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路加福音第廿三章

 

第廿三章

  ‘众人都起来,把耶稣解到彼拉多面前。’(1节)X造了许多事实去控告主耶稣,目的是要藉着政治的力量来治死主耶稣。历世历代以来,撒但对付神的工作,总是利用宗教与政治的结合来执行,或是宗教控制政治,或是政治利用宗教,从过去的历史直到今天都是一样。属地的宗教组织不能接受主,人的政治也不能容忍主,因为主的圣洁与公义都是他们所受不了的。

  主被交在人的手里,受尽了不平的对待,但在宗教组织和政治互为利用的结果下,主是一步比一步更深的接受人加给祂的无理摧残。经过了彼拉多巡抚的调查,结果是‘彼拉多对祭司长和众人说,我查不出祂有什么罪来。’(4节)既是这样,他就该释放主耶稣了,但他没有这样作。当他知道主是从加利利来的,就又把主耶稣当作政治礼物解送到希律那里,藉着这一件事,了结了他们中间的政治上的恩怨。主默默的接受这样的无理苦待,尤其是在解送到希律那边以后,希律和他的兵丁都戏弄祂,凌辱祂。

  我们的主仍然是默默的忍受一切的羞辱,祂不要苟且得释放,祂知道祂到地上来的目的,祂没有伸出祂有能力的手去改变环境。在人看来,祂实在很不聪明,不会逃避要吃的眼前亏,但在祂来说,祂只知道要守住地位,要完成神的安排。祂深深的知道,祂是站在人子的地位上,人一要出头,就会上撒但的当,破坏神的计划。头一个亚当是这样的落入撒但的网罗里,末后的亚当怎样也不会接受撒但的圈套。

顺服的考验

  主的默然,不抗议,不答辩,也不争取公平的对待,这样的结果只是加深人对祂的践踏。但是这些践踏正是祂向神的顺服的考验,正如希伯来书五章八节所说,‘祂虽然为儿子,还是因所受的苦难学了顺从。祂既得以完全,就为凡顺从祂的人,成了永远得救的根源。’主这次所接受的顺服考验很重要,祂成功就成了人永远得救的根源,祂不能失败,祂若失败,神救赎的计划就不能完成,撒但的气焰就更要嚣张。

  感谢祂,祂接受顺服的考验虽是致祂自己于死地,但祂在顺服的考验上成功了,是百分之一百的成功。虽然不顺遂的境遇,人心的变幻,残酷的现实,在在都要迫使祂向环境低头,从十字架的路上退去,但是祂所拣选的,仍然是祂从起初就认定了要接受的十字架。

不看环境

  几天以前,祂进耶路撒冷的时候,万人空巷的来欢迎祂,拥挤祂。那种空前的盛况,在人的记忆中还不可能褪色的时候,差不多又是那批人,现在起来用敌视的眼光看着祂,制造成环境和气氛来压迫祂,凌辱祂,要杀害祂。这一切本来都是在主的意料中,没有什么希奇和出人意外。但是作为一个人,这个环境激烈的变动,也不是一下子就能接受得下来,不看环境还可以,一看环境就要叫人灰心丧胆。但是眼睛一睁开就看见环境,就是眼睛闭上也不能改变环境,还是一样的感觉到那环境的压力。

  面对着四面围绕着的敌意,聆听着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凶狠的吼叫,主是坦然的接受着环境。因为祂实在不是活在自己的里面,所以没有因自己在地上的前途而给绊住,祂对人的反对无动于衷,甚至完全放弃为自己答辩的权利,希律‘问祂许多话,耶稣却一言不答’(9节)。祂里面坦然,只有不活在自己里面的人,才能在任何的境遇中坦然,祂能不看环境,因为在祂里面没有控告,连一丁点的控告也没有。

  主真配得我们的称颂,祂在极凶困的环境中站住,祂没有在苦境中改变初衷,环境只是催着祂更靠近父神,祂没有脱离环境,但环境却不能摇动祂的心志。‘彼拉多说,……岂不知我有权柄释放諢A也有权柄把钉十字架么?耶稣回答说,若不是从上头赐给你的,你就毫无权柄办我。’(约十九1011)祂在环境中所看见的不是个人的得失,而是看见神的手在管理着一切,因此祂坦然的接受一切的环境。

不看人

  人的同情或是人的凌辱,都会增加人的自怜,人的自怜一发动,他就不能在属天的路上再往前。人能否顺服神,不单要能超越过眼见的环境,也要超越过任何人的反应。一注意人的反应,自怜的心就发动,人的心志就软化了,甚至是瓦解了。但是人的同情或凌辱都不是由得受害人的,人要同情你,你没法叫他不同情,人要凌辱你,你无力去停止他的恶意。怎样能使人脱离人的情绪的感染,实在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但是我们的主作到了。

  兵丁对祂的凌辱,全然破伤了一个人的自尊,这是人最难忍受的,主却默默的忍受着,不存一点愤怒的心情去忍受,犹大众人的敌视与恶意,只是增加祂心里对他们的怜惜。门徒的四散和爱徒彼得的不认祂,很可以使祂在感情上受创伤,可是从祂身上流出的,却是无限的体恤和同情。这位可爱的主,祂不是活在自己的里面,祂充满感情,但不是出于自己的感情,是丰富的属天感情,不是有限制的属地的感情,所以从人来的一切反应都不能影响祂的心。

只是看着神

  从客西马尼的祷告求父的心意成全开始,经过‘我父所给的那杯,我岂可不喝呢?’直到如今站在人的愤怒与无理也不公平的践踏里,主的眼睛一直是固定在神的身上,祂的心意更是紧紧的贴近神。虽然在路加福音里面,对这方面没有特别的记载,但简短的对答也足够表达出祂里面的光景,祂不看环境,祂不看人,但祂却一直的看着神。祂要显明神所要作的,祂要根据父的定意来决定祂的脚步。

  ‘彼拉多问耶稣说,諡O犹太人的王么?耶稣回答说,你说的是。’(3节)在这种环境下,这样的回答在人看来是最不智的。但是主不是根据自己,也不是根据人的喜好来决定祂的说话,祂是根据神。祂看见神的手,祂看见神在管理一切,连祂所接受的环境,也是在神的管理下。祂看见神的权柄,祂看见是神藉着恶人的手把祂交了出来,祂看见是神要祂接受这样的审判,来显明人都要落在神的审判下,因为人没有一点的义行存留在神眼前。祂看见了神和祂所要作的一切,祂也看见神在一切的事上负责任,要作成神眼中的最美。

  作人子的主耶稣,祂从孩童开始直到长大以后,祂的眼睛一直是望着天,在单独面见父神的交通中也好,在众人面前也好,祂的眼睛没有离开过天上坐在宝座上的父,所以在一切的遭遇中,祂都能坦然,也都生活在安息中。没有什么能给祂里面有扰乱,也没有什么能使祂受激动到一个地步,祂会越过神给祂的界线。在祂的心里只有一件事,就是要活出神的心意。

  苦难显出了主完全的顺服,显出了主生命的得胜,祂在顺服的试验中全然的得胜,证明祂的全然完美的品格,印证了祂有绝对的资格来完成神的救赎工作。祂真是我们永远得救的根源,是圣洁没有瑕疵的主,是千万人中的第一人,祂也实在是全然美丽可爱,越经历磨炼,越显出祂的馨香,正像在至圣所中所燃烧着的圣香。“亲爱主,宝贝主,我拣选諟う哄A有谁像謔p此美丽,如此甘甜,如此柔细,諡O人中无比,谁能与你相匹?”我们承受了祂的恩的人,认识了祂的人,都当不住的这样向祂歌唱和颂赞。

把自己信托给神

  经过彼拉多和希律反复的审讯,彼拉多把犹大的祭司长,和官府,并百姓,都叫了来,对他们说,‘我也曾将你们告祂的事,在你们面前审问祂,并没有查出祂什么罪来。就是希律也是如此,所以把祂送回来,可见祂没有作什么该死的事。故此,我要责打祂,把祂释放了。众人却一齐喊着说,除掉这个人。’(1418节)这是何等无理的事,审讯是公开的进行,定罪却没有根据,要责打已经是越过法律所赋予的权力了,但是众人还是要杀了主才甘心。希奇的是,主在这一个对祂有利的D合下,还是不开口为祂自己辩护,为祂自己争取合法合理的权利。这真是不容易使人明白的,更是不清楚认识主的人(包括门徒在内)所不能了解的。

  主的保持缄默,并不是祂不知道祂有这个权利,而是祂信任神的管理,祂不是以个人的利害为前途的衡量,祂是以神的计划和神的心意为依归。祂把祂自己信托给神,祂相信神所要作的是最好的,对祂个人的感受也许是坏的,但在神的心意中的安排仍是最美的,祂不是拣选自己的舒服或痛苦,祂是拣选神的最美和最好,祂相信神不会误事。

义的代替不义的

  众人宁愿要释放杀人作乱的大盗巴拉巴,彼拉多一而再,再而三的要藉着责打来平掉众人的怒气,目的要释放主耶稣,但没有发生作用,因为‘他们的声音就得了胜’(23节),要把主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事情就这样决定了,祂给鞭打了,又要被钉在十字架上,这全是无理的判决,但是主也忍受了。主受的苦一步深似一步,经过了通宵的疲劳轰炸式的审讯,又经过了大半天的轮番解送审讯、辱骂、鞭打、戏弄,给折磨到没有人形的主,还要背着十字架踱上刑D。是谁使祂如此呢?是彼拉多错了吗?有一点点,是巴拉巴错了吗?他原是错了的,但他和这个错误没有直接的关系,他反倒是这个错误的受益人。是犹太的众人的错吗?他们是脱不了关系的,所以直到现在,犹太人的子孙还在承当这一个苦果。但究竟是谁的错误呢?真正的原因在那里呢?

  从人看来,巴拉巴是该死的,但主却取代了他的位置去被钉死了。主的死,彼拉多有责任,犹太人也有责任,但真正的原因却是主代替巴拉巴这一件事所表明的,那就是‘神使那无罪的替我们成为罪,好叫我们在祂里面成为神的义。’(林后五21)也‘就是义的代替不义的,为要引我们到神面前。’(彼前三18)不单是彼拉多的问题,也不单是犹太人的问题,更不是巴拉巴个人的问题,而是‘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祂身上。’(赛五十三6

  主看见了神的安排,认明了父的心意,看清了十字架是神的预备,肉身虽是痛苦,但祂却不自怜。祂背着十字架缓慢的移动着沉重的脚步,每一步都是那么的痛苦,每一步都使祂接近死亡,但是祂里面没有失去喜乐和安息,希伯来书十二2的记载就印证了这一点。在下文所记的,祂在十字架的路上还是发出感人的安慰话,更证实了这一点。祂信托了祂的神,祂不是从人的手中接过十字架,祂是从神的手中接过十字架,十字架虽是沉重,祂却是喜乐的向前行。对于我们,我们要感佩主为我们这样的摆上,使我们不再被定罪。我愿意常和神的儿女唱这诗歌说,“主啊,岂是那铁钉,钉謔b木架上!乃是因諝远爱情,使諈为我死。”啊!奇妙的主,可爱的主,諞H任諈滲哄A諵ㄠ辞十字架,因諈疑@伤,我们得了医治,因諰狳的刑罚,我们都得了平安。我们要不住的敬拜諢A我们要永远的称颂諢A因为实在是配。

接近死亡仍是体恤人的主

  古利奈人西门虽是替主背上了十字架,但没有改变主走向死亡的脚步。人虽是走上死亡,祂不单没有自怜,反倒向那些为祂哀伤的人发出安慰,显明体恤,祂走到人生的路的尽头,祂仍是显出祂是一位体恤人的主。祂忘记了自己的遭遇,却记挂着别人的前途。‘妇女们为祂号咷痛哭,耶稣转身对她们说,耶路撒冷的女子,不要为我哭,当为自己和自己的儿女哭,因为日子要到,……那时人要向大山说,倒在我们身上,向小山说,遮盖我们。这些事既行在有汁水的树上,那枯干的树,将来怎么样呢?’(2831节)啊,主的心是何等的柔细!祂不是看见自己的“死亡”,祂是看见神将来的审判,祂没有关心自己的遭遇,祂却关心众人的结局。祂知道祂的结局是在神的手里,但众人的结局在谁的手里呢?

  人只会看见别人的好与坏,看到别人好,就为他欢喜,或是生出嫉妒。看到别人坏,就发出咒骂和责备,或是幸灾乐祸,却少有体谅与同情。虽然会评论别人的好坏,或接受别人感情的感染,但很少会发现自己的愚昧。主知道人的愚昧,祂在走向死亡的时候,祂提醒各人要注意自己的实况。主不需要别人为祂哀哭,祂知道祂的死是在神的掌管中,摆在祂前面的,是荣耀的复活。但是人的死亡却是在掌死权的魔鬼的手中,是人犯罪的结果,当神的审判一来临,全都要在绝望中完结了。

  主自己是生命的主,是那有汁水的树,祂担上了人的罪所引来的结果,在人的眼中也显得这样悲哀,那些枯干的树,就是那些没有生命的人,承担着自己的罪,他们在神的审判中的结局更要凄凉万倍,永远的绝望与痛苦。主看到这一点,就提醒各人,当悲哀的还是她们自己,要趁着神的审判还没有来到以前,要照着神的心意预备自己见神的面,不然就后悔莫及了。时间、空间,和遭遇,都不能改变怜惜人的主的性情,祂不管在何时,何地与何事,祂永远是体恤人的主,因为祂永不离开神的心意。

十字架上的主

  ‘到了一个地方,名叫髑髅地,就在那里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又钉了两个犯人,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33节)髑髅地叫人胆丧,十字架叫人绝望,这残酷的刑罚和刑具所带给人的,除了悲痛伤心以外,什么都没有。但是当主一被钉上去的时候,这一切都起了变化,从实质上起了大变化,因为主不是自己一个人被钉在那里,而是带着全人类一同钉在那里,特别显明在那些因信与祂联合的人的身上,他们与祂一同钉在那里。从此以后,髑髅地成了向死亡唱凯歌的地方,主从那里进入死亡,死亡却无力拘禁主。十字架不再是残酷蒙羞的刑具,而是成了荣耀的记号,成了人到神施恩宝座前的通道,也是人进入神的荣耀丰富的唯一途径。

  钉在十字架上的主,改变了被罪辖制的世界,释放了给撒但压制为奴的人。祂在那里流出了人性的光辉,不是世人所歌颂的那些仍然显得偏狭的人性光辉,而是带着神的无比荣耀的人性的光辉。律法叫罪人死,祂替人满足律法去接受死,把人从罪里释放出来。祂昂然的面对掌死权的魔鬼,在十字架上败坏它,显出生命的高贵。祂叫神的公义不受损害,祂使神的怜悯临到人间,祂打通了那闭塞了许久的人与神相和的路。从表面看十字架就是人的悲哀,从实质看十字架是人的欢乐,主把十字架变了质,主藉着十字架使属灵的世界和属地的世界都起了变化,地不再是撒但耀武扬威的D所,神藉着十字架宣告要收回地的主权,属天的性质显明了在地上,地不再是只充满死的权势,而是加进了生命的荣耀,并永生的盼望。这全是荣耀的主在十字架上所作成功的大事,叫仰望等候祂的人白白的享用。

十字架上的赦免

  十字架是罪人的刑罚,但却是神赦免人的方法。主耶稣若不是为了解决人的罪,祂就不会走上十字架,神既带着人的罪上十字架,人的罪就在那里了结了。十字架不再是定了罪案的人的尽头,而是丰富的流出神赦免之恩的地方。那里不再是残酷,而是怜恤,也不再是定罪,而是完全的赦免。带着为罪忧伤的心到十字架那儿去的人,他们所听见的是赦免的声音,他们所接触到的是赦免的恩典。十字架把那乐意向人流出恩上加恩的主显明出来了,我们都要低头敬拜祂,全心全意的爱慕祂。

  ‘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34节)这是何等叫人受感又心折的话!主这一个祷告,是为那些杀害祂自己的人向父求赦免的,尽管那兵丁手中的锤子还在把铁钉送进祂的手上和脚上,尽管那些拒绝神儿子的人还在十字架下讥笑祂,说祂连自己也救不了,还说要救别人。主不但是忍受住了肉身和心灵的创痛,还为伤害祂的人求赦免,这种赦免的生命的宽宏,越过了人的顶撞和误会,是爱那些敌对自己的人的具体表现。这些人真不知道他们在作什么,连神的儿子也杀害,在世人的行为中,还有比这更严重的罪么?谁能承担这样的罪呢?但是我们却听见祂为这些人向父说,‘赦免他们。’

  与主同钉的两个犯人中的一个也在讥诮主,另一个‘就应声责备他说,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神么。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作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作过一件不好的事。就说,耶稣啊,貑o国降临的时候,求记念我。’(4042节)我相信这人所作的总会比巴拉巴为轻,巴拉巴可以不死,他也可以不至要钉十字架,他没有为此难过,反倒在看见钉十字架的主时,他受了光照,他打从心里悔改了,他在濒死以前求告主,求主在得国降临的时候记念他。他实在没有想到,主的回答竟是这样的充满了赦免的恩典。‘耶稣对他说,我实在的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43节)多宝贵的恩典!多叫人受安慰的赦免,不必等到主得国降临的时候,就在今天就可以得着了。

  十字架带出了赦免,是主作了人的赎价,赦免的恩典就作成了。因着十字架上的主,叫人得着神的赦免比得着人的赦免更容易。十字架上的主显明了祂对人的体恤,也启示了赦免的恩典。

荣耀的完成救赎的方法

  犹太人要杀死主,为的是要保存他们的宗教传统,撒但要把主放在死地,因为它以为这样就可以禁止主在地上说话,它破坏神恢复的工作就成功了。人与鬼这些筹算都落了空,他们绝不能想到神的智慧远超过他们的筹算,祂使人的怒气成全了祂的荣美,祂叫仇敌中了他们自己的诡计。

  约当午正的时候,‘[地都黑暗了,直到申初,日头都变黑了。殿里的幔子从当中裂为两半。耶稣大声喊着说,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諵漼翩C说了这话,气就断了。’(4446节)主的死惊动了天与地,人与鬼都以为得意,也以为他们得胜了,他们都错了,他们想也没想到,神是藉着主的死去败坏那掌死权的魔鬼,也藉着主的死,打通了到神面前的路。表面上看,主耶稣失败了,也死了,事实上,祂却是得胜者。从这一刻起,撒但的头已经给打伤了,等待着要作主的脚凳,等候着被扔在火湖里。

  圣殿中的幔子,从来就是把至圣所分隔开来,不叫人进到神的施恩宝座去。就是大祭司每年进去一次,也不过是得着赎罪的恩典。主的死叫这幔子裂开了,是神自己因着祂儿子的死,亲自从上到下的把它撕开的,是神亲手撤除人到神面前去的障碍。从今以后,任何人都可以因着基督的死,坦然的随时进到施恩宝座去,不单是得着赦罪的恩典,也能尽情的享用宝座上的一切丰富。这是基督的得胜,叫天和地全沟通了。

  ‘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諵漼翩C’这是得胜的宣告,是主安然的归到父那里,主是到父那里去了。撒但从主降生时起就想着要得着主,千方百计的要得着祂,但是它所作的全是徒然。撒但在主的里面是毫无所有,连死亡也不能摸着主。藉着死,祂一面败坏了撒但的权势,一面又回到父那里去了。这又是主的得胜!

  不单是当日看见这事的百夫长归荣耀给神,所有认识这事的都要归荣耀与神,我们承受了赦免之恩的人更当常常归荣耀与神。不但是在主的桌子面前归荣耀给祂,在每天的生活中归荣耀与祂,也要每时每刻都在心里归荣耀给祂,向祂歌唱,向祂颂赞。“十字架是荣耀的得胜”,‘曾被杀的羔羊是配得权柄、丰富、智慧、能力、尊贵、荣耀、颂赞的。’(启五12)全宇宙都要应和这称颂,因为祂是荣耀的得胜的主,祂是配。阿们。

进入真正的安息的门

  主是真正的逾越节的羔羊,背负了世人的罪孽。照着犹太人的习惯,也是律法上的定规,逾越节是要守安息的,人的尸首也不能在逾越节的时候露放在外面。所以当天的黄昏前,就是逾越的羊羔已经杀了,但逾越节还没有开始以前,主的尸体就给埋葬了。主被葬在富人约瑟的新坟墓里,这坟是用石头凿成的,里面从来没有葬过人。犹太人的坟墓不像我们平常所见过的坟墓,它只是一个大的洞穴,把死人用细麻布加上香料裹好,就将他安放在里面。‘那些从加利利和耶稣同来的妇女,跟在后面,看见了坟墓,和祂的身体怎样安放。……她们在安息日,便遵着诫命安息了。’(5556节)

  逾越节带进安息,这是律法上的定规,而律法是基督的所作的预表。主耶稣作为逾越的羔羊已经被杀了,人也在逾越节那天安息了。在这一个逾越节里,跟随主的人也许在守安息中也没有安息,但是一个真正的安息已经为他们预备好了。虽然他们不知道,但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因为这个安息日一过,那就是主复活的早晨,进入真正安息的门已经打开了,律法上安息日所预表的安息成为真实的事了。赞美主!

  有一点岔出去的话,照着传统的认识,主耶稣是在星期五被钉的。但照着主自己说,‘约拿三日三夜在大鱼肚腹中,人子也要这样三日三夜在地里头。’(太十二40)时间就对不上了,犹太人计算日子是从黄昏开始,若是星期五主被钉,那么主在地里可能只有两日一夜,顶多是两日两夜,因为星期六黄昏后已经进入七日的第一日了。实在的计算,主应当是在星期四被钉的。若这个计算是准确的话,当年的犹太人是接连经过两个安息日,才进入七日的第一日的复活的日子,因为第一天的安息日,在约翰福音十九章卅一节说,‘又因那安息日是个大日’,这说明第一天的安息日不同于星期六的安息日,而是逾越节的安息日,接着的第二天是星期六的安息日,他们接连两天守安息。若是这个计算是对的,基督的死所带进的安息,是双重的安息,是加倍的安息,也就是神所要赐给人的真正的安息。我们忘不了主自己说过的话,‘人子是安息日的主’,祂的死把人带进了神为人预备的安息里,卸下了一些劳苦的人的重担,叫他们得享安息。赞美主!── 王国显《配得那世界的人──路加福音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