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前书第三章

 

神的至要(三1-9

保罗方才讲了两种人的不同:属灵的人──他能明白属灵的真理;属魂的人──他的兴趣与目的不超越物质的生活,因此不能把握属灵的真理。现在保罗谴责哥林多的信徒,还是逗留在属魂的阶段。不过他用另外两个新字去描绘他们。

保罗在第一节称他们是sarkinoi属肉体的人)。这一个字是从sarx而来,其意义是肉体。保罗常用这字。凡是希腊字的末尾是-inos,其意义是由某种东西作成。因保罗开始说哥林多的信徒乃是由肉体作成。这字本身没有斥责的意思;一个人由肉身作成并没有错,不过他不可以逗留在这阶段上。哥林多信徒的难处不只是sarkinoi,也是sarkikoi──不只是由肉体作成,也是由肉体支配。在保罗看来,肉体远超过物质的身体。这意味着远离神的人的本性,那一部份的人,在心智和肉体两方面,作为犯罪的桥头堡。因此,保罗看哥林多信徒的错误,并非是他们是由血肉之体所做的人──其实,所有的人都是这样,而是他们让人类本性的低贱的部分支配他的展望与行动。

他们怎样的生活与行为使保罗斥责他们?这是他们的分派,他们的争吵,他们的党争。这是万分重要的,因为只要看一个人与他人的关系怎样,你能说出他与神的关系。如果他是与人不和,如果他是一个好争吵,好强辩,好作难的人,可能他是一个勤守礼拜的人,甚至是一个在教会中有地位的职员,但是他不是一个属于神的人。如果一个与人相和,如果他与人的关系,处处显出爱心和洽,他是在属于神的人的路上。

如果一个人爱神,他也会爱人。亨德(Leigh Hunt)依据这一真理,采用东方一个古时的故事,放入他的诗中。

阿部.本.亚淡(但愿他的那一族发旺!)

有一个晚上从宁静的梦境中醒来,

在他屋里布满了月光之中,

使它显得丰美,像一朵开放的百合花,

他看见一位天使在金册上书写:

万分的宁静使本.亚淡胆壮,

他对驾临屋内的那一位说,

你在写些什么?’──那天使抬起头来,

眼中含了甜蜜的情意回答说,

我在登记爱主的人的名字。

有我的名字么!阿部问。

不,没有。天使回答!阿部用低沉的声音,

可是仍然愉快地说,那么我请求你,

也写上我,一个爱人的人。

这天使写了,就不见了。下一个晚上。

又有一种唤起觉醒的光,

指出那些蒙福的爱主的人的名字。

看哪!本.亚淡的名字列在榜首。

保罗继续说明分门别类的主要愚蠢,把荣耀给他们的领袖。在一个花园里,一个人放下了种子,另一个人浇灌了;但是没有人可以夸称他使种子生长。那是属于神的──只有属于祂。种的人和浇灌的人是处于相同的地位上;没有一个人可以夸称他比另一个人高;他们都不过是仆人,共同合作,事奉一位主──神。神用人做祂的器皿,把祂真理慈爱的讯息传达给人;不过只有神能唤醒人心接受新生命。只有祂能创造人心,也只有祂能再造人心。

 

根基和建筑师(三10-15

这一段经文是保罗述说他亲身的经历。因为他时刻是在走动,他只能做一个立根基的人。是的,他在哥林多逗留了十八个月(徒十八11),在以弗所三年(徒廿31);不过在帖撒罗尼迦,他逗留不到一月,这是比较有代表性的。有广大的地区等待福音的讯息,成批的人从来没有听见过耶稣基督;在一个地方,只要布道的工作稍有眉目,保罗就要往另一个地方,他只能立下根基。只有在囚牢里,他那不克宁静的心灵才能逗留在一个地方。

不论他到那里去,他立的是同一的根基。他宣告耶稣基督和祂的献上己身。这是他极伟大的工作,把耶稣基督传扬给人,因为只有在祂里面,人能获得三件无价之宝。

(甲)过去的罪,获得赦免。他看见他自己与神发生了一种新的关系;他发现祂不是他的仇敌,而是他的朋友。他发现祂是像耶稣。以前他看见的是仇恨,现在他看见的是慈爱;以前他看似十分的遥远,现在却是十分的亲密。

(乙)现时的力量。藉着耶稣的同在与帮助,他有勇气面对人生,因为他对不利于他的宇宙,不再孤军独战。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把他的人生与在他的主基督耶稣里的神的爱隔绝。他行在生命的道路上,并且与基督一同争战。

(丙)将来的希望。他不再住在一个不敢向前展望的世界里;他是住在一个神治理,凡事都互相效力,叫人得益处的世界里。他居住的世界:死亡不是一切的结束,而只是更大荣耀的前奏。没有基督的根基,人就不能获得这些东西。

不过在这基督的根基上,别人加以建造。保罗在这里所想的,不是错误的材料,而是不充分的材料。有的传扬给人的是柔弱冲淡了的基督教;有的是片面的,侧重一方面,忽略另一方面,缺乏平衡;有的弯曲了的真理,即使这最伟大的事,也给弯曲了。

保罗所说的‘那日子’是指耶稣再来的日子。那个时候,最后的试验要来。凡是错误的和不充分的都要除去。不过,在神的怜悯中,即使是不充分的建筑师也要得救,因为至少他想要为基督做些工作。其实,就是我们宣扬最好的,也有不足的地方;不过我们可以避免许多不足的地方,只要我们先考验一下,不依据我们自己的成见及预测,也不依据这个神学家或那个神学家,只是在新约的光照之下,尤其是十字架的光照。朗占纳斯(Longinus),著名的希腊文学评论家,告诉他的学生一个试验的方法。‘当你写任何作品,要问你自己,如果荷马(Homer)或狄摩西尼斯(Demosthenes)要写这作品,他们要怎样写;更进一步,问你自己,如果他们听了你的作品,他们要有怎样的反应。’当你宣扬基督的时候,你必须当作基督是在倾听──在事实上,祂的确是在倾听。作这样的试验,能够挽救我们,免去许多的错误。

 

智慧与愚拙(三16-23

在保罗看来,教会就是神的殿,因为神的灵就住在这社会中。正如俄利根(Origen)以后所说的,‘我们准备我们自己接受圣灵,至要的是我们是神的殿。’如果有人把分裂纷争带入教会的团契,他们双重的损害了神的殿。

(甲)他们使圣灵不能行动。怨恨即刻进入了教会,爱心却离开了教会。在那种气氛里,真理既不能讲,也不能听到。‘爱在那里,神就在那里。’不过,那里有憎恨纷争,神只能站在门外叩门,不得其门而入。教会的标记是爱弟兄。损害那爱的,就是损害教会,因此损害了神的殿。

(乙)他们分裂了教会,把它分成一堆堆不相连接的废堆。如果有的部分被移去的话,没有房屋能端正坚固站立得稳,教会最大的弱点还是分裂。分裂会毁坏教会。

保罗继续的去确定这种纷争的后果是破坏教会的基本原因。这是崇拜理智的、世界的智慧。他引用旧约的二段经文,说明对于这种智慧的斥责──约伯记五章十三节及诗篇九十四篇十一节。哥林多的信徒就把这种世界的智慧去品评教师和领袖。这种以人类头脑理智为荣的态度,导致他们的品评与批判,以讯息传达的方法,修辞的正确,口才说服的能力,议论的机警为重,而忽略讯息本身的内容。这种理智的骄傲会产生两种不良的效果。

(甲)常常产生争论。他不能保持缄默;他必须要讲,要批评。他不能把矛盾的意见,藏在心里片刻,他必须要证明──证明惟有这样是对的。他不会谦卑的学习;他常会发出独断的言论。

(乙)理智的骄傲的特点是排斥。其倾向是轻视别人,不肯与人一同坐下倾谈。凡和他不同意的人,都是错误的。好久以前,克伦威尔(Cromwell)写信给苏格兰人说,‘我以基督的心劝你们,要想有的时候可能你也会错的。’这正是理智的骄傲不会作如是想的。这造成一种与人割绝的倾向,而不是与人联合。

保罗劝谕有智慧的人要变成愚拙。这不过是用生动的笔法要人谦卑学习。自满的人是无法教导的。柏拉图说,‘最聪明的人知道他缺欠的很多,因此努力追求智慧。’昆提连(Quintilian)谈到他的几个学生,‘他们无疑的可以成为出类拔萃的学者,如果他们没有以为他们已经有了饱满的学识。’古语云:‘人无知,又不知道他的无知,是一个愚夫;应当避开他。人若无知,自知他的无知,是一个聪明人;应当教导他。’唯一成为聪明的方法是认识我们的愚拙;唯一达到学问的途径是承认我们的无知。

在第廿二节,这在保罗的书信中常发生的事,在他散文的行进中,突然好像生了翅膀一般,热情奔放,进入了抒情诗的境界,写成了诗篇。哥林多的信徒做了一件在保罗看来难以了解的事。他们要把他们自己交托在某几个人的手巾。保罗告诉他们,在事实上并不是他们属于他,乃是他属于他们。把自己与党派认同,无异把自己放在奴隶的地位,而事实上他们应当是君王。他们是万有的主人,因为他们属于基督,基督属于神。这将他的力量和他的全心献给小小的分裂的党派的人,把他的一切投放在微不足道的东西上,而他却能持有像宇宙一般大的团契与慈爱。他把自己囿于人生的小的圈子里,而他的展望却应当朝向无穷。――《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