一起,但酒有酒的意义,杯有杯的意义,两个意义各自不同,酒所表明的血是立约的根据,是人的罪得赦免和洗净的方法,而杯是用血所立的约的本身,这杯就是指着约,血不是约,血是立约用的方法,而杯才是所立的约。

  ‘这杯是用我为你们流出来的血所立的新约。’廿节的话若是直译就是这样,意思也更清楚。这一个杯就是主用血所立的新约,这约的内容是恩典,是立在人的心里的。这约约束了神必须向接受这约的人施恩,不只是施恩,而是倾倒恩典。我们喝这杯的人,就是接受这新约的人,这约约束了神一定要向我们倾倒恩典。这就是我们不管处在任何的景况中,我们都不会缺少神的恩典的秘密,因为神把祂自己放在这一个新约的约束下,这新约的内容就是恩典。

  在纪念主的当儿,我们不可能不接受杯,我们一接过这一个杯,我们就是接过了新约。这杯把恩典的约带给我们,这约使我们不住的享用神的恩典。这是何等荣耀的事!切盼我们不要再忽略这一个杯。

两种形式的卖主

  人肉体的活动都是不体贴主,而只是体贴自己的。正当主藉着设立桌子来教导门徒,在一切的事上都学习以主为中心以后,主宣告说,在祂的门徒中有人要出卖祂。这一个骇人的消息,只在门徒中引起极其轻微的骚动,很快就归于平静了,而代以门徒彼此争为大。他们没有想到主的遭遇,也没有体贴主的心,他们把主设立桌子的动机全不放在心上,他们还以为主快要作王了,就争论谁的功劳最大,谁最配陪伴主去接受荣耀。

  我们以为只有犹大一个人在作出卖主的勾当,这是传统观念给我们的影响,叫我们只注意行为上的出卖,却不去注意良心上的出卖,也不以为在良心上出卖主是严重的。事实上这是两种不同形式的出卖主,结果都是伤了主,行为上的出卖伤了主的身,良心上的出卖伤了主的心。不管是那一种出卖,实际都是出卖,没有那一种强过那一种,所不同的是行为的出卖没有方法可以挽回亏损,良心的出卖还能有悔改的机会。体贴主心意的人,两种的出卖都不该有,也不能让出卖主的心思在我们里面出现,更不能让它们在我们里面生根。

另一种出卖主的行为

  良心上出卖主的原因,总是人的自己要出头。人天性的愚昧使人在主需要同情体贴的时候,还是只顾自己而不理会主。这样的动作虽没有在行为上像犹大一样,真个的出卖主,但良心上的不理会主的行径,也是发生形同出卖主的果效。主要去接受十字架了,人在这里仍在争论谁为大,这就是人的出头,人一要出头,就把主贬落到最后,历史上的事实是这样,生活上的表现也是这样,从那时到现在还是一样。

  最强烈的对照,莫过于这一次的争大是发生在主的桌子前,是正在主教导他们要记念祂的时候。人的天性都想要出头,不能在这事上出头,也要在那一件事上出头,总是要找到机会出头了,人才感到舒服,总要别人都服了我,才会感到高兴。彼得在以后的三次不认主,也是伏线在这一次人要争大,也许彼得自以为清高,不在职权上与雅各和约翰争大,(参看可十3538)但在他心里还是以为他比别人都强。当主说到撒但要筛彼得像筛麦子的时候,他不服气了,他当着众人面前夸口说,‘主啊,我就是同你下监,同你受死,也是甘心。’(33节)说话是够豪迈了,但性质总是人的出头。人的出头的背后是信任自己,倚靠自己,结果还是导致不认主,在良心上出卖了主。

  良心上出卖主是另一种形式的出卖,表现在争大也好,不承认主也好,结果都是一样的在感情上伤害主。争大是只顾念自己,不顾念主,不体贴主。不认主是以主为耻,是以主的名为羞辱。不要在任何形式上起出卖主的念头,出卖主的下D就是出卖自己。

主对门徒的挽回

  门徒虽是这样的不长进,主还是没有放弃在最末的一程上教导他们,不只是话语的教导,而是以自己为榜样的给他们劝勉,也以神的计划作他们的激励。‘耶稣说,外邦人有君王为主治理他们,……但你们不可这样。你们里头为大的,倒要像年幼的,为首领的,倒要像服事人的。是谁为大?是坐席的呢?是服事人的呢?不是坐席的大么?然而我在你们中间,如同服事人的。’(2627节)

  人的观念是有权位管人的为大,但在属天的国度里的心思却不是这样,职位高的却不是为了管治人,而是为了服事人,不是为了自己得光彩,而是为了叫别人得好处。主在跟随祂的人中,谁都知道祂是主,谁都称祂为夫子,祂实在是在人中间为大,也是在一切受造之物之上为大,在父所造的宇宙中为至高,啊!但是祂所显出的模样,却是像个服事人的,像个奴仆。祂没有以此为耻,反倒以此为荣,因为属天的国度的光景正是如此,祂甘心降低自己,叫国度的情景显在地上。祂的降低并没有改变祂的身份与地位,祂还是宇宙的主,并且因此更显出祂是荣美的主,既是尊贵,又是可爱,更是可亲。

  主很严肃的给他们指明,得着权柄是因为先服神的权柄的结果,权柄不可能是透过争夺的方式而得着的,属天的权柄是神赐给那些服神权柄的人的。‘我在磨炼之中,常和我同在的就是你们。我将国赐给你们,正如我父赐给我一样。叫你们在我国里,坐在我的席上吃喝,并且坐在宝座上,审判以色列十二个支派。’(2830节)主是记念那些与祂表同情的人,祂因他们在磨炼中作祂的陪伴得了安慰,这些同情和陪伴,远超过工作的表现,因为那是服神的权柄的结果,没有跟随人,而紧紧的跟随主。这样的人,主不能不把国赐给他们。

  主说,祂怎样从父的手中得国,也怎样把国赐给跟随祂的人。主是怎样得国的呢?从腓立比书二章五至十一节里,我们清楚的看见,主是因顺服父的权柄而从父的手中接受至高的尊荣。祂是因顺服而接受国度,而不是在抢夺中去得着国度。地上的国是要抢夺的,因为地上的国是在人手里,谁要得国,谁就要去抢。但属天的国是神的产业,是神给人的赏赐,是人在恩典中接受神的高举,好像坐在主的席上吃喝,并坐在主的宝座上一样。筵席和宝座都是主的,但祂喜欢把它们当作恩典赏给跟随祂和陪伴祂的人,谁能得着这些赏赐呢?只有顺服神的权柄,降低自己去作个服事人的人,因为主自己也是从这一条路走进荣耀尊贵里去的。跟随祂的人也只有藉这一条路走进属天的荣耀里,此外再没有别一条路,因为荣耀和权柄只能显在服神权柄的人身上,属地的成功绝不能代替属天的荣耀,也不能因此而得着属天的权柄。

被卖的主的体恤

  在主的鉴察里,门徒都要一个一个的跌倒,祂心里对他们满了体恤和同情。祂不因门徒的愚昧而轻看他们,反倒在祂已经背负得够重的担子上,再负上他们软弱的重担。祂实在是天上的大祭司,天天背负我们的重担,谁最软弱,祂就最顾念谁,谁失败得最深,祂就最同情谁,为的是使他们不至失望灰心,为的是使他们有把握的知道祂永远是他们的指望。

  人信任自己和倚靠自己是人不能享用神的大原因,主要让人的自己粉碎,好使他们知道自己的不可靠,而单单以主为指望。这就是主指出彼得要落在撒但的筛子里,而不及早伸手救他脱离筛子的原因。主看见筛子对彼得有好处,祂就让他给筛一筛,好筛掉他的自大、自夸,和自信,但主知道人被筛的危险和痛苦,祂对人还是满了体恤和同情,在人被筛的时候加以扶持,不叫他被筛掉,又在人被筛过以后,给人满了膏油的挽回。‘西门,西门,撒但想要得着你们,好筛你们,像筛麦子一样。但我已经为你祈求,叫你不至于失了信心。你回头以后,要坚固你的弟兄’(3132节)不管彼得当时能不能领会,这总是主的体恤。感谢主,彼得到末了还是能领会过来,叫我们如今也同样的能领会,祂实在是体恤又扶持人的主。

  人活在自己的里面,就有了被筛的资格,撒但也是要藉着筛人来羞辱主。但主允许人失败,却不允许人失落,祂要叫人在失败中认识了自己,才会甘心的脱离自己,这样才能给人得着他作神的器皿。这是主的苦心,也是祂的体恤,使人能从失败中出来,在恩恤中成为更坚强的得胜者,主永远是软弱人的激励,是失败过的人的鼓舞。因为祂全知道人所要经过的事,也使用那些事去把人造就成为祂手中合用的器皿。

‘不要成就我的意思’

  主快要离开门徒去接受苦待了,主不能继续与他们同在,主给他们一些吩咐,是要他们在以后短短的几天中,各人要自己照顾自己。主说,‘如今有钱囊的可以带着,有口袋的也可以带着,没有刀的要卖衣服买刀。’(36节)这和主过去差遣他们到各处去的安排全不一样。主这样的吩咐,是让他们在实际的生活体验中,明白倚靠自己是不能解决问题的,也不能保护自己,因为他们今后所遇见的事,已经不是仅仅是他们自己的事,而是已经卷进了属灵的争战中,是面对撒但的筛子的问题了。

  ‘我告诉你们,经上写着说,“祂被列在罪犯之中”。这话必应验在我身上,因为那关系我的事,必然成就。’(37节)既然主所要经过的事一定要完成,就算是成为罪犯也不会例外,因为神的定规是如此,事情一定要照祂的定规作成,祂要负一切的责任。神不单是负主的责任,祂也负一切跟随主的人的责任。主让门徒去学习这门功课,就是主不在他们眼前的时候,神还是负他们的责任,他们也不必为他们的前途去背负重担,也不必为眼前的难处而失去信心。

绝对信任神的祈求

  在主的安排中,都是要门徒进入属天的法则去生活,从实际的体会中,渐渐的丢弃那属地的观念,和人以为可恃的把握,好持定神是他们的一切,是他们的信靠和供应。主不单是作这样的安排,也身体力行的作他们完美的榜样,叫跟随主的人都明白,主是怎么说,祂自己就怎么作,主是说与作调在一起的主,祂能说的,祂就能作,祂不要作的,祂就不说,让跟随祂的人都明白,主怎样向他们说,他们就该怎样作,因为主所作的,信祂的人都要作,并且不可能有主要作而人作不来的事,因为主要求人作以前,祂自己先作了,并且继续在人的里面作。

  在客西马尼园内的祷告,主留下了完美的,绝对拣选神的榜样。主在那时心灵所受的重压比任何一个时期都重,因为全人类的罪和十字架的死的阴影全都临压在祂身上,而在这一个十分需要门徒来与祂表同情的时候,一再提醒门徒‘要祷告,免得入了迷惑。’(40节)让他们进到神的面前,使心灵苏醒,可以分担一下主的心情,给主一分的体贴。但是门徒在这紧张的时刻中,没有一个门徒能体贴主,连一点点的体贴也拿不出来,他们都在困乏中睡着了。

  在人的眼中看来,主是到了一个孤立无援的境地,只剩下祂一个人似乎是很凄苦的在仰望祂的神。赎罪日的大祭司只能是一个人在至圣所中为人赎罪,谁都不能助祂一把,这是预表了主就是这样孤单忍受着走上十字架的路程。在全然失去陪伴的境况下,主还是独力的俯伏在父的面前,祷告到‘汗珠如大血点,滴在地上’,在希伯来书五章七节里这样写着,‘基督在肉身的时候,既大声哀哭,流泪祷告恳求那能救祂免死的主。’这就看出主当时心里的伤痛到了何等深的地步。虽是这样,主仍是恳切的坚持着要拣选神。

  就在这样的心境下,主的祷告不是为了逃避难处,而是为了拣选神的旨意。‘父啊,諨Y愿意,就把这杯撤去。然而不要成就我的意思,只要成就諈熒N思。’(42节)多美又多感人的祷告,主完全没有活在自己里,祂只活在神的权柄下,祂全然的顺服神的定意。是苦是乐,是福是祸,都不是主心里所计较的,祂所计较的只有一件事,就是父的定意,在父的定意中,苦也成了甘甜,接受死亡也成了喜乐。主是这样走上父所命定的路,祂绝对的拣选神。我们不要忘记,今天在我们里面作生命的,就是这一位主,是接受十字架而进到荣耀里去的主。

无条件的顺服神的命定

  卖主的犹大领着许多人来到客西马尼,用亲嘴作暗号把主显给众人去捉拿。正在这时候,彼得拿刀砍掉了大祭司仆人马勒古的耳活C‘耶稣说,到了这个地步,由他们吧!就摸那人的耳活A把他治好了。’(51节)比较先前主吩咐门徒卖衣服买刀,明显的看见主的意思不是要他们用刀保护自己,而是要让他们因此认定人的方法不能插进神的工作中。主既能在那时还治好那人被砍下的耳活A祂当然有能力救祂自己脱离那危险。再比较太廿六5354‘你想我不能求我父,现在为我差遣十二营多天使来么?若是这样,经上所说,事情必须如此的话,怎么应验呢?’主能救自己,但祂不救自己,祂要让门徒实际的从祂身上看见,脱离难处不是目的,接受神的安排才是目的。

  ‘我父给我的那杯,我岂可不喝?’(约十八11)不是主自己不能作,而是父不要这样作,父既不要作,祂就不作。祂叫门徒从祂所活出的样式上,明明的领会属天的事不能凭着人的手法去作好的,要作好父的心意,只有一条路可以选择,那就是完全的顺服神的命定,此外再没有成全神心意的路。人的愚昧是相信自己的聪明和办法,主的模样却是叫人停止人自己的挣扎,而完全的接受神的命定。

  神的儿子被列在罪犯之中,在黑暗掌权之中,神的儿子不作反抗,如同羊羔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这是何等不可思议的事!人尽可以不了解,但主的心却是明亮的,认识主心意的人的心里也是明亮的。顺服神的命定,执行神的安排,在对属天的事无知的人眼中,也许是懦弱的行为,是不可理解的心态,这些人不明白就让他们不明白好了,没有活在属天的生命中的人,虽然他们可能会有属灵的知识,他们还是没有足够的条件去明白属天的事物。反正顺服神的命定,就是神在属天事物中的得胜,这就是主要向人所作的见证。

在艰困中的体恤

  主被捆绑着给带进大祭司的住宅,彼得逞着血气之勇也跟了进去。结果就如主所预先宣告了的,在人面前三次不认主。‘正说话之间,賵N叫了。主转过身来,看彼得。彼得便想起主对他所说的话,今日n叫以先,你要三次不认我。他就出去痛哭。’(6062节)这一下,彼得认识了自己,他痛悔了,从此他柔软下去了,再也不敢凭自己夸耀了。此后他就是默默的忠心跟随主,也不敢再自作主张了。

  彼得的痛悔,是由于主转过身来的一瞥,主绝不是因为预言中的了,就幸灾乐祸的看彼得。祂这回过头来的一瞥是充满了体恤和同情。祂的目光没有带着责备的成份,只是一个提醒,叫彼得记住,‘我已经为你祈求,叫你不至失去信心,你回头以后,要坚固你的弟兄。’啊!多深的体恤!多大的怜惜的鼓舞,叫一个受创了的灵活转过来。我们总要记得,在这时的境况里,要受安慰的是主,要得鼓舞的是主。但事实并不如此,安慰人的是主,同情体恤人的是主!使人得鼓舞的也是主。祂真是又可爱,又宝贵的主,祂没有自怜,只有对人的怜恤。

在四面受敌中站住

  主经过人一夜的戏弄和凌辱,祂默默的忍受过来。‘天一亮,民间的众长老连祭司长带文士都聚会。把耶稣带到他们的公会里。’(66节)审问主,目的是要迫着祂否认祂是基督,否认祂是神的儿子。在这声势汹汹的情势中,主没有向黑暗的权势退让,也没有向恶势力低头。祂朗朗的告诉众人,‘从今以后,人子要坐在神权能的右边。’(69节)虽然这些不信的人满怀着敌意,主还是宣告祂的所是,也宣告人从此有路到神的宝座那里去,因为祂先走过去了,也走通了。主耶稣说的,不是神的儿子要回到荣耀里,只是人子要到神权能的右边。这是何等有福的宣告!

  比较客西马尼的祷告,主没有在黑暗权势N涌时从神的旨意中撤退。如今在四面受敌的光景中,祂也没有改变地位。祂不因难处而退缩,祂也不因反对而张惶,祂没有离开祂所该站的地位,也不为了减轻人的威胁而否认神儿子的身位。祂看似柔弱,但却是刚强,祂是坚定拣选神的人,是得胜的主。── 王国显《配得那世界的人──路加福音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