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前书第四章

 

2 神的称许最要紧(四15

  保罗从他们荣耀无比的产业,转入传道者本身来。他说人(包括分党分派的哥林多人)对传道者的评价,是无足轻重的。他们或站住或跌倒,是向神的,只有神的审判是公正合理的。

  1. (英文有 so then 开始),既然如此,从上述的论点引出来,信徒的事奉既然基于这等真理,对使徒就有以下的看法:人应当看他们为基督的仆人(执事),这仆人与三5diakonos)一字不同,而是 hype{retes,(保罗只在这处用这字)。这字原意是 underrower,即在大船下层摇桨的人。从此引伸作一般事奉,虽然更通用于较低层的工作(subordinatesNEB),是受人指挥的。传道者承担了神奥秘的事受委托 oikonomoi 译出来的,是指一个管大家宅的人(He{ring 行政人员;顾思壁作经理人)。富户若想免因管理奴仆而疲于奔命,就必须雇人替他照管家业常务,这个人就叫做 oikonomos(参路十六1)。他是个有职责在身的人,在其它人之上,指挥日常操作。不过,他服在主人之下,而且通常是个奴隶。对主人来说,他是奴隶;对其他人来说,他就是主人。奥秘事myste{rio{n)见二7。传道者承受的职责范围,是神的启示。

  2. 保罗引用当日对 oikonomoi 的惯例来申明:依这里的例子来说,这人不会受主人日夜的监督;因为主人若要凡事检察,何不自己动手做?因此,oikonomos 的主要条件,就是要忠心可信赖trustworthy, NEB)。这不单用在使徒身上,所有信徒都是如此,这字也用在一般信徒身上(彼前四10)。

  3. 希腊文中把To me放在前头,是强调的用意;保罗把自己的态度与哥林多人作对比。他们十分看重人的评价,保罗视若等闲。传道者固然是作哥林多人的仆人,但是哥林多人却不是他们的主人。他们唯一的主人是神。因此,哥林多人怎样看传道者,实在无关重要,其它任何人怎样看,也无关重要(参罗十四4)。论断是译 anakrino{ 这字的,在二14以下也有用,(见注)。严格来说,这不是指最后审判,而是初步审查,引进那大审判(莫法特,cross-question)。保罗对从人来的初步察探,并不放在心上,他宁可等大审判者来临。被人论断Human court)是个奇特的用词,字面解是人的日子human day)(参徒二十八23),在第二、三世纪的护身符上出现过(见 BAGD),依我所知就没有别的地方用过了。日子似乎是指审判的日子(参三13;参当今所说上庭的日子)。保罗是说,人对他的判断,实无足轻重,不过,并不是说人家批评他,他不伤痛,而是他不因此摇动Wilson)。

  他从而引入一项合理的结论:他自己的判断也无关重要。当然,人对自己的成就,是很难作中肯的评估的;保罗说,无论如何,这根本无关重要。他对自己的看法,和别人对他的看法,同样无关重要,审判信徒的是主。内省不是前进的途径,人往往以为很清楚自己的属灵状况,又很清楚自己事奉神的果效,其实这样做的后果,不是令人沮丧无比,就是骄矜不已,两者都无足轻重。判断不是仆人的任务,他只要不断事奉神便是了。当然,这不是说完全不用自我省察,为叫更全心更有效的事奉;保罗所否定的,是人预定了神的判断。

  4. NIV 译本删去了for因为gar),这字是连接上面的论据的。保罗觉得在他的事奉上,并没有什么重大的差错,但他并非因此而自信。因此得以称义译自 dedikaiomai,是个法律用词,是宣判无罪acquitted, JB)的意思。保罗很喜欢用这字表示信徒在神面前的地位;是称义的通用字。这里也许并不是用在法律上的意思,保罗是说,他事奉忠心与否,判语是主颁布的,不是他自己的良心。判断是 anakrino{,这里虽然没有强调是指初步审查,但这动词的含义也表示,最后的审判在下一节才出现。,保罗一般称就是主耶稣(参林后五10)。

  5. 从这番话引发保罗劝勉人不要早早作判断krino{),这里 me{ 与现在命令式合用,可能表示哥林多人已经有这样的行为了。这话的语气就是:停止判断heo{s an 译作只等Till),是假设语气,这句法表示主必然再来,但是不知什么时候。神的审判是完全的,祂要照出暗中的隐情。新约里暗中带有道德性的意味,保罗可能是指罪恶的事;不过,这里似乎当作现今隐闭未显露的事更为贴切。人心的意念G. Schrenk, TDNT, I, P.635 人心最深藏的动机),是指隐秘的意欲,包括好的和坏的。只有主才能审判隐秘的事(参罗二16),这个审判才是当真的。因此,得称赞的是得神的称赞,唯一有价值的称赞。康哲民认为这称赞是奖赏,不是功德,并指出这字是法庭上用的。apo{)是指来源,就表示是最终的审判,是从神发出的,再没有上诉的余地。

3 学习保罗与亚波罗(四67

  保罗一直在谈论传道人的工作,尤其是他自己和亚波罗,因此有人以为他的重点是对传道人说的,叫他们知道怎样看自己和自己的工作。但其实不然,他的用心是要教导哥林多人,下面的话就看得清楚了。

  6. 转比这动词(metesche{matisa)很独特,意思是改变形式改造(腓三21),也可用作假扮(林后十一1315)。这里的意思是,保罗似乎在用一种比喻方式(sche{ma 这名词多用在修辞性的形象上),说:我用自己和亚波罗为例,阐明我要教你们的功课。BAGD;参腓立斯,上述我用自己和亚波罗作范例)。保罗称哥林多人弟兄们,这亲密的称呼印证他所作的是为你们的缘故

  保罗加上一句,强调他的目的;不过可惜我们看不出他引用的是什么(康哲民说希腊文不清楚He{ring 及其它人则把它删去了)。NIV 很通顺,不过加插了 go 字,是原本没有的。保罗大概是说:你们效法我们,不可在记载之外’”,那冠词表示下面的字句是人所皆知的,可能是哥林多人常用的,或保罗在哥林多时所用的一句话。无论如何,必然是保罗及读者常挂在口边的话。经上所记是保罗引用圣经时常用的方式,但可惜旧约中没有一处经文是这样的,有人则认为可能是引用别的著作。Parry 根据蒲纸古卷,认为这话意思是:“‘不要过了规限,即作教师的职任,叁 GNB依循正规。这些都大有可能,不过保罗很可能是引用圣经,虽然没有特定一段经文。M. D. Hooker 认为他在引用上述的一段话(三1920);而哥林多人在简单的福音上加插了自己的哲学与润饰,就超越了所记的准则了。(NTS, x, 196364, pp.127132)。保罗说,只要细细想想他论自己和亚波罗的话,就可以体会圣经叫人顺服的教训了。圣经由始至终高举神,而哥林多人抬举教师,就把人高抬过分了。保罗不想他们贵重这个,轻看那个,并以此沾沾自喜。当然,信徒对领导他们的属灵人,满心赞赏喜爱,原是应当的;但若喜爱某一个领袖,以致反对另一个的时候,就越出正轨了。这就是分党派之祸。动词自高自大physioo{, to be puffed up高傲)在这信中出现六次(四1819,五2,八1,十三4)一次在歌罗西书,新约再没有别处出现了。保罗显然觉得这字用在哥林多人身上最合适不过了,他们沉浸在骄傲的罪里,比别人更甚。分党的作风,根本上与自大狂有何分别?

  7. 保罗在此用单数的,他是假设对一个自大的哥林多人说话,使……不同这动词(diakrinei)意思是:先寻出分别,然后自居优位。这里可能是用第二个意思(叁 Robertson Plummer)。这句词锋尖锐的问句,有第二句接上去,提醒他们没有一样与生俱来的才干不是从神来的;接着第三句问话指出,若全是神所赐不是个人的成就,自夸实在愚不可及。这里重复强调要摒弃属世的智慧;依属世眼光看,哥林多人可能的确有可夸之处,但信徒并不接纳世上的标准,他们知道凭自己一无所有,一切都是神的恩典,属世的自吹自擂,全无立足之地。

4 使徒们受的试炼(四813

  既解释了原则,保罗引述使徒所忍受的试炼,表明他们位分何等低微。他用的手法,是拿使徒的磨炼与哥林多人相形之下的安逸作对比。这段文章激情充溢、尖刻刺骨,有人认为保罗不可能是在对全教会说的。他们指出全信中没有这种语气,便说他可能针对领袖而言。不过,这假设未免轻率,因为这里看不出保罗在对另一班人说话,全教会必然有分听这封书信;因此,字句间若没有明明对别的人的称呼,就当视作一律看待。

  8. 你们已经饱足了kekoresmenoi este),原本的动词是指食物的(例徒二十七38),表示饱满了(LB 你们已有了一切属灵的食物,有种满足的感觉。若拿耶稣说有福的人来对照一下,(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太五6),哥林多人则自觉一无所缺。下面两个动词说:已经丰富了作王了,表示哥林多人甚为自满,再不需要什么,正陷于危机中(参启三17;比较罗八17)。莫法特说得对,他引用了斯多亚派的口号(戴奥革尼倡导的):只有我富足,只有我掌王权;又参腓罗(Philo),圣人的国度,是神的恩赐On Abraham, 261)。哥林多人不但没有在信仰上进步,反而跟随了斯多亚派自视自足的尺度。有人认为不用我们不用我们帮助的意思,但看这一节下半部,意思其实是指不用我们在场。哥林多人以为已有相当身分,不再凭借保罗或其它使徒了。保罗说他倒希望他们真有那自以为有的尊位,那么他和同工们也可以沾点光呢!保罗用的句法表示这愿望根本未实现:我愿意你们果真作王(事实上并不)

  9. 这里说到使徒身受的苦难。保罗觉得神特意把他们放在这景况,他并没有因这厄运而呼冤,只心平气和地接受神所作的。这句里不住提到如今(一直到13节),可窥见保罗在以弗所经历的苦难(参十六8;徒十九23以下)。列在apedeixen)这动词,意味着神特意把他们放在如今的地位,那比喻取自竞技场,如莫法特的写法:神要我们使徒最后出场,像场上死路一条的竞技员!Epithanatious定死罪的囚犯,是个罕见的字,显然是指定了死罪的犯人,公开示众,受人唾骂。他们是一台戏给人看(theatron 就是戏院,指人在戏院看的东西)。使徒在大舞台上展览,给整个宇宙kosmos)看,也给世人和天使看(天使是人世百态的观众,参十一10;约一51;提前三16,五21;彼前一12,等等)。天使世人合起来,就包揽了一切有位格的存在。

  10. 保罗继续阐述什么叫作公开的一台戏。第一点就是使徒为基督的缘故算为愚拙。他再一次摆明世人的智慧,与信徒所看重的,完全无可比较。他在上面已经说过不少次了,但这一次他用一个奇特的对比,说哥林多人在基督里真是聪明!聪明这字(phronimos)与本书信前面用的(sophos)不同,但意思上没有多大分别(康哲民说是修辞上的变化而已);不过,也许保罗变化一下字眼,就把收信的读者与前面指责的属世聪明分别出来了。也可能暗示这教会与世界融洽得近乎危险了Findlay)。他并不是说哥林多人真的聪明,不过他们自夸的聪明才智,是保罗自己也不会自称具备的,此外,他们又自恃强壮荣耀endoxoi,是显赫威荣),保罗却自知软弱(二3;参林后十10,十二10),被藐视(参林后十一2425;他用的字 atimos没有尊荣,有时用在剥掉公民身分的人)。

  11. 至此保罗不再比长较短,集中描述使徒经受的苦难。他不是述说陈年往事,而是直到如今还不住发生的事。使徒饮食衣物都有缺乏(与8你们饱足了丰富了成强烈对比)。又挨打一字(kolaphizo{),保罗是用描写耶稣受虐待的字眼(太二十六67)。施密德(K. L. Schmidt)认为这字包括虐待与侮辱(TDNT, iii, p.819, n.5)。

  12. 保罗曾好几次表示,他自食其力维生(例帖前二9;帖后三8;参帖前四11)。由于希腊人蔑视劳动的工作,看作奴隶的分,这话就更意味深长了。这里所说的,是真真操劳的工作,动词表示操劳到疲累万分。保罗在这一带中间,改变了句法,把注意力放在使徒对患难的反应。被人咒骂(也是用在基督身上的字,彼前二23),他们的反应是祝福(参太五3845;路六\cs162736,注意28节)。被逼迫,就忍受

  13. 被人毁谤就善劝,这样的行为对希腊人来说,毫不以为然;他们认为这是懦弱,全无男子汉之风。这一段经文中,保罗用基督徒与属世希腊人的价值观,作尖锐的对比。末了他用两个很逼真的字眼:污秽、渣滓,成为这一句的高峰。污秽一字是 perikatharmata 的复数,意思是大扫除后清除的东西,即彻底清洁后抛弃的垃圾;渣滓peripse{ma,意思也不相上下,稍为详细一点而已,洗擦后抹除的东西。除垢就是洗净,两字就带上了代赎牺牲的含义,就是洗除罪污所献的祭。这字不是用在一般的献祭上,而是用在某些地方实行的人祭。这样看来,似乎这字就高贵了一点,其实不是;被献为祭的人,是最没用处没地位的人,在社会上最卑下最没有价值的人。F. Hauck 说,perika{tharma 一字写出三股意义来,代赎的祭,人家不看在眼里的,被丢掉的TDNT, iii, p.431);此外 G. Stahlin peripse{ma 一字有许多解释,其中有贫贱无用的人……把自己的性命不合情理地弃掉的人TDNT, vi, p.90)。因此保罗在此指出,使徒被看为一文不值(参哀三45)。直到如今(希腊文放在末后),再一次指出他们的受苦并未过去,乃是当时使徒们的处境。哥林多人也许自以为处境优越,但保罗对自己在世上的身分,却绝不存妄想。

G 保罗个人的请求(四1421

  写到这里,保罗的语调有很明显的转变;不过,要记得保罗的信是真的信件,不是系统神学的文件。真的信件突然语调转变并不希奇,这里就是这样。

  14. 保罗的严厉变为温柔。他上面所说的话,骤看来似乎是要叫哥林多人自觉羞愧。有时保罗的确会这样做(六5,十五34),但这里却不是。他对他们如同亲爱的儿女,充满温情,他一心要警戒他们。他用的动词(noutheteo{),确有责备错失的含义(多半译作劝戒),不过这一节很明显是充满爱的批评。这字的同根名词,是用在父亲对儿女的责任上的(弗六4)。

  15. 从保罗和哥林多人之间独特的关系,看出他对他们的眷爱之情。他们尽管有一万个师傅,但没有一个是他们的父,而保罗借着福音充当了他们的paidago{gousNIV,译监护人,中文作师傅),这字不易翻译,因为在我们的社会里,没有相等的位分。这字指的是一个奴隶,却负责看管一个男孩。paidago{gos 是伺候男孩的私人差役,带他上学、回家,听他背书,教他礼貌,照顾他起居;他有权要求人尊重他的身分,人们也尊重他(布鲁斯)。他当然是个很吃重的人,但是 Craig 指出,他可能是个无足轻重的奴隶,而且别人也可以取代他的。他和作父亲的,分别就很大了。保罗既然亲自苦心建立了哥林多教会,就在基督里有为父的身分(参九2;门10)。这样,清楚看出两要点:第一,保罗对他们的爱深厚异常,这是很自然的事(参屈梭多模,他在此不是争取尊位,而是摆明他极度的爱)。第二,不管他们从别人的工作受益多少,他们受于保罗的仍然最多;因此他们必须听从他的训勉。

  16. 所以,他劝他们要效法他(参十一1;加四12;腓三17;帖后三79)。他不是希望跟从他的人依附他;这就与他全段的论调相违了;他要他们效法他,从而学习效法基督(参十一1;帖前一6)。也许在今日的环境下,传道人不敢叫使徒效法自己,但福音若要传扬出去,必须因为我们身上透发着福音的能力才可。

  17. 提摩太访哥林多之行,所知有限(见导论2627页)。保罗必然察觉事态不妥,就差提摩太去澄清。NIV 把书信体的简单过去式当作进行式,I am sending(有未来的意思),但多半当它作过去式,保罗已经差他去了。从信开头问安中,没有提摩太的名字,就有了证据(比较林后一1;参帖前三2)。保罗差提摩太,是要提醒他们,记得保罗在基督里的行事为人NIV 生活态度)。这里再一次提及保罗的榜样;行事ways 一字,大概是反映出他的犹太背景,因为在希腊文并没有什么道德上的意味(巴勒特),而犹太人则很看重拉比式观念里的 halakah(根据圣经而定的守则)。保罗再清楚表明,他不是单对哥林多教会如此要求,而是在各处各教会中同样教导人(参七17,十一16,十四3336)。他在哥林多的言行,与在别处一样,因此,他也指望他们有同样的反应行动。

  18. 有人自高自大(见第6自高自大的批注)。他们肯定了保罗不会再来他们那里的了,一心认为提摩太会来,保罗不会来,因为他不敢再面对他们;这样,他们依附保罗就毫无补益,反对他也无须顾忌了。

  19. 保罗指出他们这假定是错的,他很快就会来,只在乎主若许我(参十六7及注释)。他不自作主张,乃由主指示去向。主可能认为这时候不给他开路去哥林多,这个他也明白;但他要指出,只有神的阻拦才能阻止他来。保罗有个特色,就是他很能分辨出人口讲的,和实在行出来的(二413;帖前一5;参罗一16)。哥林多反对他的人,可能口才横溢,但他们有权能么?福音并不只是告诉人该怎样做;神赐能力使人可以做得到。保罗的对手尽管说得天花乱坠,无关重要;要紧的是他们有没有显出神的大能来,是一种属灵的效能,被赋与的人传授神的话时,衷诚热切(加尔文)。

  20. 神的国是耶稣教训中最常出现的主题,在新约其它经文则较不突显,保罗在本书中用了几次(六910,十五2450)。这国度在乎神的权能,就如赶鬼的能力(路十一20),这里正是强调这种能力。神的国不单是一番好教训,不单是口头的言语一个人口若悬河,却空无一物,实在不值一顾(加尔文)。其实,人本知道该怎样为人的,问题是明知道善却行恶罢了。人需要神的能力,才配在神的国中生活。这里可能故意与第8节哥林多人自夸的话对照,这才真是王者之风。

  21. 问题不在保罗来不来,而是怎样来,他把这问题摆明在他们面前;他可以带着刑杖来,以及严正不苟,要管教责备;他也可以存慈爱温柔的心来。不过,这就在乎他们能否接受得来,取舍全在哥林多人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