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前书第八章

 

 祭偶像的肉(八1∼十一1

  吃不吃祭偶像的肉,还有什么可犹疑的余地呢?今日的信徒会觉得有点奇怪。我们今日会觉得,与偶像绝无可妥协的地方。可是,对第一世纪初信主的哥林多人,则不是这么容易了。当时情况有两方的困难:第一,当时在庙里,或在某些与偶像有关的场所吃饭,是公认的一种社交习惯。这是当时社会仪节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莫法特)。人们聚集的场合,不论公开或私人的集会,都是与献祭相宜的场合。若不参加这样的集会,就等于从社交圈子中断绝了。不但如此,低层社会的人(参一26以下),惟有从异教宗教庆典中才知肉味。不少人绝不肯放过这些异教庆典中所得的肉碎Theissen, pp.128以下)46。有的信徒吃起来,良心有亏;有的坚信只有一位神,会这样想:在一块木石面前吃肉,有什么相干?献给一位不存在的神的肉,有何分别?

  第二,市上所卖的肉,大部分都首先献过祭了(见 SPCp.33)。牲口一部分在坛上献给神,一部分给祭司,通常还有一部分给献祭者。祭司们多半会把不用的出售。所以,有时很难分辨店里的肉,是否是献过祭的。留意这里有两个问题:在庙里坐席,和吃市上卖的祭肉。可讨论的有许多方面,保罗先用信徒的爱心来着手。

 

46 巴勒特引用 H. D. F. Kitto日常的食谱是麦粉,橄榄、一点儿酒、鱼作为配菜,惟有大节日才有肉吃。正如 Zimmern 说:一般古希腊人的晚餐有两道菜,第一是粥,第二也是粥NTS, 11, 196465, p.145)。

A 对偶像的认识(八16

  1. 论到peri de)这词式,是用来引出哥林多人信上询问的事(见七1)。这是他们的疑难之一。我们晓得我们都有知识,可能是引哥林多信上的话(NEB GNB)。保罗也同意,知识是重要的,他同意要应用知识行事。字可能暗示哥林多人,他们引以为荣的知识,并非得天独厚,乃是信徒所共有的。但爱是更重要的。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见四6自高自己批注)。知识往往与骄傲相伴而来,却与基督徒真义相违。知识叫人自高,爱心却造就人(参腓立斯,知识叫人看来伟大,却只有爱心能叫人成长)。造就oikodomei)原应用在建筑上;保罗喜欢用来比喻信徙品格的进程(见 TNTC 注帖前五11p.102)。

  2. 今生的知识再完善也不过是片面而已,人以为自己知道多少(完成式表示完全的知识),其实──他仍是不知道(若简单过去是表始动词(inceptive),意思是他对真知识尚未起步),按他所当知道的(当 must, dei)。自己知道的必然是片面不齐全的,就无甚可夸了(参十三9)。可能还有另一个想法:自以为知道的,其实不知道(参三18)。正如 Kay 说:知识自傲于学了许多,智慧自谦于所知极微。

  3. 相反地,爱心有琱[的功效。这里保罗的话叫人感到意外。他说若有人以为知道什么,他什么也不知道;若有人爱神,我们以为他会说他就有真知识了,可是他说这人乃是神所知道的。我们认识神,并非最重要,最重要的,乃是神认识我们:主认识谁是祂的人(提后二19;参加四9)。真正爱神的人,就列在神喜悦认识的人的圈子里了。

  在这三节里,保罗轻微地责备那些过于高抬知识的人。信徒的指针是爱,不是知识。

  4. 再回到祭肉的问题上去,保罗同意哥林多人说偶像在世上算不得什么,(或世上并无偶像;叁 JB, NEB)。不少人认为他也许在引用哥林多人的话,因为这句话绝不代表他全面的见解,他后面说过,献给偶像其实是献给魔鬼了(十20)。偶像背后有邪灵,虽然并非拜偶像者以为的那一位。不过,这里不是保罗的重点。保罗同意外邦人拜的神并不是神,在这宇宙系统中,并没有与偶像相类的实体。既肯定神只有一位,再没有别的神,就必然没有偶像的神了。犹太小男孩最先学习的,就是示玛(Shema):以色列啊,你要听:耶和华我们的神是独一的主(申六4)。这是绝对基要的。犹太人坚守不移,基督徒的信念也绝不逊于犹太人。

  5. 保罗承认有称为神的,拜偶像者视所拜之物为,也相信它是神。称为\cs8表示不真。不管它或在天,或在地,一概否定了(屈梭多模解释在天者为太阳、月亮、星辰,地上的是邪鬼)。许多的神和许多的主,大概没有多大分别。在当日的异教中,很常用来指神明(保罗用主来称耶稣基督,用心就更显明了)。保罗的用意不过是说明外邦世界拜满天神佛,却没有一个是真的。

  6. 然而是很强烈的相对语 all我们for us)是放在强调的位置上。信徒与拜偶像的人极大的分别:只有一位神是神的称呼的特色,一方面说明祂与子的关系,一方面也说明祂对祂子民细心的关注(两方面在下句中都有提及)。异教者把被造物分属于不同的神明或女神,各有不同的领域。但保罗说,这一位神统管万有。我们祂而来,祂而活;祂是我们的源头与目标。前置词归于for),eis,表示生命的环境。信徒是为神而生活的。

  保罗又提及子,就是一位主耶稣基督一位指出基督徒相信一神论,有别于异邦的多神;而主则指基督的神性。两者一口气来谈论,就更明显了。保罗在此没有考究两者的关系(使日后的神学家添了不少难题!)。不过,他明说只有一位神,也明明地把主耶稣包括在一位神里了(参莫法特,保罗视那一位主一位神同为一)。万物都是借着祂有的,指明基督是经手创造的一位;父借着子创造万有(参约一3;西一15以下)。我们也是借着祂有的\cs8,意思是信徒惟有透过祂才存在,这儿是指在基督里的新创造(参林后五17)。

B 软弱的弟兄(八713

  保罗对拜偶像有不少话要说,例如,信徒必须逃避拜偶像的罪恶,视为与魔鬼联合(十1420)。不过,他首先要信徒以爱心行事,在这事上,或在其它事上,刚强的要考虑软弱者而行事才好。

  7. 保罗前面说过,信徒该有知识看穿偶像原算不得什么。这里他指出不是所有信徒都有这知识。这话与1节并不矛盾。第1节保罗说这知识并非局限于哥林多优秀的分子;原则上来说,每一个信徒都可以有这知识。不过,不是每个信徒都到达这地步,有些人未信主时,习惯了把偶像当真的想法,未能一下子排除掉。就如今日宣教工场上,不少信主的人很难完全丢弃巫术的信念(更不用说在称为开明的社会,也存留多少迷信呢!)。在哥林多,旧思想仍然保持未脱;有人吃祭过偶像的肉时,一向对偶像的观念会令他们觉得仍然在拜偶像。保罗说他们的良心软弱,也就污秽了。刚强者深知偶像算不得什么,吃了祭肉毫无影响,但对软弱的弟兄却自觉犯罪了。

  8. 其实Butde,是反义字),吃什么食物是很次要的事。那些主张可以吃祭肉的人,并不是持守什么大不了的原则(如保罗坚决拒绝必须行割礼的主张)。食物是无关重要的,不能叫神看中我们bring us near to God),现在式是指此时此地(有版本作未来式;食物在审判的日子,不会叫我们在神面前得奖或受责)。吃不会叫人更完美,不吃也不叫人亏损。保罗在此可能又引用哥林多人的话,那些刚强的人认为信徒应该使用自由吃祭肉;这才表示他完全明白偶像算不得什么的真理。若有人怕事不敢吃,他们就说他是个差劲的基督徒,若吃的话,就优胜多了。若是这样的话,保罗一方面接纳他们对食物的看法,却倒过来应用,吃不吃都无关紧要,无须坚持。

  9. 人若坚持一定要做准许做的事,其实就未学会爱心的功课。信徒必须顾及软弱的人。哥林多那些刚强的人,要争取权利恐怕你们这自由,译自 exousia权柄权利);对于偶像,他们喜欢怎样做就怎样做。保罗提醒他们,若对别人有损时,信徒绝没有使用权利的自由。绊脚石proskomma)是路上的石块,障碍物,叫人跌倒,行走困难的。刚强者行事,绝不能妨碍软弱者向前走。一个人看为对的,另一个人可能觉得很错。一个人的正误标准,不能强压在别人头上,人家的良心会有不同的反应。

  10. 保罗提出有什么情况会出现,假设一个有知识的人,在偶像的庙中坐席,这是常见的社会习俗。不少释经学者指出,在俄西林古(Oxyrhyncus)的蒲纸卷中,有这样的请柬:Chaeremon 诚请你明天赴上主 Sarapis 之宴,地点为 Sarapeion(即 Sarapis 庙)……”,从附图(一、二)中可见一间典型的哥林多庙宇的格式。进食就是坐席;那人在为偶像而设的地方,倚着桌子,怡然自得。保罗问,一良心软弱的人,岂不会因而放胆仿效吗?这动词是译作第1节的造就。刚强的人必然会说,要鼓励软弱的人实行这些教训,他们就自然得着造就了。保罗沿用他们这个字眼,指出其中的害处。这样的榜样真能造就软弱的弟兄么?你放开他的胆量自取绊跌罢了!(叁 Lenski明明是破坏,却称为教导)。

图一:哥林多的神庙

这是哥林多人熟悉的偶像庙宇,留意那饭堂。

图二:神庙中的饭堂

  每间饭堂可容纳十一个人,房间当中的正方形,必定是煮饭的地方。院子则成为最理想的集会处所,人人可用,又可通入饭堂(参八10)。保罗的时候是否还用这些房间,我们不敢肯定,但有这可能。不过,一般来说,他那时候的庙宇也必大同小异。

  11. 保罗说明后果。刚强者引以为荣的知识,引致软弱者极严重的伤害(动词转用分词,可能表示继续不断的软弱)。沉沦apollytai)是个很强烈的字眼(参腓立斯,带来属灵的灾殃)。刚强的人诱导软弱的人陷入罪里,招来毁灭性的大祸;这些罪是他本来不会犯的。保罗指的是现在式的活动(时态是现在式,非未来式):这里不是说那人永琲结局,而是现今信徒的生命与事奉被扼杀了(布鲁斯)。字眼的次序很特别,保罗强调基督为(di~ hon)他死的软弱弟兄,这句原放在未尾。这最末一句的声势再强烈不过了,每一个字都有讯息在其中;弟兄,不是陌生人;为他,正为免他沉沦;基督,不是别的等闲人物;,非同小可的事Robertson Plummer)。

  12. 害了软弱的弟兄,已经够遗憾了,但还未完结。得罪弟兄们,等于得罪基督(这功课是保罗在大马色路上,老早就领会的了,徒九4以下)。他们是在基督里的,所以任何为害于他们的,也就是敌对基督了(参太二十五4245)。作基督徒是极尊贵的;有时很容易轻视教会中的某些分子,看他们为不重要。其实并非如此,圣灵的殿(六19)绝不会不重要,神也住在软弱人里面,我们必须尊重他们为基督的肢体,提防得罪主。typto{,新约只有这里用喻意式出现。一般用法是强力击打,刚强的打击软弱者的良心,大大伤害了他们。

  13. 保罗自己则竭尽所能不绊阻软弱的弟兄。这段经文中,他可能单指祭偶像的肉,不过他只说食物NIV 我所吃的)。若必要的话,他宁可吃素,永不吃肉。重点是,不求自己的权益,自己的舒畅,而是弟兄之间的益处。这里很强调弟兄;上三节中出现了四次(NIV 最后一次作)。叫……跌倒 skandalizo,很难译的动词。意思是开动陷阱(从 skandalon 来。一23。饵棒,陷阱上的一根棒,如鸟兽一踏上去,陷阱就开动)这字用来比喻很多种烦扰。保罗这里用的否定词是 oume{,是很强烈的,并与into the age(指来世)连在一起,是极强烈地说永不

  这一章陈明的原则,是非常重要的。刚强的信徒很容易体验,许多事是可行的,无害的,但软弱的却看为罪恶。当然,并不是说新约圣经认为坚强的信徒,一生就被困在弱者的枷锁下;而是说刚强的人要时常用爱心体念软弱的。就如上例,刚强者要为弱者的良心,在行为上有所约束。单为争取权利,是收不到什么善果的。(参罗十四,保罗讨论同样的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