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前书第四章

 

三种批判(四1-5

保罗劝谕哥林多信徒不要把亚波罗,矶法,和他自己,当作党派的领袖;他们都只是基督的奴仆。他用的奴仆一字很有趣味。希腊文是huperetes,其原意是在古时的三层战舰里,在下层的桨座上,划桨的奴仆。有的解经家有心要注意这件事,以耶稣为船上的驾驶人,指挥船的航行。保罗只是奴仆,接受驾驶人的命令,依照他主人的吩咐行事。

在此保罗又用另外一幅图画。保罗想他自己和他传道的同工为管家,管理神要启示给祂自己子民的奥秘的事。管家(oikonomos)就是总管家major& domo)。他负责一切家庭的行政或家产;他管理职员佣人;他购置一切用品;不过,不论他管理的有多大,在他主人看来,他仍然是一个奴仆。不论一个人在教会中的地位如何,不论他的权力如何,不论他的名声如何,他仍然是基督的奴仆。

这使保罗想到批判的问题。做管家的第一件事是可靠。他有许多可以自作主张的独立行动,他有许多重大的责任,使他的可靠性更显得重要。这样,他的主人才可以绝对的依赖他。哥林多的信徒,在他们之间,分门别类,有各种党派,批判派系的领袖,以决定归属那派。所以保罗在这里提出的,每个人必须面对的三种批判。

(一)他必须面对的批判。在这方面,保罗说,他毫不在乎。不过其中含有一层意思,就是人不可以把别人的批判,置之不顾。奇怪的是虽然人家的批判有时根本错误,但是好多时候却是正确的。其原因是因为在每一个人的天性里,倾慕节操,诚实,可靠,慷慨,牺牲,仁爱等的美德。安蒂斯兹尼斯(Antisthenes),犬儒学派的哲学家,常说,‘有两种人,对于你自己,能对你讲实在的话──一个是大发脾气的仇敌和一个是十分爱你的朋友。’当然,这是对的,你不应当因着别人的批判,改变了你认为正确的主张;不过另一方面,也是对的,别人的批判比你想象的更正确,因为他们在本性里倾慕美德和可爱的事。

(二)他必须面对自己的批判。保罗也不把它放在心里。他知道得很清楚,一个人对自己的批判会被自我的满足,自我的骄傲,自我的自欺所蒙蔽。不过实在说来,一个人必须面对他自己的批判。在希腊基本的真理规律里,其一为‘人呀,认识你自己。’犬儒学派主张一个真实的人的第一质量是‘立身处世的能力’。一个人不能撇开他自己,如果他失去了自尊,生活将成为一件不堪设想的事。

(三)他必须面对的批判。经过最后的分析,这是唯一真实的批判。保罗等待的批判,并不是任何人的日子,乃是主审判的日子。神的审判是最后的审判,有两个理由。(甲)只有神知道一切的境况。祂知道一个人的挣扎;祂知道一个人不可告人的隐秘;祂知道一个人可能跌下的深渊,祂也知道他可能爬上的高k。(乙)只有神知道一切的动机。‘人看的是行为;神看的是意念。’许多行为,在外面看,非常的高贵,可是很可能是出自最自私,最卑贱的动机;许多行为,在外面看,没有什么价值,可是出于最高贵的动机。只有那创造人心的神知道,并且加以批判。

我们当紧记两件事──第一,即使我们能逃避人家的批判,或是闭着眼睛不去看它,我们不能逃避神的批判;第二,批判属于神,我们最好不要批判任何人。

 

使徒的谦卑和非基督徒的骄傲(四6-13

保罗所说,有关他自己和亚波罗的话,不但对他们说来是真实的,对哥林多信徒也是真实的。不只是他和亚波罗,当他们想到他们面对的不是人的批判,乃是神的批判,必须保持谦卑,哥林多的信徒也要行在谦卑的道路上。保罗以一种十分谦恭的方式,把自己也包括在他所警告与斥责的人中。一个真的传道人很少用你们,而常用我们;他并不是训谕人们;他和他们坐在一起,和他们有一样的情感。如果我们真要帮助人,拯救人,我们态度并不是责备,乃是恳请;我们的语调并不是批评,乃是同情。这并不是保罗自己的话,要哥林多的信徒努力,达到好处;这是神的话,斥责一切骄傲。

接着,保罗问他们最贴切,最基本的问题:‘你有什么不是领受的呢?’奥古斯丁在这一句简单的句子里,看到了整个恩典的教义。奥古斯丁有一个时期只有想到人的成就,不过结果他却说,‘要解决这问题,我们为了人意志的自由,努力工作,不过结果人的努力徒劳无功,神的恩典却得胜了。’没有人能认识神,除非神启示祂自己;没有人依靠自己的努力赢得拯救;一个人不是拯救他自己;他乃是被拯救。只要我们想我们所行的及神为我们所成就的,骄傲便会消声灭迹,只是留下谦卑的感戴。哥林多信徒的基本错误是他们忘记为灵魂的得救而感谢神。

于是到了一处,富有爆炸性的描述。这是在保罗的书信中所常遇到的。他以痛切讽刺的话对哥林多信徒讲话。他把他们的骄傲,他们的自满,他们自高的感觉,与使徒的生活相比。他拣选一幅鲜明的圆画。在一个罗马的将军获得大胜之后,他可以率领他胜利的军队,在城中街市上游行,展示他的战利品;这行列称为‘凯旋大游行’。在行列的末尾,有一小队将受死刑的俘虏;他们被带往竞技场,与猛兽博斗,结果死在场中。这一般骄傲嚣张的哥林多信徒,犹如胜利的将军,展示他凭大能而得的战利品;使徒们则好像将受死刑的俘虏。基督徒的人生对哥林多信徒说来,乃是夸示他们的权益,及数算他们的成就;对保罗看来,则是谦卑的服务,及准备为基督而死。

在保罗所宣称的使徒们一系列的遭遇里,有两个特别有趣味的字。(1)他说他们挨打kolaphizesthai)。这一个字用在虐打奴仆上。莆鲁塔克(Plutarch)告诉我们说,一个见证人要证明一个奴仆属于某一个人,他的证据是因为他看见这一个人虐打他。保罗所用的就是这一个字。他愿意为基督的缘故,承受像奴仆一般的遭遇。(2)他说,‘被人咒gloidoresthai),我们就祝福。’我们或许不会了解,当外邦人听见这一句话的时候,会觉得怎样的惊奇。亚理斯多德宣称一个人最高的道德是megalopsuchia内心高大,心宽量大的质量;他说明这种的道德乃是由于人们不能承受外来的侮辱。在古代的世界里,基督徒的谦卑,完全是一种新道德。就是这种行为,在人看来是十分的愚拙,乃是神的智慧。

 

信心的父亲(四14-21

保罗把这段经文作为直接对付哥林多分门别类,结党纷争的一段的结束。他好像父亲一般来写的。在第十四节里,他用警戒nouthetein)一字,常用于表明一个父亲训诫他的儿女(弗六4)。他的语气或许是严厉的,然而这亦非是使一个倔强的奴仆驯服的严厉,而乃是使一个愚蠢的儿子从歧途上归回正路的严厉。

对待哥林多教会,保罗感到他是处在独特的地位,师傅(paidagogos,现代中文译本翻译为监护人,见加三24──译者注)并不是小孩的老师。他是一个年老可靠的奴仆,他每天把小孩带到学校,训练他的伦理道德,当心他的品德,使他成为一个正直的人。一个孩童可以有好多位师傅,不过他只有一个父亲。在未来的日子里,哥林多信徒可能有多位师傅,但是他们之中没有人能做保罗为他们所做的事;没有人能在基督里生出他们,获得新生。

接着保罗说出一件惊异的事。其大意是他说,‘我要求我的儿女们效法他们的父亲。’很少有父亲能这样说。因为大多数的父亲把自己志愿所未能完成的,寄托在他们儿女的身上。我们中大多数的人教导子女时,不是说,‘效法我所做的’,而是说,‘遵照我所说的去做。’不过保罗,毫无骄傲的含意,完全出于忘我的精神,要求他的儿女,在信心中效法他。

于是他向他们说几句微妙恭维的话。他说,他要差遣提摩太往他们那里去,提醒他们,他行事的方式。在事实上,他说,他们所有一切的错误,并不是出于有意的反叛,乃是由于忘记。那是很合于人类的本性。好多的时候,我们并不是反叛基督,只是我们忘记了祂。好多的时候,我们并不是有意的抛弃祂,只是我们忘了祂是在万事之中。我们中间大多数的人需要的一件事──有意努力的意识到在生活中有耶稣基督的同在。不只是在举行圣餐礼的时候,就是在每天的每一时刻中,耶稣基督对我们说,‘要记念我。’

保罗接着向他们挑战。他们不需要说因为他差遣了提摩太,他自己不会到他们那里去。如果得到主的许可,他会去;那是他们受试验的时候。这些哥林多的信徒能够说得很多;但是这并不在乎他们夸大的话;乃在乎他们的行为。耶稣从没有说,‘因着他们的话,你们可以知道他们,’祂说,‘因着他们的果子,你们可以知道他们。’世界上充满了讲说基督教的话,可是所做的一件比千言万语更有价值。

最后,保罗诘问他们;他来时要带着责罚来呢,还是带着慈爱来!在保罗所写的每一封书信中,我们都可以觉得他对于他的在基督里的儿女的爱的激动。不过这不是一种盲目的,溺情的爱;这一种爱知道有的时候必须要责罚,并且随时在必需时,加以执行。有一种爱,闭目不看一个人的错误,结果毁坏了他;有一种爱能够使一个人改过自新,因为他能够以基督的目光清楚的看见一个人的一切,加以校正。保罗的爱是那一种的爱:它知道有的时候必须使一个人受苦,才能使他改正。

保罗已经讨论了哥林多教会里分门别类的问题,现在他要继续论到几个实际的问题──几种传来的教会中十分严重的情况。这一段包括第五章及第六章。第五章一至八节所论的是乱伦的情况。五章九至十三节力劝对于淫荡的加以惩诫。六章一至八节所论的是哥林多的信徒往法庭互相控告。六章九至二十节着重保持纯洁的必需。――《每日研经丛书》