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前书第二章

 

宣告与大能(二1-5

保罗回想过去第一次到哥林多,他记起最突出的,有下列三点。

(一)他以单纯的话传道。我们很值得注意,他是从雅典到哥林多。根据我们所知道的,保罗只有在雅典这一次,用哲学的措辞解释基督教。在马斯山(Mars' Hill)遇见一般哲学家,他试用他们的语言(徒十七22-31);在那里他尝到了失败的滋味。他的应用哲学措辞的讲章没有一点果效(徒十七34-34)。几乎好像他对自己说,‘不再这样做了!从此以后,我要用完全单纯的话,传讲耶稣。我不再把福音包在人的范畴之内。我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和祂的被钉十字架。’

实在的,不加华饰,单纯的述说耶稣的故事,有感动人心的独特力量。斯条亚(James Stewart)博士引用一个例子。当基督徒宣教师站在法兰克王克洛维斯(Clovis)法庭上,讲述十字架的故事时,那年老的国王,用他的手暗暗握住剑柄说,‘如果我和我手下的法兰克人在场的话,我们要强袭髑髅地,把祂从敌人的手中救出。’当我们对一般平常的人,不是有学术性的专家,讲话时,一种生动描绘的事实含有一种力量,非组织严密的议论所能有的。对绝大多数的人说来,打入他心灵深处的,并不藉他的理智头脑,乃是藉着感动他的心。

(二)他存着恐惧的心讲话。在这里,我们对于恐惧这两个字,必须小心的了解。这并不是为他自己的安全恐惧;更不是因为他觉得他所传的福音的羞耻。这种恐惧乃是属于一种‘战战兢兢去完成责职’。保罗在这里用于他自己的话,也是用于尽责的仆人听从服事他们的主人(弗六5)。一个人面对一件伟大的事工,不存恐惧战兢的心,很难获得成功。一个真正伟大的演员,在他表演之前,不会不觉得战兢兴奋的;一个真正有效的讲道者,在他等待的时候,他的心会跳得此平常为快。一个对工作不战兢,不紧张的人,可能有不错的成绩;可是只有战战兢兢的人,他所有的成就,却非只靠技艺之能所能达致的。

(三)保罗的工作,并不只是言语,乃是有成绩可见的。保罗的传道的成绩,乃是传道后所发生的事迹。他说,他的传道是无可辩论的由圣灵和大能证明真实的。保罗所用的字是指最严密的证明,无可加以非议的。这到底是什么呢!这是人生的改变的明证。一种再造的力量已经进入哥林多污染的社会。

赫顿(John Hutton)常常津津有味的讲述这一个故事。有一个酗酒、无可救药的人,有一天得救重生了。他的同伴往往要摇动他的信仰说,‘像你这样一个有见识的人必然不会相信圣经里所说的神迹。譬如你不会相信你的这一位耶稣把水变酒。’那人回答说,‘祂有没有以水变酒,我不知道;不过在我自己的家里已经看见祂把酒变成了家具。’

没有人能争辩人生改变的明证。我们的弱点是我们往往想用我们的话,说服人相信耶稣;没有用我们的生活,叫人看见耶稣。正如有人说,‘一个圣徒是有基督活在他里面。’

 

神来的智慧(二6-9

这段经文帮助我们明白基督教各种不同的教导,及基督徒生活各种不同的阶段。在早期的教会里,很清楚的有两种不同的教导。(一)有称为寇鲁麻Kerygma──福音宣告)的。寇鲁麻的意义是一个从国工那里来的人的宣告;这是基督教基本事实的明白宣告,有关耶稣的生平,受难,复活的事实,和祂的再来。(二)有的称着牒达开Didache──教训)的。牒达开的意义是把以前所宣告的事实,加以解释,说明其意义。很明显的,这是对已经接受福音的人,施行教导的第二个阶段。

保罗所要达到的目的就在这里。保罗首先所要讲的是耶稣基督和祂的被钉十字架;这是基督教的基本宣告;不过,他继续说,我们不就停留在这里;基督教的教导不只是请到这些事实,并且也包括这些事实的意义。保罗说这是在teleioi的人中才讲的。英文钦定本(A.V.)把这字译为完全。此字的确含有此意;不过在这里则不太适切。Teleios有一种指身体的意思;一个动物或是一个人,在身体方面,已经发育到了顶点。这字也有一种指心智的意思。毕达哥拉斯(Pythagoras)把他的门徒分为二类:婴孩和teleioi。后者乃是成熟的学生。修正标准本(R.S.V.)就把它译为成熟。这正是保罗在这里的意思。他说,‘在外面街上,及对初加入教会的人,我们讲的是基督教的基本要素;但当人稍微长成的时候,我们就把对于这些基本要素的较深意义教导他们。’这并不是说保罗要把基督徒分成各阶层,这是他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可悲的是人往往在最初的阶段中,已经觉得满足,就逗留在那里,而事实上,他们应当发奋努力,追求精进。

保罗在这里用了一个带有专门术语的字。‘我们讲的,乃是……神奥秘的智慧。’奥秘的希腊字是mustcrion这字的意义是对于尚未加入的人其意义是隐藏的,但是对于已加入的人却是十分明白。例如在有的社会里,某种仪节,对于该社会里的人,了如指掌,但是对于那社会以外的人,却是莫名其妙。这是保罗要说的话,‘我们接着所要讲解的事,只有把心已经献给基督的人,才能明白。’

保罗坚持主张,这种特别的教训并不是人类理智活动的产品;它乃是神的恩赐。我们的一切发现并不是藉着我们的头脑寻到的,而是神告诉我们的。这并不是说,我们可以不担负努力的责任。只有努力用功的学生能够获得有学问的教师的丰富学识。我们和神也是如此。我们愈努力追求,神告诉给我们的也愈多;这种过程是无限的,因为神的丰富是高深莫测的。

 

属灵的事给属灵的人(二10-16

在这段经文中有几件很基本的事。

(一)保罗立论说,惟一能告诉我们有关神的事是神的灵。他用人相比。有的情感完全是私情,有的事情完全是私事,有的经验是十分的亲切,除了人自己的灵以外,没有人可以知道的。保罗议论说神也是这样。在祂里面,有深邃密切的事,只有祂的灵可以知道;唯有那灵能带领我们进入神亲密的知识里。

(二)就是这样,也不是每个人能够明白这些事情。保罗说到对属灵的人,讲解属灵的事。他把人分为两种。(甲)有的是pneumatikoiPneuma字;一个pneumatikos的人(属灵的人)是一个对于圣灵有灵敏的感觉的人,他的一生乃是由圣灵带领的。(乙)有的人是psuchikosPsuche在希腊字里,其意义为。魂是肉体生命的要素。每一件有生命的东西都是有的:一只狗,一只猫,任何动物都有,但是却没有。魂是人和每一种有生命的动物所共有的,只有是人所独有,有别于其它动物,且与神有亲切的关系。

第十四节,保罗所说的属魂的人(和合译本译‘属血气的人’)。他的生活好似除了肉体的生命以外,别无其它;他的需要只是物质的需要;他的价值完全是肉体的和物质的。像这样的人不能明白属灵的事。一个以满足性的冲动为至要的人,不会懂得贞洁的意义;一个以物质享受为至上的人,不会懂得博施的意义;一个人的思想,只是囿于这一个世界的人,不会懂得神的事。这一切对他看来,都是愚拙。人不需要都像这样;不过如果他抑止在他灵魂里发出的‘不朽的渴望’,他会成为像这样的人,神的灵向他说话,他却不要听。

一个人很容易的牵入在这世界里,好像除了这世界之外,别无其它。我们必须祷告,有基督的心志,因为只有祂住在我们里面,我们才会安全,不受物质需求的蚕食。――《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